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三三章 一笑一尘缘133

被帝和搂住的诀衣微微挣扎了几下,推不开他的身体,疲惫的心贪上了他的萨灵香,更贪上了他给的温暖,在他怀中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抱住了帝和的腰身。

受伤后无人关心的野兽会孤独的养伤或者死去,可被人疼爱的灵宠在受到伤害之后,无一不是向自己的主人撒娇求疼。谁人的伤不痛,谁人的骨不碎,坚强和软弱的差别只在于有没有人怜惜宠爱。无人问津的异度世界里,独来独往,不觉自己孤单,多少风雨,一人闯过,安然无恙,并无不安。然而此时,当初倾心爱慕的男子为她耗费心思,有他护佑身旁,有了守护神的她理应变得更加坚强才是,可却反而让她娇弱了紧。

帝和温柔的拥抱让诀衣的眼眶湿润,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滴落。她不喜欢爱哭的自己,不像她,更不是她,可在帝和的身边,被他疼爱得越多,她越无法像曾经的自己。

“猫猫,听好。”

帝和轻声的说道:“千丝金缕圣衣只有你能穿。它是你的,是我送给你的。世间圣洁之人,说的是人心。没人能说你不纯洁,你在我心里,是个无比干净的姑娘。我说你好,无人敢说你半句不好。”

“不要安慰我。雠”

帝和收紧自己的手臂,为何她还认为他在宽慰她呢?

“猫猫,真心回答我,在你的心里,是我好,还是圣烨好?”

诀衣想也没想的道,“当然是你。”

圣烨如何能与他相比呢?圣烨此人,如果不是这回意外,她永远不愿想起,而他,除却对所有人友善博爱之外,并无任何不妥之处,而且对她甚为照顾体贴,如果非要她说,除了他,她再没有受到过一个男人这般呵护和亲近。

没想到,帝和却道,“错了。”

“错了?”

诀衣不解的从帝和肩窝里抬起头,看着他,她不懂哪儿错了?

“猫猫,和圣烨比,我并不见得比他好多少。”他不愿意跟无耻的圣烨相比,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若要认真追究起来,他和圣烨一样坏,至少在对待猫猫的时候,没有像一个正直的君子一般守护她的清白。圣烨强迫了她,他其实也曾强迫了她,只是她对自己并没有嫉恨。霏灵山那晚,她中了红头蜈蚣的剧毒,他为她吸毒。那时,明明可以不用嘴,但他却选择了不齿的方式,过后回想,他瞧不起当时的自己,私心可恶的很。尤其是她体内的毒被清除后,他竟然过份的含住了她,她当时无力反抗他,让他得了逞。帝和的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歉意,“忘记了吗,我也欺负过你。”

“……”

是啊,他也欺负了她,可她却没有像讨厌圣烨那样讨厌他。

“你觉得我好,是真心的吗?”帝和再次问诀衣。

诀衣看着帝和,很认真的点点头。她确实觉得他很好,就算欺负过她,可他还是很好。当时他让她抽他耳光,一个两个……直到她心里的委屈和愤怒发泄出来。她能感觉到他当时的歉意,而且他救了她的命,她不会不记他的恩。

“可是在我看来,对你,我是个混蛋。”

他非要说他自己是混蛋她也不辩解,混蛋就是混蛋吧,当时确实挺混蛋的。

“猫猫,你觉得我好,我觉得自己是混蛋。你看,和你胡思乱想的猜测是不是一样的?”她觉得自己脏,可是在他看来,圣烨的事不会让她变得不圣洁,他觉得她很好,打心眼里的好。

诀衣心中感激帝和对自己的安慰,这事过去太久,如果是别人晓得这件事,她未必会像现在这样难过,可偏偏是他,仿佛将她最丑陋的样子撕开铺展在他的面前,让她无从躲藏。

见诀衣不说话,帝和又道:“虽然我是混蛋,但是我决心不做你的混蛋。”

“嗯?”

“等我渡劫后,再告诉你。”

惊闻帝和要渡劫,诀衣连忙问道,“你要渡劫?”

“何时?在哪儿渡劫?”

