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46章 贺家宝贝(上)

贺家。

吃过午饭以后,贺宝贝上了楼,继续呆着书房里看书。

她看的是《小王子》,对于这本从小看到大的书籍,她总是百看不厌。

过了没多久的时间,她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紧接着,贺东庭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房门口。

她放下了手中的书,仰着脑袋,两眼希冀的看着男人。

这几天,他们在冷战。

上次她偷偷的跑了出去,结果被贺东庭知道了,男人很生气,当时还差点扬手打了她。

不过,他终究是不舍得的。

现如今,他们之间已经有两天没有说过话了,贺东庭甚至都没有回房睡觉,一直都是呆在客房里的,这让贺宝贝多少有些伤心,但是她又倔强,不肯主动的服软,因为,她觉得自己这样做没错,为什么哥哥要生气呢?

“先生,楼下有客人找。”

管家不知从哪里出现,恭恭敬敬的站在男人的身后说道。

贺东庭没有任何留念的转过身,去了楼下。

贺宝贝不高兴,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书。

她觉得,哥哥就是故意的!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等着贺宝贝把整本《小王子》都看完的时候,贺东庭仍旧没有上楼来。

她挺好奇的。

楼下那位,到底是什么样的客人?

这样一想着,她不由得从椅子上起了身,脚步轻轻的往楼下走了去。

“……噢,真是没有想到呢,原来贺先生也喜欢网球。那么,您平时都在哪里打球啊?”

刚下楼梯,贺宝贝便听到了一道女人的声音。

她心里一惊,赶紧躲到了旁边的盆栽植物后面。

只是,她的动静虽然轻,但依然难逃男人的耳朵。

贺东庭本是面无表情的。

但不知为何,他忽然微微一笑。

女人见状,几乎被这一笑给镊去了魂儿。

“贺先生……”

她呆呆的。

贺东庭看向她,双眸含笑,俊颜柔和:“我平时都在南郊的网球俱乐部里打打球,王小姐也喜欢网球?”

“是、是啊……”被称作王小姐的女人有些呆滞,她慢慢的点头,不自觉的竟然结巴起来:“我也、我也喜欢,不过、不过我都是在、在体育馆里练、练球……”

贺东庭点头。

“改日向王小姐请教。”

这个男人同样也是迷人的,平日里不苟言笑拒人于千里之外,可一旦温柔起来,更是要人命。

“好、好啊……”

王小姐点头,心中万般欣喜。

她又试探性的问道:“贺先生,您、您平时忙吗?”

“还行。”贺东庭勾唇,眸光瞥了眼不远处的植物盆栽,声音愈发的温和:“最近都不忙,怎么了?”

王小姐羞涩的低下头。

“我这里有两张芭蕾舞歌剧门票,不知贺先生是否感兴趣?如果、如果有空的话,不如,我们今晚就”

“好!”

贺东庭欣然应允。

王小姐惊讶的抬起脑袋,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曾听闻,贺家独子乖张冷漠,从来都是不近女色的。

可如今看来,恐怕也不尽然。

莫非,他对自己有好感?

思及这里,王小姐脸上的粉色愈发的浓郁。

“贺先生,您”

“小姐,你怎么在这里站着?”

管家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王小姐住了嘴,转头望了过去,却愣住。

只见,一株茂盛的绿色植物盆栽后面,慢慢的走出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她穿着白色的睡衣睡裤,上面绣得有粉色的小花朵,衬得她整个人的年纪特别的小。

她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她的脸很小,宛若巴掌那么大,皮肤如若凝脂白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就像是麋鹿般的楚楚可怜。

“小姐,你怎么了?”

管家站在女孩儿的旁边,手里还端着冒着热气的红茶,这是为那位王小姐而准备的。

“哥哥……”

贺宝贝缓缓的开了口,卷长的浓密睫毛,一闪一闪的。

“嗯?”贺东庭很平静的看着她。

贺宝贝抿了下唇,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她的一双脚上穿着毛茸茸的粉色卡通拖鞋,这是贺东庭带着她去超市里买的,是她最喜欢的拖鞋。

最终,她站到了男人的面前。

她很认真的看着他,粉色的唇,像是抹了唇彩似得,有些诱人。

“我们和好吧!”

她一字一句的开了口,大概是因为有些紧张,她的两只小手一直都是揪着衣摆的。

“贺先生,她是?”

王小姐有些惊讶。

她是经人介绍而来的,介绍人是贺东庭的父亲,那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早日结婚,开枝散叶。

所以,千挑万选之下,看中了王小姐。

据说,王小姐和贺东庭的各方面都很匹配,就连庙里的大师都说,此乃天作之合!

“哥哥,我们和好吧,好不好?”

