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48章 贺家宝贝(下)

用餐时,贺东庭很小心的在照看着贺宝贝。

酸汤鱼火锅不比其他菜,这里面有鱼刺,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受苦,如果这丫头被鱼刺给卡着了,他肯定会比她更加难受。

只是,女孩儿并不知道这一切。

贺宝贝吃得很欢乐,一直嚷着不够吃。

“哥哥,我还要!”

她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

“等一下。”贺东庭垂着眼,亲自在一点一点的挑出鱼刺,然后才放到她的盘子里,一边嘱咐道:“吃的时候要小心一点,不要被鱼刺给卡了,知道么?”

贺宝贝一脸的不耐烦。

她埋头吃着鱼肉,声音很含糊:“哥哥都已经给我挑过鱼刺了,我不会给卡着的。”

“以防万一!”贺东庭看着她一脸的馋嘴样,不禁摇头道。

贺宝贝很相信贺东庭。

她在大口大口的吃着肉,哪管什么鱼刺啊。

而最后的事实证明,女孩儿对于男人的信任,从来都不是莫须有的。

看看,吃完了整顿餐以后,她一次也没有被鱼刺给卡到,反而还很开心。

付完账,两人手拉手的往外走。

贺宝贝蹦蹦跳跳的跟在男人的身边,声音脆得跟风铃似的。

“哥哥,我们下次还要来吃啊!”

贺东庭沉默着。

她吃得很开心,可是,他就苦了。

“哥哥?”

贺宝贝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不禁转头看向他。

贺东庭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勉强的道:“下次再说吧,宝贝,少吃酸辣的食物,对女孩子的皮肤不好。”

“可是,我又没有天天吃……”

贺宝贝撇了撇嘴,不知不觉间,她竟敢和男人顶嘴了。

贺东庭倒也没太介意,他拉着女孩儿来到了电梯口。

“想去哪里骑单车?”

他转移了话题。

贺宝贝眨了下眼睛,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出了声:“我想去海边骑单车!”

“海边?”

贺东庭有些意外。

他以为,这丫头会说什么去游乐园里之类的。

可是,她竟然想去海边!

男人皱了眉,稍作沉吟:“海边怎么骑单车?”

贺宝贝忽然挣脱了男人的大手,改为抱着他的手臂,摇着他道:“我们可以去海边的马路上骑单车啊,哥哥,我上次在北戴河的时候,也有看到别人在骑单车,他们笑得好开心的。”

贺东庭没有急着回答。

‘叮’的一声,前边的电梯门已经打开。

两人走了进去。

贺宝贝依然抱着男人的手臂,仰着小脑袋,两眼晶亮的望着她,眸仁闪耀得像是星星。

“好不好嘛……”

她在撒娇。

贺东庭叹了口气。

他微微弯腰,将这闹心的小丫头揉进怀里。

“回去再商量,好不好?”

“为什么?”贺宝贝不乐意,蹙着一双秀气的小眉头:“哥哥,这是你答应我的!”

“宝贝……”

贺东庭很无奈:“最近我有事要忙,暂时还不能带着你去外面度假,如果非去海边不可的话,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你愿意吗?”

她当然愿意了。

只要贺东庭肯带她去,让她等多久都愿意。

“好,我等!”

贺宝贝点头,小手拽得很紧。

贺东庭‘嗯’了一声。

这时,电梯到达负一层,门向两边打开。

贺东庭率先迈出脚,拉着女孩儿进入停车场,目标很明确的走向他们的轿车。

忽然!

远处闪来一道刺眼的光。

贺东庭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女孩儿拉到身后。

一辆拉风的跑车,瞬间呼啸而过。

男人敛眉,面色愠怒。

可是,他却没有发现,身后的女孩儿,满脸的紧张。

贺宝贝不会忘记,那辆炫目的红色法拉利跑车,正是童乐的座驾,就在两天以前,她还曾经坐在那辆车里。

她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所幸的是,转眼之间,跑车已经没了影。

贺东庭什么都没说。

坐入车里,男人不疾不徐的开启引擎,非常的稳。

“东庭哥哥,你为什么不喜欢开跑车啊?”

贺宝贝看到这里,终于有些忍不住的问出了声。

她曾经坐过童乐的跑车,少年的张狂,几乎可以用他的车速来形容,一路来狂奔呼啸,像是龙卷风,能够席卷一切。

她被吓得惊叫!

可事后,她竟觉得无比的畅快!

童乐说,青春本该放纵!

放纵?

贺宝贝一直想不明白,究竟什么才算是放纵?

童乐又说,放纵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计较后果,不计较结局!

说真的,贺宝贝真的很嫉妒童乐。

因为,他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她呢?

她不敢。

原因很简单,东庭哥哥不许,所以,她不敢。

“跑车不安全。”

贺东庭慢慢的开了口,他转头看着女孩儿,微微的笑:“乖,把安全带系上。”

“噢!”

