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56 定案

宋弈和幼清对面而坐,中间摆着棋盘,幼清托颊盯着棋盘看了半天,指着白棋道:“你先了四十目,我又输了!”说着叹了口气。

“已有进步。”宋弈穿着一件米白色细布道袍,斜卧在大迎枕上,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优雅的像是一只狐狸,“这一回让你十子?”

幼清收着棋子摆着手道:“不用,哪有下棋越让越多的道理。”她将黑棋一颗一颗收起来放在棋篓里,宋弈伸过手来,纤长的手指夹着黑棋或白棋,真的很养眼,幼清不由多看了两眼,忽然想起什么来,笑问道:“你学了医,又考了科举,还有武艺在身,除了这些你还会什么?”她还从来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

宋弈挑眉,望着幼清,微微一笑,道:“怎么?”

“没什么。”幼清指了指他的手指,“觉得你的手指很好看,想着若是弹琴的话,肯定是很漂亮!”

宋弈轻轻笑了起来,隔着棋盘牵了幼清的手,放在手心轻轻摩挲着,扬眉问道:“那你呢,你会什么?!”

幼清任由他摩挲着,除了有点痒,她并不讨厌也没有不自在:“小的时候父亲教我吹过笛子,还有一种不知名的乐器,像是琵琶又不大像……现在想不起来,自然也就不会了。倒是笛子,许久未练恐怕只能吹半曲《春江花月夜》吧!”

“那好。”宋弈微微一笑牵着幼清的手下了炕,“你随我来!”

幼清趿了些跟在他后面出了暖阁,宋弈带着她进了书房,在多宝格上取了个红木的匣子出来,宋弈做这一切时,始终没有松开幼清的手。

宋弈开了匣子幼清就看到里面并排躺着一长一短两管骨笛,长的约莫半臂长,小的约莫幼清的手掌长短,做的很精致,纤巧灵秀!

“你怎么会有这个。”幼清高兴的拿了一管握在手中,顿时有丝丝凉意自手心散开,她拿起来在手里端详,忽然就觉得这材质和做工像是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宋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道,“是觉得像那只鹿角吗。”

“是!”幼清颔首,“你这个是从哪里的,看样子是有些年头的物品了。”

宋弈拿了另外一根握在手中,又取了盒中的绢布细细擦拭着,轻柔的道:“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她说短的这管是她的,短的则是我父亲的!”

这是幼清第一次听到宋弈说起他的父母,她静静看着宋弈,轻轻的问道:“你……还记得他们吗?”

“不记得父亲。”宋弈轻描淡写的带过,放了绢布望着幼清道,“可想试试你那半曲还能否记全?”

幼清见他不愿意说也不再问他,笑着点头道:“好啊!”就拿了绢布擦了擦笛子,两人在书案两边各自坐下,幼清试了音虽觉得生疏但不陌生,而且骨笛的音质也很好,清脆悠扬,有直入云霄的空灵之感。

幼清先吹了基调,宋弈合音,顿时一首并不算流畅的《春江花月夜》倾泻而出,音符起初磕磕碰碰,可越至曲中曲调渐稳,宛若淙淙溪流,清冽悠扬,轻吟浅唱,又似少女曼妙轻舞,轻灵玄妙……宋弈望着幼清,她专注着自己的手法,神情执着而认真,凤眸隐隐透着水光,曲终音散她眼泪也落了下来。

幼清低头望着手中的笛子,轻叹道:“小的时候,父亲教我时仿佛也是用的这样的笛子,只是……”她遗憾的叹了口气。

“真是傻丫头。”宋弈走过来,捧着她的脸用手指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珠,低声道,“岳父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可以再让他教你。”

幼清点点头,眼泪却止不住的落下来,她很害怕,怕像前一世那样,父亲再出那样的事情。

宋弈轻柔的抚着她的背,幼清的情绪渐渐平复,她将笛子擦拭干净放回匣子里,和宋弈的那只并排放着,这两管笛子保存的很好,纤尘不染,可见宋弈应该是经常拿出来擦拭的。

他,也很想念自己的父母吧!

“早点歇着吧。”宋弈摸了摸幼清的头,微笑着道,“我明早会有事出门,你在家中乖乖等我回来!”

