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49章 千娇百媚(上)

傍晚,贺宝贝洗过澡,坐在床边自己给自己吹头发。

她的手里拿着粉色的小吹风机,动作有些笨拙,不过可以看出来的是,她很努力。

贺东庭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不禁微微皱眉。

“宝贝。”

说着,一边走了过去。

女孩儿听到声音,抬头望来,笑容嫣然:“东庭哥哥!”

贺东庭走了过去,顺手拿过她手里的吹风机,语气随意的问道:“怎么没叫我?”

“哥哥要忙。”

贺宝贝回答得理所当然,两眼水汪汪的。

贺东庭没说话,伸手掬起女孩儿的发丝,开始慢慢地给她吹起头发。

女孩儿乖乖的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任由男人给自己吹发。

从小到大,都是哥哥给她吹头发的。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吹风机里的呼呼声。

过了一会儿,贺宝贝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脑袋,却不注意碰到了吹风机。

“哎!”

她叫了一声。

男人见状,赶紧移开吹风机,愠怒道:“乱动什么?”

他挺生气的!

“我忘了……”

贺宝贝皱着小鼻子,可怜兮兮的望着男人。

她模样娇小,特别是扮可怜的时候,简直是惟妙惟肖。

男人叹气。

他将手放到了女孩儿的小脑袋上,轻轻地替她揉着,一边问道:“还疼吗?”

“不了……”

贺宝贝摇脑袋。

她笑着裂开嘴,粉嫩的唇,一张一合:“哥哥帮我揉,我就不疼了。”

这个小俏皮。

贺东庭将吹风机放下,转而把这小人儿给抱到腿上坐着,先是吻了吻她的小唇,才慢慢的说道:“宝贝,只要能让你开心快乐,让我做什么都好。”

他是忽然的发出感概。

贺宝贝闻言,不禁歪起脑袋,目光看着男人:“真的吗?”

“是的。”

男人点头,很认真。

贺宝贝想了一下,突然伸手抱住男人的腰,语气轻快:“只要哥哥对我好,我就开心快乐。”

她的愿望很简单。

真的,特别的简单。

这让贺东庭更加的怜惜她。

“哥哥对你好吗?”他问道。

“好!”贺宝贝点头,毫不犹豫:“非常非常的好!”

正是因为非常非常的好,所以,贺宝贝才会万分的依恋他。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

现如今,贺宝贝正值青春期,每个孩子在这个阶段,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叛逆。

贺宝贝从小被贺东庭管制着,她的叛逆情绪并不大,许多时候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可是,有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贺宝贝只缺一样。

勇气!

她需要勇气,才能离开这个由贺东庭亲自为她铸造的梦幻城堡。

……

吹完头发以后,贺宝贝主动的将吹风机放回了原位,而后,她才笑着问向男人:“哥哥,我现在是不是懂事多了?”

“是啊,懂事多了……”

贺东庭坐在床边,目光一直追随着女孩儿。

贺宝贝在房里走来走去的,她将男人的睡衣取了出来,并把它们放到浴室里。

“我已经把衣服放进去了,你去洗澡吧。”

她一直都是笑着的。

“好。”

贺东庭站了起来,眸光深邃的看了眼女孩儿,接着便走进了浴室里。

贺宝贝聆听着浴室里的哗哗水声。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直到,浴室里的水声停止。

她瞬间回过神,赶紧跑到床边。

刚脱鞋爬上床,男人正好擦着头发走出来。

“过来,快过来!”

她高兴的冲着男人招手。

贺东庭明了,提步走了过去,将手中的毛巾拿给她。

女孩儿跪坐在床上,先是示意男人落座,然后才将毛巾放在他的头上,慢慢的替他擦着发。

“还是短头发好!”

她忽然说了句。

贺东庭笑了笑,道:“怎么,嫌自己头发太长了?”

“是啊!”贺宝贝点点头,比了比自己已经到了腰侧的乌黑长发,皱着小鼻子:“每次洗头发都好麻烦的,而且吹头发也麻烦。东庭哥哥,要不,你带我去剪头发吧?”

她的长发留了很长的时间,几乎从到了贺家开始,她就一直留着发。

而以前在农村,她都是短头发,因为妈妈说过,洗头发要用洗发水,很贵的,要节约!

“女孩子还是长发比较好看。”贺东庭慢慢的开了口,对于贺宝贝的剪发要求,他并不理会。

贺宝贝撅起了小嘴巴。

她老老实实的继续给男人擦头发,动作有些重。

不过,她的这点小力气,对于贺东庭而言,如同隔靴搔痒。

“好了。”

几分钟以后,贺宝贝将毛巾取了下来,开心的看着男人的头发。

乱糟糟的一片!

贺东庭不在意。

他从床边站了起来,回身看着依旧是跪坐姿势的女孩儿,勾唇道:“时候不早了,睡觉吗?”