贺宝贝再次开口说道,她的目光一直都是看着贺东庭的,对于沙发上的另外一个女人,她几乎是视而不见。

这让王小姐有些难堪。

“贺先生,她是谁?”

她不甘心的问道。

可是,贺东庭根本就没有理会她。

他一直看着贺宝贝,漆黑深邃的眸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地融化。

“好!”

他缓缓的点了头,嘴角的笑,更加迷人。

“哥哥!”

贺宝贝惊喜的喊了一声,张开一双小手就要扑进贺东庭的怀里。

男人抬了手,顺势就把这个小人儿给搂进了怀里。

两人相拥,旁若无人。

王小姐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贺先生,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并不认为,这个女孩就是外面传说中的那个被贺东庭养大的女孩儿。

因为,她听说,那个小女孩长得其丑无比,哪会是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小公主?

“她是我的未婚妻。”

贺东庭搂着贺宝贝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侧头看向王小姐。

他现在的心情很好,所以,连带看这个王小姐,他都不觉得再厌恶。

“什么,未婚妻?”

王小姐的脸色灰白,她像是有些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我听贺叔叔说了,你们不是已经解除婚约了吗?”

“解除婚约?”

贺东庭闻言,不禁眯眸,有些危险:“我怎么不知道?”

王小姐还是不相信。

“贺先生,她只是个小孩子,你们之间是不可能有”

“闭嘴!”

贺东庭呵斥,目光转为凶狠:“管家,送客!”

管家走了过来,冲着王小姐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王小姐咬牙,目光死死的盯着贺宝贝,过了两秒,忽然怪笑一声,拎着沙发上的皮包,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客厅里恢复安静。

贺宝贝坐在男人的怀里,两手抱着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脸贴在贺东庭的脸上。

她微微的歪头看着他,每一次眨眼睛的时候,睫毛都会轻轻地从男人的脸上拂过。

“东庭哥哥……”

她软软的出了声。

“嗯?”贺东庭低头看她,目光幽深。

贺宝贝咽了下口水,才道:“伯伯不喜欢我,是不是?”

其实,她是个内心脆弱的孩子,对于周遭人对自己的看法,尤为敏感。

这一点,贺东庭也是最近这段时间才发现的。

“不是的。”

男人开了口,解释道:“老头子是喜欢宝贝的,乖,不要乱想。”

贺宝贝蹙起小眉头,睁着水汪汪的眼,看着男人:“可是,伯伯为什么要让其他阿姨来家里?”

这个问题,竟让贺东庭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相亲这种事,他该如何解释?

当初,他和贺宝贝的婚约,老头子是一万个不赞同的,如果不是他非要一意孤行,并放言非贺宝贝不娶,那个老家伙岂会松口?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即使是松了口,老头子还是没有放弃给他找女人的想法,而这一次,竟然直接把人送到了家里,他和宝贝的家里。

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这时,贺宝贝的声音继续传来。

她仰着脑袋,一直看着男人,那双纯粹无邪的眼里,全是对男人的信任。

贺东庭的心里有些软,就像是要化成了一滩水。

“哥哥没有生气。”他说道,低头吻了吻女孩儿的额头。

对于这个丫头,贺东庭从来都是捧在手心里的。

纵然,她在很多时候都不听话,可不管如何,她都是他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块。

“真的吗?”

贺宝贝问道,小手抚上男人的脸庞,继续道:“哥哥真的没有生气?”

“没有。”贺东庭答道,收紧搂在女孩儿腰上的大手,继续道:“你以后想出去玩了,可以尽管给哥哥说,但是,你不能太贪玩,哥哥会担心的,知道吗?”

“嗯!”

贺宝贝点头,很乖巧:“宝贝记住了。”

对于前几天的那件事,贺宝贝一直觉得,童乐简直就是神了!

她不知道童乐是怎么处理的,总之,东庭哥哥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只以为她是贪玩晚归。

“哥哥……”

想到这里,贺宝贝又接着出声道,有些迟疑:“我、我有件事情……”

“嗯?”

贺东庭看着她,慢慢的抚摸着她的发,淡淡的笑:“说吧,什么事?”

“我……”

贺宝贝张了张嘴,有些羞涩,她趴到男人的肩头边,小声的道:“我昨天来大姨妈了,然后、然后不小心把床单给……”

在以往,她每次来信期时,都有贺东庭在身边帮忙。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男人还会为她更换卫生巾。

只是在昨天,他俩还在吵架呢。

贺宝贝笨手笨脚的,虽然把卫生巾给自己换上了,但是,她还是侧漏了,雪白的床单上一抹刺眼的鲜红,看起来特别的突兀。

贺东庭挺无奈的。

“行了,我会让佣人换掉的,别担心。”

他搂着这个小人儿,心里却在想,他的小家伙正在一点一点的长大,真好!

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期待,他呵护的这枝花骨朵,将要长出一朵怎样的花?

