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27 两难抉择!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顿时让不少人脸色突变!

羽千宴眸色顿沉:“你说什么?” 那人被羽千宴身上突然散发出的威压镇住,下意识的浑身颤抖,然而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道:“陛下,北星学院和海涅学院……都叛变了!而且他们此时已经派人围堵皇宫了!”

这对于现在的羽千宴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羽千宴双手负于身后,紧握成拳,向来淡漠的脸色之上,瞬间闪过几分如刀锋般的凛冽杀意。

这里面,肯定被人动了手脚!

其实四大学院声名显赫,收的学生也都是来自大陆的各个地方,虽然四大学院都在奥斯帝国帝都,但是其实和奥斯帝国本身并无什么密切关系。

奥斯帝国平素不会过多搀和四大学院的事情,四大学院也不会将自己规划为奥斯帝国的范畴之内,双方可以算是合作的关系,彼此尊重,也彼此包容。

虽然四大学院一般会比较尊重奥斯帝国的一些意见,其实他们自己并不会真的将奥斯帝国当做自己真正的归属。

这之间的关系,已经维持了几百年的时间,从未出过问题。

四大学院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总是站在中立的立场,无论三大帝国之间的关系如何,他们从来不会搀和其中。

在学院之中的任何人,如果想要搅合帝国之间的关系,那么也只能先离开学院,而且也只能代表自己的观点。

其实四大学院里面,难免有权臣甚至皇室的弟子,甚至连羽千宴这样的身份都是伽陵学院的一份子,更何况其他。

学院并不会阻止他们去维护自己或者家族的利益,但是那都是学员自己的事情,学院从来不会过多参与,他们通常会将自己的立场表达的极为清晰,坐看纷争。

所以,当两大学院都选择站在对立面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

海涅学院,北星学院…。

他们居然选择在这样的时刻,和奥斯帝国对抗!

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凤长悦眉头紧锁。

伽陵学院有她坐镇,自然是不会莫名其妙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按理说,她作为伽陵学院的现任院长,其实不应当这样正大光明的站出来,毕竟她的行为,在外人看来,就是伽陵学院的态度。

她今天帮了羽千宴,就意味着整个伽陵学院都是站在羽千宴这一边的。从此伽陵学院和奥斯帝国的命运也算息息相关了。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站出来,究竟意味着什么,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但是她却仍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样做。

因为无论是她,还是伽陵学院,的确欠羽千宴的!

他们之前被围攻的时候,遭受那么多攻击,几乎没有人站出来帮他们,但是羽千宴却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帮他们。

或许会有人说,羽千宴是伽陵学院出来的人,自然向着他们。

但是其实,但凡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其实羽千宴和伽陵学院的情分,并不是十分深厚。

他虽然号称在伽陵学院学习,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历练,在学院之中的时间,着实可以数的过来。

最关键的是,当时伽陵学院的状况那么危险,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他们的敌人不好招惹,任何人帮他们,都相当于将自己也置于同样危险的境地。

可是羽千宴丝毫没有犹豫,就下了那样的一连串的命令,为伽陵学院做了太多。

要知道,他现在已经不是奥斯帝国那个淡漠冷清,随性自由的三殿下。

他现在是奥斯帝国的一国之主!

他站在最高的位置,拥有最强的全力,却也承受着最重的责任!

他的一言一行,都会被无限放大,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帝国的意志!

但是他却依然选择了那样做,不管那样会被多少人指责怀疑。

不过半天时间,就让先皇退位,自己登基,同时下达一连串的指令。

他不知压下了多少不平和怀疑的声音。

虽然她不知道,但是却也猜的出来,羽千宴这段时间,面临多少压力。

而这一切,他从来都没有说过。

其实说实话,他现在已经相当于脱离了伽陵学院,而且之前他做的很多事情,也早已经偿还了伽陵学院的教导恩情。

任何人站在他那个位置,都会无比艰难。

他就算是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有做,也无可厚非。

但是他还是做了。

凤长悦清楚,这是伽陵学院欠他的。

所以,今日,她势必要站在这一边!

然而她也没有想到,海涅学院和北星学院,竟然会在这个紧要关头,做出这样的选择!

