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八十八章

萧太公听了王氏这话差点没一巴掌拍到王氏的脑门上去,这叫什么话?难不成他不管是非对错不管人了就是要寒了村子上的人的心不成?那到时候村子里面闹出点杀人放火的事情来,难不成还要他们这些个村子里头的人来帮着掩护不成?

“若是娟丫头真的被人给欺负了,别说是咱们村上的人不答应,就算是拼上了我这一把老骨头我也肯定是会帮着讨回公道来的,但要是我们村子里头的人犯下了错,也没得帮着人干了那些个坏事平白坏了村上的名声!”萧太公严肃地道,“咱们村上那家人家不是在村子上呆了大半辈子的,做错了做对了,村子里头的人都看着呢,错了的咱们不能姑息,对了的村子里面的肯定是要帮着撑腰的。”

这意思也就是你也别拿村子啥的来说事儿了,这事儿真的要是你们家半点错都没有的,那肯定是要帮衬着的,但要是你们做错了,那得,也别叽歪了,到时候也别指望着我们能够帮衬着。

王氏心中大恨,就知道萧太公这老东西不是来帮衬着自己家的,这些个老东西现在是越发不把他们一家子当做村子里头的人了,现在不帮着他们王氏也早就已经预想到了这个结果,所以也还没有太惊讶,但心有不甘的很,抱着萧如娟就开始嘤嘤地哭泣起来。

“我说叔公啊,你这心也实在是太狠了啊,咱们阿娟那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这个当太公的人还不清楚不成?打小就是个乖顺的,你现在说这样的话,这不是在伤人心么!”王氏哽咽着道,“好歹咱们家阿娟那也是管着你叫一声叔公的人啊,咋能这么心狠呢?”

“娟丫头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是看在眼内的。”萧太公在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声音之中也不外乎地带上了几分嘲讽,是,小时候的娟丫头那还可以说算是十分乖的一个孩子,但后来越长大越不像样子,看看现在这都成什么样子了,王氏还真是好意思说出这一句话来,她自己不觉得害臊他这个老家伙都要觉得害臊了。

“你就是村子上可以做主的人?”刘言东看了萧太公几眼,那眼神之中也没有多少恭敬之色,不过看在人对于这母女两人也不是十分的友善的情况下,刘言东到底也没有表现出太出格,否则按照他的性子是连个正眼都不会看人的。

萧太公也觉得刘言东这性子委实是有些嚣张,却又不好吃罪了人道:“我是这个村子上辈分最长的,今天这事儿我们这些个当长辈的也都已经知道了,我们村子上的里正也已经去请几个年长的人过来了,至于今天这事儿那肯定是要好好掰扯掰扯的。要是这事儿和你没啥关系,你且放心我们村上也不是那些个不知道好赖的,不会硬生生地赖着你不放的。”

刘言东听到萧太公这么说的时候这才点了点头,觉得这话还像是个人话,要是这村之上的人还是和这母女两人一般的不明事理,刘言东那肯定是不能答应的。

没一会,萧大同就把村子上几个长辈都给请来了,事情都已经闹成这样了,萧易也不好请人进屋,只是把家里的条凳拿了出来,让村子里头这些个德高望重的人坐着,自己则是和崔乐蓉站在一旁。

“咋样?刚刚那母女两人没闹腾啥吧?”萧易低声问着崔乐蓉,刚刚他帮着刘言东跑腿去了也不知道后面那母女两人有没有为难了人,就她们那两人,他还真是信不过的。

“闹腾也不是和我闹腾,我又没银子没地位的。”崔乐蓉随意地说了一句,王氏和萧如娟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刘言东的身上呢,怎么可能还会关注她这个无关紧要的人。

萧易一听崔乐蓉这话就多半能够猜出王氏她们母女二人的反应是了,这两人果真是入了魔障了,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干的出来了!

“现在人也到齐了,到底是啥事儿咱们就给好好掰扯掰扯!”萧大同扯高了嗓子嚷了一声道,“大家伙别乱说话!”