幼清闻言一怔,望着宋弈,就道:“不是说等崔大人的消息传回来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宋弈笑道道,“临时决定的,我们不能坐等事成”

幼清知道他并非真的坐等事成,他已经做了很多很多,但是他已经决定了,幼清也没有拦他:“不管你去做什么,都要小心一些。”

“将如此美貌的夫人独自留在家中,我定会慎之又慎。”宋弈轻笑,牵着幼清的手出了书房,幼清嗔道,“就没句正经话。”想了想问道:“大理寺开堂了吗,严志纲是不是不招认?”

“想让他招认恐怕不易。”宋弈淡淡的说着,漫不经心,“不过,他招不招认已无妨,大理寺他是出不了的。”

那倒是,人既然进去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出来,幼清想了想,道:“是不是还可以从他历年的事情中着手,上一回派人劫杀我的不是那些江湖人士吗,这些人现在何处,能不能找到他们。”

“真聪明。”宋弈望着她赞赏的道,“我也正有此意,这些人再严孝死后宛若一盘散沙,前些日子还闹了事情出来,严志纲险险压了下去,现在严志纲也身陷囹圄,他们早就坐不住了。”方徊鼓动他们闹事,索要盐引,严志纲倒也精明未出盐引,只拿银票敷衍了一番。

幼清点点头,这些江湖人士能跟着严孝,一方面或许是和严孝有些交情,但大多数的应该还是和钱分不开关系。

宋弈将幼清送回房中,又在院中负手站了一刻,江淮无声的走了过来,低声道:“爷,太仓来信说,秦昆已经被我们控制,正关在那边。还有严家派去的刺客悉数歼灭,迦翼请示,下一步怎么做!”

“让他早太仓等,应天巡抚不日便会带兵围剿漕帮,让他将漕帮的大当家的救下来,交由应天巡抚与秦昆一起押解进京,勿走水路!”宋弈负手而立,缓缓言道,“我明日出趟远门,你和江泰留在家中保护夫人。”

江淮一愣,爷前面没有提过此事,难道是刚刚决定的?他想跟着去,便道:“夫人身边有周芳还有江泰应该足够了,就让属下跟着您去吧。”

宋弈淡淡扫了他一眼。

江淮不敢再说话,垂着头心里直嘀咕,爷到底是要去哪里,怎么这么着急,他做事向来都是谋定而动的,一切都是预先计划好的,但是爷不说,他当然不敢再问。

“爷!”夜空中,方徊若鬼魅般飘了进来,江淮不满的看着他,方徊宛若未看到,低声回道,“严孝招募的那些江湖人士听到严志刚被抓的消息后,已经闹了好些日子,严安恐怕已经压不住了,您看,要不要添一把火?”

“再等十日。”宋弈声音沉沉的,“不能让他们如一盘散沙,也不能动静太大被人察觉,十日后你再按照原计划实行!”

方徊应是,宋弈道:“我出门的事情,你和老安说一声,楼中的事让他全权处理!”方徊也是一怔,没想到宋弈要出远门!

两人应是,宋弈回了房中。

幼清听着院子里没了动静,让绿珠出去看了看,绿珠回来道:“院子里没人了,老爷已经回去了。”

“我们也歇着吧。”幼清躺了下来,绿珠给她放了帐子,笑着道,“方才的笛声是太太吹的吗?说起来,奴婢好几年没有听到您吹笛子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在福建的时候,吹的就是这首曲子,有两三年了吧。”话落,又笑着道,“不过和老爷一起合奏,真好听,像奴婢这样一点都不懂的,都听的痴了。”

幼清失笑,想到方才的情景,她当时满脑子里都是回忆在福建时的情景,反而没有注意到她和宋弈到底合奏的好不好,也不知道他突然说明天要出门是为了什么事,神神秘秘的,也不和她说。

幼清翻了个身,这两日宋弈在家中闲着,他们几乎形影不离,一起说笑一起吃饭一起下棋,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话题,继续说下去,兴起时还能争论两句,可到最后又笑了起来,发现彼此的想法其实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视角不同而已。

这样的感觉很奇妙,让她觉得很踏实,仿佛只要宋弈在她就什么都不用烦,什么压力都没有,不用想着朝堂上的事,也不用想着家里的事,只要跟着他的步子走,他就一定会有条不紊的将所有的事安排的妥妥当当的,然后分门别类的摆在她面前,她只要照着做就成了。

以前,她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想自己做,如今突然有了这样的体会,不知道以后没有了宋弈,她还能不能好好的去做一件事。