“嗯。”

贺宝贝点脑袋。

贺东庭将毛巾放到旁边,抱着女孩儿将她放进被窝里面,继续道:“要喝牛奶吗?”

“今天不想喝。”

贺宝贝说道,打了个哈切,模样懒懒的:“我们要一起睡吗?”

每个晚上,贺东庭都会工作到很晚,只有在极少数的时间内,他才会和女孩儿一同睡觉。

“今天陪宝贝睡觉,好不好?”

贺东庭笑了起来。

“好啊!”

女孩儿闻言,顿时精神百倍。

她赶紧将小小的身子往旁边挪了挪,催促道:“快进来。”

“好!”

贺东庭颔首,掀开被褥钻了进去。

他才躺下,女孩儿柔软的身子便主动的依偎了过来。

她刚沐浴过,身上还有淡淡的牛奶味儿。

男人心里柔软。

他轻轻的拍着女孩儿的后背,一下一下的。

贺宝贝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将小脑袋靠在男人的肩头上,两手搂着他。

“晚安!”

她开口道。

贺东庭‘嗯’了一声,单手搂着女孩儿的小腰,一边微微倾身关了灯。

霎时间,整个房间里都陷入了黑暗。

贺宝贝紧紧的靠着贺东庭,闭着双眼,呼吸着他的呼吸。

世界都仿若安静了。

女孩儿的呼吸很轻,落在男人的颈项之间,让他心痒难耐。

今日,老爷子所说的那番话,犹在耳边。

三年之内生子?

三年以后,这丫头也不过刚满二十,她到现在都还是个孩子,怎么能让她生孩子?

就在这时!

贺东庭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湿润。

他心中微惊,当即伸手往女孩儿脸上摸去,果不其然,满手的泪。

他立马打开房间灯。

低头一望,这小丫头居然在哭。

“宝贝?”

贺东庭皱起眉,将这丫头捞进怀里,有些慌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贺宝贝摇脑袋。

她眼神儿脆弱,像是受伤的小兽。

“东庭哥哥,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

她哭泣着,晶莹的泪,一颗接着一颗的从眼眶里滚落。

这不是在挖他的心么?

“胡说些什么!”

贺东庭故意板着脸,有些生气:“大晚上的不睡觉,净想些有的没的。”

贺宝贝抽噎着。

她没有开口回答,只是,眼泪流淌得更凶。

贺东庭叹息。

他不得不放柔了语气,说道:“乖,我不会不要你的,我会和宝贝永远的在一起,永远都不分离,好不好?”

“可是,伯伯不喜欢我……”

贺宝贝抬了头,忽然说出了这句话。

男人愣住。

但很快,他不悦启声。

“偷听了?”

说完这话以后,顿了顿,又道:“行了,不要管他,你是要和我过日子,不是和他!”

贺宝贝扁着嘴。

“可是,为什么伯伯要讨厌我?”

关于这个问题,她今天想了一整天。

就在刚才,她又忽然的想起来了,结果,越想越伤心,就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她是真的很无助。

她不明白,她都已经这么听话了,为什么伯伯就是不肯喜欢她?

关于今日,老爷子所说的那番话,她也不是没听懂。

只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伯伯居然会让东庭哥哥和别的女人去生孩子,这是她不能接受的。

因为……

东庭哥哥以前和她说过,只有相亲相爱的两个人,才能生孩子。

比如,吉祥姐姐和锦丞哥哥就是这样的。

看看!

有的时候,这个小丫头倒也不笨,居然懂得生孩子这种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和别人做的。

“宝贝,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贺东庭这样回答道。

“什么?”贺宝贝闻言,迷惑的看着他,摇头道:“我不懂。”

贺东庭想了一下,解释道:“老爷子的想法太老旧,你不用管他,宝贝,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也要对我有信心,嗯?”

贺宝贝还是不懂。

“我只和宝贝生孩子!”

贺东庭说道。

“噢……”贺宝贝点脑袋,又道:“那,今天那个阿姨,是伯伯给你找来的吗?”

贺东庭不说话。

贺宝贝看着他,继续道:“那个阿姨一点都不好看,你以后不许看她。”

男人挑眉。

“宝贝吃醋了?”

“吃醋?”贺宝贝眨了眨眼睛,笑了笑道:“什么吃醋呀?”

贺东庭低头,看着怀里的可怜小丫头,柔声问道:“宝贝的心里不舒服了,是不是?”

“嗯!”贺宝贝点头。

“因为白天的那个阿姨?”贺东庭说道,不动声色的:“宝贝看到哥哥和那个阿姨在一起,心里很难受,是不是?”

“嗯!”贺宝贝很认真:“我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

贺东庭终于笑了起来。

他像是有些愉悦。

只是,贺宝贝见了,更加不高兴了。

“你笑什么!”

她用小手捶着男人的胸膛,腮帮子鼓鼓的:“不许笑,不许笑,讨厌你!”