萧大同这一嗓子喊了之后不管是在院子里头的还是院子外头又或者是仗着自己人高站在矮墙外头往里头看的人基本上也都不出声了就怕到时候听不清楚。

萧大同这才看向王氏:“刚刚你不是还有很多话说么,现在可以说了。”

王氏听着萧大同这话就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了,“里正,你这话是个啥意思啊?我咋听着你就是觉得我们母女两人不是个好东西的样子?我这是不是得罪了你了啊,你好歹还是咱们村子上的里正哩,有你这么当里正的么?”

“王氏,你要么就好好说事儿,要么就干脆滚蛋,别在这里胡搅蛮缠的!”萧大同听着王氏这话也是有些恼火了,这天天上屋揭瓦的人是谁?闹腾的他们村子上没个安生的人是谁?

“你——”

“你要是不好好说事儿我就当做这事儿没发生过,大家伙该干嘛干嘛去,也别在这里闹腾了。”萧大同现在可不管王氏打算说个啥话,他是打定了主意,这萧远山一家子那是一定要给点教训教训才行了。

王氏原本还想要再争吵上两句,但萧如娟哪里能让自己的母亲说这种没啥意思的话,正经的事情都还没干呢,说这些个唧唧歪歪的话那有个啥的!萧如娟偷偷地扯了扯王氏的衣袖,让她先干正事儿!

王氏被自己女儿这么一扯也像是想起了自己过来到底是为了啥事儿的,虽是心有不甘却也还是没啥办法。

“这还有啥好说的,我女儿被人给轻薄了,但这男的实在不是个好东西竟然还想不负责任!我这当妈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里正你说,这么一说倒好像是我们要讹上人了一样!”

“我可没这么说,你说你们家吧,平常的时候同萧易家也没啥交谈的,而且人家是萧易家的客人,在咱们村子里头也没走动,咋地就会对你家娃子动手?你自己说说!”萧大同又道。

“还能咋地,还不是看我女儿长得好看!”王氏挺着胸膛对着人道,那神情之中更是带了几分的自豪之色。

“呵呵,就你女儿这种姿色还能当做好看?”阿和听着王氏这话道,“就是我们刘府上随意一个扫地的丫鬟都能比你女儿好看上一些。我家少爷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至于是饥不择食地对你这个女儿下手不成?也不看看她是个什么样子,就连我这个当小厮的都看不上更何况还是我家少爷!”

阿和这话那说的是半点也不客气,听到的人也基本上都笑了,可不是,在村子里头不管是王氏也好还是萧如娟那都是十分的不可一世,感觉好像自己是这个世上最能的是就是她一样,说起来那模样长得也就一般,还不如萧易家媳妇生的好看哩,而且那性子又是个古里古怪的,以前还好些,这一两年里头那是越发不上台面了。

“莫要说这种话了,我就问问你家娟丫头好好的家里面不待跑来萧易家是来干啥了?”萧大同道,他对于王氏刚刚是那说的话也是不屑的很,就他家娟丫头那样的,就算真长得好看的很的也难找婆家的。

“还能干啥,你要不说这事儿我还不想提呢,我家老四莫名地就被人给打了,要不是我家老四被人打了,我家娟儿能跑这里来么,原本就是想给老四讨个公道的,谁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王氏说着抹了一把眼泪。

“你不说这事儿我们还不想提呢,打你儿子的人是我!但是你儿子干了点啥事儿,你儿子在院子外头张望着呢,谁知道你儿子是打算来干啥的!你可别和我说什么就是来打个招呼啥的,我看萧大哥和嫂子两个人和你们家关系也不是很好,而且就算是要来打招呼的那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走进来,干啥要在院子外头干着偷摸望着的事情!这大白天的就开始偷摸望着了,那等到晚上的时候是不是就得趁着没人摸进了屋子里头去?亏得你还一直说你家儿子是个秀才呢,这当秀才的咋地就能够干出这种事情来?!”阿和现在也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他随着自家少爷多年,咋能让自家少爷受了这等的闲气,要是少爷一声令下他肯定是毫不手软地把这母女两人打的谁都认不出来,但现在少爷一直都还没开口呢,他也不好自作主张,但也不能由着人随意胡说毁坏了自家少爷的名声不是?!

