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书述真相,雪妍的向往

人都有善恶两面,即使作为修仙之人的云静仪不例外,所以才衍生出了那云静仪的不同行为。第一次见到云静仪心存善念的一面,她记得她曾经的身份,所以她才会告诫自己,让自己好好利用她留下的丹鼎造福苍生。而刚才见到的是她那邪恶的一面,那邪恶的一面不会以苍生为念,心中只有自己和那些怨恨。自己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善恶两面独立的分离了出来,但是可以知道的是那邪恶的一面是不该存在的,自己也不能认她危害世人。可是谁又能说他没有邪恶的那一面,就连自己也有邪恶的一面,不过不会向她一样独立分出它们罢了。

上官雪妍他们走出入口的时候,那几兄弟是站在山顶,他们是正在想办法怎么样才能下山。这山没有一点突出的山石,也没有什么藤蔓可以让他们攀爬。他们上来的时候那是借助上官雪妍上来的,难道那下去也是要借助她才行?。

上官雪妍就知道自己不出来,他们下不去。她走到他们身边,拿出自己的纱绫,纱绫从她手中飞出缠绕在山下的一颗大树上。那就好像是现在的那种溜索一样他们可以滑下去。

上官雪妍的这纱绫,可不是一般的材质,它是有天蚕丝和仙鹤羽锻造的,这是宸在她百岁生辰的时候送她的礼物。这纱绫不但水火不侵,刀剑不入还可以随着心意变幻,上官雪妍刚拿到的时候就很喜欢,觉得很适合她用,又好收藏,可是她当时只是觉得可以收藏,她用不到它。

她记得当时宸说过自己总有一天会用到它的,没想到它会成为自己在这里的随身武器,上面沾染了不少人的鲜血。现在自己拿它当绳索来用,恐怕也就只有自己才会不拿宝物当宝物用吧。

“好了,你们顺着它下去就行了。”纱绫的另一端抓住上官的的手里。

“你能抓的住吗,你不会松手吧?”云寞雪看着上官雪妍有点担心的问,她要是半途抓不住松开了,那他怎么办?

“你现在只能信我,放心吧,我抓的住。”上官雪妍对这人也是有点无奈,他不知道自己的问话其实很伤人的。自己要是小气的之人万一生他的气,真松手了他怎么办。

“我先来。”轩辕玄霄看不得其他人对她的不信任。他信她,所以敢把自己的命交给她。轩辕玄霄说完,就用手帕包裹着自己的手,抓住纱绫滑了下去。

轩辕玄霄很快就安稳的落在山下,然后抬着头对他们挥挥手,证明自己没事。

“你现在下不下去,你要是想最后一个下去,我不保证我到时候还有力气拉的住它?”上官雪妍一本正经的问站在自己身边的云寞雪。

“下、下我这就下,那大哥我先下去了。你可要抓紧了。”那云寞雪说完就着急的想下去,临了还不忘对上官雪妍叮嘱一句。

“这七弟,真是的……。”云霆雪对这个最小的弟弟那是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也太容易信任人了吧。连她是逗他的话,他都听不出来,自己不会把他保护傻了吧?

他们几兄弟也都这样顺着纱绫滑了下去,山顶上就留有上官雪妍母子和宸。上官雪妍在下去之前把那洞口的机关给毁了,这里以后谁也进不了,它以后就是一座大好那些一样的大山。

“走,墨儿我们也下去。”上官雪妍做完那件事以后,她一手拉着纱绫一手抱着儿子,就那样凌空的跳了下去。

“大哥,她……?”上官雪妍的动作惊吓到了下面的人。

“妍儿的轻功很好的,没事的。更何况墨儿还在她怀里。”轩辕玄霄其实心中也震惊,他这样说也不知道是说给他们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这敢从那山上跳下来,就不是轻功很好可以做到的吧。凌空飞翔那是神仙做的吧,他对于上官雪妍是越来越好奇了,他也在等她可以为她解惑的那一天。

“都这么晚了,我们快点回去吧,都出来一下午天都快黑了。”上官雪妍看看四周已经看不到太阳了,知道不早了。她要是不回去,家里人该担心他们了。

“是该回去了,我们回去还要安排小叔的后事,走吧。小妹这是刚才小叔手上取下的血书,我应经看了一遍,你拿回去看看吧。”云霆雪把那带有红色血迹的布片给了上官雪妍。不过他递过那布片的时候神色很奇怪,眼神似乎有点躲闪。

