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73.37借刀杀人(2更2)

当然也不是小包子的错,而是彼时大包子是喝醉了的,咕哝出来的话只说了一半。

吉祥原本的原话是说想要让兰芽帮她除了皇帝去,而大包子咕哝出来的只是吉祥要弑君;于是小包子传给薛行远,并且借由薛行远传递给兰芽的,便也只剩了这一句。

兰芽未能知道,吉祥这次也不傻,她打的其实是借刀杀人的牌。

于是此时兰芽与薛行远说不必防备,倒为来日种下了因果。

紧.

三天后,皇帝亲自下旨,由司礼监颁布,擢兰芽为乾清宫总管太监,兼东宫太子宾客;同时西厂和御马监依旧在她治下,准她自行拣选人才,协助她执掌。

这是天大的恩典,她明白,这也是皇上为了挽留她而做出的最大的让步雠。

她此时的身份已然超越了从前的司夜染,只要她想,她甚至可以成为本朝权势最为煊赫的太监。

消息传开,朝野上下便是大哗。

便连怀恩传旨的时候,面上也颇有不豫之色。兰芽明白,皇上将这个心思说与怀恩,叫怀恩拟旨的时候,怀恩肯定已经竭力拦阻过了。只可惜,皇命难违。

看着老太监那副气哼哼的模样,兰芽实则真想上前拍拍他老人家的肩膀,跟他推心置腹说一句:“这个位置你想要?那你拿去,我真巴不得呢。”

怀恩又是何等人物,见了兰芽这若伤非欢的神色,也是微微一愣。

“怎地,瞧你样子竟然并不欢喜?”

兰芽笑了:“宗主大人,且容晚辈问一句,宗主侍奉三朝,从普通内侍走到今天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上。宗主可曾有一天心情轻松,满怀欢喜过?”

伴君如伴虎,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怀恩便也蹙了蹙眉:“咱家倒也没想到你能这样说。咱家原本还担心,你小小年纪一步登天,会不懂得节制。”

兰芽微微一笑:“站得越高,便有可能摔得越惨,这个道理晚辈是深记于心的。所以晚辈越是站上高位,心下便越发自省而已。”

怀恩这才点头:“那你便强过小六去。他就是不懂节制,才落得今天监军辽东不得回京的地步去。”

兰芽听着一笑,心说:你哪里明白大人如此煞费苦心的安排?.

吉祥和大包子本等着皇上旨意下,大包子就可以正式接掌乾清宫,为吉祥如虎添翼。却怎料等来的竟然是皇上一纸诏书,擢了兰芽为乾清宫的总管太监!

一场如意算盘尽数落空,吉祥和大包子都有些缓不过神来。

思来想去,吉祥也只能愤愤捶桌:“这般想来,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兰公子从中作梗!她不想让你接掌乾清宫,她不想让我母子再多一重依靠,她不想让我吉祥称心如意,所以她找了皇上,所以她说尽了你我的坏话,使得皇上这才改了主意,将乾清宫交给了她!”

多年下来,大包子心下对兰芽也不无感念。从前吉祥对兰芽产生恨意的时候,大包子还曾数度尽力劝解。

可是今天,当梦想中的权位化为泡影的刹那,沉重打击之下,大包子心下也终于失衡。

他冷笑一声:“必定如此!”

“她自己如今已经是权倾天下,她手里握着皇上的金银,握着西厂,还不满足,还要跟我来抢这个乾清宫!她总归是看不得我好,看不得咱们这一脉好!”

吉祥便也咯咯冷笑一声:“我与她的仇,早已多年,迟早都要算。这几年来她护着咱们倒也罢了,倘若她敢生半点反骨,阻碍咱们半分,那我就让她生不如死!”

在吉祥看来,现在的兰公子,可不是从前有司夜染护着的那个兰公子了。司夜染被皇命拘在辽东,无旨不得回京;眼下的兰公子是折断了半边翅膀、孤掌难鸣的。

可是她吉祥自己却不同了,她手里现下有了太子啊!

皇后多年禁足,贵妃年老大势已去,宸妃在夺嫡之战中输给了她。所以此时纵然还没有位分,可是宫内宫外人心归附,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冷宫里孤立无援的小宫女。

只要她想办的事,便没有办不成的.