“真的是这样?”萧太公看向说话的阿和,说起来这事儿他还真是不怎么清楚,但现在听到了之后也还是有些意外,不说别的,你一个男人站在人家院子外头张望这事儿原本就不成的,说出去那也是不占理。

“王氏!你还有啥说的!”萧太公也是怒了,“你倒是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能有咋回事儿,老四又没干出点啥事儿来,反倒是老四还被人好生打了一顿呢!”王氏满不在乎地道了一声,在她看来这能有个啥大事的,就她家老四不偷不抢的就在院子外头看看能咋地,还能少块肉不成?

“打得好!”萧太公猛地喝了一声道,“我当初就说过,我们村子上也不求你家老四能当上多大的官老爷,咱们这乡里乡亲的也不求往后你家老四发达了能有多照应,但也不想被你家了老四给拖累了!你还觉得你家老四被打的有些冤枉不成?我看就该这样打一顿才能长点记性!人家家里头你在院子外头瞎张望个啥!亏得还是个读书的,做事儿一点也不正派,咱们村子上哪有人会干出在人家院子外头张望的事儿,你倒是说说看你家老四这书念到哪里去了?这人都快不会做了!他干啥在外头看啊看的,不知道萧易家里头还有他媳妇在么,要是传出去你让萧易家的媳妇可砸做人?没得这般害了人不是?你们家害了人一回还不够还想害人第二回不成?你家娟丫头还好意思上门来讨公道?做人也没得这样横的!”

萧太公那是真生气了,像是他们村子里头的人虽然都是乡下人泥腿子,但也都是知道一些个规矩的,你一个大男人的往着别人家的院子里头张望那是个啥,更别说这人家里头还有个小媳妇的,传出去还要不要做人的?

村子里头的人听到萧太公这一番话的时候也觉得萧太公所说的那是半点也没错的,毕竟萧易媳妇还在家里头呢,说出去又或者是被人给看见了,到时候那是要咋办的?那萧易媳妇还要不要做人了?还想讨公道呢,萧易家没问人讨公道就已是十分不错了。

王氏怎么也没有想到萧太公竟然是会说出这种话来的,一下子倒是不知道要咋说了,她梗着脖子道:“说的是啥话呢,我家老四有媳妇的人还能来看他萧易的媳妇不成?老四就是来看看人家这个公子哥儿的吧!”

“哦?看本少爷?本少爷有什么值得人看的?说到底不过就是想帮着你这个女儿来探探底吧?”刘言东看着王氏道,这猪一样的对手除了会哇哇乱叫之外基本上也不会干点啥事儿了,这啥也不会的倒是一个能够把自己儿子扯进来的好手,之前还一个劲地想帮着自己儿子撇清关系,结果现在这一来就直接把自己儿子给扯进来了,这事儿光是听着都觉得是个有趣的。

“咋不可能是来看萧易家媳妇的!你家现在不是见天地吵着么,话说起来,你不是没少对着你那几个媳妇说早知道老四媳妇是那么个没用的当初就不该弄了那些个手段么,说要是那个时候没出主意的话,今天住着好房子有钱用的就是你了!”住在萧远山旁边家的一个婆娘扯着嗓子就说了,“今天还没吃饭的时候你家老四媳妇不就和你们家吵了一架回了娘家么,现在老四做出这种事情来那也不是不可能的嘛。谁知道你这整天说的你们家老四心里面有没有这样想着的。”

王氏被那人说了一个没脸,当场叉腰就道:“我家这点事情要你在这里乱嚼舌根子干啥,和你有啥关系的!”

“是和人没啥关系,但和本少爷却是有不少的关系!”刘言东看着王氏道,“我就说呢,我家阿和打了你那宝贝儿子的时候是在吃午饭前,这真是要来讨公道的话那也应该在我们吃午饭的时候大大方方地上门来讨了这个公道才对,而且怎么就让一个丫头上门来了,原来早就已经想了一些个不该起的心思了吧?怎么,觉得讹不了萧易大哥和嫂子所以就要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来了?”

