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53小番外:顾安之,这是我爸爸妈妈,打个招呼吧

欢欢跟着霍杰回了公寓休息,而白若素和顾安之两人牵着手,甜蜜的回了顾家老宅子。

从沙滩离开之后,在来顾宅的途中,白若素终于解开了当年的误会。

她自己也觉得很可笑,居然为了一个误会,让自己那样痛苦了两年,还和顾安之分开了七年之久。

让欢欢乐乐从小没有爸爸在身边,也没有像别的小孩子那样,拥有一个无忧无虑,快乐幸福的童年。

还好,现在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只是,白祺睿死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要让他心爱的女人陪葬。

这个心爱的女人指的是谁呢?除了她之外,会有谁?

白若素摇了摇头,甩开这个会影响她心情的问题,也许谁都不是,只不过是白祺睿故意不让他们心里舒坦,说来吓他们的。

刚顾安之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白若素看到墨兰和顾翔烯都站在门口,焦急又期待的在等着他们。

墨兰的肚子已经非常明显,前段时间去医院检查过,是个男孩。

也就是说欢欢乐乐即将有个比他们还小的舅舅。

“若若。”

墨兰的眼中含着泪花,自从七年前若若失踪后,墨兰就变得比以前脆弱了许多。

特别是后来退出了暗门的所有职务后,也不知为何,变得越来越感性。

她的女儿,实在受了太多的苦,好不容易看着苦尽甘来了,居然又遇到这种事,墨兰心中无比的心疼。

她这个当妈咪的,对她付出的实在太少,如果当年她没有把若若丢到孤儿院,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发生。

“妈,你别这样,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白若素朝墨兰奔了过去,开心的与她拥抱着。

当所有的记忆都回来时,她最开心的便是自己是兰姨的亲生女儿。

以前,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她就希望认兰姨当干妈,现在愿望得以实现,若若已经把以前经历过的那些悲痛都忘了。

她相信从此刻起,她只会越来越幸福。

“若若,我的女儿。”顾翔烯张大双臂,拥抱着自己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爸。”白若素因为受墨兰的影响,眼泪也情不自禁的从眼眶滑落。

她真的没想过顾爸爸居然会是她的亲生父亲,现在再回想,从一开始顾爸爸就比她的养父白家树,对她还要疼爱有加。

在知道她喜欢顾安之的时候,甚至装病来阻止顾安之和白苏末的婚事。

“好啦,别哭了,我们一家团聚这是喜事,哭什么啊!”

顾翔烯疼爱的拍了拍白若素的背。

“老婆,你现在有孕在身,更不能常哭,这段时间为了若若你流了太多泪,现在女儿终于回到我们身边,应该笑才对。”

顾翔烯放开女儿,深情的为墨兰擦干眼泪。

墨兰泪停了,肩膀却还在抽搐,“我也知道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止不住流眼泪。”

“妈,我们都别哭了。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个人。”

白若素的脸颊还留着一滴眼泪,可是眼睛却满满的都是笑意的挽着墨兰和顾翔烯,转过身来看着顾安之道。

“顾安之,这是我爸爸妈妈,过来打个招呼吧。爸妈,这是我老公,承诺会照顾你们女儿一辈子的男人。”

白若素指着她身边和面前的人,为对方做着介绍。

她这么做是因为想起了前段时间,顾安之带她回家的时候,给他们介绍时的情景。

她在想,说不定那个时候顾安之和爸妈心里都会想,如果当时做介绍的人是她该多好。

毕竟,那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只有她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她的话一出,墨兰立刻破涕为笑,拉着顾安之的手道:“好,好,安之,以后我们就把女儿真正的交给你了。如果若若欺负你的话,你就告诉我和你爸,我们为你做主。”

“妈,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欺负他了。”

白若素假装噘着嘴反驳道。

顾安之笑了笑,他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爸妈变成了岳父岳母,对他来说不管是爸妈还是岳父岳母其实都一样。

在他心中,他的爸爸妈妈也只有墨兰和顾翔烯也有资格让他这么称呼。

“妈你真是太了解若若了,以后我就指望你们两老帮我做主了。”

“顾安之,你干嘛也这样啊,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明明一直都是你欺负我。”

白若素拽着顾翔烯的手臂,特别嗲的音还带着转弯的叫了一声,“爸~~~”

顾翔烯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很大的弧度,一把揽过女儿,“我女儿这么温柔怎么可能会欺负安之,对吧?”

