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九章 拜见岳母

王紫牵着夏筱莲的手一路走出去,冷殇的丹房在山体内很深的地方,当那扇厚厚的石门渐渐打开的时候,夏筱莲用手挡了挡迎面洒进来的阳光,现在是下午,太阳不热烈,但是对于已经多少年不曾见过阳光的夏筱莲来说、竟然那么炙热。

王紫看向夏筱莲,见她怔愣的样子才想到母亲很久没有站在阳光下,顿时有些关心的问道:“母亲你还好吗?”

“呵呵,好,只是太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光了,我们出去。”

夏筱莲被王紫的声音唤回神,笑了笑说道,心中有些怀念和感动,但是为了不给王紫伤感的感觉马上就收起了自己情绪,这才抬头看去,一看之下却是忍不住惊讶了,只见石门外景色秀丽,绿荫遍野,却敌不过眼前清一色绝色男子给他的视觉冲击强烈。

夏筱莲意识到这些人就是王紫说等着的人,也是王紫的朋友,也是参与过救她的人,只是如此一个不输一个的仙人玉资,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而且现在众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虽然是友善的眼神,但还是让人很不自然,尤其是这眼神好像有点她说不出来的味道……

“母亲您终于醒了,看到您好好的出现,我们终于可以放心了,小紫紫盼这一天盼了很久了!”瞬间的安静后,慕千厷快走两步上前,轻轻的搀扶着夏筱莲的另一只胳膊,笑着说道,红衣妖冶,笑的真诚。

“是啊,您这一醒,小丫头许多心病便不治而愈了。”饕餮也道,狂傲的气息有所收敛,似乎是想拉近一点跟夏筱莲的距离感。

“母亲可还有哪里不适?”穷奇也关心的上千询问。

“别站在这里了,我们先回房间,母亲刚刚醒来,怎们能在这荒山之中叙旧?”卫子谦笑着说道,笑容温润,气度非凡。

“等等……你们……叫我什么?”

夏筱莲终于有些回神,被几人迎面而来的几声‘母亲’弄的头晕,她很确定她只有王紫一个女儿,这些人这么热情的叫她母亲?这是什么情况?

夏筱莲微微动了动手,从慕千厷手里拿出了自己的胳膊,她现在身体很好,并没有虚弱到让人来搀扶的程度,又看向王紫,这么多男子,与其问他们,还不如从王紫这里要到答案。

“母亲,我们先离开这里,我都会解释给你听的,好吗?”

王紫也没想到这几人这么直接,本来没什么的,但是被夏筱莲这么疑惑的看着的时候,忽然有些莫名的羞意,但是转眼就被她抛在了脑后,这是她的母亲,他们是她爱的人,母亲一定会接受的。

“哦。”夏筱莲心中有些怪,但也点头,带着疑问跟着一行人回到王紫的院子。

……

“什么?他们都是你的夫君?”

夏筱莲被刚刚喝进口中的水呛到了,她怎么都没想到王紫告诉她这么惊人的事实,夏筱莲大睁着眼睛看着王紫,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开玩笑的成分,然而没有,王紫只轻轻顺了顺她的背,好像在等她适应一样。

夏筱莲看向满屋子风华绝代的男子,在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王紫救了她,让她复活重生,此时她的女儿已经历经磨难长大成人,她也想过王紫也许会遇到一个疼她爱她的男子,陪她走过艰难的岁月,她也想过她宝贝女儿有了爱的男子。

可是、可是她没想过是好多个啊!而且关键是,看她宝贝女儿的样子,对这些男子都是真心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坦诚的将事情告诉她,而那些男子、竟然也能同时容忍这么多人的存在?

