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56裴少篇:与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结仇

裴寒轩居然按照容思颜的描述,很贴切的挑了*件衣裳,最后连着容思颜手上的那条裙子放在了一起,“好,就这些给我包起来。”

容思颜愣住了,他挑的全都店里最贵而且不打折的东西。这些衣服因为性价比不高,不太容易卖掉,容思颜都放在很难拿到的地方做展示用的。

没想到他们之间有这么大的过节,他居然还真的按照她的话去选了,给她增加业绩。

容思颜顿时觉得这男人其实还不错。

不过还是有点迟疑道:“你确定要买这么多吗?按照你说的,这个几个颜色都不是很适合你女朋友的……”

“这不是你说的吗,料少价高不打折,我是送东西哄人开心,心意到了就好,至于合不合适我就不管了。还是说……”

裴寒轩顿了一下,对容思颜挑了挑眉道:“你不想赚这笔提成了?”

裴寒轩的话说的是那样自然,让人丝毫不会有怀疑。

容思颜陷入到了一种两难的境地。

一方面,她十分鄙视痛恨,这种朝三暮四以为有钱就能收买一切的人。

另一方面,那笔提成十分可观,容思颜又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最终容思颜决定暂时忘记裴寒轩之前的所做所为,只是单纯的将他看成一个普通的顾客。

基于顾客至上的原则,她微笑着,没有任何不满情绪的按照货号填写小票。

容思颜很花了几分钟才将十张小票给写好,整理妥当交到了裴寒轩的手上。

裴寒轩看都没看,就将衣服扔到容思颜的手上,“给我包好,一会儿我就回来拿。”

说着,他就朝着收银台走去了。

依旧是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直到裴寒轩都消失在拐角了,容思颜还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这一单的业绩比她以前一天的业绩还要多,而且还是之前有过一些矛盾的人消费的,这人的脑袋是不是抽掉了?

不管裴寒轩的脑袋抽没抽,容思颜还是很开心的。

写单子的时候她已经将上面的数字简单的计算了一下,嘿嘿,今天的收获不小啊!

容思颜已经被赚钱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一边打包衣裳,一边等着裴寒轩付款归来。

裴寒轩还没回来,倒是张甜甜先进门了。

她刚一进门看见店里的景象就呆住了,“乖乖,这千疮百孔的,我们是被人给打劫了吗?”

那些衣裳都是从模特展台上拆下来的,所以整个店面一晃眼,好像就剩下了几个光溜溜的模特杵在那里,一副要甩货清仓的架势。

“打劫?那也先抢架子上的这些啊,那些都被我给卖出去了。”容思颜很得意的说。

张甜甜更惊讶了,“就吃饭的这么一会儿功夫,你就卖出去这么多?”

“恩,碰上个有钱没地方花,智商有点,咦……嘻嘻,反正就是有那么一个人就对了。”

容思颜将打包好的衣物放在了柜台后面,站在门口等着裴寒轩。

“想不到你这小丫头运气这么好,看来以后真的要多让你站在外面了。”

“不准叫我小丫头,你才比我大几岁啊。”容思颜非常不喜欢这个称呼。

“行行,不叫小丫头,叫小思颜,小美女?”张甜甜故意逗她玩。

“去去去,我已经不小了好吧。”说着,容思颜还特意挺了挺胸。

两个年轻的女孩子说笑了一会儿,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下午来来往往的客人不少,她们两个都没有清闲的时候。

在纷忙中,容思颜依旧分出了一点心神,放在还没有回来的裴寒轩的身上。

他怎么还没回来,过了电梯的拐角就是收银台了,他就算是路痴转了一整圈也该找回来了啊,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这个阴影从中午到晚上一直留在了容思颜的身上,并且面积越来越大。

等到晚上关店的时候,裴寒轩还是没有出现。

容思颜再也忍耐不住了,将那些打好的包装一股脑的摔在地上。

要不是这些东西不能揉不能影响销售,她恨不得在上面直接踩几脚。

当然,此时她最好踩的不是这些无罪的衣服,而是耍了她的裴寒轩。

“可恶,那混蛋居然敢耍我!”

