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八十七章 我要钱!

众人不约而同回头,正好看到冰娆兄妹满脸诧异的站在他们身后。

看着这对兄妹,在场的佣兵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们差点以为,眼前的绝色美人被猪给拱了,幸好不是啊!

不过,就算没被猪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徐家只怕也要迁怒!

想到这里,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袭上了众人心头。

“到底怎么了?你们都围着我的帐篷干嘛?”见众人只是看着她,却不吱声,冰娆再次问道。

问完,见大家还是眼神古怪的盯着她,却谁也不说话,冰娆只能拉着哥哥自己过去瞧。

这一看,她不禁瞪大眼睛,“我的帐篷怎么破了?这谁干的?”

听见这话,众佣兵极其无语,话说,你只看到帐篷碎了,没看到帐篷旁边还有一个果女吗?那么大一坨白花花的肉,就没看到?

这时,徐巧也猛然反应了过来,并撕心裂肺的朝着冰娆大吼:“冰娆,你害我!都是你!是你害的我!呜呜…哥哥,你可要替我报仇啊!杀了这个女人!”

徐巧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她也不能让冰娆好过!

冰娆闻言却眨眨眼,绝美的脸蛋上一片纯良无辜。

“徐小姐,我怎么害你了?你啥都没穿跑到我的帐篷果奔,我都没怪你有伤风化,残害纯洁无辜的未成年少女的眼睛呢!你怎么还恶人先告状,咋,还想反咬一口?”冰娆淡淡道,美眸中尽是嘲讽!

“你、就是你害我的!”徐巧才不管冰娆如何狡辩,反正,她就是一口咬定是冰娆害的她!

“好,那你说说我怎么害的你?”冰娆好奇了,笑眯眯问道。

“你、你…”吱唔了半天,徐巧也没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来。

“要不,我来替你说吧?”冰娆淡定自若道。

徐巧莫名其妙的抬头,她帮自己说?她有那么好心。

“唔!徐小姐肯定是想说,是我将她弄到了我的帐篷,然后给她安排了两个男人,害得她*,对吧?”冰娆轻笑问道。

徐巧一听,猛点头:“没错,你就是这样做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而且,若是我没记错,昨天晚上守夜的人是徐五少安排的吧?那也都是你们徐家人,难道说,徐家侍卫都听我的了?又或者,徐家侍卫都和你有仇,因此,眼睁睁的看着我陷害你?”冰娆似笑非笑道。

她这话一出,徐家侍卫当即变脸,哦买糕!不带这样陷害别人滴!身为徐家人,他们哪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冰娆,你不要含血喷人!”徐家的侍卫队长,黑着脸怒斥道。

“怎么是我含血喷人,你家小姐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啊?再者说,没有你们帮我,我如何害得了她?”冰娆坏笑着,坚决拖徐家人下水!

徐家侍卫脸一阵黑,一阵白,额头上都冒冷汗了,不过,他们还是急着向徐源表忠心:“五少,我们没有!”

“我当然相信你们!”徐源冷声道,然后不悦的看着冰娆:“冰娆,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帮徐小姐脑补下害人过程,怎么,你不相信自家侍卫帮了我?那你说说,我如何在徐家眼皮子底下害了徐巧?这么一个大活人,我又是怎么弄到我帐篷里的?”冰娆质问着。

徐源无话可说,做为兄长,他岂会不知这八成是妹妹偷鸡不成蚀把米?徐巧要算计的人,肯定是冰娆,可没想到最后却算计到自己身上!

“瞧,徐五少也无语了吧!徐巧小姐,你家侍卫不承认给我当卧底,不如,你自己在脑补下吧?我实在是帮不了你了。”冰娆有些内疚道。

佣兵们听了,都忍不住在心里暗笑,

原本,他们以为冰娆是个相当害羞内向的女孩子,但现在他们才发现,冰娆居然如此伶牙利齿,瞧这些徐家人,一个个都让她给说得哑口无言!