是她太迂腐了吗?也许他们之间有着她难以理解的牵挂和爱,不输于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

夏筱莲一一看着那几个男子,虽然还没正式认识他们的身份,但是一定不是普通人,也许都是极其高傲的大人物,可是在她面前却都带着得体的微笑,努力的展现自己亲和的一面。

夏筱莲方才震惊的心忽然变的有些好笑,这些人根本就不会讨好别人,却还要这样逼自己,如果不是因为王紫,他们怎么会如此?

“小紫,这些、都是你夫君?”夏筱莲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不知怎么就平静了下来,仔细的看着面前站着的男子。

“……不是,这是九幽,穷奇、青龙、饕餮、子谦、子楚、千厷、李战,他们是我的夫君。”

王紫顿了顿,指着九幽几人给夏筱莲介绍,对于其他人跟来,王紫也有些不自然,现在算是她的家事,可是这些人都老神在在的待在这里,都没有离开的意思,王紫也不能赶人,就这样尴尬的介绍了。

“是这样啊……”夏筱莲点头,忽然有种还不算多的感觉,说实话她刚才以为这满屋子的人都是的,说着站起身来走向那直挺挺的站着的八人面前。

“你是九幽?”夏筱莲站在九幽面前,打量了半晌才问道,那眼神说不上是挑剔还是审视,王紫没有上前,却有些担心。

“是的,母亲。”九幽看了看王紫,似乎是安抚,才面对夏筱莲,嘴角轻笑,有礼的回道,任由夏筱莲打量,并没有任何不适。

“看你的装束,不像是六界的人,你是何人?”夏筱莲心中满意,面上却疑惑的问道,虽然修为折损了很多,但她如今也是天神期大圆满了,而其实这里面的每个男子挑出来都是独一无二的优秀,偏偏同时爱上了她的宝贝女儿。

“母亲好眼力,我确实不属六界,是西方血族的王。”九幽不着痕迹的赞道,虽然说是血族之王,却被他轻轻的带过,好像并不重要一般。

“你爱我家小紫?”夏筱莲着实惊讶了,血族之王这个身份,似乎不应该出现在东方啊,看来这里的故事、真的很多,只是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夏筱莲接着问道。

“对,很爱,我很爱她。”九幽点头,眼神认真,他说不清有多爱,只知道很爱很爱。

“嗯……你是子谦?你是玄武?”夏筱莲沉吟着走到卫子谦面前,同样问道。

“是的,母亲。”卫子谦轻轻点头。

“你爱我家小紫?”夏筱莲又问。

“是,我很爱她。”卫子谦看着夏筱莲的眼睛,温润的声音说着,却有一种无言的坚定和认真在传递。

王紫看着夏筱莲就这样一个个问,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但也没有阻止,而且见自家男人回答的很诚恳,便也放心了,只是忽然,王紫感觉一束若有似无的视线停在她身上,方才的注意力一直在母亲身上,要不然也不会没有察觉,这视线、似乎停留了很久。

王紫转头看去,果然,正好看到冥王站在屏风一侧,靠着书架,那双墨绿色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她,见她看去也没有移开,很随心所欲的样子,王紫微微一愣,虽然知道冥王也来了,但是在鬼界的时候邪彤才说了冥王有别的事情,现在却忽然有时间赶过来了。

“小紫。”听到夏筱莲在唤她,王紫立马转过头来,见夏筱莲眼神复杂的看着她,那双温柔的眼中情绪太多,她一时间有些分辨不出。

“小紫,告诉母亲,你爱他们吗?”半晌,夏筱莲却只是问道。

王紫微微一愣,忽然有些明白了夏筱莲方才的眼神,有心疼、有愧疚、有遗憾,王紫却忽然笑了笑,扶着夏筱莲的胳膊,让她坐在椅子上,然后才看着她缓缓的说道:

“母亲,若不是因为爱,我怎么会承认他们是我的夫君?我爱他们,很爱很爱,若没有他们,我便什么都不是,没能像您和父亲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我爱他们任何一个人,一定都像您爱父亲那样,有他们在,我很幸福。”

