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八十三章 武堂祭奠,继任谷主

上官雪妍一家出现在武堂引的在场的人侧目,他们不知道上官谷主怎么会突然来参加这武堂的葬礼。他们从没听说谷主府和这武堂有什么联系,即使他们上官家想讨好这武堂,也不必上官谷主亲自来,让大小姐或者大少爷来就好了。上官谷主这反常的行为代表了什么,是他的主意还是那大小姐的主意,难道是这医谷要变天了不成了?

上官博和上官雪妍他们在云霆雪的带领下走到灵堂,那守灵的几人站起身来行礼。

“谷主。”

“上官谷主。”

在这个场合他们很小心,一切按以前的来。

上官博让他们不要客气,而他自己走到棺木边看着那躺在里面的人。上官博看着那毫无生气的人,自己应该称呼他一声堂哥吧,他没想到他们兄弟会在这这种情况下相见。他们云家和上官家本是一个族,同样生活在医谷里,他们却如同陌生人一样,没有比这个事情更可悲的了。其实可悲的是他们云家,他们上官家是因为有他们云家的保护才可以在医谷安稳度日,而对于云家的付出他们是一点也不知道。其实,要说道歉的应该也是他们上官家才对。

“想来你应该年长于我,无涯堂哥,你的留书博已经看到了。那也不是你的初衷,博不怪你,你安心上路吧。至于侄儿他们博想让他们回归上官家,不过博不会强求,会听取他们的意见。无涯堂哥也会赞同博之意吧,要是他们愿意,博会为他们举行认祖仪式。还有无涯堂哥,侄儿们身上的血隐咒也已经解除了,这是你一直盼望的,甚至为之搭上自己的性命都在挂念的事,现在你也可以瞑目了。”上官博站在棺边扶着棺木对着那里面的人喋喋不休,他知道他听不到了当是他也想说给他听,想让他走的安心。

“谷主,莫要伤了身子,我爹知道您愿意来送他,他一定瞑目了,小侄再此替我爹谢谢你们。”云家老四跪在上官博身边弯腰磕了下去,大哥已经告诉他们那血书上写了些什么。

“侄儿起身,叔叔不从怪罪你爹,哪有何来让你道谢。再说,哪有哥哥去世,弟弟不来送行的。”上官博扶起云家老四,他说的是真心话,这一趟是他必须要走的。

“大哥,想必你们还有其他的人要接待,我和爹他们就先到一边去了,这里人太多。”上官雪妍看着外面那些探头探脑的人,他们从进来这里就一直被他们关注着,当然他们的刚才的举动也让那些人看在眼里。

上官雪妍可不想当猴子一样让他们围观,也不想让他们那龌龊的想法玷污了他们两家的关系。所以,上官雪妍提议他们先到一边去,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

“也好,那小妹你先和几位叔叔在后院休息。”云霆雪看着外面的那些人,他也明白上官雪妍在想什么。所以让他们去后院,哪里没人会吵到他们。按理说他们来吊唁的应该和那些族长坐在一起,可是这里有有圣王爷在,自己让他们去后院那些人也不能说什么。

上官雪妍点头他们在云寞雪的带领下,走进来后院和那些观望的人隔绝了。

一眼转眼两天的时间过去了,今天对于医谷来说那是个大日子,那是新任谷主继任的日子。不过真正高兴也就是上官一族的人,还有那些和上官一族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家族。那些旁姓家族的人希望落空,他们怎么能高兴的起来,可是他们现在能做什么。

由于要祭祖上官雪妍今天起来的很早,她起身轩辕玄霄也跟着起身。

“妍儿,这眉今天我帮你画可好,今天是妍儿的重要日子,我也尽一些心力。妍儿,今天医谷的安全你就放心交给我好了,那些人我也给你看着,保证到你处置他们的时候,一个不少。”轩辕玄霄接过她手中的眉黛,看着铜镜中那个模糊的影像弯腰给她描眉,然后轻声开口的说。轩辕玄霄的动作很轻柔,这也是他第一次做,他能做的就只是这些了。

“玄霄,谢谢。遇见你真好,能得到你的疼爱,并且生下墨儿也不枉我来此走一遭。”上官雪妍也通过那铜镜看着那正在给自己描眉的人,她真的很庆幸自己可以遇见他。无论是怎样的自己他都是用心的对待,他事事为自己想好,他明知道自己不是那些娇弱的深宅妇人,可是他还是把自己当和她们一样的人小心呵护。

上官雪妍觉得自己真的想幸运,两世自己都可以享受被人宠爱的滋味,他们一样优秀,一样对自己呵护备至。自己是何其有幸,在这万丈红尘可以有他们相伴。唯一可惜的就是他们都不能陪着自己到最后,自己最后都只能看着他们离开。她也想改变他们,可是她又不得不遵循天命,万一她插手,带给他们的是恶果,她后悔莫及。

“应该是我轩辕玄霄上辈子积德,才能有你们母子相伴。妍儿,你看如何?”轩辕玄霄站起身让看她看自己给她画的眉。

“很好,很适合今天的场合。”上官雪妍看着铜镜里的那略带英气,可有不失柔和的眉型,很满意。

上官雪妍给自己简单的上了一个妆,她平时不怎么化妆。只有正式场合她才会简单的装扮一下,那样才会说明她的重视。今天的场合对她来说,其实还说的过去,可是她知道爹他们很看重,所以她才会花些心思。

