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八十四章 拿捏新任谷主,罪恶书卷

上官雪妍扶着父亲走在前面,那些人跟在身后他们一起走向谷主府。谁也不知道走在前的上官雪妍想些什么,她什么都没说。

水长老他们被上官雪妍邀请去医谷商讨医谷的的“未来”,他们心中是暗暗得意的。他们始终觉得这新上任的谷主毕竟年纪轻,也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他们几人在医谷那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她想管理好医谷那就必须要懂得尊重他们,凡事也要和他们商议才行。

走在前面的上官雪妍不知道身后他们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她不知道会不会笑出声。他们的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上官雪妍他们回到谷主府在府中的宴客厅依次坐下,这次上官雪妍她是坐在正中的座位上,坐在她两边的离的最近的是上官博和轩辕玄霄。

“来人,上茶。”上官雪妍对着站在门口的人喊了一声,然后她就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了。

茶上来之后,他们端着茶杯假装喝茶其实是在打量坐在上面的上官雪妍,他们不明白,她不是说要他们来是商议事情的吗,怎么现在反而不开口了。

上官雪妍在他们偷偷打量她的时候,她也暗中看着他们。他们也是世代生活在医谷,这里难道不是他们的家吗?可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压根就没把医谷当家吧?几人他们没把医谷当家,那这个“家”里,也就不需要他们了。

上官雪妍依旧坐着什么都不说,她什么都不说,上官博也什么都不说。他们父女两人就那样坐着喝他们茶,时间慢慢过去,上官雪妍不急,可是不代表其他人不着急。

“上官谷主你不是说让我们来一同商议医谷以后的发展吗?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想法,我们也好替你斟酌一下。”土长老放下茶杯,有点生气的说。他们进来之后已经喝了好几杯差了,这茶的味道是不错,可是他们又不是来喝茶的。

“土长老说的是,我一个晚辈思虑肯定不周,是该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听听各位长老的意思。不过,我想在讨论医谷以后何去何从之前,我们应该先解决了那些不利于医谷后续发展的事。诸位长老觉得,我说的可对?”上官雪妍手里把玩着水杯,抬眼看着他们,微笑着问。

“上官谷主说的对,只有革除了那些弊端,医谷才能长久的下去。例如以后医谷里的人,在医术上有什么心得或者发现什么好的方子,就应该和大家一起通通气,共同进步嘛。”木长老笑眯眯的说。

“对,对尤其是上官谷主的银针治病之术,还请不吝赐教才是。”火长老也附和的说。

“你们说的都对,我也明白,我刚才在祠堂也说了,只要感兴趣我都教。不过那在之前,现在就有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想和诸位长老通通气,看看诸位长老能给我这个新上任的谷主什么指教。”上官雪妍看着他们那些人恶心的嘴脸,她也不打算和他们兜圈子了。

“上官谷主说指教谈不上,我们毕竟多吃了几年的米,建议倒是可以给上官谷主说说。”水长老捋着自己的胡须,看着上官雪妍慢悠悠的开口。

“既然这样,那雪妍也就麻烦诸位长老了,雪枫……。”上官雪妍同样也笑着回答他们,不过笑的讽刺意味十足。她不在看着那几人得意的嘴脸,给上官雪妍使眼色,让几个弟弟把自己眼前的书卷拿给他们看。

上官雪枫得到上官雪妍的暗示起身,拿起那些书卷一一给那些长老,不过他们是把顺序打乱。水长老手里拿得是木长老家,木长老手里拿的是火长老家的,可是他们不知道有关自己的消息在其他人手里。

“你们看到这些有什么想说的,反正我看到这些那是很揪心呀,这里面记载的每一件事,件件让人看了不寒而栗。我没想到医谷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这不是毁我们医谷几百年的声誉吗?你们说这种人应该怎么办,医谷还能容得下他们吗?”上官雪妍看着那些翻着书卷的长老,端着杯子说着自己的话。自己就是故意把对方的把柄送到他们手里的,他们本身关系就不怎么和谐,现在他们又有对方的把柄在手里,她要看看他们会怎么做。

“这太气人的了,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这种人这么能容忍他的存在。”脾气最不好的土长老先起身大声的说。他刚才到手的书卷里都是水长老家的那些龌龊事,他没想到看着一向清高傲物的水长老,竟然是也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的儿孙和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是,这种人怎么配留在医谷里,上官谷主以我看赶走他们算了,不能让这种人毁坏了医谷几百年的声誉。”木长老也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就是,就是。”另一个长老也站起来说。

“不知道水长老有什么要说的,他们都觉得这种人不应该留在医谷,水长老觉得呢?”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杯子,抬抬衣袖漫不经心的问那个什么都不说的水长老。她知道这人才是心思最深的人,他什么都不说,是不是说明他已经明白了什么了?