王紫浅笑着,是啊,那是幸福,是她以前所不了解的东西,是他们给了她感情,给了她温暖的血液,让她尝到被关心被在意,被捧在手心里疼的滋味,那种感觉,一旦尝过就再也放不下。

屋子里的人无一例外的都看向王紫,那个一向用自己强大的一面示人的女子,此时在夏筱莲面前笑的那么美,而她说她很幸福,而这份幸福,是九幽那八个人给的……

“小紫……”夏筱莲也笑了笑,轻抚过王紫长长的墨发,笑的很欣慰,她说:“你是在担心母亲为难他们几个吗?怎么会呢,母亲只是有些惊讶,我的女儿已经这么大了,有了人照顾,母亲感谢他们还来不及,怎么会为难?”

夏筱莲说着,虽然王紫没怎么表现出来,但是她对他们说每一句话她都那么紧张,她岂会察觉不到?那种在意和紧张是深深的刻在骨子里,她的宝贝女儿,真的爱惨了这八个人呢。

她没有参与宝贝女儿的成长,又怎么会这个时候干预她的幸福?只要他们全心全意对她女儿,只要是她女儿愿意的,虽说惊世骇俗了一点,但那又能怎么样?

“母亲……”王紫笑着,却有些涩然,因为被母亲看穿了她心思。

“母亲,我们知道您是心疼小紫,如今您总算跟小紫团聚,从以往后我们便是一家人,您也可以看着,我们定不会叫您失望的。”卫子谦上前说道,他们都知道夏筱莲在王紫心里的分量,日子还长,他们会让夏筱莲满意的。

“我们都是无父无母之人,对于我们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便只有小主人一人,而从今往后,如子谦所说,我们便是一家人,尊您一声母亲,您若同意,便饮了这杯茶,如何?”

青龙走到桌子旁,倒了杯茶走了过来,撩起衣摆单膝跪在夏筱莲面前,将茶奉上。

王紫看着青龙的举动,看着其他几人也相继跪下,心中感动,看向夏筱莲,她是她挚爱的母亲,而他们是她挚爱的男人,她做梦都想、他们能够永远成为一家人。

“你们口口声声叫了这么久,我可曾纠正过?”

夏筱莲轻笑,这便是同意的意思了,从丹房出来这些人就这么叫她,她虽然云里雾里,但也不曾拒绝过啊,只是,虽然因为王紫的辈分他们不得不这么叫,倒是让她也不得不做起了这个长辈了,刚刚睁开眼没多久就多了这么八个女婿,这算是喜事儿吧?

夏筱莲接过青龙手中的茶,放在嘴边喝了一口,才让几人都站起来,看完了自家女婿,夏筱莲这才想到这屋子里还有很多人,一一看去,乐九她是认得的,冷殇在丹房见过一面,原来这便是那三位创世主之一,而冥王嘛,她只能说她家宝贝女儿的交际实在广泛的很。

还有那看起来很乖巧的黑子,同样是王紫契约兽的腾蛇,一脸生动的莲生,还有一脸深沉的梼杌,另外一个人……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母亲,您终于想起我了吗?”混沌一笑,懒洋洋的支起身体的晃到了夏筱莲面前,很自然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几人奇怪的看着混沌,毕竟这房间里,还没人敢在夏筱莲面前这么失礼。

夏筱莲微微皱眉,似乎在思索着这人又是谁?而且也叫她母亲?而混沌也配合的胳膊支在桌子上,抬起头让夏筱莲看个够,没多久,却见夏筱莲面上出现恍然大悟的神色,甚至有些喜色,惊讶的说道:“你是混沌?”

