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一十章 弄巧成拙

接下来几天很热闹,基本上在夏筱莲出现之后,整个院子都充斥着暖融融的氛围,似乎是因为王紫开心起来了、没来由的开心,因而以她为中心的所有人心情都轻快起来了。

夏筱莲花了不少时间才把所有的人认全,经过几天连续的打击,夏筱莲也算知道自家宝贝女儿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这些她还没有问,王紫就慢慢都告诉她了,若不是时间太短,王紫兴许更愿意一口气告诉她所有所有的事情。

王紫似乎很迷恋跟夏筱莲分享的感觉,然而当然所有的事情都是挑好的说,坏的事情一笔带过,然而夏筱莲又岂会不知王紫得到这一切的艰难?这世上哪有天上掉馅儿饼那么美的事情?面上笑的骄傲,实则心中愈发心疼的想要流泪,她的宝贝女儿,真的承受了太多太多……

“莫担心,你父亲总是这么神秘,他不出现定是有原因的,而且母亲预感、他快出现了。”

夏筱莲倒是反过来安慰王紫,她知道王紫很努力的想要让他们一家团聚,但是他太清楚王胤天,如果他自己不出现,别人是找不到他的,等了这么多年,再多等些时日也不是不可以。

但理解归理解,他抛下他们母女玩神秘,等他回来……一定给他长长教训。

“母亲,你想回世外域吗?”

王紫顿了顿,她哪会不知道母亲实在安慰她,母亲那么爱父亲,怎么会不想他?夜晚睡梦中的时候、叫的都是父亲的名字……王紫压下心中的难受,又问道,只是有些小心翼翼,母亲还不知道她带兵攻打世外域的事情,她不确定母亲会不会原谅她……

“……想。”夏筱莲一愣,这两天也有些刻意回避这个问题,如今王紫这么问起来,确实有些没有准备好,顿了顿才点头,而王紫在订到夏筱莲这一声‘想’的时候,面上一僵,有些忐忑了。

“呵呵,但不是现在,跟世外域的仇总要清算明白的,也不能是我们母女两人回去,等你父亲回来,我们堂堂正正的踏进世外域,世外域那些人想方设法到想拆散我们一家人,我们就让他们看到、他们是多么愚蠢,我们一家人、即便上天也奈何不了。”

夏筱莲看着王紫面上的不自然,忽然一笑,摸了摸王紫的光滑的脸,心想明明是她十月怀胎的宝贝女儿,也是受她的耳濡目染出生的,为什么王紫身上哪哪都像王胤天?就连这表情也如出一辙。

他们父女俩都一样,从来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有什么事情都装在心里,不是他们不说,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王紫这几天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她说过了,唯独跳过了世外域,她深知世外域对他们一家的怨恨,王紫想要救出她就必须过世外域这一关,所以她怎么会猜不到,王紫定然已经跟世外域大打出手过了?

王紫分明是担心她怪罪,才斟酌着不敢说,可事到如今,她还会怪罪什么?该有的忍让和仁慈在三十年前家破人亡的时候、已经用光了。

“母亲……”王紫唤道,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夏筱莲看起并没有伤心,似乎是她多虑了,而她也更感动于母亲跟她有着同样道想法,人若不犯我我便不犯人。

“傻孩子,母亲怎么会怪你?不会的,永远不会。”夏筱莲温婉的笑着,这样一个温柔的女子,表面上看却丝毫看不出她体内蕴藏的傲骨,若不是当年她的力量太过弱小,这一切命运的抗争她宁愿自己来做,而不是交给她的宝贝女儿。

“我知道了母亲。”王紫把夏筱莲的手拿下来握在手中,房间内就他们两人,虽然已经过了几天,但是她好像感觉不会有够的时候,就想一直一直这样下去,如此安心,比她想象中更美好。