“为何要渡劫?”

“是因为我吗?”

诀衣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让帝和不知答哪一个,看着她,勾起了自己的嘴角。他以为自己渡劫要告诉她的事可能不会被答应,可见她这般紧张,说不准他的担心不会出现。

“你笑什么?”诀衣急了。

帝和越发笑得深了,“笑你很好看。”

“我好……”诀衣无语可说的看着帝和,她好看关他什么事,“说实话。”

“神尊当久了,不想当了。”

诀衣琢磨着,他不当神尊去渡劫,便是要……圣尊?

“你要成圣尊了?”

“不想吗?”帝和问。

诀衣反问,“你自己想成为圣尊吗?”

“自然想,才会去渡劫。”

诀衣认识帝和不是一日两日,在她还是珑婉时,帝和便是南古天的神尊了,那时的他完全可以渡劫成为圣尊,大家也都晓得,他就是圣尊帝和。可是,他一直习惯为神尊,悠悠哉哉的跟所有神仙们乐在一块儿,他的身份何其尊贵,但他又是何其的亲和。她那时便听闻,他入神尊位也并非心甘情愿,只是因缘巧合渡劫,入了佛陀天后,更多的人对他尊敬有加,可他却并不稀罕。在他看来,人心所向方为正大,与一个人的位份尊卑并无关系,品性上佳者,即可得到大家的喜爱。在其位,谋划的便要多许多,他好自由自在,不愿有东西束缚自己。不看重尊位的他,忽然厌倦神尊位了吗?

“真的想吗?”诀衣不相信的再问一次。

“怎么,我看上去不像认真的吗?”

诀衣道,“你是否认真我不知道,可我想你是真心想入圣尊大位才去渡劫的。”

帝和笑着用手指刮了诀衣的鼻梁一记,“真心。”

“什么时候去哪儿渡劫?”

帝和笑道,“尚且不清楚。”

他不多久可能要回异度世界,在那儿恐怕不能渡劫,他是不是有机会再次回来也不一定。现在只是心里想成为圣尊,之后便给她一场盛大的婚礼,把帝亓宫变成她的家,让她待在这儿再不觉得是一个外人,而是女主人。飘萝有的,幻姬有的,她一样也会有,作为她的夫君,他不会让她的风光比不上其他人。情圣的女人,必然要一场阔气非常的婚典。

“真不清楚还是又一次瞒着我?”

诀衣对帝和每一次要外出产生了怀疑,总担心他出宫又是为她做什么事。

“这一次,没有瞒你。”

诀衣还是有些不信。

“异度世界的事还没解决,我不确定何时才能安心去渡劫,你说,是也不是?”

帝和的话让诀衣恍然想起一直被她放在一旁的异度世界。是了,在那儿,还有没有解决的事,他们如今回天界是意外,说不定明天睁眼便去了异度世界。

“渡劫之后,你要对我说什么?”

帝和笑了,“秘密。”

“……”

一定要成为圣尊后告诉她?

想到自己给诀衣煮了安神汤,帝和搂着她坐在桌边,把玉碗端到她的面前,“来,喝了这个。”

“什么?”

“宁神汤。”

“我没事。”

帝和笑着将玉碗端了起来,亲自舀了汤汁喂到诀衣的嘴边。

“我……”

帝和打断诀衣的话,“猫猫乖。”

猫猫乖,猫猫竟然真的变乖了。诀衣微微张开红唇,喝下了帝和喂的宁神汤,暖暖的汤从她的嘴里流进了她的身体。曾经追逐的梦,在不经意间,出现在了她的身边。那个美梦,也许在他的温柔微笑里,也许在他为她熬的暖汤里,又或许在他亲手喂来的小勺中,不怕醒来的美梦才是真正的美梦,美得让她觉得不真实,那个以为遥不可及追不上的男子,触手可及。

窗外的风,轻轻的吹。

窗外的花,静静绽放。

窗内的他,暖暖的笑。

窗内的她,悠悠安然。

最美的,其实是最简单的,简单得只是他和她的每一次对望,每一次对她的照顾,每一次享受他给的温暖。花开的声音,你听见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