要知道,四大学院都是传承已久,不可能没有任何原因的突然选择离场。

她有她的理由,那么那些人,也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借口!

她脑海里忽然闪过之前季明城在跟她说那些话的时候,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

显然,他早就知道些什么!

她原本以为,他不过是知道有人要攻击奥斯帝国,趁势谋杀羽千宴,却是没有想到,海涅学院居然在这里面也掺了一脚!

而且,还有北星学院!

等等!

她心里蓦地一沉,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然看向羽千宴!

果然,羽千宴眸色沉沉,停顿了片刻,便沉声问道:“四公主呢?”

羽步雨!

凤长悦这才想起,羽步雨是在北星学院的!

如果北星学院突然选择叛变,围攻奥斯帝国,那么…。最方便的一个办法,自然就是挟持羽步雨!以此威胁羽千宴!

那个人显然也是才想起来这个问题,当即出了一身冷汗,脸色都白了——

“陛、陛下…我们的人尚且没有来得及去查看,只是先前觉察到两大学院不寻常的动静,所以急忙来报,四公主…。四公主她…。” “立刻派遣人手,务必将她救回来!” 羽千宴立刻下令,随即手腕轻转,比出了一个手势。

这个动作并不明显,但是一直在看着的凤长悦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想必是在命令暗中的人也去救援了。

她知道奥斯帝国皇室有着一股极为隐秘而强大的暗卫守护,现在看来,这些人已经完全被羽千宴掌控了。

而这样的紧要关头,他依然毫不犹豫的将暗卫派出,去搜救羽步雨了。

她心中微动。

其实她也曾经见过几次羽步雨,但是因为每一次她都有事情,所以其实并没有十分注意她,但是伴随在骨子里的习惯还是让她暗中记住了羽步雨的很多细节。

比如她虽然天赋不错但是绝对不可能应付太多危险,因为她就是被宠爱大的一个真正的公主,虽然天赋很好,但是显然一直跟着中规中矩的教导,并没有经历过十分危险的训练。

自然,也就不可能有着极强的应变能力和真正的生死间的战斗力。

如果这样的羽步雨遭遇危险,那么她自己逃出来的几率,几乎是没有的。

再比如她对羽千宴逐渐变化的态度。

一开始她很明显是对羽千宴充满尊敬和敬畏的,虽然是自己的亲哥哥,但是显然因为羽千宴的性格极为冷淡,所以就连活泼的羽步雨在他面前也总是有些拘谨。

还有误解。

她记得很清楚,进入照壁阁那一次,羽千宴就因为不允许羽步雨进去,让羽步雨极为不满。

虽然最后羽步雨选择了放弃并且离开,但是显然,那时候她已经对羽千宴有了误会。

凤长悦当时虽然没有十分在意,但是却也是留了心的。

按照羽千宴的性格,他那时候没有解释,现在更加不会。

虽然他心里,的确是非常担忧羽步雨,但是他总不会表现出来,反而让人误会。

尤其是,被这样对待的羽步雨。

北星学院既然选择如此,那么必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他们必定早早就做好了相关的准备,才有了今天的计划。

而这个计划里面,想必,羽步雨也是重要的一环!

她再次看向羽千宴的时候,却见羽千宴已经收了表情,转身面对那些正虎视眈眈的人了。

一般人看去,或许会以为他不过是随便打发了人去救羽步雨,实际上,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已经将自己身边的力量都派遣去了。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样隐忍。

而此时,天空之上,小白和小彩的战斗也都进入了白热化。

小彩死死的纠缠着那个人,双翅不断震动,每一次出击,势必洒下一片极为锋锐危险的彩色冰凌!

而那个人虽然一直灵活的躲避着,没有真正被小彩的攻击打中,但是却也一直无法脱身,被死死的纠缠住。

每当他想要甩开小彩的时候,小彩就会用更快的速度飞到他想要逃跑的方向,再次发动攻击!

它身上的能量,仿佛用不完一般!

于是,这一片的天空,只见一片璀璨光华,两道影子在里面不断的相互纠缠,你来我往。

而小白那边,则是看的更加让人凌乱。

因为…。根本没有人可以看清小白的动作!