真是厉害啊!

众佣兵这一刻对冰娆的崇拜简直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冰娆,就是你害我!就是你害我!”情急之下,徐巧儿只会重复这一句,众佣兵顿时都对她鄙视不已。

就这点道行,还想害人?

亲,你可别逗了!

“闭嘴!把徐巧给我拉下去!”徐源忍无可忍了,今天他的脸,徐家的脸,肯定是要被丢光了!

有了徐五少的命令,徐家侍卫自然不也客气,直接就拎着徐巧的胳膊,想把果着的她给拽下去!

出了这样的事,徐巧自然没脸在享受嫡系小姐的待遇,因此侍卫们的动作有些粗鲁,在加上徐巧刚刚有害他们背黑锅的举动,他们也就更加没有一点的怜香惜玉之心了!

徐巧见状则急了,并使劲挣扎着,嘴里还大嚷着:“哥哥,帮我!帮我啊!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明明,我明明是把药下给了冰娆啊!怎么会这样!呜呜…”

“下药给了冰娆?”抓到关键词,卫扬诧异的看着徐源,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你给我下药了?”冰娆也眨着眼睛,绝美脸蛋上尽是郁闷!

“是,我给你下药了!可为什么出事的不是你?”徐巧见自己说漏了嘴,索性破罐破摔了!

“因为我昨天晚上根本不在帐篷里啊!”冰娆实话实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我亲眼看到你进了帐篷的?”徐巧脸色煞白,不敢置信的道。她还进去确认了呢?

“笑话,你看我进了帐篷,难道晚上我就不能在出去了?要不要问问你家侍卫,我是什么时间出去的?”冰娆美眸转到一旁的侍卫队长身上。

“昨天、昨天晚上,我看到冰娆小姐出去了。”侍卫队长见众人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只能如实道。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听,徐巧火气噌的上来了。

“小姐,你也没问过我啊!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要做这样的事…”侍卫队长还觉得万分委屈呢?昨天前半夜他守夜,换岗之后他就去睡了,谁知道徐巧竟做出这样的蠢事?

“徐小姐,瞧见了吧?害你的,真的不是我!”冰娆耸耸肩,很高兴撇清了自己。

“那、那会是谁?”徐巧慌了神,自言自语道。如果不是冰娆,谁和她有这么大的仇啊?

“药谁给你的?”冰娆淡淡问道。

“是、钟灵!钟灵,原来是你害我的!”徐巧想到这儿,猛地抬头,眸光凶狠的瞪向了已经因冰娆的问题而小脸煞白的钟灵。

“不、不是我…”钟灵想狡辩。

“钟灵,就是你害的我!是你让我给冰娆下药,药也是你给我的,你还敢不承认?”徐巧恶狠狠道。

“巧儿,我平时对你怎么样,你应该知道的,怎么可以因为别人的挑拨就陷害我呢?”钟灵一脸失望道,她知道,徐巧是想拖人下水好减轻自己的过错,但她们不是盟友吗?哪里有出卖盟主的道理?

“我说的都是实话,别以为我不知道,那药分明就是你给我哥哥准备的,只是看到冰娆后,你怕我哥哥看上她,就想先除了她!甚至还鼓动我下手!钟灵,是你害的我!你为什么要害我?难道就因为我拒绝嫁入钟家吗?”徐巧愤怒的朝钟灵吼道。

她真是恨,瞧那两个男人都是什么货色啊?长得丑不说,年纪还一大把了!这都是钟灵害她的!

而徐巧爆出来的猛料,听得众佣兵一愣一愣的。

这是大家闺秀在撕逼?

哎玛!好精彩!

在场众佣兵们不敢置信的看着钟灵,真没想到,这样一位看似美丽温柔的名门千金,内里居然是只蛇蝎美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真人不露相?

要知道,平日里,钟灵的名声可是被她营造的相当完美!

