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54小番外:若若,嫁给我

距离乐乐出事已经一年,白若素和顾安之的生活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

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白若素会失眠走到欢欢乐乐的小房间去,抱着乐乐留下来的那些衣物,坐在她的小*上傻傻的发呆,这样一呆便是*。

乐乐的出事,对白若素的打击还不算是最大的,这件事中受伤最深的,是一直与乐乐形影不离的欢欢。

因为乐乐的事,欢欢觉得很自责,认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妹妹。

如果当时出任务的人是他,不是乐乐的话,那乐乐就不会有事。

对于乐乐死得那么惨,连具全尸都没有,自己却活得好好的,享受着父母亲人的爱。

他觉得这是对乐乐的背叛,所以在确定乐乐出事后,欢欢就离开了白若素和顾安之,跟着霍杰回了寒鹰岛。

这一年,他没有出任何任务,天天就在岛上做着最苦最累最危险的训练。

白祺睿自杀了,欢欢连为自己妹妹报仇的机会都没有,那种无力感无人能懂。

本来就很冷酷的欢欢,在乐乐出事后,更是惜字如钻,十天都不见得能听到他说一句话。

白若素和顾安之都拿他没有办法,因为顾安之是弑盟的人,所以这一年里,只有白若素回寒鹰岛去见了欢欢几次。

可他依然,从未开过口,连妈咪,这两个字,一年里他也从未叫过。

在欢欢的心里,他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拥有亲人的资格。

本来乐乐的出事就够让白若素伤心,看到比以前更阴沉的儿子,白若素有时都觉得自己会痛得窒息掉。

所以,即使这件事和顾安之一点关系都没有,白若素还是忍不住去怪他。

怪他在自己失踪的这段时间里,没有好好保护他们的女儿。

她也知道自己很荒谬,可是如果不找个责怪的对象,白若素怕自己会支撑不下去,会跟着乐乐走。

可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欢欢,还有才相认的爸爸妈妈,还有把她看得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顾安之。

白若素依然是ARS国际的总裁秘书,只是是以白若素的身份回归。

整个ARS大厦的员工,都知道他们的总裁夫人死而复生,回到了顾少的身边。

只是,也有传言说,两人至今还处于分居的状态,而且顾太太三天两头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被抓进了警局。

总之,似乎并没有像大家以为的那样,顾太太死而复生后,两人的关系有多如胶似漆。

顾安之知道若若心里的痛,于是一直都顺着她,只要她不离开他身边就好。

反正七年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几年。

女儿出事后,他的痛苦其实一点也不比若若少,只是他却连痛苦的资格都没有。

对这个女儿,他有太多太多的亏欠,他和若若的想法一样,不可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天天开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他们一家三口的想法很一致,觉得自己如果幸福了就是对不起乐乐。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顾安之在办公室和部门经理开会。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大力的推开,裴寒轩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老大。”

顾安之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几个部门经理说道:“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

几位经理起身,朝顾安之和裴寒轩点了点头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怎么了?”顾安之一边整理着刚才的文件,一边问道。

裴寒轩坐到顾安之的面前,有些无奈的说道:“老大,嫂子又被请到警局喝咖啡了。”

他加重了那个又字的音。

这一年里嫂子真是无奇不有,几乎每个月都会被叫去警局喝咖啡,一次比一次的理由让人无语。

虽然他理解嫂子是因为乐乐出事伤心过度,才会有这种反常的现象。

只是ARS国际的总裁夫人,总是这样三天两头被请去警局喝咖啡还是不太好吧。

“什么事?”

“嫂子把公司的商业机密告诉给我们敌对公司,被李峰撞个正着,报了警。”

“多事,把李峰辞了。叫刑律师和我一起去趟警局。”

说着,顾安之便将文件合上,起身披上风衣外套,开始往外走。

他可舍不得若若在警局多待一分钟。

“老大,你这样公私不分不太好吧,嫂子会被*得更变本加厉。”

在裴寒轩看来,嫂子这一年生病了,老大也同样病得不轻。

如果不是他一直这么无下限的*溺,说不定嫂子早就从乐乐出事的悲痛中走了出来,他们也早就重新生活在了一起。

老大这完全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了,有意见?!”