本来是这群人里面,地位最高实力最强的竹见,原本以为就算这厮一只九级魔兽,甚至是神兽,他也不会畏惧,可以用几个大招将它彻底解决,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小东西根本不给他出手的机会!

小白像是一团看不清的白色闪电,在竹见的身上来回窜动!

竹见纵然灵力雄浑,实力超群,面对这样的无法下手的困境,也是毫无办法!

他想要抓住那个在身上来回窜动的小东西,却总是慢上一步,以至于他像是身上有了什么东西在疯狂的挠痒痒一样,极为狼狈,却也依然没有抓到小白。

身后的人都是他的手下,见到这样诡异的场景,竟也都是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不过,碍于竹见的威压,还是没有人敢真的出声的,顶多在心里忍住笑,脸上依然摆出一副严肃阴沉的神色。

毕竟这样的场景,可是百年难遇啊!

而在其他人都在神色各异的看着的时候,却是没有人知道,此时的竹见,看似可笑,实际上身上却不断的传来剧痛!

那是被撕裂的痛楚,好像有什么利器将自己的皮肉狠狠撕开,而还没来得急为腿上的疼痛叫出来,下一刻就被胸口的疼痛弄得倒吸一口冷气。

小白的速度快,下爪子的速度更快!

于是,没过多久,竹见就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已经快要疼的麻木了!

他心里当然是既惊又怒,惊的是,自己分明已经是灵宗,*防御能力已经是极为强悍,而且分明还有着灵宝护体,但是这样坚硬无比的防御,在那小东西的爪下,却好像豆腐一般被轻易的切割!

它的爪子不知是什么做的,竟是那般锋利!

否则,依照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被这样轻易的破开防御!

他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血肉被割裂是什么时候了!

他自己也知道现在的自己看上去肯定十分诡异,甚至可笑,但是他也的确是没有办法!他总不能对着自己的身体出手吧!

按着那小东西的速度,他出击,极大可能是让那小东西逃了,自己却打中了自己!

那样的场面,他想一想就觉得一阵恶心!

他之前尝试召唤灵力铠甲,但是刚刚出来,就被那小东西给狠狠的抓了一下,那力量直接撕裂铠甲,抓破了他的皮肉。

那一刻,他就知道今天绝对踢上铁板了。

且不说那个少女,就仅仅看这小东西,他想要将它完全制服,都是很难!

其实如果真的打起来,这小东西未必有很强的实力,奈何这一身极致的速度,还有那锋利无比的爪子,实在是让人无可奈何。

竹见心里简直要憋屈的要死,眼睛都变得猩红,可见心中躁郁!

而此时,先前竹见和羽千宴碰撞的两股力量,在激烈的彼此吞噬交锋之后,也终于完全爆发开来!

凤长悦的射天箭,陡然升至半空!

上面凝重华贵的紫金色箭头,划破天空,在周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黑色沟壑,挟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射向竹见!

正在和小白死死纠缠的竹见陡然抬头,就看到一朵紫色的花朵,带着绝对强大的威压,朝着自己碾压而来!

天空上弥补的阴云,都被它强烈的力道强行分裂开来,流淌下一片日光,照在上面,一片光辉!

竹见心头几乎如同火烧,而后终于猛的仰天长啸!

“啊!” 雄浑的嘶吼声顿时响遍天空!远远传递开来!

不少人立刻捂住了耳朵!满脸惊惧的看着他!

他这一声,是携带了灵宗威压的!

然而纵然众人反应都不慢,却依然有不少人都被这一声给镇住,体内的灵力顿时暴乱,一口血猛的喷出!

不少人的脸色,立刻变得低迷了不少,显然这一击,的确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然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竹见在仰天长啸之后,身体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变化!

他的臂膀突然变得极为粗壮,整个身体都似乎猛然变了一个人,肌肉凸起,力道悍然!

甚至连他身上的衣衫,都因为这突变而被撕裂开来!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雄壮的几乎如同猛兽一般的身体!

而他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阴鹜变为凶狠,仿佛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般,充斥着浓重的阴狠气息!