兰芽正式入住乾清宫前,将手中的差事分了分。

御马监有隋卞,西厂有冷杉,灵济宫有双宝。他们都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倒叫她放心。

这里头唯有双宝年纪小些、资历浅些,可是好歹灵济宫里还有煮雪,能里外帮衬着他。

双宝一听就哭了,跪倒哀求:“公子请收回成命,奴侪不要执掌灵济宫,奴侪只想跟着公子一起进宫去,依旧此后在公子身边儿。”

兰芽便笑了:“在我身边伺候有什么难的,我也不缺这样的人。我现在手头缺的只是能帮我将灵济宫看好的人,你不去办,难道要我将初礼的尸首从花园子里头挖出来,让他代替我去管不成?”

双宝这孩子重情义,她明白,所以倘若不说这些狠话出来

,双宝真的就甘心情愿在她身边当一辈子伺候人的角色。

可是她不能那么办。

双宝跟了她这些年,她不能埋没了他,是时候让他自立,给他大的舞台让他自己长大去了。

而这些人中的重中之重,自然还是息风。

息风掌的是兵权,是皇帝宫廷的三千羽林军,唯有这一枝不动摇,这宫里内外才没人敢真的动她。就连皇上,若将来有一天想对她怎样,也要思虑一番。

由此便更能明白大人为何去了辽东,却一定要将息风留下,留给她。岿然不动,坐镇西苑。

安排好了,她刚想跟月月亲一亲,就见有黄门太监来报,说长乐宫的娘娘有请。

煮雪上前捉住她的手肘:“一定不是好事。”

兰芽淡然一笑:“好事坏事都不打紧,我去看看。”.

进了长乐宫,兰芽环视周遭华丽装饰,便挑了挑眉。

果然是太子的亲娘,纵然没有位分呢,这宫里也是富丽堂皇得比一般得妃子还耀眼。

见了吉祥,兰芽淡然施礼。

吉祥没赐座,就让兰芽那么站着。

她抬眼瞟兰芽:“如今咱们的身份不同了,我不是为了我自己的体面,也得顾着太子的体面。如今咱们是主仆有别,叫你平身站着,而不用跪着回话,也算本宫一点心意。”

兰芽一笑:“谢娘娘恩典。”

没有位分的女史,一口一个“本宫”,她也一口一个“娘娘”地叫着,心下觉得十分有趣。

“不知娘娘今晚召奴侪进宫,有何吩咐?”

吉祥抿了口茶:“是太子殿下,今儿又挂念月月了。太子尚且年幼,想不到那么许多,本宫却不成。一提到月月,本宫就会想到兰太监你的女儿。她叫什么?她跟月月可真是相像,叫本宫从今往后只要一看见月月,就一定会忍不住地想到她呢。”

兰芽深深吸一口气:“娘娘想怎么样?”

吉祥咯咯一乐:“许久未曾见过兰太监这般紧张的模样了。也是啊,以兰太监今日地位,这普天之下有几个人能叫兰太监吓成这副模样?”

“娘娘请明言,不必兜圈子!”兰芽怒喝。

吉祥挑眉,点了点头:“好,你说明言就明言。本宫觉着太子殿下天生聪慧,虽然年纪还小,却已堪天命,可承继大宝了。”

兰芽心下便一个翻涌:吉祥竟然与她挑明了!

吉祥说罢搁下茶杯:“兰太监,你既然刚刚走马上任乾清宫的总管太监,那么皇上的寝宫就都在你的手掌心里。这件事交给你去办,自然比别人便利百倍。若此,就由你去办吧。”

兰芽耳畔迭起雷声,隆隆不绝。

“吉祥,你要我帮你弑君?!”

吉祥天真无邪地盯着她笑:“就是啊。怎么,难道你就不想杀了皇上么?别忘了皇上可是司夜染的仇敌,也是下旨杀了你岳家满门的敌人。无论为了你的大人,还是为了你岳家满门,你也该杀了皇上啊!”

“别这么一副委屈的样子盯着本宫。本宫可没难为你,本宫要你去做的事,原本就是你该做的,本宫的想法与你本该不谋而合,不是么?”

“若我不肯呢?”

兰芽深深吸气,倒也平静下来,抬眸深深盯着她。

吉祥咯咯一笑:“怎么会不肯呢?兰公子,你是何等聪慧的人啊,你若拒绝将付出什么代价,你自己心下实则比本宫还要清楚。”——

题外话——【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