幼清叹了口气,又忍不住轻笑,可想到宋弈的从来不提的父母又生出隐隐的心疼,她叹了口气,重新翻了个身,望着帐顶发呆,恍恍惚惚的睡着,到早上卯时她准时醒了过来,掀了帐子她朝着外头问道:“老爷起了吗。”

“起了。”采芩进来挂了帐子,递了水给幼清,道,“奴婢看到江淮牵了匹马停在院子外面,老爷是不是要出远门。”他们当初租了隔壁的院子,马车和马都停在隔壁。

“他昨晚是说了。”幼清穿了衣衫起来,随意的梳洗一番,挽了个纂便出了门,正巧看到宋弈从房里出来,看见她微微一笑,幼清过去,问道,“现在就要走吗,要去几天?”

“约莫半个月。”宋弈理着她鬓角落下来的一缕碎发,“去一趟扬州,你在家乖乖的。”

幼清一愣,望着宋弈,问道:“不是说不着急的吗,怎么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她心头微动,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着急想见父亲,所以想快点把这件事情了了?如果是这样,你大可不必,我都等了三年了,就不会在乎这三个月,父亲也不会在乎的。”

“快总比慢好。”宋弈拍了拍幼清的头,“我走了,你安心在家中!”话落,朝她笑笑,转身便大步往外走。

幼清愣在原地,宋弈的决定太突然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她不由跟着宋弈到门口,宋弈已经跨了马,这是幼清第一次见到他骑马,以前听薛潋说过好几次,说他的马术很好,幼清站在门口仔细想了想,才道了句:“保重!”

宋弈微微点头,轻夹了夹马腹,缓缓出了巷子,幼清站在门口一直等到看不到他才转身回了院子,周长贵家的疑惑的道:“老爷这是要出远门吗。怎么事先都没有听提起过。也没有给他准备点干粮和换洗的衣裳。”

幼清没说话沉默的回到房里,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落了什么似的……宋弈肯定是以为她着急了,才会赶去扬州助崔冲一臂之力,她叹了口气,和周长贵家的道:“老爷要出去半个月,咱们把家里清扫一下吧,把他房间也收拾一下,洗洗晒晒,等他回来也住的舒服一些。”

周长贵家的看出幼清的失落,她笑着点头道:“好,今儿天气就不错,奴婢这就带着人去整理。”

一整天,幼清都跟着周长贵家的一起忙忙碌碌的将宋弈的房间整理了一遍,又将他书房也清扫干净,等到晚上,家里安安静静的,连丫头们走路都不由自主的放轻了步子,幼清坐在书桌前提了几个月都没有提的笔写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字句。

这样过了三日,幼清将江淮找来,问道:“老爷可有消息回来?”

江淮摇摇头。

幼清没有再问,而是道:“那严安呢,最近在做什么。”江淮回道,“一直在西苑未回家,不过彭尚书慌了神,因为秦昆那边没有消息回来,他已经私下派人赶去扬州,属下估计他肯定想要亲自动手,将都转盐运使衙门里的东西给毁了。”

不毁了那些东西,他恐怕连觉都睡不好,像案板上的肉,那一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

“还有七日!”幼清掰着指头算时间,“我明天回一趟井儿胡同,你们若无事的话都各自歇几日吧。”

江淮摇头,回道:“老爷让我们寸步不离的跟着您,我们哪里也不去!”

幼清笑笑点了点头,去了后院。

戴望舒穿着一身劲装正在后院练着鞭法,不远处路大勇拿着长棍迎合似的和她对打,不过几个回合,戴望舒的长鞭就被路大勇的棍子卷住带着离了手,戴望舒横眉瞪眼道:“我说了让你不要手下留情,你什么意思,若是不愿意陪我练你早点说,何必勉强!”

“没有这事。”路大勇急着解释道,“你误会了,我的武功一向是不如你的,能这样还是因为你没了底子,若是有怕是连这样也做不到!”

戴望舒哼了一声,抽了鞭子回来,在地上一抽带的尘土飞扬,她喝道:“再来!”

路大勇点点头,两人又重新交上了手,鞭声呼啸,戴望舒甩的又狠又准,路大勇似乎有些招架不住,先是连连后退,知道过了十几个回合,他才像方才那样缴了戴望舒的鞭子!