“小紫,你可见到温竹那孩子?”半晌,夏筱莲忽然问道。

“见到过,他跟我救出母亲后,曾结伴前去花溪谷,可后来忽然不辞而别,至今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王紫说道,眼中浮现那个清淡如竹的男子,真的有些时日不见了。

“难为那孩子了,一直守着我。”夏筱莲听罢,微微叹息一声,记忆中那个孩子超乎年龄的成熟和稳重,在所有人都将矛头对准她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敢坚定的站在她的立场,记忆回笼,才继续说道:“温竹心归自然,当年他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去流浪,遍走六界,被我的事情牵绊了,如今见我被救出,让他去做他想做的也好。”

“嗯。”王紫点头,她并不知道夏温竹还有这样的愿望,但想想夏温竹本来就不服约束的潇洒,骨子里确实有着向往自由的本性,让他跟着她奔波似乎确实不太好,对于夏温竹的不辞而别,王紫竟现在才有些释怀,这、是他想做的事情。

“我也养够身体了,今天出去活动活动。”夏筱莲动了动身体说道,走下床来,想要去拿外衣的时候王紫已经给她拿过来了,这几天光给她养的,这房间也待不住了,不然真会给她闷坏的。

“我陪您去吧。”王紫说道,可刚说完就得到夏筱莲一个无奈的眼神,王紫还没读懂那里边的意思,却听夏筱莲说道:“你不许去了,母亲知道你想陪着我,但是再这样下去,我的女婿们要怨我这个丈母娘了,整天霸占着你的时间。”

“不会的……”王紫才被夏筱莲说的黑线,这也没几天啊。

“不会什么不会,我去练练身手,再不活动我的身体快要生锈了,你别跟着我了,去陪陪他们。”夏筱莲不禁笑了,虽然王紫这么粘着她她很高兴,但是看着自家女婿们整天眼巴巴的眼神,她也于心不忍啊。

“好……天心,你陪母亲去去。”

见夏筱莲是真的不愿意,王紫也妥协了,唤出了天心,让他陪着夏筱莲出去,夏筱莲很喜欢天心,意外的喜欢,自那天王紫把天心叫出来一次后,天心就成了的夏筱莲面前最受宠的人了,给他得瑟的,毕竟其他人想让夏筱莲喜欢都没找到办法,天心就凭着一身毛茸茸的外表就折服了夏筱莲,一举成为最受宠小萌物。

“呵呵好,行了行了,天心陪着我就好,你快去吧。”果然,一见到天心夏筱莲就开心的笑了,抱在怀里揉了揉甜心那一身蓬松更毛,竟然催促王紫离开了。

“嗷呜~甜心!”天心短促的叫了一声,其实是想让的甜心一起去的,为什么夏麻麻不让甜心也去?

“天心不难过,我带你去玩啊,小紫要去跟她的夫君你侬我侬的,我们不能去破坏他们的好事的。”夏筱莲摸了摸天心的头,耐心的解释,抬头看了看王紫越走越远的身影才算放心,自己也出门去了。

“嗷呜~我也要跟甜心你侬我侬!”甜心闷闷的说道,小小的身体在夏筱莲怀里不安分的乱动。

“乖一点啦天心。”夏筱莲手抓着天心的两个前肢把他举到自己面前,用哄小孩子的口味继续说道:“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

“我不是小孩子!”天心的尾巴竖了起来,不敢对夏筱莲炸毛,但是他心里是咆哮的,他不是小孩子真的不是!

“我知道,这个小孩子吧,都希望自己不是小孩子,别担心了天心,你也会长大的。”虽然这个过程格外缓慢点……夏筱莲看似妥协的劝道,其实她多希望天心一直都这么小啊,长大了就不萌了。

“嗯嗯嗯。”天心气色眼眸一亮,七种颜色轮番的转,在夏筱莲手里小鸡啄米一样点头,那样子乖巧的不得了,对啊对啊,他会很快长大的,倒时候他也可以跟甜心你侬我侬了嗷!