神马史上最温柔千金、最善良千金、最有气质千金等等!

现在看来,这全都是屁啊!

就冲她今天这一手,钟灵的名声就足以臭出三千里!

众佣兵们也没有什么替她保密的想法,佣兵生涯是苦闷的,他们巴不得多看点热闹呢!

随即,众佣兵热议起来,还时不时同情的看着徐源,这位算躲过一劫不?别忘了,钟灵那药可是要下给他的啊!不过,这种事情也说不准,说不定徐五少愿意自投罗网呢?

看样子,这大戏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啊!

如果可以,众佣兵都恨不得搬个小板凳,在拿点瓜子来磕,顺便看热闹!

“巧儿,你…”钟灵让徐巧气得语塞,这蠢女人,怎么什么都说了?这下子可没有人帮得了她们了!

“钟灵,巧儿说,那药是准备下给我的?”这时,被众佣兵热议的男主角徐源,也冷冰冰开口质问,他一双愤怒的眸光,凶狠的有如冰刀,吓得钟灵都忍不住哆嗦起来。

“徐大哥,我、我…”钟灵想狡辩,可看到徐源那冰冷嗜血的眸光,就啥也说不出来了。

“蠢货!”徐源有些恨铁不成钢!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钟灵对自己有想法,但他却一直欲拒还迎,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吊吊这女人的胃口,好给自己增加砝码?

可以说,就算冲着钟灵的身份,他也一定会娶她,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钟灵居然等不急了!还要对他下药!

下药就下药吧!你就老老实实只下给他一个人就好了,给别人下什么?现在好了,别人没算计成,还害了他的妹妹!

徐源想到这些,心里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对钟灵,他更是没了好脸色!

愚蠢的女人!坏了他的好事不说,还害得他损失了徐巧那样一枚上好的棋子!

不过,钟灵自然不清楚徐源心里想的这些,她只是觉得,自己在徐源面前伪装多年的贤淑形象,已经毁于一旦了!

呜呜…这可怎么办?

该死的冰娆,都怪她!

若是她老老实实的呆在帐篷里,她们的阴谋又怎么会失败?现在好了,徐巧*不说,还连累了她的名声也臭了!

钟灵心里这个恨啊!

当然,她最恨的自然是冰娆。她甚至觉得,若是没有冰娆的存在,那么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

“冰娆!我记住你了!”目露凶光,钟灵仿佛要吃人般的大吼道。

看着钟灵愤怒到扭曲的丑陋面容,冰娆只是淡然一笑:“如此,多谢钟小姐费心了!”

随后,冰娆又将眸光转到徐源身上,轻声问:“徐五少,请问这事该如何处理?你们徐家和钟家,是不是应该给我这受害人一个交待?”

听完冰娆的话,众佣兵都想给她点赞!

真是好厉害!

明明自己没啥事,居然还敢以受害人自居?不过,冰娆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她难道就不怕徐家和钟家的报仇?

看到淡雅如菊般,淡定自若的站在原地的冰娆,在场的佣兵们都忍不住替她担心起来,可看到冰娆没事人般,只想给自己讨个说法,他们不禁都有些醉了!

这丫头究竟是胆大妄为,还是无知者无畏啊?

“你是受害人?”良久,瞪着冰娆的徐源才咬牙切齿的问道。

“嗯。”冰娆认真点头。

“你有什么损失吗?受害人明明是我妹妹!”徐源火大吼道。

“徐五少,此言差矣!咱们必须公平的看待此事!虽然我没什么损失,也没伤到一根汗毛,但令妹和钟小姐要害的人可是我啊?只不过,后来令妹自食恶果遭了报应而已,因此,哪怕她是此事的受害人,也是罪有应得!怪不了任何人!”冰娆淡笑着,跟徐源讲道理。

“我妹妹说的没错,这事完全是徐巧自找的!可当初,她们要害的人却是我妹妹,你们徐家和陆家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后果自负!”冰溪也开口道。

虽然他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但在场佣兵心知肚明,冰娆这位低调的哥哥是真生气了,不然也不会说出后果自负这种威胁徐家和陆家的话来,哎呀呀!这对兄妹的胆子都不是一般的大啊!