“是啊是啊,我是混沌,母亲,您可不能忘了,要把您的女儿许配给我的。”混沌点头,痞痞的笑着,可这话中的认真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其他人惊讶的看着混沌和夏筱莲,这又是唱的哪出?王紫也蒙了,混沌和她母亲好像很熟络的样子,而混沌一出现就喊她媳妇儿,难道他说的是真的?王紫看向夏筱莲,想听她说。

“咳,这是当初一句戏言,你……”

夏筱莲被自家宝贝女儿和八个女婿看的有些不自在,当初被卷入奈何桥底的时候,漫漫岁月,当初她所在的魂基便是靠近混沌的,无意间发现混沌帮她分担了奈何桥的重量,才渐渐与混沌说起外面的世界,也慢慢发现混沌其实就是个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坏小孩,其实有些举动却很让人暖心。

想到自己的女儿也是贪狼入命,世人皆道她女儿该杀,可那是她的宝贝女儿,只有她知道她是多么敏感和善良,混沌或许也如此,世人道他是乱世混沌,但世事如何也不尽然。

不由的与混沌提起自己生死未卜的女儿,混沌便戏言若是三十年后离开这奈何桥,就把王紫许配给他,这乱世混沌,祸世贪狼,天生一对呢,她只当他开玩笑,毕竟那时她的女儿才刚出生,可后来,混沌便当真改口了,一口一个母亲,到后来她也早就习惯了,以为这个问题是不会面临的,却不想、如今有种恍如昨日的感觉,真的面对了。

“那不行,母亲您不能耍赖,我叫了许多年母亲也收不回来了。”混沌直接打断了夏筱莲的话,摇着头说道,余光见王紫有话要说的样子,伸手抓住王紫,看向王紫的眼神好像在说‘这个时候你不要插嘴’一样,看的王紫满脸黑线。

“可是……”

夏筱莲其实也想过,如果混沌真的做她的女婿的话怎么样,虽然觉得也挺好,但是女儿的幸福她是不打算安排的,更何况现在王紫有自己喜欢的人,她也不能硬塞啊,但是又有些对不住混沌,一时有些进退两难了。

“您别可是,只要您继续受着我这声母亲,我媳妇儿我自己来追。”

混沌说道,其他人着实被混沌这厚脸皮惊到了,竟然打了先搞定丈母娘的策略,王紫对夏筱莲几乎百依百顺,得到夏筱莲的支持,混沌定然会事半功倍啊!果然这厮不是随随便便来帮忙的,这个情敌杀出来的太突然,他们根本没有招架的余地!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吧,好了好了,你们都先去忙,我自己调息一下,不用都在这里陪着我了。”

夏筱莲看了看王紫,又看了看混沌,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喝了一口已经凉了的茶,虽然不至于被八个女婿兴师问罪,但总有种对不起他们的感觉。

夏筱莲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人,其实他们的情敌还有很多啊,那些男子的眼神她一看一个准,明明都是倾心于她家宝贝女儿的,要不然也不会也赖在这里不走,只是她家女儿跟她父亲一个样子,木讷的很,恐怕她自己还不知道吧。

还是让她静静吧,夏筱莲开口赶人,他们若是真心的,她女儿迟早会知道的,她很确定,只是现在就先让她躲躲吧,要不然这么多人都打算从她这找突破口,她也会很头大的。

“母亲我当你是答应了的,那你就好好休息,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叫他们……因为我对这里不熟。”混沌站起来笑着说道,抓着王紫的手不放开,说完便拉着人离开了。

其他人跟夏筱莲道别后也陆续出门,在身后的房门合上的一瞬间,众人之间的气氛就有点变了,盯着混沌手好像恨不得立马砍下来一样,混沌却旁若无人的拉着王紫一直走到远远那颗大树下,按着王紫坐在那个缠绕着藤蔓的秋千上。

“媳妇儿,所以说你还是认了吧,你迟早会是我的。”混沌俯身在王紫耳边说道,笑的痞气十足。

“不会的,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王紫说道,混沌的话让人很无语,面对自信的有点过分的人,王紫要跟他理论似乎有点吃亏,只是她想、混沌也许只是觉得好玩,他们分明是第一次见面,哪里来的感情。

“媳妇儿你别拒绝的这么肯定,你会同意的,你要相信我,我们一定是天生一对。”混沌一本正经的摇头,那样子甚至有些纵容王紫现在不懂事似的,好像在说他多么的用心良苦,而有朝一日王紫一定会明白一样。

“小紫紫不要听他瞎说,遇到这种人要自觉一点躲开知道吗?”

