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本能保护,不会不管

“媳妇儿请!”

混沌眼睛睁大,似乎在惊喜于王紫这样的提议,阵法并非他所熟悉的,因此也有些期待,更重要的是,王紫并未阻止他们比试,没有让他为难,混沌做了个请的手势,恭请王紫布阵,他可是很想试试效果的。

王紫点头,正要开始的时候,却见远处相继飞来几人,王紫看了看饕餮死人,这都是被他们四人的动静引来的,可这四人却一点都没理亏的意思。

“怎么回事?你们打起来了?”夏筱莲飞身落下,见到这里的人也就差不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没什么事,现在不停下了嘛,怎么还惊动您过来了?”混沌笑着上前,语气轻松的说道。

“这还叫没事?你们都快把这里掀翻了。”夏筱莲说道,转眸去看王紫,既然她宝贝女儿来了,这事儿是要怎么解决?

“母亲你不用担心,我打算布一个幻阵,他们入阵比试,不会惊动外面的人,身体也不会有损伤,便让他们打个痛快吧。”看到夏筱莲严重的疑问,王紫很快说道。

“还可以这样吗?那小紫去,我就在这里看看。”夏筱莲惊讶,忽然也变的有些感兴趣,她知道王紫的阵法造诣也已经很高了,但是阵法在六界毕竟还是很玄妙的学问,因此她倒是想亲眼见见效果了,

此时冷殇也敢了过来,听到了王紫方才的解释,便也没再询问,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嗷呜……”天心朝着王紫的方向叫了一声,小小的身体刚刚跳起来就被夏筱莲抓回去了。

“乖一点,不要去打扰小紫,她要去布阵的。”夏筱莲揉了揉天心的毛茸茸的头顶说道。

“我不会打扰甜心的……”天心嗡嗡的说道,他什么时候打扰过甜心啊?从来没有的好吧!

王紫四下观察了一下地形,附近都给刚才他们几人的能量轰的什么都没有了,只得向远处飞出一段距离,找了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地方,此处灵气充沛,山、水、天连成一片,也正是布幻阵的绝佳地点。

布这个阵法王紫用的是先天十八灵旗,可以承载极大的力量,布好阵旗之后,王紫祭出九转阵盘练阵,却见天地间忽然风云突变,方才还天清地朗,现在却是乌云遍布,阴风股股。

紫色的阵盘笼罩的阵法之内变化更是诡异,缤纷的色彩在阵法内轮番上演,似乎在重置着阵法内的能量,等候的几人皆是惊讶的看着,能引起这样的变化,这阵法绝非低阶的阵法。

好半晌之后,王紫忽然祭出斩天剑,那魔气和佛光纠缠在一起的斩天剑出现的时候,没有人不惊艳于它的妖异和震撼于它的能量,却见王紫飞身落入空中,手执斩天剑忽然砍下,斩天剑脱手,迅猛的落入阵法之中。

‘轰……’

魔力和佛力惊起的气浪四散开来,掀起了无数尘土,不远处的湖水中波浪冲天,而在斩天剑没入阵法之后,王紫收回了九转阵盘,阵法出一圈亮眼的白光闪现,是阵法成了!

而此时,天空渐渐晴朗,乌云散去,晴空万里,碧水连天,岸边湖风依依,远处树林沙沙作响,而那阵法隐没在岸上,肉眼看去四周景色连贯,一点都看不出阵法的痕迹,但那幻阵确实是在那里。

“好剑啊!媳妇儿你将斩天剑置于阵法中是何意?”混沌赞道,那日也曾短暂的见过一眼斩天剑,他不用兵器,却真心觉得斩天剑乃神剑,而且像是为王紫量身定做的一样。

“幻阵本身恐怕承受不了你们神识的力量,用斩天剑镇压,你们自可放心打。”王紫刚刚飞身落下便解释道。

“还会媳妇儿想的周到,等我出来再谢我媳妇儿。”王紫被混沌那一口一个媳妇儿叫的很无语,本不想理会他,却见混沌走出去的身形忽然折回,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王紫脸上落下一个响亮的吻,还痞笑着说道:“不过先付点利息。”

王紫擦了擦了脸上的口水瞪向混沌,却见混沌大笑着闪身飞入了阵法,那阵法表面微微波动,混沌的身影便消失了。

“小丫头等我们回来吧。”饕餮抱着王紫亲了亲,他可不需要混沌那样搞偷袭,他家小丫头是不会拒绝的。

穷奇也在王紫唇上印了一个吻才飞身入阵,梼杌走向王紫的时候,看着王紫直接的后退了一步,心里闷闷的,虽然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心理准备,但是面对这种差别待遇的时候还是那么难受。