“好,我不笑了。”

贺东庭敛了笑,抱着女孩儿重新躺下。

贺宝贝趴在他的胸口上。

“你还没给我说呢,吃醋是什么呀?”

“你心里不舒服了,就是吃醋了。”贺东庭这样回答道。

贺宝贝纠结了一下。

其实,她还是没有完全明白。

“好了,宝贝乖,闭眼睛睡觉。”男人拍着她的后背。

“嗯……”

贺宝贝闭了眼。

这一次,她倒是安心了,所以很快的就睡着了。

……

几日后。

贺宝贝来了大姨妈,但因为她最近有些贪吃,所以肚子很疼。

可偏偏,贺东庭在军区。

管家急得不行,给女孩儿泡了一杯生姜茶,让她喝。

贺宝贝喝了一口,立马就给吐了,还嚷着管家太坏,居然拿这个难喝的东西给她。

管家彻底没法了。

“小姐你等一下,我去给首长打电话。”

他说道,赶紧给贺东庭的助理打去电话,结果得知,贺东庭已经去了外省。

半个多小时以后,家庭医生闻讯赶了过来,得知女孩儿的病因以后,给她开了一点药,里面含有少许止痛药,服用以后,贺宝贝渐渐的睡了过去。

结果,她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更是被告知,老爷子在楼下。

这让贺宝贝心惊胆战的。

“伯伯来了?”

这会儿,她正坐在床上,小脸煞白。

管家将温水递给她,点头道:“是啊,老爷子已经过来很久了,知道你在睡觉,所以就在楼下看新闻。”

贺宝贝咬着唇,不说话。

“喝点水吧,小姐。”

管家说道。

“嗯!”

贺宝贝点头,小口的喝了一点温水。

可是,她现在是如坐针垫,什么都喝不下吃不下。

“伯伯来多久了?”她又问道。

管家想了下,答道:“你刚吃完药躺下,老爷子就过来了,大概有两个多小时了吧。”

贺宝贝苦着一张脸。

“哥哥回来了吗?”

管家摇头:“没有。”

他哪敢说实话啊。

其实,今天一整天,家里一直都没能联系到贺东庭本人,那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么是电话打不通,要么,就是无人接听。

管家实在是没法。

“那,伯伯是来找哥哥的吗?”贺宝贝小心的问道。

她多么希望管家答是啊。

“老爷子好像是专程来找你的。”管家回答道,目光关切的看着女孩儿:“小姐,你看,现在要怎么办?”

贺宝贝沮丧的低下脑袋。

“我会下去的。”

“好的。”管家点头,说道:“我先出去了,小姐有事在叫我。”

贺宝贝没说话。

管家准备退出去。

只是,刚到门口,女孩儿的声音忽然传来:“管家,你要记得给哥哥打电话,让他快点回来,就说……就说我想他了!”

“好的。”

管家应下,心里叫苦一片。

根本就联系不到人啊,他也为难。

五分钟以后。

贺宝贝换了一套崭新的连衣裙,慢吞吞的下了楼。

客厅里放着电视新闻,老爷子身姿笔挺的坐在沙发上,扳着一张脸,望着女孩儿走了进来。

“伯伯!”

贺宝贝很乖的喊了一声。

她很畏惧这个老人。

而现在,贺东庭没在身边,她更是害怕得很。

“坐吧。”

贺老爷子开了口,目光在打量着贺宝贝。

这么多年了,其实,他也算是看着这个丫头一点一点的长大。

只不过,他始终不能接受的是,她会成为他的儿媳妇。

“我听管家说,你肚子不舒服?”老爷子出了声,不温不火的:“年轻人,平时要多注意着点,特别是女孩子,更是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身子骨,知道吗?”

“我知道了……”

贺宝贝答道,声音轻细。

老爷子沉默了下,接着说道:“宝贝,伯伯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知道你性情淳厚,是个难得的好孩子。”

唔……

伯伯这是在夸她吗?

贺宝贝的心里有些高兴。

“谢谢!”

她裂开了嘴,笑容甜美。

老爷子却皱起了眉。

他忽道:“只可惜,你年纪小了点。”

“我在慢慢的长大呀!”贺宝贝没有太在意老人的这句话,心无城府的就答道:“东庭哥哥说了,他会等我长大的。伯伯,我现在已经很懂事了,昨天我还帮着哥”

“等你长大?”

老人忽然哼了一声,直接打断了女孩儿的话,有些不悦:“这要等多久,嗯?你是个孩子,有大把的青春年华可以挥霍,而东庭呢?他还有多少时间?别人家的孩子都开始上小学了,他到现在还没结婚,宝贝,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良心?

她有没有良心?

贺宝贝怔住了。

她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威严老人,不解的问道:“伯伯,我不懂,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老爷子清了清嗓子,面色淡淡的看着女孩儿,出声说道:“没什么其他意思,宝贝,你是个好孩子,只是,你们并不合适,东庭已经在你身上耗了这么多年,如今,也该是个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