容思颜捏着手上的一叠小票,怒气值已经积聚到了最高点,再不发泄出来,她就要爆炸了。

张甜甜不知道容思颜为什么被耍,不过看她这样子真的生气了,替她将地上的东西收拾起来然后劝道。

“顾客毁单又不是少见的事情,不买就不买了,咱们再把东西挂回去就是了。”

张甜甜说的轻松,那些衣服要挂回去就要重新穿到模特的身上,一件两件的还好,这么多的数量,她们就只有两个女孩子,很要花上点时间的。

看来那混蛋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专门对模特上的衣服下手的,真是太阴险了。

把衣服穿上只是点力气活,做完了也就完了,更难搞定的是那些已经开出去的小票。

经常作废小票对记录账单是有害的,小票上都有连码编号,断个一次两次没有什么,但是连续断了这么多张,会让上面怀疑她们做伪单的。

等主管来了还要跟他解释这些问题,容思颜还是新人就弄出了这么多的纰漏,以后想要继续的在这里工作怕是困难了。

“臭混蛋,让我再看见你,一定让你好看!”

容思颜在心里默默的骂道。

重新给模特穿衣服是个不小的工程,她们两个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完工,赶着商场断电关门的前一刻才出来的。

因为她的原因耽误了张甜甜的时间,容思颜觉得很对不起她,“抱歉,这次让你跟着我做白工了,我下次一定补偿回来。”

张甜甜笑道:“不用等下次了,你现在就补偿给我吧。”

容思颜疑惑:“现在怎么补偿?”

“前面胡同里面有家不错的小吃店,经济实惠,我的胃就是无底洞也吃不穷你。”

张甜甜多少知道一点容思颜赚钱的理由,想让她解除这份愧疚心,又不忍心让她多花钱,所以选择了这么一个地方。

容思颜很快就明白了张甜甜的心思,有点不好意,“我知道那边有家不错的餐馆,我消费的起的。”

“那家小吃店也不错的,不信你跟我去尝尝。”

张甜甜其实也就比容思颜大三四岁,但是性格温和善解人意,一副大姐姐的姿态。

容思颜理了理头发,不好再争执下去,就跟着张甜甜往小吃店的方向走了。

张甜甜说的很对,这家小吃店真的不错,经济实惠还挺好吃的。

女人的友谊其实很容易就能建立起来,同吃一顿饭,同逛一条街,如果对方没有特别厌恶的气质,两人基本上就是朋友关系了。

通过这顿饭,容思颜跟张甜甜很快就从同事关系晋升为了朋友关系。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从小吃店出来,没有走出很远,前面的路就被挡住了。

她们走的是条小巷子,空间有限,只能同时让两个人并肩而过。

眼前的人背对着她们,站在巷子的正中间,正好挡住了她们两个的去路。容思颜的心情很好,语气很和善的希望对方能够往边上一点给她们让点路。

谁知对方对容思颜的话丝毫反应都没有。

容思颜有点奇怪,等借着路灯的光看见那人的面孔之后,她的心情瞬间就不美好了。

“呵呵,你这收银台的距离够远的啊,都跑到商场外面来了。”

现在不是在商场没有监控,他们也不再是顾客跟店员的关系了。

当然她也不用再刻意忍住脾气,容思颜决定不再给裴寒轩好脸色,其实这会天色已晚,她的表情怎样,裴寒轩也看不怎么出来。

“怎么你生气了?”