贺宝贝点了点脑袋,乖乖的系上安全带。

过了会儿,轿车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女孩儿又问道:“东庭哥哥,为什么开跑车不安全啊?”

在某些时候,她就像是十万个为什么!

所幸的是,贺东庭早就习惯了。

“开了跑车就想飙车,而飙车是最容易出车祸的。”贺东庭的回答很简单。

危险就是,飙车易出车祸。

贺宝贝撇了下嘴。

“可是,飙车好刺激的。”

“噢?”贺东庭挑眉,眼神儿略微犀利的掠向女孩儿,面上却是风轻云淡的问道:“宝贝是怎么知道的?”

贺宝贝心惊。

“我、我看电视知道的。”

她的心跳噗咚噗咚。

贺东庭勾了唇,似笑非笑的:“宝贝,以后要少看电视,它已经把你教坏了。”

贺宝贝低了头,没有说话。

她最喜欢的就是看电视了,才不要少看呢!

……

回到家里的时候,意外的是,贺老爷子竟然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茶几上摆着一杯茶,已经转凉,而管家则是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看到贺东庭和贺宝贝回来的时候,如见救星!

“……老爷子已经来了一个多小时了。”

管家在贺东庭的耳边汇报道。

男人闻言,略微有些意外。

“爸。”

他唤了声,走进客厅里。

老爷子的身上还穿着工整的正装,他坐姿笔挺,不怒自威。

“伯伯。”

贺宝贝跟在贺东庭的身边,怯生生的看着老爷子喊了一声。

对于这位在贺家德高望重的老人,从小到大,她都是敬畏的,曾经无数次的想要亲近,可最后的结果告诉她,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东庭哥哥!

老爷子抬了头,目光淡淡的睨了眼贺宝贝,没有任何反应。

接着,他将视线移向了贺东庭。

“东庭,你现在的年纪也不小了,更是个有身份的人,我知你做事向来都有分寸,不过最近,我好像听到了一些关于你的非议。”老爷子慢慢的开了口,对于自己的亲儿子,他也懒得打官腔。

只不过,他说得也并非很直接。

贺东庭皱眉。

“爸,您听到了什么?”

贺家两父子,都还挺会装的。

贺东庭的职位不低,关于他自己的事情,怎会无人向他汇报?

老爷子笑了一下。

“管家。”他慢慢的出声道:“再去给我沏杯茶来。”

“是!”

管家闻言,准备退下去备茶。

“等一下。”贺东庭忽然出了声。

管家停住脚。

只听贺东庭继续又道:“记得倒一杯温水过来。”

“好的。”

管家明了,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客厅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老爷子很有定力,他悠然的打量着客厅,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墙壁上的一幅油画上面。

这幅油画是出自贺宝贝之手,画得乱七八糟的,也只有贺东庭才会把它当做宝贝似的挂在墙壁上面。

“东庭,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

老爷子忽然感叹的说出一句。

贺东庭勾唇,看了眼旁边的丫头,声音淡淡的:“她是我的。”

如此的霸道!

老爷子竟无言以对。

此时,管家走了过来,将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放在老爷子面前,接着又将一杯温水放到了贺东庭的面前。

男人弯了腰,端起那杯温水。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要自己喝的。

可是,他并没有。

“喝水!”

他侧身,将水杯递到了身边的贺宝贝面前。

女孩儿皱起秀眉。

她先是抬头看了眼贺东庭,接着,才慢慢的移了过去,就着男人端着水杯的姿势,小小的喝了一口。

贺东庭并不满意。

“再喝一口!”

他说道,声音略微严厉:“你今天喝水太少,必须喝完半杯!”

“哥哥……”

贺宝贝看了眼那边的老爷子,有些不好意思,或者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

总之,她浑身的不自在。

贺东庭依然故我。

他放柔了声音:“乖,张嘴!”

另一边,老爷子垂着眸,似乎没有听到,没有见到,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的茶。

贺宝贝慢慢的张了嘴,衔住杯沿,依照男人的要求,喝了半杯水。

而后,贺东庭将剩下的半杯水喝尽。

他将水杯放回桌上,接着说道:“宝贝,上楼回你的房间。”

“噢!”

贺宝贝乖乖的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老爷子终于出声。

他抬了头,目光睨着女孩儿,慢慢的开口:“宝贝,诚实的告诉伯伯,前段日子,你是不是回你老家了?”

贺东庭拧紧眉。

贺宝贝眨了眨眼,表情很迷惑的样子。

“伯伯是怎么知道的?”

她没有直接回答老爷子的问题,只是,这个反问已经代表了答案。

老爷子一声冷哼,直接无视贺宝贝,质问向贺东庭:“这就是你的会办妥当?”

贺东庭有些不悦。

“宝贝,回你的房间!”