“好。”上官雪妍没说多余的话就接过那血书。他既然让她看那血书,就可能血书上写有她感兴趣的东西,或者是她想知道的事情。

上官雪妍拿过血书,他们一家就先离开了。他们是分开走的,他们还没回归上官家,还是先不要让谷中之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吧。

上官雪妍回到府中的时候,上官博夫妻和上官腾他们都在等他们一家人。

“大姐,你们去哪里了,走的时候也不等我。”上官雪枫看到他们进门就先抱怨,他知道他们一定又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他本来也想一起去的,可是他们的功夫比他的厉害,跑的快,他追不上,所以只能待在府里了。

“是呀,丫头你们去哪了这一下午的,让人怪着急的?他们是遇到什么事了,解决了吗?”上官博也担心的问,他们一家没吃午饭就跑了出去,一去就是一下午,他们又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他们,只能在这里着急的等他们。

“爹,娘我们没事,是堂哥他们遇到一点事。堂哥那二十多年前离开的小叔找到了,他们明天就该为那小叔办丧事了,爹你们明天要去看看吗?”上官雪妍也没隐瞒,就把她们下午经历的事说了一边,不过关于自己最后遇到的那件事给隐瞒了下来。

“我们是有传言说其实后山墓园里,两位祖先的墓是空的。一直也只是传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算了既然他们选择在哪里长眠,想来也不大算让我们这些后人知道,那我们也不要去打扰他们了。”上官博听完自己女儿的话,开口和他们说。再说听女儿的意思那里一般人进不去,那他们也不去费什么气力去找他们回来安葬了。

“爹勿自责,不管他们在哪里埋葬,那都是我们的先祖。”上官雪妍怕自己的父亲自责,于是劝慰他。

“这个,爹知道,没事的。”上官博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对上官雪妍说。

“大姐,你手里的是什么?”上官雪枫眼尖的看到上官雪妍手里的血书好奇的问她。

“这个是那个大哥给我的,说是从那个叔叔手里拿回来的,让我看看你。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给我,也许这上面会有什么对我们有用的信息吧!”上官雪妍拿出藏在衣袖里的血书对他们说,她还没来得及看,还不知道上面写些什么。

“我看看。吾云无涯,乃是上官家的罪人,自知已是死不足惜。是我轻信小人之言才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步……。”上官雪枫一把从上官雪妍手里夺过血书,他翻开就读了起来。

听完上官雪枫读完那血书或者说是忏悔书,上官雪妍也不只改如何去反应。原来他们一家人的苦难都是他云无涯间接造成的,怪不得云霆雪把血书给她的时候表情很奇怪,他看过血书已经都知道了吧!

云无涯为了破除诅咒外出需找接触之法,可是天大地大他又从何找起。也许是上天可怜他,让他在垂死之际遇到了一个可以帮他的人。那人自称他是段宿正,祖先是段擎天。他说他知道云无涯要找的破除诅咒的那把剑他知道在哪里,他可以带他去找。他说他曾在他们世代保留的一张图和手册上,知道他们的祖先埋在一起,那个墓地里就有那把云静仪随身的柳叶剑,拿把剑就能破除诅咒。可是他们段家一直找不到那墓穴的入口在哪里,他说只要云无涯知道入口就能进去拿到那把剑。他说他是看在他们曾在的先祖的面子上才告诉云无涯的的,当然要是可以进去那墓穴,他希望云无涯可以把里面的财宝多分给他一些。云无涯知道他说的那个墓地,他曾在大哥的密室里见过一个图,他也知道入口在哪里。可是他又不完全信任这人,于是就在那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离开他。

独自从秘密潜回医谷,从他知道的入口进入墓穴。不曾想那人一直跟在他身后,也一起进了墓穴。进了墓穴之后那人变了脸,先是打伤他,然后在墓穴中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最后那人在寻找无果的情况下逼问他丹鼎和轮回针在哪里。那时他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可是已经晚了。那人也不知道给他吃下了什么东西,竟然可以控制他的神智,所以他恍惚中说出东西在上官谷主家里,等他清醒的时候,已经来不急了。那人得到想要的消息,拿走了墓穴中值钱的东西就离开了,把他困在墓穴里。他想着反正自己也是不久于人世,他现在的样子也没脸回去,这墓穴是个不错的葬身之所。他唯一后悔的就是他不知道他的失言会给云家、上官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觉得对不起上官家,云家存在就是为了守护上官家的,他不但没尽到守护的责任,反而给上官家带去了麻烦。他记下这些希望后来进入墓穴的人看到之后,可以帮他传递他对上官家的歉意。