“为了你这种渣滓生气,我还不至于。”

张甜甜在旁边看这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大概猜到这男人是白天戏弄容思颜的人,她仔细的看了看对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对方有点眼熟。

裴寒轩一个下午都在监控里观察容思颜的情况,看见她从欢喜到疑惑到失落到愤怒的一系列的情绪变化,这种捉弄人的办法挺无聊的,但是裴寒轩却乐在其中。

容思颜下班的时候,他专门跟在了她的身后,直到她们两个从小吃店走出来。

在裴寒轩眼里,容思颜是个很有趣的女孩子。

能为了一个面都没见过的人玩小手段,也能为了五斗米折腰将那些义气原则都放在脑后。

她很矛盾,裴寒轩的世界中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反正这几天也没有事情可做,当她是个解闷的玩意儿逗弄一下也好。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尽管只是容思颜自我意识中单方面的死敌。

因为不想在刚结交的好朋友眼前暴露她略显粗暴的属性,她才跟对方互相嘲讽几句之后便决定认个吃亏,不去理他了。

裴寒轩挡在前面不肯让路,那就把他撞开好了,她又不是没撞过。

想到就做是容思颜的人生准则,可惜同样的办法对同一个人施行第二次成功率会降低的。

裴寒轩早早的看清了容思颜的动作模式,在她冲过来的那一刻轻松的握住她的手,将她给拦了下来。

居然失败了,容思颜被制住后脸都白了,她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她不死心的挣扎了一下,谁知道被裴寒轩抱的更紧了。她被迫的贴在了裴寒轩的身上,甚至能听见他的心跳声。

她觉得这种情况很危险。

“怎么,还想用这一招,可惜现在没有用了。”

容思颜站在身边的时候,还觉得她比一般女人高挑些,现在被他这么抱在怀里,却觉得异常的瘦小。

裴寒轩将手臂圈的更紧了一点,戏谑道,“白天就说你又柴又瘦,看来我的眼光的确没错。”

裴寒轩得了便宜还卖乖,容思颜更是愤怒,一狠心,看清地方,稳稳地在裴寒轩的脚上踩了一下。

因为工作关系,容思颜穿的是商场要求的黑色细高跟,那细细的鞋跟结结实实的踩在了裴寒轩的脚上,后果可想而知。

“啊!!!”容思颜这一脚踩的非常狠,裴寒轩虽不想放手,却扛不住这突如的痛楚。脚上吃痛,锁住容思颜的手也就顺势松开了。

趁着这个机会,容思颜一溜烟的跑掉了,张甜甜见状不好,没有说什么,也跟着容思颜的脚步离开了。

窄小的巷子就剩下了还在痛呼的裴寒轩,他哼哼了几声才止住了声音。

“看不出来啊,这么斯斯文文的小姑娘发起狠来这么厉害。老四你白天肯定没有说实话,你怎么招惹她了,杀父之仇不过如此啊。”

一个身穿浅灰色风衣的男人出现在了裴寒轩的面前,脸上带着点说不清的笑容,看着眼前吃了亏的男人。

裴寒轩脸上的神情依旧扭曲,他很不客气的冲来人伸出了手示意他扶一把。

“我裴寒轩对天发誓,真的就只有白天那一点小事,谁知道这女人这么爱记仇,真是见识到了。”

“是吗?”男人露出了明显不相信的目光。

“你对天地发誓的时候太多了。”换言之,裴寒轩的话他压根不相信。

“老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俩是兄弟,现在不帮着我说话还帮着别人,怎么你看上她了,小心我告诉嫂子去?”

裴寒轩连连摇头,摆出一副你品位真差的表情来。

“就你这花心大少,在这种事情上,我一直相信别人比你来的多些。而且你要是真想收拾她,会有更多更有效率的手段,现在这样,很容易让人觉得你是在*她。看来对她有兴趣的人不是我,是你吧?”

穆昊焱对裴寒轩花心的本性,相当的了解。

虽然他不会做出很出格的事情来,但是这种无聊的手段,还真的很像他的手笔。

“老三再这么下去,我们的兄弟也就做到头了啊!嘶,好疼,这丫头用了多大的劲啊!”裴寒轩试着走了几步,依旧跟个瘸子似的。

穆昊焱从地上捡起了一个细细的鞋跟,送到裴寒轩的眼前,“连鞋跟都踩断了,她对你恨得深沉啊。走吧,我送你去医院看看,虽然还能走,也要看看是不是有骨裂的情况。”

裴寒轩被穆昊焱扶着上了隔壁街上的车,他拿出了那个断掉的鞋跟,嘴角撇了撇,“容思颜,这事,咱俩没完!”