……

临近下午五点左右,贺东庭带着贺宝贝出门。

今天的天气不错,贺东庭打算带着这个丫头出门去吃饭。

贺宝贝的心情很好。

她坐在副驾驶里,自己给自己系好安全带,并且说道:“东庭哥哥,从现在起,我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了。”

“是吗?”

贺东庭看她一眼,一边启动引擎,慢慢的驱车上路。

贺宝贝继续说道:“我以后还会照顾东庭哥哥。”

这话,倒是让贺东庭有些意外了。

“为什么呢?”他问道。

“因为东庭哥哥照顾过我,所以,我以后也要照顾东庭哥哥!”

贺宝贝的声音很清脆,她很高兴,所以小脸上一直都是笑眯眯的。

贺东庭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话。

对于贺宝贝,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只要她呆在他的身边,其余的,什么都不要她做。

因为,他会替她做好一切。

轿车驶出了大院以后,顺着城区方向而去。

贺宝贝玩着男人的手机,过了会儿,她忽然抬起脑袋,问道:“哥哥,我们要去吃什么啊?”

“你想吃什么?”

贺东庭反问出声,目光注视着前方的道路。

他很少开车,除了跟贺宝贝出门以外,他几乎都会带着司机。

原因很简单,他不喜欢有别人在,成为他和女孩儿之间的电灯泡。

“我想吃火锅!”

贺宝贝开了口,笑嘻嘻的:“最好是鸳鸯火锅!”

“好!”贺东庭应允。

贺宝贝眨了眨眼,很好奇的看着男人:“哥哥,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好像很好说话啊?”

若是搁在平常,贺东庭是最不喜欢她吃火锅的。

“怎么,难道我平常很凶?”

“没……”

贺宝贝摇脑袋,偷偷地笑:“我喜欢哥哥,如果哥哥能够一直这个样子的话,那就最好了。”

她还是童心未泯。

贺东庭顺着她的话,点头:“好,都听宝贝的。”

贺宝贝变得安静。

她接着低头玩手机,直到男人的大手伸来,声音很柔:“好了,不玩了,我们已经到了。”

“啊?”

贺宝贝抬起脑袋,望向窗外。

她才发现,原来东庭哥哥都已经把车停到了停车场里。

“嗯!”

她点头,将手机还给男人。

只是,她有些小心和奉承:“哥哥,你的手机快没电了……”

她缩着脖子。

贺东庭看了眼手机,没怎么在意的放回兜里。

“走吧。”

他开门下车。

贺宝贝低了头,解开安全带以后,跟着下了车。

这里是某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男人牵着女孩儿,乘着电梯上楼。

只不过,他们碰巧遇到了熟人。

准确的来说,只是算是认识的人。

徐梦!

“嗨,贺先生!”

徐梦看到他们,主动的就走了过来。

她今天的打扮倒是中规中矩,漂亮的海蓝色连衣裙,画着淡淡的妆容,颇有几分校园风。

走近以后,她看着贺宝贝,又道:“宝贝,我们又见面啦!”

她是话中有话。

贺宝贝有些畏惧她,下意识的往贺东庭的身边靠。

男人发现了她的动作。

他眉头一皱,搂着贺宝贝就要转身离开。

贺东庭从来都是这样的,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他从来都是连目光都不屑给予。

只是,在这世上,有些人就是厚脸皮。

徐梦跟了上来,连连道:“宝贝,你忘记你上次答应我什么事情了?”

贺宝贝欲哭无泪,只要眼巴巴的揪着贺东庭的衣袖。

“没出息!”

贺东庭斥了句,停住脚,转头看向徐梦。

他气场强大,一个轻描淡写的眼神儿而已,便足以震慑徐梦这种徒有虚表的小丫头片子。

“宝贝答应你什么事了?”

他冷淡的开了口,连表情都没变一下:“说吧,我替她做!”

让贺东庭出手?

这不是拿命在玩儿么?

徐梦是有心没胆啊。

“没没没……”她连连摇头,惶恐不安:“我是和宝贝开玩笑的,贺先生,请您别太在意。”

“开玩笑?”贺东庭闻言,不禁冷笑一声:“宝贝性子单纯,难免会被有心人利用,而徐小姐是宝贝的朋友,贺某希望徐小姐以后在交际上,能够帮助宝贝认清是非敌友,不知可否?”

“是是是……”

徐梦点头,额上有汗液浸出。

贺东庭瞥了她一眼,搂着人离开。

徐梦看见人走远了以后,不由得舒了口气。

这时,徐梦的朋友们也走了过来。

“那个男人是谁啊,好拽的样子!”

“他?”徐梦听了,冷道:“他是谁不重要,关键是,那个小丫头!”

“噢?”

“她叫宝贝,虽然人傻,不过,倒真的是个宝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