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70.34将来的造化(2更1)

太子既立,吉祥在宫中的声望陡然高涨。

纵然皇帝还是没下定主意册封个什么位分,但是既然太子立了,那将来吉祥就是当仁不让的皇太后,于是有眼色的朝臣便早早开始上书讨好,极力建议皇上为吉祥封妃。

都说古来有“贵、淑、德、贤四妃位,除了贵妃之外都尚在空悬,请皇上早补妃位,以正东宫正位,以安天下之心”云云。

皇帝便也直接批复,说“贵妃不可替代;今皇后在继位中宫之前曾封为德妃,为免有心人非分之想,所以不宜再封德妃;至于贤妃,终究还有前头的柏氏,虽然柏氏获罪而死,可是朕念在她曾为悼恭太子生母的份上,不忍再补贤妃一位。”

皇帝的批复直接将四妃中的三个位子封死。由此百官看出皇帝拒绝之心,可是仍旧有不肯死心的,继续上书劝进,说就算那三妃位不宜补进,可是终究还悬着一个淑妃之位啊。

淑妃之位也是极为特别的位分,在后宫中之中仅次于皇后和贵妃,居于第三。古书有云,淑妃之位相当于外臣中的相国,由此可见此位分的重要。于是以淑妃之位赐东宫之母,自也是再恰当不过雠。

群臣的劝进也是引经据典,有理有据。如此君臣之间几个回合之后,便连皇帝也懒了,再不批复,所有的上书统一留中不发。

朝野内外便是一片议论纷纷,都不能理解皇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怎么能既然立了太子东宫,却还让太子生母身份是个低微的女史?!

内外便不由得开始揣度皇上的心意。

若说皇上对这个吉祥不宠,那皇上何必封了她的儿子当太子?再说此时宸妃娘娘的皇四子也有现成的啊!更何况皇上也许多次亲自驾临长乐宫,分明是吉祥已经复宠的模样;

可是若说皇上对这个吉祥宠,那么此时的情形便难以解释。

由此也难免有人趁机借两碗黄汤,发些牢***,表达一二句对于朝政或者对于皇上的不满。

看不透的君主,对于一向自视甚高的清流朝臣们来说,自然是心下不满的。

对此朝堂风云变换,西厂手下派驻朝臣身畔潜伏的探子们便雪片样将朝臣们的反应都奏报到兰芽这儿来。

双宝每日循例将那些密报亲自呈送给兰芽,兰芽简单翻翻,便都叫双宝打点好了,直接给送进乾清宫去。双宝有些担心,几番旁敲侧击地问,是否应该有所拣选。

兰芽却是一笑:“此时朝堂风云越是变幻,咱们便更是应该以不变应万变。坚定了一条心,咱们是皇上的忠臣,什么话都得向皇上禀报,什么事都不能藏私,只有在这样在这乱流之中,才最是能站得稳,立得住,不被乱流裹挟而去的。”

那些臣子的所言所行她只看过便罢,却不能不每日都细看秦直碧、陈桐倚、林展培等人的反应。

秦直碧最让兰芽放心。每日除了恭谨办理公务,倒也不推拒各方朝臣的邀请,既有清骨又不清高,渐渐与朝堂之上的清流和浊臣们都打成一片。渐至化境,左右逢源。

陈桐倚依旧是个纨绔公子样儿,一旦得了官职,依旧诗酒美人为伴,说些荒诞不经的话,但是从来都懒得议论朝政。

倒是林展培总让兰芽有点揪着心。

当年京师会试的时候,这个林展培是什么性子,如今竟然还是什么性子。书生傲骨,喜欢指点江山。交友也是只拣同样傲骨嶙峋的,从不屑与当朝掌权的那些有污名的大臣交游。

林展培的气节兰芽自是敬重,却不免为他担心。他究竟是大人那边的人,她总得小心护着,不能有半点闪失才是。

只是当真想飞到大人面前,捉着他的衣袖认真问问:以大人用人的手腕,怎么会在这个位置上选了这么个书呆子?这该叫她如何是好?