慕千厷伸手一拽,带着王紫离开混沌身边,其实心里有点恨的牙痒痒,好啊,今天算是都暗中表态了是吧?恐怕就王紫还不知道,现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对她有非分之想的吧,在夏筱莲醒来的今天,这些人都忍不住了是吧?

“是啊,小紫你离那个人远一点,他图谋不轨!”

腾蛇蹭上来,跟慕千厷同仇敌忾,可遭到慕千厷一个鄙视的眼神,这话用来说他自己也一样合适,腾蛇就当没看见他的鄙视,他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懂不懂啊!

慕千厷坐在石凳上,干脆把王紫放在自己怀里了,这样也好挡住别人的骚扰。

“我这不叫图谋不轨,我意图明确,就是拿下我媳妇儿,不像你们……”才是真的图谋不轨。

混沌痞笑着说道,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大家什么心思明明彼此都心知肚明的,能不能攻下王紫那是各凭本事,就算你们护着能护多久?除非把王紫绑在自己身上不要放下来,否则……总有他下手的机会。

其他人哪会听不懂混沌的意思,一时间大家都是沉默,这也算是众人第一次给彼此交个底儿了,从后山到现在,他们的态度就表明了,绝对不会退出的。

慕千厷忽然张口咬在了王紫的脖子上,王紫被他这忽如其来的动作弄的闷哼了一声,虽然不至于疼,但是慕千厷也咬的不轻,好像磨牙一般在她脖子上磨了磨才松开,然后又似乎觉得咬的重了,轻轻的在咬的地方舔了舔。

“唔。”王紫推了推慕千厷,咬的地方本来就挺敏感,又被他这样舔着,一连串酥麻的感觉顺着被舔的地方向四肢百骸蔓延,王紫面上微红,这么多人,慕千厷想让她出丑吗?

“小紫紫,你怎么这么招人?”

慕千厷看着那白皙的脖颈处一片微红,贴着王紫的耳朵恨恨的说道,更让他内伤的是,王紫自己根本不知道,招来了这么多狼,却还这么天真,这不是在等着那群狼来扑呢吗?难道真的要他们紧迫盯人,防止一切被趁虚而入的机会吗?

他该不该问问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问了又会不会弄巧成拙,她心里也许根本没有那么想,然后被他一说就提醒了?

慕千厷很清楚,王紫内心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很渴望温暖的人,如果一个人一直对她好下去,她会傻傻分不清楚那是友情还是爱情,一旦到了她心里习惯依赖的程度,另一个人主动一点,她就会丢盔卸甲。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王紫放在心里的人,也许他们之间的感情的发酵只是需要一个偶然的出口而已,腾蛇是王紫第一个契约兽,这是他们都很无奈的事情,王紫早就说过,如果腾蛇愿意,她也可以用任何身份待在她身边,那现在呢?如果腾蛇说也想做那个夫君呢?

黑子是王紫视作亲人的人,可是黑子太单纯,正因为他单纯才危险,在他心里最重要的人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王紫,这一点也许是幻影都比不了的,黑子也迟早会知道他对王紫的感情并非那么简单的照顾,他迟早会明白他其实最想做的是王紫的夫君,而到那个时候,王紫又会拒绝吗?