“这次还差不多。”戴望舒走过去,将鞭子拿过来,望着路大勇叉着腰道,“你要是累了,就回去歇着,我自己再练会儿。”

路大勇憨憨的笑笑,摇头道:“不累。不过你也不能急于求成反而伤了身体,还是休息一会儿吧。”戴望舒白了他一眼,道,“你要歇就去歇着,我的事不用你不管!”话落,又独自一人在一边舞开了。

路大勇摇了摇头,转身欲走,余光看到了幼清正站在那边,他快步走了过来,问道:“太太,可是有什么事。”

“没事,过来看看你们。”幼清指了指戴望舒,轻声问道,“她每天都这样吗?都是你陪她练?”

路大勇回头看了眼戴望舒,笑着点头:“索性无事,就陪她练练。”他说完一顿,问道,“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约莫要十来天吧。”幼清叹了口气,指了指前院,和路大勇一起走着,她笑道,“我想让你再去一趟延绥,你愿不愿意去。”

路大勇听着眼睛一亮,立刻点头就道:“是要接老爷回来吗?”

“父亲回来恐怕要明年了。”幼清笑着道,“不过,你现在启程到那边可以陪父亲过年,等京城的事情了了也正好能陪着父亲一起回来。”

路大勇很高兴,他有些迫不及待的道:“这几天天气不错,小人明天就启程!”

“不用这么着急。”幼清失笑,道,“我还要准备些东西让你带去,再等个两日吧,你自己也适当的收拾一番,带些冬衣皮氅,免得过去冷。”

路大勇颔首应是,等幼清回了房里,他脚步轻快的回后院,戴望舒站在院子望着他,问道:“太太给你吩咐事情做了?”

“是,过几日要去延绥陪我们老爷过年。”路大勇语气轻快,“接下来有很长时间不能陪戴姑娘练鞭了,要不然,这两天我多陪你练练吧!”

戴望舒不屑的摆摆手:“我又不是没有人练,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说完,就收了鞭子回了自己房里。

路大勇理解戴望舒的心情,也明白她的性子,遂笑着摇了摇头走了。

彭尚元望着眼前哭的双眼红肿,形容憔悴的女儿,恼怒的道:“你这么哭有什么用,难不成哭就能把事情解决了?”

“老爷。”彭夫人轻声劝着,“她这不是心里难受吗,您就少训斥她两句。”

彭尚元摆着手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你自己宠坏的女儿,你自己教去。”他这些日子做什么事都不顺,先是丢了内阁的位置,继而户部被查账,如今用命悬一线来形容,丝毫不为过,他真是不知道他的脑袋什么时候会搬家!

这个时候,谁都靠不住了,严安更是如此,那天晚上的事情他顾左右而言他,不和他解释,可是他不是傻子,宋弈话里有话他听的出来,若非有人故意指引他怎么可能当那边是净房,又怎么会有人进了灵雪的房间!

这里头能有什么事,他不愿想,一想到就心的心肝儿的疼,恨不得把严志纲从牢里拉出来千刀万剐才好!

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把灵雪嫁给这个畜生。

“爹!”严大奶奶抹了眼泪,哽咽着道,“相公娇生惯养的,那牢房怎么待,您和公爹赶紧想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啊。”

彭尚元听着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严大奶奶道:“你这个没脑子的东西,这个时候还想着他的死活,他当初怎么没有想到你的名声!”又道,“让他关着,死在里面才好!”

严大奶奶害怕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不敢置信的道:“爹,他若是死了,你女儿可就要守寡了,您难道忍心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一辈子吗。”

“你看看你,养什么女儿。”彭尚元指着彭夫人,怒道,“都这个时候她只想着自己。”

彭夫人拉着严大奶奶朝着她摇了摇头,严大奶奶怒道:“我怎么了,相公在牢里受苦,我担心他不是应该的吗。”

彭尚元觉得和她们母女没什么好说的,拂袖而去。

严大奶奶委屈的看着彭夫人:“娘,爹就是朝堂不顺,也不该回来拿我出气,又不是我的错。”她话落,彭尚元突然又出现在门口,指着严大奶奶道,“若不是你的错,我能与东阁失之交臂,不是你的错,我能如此被动被人查账,你要不是我的女儿,你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话落,转身就走。

“娘!”严大奶奶伏在彭夫人的腿上,哭的上气不接下去,彭夫人无奈的道,“你现在哭这些没有用,咱们恐怕要大难临头了。”

严大奶奶哭声一怔,问道:“怎么回事,什么叫我们家大难临头了?”