“你别胡说……”萧如娟急忙出口道。

“我胡说?!到底是谁在胡说,你也不瞧瞧你是个什么人儿,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段没身段的,本少爷能看得上你?还轻薄于你?你轻薄本少爷还差不多!”刘言东嘲讽地道,“你敢不敢当着萧易大哥和嫂子的面说说我到底是怎么轻薄你的?是看本少爷有钱就想赖着了吧?你当本少爷是个什么人?专门捡人破鞋穿的不成?”

萧如娟那一张脸被刘言东说的几乎是面无血色,但她知道自己要是不趁着今天巴着人不放了,往后自己要想再找个亲事那可就难了。

“是你!”萧如娟咬着牙道,“谁不知道你和萧易一家子交好,你要是这么说的话,萧易一家子肯定是要帮着你说话的,他们的话做不得数!”

刘言东看了那还依旧死鸭子嘴硬的萧如娟,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般不要脸面的人,到这个时候还不忘记说这种话呢。

“萧如娟,你这话说出来也不怕天打雷劈啊,人家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上你就死命地说人家坏了你的名节,就算是你是个姑娘也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啊!”萧易道,“我萧易一贯是行得正的,你也别拿那种话虚说,今天要是他真碰了你,哪怕我们两家不对付我肯定也是会帮你出头的,但人家半根指头都没碰过你,你咋好意思说出这话来?你这么做可是抹黑了咱们整个村子呢。往后你让别的村子上的人还咋看我们杨树村的人?我们杨树村的人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萧易是真没想到萧如娟竟是为了一己之私做到这个份上,原本以为他们一家子虽是有些糊涂但也不至于到这般的程度,但现在看来这还真是他高看了人了。

“你看你萧易说的是个啥话,我们娟丫头说的对,你就是护着人,不就是觉得人现在买着你的东西你们家挣了银子么,原本你们就是和我们家不对付,现在说这种话出来也没啥不对的!”王氏拔尖了嗓子道,“不是我要说话难听,你们今天这事儿做的也实在是太难看了,里正,叔公,我给你们面子,但我们萧家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我们萧家那也是正儿八经的村子上的人没得你们一直帮衬着这不知道打哪里来的野种的!”

崔乐蓉听到王氏说出“野种”两个字的时候就是面色一凛,“王氏,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觉得萧易说错了不成?看在萧如娟还是个姑娘的份上我们已经足够给了脸面,你们家可别太过分了,谁不知道你和你女儿整天想着就是找一户有钱人家,现在看着人家富贵就一门心思想要贴上去,你们自己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份呢!你一个当娘的嚷嚷着自己女儿名节没了不就是想着借着这么一个机会就好强迫了人,今天别说是不是他了,就算是换了另外一个有钱的人你们也会这么干!你们还好意思说萧易是不知道打哪里来的,萧易的身世是能够由了他自己选的么?倒是你们两人偏生着要寻了这样的法子,今天你们两人要是没强迫成了,往后你女儿就想再嫁个人都难的,我且睁大了眼睛看着你们如何!”

崔乐蓉这么说着就把萧易往着自己身后一拉,再也不想看那糟心的两个人。

萧易原本听到王氏那么说自己的时候也是有些恼怒,但随即就听到了崔乐蓉所说的那一番话,他原本还想要同王氏争执几句的心也淡了下来,他的过往如何也不是他能够掌控的,再说了王氏于他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一个外人对他又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自己媳妇来的重要一些。

萧易握着崔乐蓉的手微微地紧了一些,他看向崔乐蓉的眼神也显得越发的柔和起来。

萧太公和萧大同也算是看透了王氏和萧如娟母女两人了,这事儿一看就知道并不是眼前这个富家少爷的错,但她们两人就是被迷了眼,还死不认错。

“娟丫头,做人没的这么做的,没得平白冤枉了人的!”一个婶婆开了口道,“你是个好姑娘就是最近想岔了,你一门心思地奔着富贵去能干啥?你看上人家少爷,可咱们到底也还是要门当户对的,你现在这般强迫了人能得了啥好的?”

那婶婆到底也还是有几分的心软,怎么也算是看着萧如娟这女娃长大的,王氏是个靠不住的人,却没想到连带着还把自己这个女儿给带歪了,现在要是能好好教导许也还能够把那性子摆正过来,婶婆也不乐见到萧如娟到了人人唾弃的地步。

“咱们庄稼人家做人就是一个诚字,你还小,一时想差了也不是没有的,咱们也不会把这事儿乱传了出去,你的名声还是在的。”婶婆道,“你想你要是强迫了人,到时候得过啥样的日子啊!”