而在他身体突然发生动静的那一刻,小白就已经极为明智的后退,落在了凤长悦的肩膀上。

此时看到竹见眨眼变成了这个模样,它顿时极为嫌弃的扔了一个白眼——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怎么这年头,随便什么人都喜欢在战斗的时候变身?

而且还这么难看!真是污了眼睛!

凤长悦感知到小白的情绪,黛眉微挑:“小白,你看,他和你一样,喜欢变身呢。”

“!” 小白顿时炸毛——这一样么?这能一样么?这有可比性吗? 它那可是本体的变身!何等威武雄壮!哪里像这个丑八怪,竟然变得这么个形状!真是难看的要死!

小白翻了个白眼,心里满是不屑,愤愤在心里道:“主人,这怎么一样?你看他,这能看吗?他这只不过是因为修炼了某种武技才会这样的!其实,某种意义上而言,和通过特殊的办法,短暂提升自己的秘法差不多,但是我那可是不一样啊!我那是本体啊!主人!” 小白越说越生气,瞪大了圆溜溜的黑眼睛,爪子抓着凤长悦肩膀,恨不得趴到她耳朵上。

“主人!我可是不一样啊!我那么好看!那么威猛!那么……” 凤长悦一瞬间有了扶额的冲动,她为什么要随便调侃这一句…。她说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说这个……

然而小白的怨念还是十分厚重,说道最后甚至委屈的不行:“…。我那么好看,那么威猛…。”

“小白,你能感觉出来,他到底是什么地方来的人吗?” 凤长悦的话,顿时将小白的注意力转移,它一愣,而后拖着腮帮子仔细思考起来,眼神从实力还在不断上涨的竹见身上扫过去,想了想,有些不确定:“我也感觉不出来…。不过看样子,好像修炼的武技,都十分阴郁…。好像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帮派…。” 凤长悦点点头,眸色微沉。

其实她也感觉出来了。

虽然这些人掩盖的很好,但是当灵力疯狂的运转起来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子无法掩饰的阴冷。

像是驱之不散的阴影一样,始终伴随在灵力奔涌的周围,时隐时现。

这就证明,那些人的灵力,或者武技,的确是有问题的。

她精神力比其他人的境界都要高,而身上还有着神火,对这样的东西,感知能力明显要强上不少。

她其实之前也发现,好像神火对于那种极为阴郁的力量有着天然的攻击力,而之前,她也不止一次的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但是当时,她见到的是如同黑色雾气一样的力量,而现在,则是见到了一群隐约有着类似力量的人。

虽然还不能确定,可是她心里,却还是下意识的将这些东西都串联了起来。

她想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着什么联系。

小白在说过自己的判断之后,显然也想到了凤长悦心中所想,也陷入了沉默。

其实它知道,凤长悦还有没问出口的问题。

她其实想要知道,它是不是了解有这样力量的势力存在。

毕竟凤长悦也知道,它存活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小白闭了闭眼睛,却是没有说话。

凤长悦也知晓了它的意志,不再勉强去追问。

虽然未知,但是她心里倒也不是十分担心。

看样子,小白的确是有所了解的,而且能让小白采取这样的遮掩态度,毫无疑问,对方必定是极为强横的,以至于小白不愿说。

它是想等她有足够的力量了,再告诉她。

她无比理解小白这么做的原因。

在自己实力足够强之前,一定要学会隐忍。

然而,如果对方欺负到头上,自然是不必再忍!

她向来不是任人欺负的,如今,虽然她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却也容不得对方这样欺负到头上来!

既然来了,那就战!

咔!

她脑海中,这些念头都不过是眨眼之间闪过,而竹见此时,也终于完全变了另外一个样子!

他身上的肌肉夸张的鼓起来,青筋几乎暴起,衣服已经破碎不堪,而他的肌肤之上,则是不知何时,被覆盖了一层血红色的铠甲!

说是铠甲,其实也不过是一层极薄的覆盖在他身上的东西罢了,看着倒像是软甲一类的东西,极为紧密的贴合在他的身上,仿佛坚不可破。

而纵然如此,原先那些被小白抓烂的痕迹,有一些还是十分明显的。

不少人看到的时候,都是脸色一变。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只小小的魔兽,居然也有着这样的战斗力!