……

王紫离开夏筱莲的房间后,径直去了冥王的房间,让看到王紫去向的人心中俱是一闷,难不成这么多天以来,王紫最想见的是冥王?而王紫一定不知道自己这很随意的决定暗伤了多少人。

“九幽,你跟冥王打起来的话,谁赢的几率比较大?”慕千厷身体倒进了软榻里,好不容易等着王紫出来吧,王紫竟然去找冥王了,慕千厷心里实在有点憋屈。

“……不知道。”九幽顿了顿,似乎在思考慕千厷这一假设,接着没有抬头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你俩打起来谁输谁赢,但是加上我们,一定是我们赢啊。”卫子楚坐在床上,晃着脚说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小楚楚你也太卑鄙了吧,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可以以多欺少?要赢就要赢的堂堂正正懂不懂?你那张嘴里从来就没说出过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慕千厷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给卫子楚,低沉的声线缓慢而性感,稍微顿了顿,却忽然继续说道:“不过你这次说的没错。”

“嗤……”卫子楚嗤笑,也鄙视的看了一眼慕千厷。

而此时的王紫,走进冥王的房间,不无意外的看到好像睡着一般的冥王,和衣躺在床上,房间里也安静的很,其实王紫来着冥王当然有自己的想法,冥王已经在这里好多天了,她还没有问冥王有没有什么事情。

说到底她是有些将冥王当作客人的,虽然她这个主人有些失职,但也不能一直把人家忽略下去啊,所以来找冥王的。

王紫也习惯了冥王这样,便径自在一旁坐下了,等着冥王愿意说的时候再说,而冥王也好像没有察觉到王紫来一样,气息平稳的睡着,没有动作。

过了好一段时间,王紫也就当是放松放松了,冥王才缓缓睁开眼睛,王紫很快就察觉到了,却见冥王只用那双墨绿色的瞳孔静静的看着她,忽然说道:“这么不叫我?”

“我想等。”

王紫说道,可在她的话音刚落,却见冥王眼眸微动,眼中的墨绿色变得有些深沉,王紫也被自己的表达吓了一跳,她只是想说她等等也无妨,反正这样心照不宣的相处她也习惯了,可是那话从她口中说出来之后就变成了‘我想等’三个字,莫名的有些挑逗人的听觉,王紫墨眸中露出些尴尬,却见冥王已经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

“邪彤怎么样了?”

王紫问道,眼睛追随着冥王的举动,见他也走到了这边的椅子上坐下,半倚着扶手,慵懒的气息如影随形,那身玄色的衣衫展展的穿在身上,一点都没有因为躺了许久而有丝毫的褶皱。

自那日离开鬼界后,王紫只知道是邪彤把九爪孽龙的封印在奈何桥下的,乐九跟岿敕斡旋了那日的冲突,算是作为一个中间人化解了岿敕和王紫之间的矛盾,但他们都知道那只是表面上的,真正的矛盾迟早会被此次勾起。

幽冥地狱参与了那件事情,虽然幽冥地狱做什么事情并不需要解释,但表面工作还要做的,只是那天毕竟是邪彤帮忙解决了九爪孽龙,王紫当然点击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很好,在地狱。”冥王说道,虽然也就那日任务完成的时候,邪彤跟他汇报过一声,至于她是不是很好他也没见到人。

“嗯。”王紫点头,得了冥王这一句话便放心了,两人之间又没了共同语言。

半晌,却见冥王转动着手指上墨绿色的戒指,说道:“送你一个礼物。”

“唔?”

王紫看向冥王,一时没反应过来冥王这话什么意思?怎么忽然想起来送她礼物?而冥王也并未抬头,只转了转那墨绿色戒指,却见戒指上的绿宝石如一个沉睡的眼睛一般,闪过一道光。

与此同时,房间内忽然多了一个人!不,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魂魄,王紫诧异的看着那个站在空中的魂魄,魂力意外的强大,但却只是魂魄,一个浅淡的轮廓,如此透明的颜色,并非六界内的魂魄,没有业力支撑,无论魂力在强大,那魂魄本身都好像时刻会散去一般,这分明是、七道内的魂魄!