当上官雪妍出现的时候,上官博他们觉得她和平时看到的不一样。一身紫色衣裙,简单挽起的秀发,这装扮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可是今天的她好像比平时多了一部分高贵威仪,就连他们看到她都有点望而生畏。

“爹,我们走吧,不能让族人等急了。”上官雪妍走上前无扶着上官博说,她同时也收敛了身上的气势。

“好,走吧,想必他们都在祠堂等我们呢。丫头,怕吗?今天过后这整个医谷的担子要你来担了,交给你爹也放心了。你那几个弟弟也许遇到大事都帮不上你什么,只能委屈你了。爹知道这个身份对你来说是可有可无,多了它反而是多了一份重担,你愿意继任也是为了我们,就是苦了你了!”上官博拍着上官雪妍的手和她说,医谷的担子其实也不轻。

“爹,女儿不怕也不觉得苦,这是我该当的责任,我就必须承担。女儿以后会保护好医谷的一定不会让爹失望。”上官雪妍反手握着父亲的手,她看着自己的父亲严肃的说。只要有她在一天,那医谷她就会保护一天。

上官博看着如此郑重其事的女儿用力的点下头,表示他信她。

上官博带着上官雪妍他们来到上官家的祠堂的时候,那里应经很多人都在等着了。今天的祭祖是有金长老主持的,他是上官族现在最年长的长者,理当有他主持。

今天对这些上官一族的族人来他们要做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祠堂不要看人很多,但是很安静。

上官雪妍就在这鸦雀无声的人群中跟着自己父亲走进了祠堂,这祠堂她曾经来过一次,可是两次的心境截然不同。第一次她是以一个外人的心境看着这里没有归属感,现在她把自己当做上官家的人,也把医谷当做除圣王府之外的家,她会尽力去保护这个“家”里的一切。祭祖的程序和上次一样,也不过就是点香、跪拜、说一些大是大非的话。

祭祖之后上官雪妍从父亲上官博的手中接过一本书,书的封面上只有两个字“药典”。说是这几百年来,医谷没代人的医学成就都在这里,现在就交给她保管了。

上官雪妍捧着这本书,她知道它的分量。虽说她不认为这医书里记载的医术心得会比她知道的高深,可是她也会保管好它,让它传承下去。

“谷主。”

“谷主。”

“上官谷主。”

上官雪妍完成祭祖和完成接任仪式之后,走出祠堂。祠堂外面已经站了很多人,有上官家的,也有其他家族的。

“上官谷主恭喜了,你可是医谷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谷主了,可见是上官族长对你那是寄予厚望的。我们作为医谷一份子,也希望谷主你能带领我们名扬天下。”土长老看到上官雪妍出来,迎上前很没诚意的的说。

“土长老,你看你这话的说的就不对了,那上官谷主是谁,那是圣王妃,我们医谷现在恐怕已经名扬天下了。我们要相信有上官谷主在……不,是应该说是有圣王妃在,我们医谷走到四国哪里,不都被被奉为座上宾对待。那是我们倒是沾了上官谷主的面子”木长老接着他的话说,说完哈哈大笑。

“你们这是肤浅,我们这是医谷,当然是以医术为先了。这上官谷主的医术那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尤其是那用银针救人,她当这个谷主那是名副其实的,可不是依靠她圣王妃的地位,你们不要乱说。上官谷主,我想为了提升我们谷主之人的医术,上官谷主一定愿意教授我们的,上官谷主你说是不是?”水长老笑嘻嘻的看着上官雪妍。

“还是水长老明事理。也对,我这个谷主刚上任,是该为医谷做些什么。这样吧,凡是我医谷之人对如何用银针治病救人感兴趣的,我都愿意教授。”上官雪妍看着他们几人,各个说话阴阳怪气,打个各自的小算盘,真以为我是软柿子吧。先让你们得意一会儿,但愿你们一会儿还笑的出来。

“谷主……?”那边上官族人听到上官雪妍的话叫了起来。

“族长,谷主这是……那银针秘术是我们上官家的不传之术,谷主怎么能……?”也有人想让上官博阻止上官雪妍,金长老也着急的和上官博说。

“小叔,丫头说的是谷中之人,但是要是不是谷中之人那银针秘术就和他们没关系了。”上官博看着那围着自己女儿的几人对金长老说,他知道女儿的打算,那些人很快就不是医谷里的人了,那医谷的东西也和他们没关系了。

金长老听到上官博的话,不明白他说什么,可是他也知道新任谷主刚上任,他现在不能当众反驳她,不然那丢脸的还是他们上官家的人。

“诸位既然这么关心医谷的发展,不如和我一起去谷主府,我们一起商讨一下医谷的后续发展如何?”上官雪妍没因为他们的话动怒,而且脸上还带着笑意和他们说话。

“谷主有请,我们当然乐意之至,请……。”

“好呀,请……。”

“爹我们回去吧,金爷爷和诸位族老也一起吧,要是还想来的就都一起来,今天谷主府开门迎客。”上官雪妍走回上官博的身边,对他和金长老他们说,她一会儿要做的事,必须有人见证才好。同时也可以给上官一族的人提个醒,这医谷有医谷的规矩,不是他们可以随便乱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