“讨一个幸运的拥抱吧。”梼杌说道,说着大步上前,不由分说的把王紫抱在怀里,低头吻了吻王紫的发顶,虽然可能会被嫌弃,但是此刻他很开心,这拥抱一定会被给他好运的。

四人都进去阵中,王紫皱了皱眉,遇上一群说好听点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说难听点是不要脸的人,她感觉她的麻烦会越来越大。

转身之际,却忽然看到夏筱莲在笑,眼神闪烁的看着她,王紫一阵涩然。

“哈哈,我的宝贝女儿太优秀了嘛。”

夏筱莲走过来揉了揉王紫的脸颊,那滑腻的触感让她都有些爱不释手,不由得又揉捏两下,但意识到这毕竟是王紫的脸,悻悻的收回了手,方才四人旁若无人的索吻,看的她都有些脸红了,哎,看来她要锻炼一下自己的小心脏啊。

“甜心!”趁着夏筱莲松开手,天心得了空跳上王紫的肩膀,小舌舔了舔王紫的脸颊,圆圆的眼睛眯起来,很是享受的样子。

“天心太喜欢你,跟着我不老实。”夏筱莲说道,刚一松手就跑了,夏筱莲很无语,跟着她有那么闷吗?

“天心……”王紫把天心抓下来,也很无语,塞回了夏筱莲手里,心想这世上恐怕就这一个七色天心了,她想给母亲找一个都没有办法。

“嗷呜……”天心低叫一声,乖乖的待在夏筱莲手里了,要是惹甜心不高兴就不好了。

“你背后跟着的魂魄是谁?”王紫还在暗中让天心听话一点,却听到冷殇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了过来,王紫一愣,也下意识的看向身后,却见寒巳的魂魄一直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刚才竟然忘了!而且这会儿正好被冷殇撞见了!

她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冷殇说,冷殇竟然问了!王紫看向冷殇,思考着怎么开口,而冷殇见王紫没说话,愈发觉得奇怪,看向那个魂魄,总觉得熟悉,但是又与普通的魂魄不一样。

“小紫,他们一时半刻也打不完,我先回去了。”夏筱莲忽然说道,见王紫和冷殇似乎有话说的样子,便也不继续在这里待着了。

“好,母亲您去。”王紫点头。

等夏筱莲离开之后,王紫等了半晌,心里叹了口气,反正要面对的,不如早些说了,于是说道:“这是寒巳的魂魄。”

“……”

冷殇那双雪白的瞳孔微微放大,似乎着实惊讶了一瞬,很快眼睛紧紧的锁定着寒巳,怪不得,这魂魄是七道内的魂魄,魂力格外强大,然而没有业力的支撑魂魄是虚无的,并不凝实。

王紫等着冷殇的质问或者大发雷霆,半晌却什么都没等到,冷殇只看着寒巳的魂魄一言不发,王紫也猜不到他现在在想什么。

“对不起。”王紫说道,这是她失信于冷殇的,也不愿意为自己解释,毕竟她当初答应过的是把寒巳的魂魄交给冷殇,而不是现在这样被她契约。

而寒巳的魂魄只静静的飘在王紫身后,王紫走哪他跟哪,似乎并不明白王紫他们在说些什么,对于冷殇很久的注视,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在确定那只是简单的注视并没有危险性的时候,就不再注意了,也完全无视了冷殇眼里的以疑问。

“他现在没有意识,可能会慢慢恢复的。”王紫看着冷殇疑问的眼神,主动说道,如果是她的朋友,看到对方变成了这个样子,她也会不好受的,接着又道:“我会找出解除契约的办法的。”

虽然这很难,虽然可能她最终也找不到,但是她会尽力的。

“……这样挺好了,最起码你找到了他,我不怪你。”

冷殇的眼神终于放在了王紫脸上,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他怎么会怪王紫呢?只是看到昔日高傲的寒巳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脑海中有瞬间的混乱而已。

王紫仔细的看着冷殇,见他真的没有生气的迹象,反而自己更加不好受了,正在她这样想的时候,却见冷殇忽然向她走来,伴随着冰冷的气息接近,忽然间冷殇身上的气息也浓烈起来,甚至有杀意在向她逼来!

王紫心中一惊,难道冷殇是怪她的?而且还到了想杀她的地步?因为他的杀气来的太突然,王紫警惕的同时并没有时间想别的,而在冷殇刚刚走了两步的时候,却见王紫身后的寒巳忽然闪身到了王紫面前!