“你要送给我的礼物是这个?”王紫转向冥王问道,为什么要送给她一个魂魄?

“是,你契约他。”冥王点头,接着说道,那墨绿色瞳孔浅浅的看着王紫,仿佛在他眼里,王紫一定会收下这个礼物一样。

“……好。”

王紫顿了顿才点头,其实有些意外冥王怎么会送她一个魂魄,难道就是因为这个魂魄很强大?她虽然召唤出过七道内的魂魄,但并不知道那些魂魄也可以被契约,因此虽然答应了,但也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去契约。

王紫站起来,咬破了手指,将鲜血弹入那人的眉心,手上掐诀,口中默念着兽王诀,很快,她竟然发现契约真的在起作用!然而刚有些喜色便慎重起来了,因为他发现这个人的魂力意外的强大,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很多!

而且,这个魂魄虽然没有了人的意识,但是反抗被套上枷锁是天性使然,而且更原始,反抗来的更凶猛,王紫的契约迟迟都没有进展,而且王紫甚至觉得,以她现在的神识,根本还不足以压倒对方!

僵持了半晌,王紫已经开始冒冷汗了,偏偏契约一旦开始就不能停,否则僵持在一起的两个的神识,一旦她收回了,对方的神识一定会对她造成伤害的!

正当王紫进退两难之际,却忽然感觉后心处抵上了一只手掌,而几乎同时,从那手掌中源源不断的输出雄厚的灵力,祝着痕迹的渗入王紫的经脉,帮助她压制那人的神识。

果然,有了冥王的帮助王紫的契约变得顺利了很多,直到契约完成,冥王才收回手,又若无其事的坐了回去。

那魂魄先是愣愣的在王紫身边停了一会儿,似乎还在适应自己已经有了主人这个事实,半晌,那人抬头,不甚清晰脸面度王紫,歪了歪头,似乎在研究王紫,然而身体一动,只一飘就落在离王紫很近的身边。

王紫能感受到那个魂魄传来的很直接亲昵和喜悦,刚才契约时候在本能的反抗,但被契约之后又在本能的亲近王紫。

除了司马戍之外,王紫这是第二次契约一个魂魄,而且这个魂魄还是七道内的魂魄,没有思想意识,因此在神识中接收到那人简单直接的亲昵时,感觉有些意外。

“他就是寒巳。”

王紫政要坐下,却被冥王轻飘飘的几个字忽然钉在了原地,他!就!是!寒!巳!?王紫眼眸睁大,在脑海中瞬间反映过来寒巳是谁之后,王紫真的被吓到了!

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冥王,他是开玩笑的吧?

“他确实是寒巳。”然而冥王好像怕王紫不相信一样,重复着说了一遍,彻底击碎了王紫那点儿侥幸心理。

王紫立刻转头却看那魂魄,墨眸像是探照灯一样将那魂魄从头看到脚,那魂魄是漂浮着站在空中的,身形都不是很清楚,只能看到穿一身整齐的衣裳,长长的墨发落在身后,五官都不清晰,这人竟然是寒巳?

冥王说有办法找到寒巳的魂魄,也就是说他真的找到了,如今却把寒巳当作礼物送给了她?而且还让她契约了?

王紫平生第一次感觉有些头大,她在冷殇面前保证的可是把寒巳找回来交给他的,现在被她契约了算怎么回事?再说了,现在的寒巳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会慢慢恢复意识的,慢慢回归六界内的魂魄,他会恢复生前所有的人性。

到时候他知道了自己一个堂堂创世主被她契约了魂魄,再无翻身之日,他会甘心吗?