这一次,他的声音已经转为严厉。

贺宝贝点点头,答了句‘知道了’,乖乖的往楼上走去。

她刚上了楼,便听到楼下传来老爷子的呵斥声:“真是胡闹,你是什么身份?有多大的仇,居然敢在警察局里动手打人!你这样做,和那些粗蛮野夫有什么区别?”

贺宝贝没有听到贺东庭的回答。

老爷子的声音继续传来:“那些人想上访,现在已经被我压下来了。说吧,你想怎么处理?”

“爸,这些事情我会处理,您不要再插手了。”

贺东庭的声音有些淡漠。

“你说什么!”老爷子的声音突然拔高,像是被气着了:“嫌老子多事了是不是?你说说你,从小到大,你哪次闯了祸不是老子给你收拾残局?怎么,现在为了那个丫头,你还想反了?”

“爸!”

贺东庭的声音很无奈:“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多想了!”

“哼!”老爷子不屑:“自从那个丫头出现以后,这个家,从来就没有安分过。还有,那个王小姐有什么不好的?你是怎么和人家说了,哭得那么可怜,你骂她了?”

“没有!”

“唉……”老爷子叹气,声音忽然软了许多:“东庭,不是爸爸在逼你,只是,你现在这个年纪,再不要小孩,那就太晚了,我想抱孙子都想了十多年,难道,你真想让我抱憾终身吗?”

“您放心,您会抱到孙子的。”

贺东庭说道。

老爷子狐疑:“怎么抱?你要和谁生?”

贺东庭沉默了一下。

继而,他开口答道:“宝贝现在的年纪还小,不适合生孩子,再等几年吧。”

‘啪!’

老爷子忽然拍桌而起,他像是怒极:“等那丫头长大以后再生?贺东庭,你是疯了吗?那个王小姐有什么不好的?又不是让你娶她,只是生个孩子而已,你就非要把老子给活活气死是不是?”

贺东庭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很淡定。

“爸,我贺东庭的孩子,只能由宝贝所出!”

如果对象不是她,他宁愿终生不娶!

老爷子差点被活活气晕过去。

“好,你够好!”老爷子指着他,胸口起伏厉害:“想当痴情汉是吧?贺东庭,别怪我这个当父亲的心太狠,最后三年,你要是再不让我抱上孙子,休怪我无情!”

“您想做什么?”

贺东庭看着老爷子,有些不好的预感。

“哼!”

老爷子不答,瞪了眼自己的儿子,拂袖离开。

而这时,楼上的女孩儿,也悄悄的离开了。

贺宝贝猫着腰,小心的钻进了男人的书房里,她上次已经把书架那边搜查过了,并没有发现户口本的身影,而这一次,她将目光放向了贺东庭的办公桌。

她正小心的翻找着,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

“宝贝?”

贺东庭的声音传来。

可以判断,他已经在卧室那边。

贺宝贝赶紧跑了出去,站在书房门口:“哥哥,我在这里。”

没几秒,贺东庭大步走来。

“怎么跑这里来了?”

他话不多,走近以后,伸手就把人揽入怀里。

贺宝贝伸手抱住男人的腰。

“我想看书!”

她开口说道,仰头望着他:“伯伯呢?”

“走了。”

贺东庭不耐烦的答了句,将女孩儿抱了起来。

“伯伯不留下来吃饭吗?”贺宝贝故作天真的问道,一边在男人的脸上吻了吻,笑得很可爱:“哥哥不要生气了啊,宝贝很听话,你要多笑才好看啊!”

贺东庭‘嗯’了一声,抱着人走进书房里。

只是,男人目光一扫,忽道:“你动我桌上的东西了?”

在整个贺家里,书房是禁忌!

只有贺宝贝能够随意出入,只是,男人的书桌,是任何人都不让动的。

女孩儿缩了下脖子,心惊于男人的敏锐。

“我想找支笔写字……”

她弱弱的说道,故意将脸贴在男人的脸边,以避免和他目光对视。

贺东庭没有说话。

他抱着女孩儿坐到了桌前,将一支钢笔塞到了女孩儿的手臂,才问道:“想写什么?”

贺宝贝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

她灿烂的笑道:“我想在我的故事书上面写名字,唔,写上我和哥哥的名字。”

“好。”

贺东庭点头,将她的《小王子》取了过来。

对于这本书,贺东庭为了贺宝贝,曾经把它看完过。

只不过,他没再看第二遍。

因为,他看不懂。

贺宝贝翻开了书本的第一页,然后,认认真真的在书页中间写上了她和贺东庭的名字。

她的神情很专注,小手握着钢笔,一笔一划。

贺东庭在旁边看着,心里暖暖的。

终于,女孩儿写完了最后一笔。

“哥哥,好看吗?”

她开心的问道。

贺东庭低眸,看着上面并排的两个名字,点头。

“好看!”

他是认真的。

他贺东庭的子嗣,只能由宝贝所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