“当然!”白若素重重的点了点头。

四个人对视了一下,然后同时噗哧笑出了声。

“妈,我们过去坐吧,你现在身子也不方便,站太久会很累。”

顾安之亲昵的唤道,对他来说现在和之前没有任何分别,亲情这东西不是只由血缘关系来定。

“对对,妈我们过去坐吧。”若若扶着墨兰,朝客厅的沙发走去。

若若不得不承认,有时候顾安之比她细心。

现在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对自己的父母如此的用心,她怎能不开心。

他们家一定不会出现什么婆媳或者岳母女婿不合这种情况。

“妈,你最近去检查过吗?弟弟有没有踢你啊?”在来的路上,顾安之已经把她多了一个弟弟的事告诉了她。

“他啊,这几天……”墨兰摸着肚子,眼中满满都是母爱泛滥,给白若素讲着目前的情况。

偶尔还会说一些当年怀白若素时的情形,当时她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年纪又小,什么都不会。

白若素听得聚精会神,也会回忆起自己怀欢欢乐乐时的情形。

如果不是手机铃声的打扰,也许这俩母女还会继续谈好几个小时。

“喂,小黑,什么事啊?”接起电话时,白若素的嘴角都还是幸福的扬起。

“若若,你现在和顾安之在一起吧?”

其实霍杰的这个电话并不想直接打给若若,只是顾安之的手机关机他也没办法。

白若素看了顾安之一眼,“对啊,在我身边,怎么了?”

此刻,白若素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小黑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

“你让他接下电话吧。”

“小黑,有什么事你直接对我说吧!”听小黑这么一说,白若素更觉得不对劲,“快说啊,什么事。”

“若若……”

“你说吧,我没事。”白若素想不出来会有什么事,能让小黑的声音变成这样。

虽然,旁人听来可能没什么分别,反正都是冷冷冰冰,好像这世上的任何事都与他无关。

可白若素却能听出他声音中的最细微的变化。

“若若,怎么了?”顾安之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慢慢的走到白若素的身边坐下,揽着她的肩。

白若素并没有回答顾安之的问题,而是固执的让小黑把事告诉她。

也许是母女连心,也许是作为一个妈妈所具有的第六感,她似乎已经猜到是什么,只是没有听小黑亲口说,她不会相信。

“小黑,是欢欢吗?还是……还是乐乐?”

小黑这么难以开口,而同时对他来说也非常重要的人,除了欢欢或乐乐出事,她想不到别的可能性。

忽然,白祺睿死之前的那句话又出现在她的脑中。

“顾安之,你让我失去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我也要你心爱的女人为我陪葬。”

“小黑,是乐乐吗?是不是乐乐出事了?”白若素突然站了起来,声音中带着颤抖又含着倔强。

顾翔烯和墨兰两人对视一眼,也跟着站了起来,担心的问道:“若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啊,什么乐乐出事,乐乐出了什么事?”

而此时,同样听到过白祺睿死前绝言的顾安之,也似乎猜到了什么。

他抢过白若素手中的电话,说道:“霍杰,我是顾安之,乐乐出了什么事?”

“乐乐乘坐的直升机,在B国和Z国的交界处的上空,突然发生了爆炸。她和机上的飞行员都……”

死了两个字,小黑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顾安之的手垂下来,手机顺着手滑到地上,而他则瘫坐到沙发上。

白若素看到顾安之这样子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抱着膝盖像个小孩子一样,放声嚎啕大哭。

这下可把顾翔烯夫妇吓到了,若若这才刚刚安全回来,怎么又……

“安之,你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顾翔烯小心翼翼的问道。

“乐乐……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