冥王真是送了她一件礼物吗?为什么她觉得是送给自己一个大麻烦?想到以后种种情况,王紫就有种乌云罩顶的感觉,偏偏在王紫看向那个魂魄时,他似乎还在笑,神识中传达的喜悦,似乎是因为她的注视,而完全不知道她现在正在因为他头疼。

“你……为什么不先跟我说?”王紫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看着冥王不解的问,她怎么可以契约寒巳?更重要的是,兽王诀只能契约不能解约!

“寒巳的魂魄不能离开七道,要想带出来就必须契约,他有了主就不必返回去了。”冥王似乎在给王紫解释,相比起王紫被坑了的感觉,冥王却依然是慵懒的样子,好像坏事不是他做的一样。

“那你也要先跟我说啊。”虽然冥王说的没错,但契约的人也不一定非要她啊,这是她答应冷殇的事情,最起码要先跟冷殇商量过次啊可以的啊。

“说什么?”冥王这时却抬眸,看着王紫的眼神好像不理解一般,他们难道不在一个思路上吗?

“说这个人就是寒巳啊,如果事先知道你把寒巳当作礼物送给我我是不会契约的,他是创世主,不该有这样的结局,我……”

王紫说道,她就是觉得不该契约寒巳,若是寒巳的意识恢复了,不知道会不会被这个有失尊严的事情气死,再说她真的不好跟冷殇、青龙他们交代。

可说着说着,见冥王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中暗光流转,不知道闪过了什么样的情绪,但好像是不愿意再说的样子,王紫也渐渐消声了,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

“我只是有点着急,不是在怪你。”

王紫收住了刚才的话,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反正事已至此,她再想办法便是,只是看着冥王沉默的样子,王紫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好受,他的样子好像是忽然收起了什么一样,那一瞬间、竟让她有些不安。

“我要送你的礼物,不是寒巳。”正在王紫为自己刚才的语气懊恼的时候,冥王却忽然说道。

“什么?”

王紫下意识的问道?寒巳并不是冥王送给她的礼物?王紫看着冥王,却见冥王手腕一翻,手中忽然出现一个漆黑的木质的竖盒,冥王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将那竖盒推到了王紫面前。

王紫看着眼前的竖盒,罕见的木质竖盒,王紫知道这是一种特殊的容器,是用来储存特殊的灵药的,但对于这里面装了什么,王紫还是很好奇的。

“这是什么?”王紫不禁问道。

“死亡之木的心血。”冥王淡淡的说道。

王紫却被冥王这七个字再次震住了,而且这一次的打击不亚于知道自己契约了的魂魄是寒巳好吗?所以这个才是真正的礼物,而这礼物正是她现在做梦都想拿到的、死亡之木的心血?

太古八灵之中,完全没有丝毫下落的灵根就只有死亡之木了,如果死亡之木一天找不到,那血镜就根本无法开启,她已经派人四处打听了,毫无结果,可这个时候,冥王竟然给她送来了现成的死亡之木的心血?

这何止是及时雨那么简单啊!

“你是怎么找到这个的?”王紫惊讶的问道,其实她还有一个问题自动的忽略了,那就是、冥王是怎么知道她在找死亡之木的。

“巧合。”

冥王薄唇轻启,只说了两个字,王紫一愣,冥王似乎并不想说具体的来龙去脉,也许死亡之木的神秘是不可告人的……王紫顿了顿,虽然好奇,但也不再追根问底了,只要这竖盒里装的是死亡之木的心血就够了,而她、相信冥王。

‘轰……’

正在这时,房间忽然剧烈的晃动起来,房间内的家具倒了一地,冥王挥手在两人之间布下结界,王紫稳住身形,微微皱眉,一直等到半晌后这巨大的跟大地震一样的动静过去之后,王紫才小心的收起了那竖盒。

“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你去吗?”王紫站起身说道,冥王却只看了看王紫,那眼中一片深沉而神秘的墨绿色,却见冥王摇了摇头,这便是不去。