“秦昆失踪,崔冲又没死,不过几日功夫就能到扬州,只要他到了扬州查出两淮盐运使的烂帐,不但你爹,便是你公爹和赵大人那边都保不住了。”说着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绝望的道,“大厦将倾,你爹心情如何能好!”

严大奶奶颓然的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道:“怎么会这样。”彭夫人也不管她,无奈的道,“你的名声也好,是不是要守寡也好,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有心思去管,如今能保住一家人的命才是关键啊!”

严大奶奶满眼恐惧,嚎啕大哭!

彭尚元在书房里烦躁的来回走着,外头就听到小厮回道:“老爷,严阁老和赵大人来了。”

“请他们进来。”彭尚元烦躁的直皱眉,忍着脾气在椅子上坐下来,严安和赵作义前后进了书房,彭尚元无精打采的朝两人抱了抱拳算是行了礼,严安和赵作义也不介意,各自找了位置坐下来。

“玄正。”赵作义道,“你也不要太着急,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

彭尚元端着喝着无力的道:“还有什么转机,秦昆下落不明,如今只等崔冲人到扬州,就纸包不住火了。”他焦虑的已经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

“你不是派人去扬州了吗?”赵作义奇怪的道,“即便找不到秦昆,我们也有办法毁尸灭迹,你这样做什么。”

彭尚元垂头丧气,望着严安,问道:“承谦如何?”

“暂时关押,薛致远还没有这个胆量动他。”严安笃定的道,“圣上在气头上,现在老夫也不敢多求,只能静观其变再谋定而后动!”

赵作义点点头,道:“说起来,秦昆怎么会失踪,承谦不是派了人去了吗,为何失手。”

这一点严安也不知道,反问道:“我几日未出西苑,宋九歌近日有什么动静?”赵作义回道,“前些日子一直在家中,这两日没留意,或许还在家中,陷在温柔乡吧。”

“老大人!”洪先生匆匆而来,站在书房外,道,“夫人……夫人她旧病复发了,说要见您。”

严安腾的一下站起来,朝赵作义和彭尚元匆忙打了招呼,便随着洪先生回了严府,等他到家时院子里已经是哭声一片,严安拨开下人进了房里,就瞧见强撑了一年的严夫人已经毫无生气了。

他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严府一阵忙活,严安睁开了眼睛,洪先生守在他身边,严安问道:“夫人的后世都安排好了?”

“是!”洪先生颔首,问道,“夫人的遗体,是要送回山东还是……”严家的小公子年纪还小,能扶灵回去的也只有严志纲。

严安满面苦涩叹气道:“他身陷囹圄如何扶灵。”说完,他忽然想起什么来,扶着洪先生就坐了起来,道,“走,陪老夫去西苑!”

洪先生立刻就明白过来,严安这是要打苦情牌救严志纲。

幼清听到严夫人去世的消息,她立刻一惊,蹙眉望着江淮问道:“严阁老呢,是不是去宫里了?”

江淮点点头。

“那你快起去找夏阁老,提醒他一声,严阁老恐怕要打苦情牌,让圣上应允严志纲扶灵回乡,若是让严志纲脱困,他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幼清说着想了想,又补充道,“再和薛大人说一声。”

江淮闻言一怔,立刻意识到幼清说的有道理,他点头应是飞快而去。

等严安进万寿宫时,还不等他说几句话,夏堰和单超就结伴而来,夏堰禀道:“圣上,严夫人与今日离世,她一生为严阁老生儿育女照顾家眷,是个难能可贵的贤良女子,妇德言工堪称标榜,这样的女子若死后无长子摔丧扶灵实在太过委屈。所以,老臣求圣上让严志纲以戴罪之身履行孝道,扶灵回乡!”

夏堰这是把严安要说的话抢了。

圣上听见便就蹙了眉头,道:“戴罪尽孝,朕记得怀中家中还有次子吧!”

“有。可次子年纪尚幼,难担当此事啊。”夏堰说着觑了眼严安,严安恨的不得了,抱拳和夏堰道,“多谢夏阁老体恤,此耐我的家事,就不劳您费神了。”

夏堰冷笑冷笑,没有说话。

“朕赐严夫人为平阳夫人。”圣上望着严安,道,“也让她死后能受人尊敬,不过严志纲的事你不要求朕,朕意已决,你这个儿子,朕替你收拾!”