那根本不是一般的爪子啊,那是钢筋铁骨啊!

看看那身上的伤,就可以想象,当时有多么狼狈啊!

当下,有不少人的眼神都是变了变,看向小白也变得谨慎小心了许多。

而竹见也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心情更加糟糕,心底的躁郁几乎让他恨不得当下就将那小东西给狠狠撕碎!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打算这样做的。

他猩红的眼睛,突然盯住了小白,好像下一刻就会扑上来!

凤长悦眉间微蹙,上前一步。

双方剑拔弩张,气氛一触即发!

然而小白却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状况,安安静静的蹲在凤长悦的肩膀上,抬起下巴,斜睨对面的竹见,而后龇了龇牙,伸出爪子——

轻轻弹了弹。

一道血丝被扯了出来。

那显然是竹见的血肉,竟是被它扯了下来,卡在了爪子缝隙中……

小白满脸嫌弃的将那血丝弹到了地上,眼睛里的鄙夷和不屑,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现场鸦雀无声。

小白却是弯了弯眼睛,爪子摊开,大尾巴一抖——

全身上下,都在表达着对竹见的鄙夷!

凤长悦和羽千宴身后,城墙上站着的不少人,见到这一幕,先是傻眼,而后就乐了——

这小东西未免也太有灵性了!

而对面的人,则都是一片死寂。

竹见气的浑身都几乎发抖,下一刻,他忽然动了!

而此时,在众人头顶之上的两团能量爆发,强大的能量余波也朝着四周扩撒而去!

竹见之前的那拳影几乎立刻溃散开来,而羽千宴的那一击,也同时完全消散开来!

轰!

下方的地面,受到强大的力量挤压,再度连连坍塌!

原本平整宽阔的道路之上,立刻出现了无数巨大的深坑!

原本皇宫外面的地面,也是由极为坚硬的黑石所铸,但是当面对这样的攻击的时候,也是立刻崩裂开来!

幸好是因为在皇宫附近,并没有什么普通人,广阔的地面发生这样的塌陷,虽然动静极大,但是好歹没有造成极大的人员伤亡。

而下一刻,在竹见即将出手的时候,凤长悦之前射出的射天箭,却忽然穿透了那碰撞的中心,朝着竹见的眉心而来!

竹见原本就注意到了那射天箭,抬头的瞬间,只觉得下一刻,那紫色的箭就会刺穿自己!

他一声怒吼,不退反进,庞大的身躯朝着前方迈去!

虽然是在半空之上进行的战战斗,他是踩在空中,但是却依然让人感觉到这一脚极为厚重!

而当他迈出一步,同时双臂交叉,挡在身前!

两道银光闪过!

铿!

利器相撞的声音格外清晰,然而产生的震颤却依然让人震惊,不少人再度受到波及,纷纷脸色一白,连忙运转灵力抵御!

而半空之上,凤长悦的射天箭,果真是和两个交叉的棍棒死死撞击到了一起!

那两根棍棒通体呈现黑色,大约有人的小臂那么粗,长度大约三寸,远远看去,就让人感觉到一股无法忽视的沉重感!

一股沉郁压抑的感觉,从那两根棍棒之上散发出来!

那通体看起来呈现黑色的棍棒,在刚出现的时候,就引起了凤长悦的注意。

她几乎是立刻,就觉察到了那棍棒里面蕴含的极为沉重压抑的力量。

那种感觉让人十分的不舒服,但是当二者撞击的时候,射天箭被阻拦的一瞬,她心里却又再度忍不住生出一股极为热切的战意!

那种感觉就像是遇到了劲敌一般,充满了嗜血的杀意!

自从上次伽陵学院一战,射天箭晋级突破,她还一直没有使用过,今天第一次用,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当这东西出现之后,她才觉察到不同!

就是射天箭似乎比之前拥有更加灵活自主的意志!

之前射天箭和射天弓,虽然是天阶灵宝,而且因为有娃娃的存在,她花费的精力要少的多。

很多时候,她和娃娃心意相通,就可以很好的掌控射天弓和射天箭,让它们发挥出更好的力量。

而现在,她才发现,突破之后的射天弓和射天箭,竟是比之前更加的自由灵性!

