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41 入海!惊动!

相对于后院顾七几人的相会,那袁绍等人此时却是心焦不已,本来还想着找不到百目灵鱼的鱼目就从顾七身上下手,可现在又来了那两人就更让他们处于劣势了,他相信,只要他们敢对顾七再动手,别说是他们了,这是这整个城主府只怕都难逃一劫!

“大长老,眼下你看应该怎么办?他们那边还没有那鱼目的消息,这时间却一天天过去,若是到时找不到那鱼目给她,那我……”他后面的话没说下去,但那苍白的脸色,掩不住的心焦却是谁也看得到的。

那一旁的大长老沉思着,抚着胡子想了想,好一会才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的道:“这样吧城主,我去那岭北医怪那里看看,也许他会有那百目灵鱼的鱼目也说不定。”

“岭北医怪?那个变态老头?”听到那四个字,袁绍的脸色变了变,道:“大长老,想从那个变态老头手里拿到东西可不容易,你、你真决定要去试试?”

不是他大惊小怪,而是那个岭北医怪有着变态老头之称,那人住在岭北山林中,是一炼丹师也是一医药怪才,却又经常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想要上他那里求药或者想请他帮忙什么,他不要你的金也不要你的银,只要你给他当试药的药人,而且,还得求药的人亲自当药人。

虽然不会死,但大多却是脱了层皮才能从他那里拿到东西,也正是因为这样,就算知道那是个医药怪才,这北地之的人也只将他称为变态老头,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是没人想上他那里去的。

大长老看了他一眼,顿了一下,道:“我是这样打算的,你跟我一起去,先问问他有没那百目灵鱼的鱼目,若是没再我是想再请他给你看看能否解了你体内的毒,顾七虽是医毒厉害,但那岭北医怪也不差,而且,像他们这种人若是碰到没遇见过的毒物之类的也会有研究探查的心理,我们也可以借由这一点让他帮你解毒。”

“可……”袁绍仍有些犹豫,虽知他说得不错,但一想到那个变态老头折磨人的手法他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见他面带犹豫,大长老沉下了声音,语气深沉的道:“城主,你应该知道这是没得选择的选择了。”

见此,他一咬牙,应道:“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既然要去当然越快越好,而且,不能让那顾七他们发觉,我们要走得悄然无声才行。”大长老说着,沉思了一会,道:“城主,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出去安排一下,等会就走。”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师兄,我也陪你一起去吧!”一旁的妖媚女子说着,上前挽着他的手。

“不,你得留下盯着顾七他们,如果全走了谁来跟他们周旋?有大长老陪我去就行了。”袁绍沉着脸色说着,又低声对她交待了几句,并将这城里调动人马的令牌递给她。

拿着手中的令牌,妖媚女子目光微闪了下,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师兄放心,我会帮你看好这岭城的。”手掌合起握住了手中的令牌,慢慢的敛下了眼眸。

因顾七在他身上下了药,也不怕他离开,因此,他们的离开并没引起顾七的注意。反倒是在次日之后,风逸和碧儿见留在这里那些人也没能找到那百目灵鱼的鱼目,便商量着三人一起去北海看看。

“去北海?”顾七听到他们的话后,沉思了一会,点了下头:“嗯,也行,有你们俩在身边做什么事也方便一些,而且,那深海底的黑灵泥也必须下了海才能寻到,这事我们到了北海再商量一下怎么做吧!”

“姐,那我们现在就走吧!”风逸上前扶起她,让她的手挽着他的手臂,语气认真的道:“姐,你眼睛看不见,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当你的眼睛,那百目灵鱼的鱼目和黑灵泥我一定会想办法弄到的!”

听到这话,顾七微微一笑:“姐没你说的那么没用,这一路我还不是就这样走过来了?放心吧!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我神识很强大,精神力也很好,就算是应敌对战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嘻嘻,那是,小姐就是最厉害的!”碧儿笑盈盈的说着,来到她的身边道:“小姐,灵德师叔已经去了上界,我和少爷也打算不再回宗门了,以后,我们就跟着你一块历炼吧!你以后可不能再随便将我们撇下了。”