严安周身冰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严府吹吹打打的办起了丧事,挺灵七日再由洪先生亲自扶灵回平阳,严安更加全心全意在西苑服侍圣上,便是在办丧事期间,他也不过回来过两次……十月二十三,严府丧事的第六日,严安坐着官轿路过棋盘街,就听到街道上一阵激烈的马蹄声疾驰而来,他心头一跳猛然掀了车帘,就看到一骑飞骑自他轿边掠过,他立刻拍着轿沿对外吩咐道:“快,回去!”

等严安内阁时,奏疏已经在内阁总传开,不但如今夏堰已经手执奏疏去了西苑……

奏疏中道:“秦昆自景隆二十七年升任两淮都转盐运使后,前后七年。自景隆二十七至景隆三十年每年课税分文未少,皆悉数交由朝中,可景隆三十年后,课税逐年递减,且他几次上疏要求增加盐场出盐量,甚至于本年与户部预支一年的盐引,其该教课税始终未空额,此账户部已经落实!”

“秦昆甚至印发盐引,私自售卖,致使两淮盐业市场乱象横生,供求不平,才屡发事端争执,此数罪皆证据确凿,无一捏造谤诬之处!”

“奸贼不除,难平民愤!”

至此,严安才知道宋弈人已在扬州。

景隆三十四年十月二十六,应天巡抚带兵剿灭漕帮,活捉了漕帮的各堂口当家人。同日圣上下令将秦昆等一干两淮盐运使司官员押解进京受审,隔日,将户部尚书彭尚元革职查办入大理寺受审,次日夏堰领南直隶官员直指严安,赵作义,刘同等人与秦昆坑瀣一气,狼狈为奸!

更有御史弹劾严安“十罪五奸”之罪,称外贼有俺答,内贼有严安,此贼不除社稷难盛,民心难定,官心不稳。此贼除之重则置以专权重罪,以正国法;轻则谕以致仕归家,以全国体!

圣上并未对弹劾严安的奏疏立刻执行,却将赵作义革职查办,与彭尚元一起落狱入大理寺!

景隆三十四年十月二十八,崔冲自扬州写奏疏告发严志纲买凶杀人一折直入西苑,其后,山东平阳县令告严安父子霸占乡田,气压鱼肉乡邻,更修的严府府邸宛若宝殿一般,占地数倾,其内部更是富丽堂皇,奢侈靡丽!

隔日圣上以无凭无据驳斥了奏疏,只令严其回府闭门思过,还乡邻田产,平阳严府充公没收,至于盐业案并无证据指严安与秦昆同流合污,不予处置,严安宛若死里逃生一般出了西苑,洪先生却在外等他,急急的道:“那些江湖盲流非要老爷您每人出十万盐引才肯散去,否则就上顺天府衙告您,怎么办!”

“他们要盐引又何用。”严安蹙眉道,“给每人五千两,若不要老夫就以山匪的罪名,将他们悉数剿杀!”

洪先生叹道:“他们知道当下的境况,还扬言您已经是暮年,不定哪天就……所以,这盐引必须要给,不给他们就闹事,最多拼个你死我活!”

“也好。”严安沉声道,“此事大局不可逆,老夫这一役能与承谦保住性命就已是祖宗保佑。留着这些身外之物,将来只会罪加一等,不如分了,出了老夫的手,就与老夫无关。此事你去办,每人十万盐引,让他们拿了之后立刻走人!”

洪先生应是,匆匆去办此事,却不曾想到,他刚去了盐引发给那些江湖盲流,便有大批锦衣卫冲了进来,将一干人等悉数围住,抓入锦衣卫受训。

严安得知后浑身冰冷,拉着幼子道:“你速速与奶娘离开京城,只要不会平阳去哪里都成,越远越好!”

当日,圣上将严安招入西苑,其后在大理寺判决奏疏上准批。

严安之子严志纲,斩立决。

一时间京城百姓轰动,人人奔走相告,薛思琴抱着豪哥来找幼清,高兴的道:“你听说了没有,圣上批了严志纲明天在菜市口斩首,由单大人和父亲监斩。”

“听说了。”幼清笑着点了点头,薛思琴却是叹着气道,“不过严安却还好好的待在内阁,圣上对他的包庇已到盲目的地步,根本不分好赖,实在是太气人了。”

幼清却不这么想,她笑道:“严阁老随圣上十几年,圣上护他是早就知道的事,若是以前约莫连严志纲都不会定罪,可如今他却判了严志纲死罪,可见圣上对严安的容忍已到了极限,只差最后一根稻草!”