而寒巳的魂力也忽然暴涨!更加浓烈的杀气一股脑的扑向冷殇,右手一握,一个黑漆漆的、用魂力凝结的长剑忽然出现在寒巳手中,而寒巳纵身一跃,握着剑朝冷殇砍去!

冷殇闪身躲过,那一剑却深深的砍入地面,顿时一个巨大的裂缝在地面上延伸出来,寒巳浑身带着凶残的杀气,好像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机器,见冷殇躲过,转身又去!

“寒巳回来!”王紫急唤,冷殇不会对寒巳出手,他并不想看到寒巳这样把冷殇当作敌人一样。

正在攻击寒巳身体一顿,王紫在叫他他不能不回去,可是这个人想杀王紫!瞬间的犹豫后,寒巳重重的砍出一剑,带着巨大的杀气,像是警告一样,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冷殇分明感觉到一双带着强烈警告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

寒巳退回王紫身边,可身上的杀气并未全部褪去,手中魂力凝结的剑也一直握在手中,像是时刻警惕着冷殇再次攻击一样的。

而此时,冷殇确实恢复以往淡漠的样子,双手笼在狐裘披风之中,身上的威压和杀气也退的一干二净,从容的再次站在王紫对面。

“你……激怒他干什么?”王紫瞬间就明白了,冷殇刚才分明是在激怒寒巳,不然他犯不着对她动杀气。

“我想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冷殇说道,但结果并不好,冷殇的意识完全没有了,现在只有本能,要想让他的魂魄找回以前的人性,恐怕需要一段很漫长的时间,此时更证明了,王紫契约冷殇是对的,鬼修才能契约魂魄,王紫已经是例外,也是最合适的人。

“我做不了他的主,但你是最合适的,我并不敢怪你,一点都没有,反而该谢谢你。”

冷殇很快又道,看了看寒巳,现在的寒巳视王紫为主,不容任何人伤害她,希望……以后也会,冷殇将手从狐裘披风中拿出来,却见手中忽然出现一根晶莹的细绳,那是魂线、而且是王紫的魂线。

冷殇将那魂线递给王紫,寒巳见冷殇又接近,下意识的飘近了一些,好像生怕冷殇再动手一样,王紫看着面前那白皙的几乎透明的手指,在阳光下好像会融化一样,深处手,却不是接那魂线,而是带着冷殇的手握紧,让冷殇攥紧了那魂线,推回了他的手。

“你帮我收着吧,等寒巳恢复的时候,再给我。”王紫说道,既然她没有完成当初的承诺,也不愿就这样哪回自己魂线,这是王紫的坚持。

“……好。”冷殇看着自己的手愣住,垂下的眼眸中不知道是什么情绪,阳光在浓密的睫毛下打下两排纤细的影子,两秒钟后才听冷殇应道,也不多说,又将手收了回去。

王紫心下松了口气,总算能给自己一个交代,缩在袖子中的手却是不着痕迹的动了动,刚才短暂的接触才让她真正有些明白为什么冷殇那么怕冷,她就碰了他的手一会儿,手指就好像被冻僵一样,心里着实奇怪冷殇的体制为何如此怪异,却也知道这是很*的事情,不能问的。

直到冷殇告辞离开,王紫看着冷殇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群山之中,才转头看着寒巳。

“寒巳……”

王紫轻声唤道,而寒巳见冷殇离开了,那意味着危险也离开了,手中的剑忽然散去,身上的气息也退的一干二净,神识中传递给王紫欢快的情绪,态度转变之快让王紫一愣,他现在果真只有本能了。

那他现在是本能的开心吗?如果能看清他的面容,他现在应该是在笑吧?

“你不会说话吗?”王紫又道,却寒巳飘在空中,只知道跟她对望,却不知道回话,想来他连说话都不可以。

“你叫寒巳,寒巳……算了,你一定会想起来的,走吧,我们也回去。”

王紫接着说道,可是回应她的一直都是神识中高兴的情绪,显然寒巳的关注点只是在王紫跟他说话上,而不是王紫说了些什么内容上,王紫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寒巳也听不懂,看了看阵法那边的情况,也打道回府,那几个人就让他们打着吧。

王紫回到房间后立马闪身进入赤灵,直奔宿雨的书库,虽然这里的书大多都让她翻过了,但王紫还是不死心过来找,难道真的没有解除契约的办法吗?除了死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然而在书库耗了几个时辰却仍然一无所获,王紫将关于契约的一些书带回自己的房间,想慢慢琢磨,而寒巳就那么静悄悄的飘在王紫身后,一步不离,就像王紫的影子一样,就连王紫自己都总是忘了身后跟着一个魂魄。

“小七?你在干什么?”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黑子敲了敲门,没有等王紫同意就自己进来了,见王紫坐在桌子后面,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摆着很多书。