当然,这种自由和灵动,其实也是在凤长悦的控制之中的,只是她明显的感觉到,它们的战斗意志,比以前更加浓重。

但是这种自我意志,又不会脱离凤长悦,反而是在她心念动了之后,才会开始完全的攻击!

凤长悦觉得,那战意,几乎都将她自己点燃了!

她盯着射天箭,心中的杀意已经如同烈火般燃起!

而竹见在看到这样的情形时,脸上却是浮现了极冷的笑容。

“灵宝倒是不错,可惜…。你自己实力太过差劲,再怎样都是白搭!” 他看的出来,那是天阶灵宝,这样一个不知身份,看着极为普通的少女居然有天阶灵宝,也的确超乎他的想象,但是,也不过如此了!

“受死吧!” 竹见的声音沙哑无比,带着歇斯底里的愤怒和杀意,铺天盖地而来!

那两根棍棒,一根死死的抵着射天箭,一根则是忽然凌空抽飞,而后从上方狠狠打下!

看样子,竟是想要将射天箭从中砸断!

凤长悦见此,嘴角微勾,眼角眉梢具是冷意。

铿!

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竹见脸上的笑容,在看清眼前的一切的时候,顿时僵住。

只见半空之上原本僵持的双方,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终于再度冲击!

然而,竹见原本以为将射天箭砸断的场景没有出现,反而是自己的那一根棍棒,在即将落下的时候,居然被突然改变了方向的射天箭穿了个透!

从下到上,一瞬而过!

那原本坚硬无比的黑色棍棒,立刻出现了一个窟窿!

因为速度极快,所以那洞边缘极为光滑,但是因为携带的力量也十分强大,所以,下一刻,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之中,那被击穿的棍棒,竟是陡然破碎开来!

射天箭却是趁此机会,再度冲着第二根而去!

竹见咬牙,立刻召唤回了自己的灵宝,死死的握住,原本就已经有些变形的手掌,此时更是青筋暴起,看样子,竟是想要将那东西握碎。

竹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少女的箭虽然是天阶灵宝,但是他的也是接近天阶的灵宝啊!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地被直接秒杀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灵宝足够坚硬,足够强大,却不想对方只是出了一招,就直接毁了自己的!

他终于抬眼,仔细的看向凤长悦,目光卒郁,上下打量。

看起来不过是十几岁的年纪,却已经是一星灵宗,而手上的灵宝,更是难得一见的天阶灵宝。

似乎是觉察到了竹见的目光,凤长悦抬起眼睛,漆黑的如同暗夜星辰的眼眸,平静的和竹见对视。

那一瞬间,竹见以为自己看到了一片深沉的莫测的海洋。

他心中一凉。

他从未见过一个少女,会有这样平静而强大的眼神。

那里面的平静,不是无知的无畏,而是见惯了风浪的容和,那里面的淡漠,不是事不关己的自私,而是知晓了世事之后的淡然。

这样的一个人…。

怎么可能是原本想的那么简单的少女!? 这样的资质,或许可以和那位相提并论了!

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竹见随即就清醒过来,心里的情绪尚未平息,但是不知为何,他却是转开了目光,死死的皱起了眉头。

那个少女的眼神…。似乎让他的心里不断的冒出不安来…。

可笑!

他猛的在心里给自己敲响了警钟,暗暗嘲讽自己居然会害怕一个黄毛丫头!

她再厉害,境界在这里,也不可能越级战胜他!

何况,他今天的目标——是另一个人!

凤长悦看到竹见短暂的停顿,而后视线发生转移,立刻猜到不好,身体比脑子更快做出反应,瞬间飞出!

果然,竹见的身影,忽然消失在她的眼前!

与此同时,一股威压陡然降临!

凤长悦心中暗惊,没想到这个人的实力,居然比想象中的更加强悍!

她想要追踪而去,但是却因为那瞬间倾泻而下的威压而有了片刻的愣怔,一时间竟是连她也无法判断,竹见到底在哪里。

她只好凭借直觉,冲着羽千宴的方向飞去!