萧如娟抬眼看向那出声的婶婆,这老婆子说的这样的好听事实上也不过就是在哄着她罢了,今天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还怎么可能不会乱说出去,再说了,她要是现在同人说她刚刚是骗人的,那往后自己还怎么在村子上呆着,真的以为她是个傻的不成,这种话她能相信!

“婶婆,我是被人给欺负了,你们这些个当长辈的人不帮衬着我也就算了也没得这样陷害着我的!”萧如娟道,“说出去你们也不怕叫人心寒么!”

婶婆听到萧如娟这话,整张脸都发了青。

“好好好!”

她一脸叫了三声好,才像是整个人镇定了下来。

“娟丫头,我原本还以为是你阿娘那个不省心的带坏了你,现在看来你是自己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攀高枝了,我劝不了你,我也不愿再劝你,我就和萧易家的一起睁大了眼睛且看看你会有啥好的!”婶婆也是恼了,原本还以为萧如娟这孩子本性应该是不坏的,所以想着要拉一把,但现在看来,这娃子可真是从王氏的肚皮里头出来的,这性子压根就是和王氏一模一样的,自己还好心劝个什么劝的,只怕自己这点好心看在人家眼中还是个碍了人当上富贵太太的吧!她倒是要好好看看,她萧如娟能不能得了这个好!

“婶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欺负了我,就该负了这责任,你们刚刚不是口口声声都是一个村上的会帮着出头的么,咋地事情没出萧易家身上的尼玛就看着不管了是不是?咋地我们家就这么好欺负了不成?”萧如娟被这婶婆一个唱衰也十分的不高兴,对于村子里头的这些人也十分的厌恶,在她看来这些人就是见不得她好的。

王氏听到自己女儿这话也是高兴的很,就该是这样,就眼前这些人嘴巴上说着都是为了他们好为了他们着想啥的,事实上还不是只顾着自己。

“就是就是,我女儿都已经这么说了难道还会有错不成?什么事儿能比我女儿更清楚的,她说被欺负了那肯定是被欺负了,要不然她一个姑娘家的还能咋样呢?!”王氏高声道,“我看你们就是不想帮着我们家,就想着看我们家吃了这样的大亏你们这心里面才觉得高兴,这人心咋能坏到这样的程度呢?”

萧大同听着王氏这话,气得不行,这话谁说都成,可从王氏的嘴巴里面说出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巴掌响亮地拍在了自己的脸上一样,实在是可恶的很。

“行了,唧唧歪歪个什么劲儿。”刘言东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母女两人在村子上怕也是十分不得人心,刚刚来的人那基本上也都不是瞎子也看出了她们两人的目的,但这事儿咬上了就算是强硬着来也没个法子。

“把她老子给我叫来,我倒是要听听她老子是个什么说法!”刘言东指着萧如娟道。

“哪里还用叫个什么劲儿的,远山不是在么!”人群里头挤出了一声道。

萧远山看着围在这里村人,原本这些个算得上十分和善的乡亲们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头更多的是带着鄙夷,萧远山拄着拐杖,慢慢地挤过了人群走进了院子里头,在院子里头坐着的是他们这个村子上辈分最高的人,可那些个人看自己的眼神里头也都是失望,那眼神看得萧远山只觉得自己脸上那是火辣辣的疼。

“你咋来了?”王氏看到萧远山过来的时候也楞了楞,心中也有点慌乱了起来,她和女儿商量这事儿的时候可是没把自家老头子给叫上,就怕他不同意。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过来瞧瞧!”萧远山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是有几分的含糊,中风还没好的他现在也基本上是处于半个废人状态了,但情况也比最初中风的时候要好上一些。

王氏缩了缩脖子,面对萧远山的时候多少还是有几分的惧意,就怕自己这老头子到时候一个想不开那可咋办。

“老头子,你可得为咱们的女儿做主啊,你要是不给咱们女儿做主,那往后咱们女儿还咋地做人?”王氏拽着萧远山的衣袖子就高声呼喊着道,“你可不能便宜了那个小子!”