“他其实也是个可怜人,我们明天去送他一程。”上官博过了很久才说了那么一句,他一直也不明白那两件宝物在上官家的事,是谁透露的?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们该经历的都已经经历了,那些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上官雪妍觉得父亲说的很对,那云无涯也是个可怜人,抱着万一的希望写下血书,记下他的悔恨。可是这一切的来源不还是云静仪的封印和留下的宝物,这是不是也在告诉自己以后不要留下什么珍贵的东西给后人。上官雪妍现在明白那云霆雪为什么把这血书给他们了,这也算是完成了他小叔的遗愿,让他们上官家亲自看到他小叔的血书,比他们转述更有诚意。

“宸,你说我离开的时候,要不要抹掉我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你看这很多事情,我们上官家的不幸和云家的短寿,不论是不是其他人的阴谋,但是不可否认它多多少少都和云静仪留下的东西有关。”吃完晚饭,回到水阁休息的上官雪妍在把轩辕玄霄弄昏睡以后,她抱着宸坐在屋顶上看着夜空略带迷茫的说。

上官雪妍也不知道她怎么样做才是对的,她是个过客,这里她也不会停留长久,她是要离开的。可是要让她抹去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她又不舍得,这里有她太多的挂念。可是要是不抹去她会不会给后人带来什么危险,那也是她不想看到的。

“你舍得吗?在说你和她不一样,你的存在是必要的,她真的是个意外。她留下了她带不走的东西,就连她自己都死在这里,可是你不一样,这个陌生的朝代也是你历练的一环,是设定好的。”宸看着她开口说。她的命运那是天注定的,自己也只是起到保护她的作用。自己告诉她穿越是随机选择的那是假的,即使当年她不说,自己也会鼓动她的,这里她是一定要来的,至于原因现在还不是告诉她的时候。

“又是注定的,那你告诉我,我下一次会去哪里,会去修真界吗?”上官雪妍再一次听到宸说的历练,她不知道宸说的历练是指历练什么,可是她知道她必须继续下去。

“你很想去哪里吗?”宸站在她的圈起的双膝上,看着她问。

“当然了,我对那里很好奇。我这算是修炼上百年了,可是从没接触过那个地方,其实修真界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有点虚幻的,当然想接触它了。哪里我知道也是弱肉强食的,有争斗流血,甚至更加的残忍。可是我觉得我应该是属于哪里的,要不然我走上这条路又是为什么?你看现在的我在这里做事情都感觉是偷偷摸摸的,哪怕是拿紫莲戒里含有灵气的东西都是小心再小心的。一是我不想暴露自己,二是我也不能暴露自己,怕给身边的人招来麻烦。面对玄霄的询问,我要用一个谎言去弥补另一个谎言,哪怕是对墨儿我也不敢让他自己我来自哪里。我有时候感觉很对不起他们,他们是我最亲近的人,而我却要瞒着他们。”上官雪妍躺下轻声说,语气里充满了无奈和悲伤。

“你的确是属于哪里的,总有一天你会去的。”宸看着无尽的天空,再心中说等你完成了在这里要做的事,我们就可以去那里了。

上官雪妍他们第二天一早没吃早饭就去了武堂,他们是来这里送行的。

“上官谷主,大小姐,请进。”武堂一早就挂起了白幡,所以很多曾在武堂习过武的人今天都来了这里。武堂虽然很少和谷主之人来往,可是他们教授了谷中的很多人习武,所以武堂在医谷还是有些地位的。在外面迎客的是云霆雪,他也许是知道上官雪妍他们会来,所以很早就等在这里。

“请节哀,找回来了就好,也说是落叶归根了。”上官博低声和云霆雪说。

“谢族长,要是小叔知道您能来,泉下有知也会安心了。”云霆雪换了一个叫法对上官博说。

“他也是无心的,也许是我们该有此祸事。过去的就过去了,你们也不要放在心上,带我去看看他吧?”上官博不但自己不介意,还在劝云霆雪不要介意。

上官雪妍一直跟在自己父亲身后没说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