然而下一刻,她就觉察到有一股极为阴冷的力量,朝着她丹田而来!

她正要反击,身体之内的神火已经疯狂的涌动起来,然而却有一个人,比她更快!

她只感觉有个人忽然拉住她的手腕,她下意识要挣脱反击,等意识到那是谁之后,才将自己手中的力道卸去。

羽千宴一手将凤长悦拉到身后,同时一指点出!

“惊澜指!”

他的手掌格外的白皙,骨节分明,一指点出,分明是极为平静的动作,却在点出的一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知他到底等待了多久,才会在悄无声息之中,将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到了这一根手指之上!

凤长悦虽然在他身后,却也是看的分明,他那手指之上,隐约有冰蓝色的光闪耀,而后,轻轻探出!

如同点在了平静无波的湖面之上,又像是点在了稀松整洁的积雪之上。

漫无声息。

下一刻,却是情势陡变!

在这一瞬间,如同波澜不惊的湖面,突然飓风将至!掀起滔天的波浪!又如同平滑干净的积雪,忽然力量暴起!洒落漫天雪花!

凤长悦心中也是难掩惊讶,她没有想到,之前羽千宴一直没有动静,原来是一直在等待这样的致命一击!

而且……羽千宴显然也早就晋级为灵宗了!

甚至,他身上隐隐的能量波动,已经不是一星灵宗可以拥有!

之前她虽然在战斗,但是她对于周围环境,向来极为敏感。任何人有着什么动静,她都会极为细致的觉察到。

但是这一次,居然连她都没有注意到羽千宴的动静!

只等他这一击,匍匐已久,骤然而起!

她不得不承认,或许羽千宴的境界,已经超过了她!

而她也是靠着神火的吞噬才晋级这般迅速,羽千宴…。可以想象,他这一年时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练!

而这些想法,也不过是眨眼时间就从凤长悦的脑海之中闪过。

而这边,在羽千宴探出那一指之后,周围果然像是突起波澜一般!

天空之上密布的阴云,似乎在轻微的流动,似乎被这力量影响,而后从那手指之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冰蓝色的光芒,直指向天!

于是,整片天空,终于裂开!

无数阴云从中间的位置,朝着四周不断的飘散!

一片澄澈的天,陡然出现!

而随着那一片澄澈明亮天空的出现,一道道的光彩,忽然洒下!落在竹见的周身!

像是瀑布一般,从天而降!

竹见一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要躲避,但是他动作虽然快,却也还是没有完全避开!

于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光刃形成的牢笼,顿时将竹见困死在其中!

周围的能量,澎湃而起,不断的朝着中间涌去,一次次的拍打在他身上!

这一幕,几乎是让所有人都看呆了眼。

便是凤长悦,也在心中对羽千宴的实力,再度审视。

身后的将士们在短暂的愣怔之后,终于爆发出一阵欢呼!

“陛下万岁!” 虽然还没有胜利,但是羽千宴这一出手,却是让他们看到了曙光!

原本在看到那些人的时候,他们心中也是有些担忧的,毕竟对方看起来极为强悍,但是羽千宴这一下,无疑是一针强心剂,让他们都重新燃起了信心。

不管怎样,都多了几分希望!

而几乎在出手的同时,羽千宴就松开了凤长悦的手。

他侧脸一片冷静沉凝,眸色依旧带着最为疏离的神色,淡漠不容亲近。

凤长悦顿了顿,唇角微扬:“多谢。不过我是来帮你的,不是来给你添麻烦的。”

所以,之后,不必再这样出手相助。

最后这句话,凤长悦便是不说,羽千宴也明白。 羽千宴这才回头看向她,眸子里一片波澜不惊。

“那是你的事。”

而出手帮她,是他的事。

彼此各不相干罢了。

而正在此时,忽然一道极为嚣张尖利的声音传来!

“羽千宴!若是想要你妹妹的性命,现在就斩下你自己的右臂!”

------题外话------

真是悲伤,电脑出问题了,很多打不开,这个还是传到手机上传的,哎哟喂想要万更怎么这么难?伐开心,要抱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