薛思琴依旧担忧的道:“你说的是有道理,可这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朝中弹劾的奏疏堆成了山,圣上看都不看,这事儿到最后还不知成什么样子。”

“不着急。”幼清冷笑了笑,道,“事情倒了这个地步,只是时间问题!”

薛思琴想了想点了点头,道:“你姐夫说锦衣卫冲进严府别院时,严安的幕僚正在给那些人发放盐引,每人十万盐引,共二十余人,可见严安手中的盐引数量!可惜那洪先生一进锦衣卫就牢中自杀,现在就等那些江湖人的审讯结果出来,到时候严安与两淮盐业案想撇清都不行!”话落一顿,她又道,“你说,彭尚书和赵大人为何还不审讯?”

“在等秦昆到京,应该会几项罪名并在一起。”幼清说完,薛思琴想起什么来,问道,“九歌什么时候回来,他这一走有十来天了吧。”

幼清点点头,也不知宋弈在扬州怎么样,回来了没有!

“太太。”绿珠蹦蹦跳跳的进来,“外头许多百姓往菜市口涌,说要看斩严志纲,奴婢也想去看看,行不行。”

幼清皱眉,道:“人多拥挤,你一个人不安全!”绿珠就笑着道,“江大哥答应陪我一起!”

幼清失笑,颔首道:“那你去吧,小心一些,别朝人群里挤,远远看着就好了。”

绿珠应是,高兴的和江泰出了门,等绿珠到菜市口时,那边已经是人山人海,像是赶集市一般异常的热闹,甚至有货郎挑着瓜子蜜饯在一边叫卖,笑闹声此起彼伏。

绿珠愕然,江泰低声道:“严安弄权十几年,如今圣上能斩杀严志纲,对于百姓来说,无异于是严安倒台的一个先兆,他们当然高兴,奔走相告!”

“难怪这样。”绿珠指着前头道,“时间快到了,我想去前面看看,那个坏人和屡次三番的害老爷和太太,我想亲眼看到他脑袋被砍下来。”

江泰颔首,让绿珠跟在他身后,一路“披荆斩棘”的开着路,不一会儿就挤到了前头!

“还有一刻。”江泰看了看时间,护着绿珠不让她被挤着,绿珠左右眺望又兴奋又高兴,过了一刻,就看到单超和薛镇扬一身官服,气势威严的出现在监斩台,薛镇扬下了令牌,过一刻绿珠就看到一身囚服,面容憔悴垂着头的严志纲被带了上来。

“奸贼,狗贼!”严志纲一出现,围观的百姓就立刻忍不住谩骂起来,特意带来的如鸡蛋菜叶之类的东西,暴风骤雨似的朝上头丢过去,严志纲披头散发的垂着头,满身满头的堆着赃物的东西,他也不说话更没有抬头!

薛镇扬看了看时间,和单超低声说了几句,随后道:“时间到,验明正身,行刑!”侩子手抓了严志纲的头发,将他的头抬了起来,随后衙役拿着画像过来比对,与薛镇扬回道,“回大人,确认罪犯身份,乃严贼无疑。”

薛镇扬颔首,丢了斩立决的令牌。

侩子手手起……

绿珠本以为自己敢看,可等看到侩子手手里的刀吓的立刻转头过去,扯着江泰的衣襟不敢看,等身边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想起来,她才问道:“斩了吗?”

江泰眉头微蹙的点点头。

绿珠回头小心翼翼的朝身后看去,果然就看到严志纲的头身已分,猩红的血自断掉的脖颈处泂泂流出,不一会儿就将斩台周边染红了一片,她心有余悸的拉着江泰离开,才长长透了口气,道,“没想到斩首就是这样的!”

江泰若有所思,绿珠见他脸色不对,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江泰摇摇头,道,“只是觉得严志纲今日有些奇怪!”

绿珠不以为然,笑着道:“他知道自己快死了当然会害怕,人一害怕总有些不一样的。”说着,和江泰往人群外走,正看到严府的马车静静的驶了过来,绿珠指着马车道,“是来收尸的吗?”

江泰点了点头,道:“我们先回去!”他觉得这事儿很古怪。

------题外话------

最后一天……喊着八月好……月票别浪费了,检查检查,不能有漏网之鱼。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