“行了,还不快走。”顾七轻笑着,手一招,在外面飞了一圈的丫丫便回到她的肩膀上站着。

一行三人一鸟出了院子,就见那外面的安瑶站在那院外一旁,见此,碧儿没什么好气的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安瑶看了看顾七他们三人,目光在风逸的脸上微停留了一会,见他神情淡漠仿佛不认识她一般,不由的有些黯然,别开了眼微低下头道:“你们要走了吗?我、我送你们吧!”她一直守在这外面,他们说话没顾忌什么,她也都听见了。

“不用了。”顾七淡声说着,道:“你就跟你那个师兄说,若找到鱼目可以到北海去找我,若是找不到,呵呵,我下的那药也足够他受的了,便饶了他一命,叫他以后少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下次见了他我一定会取了他狗命。”

看着他们三人离开,安瑶不敢拦着,也不敢跟着,直到他们三人的身影出了后院往前院大门而出,才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

“他们走了?”不知何时站在后面的妖媚女子扭着水蛇腰缓步走了出来,妖媚的眸光朝那前方扫了一眼,见已经不见了那三人的身影便收了回来落在安瑶的身上,上下的打量了她一下后轻笑出声。

“呵呵,小师妹,还真没看出你对那叫风逸的小子还挺长情的啊!”她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条丝巾在面前轻抚了下,手指把玩着,低低的笑道:“只可惜,咱们这种人跟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别忘了你是从媚宗出来的人,男人于我们而言就是练功的炉鼎,若是用了情,动了真,那可就麻烦了。”

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站在那里垂眸不语,妖媚女子再道:“更何况,像他们这种世家大族,可不是咱们这种女子进得了的,你还是趁早收了心吧!情情爱爱那些东西都是没用的,只有权力,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师姐,难道你对师兄也不是真心吗?”安瑶突然开口问着。

“呵呵。”妖媚女子妖娆的一笑,眸光流转间带着妖媚之色,只见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轻笑,没有直接回答,却是道:“你往后就会知道了。”说着,便转身扭着水蛇腰离开。

顾七三人出了城主府,因天寒地冻的关系他们没有御剑而行,而是以马车代步,三人坐在马车里喝酒聊天吃着东西,车厢一旁还有暖炉,让整个车厢里都一片的暖洋洋。

在一路的聊天说笑之下,时间过得倒也快,傍晚时分他们一行人便进入北海边境。

马车里的顾七微侧着脸向着车窗之处半敛着眸,似乎在想着什么,又似乎感觉到什么,眉心微微一挑,又恢复如常。

“姐,怎么了?”一直注意着她的风逸见到她的异样,便低声问着:“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神识往外释放而出,却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也许是我多疑了。”她轻笑着,摇了摇头没再说话,直到,马车停下。

“小姐,少爷,你们先在这马车上别下来,我去看看前面有没什么落脚的地方。”碧儿身上披着那披风率先跳下了马车,拉紧了车厢的帘子防止寒风吹进去,便往前方走去。

“姐,我帮你把披风系上,免得等会下马车冷。”风逸说着伸手给她把那披风的带子系好。

顾七只是笑了笑,由着他来,不多时,便听外面碧儿的声音人传来。

“小姐,少爷,前面有户人家可以落脚,他们有空出来的房子可以给我们住,我看了下还挺干净的。”一边走一边说的碧儿来到马车边,微挑开了车帘朝里面探了探脑袋,冲着他们两人眯起眼笑了起来。

风逸先下了马车,再对她伸出了手:“姐,我扶你下来,小心点。”虽然知道他姐姐自己可以,但跟在她的身边他却总是不放心。

下了马车,迎面的冷风吹来,带着丝丝大海的味道,顾七静立了一会,虽眼睛看不见眼前的景色,但却感觉到这空气间的寒气流动,这样的冰天雪地在他们那边却是极少出现的天气。

“姐,就在前面了。”风逸挽着她的手走着,带着她来到碧儿寻好的住处。

那是海边的一户普通人家,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妇以及一个八岁大的男孩和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也许是因常年在这海边被海风吹刮的关系,他们的肤色并不白皙,而是略显黝黑,那对夫妇看起来是很本份老实的海边人,两个孩子看起来也很是精神。

因是主人家,又因碧儿跟他们说了要租下他们那处空出来的房子,一家人便在门口等着,当看到顾七三人缓步而来时,那对夫妇两人看到顾七与风逸那跟仙人一般的容颜时都不由露出惊艳的神色,却又在察觉到失态后慌忙低下头。