南阙用不温不火的方式渐渐融入了王紫的心里,像属下又像朋友,南阙是聪明人,他太了解王紫了,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着急过,如果王紫是一本书的话,从一开始他就在试图读懂这本书,反反复复的,直到他对这书的内容一清二楚之后,才慢慢的去渗透。

他跟王紫之间的关系是断不开的,所以他很有耐心,就算现在不能出手,他也会从容的等很久。

莲生,也许慕千厷最放心的就是他了,按照莲生那无厘头的性子,恐怕让他得手真的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嗯,这样也挺好,让他们暂时少一个目标。

梼杌……却不好办了,他太清楚一个凶兽被征服后的反映了,在灵兽中本来就有一个传统,只向绝对的强者低头,此生只要一个主人,只忠贞于一人,虽然他们都是上古纯血脉,但是这个传统在他们身上只有无限的放大而不会出现例外,不巧的是,王紫正是征服梼杌的那个人,然而征服靠的不是武力,而是某一瞬间忽然被套牢的心。

冷殇……他说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慕千厷的记忆中,冷殇是一个很寡言而且很冷静的人的,如他的身体一样,他以为冷殇是没有感情这根神经的,呵呵,好吧,想到这里时慕千厷自己也笑了,因为他忽然想到,在王紫出现之前,他们所有人、似乎都没有这根神经。

即便如此,慕千厷还是很奇怪冷殇对王紫的感情,最不明显,但也最明显,他巧妙的一直用宿雨做挡箭牌,好像他处心积虑安排的一切都是为了宿雨,然而他们却明白,冷殇并没有必要如此。

若是真的为了宿雨,他完全可以明白的将所有的事情告知他们四人,而无需一步一步的引诱,要说拯救六界之类的,冷殇不会有这么圣母的心,除此之外,能让冷殇真正这么做的原因、就只剩下一个了,那就是王紫。

这分明一步一步的将王紫培养成了一个绝世强者,然而在这之前,冷殇是不可能认识王紫的,这一点他很清楚,然而正因如此,他才想不通,冷殇为何执着。

而乐九师傅……他是唯一一个让慕千厷头疼的人,因为他是师傅,是长辈,不仅在他心中是,在王紫心中也是,更重要的是,在今天之前,他根本没有看出蛛丝马迹!

在慕千厷心里,乐九才是真正的修行之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的气度真的好像一片汪洋大海,包容而恬淡,有些时候甚至给他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感觉,他的心境是即便拥有几世的记忆慕千厷自己、也不敢比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空灵之人,却也有凡心,而让他动了凡心的人、正是王紫。

乐九是聪明人,他定然知道在坐的所有人,都是带着同样的心思留下来的,他没有避开就说明、他亦如此!这叫他怎么能不头疼?

冥王……他是一个强大的人,慕千厷很欣赏他,虽然他们之间的了解或许很少,但是慕千厷清楚一点,能让幽冥地狱从上古至今一直都披着最神秘的外衣,最不容踏足的领地,最不得撼动的地位,这绝不是那十八层地狱的酷刑所造成的效果,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人在背后指点江山,这一切都是白扯。

就凭这一点,慕千厷就欣赏他,他不清楚冥王是什么时候对王紫上心的,但一定很早了,冥王太神秘,但他并不认为冥王会伤害王紫,因为他没理由这么做,如果会,也没必要拖这么久。

只是,在面对他们都要来抢小紫紫这件事情上,慕千厷看着眼前根本没搞清楚状况的王紫……那就各凭本事吧,只是、慕千厷还是忍不住磨牙,小紫紫你最好给我争气一点!别让他们得逞!

而在远远的房间内,夏筱莲轻手轻脚的离开窗口,坐在床上安抚了一下自己有些混乱的小心脏,越看越觉得她家宝贝女儿的情路复杂,吸引了这么多女婿是好是坏?

“胤天,你也不看着点小紫……”夏筱莲呢喃,第一天醒来就面对如此强烈的冲击,她需要时间让自己适应一下,她是没办法,但胤天真的不知道吗?也放心让小紫自己去处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