“在找东西。”王紫抬头看了看,见是黑子便继续低头找了。

“我能帮到你吗?”黑子问道,探头看了看王紫的书,不用王紫回答黑子自己就知道不行了,因为那些东西他根本看不懂,除了功法他还没怎么看过别的书,挠了挠头悻悻的坐下了。

“我自己找就可以了。”

果然,王紫说了一声后就继续找了,房间里很快就变的安静,只剩下偶尔书页翻动的沙沙声,黑子趴在桌子对面,看了看寒巳,这就是小七刚刚契约的魂魄啊,很强大嘛,不过很快就没有兴趣了,下巴抵在手上,静静的看着王紫。

不知道过了多久,见王紫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黑子闭着眼睛有些昏昏欲是,半梦半醒间看到的却是那日不小心闯入王紫房间时,王紫*着趴在饕餮怀中的一幕,他蹲在床边看着王紫的睡颜,细腻的肌肤上点缀着红梅。

看着看着,不知道怎么王紫忽然就醒了,黑子正要跟王紫打招呼,却见王紫眼神朦胧,不由分说的吻上了他的唇,他愣愣的坐在地上,仰着头承受王紫的吻,正在他陶醉于那个甜蜜道吻时,却感觉王紫纤细的手指灵活的解开了他身上的衣服。

关键是耳边还有饕餮低沉的笑声,笑的他面上通红,可是又不忍心阻止王紫,甚至他很想、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直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悉数离开之后,黑子有些害羞的看着王紫。

却见王紫朝他一笑,他是见过王紫笑的,美,无法形容的美,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不仅美,还好像带着魔力一样,紧紧的抓着他的心,忽然间感觉身体变的好热,白皙的身体上都泛了一层红,感受着王紫羽毛一样的手轻抚过他的身体,一往下……

然而正在他期待着接下来的事情时,却忽然一惊,猛的坐起!

黑子愣愣的看着王紫,还有点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的感觉,甚至有些懊恼为什么刚才的场景就那么不见了,而在意识渐渐回笼的时候,却见王紫倾身看着他,眼神里有疑惑也有担心。

黑子面上‘腾’的一红,烧的他都觉得烫,他刚才竟然梦到、梦到……那样的场景,现在被王紫这样看着,黑子更觉得无地自容,可恶的是,刚刚一动身体,却感觉的身下紧绷的难受,黑子坐起来的身体又赶紧趴了回去,囧的不敢抬头看王紫,那个地方太明显,小七一定会发现的。

“黑子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你怎么不跟我说?”王紫疑惑的看着黑子,手碰了碰黑子的额头,烫的吓人,可在她的手放上去的时候,黑子的身体却是一抖,让她更担心了。

“我、我没事的小七……”

黑子红着脸说道,他本来是想陪小七待一会儿的,可怎么会这样?自从跟上次无意间看到那样的场景后,有几次睡梦中总是看到那样的场景,梦境中的主角自然换成了他和小七。

可是每次都会在关键时刻醒来,身体紧绷的感觉简直痛苦之极,可是这么尴尬的样子竟然被王紫看到了,黑子现在心里无比的懊恼,要是现在有个地缝的话,他一定立马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你怎么了?黑子?我看看……”王紫越发担心,强行抓着黑子的手腕查看,黑子扭不过,紧张侧了侧身体,想挡住王紫的视线。

“脉搏怎么这么快?黑子你刚才练功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王紫皱着眉看向黑子,除了脉搏跳的太快之外没有别的发现,不由得想到是不是黑子练功出错了。

“没有,我没有不舒服,过一会儿就好了,小七你别担心了,真的!”黑子向前倾着身体,赖在桌子上就是不起来,急急的说道,他多希望王紫现在不要管他,可是王紫的手就那么放在他的胳膊上,梦境里的情形忽然就跳进了脑海中,他好渴望、那只手……

“不行,我还是叫子谦帮你看看吧。”

王紫说道,黑子平时什么事情都会跟她说的,怎么忽然间好像瞒了她什么事情一样,不管她反复问黑子就是不说,心里忽然有些怅然若失,难道是因为黑子真的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事情了,不再不分你我的跟她分享了……

可担心还是担心的,医术王紫懂得不多,还是让子谦来看好了。

“别!别叫子谦!”