而那两个孩子大的那个则一脸好奇的看着顾七他们,一双眼睛黑溜溜的在他们的身上转动着,许是没见过像他们这样好看的人,便咧着嘴开心的笑着。

那小女孩则有些胆怯的抱着妇人的一条大腿,把头埋在妇人的身边,却又止不住好奇的抬头看向他们,而后将目光定住在停落在顾七肩膀上的丫丫身上,好奇的眨着眼睛,一手抱着妇人的大腿,一手伸出指着丫丫,新奇的道:“娘,娘你快看,黑色的小鸟。”

妇人怕自家的孩子冒犯了这些修仙之人,连忙将孩子的手按了下来对着顾七他们紧张的道:“小孩子不懂事,还请几位不、不要见怪。”

“刘大哥,刘大嫂,这是我家小姐和少爷,在这里住的这段时间就要多麻烦你们了,我家小姐和少爷人很好的,你们不用怕。”碧儿很是自来熟的笑说着,也不生份的喊着那对夫妇。

“小姐,少爷,房子里东西都是齐的,我、我带你们去瞧瞧,如果缺了什么你们跟我说,我给张罗着。”那妇人有些紧张的说着,一只手抚着身边女娃儿的头,一只手则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角。

顾七没开口,而是风逸开口道:“我们喜欢清静,平日里不要扰了我们就行,在这里住的这段时间,吃食就麻烦两位了。”

“是是是。”那夫妇两人连忙点头应着。

“刘大嫂,房子我刚才去看过了,我带我家小姐和少爷过去就行了,我们还没吃饭呢!就麻烦你先帮我们准备些吃的吧!”碧儿笑盈盈的说着,拿出一个钱袋递上前:“这里的一些金币你们先收着,等到时我们要走了,我会再给你们一些的。”

拿着沉甸甸的钱袋夫妇两人又惊又喜的相视了一眼,连忙道:“这些就够了,这些就够了。”金币啊!这一小袋子可抵上他们两三年的开销了。

于是,碧儿带着顾七和风逸先去了房间那边,那对夫妇则带着孩子先回了房,打开袋子一看,入眼那金闪闪的金币闪花了他们的眼,连忙将金币收了起来,把两孩子打发出去自己玩,夫妇两人连忙给张罗着一些吃食送过去那边的房子给顾七他们。

在海边的人家这里住下,三人吃过饭后,碧儿出去转了一圈,打听到那岭城的那几个长老还在离这有一段距离的海面上砸冰试着诱出百目灵鱼,只不过到现在却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也因这样,顾七也知道了这海面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而且因为海底凶兽横行的缘故而没人敢随便下海,故而那百目灵鱼的鱼目更是难寻。

随着夜色的来临,饭后的三人走在海边,身上披着披风缓步走着,迎面的海风吹来带着丝丝寒意,走在中间的顾七来到那结了冰的海边蹲下,伸手一手轻抚上了那厚厚的冰层。

“这样的地方且不说那在深海之底的黑灵泥了,就是百目灵鱼的鱼眼只怕也不好找到。”结了冰的海面,外加海中有凶残的海鱼,试问,谁敢蓦然下海?

一旁的风逸望着哪怕是在夜色下也依旧白茫茫一片的海面,那结成冰块的海水就像一面巨大的镜子,倒映着夜空中悄然探出的月牙,他静立了一会,便对顾七道:“姐,明天我下去试试吧!我……”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七打断了。

“不行!”顾七站了起来,微冷下了脸:“你的体质不适合下这样冰寒的地方,而且,那里面凶险难测下去了指不定就上不来了,修士一般的战斗力都在于地面或者天空,海底那绝对是那些兽灵鱼的地盘,没有足够强大的威压和实力谁下去也一样。”

“可是……”

“没有可是,小逸,你听好了,你若是敢瞒着我下去你就别认我这个姐姐了。”她冷着声音说着,神色认真而严谨的说出这话来,因为她知道她若不这样说他极有可能偷偷趁她不知道就下了海,那样凶险的地方,她就算是眼睛一辈子看不见也不可能让他下去冒这个险。

“姐!”风逸唤了一声,见她冷着脸,似乎有些生气,不由的软下语气来,拉了拉她的衣袖:“我不下去总得了吧?你别生气了。”

一旁看着他们两人的碧儿眨了眨眼睛,想了想,问:“小姐,那能不能用毒把鱼给毒死了再抓上来?”