“那我去看看,回来再找你。”王紫说道,想来冥王也不会好奇这种事,见他拒绝也就不再邀请了,说完便转身出门,而那魂魄、哦也就是寒巳,身形一晃紧紧的跟了上去。

能在这里出现这么大的动静,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有人在动手了,王紫飞身跃入空中,朝着方才声音传出的方向而去,一直飞了几百里远的地方,才在一片深山之中找到了人,并且与她想的没多少出入、动手的人正是混沌和饕餮,而穷奇和梼杌正站在一旁观战。

见王紫过来了,穷奇和梼杌闪身而至,虽然这地方挑的够远够隐蔽,但是刚才饕餮和混沌还是没控制好力量,惊动了王紫。

“没什么事,你怎么来了?”穷奇说道,身体挡在王紫面前,好像不想让王紫看眼前这一片狼藉似的。

“你们想打的话、为什么不换个地方?”几人本来是不想让王紫担心的,心想这事儿要是让王紫知道了,他们还能打吗?饕餮和混沌也停下来了,但是没敢走近,都在远处听着呢,却诶想到王紫来了这么一句。

“哦……对啊!我就劝他们换个地方,他们说嫌换地方太麻烦。”梼杌微微一愣,然后马上恍然大悟的说道,似乎在撇清自己一样,跟他没关系哦。

“你什么时候劝过?与其睁着眼说瞎话,不如我帮你剜了那双眼睛如何?”饕餮不客气的拆穿梼杌的谎言。

“这里是冷殇的地方,你们想把这里夷为平地吗?”王紫又道,她当然知道让混沌咽下当年被困之气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们给她面子暂时不动手,也不会彻底打消这个想法的。

“媳妇儿你想的真周到,得,今天就热热身,正式的开战留在找到了地方了再开始。”混沌忽然飞身过来,确定了王紫不会不高兴,这才有心情痞笑着说道。

“……你们是一定会打吧?”王紫看着混沌,就在混沌自我感觉越来越良好的时候,王紫开口问道,虽然是问,但她的语气是肯定的。

“当然。”混沌一边的眉毛挑起,痞气更甚。

“可你们的实力相当,这样打根本不会有实质性的胜负。”王紫似乎就是在等他给出这样一个答案,所谓的实质性的胜负,当然就是你死我活了,而在王紫说了这番话后,其他私人都是有趣的看着王紫,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而王紫也继续说道:

“就算会有胜负,我也不会允许你们任何一个人有事的。”

王紫说完后看着几人,饕餮、穷奇可是她的夫君,受点伤她都不愿意看到,更别说更严重的了,梼杌跟她之间的关系也算很复杂了,帮过她、也算与她出生入死过,所以梼杌出什么事情她也是不允许的,而混沌,他的恩怨是针对其他三人的,而他对她有恩,不但帮过她母亲,还救过她,救过轻松,这恩要说起来还挺大。

“是啊,所以媳妇儿你有什么高招?说来听听啊,但是不能偏袒哦,毕竟他们可是曾经联手欺负过你相公我的啊。”

混沌痞笑,更有趣了,当然这也是他顾虑的,虽然他是真的很想跟这几个人以命相搏,但是有王紫在,所以他才顾虑,他才不敢,但这口气让他咽下又根本不可能,所以才进退维谷,要是王紫能想出什么好办法,他当然会很诚信的考虑。

“小丫头你有办法?”饕餮也感兴趣的问道,虽然当初把混沌镇压在奈何桥下事出有因,但是混沌显然不会讲这个理,所以要和解的话肯定是不可能的。

“有,很简单,你们不是想打吗,我布一个幻阵,你们入阵比试,虽然是神识的比试,但与现实无异,你们可以毫无顾忌的一决高下。”

王紫点头说道,这在她的时候就想过了,既然他们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不如让他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