萧远山听着王氏那嗷丧一样的声音也只觉得脑袋疼,他现在不是不清楚到底是咋一回事,知道自己老妻和女儿的打算,可事到如今他也是没有办法,要是不帮衬着自己的女儿,到时候可是害了她,往后怕也是不好说亲了。眼下的他也就只能将错就错,硬着头皮了。

萧远山看向刘言东,闭了闭眼就像是横了一条心,等到张开眼的时候,他开了口:“小伙子,既然你都干出这种事情来了,你就……你就娶了我的女儿吧!你要是不娶了她,她往后可就说不了亲只有死路一条了。”

萧远山这话说道后来的时候更是带了几分恳求,他知道自己这么干是不对的,可那有啥法子,这到底是自己的女儿,总不能看着人没了活路了吧?往后会好好地做一个贤妻良母的,到时候也是能够补偿了人的。

刘言东掀了掀眼皮:“你家是什么身份,我家是个什么身份,你想要我娶你女儿?”

萧远山自也是知道眼前这少年郎身份不凡的,可现在咬定了也没得办法。

“人都说,门当户对。你觉得你家同我家的身份地位可匹配?就你女儿这般倒贴上门的,即便是做个姨娘也是不够格的,还妄想做我正妻之位?”刘言东漫不经心地道。

“小伙子,话不能这么说……”萧远山语重心长地道。

“我父亲乃当今相爷,我嫡姐乃惠王正妃,我身为相府嫡子,你说我这话应该如何说?莫不是说你那女儿同我十分匹配不成?”刘言东道,“就你家中一个秀才的家底?”

相爷!

萧远山听到这两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抖了一抖,心惊肉跳的厉害,而王氏和萧如娟则是双眼放光,这身份可是比那县令还要来得尊贵,那可是相爷家的公子啊,这样的任务竟也会到这个小地方来,这可真是叫人意外极了。

萧如娟的脑袋里面也一下子转开了,眼前这人既然是有这样尊贵的身份,那自己想要成为正妻的话多半是不可能了,但成为他的妾也还是可以的,这当小的也没啥不好的,等到时间一长用点手段自是能够把人收拢了,还怕自己不受宠不成?当这样人家府上的一个妾那也好过嫁给乡下人啊。

王氏更是高兴的很,觉得自己女儿眼光那可真是好的,只要和这人扯上了关系,到时候老四那肯定是能够当个大官的了,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多好的事情啊!

萧大同也瞪大了眼睛看向刘言东,虽说已经多少有了几分的心理准备了,但乍一听到人家竟是有这样的家境的时候也不免地有几分被骇住了,心中对于萧易夫妻二人也是有几分的感激,刚刚自己也算是帮衬了人一把,虽是不能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好歹也没怎么得罪了人不是?

“如今,你还想我娶了你女儿?”刘言东冷眼地扫了萧远山哪儿过去。

萧远山看着那一个眼神,那叫一个冷的,他哆嗦了一下,心中就知道这个少年郎不是个好糊弄的,再加上那家室,他哪里还敢说点旁的,人家一个小指头就能够把他给摁死了。

“不……”

“不当妻子,当个妾也成的!”王氏急急忙忙地嚷嚷道,这么好的机会咋能眼睁睁地看着跑了呢,要是和这个少年成了亲家,那往后只有享福的份了,哪里还用怕个什么劲儿的,自家老头子犯浑她可不是个犯浑的人。

“你既然坏了我女儿的名声,你就该负责的,你家门庭是高了一点,但我家这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好姑娘,不能就这么算了的!所以,我家就吃亏点,我女儿给你当个良妾,到时候你可得对我女儿好点!”王氏看着刘言东那是越看越满意,最满意的还是人家是相爷儿子的身份,那眼神满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村子上的人看着王氏的眼神那是更加的不屑了,先是上赶着逼着人要娶她的女儿,现在听到人家那家室好的就是当个妾当个丫鬟那都是高兴的,这当娘当到这个份上那也算得上是独一无二了。