“也许他们是一时之过,上官谷主应该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上官谷主刚上任要是赶尽杀绝,对上官谷主的名声也不好,也只会让谷中之人认为谷主你心狠手辣,没有仁慈之心,会让医谷人人自危的。再说上官谷主不但是医谷的谷主更是西越的圣王妃,你就是不为自己也该为圣王爷和圣世子想想吧。”水长老合上书卷抬头看着上官雪妍,他不在知道这些是她从哪来的,可是他明白那书卷上的事也许是真的。因为那上面每一件事的时间、地点和犯案的人都记得很清楚。有些甚至是十几年前的,先不管她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这书卷就表明他们根本不了解上官家,他们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上官家的眼皮子底下。上官家他们不是不理会而是在等机会,现在机会到了。

水长老之所以怎么说,他不知道他们家的事上官家是不是也知道,有知道多上。他必须给自己家留条后路,所以才会威胁上官雪妍。

“那我可要多谢水长老为我操心了。可是我这人向来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再说他们做的事触及了我的底线,我是医谷谷主一天就不会容忍他们,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们触犯了就该受到处罚。这医谷虽说不是什么豪门望族,可是那地位和声誉也是经过几百年积累的,他们敢毁坏就该为自己做的事承担后果。还有身为医谷里的人就该遵循医谷的规矩,他们犯了哪些医谷里的规矩不用我说,你们也明白,至于该受什么样的处罚你们都比我清楚,这就是我上任第一天要做的事。”上官雪妍先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那水长老,他是打算威胁自己吗?名声向来不是捆绑自己的有利“绳索”,因为她上官雪妍对于那些虚无的东西不是十分在意。再说那些嘴长在人家身上,自己也管不了他们怎么说,她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

“上官谷主这是打算一意孤行了,我奉劝上官谷主,凡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水长老他明白这事也许是没什么转圜的余地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家族他必须争执下去。

“我还是那句话,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论是从医谷的规矩还是西越的律法,那些人犯得都是死罪,饶不得。”上官雪妍镇定的看着水长老,意在告诉他自己不会改变主意。

“上官谷主,你和他说那么多做什么,他不就是想包庇自己人嘛,我赞同你的意思。我说水长老,没想到你也是个伪善的小人,现在为了保护自己家的人,竟然敢说出这么的话,真是胆大呀。”土长老虽然不是很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他知道那水长老在威胁上官谷主,这下可让他抓到把柄损他了。

水长老看着那好像在幸灾乐祸的土长老,在一听他的话,他一脸阴沉。这个头脑简单的人,竟然会在这时候针对自己,真是愚蠢的不可救药。

“我说土长老,你也不要说水长老,你也好不到哪里,你看看你们家的好儿孙都做了些什么?真是没想到上官谷主年纪轻轻,可是这心机让我佩服。”火长老把自己手中的书卷递给土长老,然后抬头看着上官雪妍,他现在也明白了一点什么,他们从一开始就掉在这了她的陷阱里。

“火长老,你不必如此看着我。对,我是故意的,你们手中拿的是其他家的证据,你们不是一直想拿着对方的把柄吗,我这不是成全你们吗?”上官雪妍一副就是我做的,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神情看着他们。

听完上官雪妍的话,他们立刻从其他人的手里找那记录着关于自己家事情的书卷。他们拿到属于自己家的书卷看着上面那记录的事情,有些人顿时脸色大白。那上面记录的事情一件不差,甚是那些他们灭口的事都在这上面。

“上官雪妍,这些你是从何而来的?你们上官家,一直在监视我们?”土长老突然大声问坐在那里的上官雪妍,连称呼都变了。他刚刚在嘲笑水长老,没想到自己家的事也让人知道了。

“无可奉告,那是我的事,我知道这上面的事都是事实。我现在给你们连个选择,一是那上面犯案人员我会先按医谷的规矩惩罚他们,然后交由圣王爷处置;二是我可以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你们举家迁徙离开医谷。这要求不过分吧,反正你们的祖先原本也是迁徙过来的,你们看着选择吧。”上官雪妍依旧安稳的坐着,嘴里说着自己给他们的选择。她就是不知道他们会怎么选择,在医谷他们也是经营几百年的时间了,让他们放弃肯定是舍不得。但是要是真按那上面记载的处罚,他们这些长老那是首当其冲的。

“这不可能,医谷我们都世代住了几百年,你现在让我们走,休想。”

“就是,你凭什么?”

“这医谷也不是你们上官家独有的,那也是我们祖先耗费了心血。”

“好,我明白了,你们是选择第一个选择。来人,把那些人带进来,就在院子里行刑。”上官雪妍没理会他们的那些言论,他们现在知道在医谷生活了几百年了,那还能做事那些有损医谷名声的事。她给了他们选择,既然他们不选那她就帮他们选择,反正他们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包括眼前的这几位族长。等交给玄霄处理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老死狱中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