“噗嗤!”听到这话顾七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原本冷下来的脸色也因此而缓了缓,轻笑道:“你个傻丫头,那海水是流动的,而且这北海这么大就算是下了药也会因水而冲散,下药一道根本不可行。”

“啊?那怎么办?”她挠了挠头一脸的苦恼。她也想不出好办法来啊!

一直乖乖的蹲在顾七肩膀上的丫丫忽的拍起了翅膀围着顾七飞了起来,一副得意又傲娇的小模样张着嘴便喊着:“呀呀!呀呀!老娘有办法。”

“哦?你有什么办法?”顾七好笑的说着,又道:“若不是你不是水属性的,又是只鸟入不了水底,让你下去倒是最好,毕竟是上古神鸟三足金乌,你若是下去了下面的兽灵鱼也不敢近你的身,可惜啊!”

“七七,你怎么就忘了?老娘是进不了那水底了,但不是有那条小龙吗?”丫丫拍着翅膀来到她的肩膀上落下,道:“那条小龙虽然是幼龙,但好歹也是上古血脉,它体内的上古威压震住这地方的小小凶鱼兽还是绰绰有余的啊!”

“那条小龙?”听到它的提醒后,顾七脸色带着几分的讶然:“虽说它是水属性的,不过它太弱了,一点战斗力都没,让它进那大海?可行吗?”

“怎么不行?你等等,老娘进去把它抓出来。”说着,二话不说的就窜进了空间里。

旁边的风逸和碧儿见了也是一怔一愣的,那条小龙他们也见过,很小的一条,看起来很弱,就那样能下那北海?哪怕它真的是上古神兽的血脉,他们仍是有些怀疑。

“我们先回去吧!就算可行也得明日再说,大晚上的下海更不方便。”

“好。”三人再度往回走去,回到屋中坐下不久,就见丫丫双爪抓着那条小龙从空间中飞了出来,将那条小龙丢在桌面上后,一脚直接踩上不让它乱跑。

“这家伙在里面一直躲着老娘,好不容易终于让老娘抓到它了。”丫丫一副得意的模样拍了下翅膀后收起,微仰起脑袋看向顾七。

“主人……”小龙怯怯的叫着,挣扎着想要往顾七怀里跳去,却被丫丫的一只爪子按住跑不了。

“小龙,我需要北海百目灵鱼的鱼目和海底的黑灵泥,你可有办法帮我拿到?”顾七直接问着,拂手示意丫丫放开它,手掌一摊,示意那小龙上来。

一得到自由小龙便欢快的跳上顾七的手,想了想,道:“主人,我可以到海里面去把那百目灵鱼赶上来,但是我现在太小了,我杀不了它的。”

“这就行了。”风逸听了露出笑容,道:“只要有将那百目灵鱼赶上来,我便可以以雷电之力将它击杀,这样一来它也无处可逃,那鱼目我们也可以拿到了。”

“嗯,这样也行。”顾七点了点头,道:“那黑灵泥别人拿不到,你应该是可以,到时我让碧儿给你准备个装的东西,你只要挖些海底的黑灵泥上来便可。”声音一落,她又加上一句:“这事办成了,我可以助你提升一阶实力。”

闻言,小龙眼睛一亮,欢快的跳上跳下手舞足蹈:“主人主人,小龙一定会办好这件事的。”

决定之后,今晚几人都早早便睡下了,直到,次日清晨,天色一亮,他们便出了门,来到一处离住处较远的一面海边。

“碧儿,你陪着姐姐在那边树下等着就好。”风逸对身边的碧儿说着,让她照顾好他姐姐。

“嗯嗯,少爷你小心点。”碧儿应了一声,扶着她家小姐到不远处的树下坐着

海边,丫丫飞在前面转了几圈,挑选了一处地方后喷出一道火焰溶化了那海面上厚厚的冰,便招来小龙让它进去。身形较小的小龙一跃而进,如同鱼儿般欢快在在那海水中游动着,因它的入海,也不知在那海底搅动了什么,竟让那结着厚冰的海面冰层隐隐发出咔嚓的裂痕声。

丫丫看着那海面冰层的裂痕,以及那从海底涌上来的灵力波动,语气酸溜溜的道:“嗤!那小东西进了海那就是这片海水中的小霸王,估计所有海底凶兽都被惊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