“宁当贫家妻,莫做富家妾!”萧太公看向王氏道,“你当富家妾是那般好做的,王氏,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萧太公也是清楚王氏的打算,上赶着做妾的也算是他们村子上头一份了,萧太公哪能看得过眼,而且眼前这少年也压根就没这个意思在,到时候吃亏的人还不是自己。

王氏哪里听得进去,她现在所想的那都是穿金戴银的好日子,当个妾怎么了,皇帝老子还不都是有那么多的妃子,那些个有头有脸的老爷们不也还是有一堆的小妾么,只要日子过的好哪里管那么多!而且这些人哪里是为了他们家好,不就是怕他们家成了相府的亲戚之后在村子里头的地位就不一样了么。

“叔公你说的是个啥话,难道我女儿就这么白白被人糟蹋了不成?!”王氏冷哼了一声之后就转头看向了刘言东,扯开了一个笑容,那笑容里头带着几分的谄媚,“公子你说是不是?你是相爷的公子,可不能在这上面白白折了名声,你说是不是?”

“你说的也有几分的道理,”刘言东轻飘飘地道了一句,“我堂堂相爷家的公子肯定是要爱惜自己的名声的,这么说来,你们家是愿意把你女儿送进我刘家当个妾了?”

“自是愿意的,往后啊,我的娟儿那肯定是要多让公子你照应了,我们娟儿是个好丫头,身段好着呢,往后肯定是能够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的!”王氏呵呵地笑道。

“那成。”刘言东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王氏听到刘言东这一句话的时候简直是心花怒放了,“公子不用客气,那这花轿聘礼啥的什么时候来啊?”

王氏心中想的就是到时候定是要请了亲戚过来的,可得让人知道她这心肝儿女儿嫁的是当朝相爷的公子,到时候还不得羡慕死那些个亲戚!

“花轿?聘礼?”阿和一听就笑出了声道,“我说你这人不懂吧,不过就是个妾而已,还需要什么花轿和聘礼,一顶青衣小轿从偏门进了院子就已经算是给长了脸了,就您家这样的,别说是偏门了,最多也就是从后门进去,你还想我家少爷请了花轿置办聘礼啥的,是不是还指望着少爷办几桌酒席给你们家长长脸呢?”

王氏一听阿和这话就不干了:“我女儿怎么说也是个妾啊,难道就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你走了不成?怎么说也得置办几桌酒席让人知道知道才成啊,我说女婿你说的对不对?”

“谁是你家的女婿?一个妾而已当自己是什么玩意呢,女婿两个字我可担不起,你还是规规矩矩地叫我一声刘少爷就使得。”刘言东打开自己手上的玉扇慢慢悠悠地给自己扇着风,“你家姑娘也不用跟着我走,我有个好去处给她!”

“莫不是你还要把我姑娘置在外宅不成?!”王氏道,“那也不成的,我家姑娘怎么说也是个清白姑娘,那是要跟着你上了京城的!”

“置个外宅?你女儿也配得?”刘言东冷笑一声,“省城之中有不少的下九流暗窑子,到时候我会让人妥妥帖帖地送你女儿进去,往后也就不用出来了!”

“你个杀千刀的这是要送我女儿去窑子!你这心肠也忒狠了!”王氏一听暗窑子这三个字就要疯了,她女儿怎么能去那种地方!“我要告官,我要告到相爷的面前。我可得让人知道知道他那儿子是如何欺压百姓的!”

“只管去,若是我父亲知道有你这般的刁民这般强迫于我,到时候且看看是你遭殃还是本少爷遭殃,你若觉得不够也大可去告了御狀,我就厚着!”刘言东“啪”的一声手上的折扇一收,“怎么你觉得我送不得你女儿去了窑子是不是?一个妾而已,在我朝律法之中,妾通买卖,别说我是把她丢去那暗窑子了,就算是我把她转手送人了,也没得人多说上两句。你也莫要说我张狂,这也便是你上赶着让你女儿来做了妾的。不过就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而已。至于你那秀才儿子我看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本少爷自会告知府衙,若你儿子品行端正还成,若是品行不端,我看这秀才也甭做了!”

刘言东高声道。

------题外话------

肠胃炎了两天,折腾了个半死居然还半点没瘦TAT这不科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