“……”

裴寒轩双手一摊,你老大都这么说了,他能有什么意见——

白若素坐在口供室内,单手托腮,无聊的等着有人进来给她录口供。

这一年进来这里太勤,她和这个分局的警察差不多都熟了,就跟回自己家的感觉差不多。

其实,白若素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正常,可是又控制不住的不断给顾安之找麻烦,好像只有这么做,她才能继续待在顾安之的身边,也才能稍微舒心点的活下去。

她也不是没有去看过医生,可就是没有好转。

从罗卉卉离开之后,她就一个人这么待着,过了好久,终于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白若素头也没回,说道:“卉卉,你终于进来了,咖啡呢?”

因为太常进出警局,她和罗卉卉都成了好朋友,每次进来都会喝一杯罗卉卉亲手泡的咖啡。

咖啡放到她的面前,白若素端起用小匙搅动了一下,然后轻轻抿了一口。“卉卉,今天的咖啡味道怎么不太一样。”

说着,白若素抬起头看向罗卉卉……

结果看到的人却不是罗卉卉。

“顾安之……你怎么来了?”

问完之后白若素就默了,她刚问的这就是废话,哪一次她进警局不是顾安之亲自来接她回去的啊。

其实她也挺对不起顾安之的,哎……

看到顾安之出现,那就表示她又可以离开了。

可是,白若素刚要起身,顾安之的声音便悠悠的传到她的耳边。

“若若,我们谈谈。”

顾安之走到白若素的对面坐下,表情十分严肃。

白若素原本已经迈出的脚步,又停下,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

她心里默默想道,顾安之终于要爆发了是吧。

白若素也不知道她和顾安之应该何去何从,内心深处她不愿意和顾安之分开,可是又做不到就这么和他幸福的在一起。

心里始终有一个结,无法解开。

“谈吧。”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白若素喝了一大口咖啡,开口道。

“若若,乐乐已经走了,我们都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你这样一直抓住她不会,乐乐也会走得不安心。”

顾安之的第一句话便直接点出正题。

白若素低头不说话,他说的她不是不懂,只是做不到。

乐乐还不到八岁,那么可爱那么聪明,她笑着说会娶个老公回来的话,就好像才在耳边说过,怎么会就这么没了呢。

乐乐活着的八年,她这个当妈妈的为她付出的太少,几乎没有付出过。

“若若,一年的伤心已经够了,你不光是乐乐的妈咪,我们还有欢欢,如果你这样一直下去,欢欢要怎么办?还有爸妈,他们现在年纪也不小,你不能让他们现在还担心我们俩。”

顾安之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这一次一定要把若若从悲痛中拉出来。

“乐乐走了,我们都很痛苦,可是死者已矣,活着的人应该更努力的活着。”

白若素还是不说话,继续喝着咖啡。

咖啡见底,白若素皱眉看着顾安之,然后从嘴里吐出一枚钻戒。

“这?”

顾安之接过戒指,起身走到白若素身边,单膝跪下,“若若,嫁给我,求你,救救我。”

白若素没想到顾安之会这么说,再看他抬眸时,晶莹的泪花居然弥漫在他黑亮的双瞳中。

“我已经失去了乐乐,不能再失去你。你说我没出息也好,笑我没用也罢,如果再次失去你,我真的会活不下去。”

从未在任何人面前这般的示弱过,唯独只有她,可是让他放下所有的尊严、骄傲。

“若若,我们就让乐乐安心的走吧。”

白若素的眼泪已经完全不受控制,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个月后,芬兰的赫尔辛基大教堂内,顾安之白若素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十年前顾安之为白若素许下的承诺,现在终于得以实现。

“白若素,你愿意嫁给顾安之为妻,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愿意!”白若素响亮的声音响彻在教堂的每一个角落。

乐乐,妈咪和爸比举行婚礼,你看到了吗?

此时的顾安之和白若素很幸福,可他们并不知道,在十几年后,他们失去的女儿,会以另一个身份重新回到他们身边,让这一份幸福得已真正的完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