双宝便沉吟着问:“……只是当前的那些乱流终究会流往何处,奴侪看不懂,还要公子指点。”

双宝也长大了啊,再不是小时候自称“奴婢”,这时候也该正正经经自称一声“奴侪”了。

兰芽便点头微笑:“便如本公子与大人,皇上从来都是要派走一个,京里却留下一个。一个差事办的明白,另外那个在外头才可保得一身周全……这便是皇上‘一团和气’的手腕,他对国事家事、对所有事所有人实则都是这样的做法。”

“便是吉祥和太子殿下,皇上何尝不是也如此呢?册了太子,却依旧不给吉祥位分,就是不能让好事儿都叫她母子占全了,就是要一扬一抑。倘若吉祥也能看得明白,想得通透,那她现在就该忍。还是那个字:‘等’。等到太子登基之后,她想要什么样的荣光没有?到时候皇上会拿整个天下来敬养她。跟太后的尊位相比,什么淑妃,甚至什么贵妃,又有什么好争的?”

双宝垂眸细思片刻:“可是从上回她竟然能出宫敬香的举动,奴侪担心她却是忍不住、等不及的。”

兰芽转眸盯了双宝一眼:“张敏在皇上心中是什么地位,她吉祥又是什么地位?从私底下的情分

来算,张敏是皇上的‘大伴’,是父,是兄,是第一个朋友,是第一个老师……张敏死在贵妃手上,皇上都能不闻不问,她吉祥又当自己是谁?!”

双宝便也是一凛!.

辽东。

又是一年冰封雪飘。

出海的路封冻了,却也正好到了一年收尾、盘点的时候。

司夜染带着藏花、初忠初信等人将各地商号报送来的账目细细查过。

当最后的数字汇总出来,藏花终于放下笔一笑:“就连小的当年也以为大人谋划的是江山图卷,却原来大人画就的是皇舆通商图。”

大人这些年北上南下,西进东征,看似是在办皇上交代的差事,是在建功立业,实则他却也借助那些机会,将四面八方的民情商路都摸排了个明白。由此已经是将这大明天下所有方向上的商路都已沟通连接。

北边虽然还有巴图蒙克虎视眈眈,然则大宁一线已经打掉了宁王的阻滞,兀良哈三卫与大宁沿线紧贴着草原南缘这一带已经都落入了大人的指掌,商队可顺利通行;

东边,依辽东可取道李朝,直奔出海口。然后登舟南下,便可到达倭国海岸。从前在此为患的松浦大名已然一蹶不振,再不能与东海帮为碍,如此商船便可通行无阻,一路顺利南下。

向西南去,曾经西南部族因为大藤峡的惨案,对建文一脉颇有微词。可是后来大人借狼兵出山之机,令广西狼兵名声大噪,朝廷多加封赏,天下多有颂扬。若此西南各部就算不知司夜染真实身份,倒也都对司夜染有了感激之情。便不用从前建文的身份,只以司夜染自己的身份,手下行商西南便也不会再多障碍。

若此,陆路、水路的商路都已疏通,司夜染手下的建文余脉,统统变政为商,通行天下。

司夜染听了也只是淡淡微笑:“也是没辙。谁让家里先有个出手阔绰的娘子,后来又多了个爱财如命的女儿呢?我这身为夫君、父亲的,只有卯足了劲头赚钱才行。”

一句话说得藏花满心的沧桑,喉头噎着万语千言,最终却也只能一言未发,垂下头去。

——因为有了那样的牵绊,所以大人便连这些辛苦和放下,便也都是幸福的。

他羡慕,也为之欣慰。

江山图卷,美人如画,各有取舍,何分胜负。

藏花将账册整理完,交给初忠他们去封存。只是抬眸望司夜染:“……只是,大人可曾有一点不甘?”

终究是自己的天下,终究是自己的皇位。纵然是主动放下,可是这中间终究也有与皇上之间多年的心智勾斗。

司夜染想了想,忽地扑哧儿一笑:“……说不定,将来有一天,朱棣子孙的江山还是毁在我的手上。只看本官有没有这个兴趣。”

说罢眸光微微一闪:“此时建州女真元气大伤,部中只有幼主。咱们又承爱兰珠这份情……于是,若多些散碎银子没处使去,就也资助他们些吧。”

藏花心下一颤:“大人?”

司夜染点头微笑:“去吧。将来的造化我也赶不上,总归一切都看天命罢了。总归我的狼月是生在辽东的孩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