黑子见王紫转身就往出走,着急的站起来拉住王紫,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别人知道,黑子心里很急,可是见王紫疑问的眼神又说不出口,王紫是真的奇怪了,黑子这样欲言又止的样子她从来都没有见过。

王紫看了看黑子,见他眼神闪烁,很不自在的样子,眼神无意间撇过某处地方,却结结实实的震惊了一瞬,而黑子也慌张的放开王紫的手,自己捂着身下不敢看王紫了,心里很害怕王紫厌恶这样的他。

“……黑、黑子,你,既然没事我就先……先去把这些送、送回去。”

王紫愣愣的,半晌才回神,忽然间明白了黑子刚才的一系列反应,给她十个脑袋也想不到事实会是这样,在她的意识中、黑子还是那个会跟她撒娇的小豹子,什么时候他已经有了这么男人的一面,她竟然有些接受不了……

王紫随便拿起几本书,都不知道拿的是什么,当然这拙劣的理由也是随便想的,现在这种情况她显然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黑子痛苦的看着王紫转身走开,心里好疼好疼,小七真的不管他吗?

王紫现在心乱如麻,根本没有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悲伤气息,忽然想到很久以前黑子也有过这样的冲动,只是被她刻意忘了,可是现在黑子明明长大了,就算她意识中不是那样的,黑子也照样长大了。

他也许应该接触更多的人,也许会遇到他喜欢的女子,然后他们也许会永远走在一起,过一对夫妻该有的生活,而那时,黑子就不会在粘着她了,他会想另外一个女子撒娇,也不会再口口声声说保护小七了,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可是,为什么想到这些的时候心那么疼,疼的好像要窒息一样,她发誓要永远永远保护黑子的,可也会因为黑子长大之后的感情问题而分开吗?她从来没有想过,因为、她从来不觉得黑子会离开她啊……

“小七!”却听黑子忽然叫了一声,在王紫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闪身过去紧紧的抱着王紫,他好害怕、好害怕王紫就这么走了,然后再也不想看到他。

“小七,你真的不管黑子吗?”黑子难过的说道,虽然现在身体难受的快要爆炸了,但可比不上心里的疼,要是小七因此不理他,他宁愿难受死,他控制不了自己……

“黑子……”

背后贴着身体烫的吓人,即便隔着两人的衣服依然那么清晰,王紫被黑子话中近乎绝望的语气吓的回神,感受到黑子的身体隐隐在发抖,王紫心里担心,想挣脱黑子的手去看我们,黑子却紧紧的扣着手,眼睛越来越模糊。

虽然他现在很想什么都不管的扑倒小七,可是小七会不开心的,他不会强迫小七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可能要让父亲失望了,小七并不愿意……

“黑子?!”

王紫终于挣脱黑子的手,准确是黑子忽然放手了,王紫这才得以转身去看黑子,却见黑子跌坐在地上,重重的喘着气,身体不停的颤抖,面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隐隐现出些紫色!

这根本不正常!王紫担心的唤黑子,怎么只一会儿就变成了这样?

“黑子,黑子!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王紫扶着黑子,却见他眼神飘忽,好像意识也越来越涣散的样子,王紫心中着急不已,拽了拽黑子的领口让他放松一点。

“小七……”黑子呢喃,听到了王紫的声音,努力的想睁大眼睛看清楚王紫,可是看不清、看不清,黑子摇了摇头,他这是怎么了?

“我在我在黑子!”王紫心急如焚,干脆撕开黑子的衣服,却见黑子常常的顺了口气,好像舒服了很多。

“小七你别不管黑子……”黑子身体倒在王紫肩膀上,高大的身体却有些脆弱的依偎在王紫怀里,却听他继续说道:“我管不住我自己……管不住我想你,我好难受,小七我好难受……为什么小七不喜欢我,为什么他们就可以,我就不可以,我也长大了,我真的长大了……”

王紫心疼的听着黑子断断续续的话,心里的认识越来越清晰,黑子对她的喜欢明明就不是单纯的亲情,他被这样的感情纠结痛苦了多久,以至于现在如此悲伤?

“小七……”黑子昏昏沉沉的趴在王紫身上,开始无意识的撕扯王紫的衣服,他是不是又做梦了?不然小七怎么可能不推开他?

王紫支撑着黑子的重量,侧头吻了吻黑子的脖颈,感觉到黑子的身体因此抖了抖,手上的动作更加乱,王紫闭了闭眼睛,她呢?真的当黑子是亲人吗?如果是,她怎么会一直逃避黑子的感情,却还希望这黑子永远别离开她……

原来,她也会自欺欺人,却因此无意间伤害了黑子。

“黑子,我不会不管你,永远不会。”王紫自己去解那黑子半天都没解开的衣服,即便黑子现在头脑不清楚,却也听到了王紫的话,涣散的严重忽然迸发出浓烈的喜悦,没头没脑的扑在王紫身上胡乱的吻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