容思颜除了个子高点,体力上跟一般的女孩子没有很大的区别,裴寒轩真的要跟她对打的话,她也只有受着的份。

为了避免皮肉受苦,她在踩了裴寒轩一脚后一溜烟的逃走了,张甜甜在她身后追了她好长一段时间才追上来了。

“放心吧……后面,后面没有人追来!”张甜甜气喘吁吁的叫停了还在玩命奔跑的容思颜,容思颜要是再不停下来,她也没有力气再追下去了。

听了张甜甜的话,容思颜慢慢的停下了脚步,往后又张望了一眼:“他真的没有追上来?”

“没有啦,我们,休息一会儿吧。”张甜甜从没上体育课之后就很少有这么剧烈运动的时候了,她随便的找了一个台阶坐下,让气喘慢慢平息下去。

确定身后没有危险了,容思颜也一步长两步短的走了过来,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吓死我了,现在的男人,吵不过你就来硬的,哼!”

张甜甜问道:“你怎么走路一瘸一拐的?”

“刚才踩那个混蛋把鞋跟折断了,还好是A货,断了也不心疼。”容思颜摸了一下失去后跟的鞋子,无所谓的说道。

张甜甜轻轻的拍了拍容思颜的脑袋,“以后少惹点事,如果他是那种品行不端的坏人,那多危险啊。还有你的脚,万一扭到了怎么办?”

容思颜从张甜甜的手下缩了回来:“知道了,你才几岁,唠叨的跟我妈一样。还有,我也没觉得他哪里品行端正了。”

跟女朋友都谎话连篇的,这种男人再好也有个限度。

“那个人,我总觉得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张甜甜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看他眼熟,是不是在哪个洗剪吹的店里遇见过啊。”明知裴寒轩看着就不是理发店的洗头小弟,但是她还是用尽全力的诋毁他,用来出气。

“啊,我想起来了!”张甜甜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他是裴寒轩,没错是裴寒轩!”

容思颜被张甜甜一惊一乍的模样,弄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裴寒轩,那是什么人?”

“他是ARS国际的股东之一,而且好像还在兼职经理总监什么的职位。”

“ARS的股东,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在这上班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连公司的背景都不知道啊!”

容思颜摇头,她只知道她所就职的商场,是S市最大的一个商业中心,这里的人流最多生意最好,只要能吃苦,就能赚到快钱。

张甜甜叹气:“你啊,去上班对自己公司的人事关系都不了解,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

容思颜赔上一张笑脸:“我这不是来不耻下问了吗?甜甜姐,这里面有那个叫……裴寒轩的什么事啊?”

“ARS国际是全球有名的商业集团,旗下的产业多到只有你没想到,没有他们不涉及的。S市的大型商场,至少一半是ARS国际旗下的产业。裴寒轩是ARS的股东,也是创立ARS国际核心的几个人物之一。你说他跟咱们是什么关系?”

容思颜忽然觉得有点头痛,“你能不能简洁明了的告诉我这里面的关系。”

“简单的说啊,我们所在的品牌店主管要看商场的脸色,商场是ARS的直属产业,裴寒轩又是ARS的重要决策人之一,还需要说的更清楚一点吗?”

容思颜想了很长的时间才开口,“也就是说,他是我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虽然级别可能更高一点,不过差不多了,就是这个意思。”

“我刚才是不是骂他了?”

“我听的很清楚。”

“我刚才是不是撞他了?”

“还被他反手抓住了。”

“我刚才是不是踩他了?”

“鞋跟都断了。”

容思颜痛苦的抱住了头,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钱途一片黑暗。

题外话:

新的一月开始了,新的故事也开始了,宝贝们求留言,好久没求了,嘻嘻求一下吧,别潜水了可以出来冒泡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