这下子,徐源只怕会更加恼羞成怒了!

果然,听着冰娆、冰溪的一唱一和,徐源的脸瞬间比锅底还要黑,而他那双喷火的眸子也没能吓到冰溪。

冰溪淡定的与徐源对视着,心里暗自冷笑。

徐家在东流云十大家族之中排名第九,范家还在徐家之前呢,可那范家人他和妹妹不是照杀不误?区区一个徐家,他们还真没太当回事!

可惜,徐源不知道冰溪的想法啊!

当然,这也怪不得徐源。

因为他根本就不清楚冰娆、冰溪前段时间与冰、范两家的矛盾。或者可以说,是冰、范两家怕丢脸,而没让那件事曝光!如此,冰娆、冰溪的名声自然还没有大范围的传出去。

再者,就算冰娆、冰溪曾经的废材名声很响亮,但那也至少是十年前的事了,基本上根本不会有几个人记得。正是如此,包括徐源等人以及在场的佣兵们,他们对冰娆兄妹是相当陌生的!

就因为陌生,对于冰娆、冰溪敢如此跟自己说话,徐源才觉得难以接受!

这在徐源看来,就是两个低贱的佣兵想在老虎头上拔毛啊!身为徐家嫡系公子,也是徐家下一代中光芒最璀璨的领军人物,他走到哪里不是被人追捧?

可现在,两名身份低贱的佣兵竟然在威胁他?

徐源心中异常愤怒,瞪了冰溪许久,见对方也没害怕,他只能故作为难的看着冰娆道:“我可以给你一个名份,但最多只能是平妻,这事就算过去了。”

说完这话的徐源,本以为冰娆会感激涕零,但等了会儿,他却发现冰娆并未向他所想的那般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遂纳闷起来。

这时,他又听到冰娆冷笑道:“平妻?徐五少想娶我?”

“正是!”徐源点头。

“你配吗?你以为我稀罕什么平妻之位?”冰娆嘲讽道。

“冰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徐大哥肯给你个平妻已经很不错了,你还不快点谢恩?”没等徐源开口,心里颇不是滋味的钟灵就抢着道。

但好在是平妻,正妻必须是她的!钟灵在心里暗暗发狠。

“谢恩?徐五少把自己当皇帝了?还是说,在钟小姐心里,徐五少就是皇帝?你果然是他真爱啊!”冰娆笑着调侃道。

“噗哧!”听到这话的卫扬,在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并暗想,这才是冰娆的真面目吧?

瞪了眼笑出声的卫扬,徐源皱着眉头看着冰娆,纠结问道:“难道你还想当正妻?”

虽说冰娆很美,甚至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但他的正妻肯定不可以给冰娆,毕竟,冰娆只是一个小小的佣兵!

“不想,我刚才不是说了,你配吗?”冰娆无语道,对这位徐家五少的选择性失忆,她真是够了!

“冰娆!我堂堂徐家直系五少爷,难道还配不上你这样一个身份低贱的佣兵?哼!别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抬高身价,说白了,将来还不是给男人玩弄的!”徐源风度尽失的怒吼道。

“低贱的佣兵?给男人玩弄的?”冰娆眯了眯美眸,随后道:“既然徐五少瞧不起佣兵,又何必请我们保护?至于给男人玩弄的,你是在说徐巧和钟灵这两个女人吗?你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冰娆,你好大胆子!”没等徐源再发火,钟灵就先受不了的吼了起来。

这女人怎么如此狠毒?居然诅咒她们!钟灵心里的恨意又平添了几分,看着冰娆的眸光恨不得现在就能将她千刀万剐!

“我的胆子,确实挺大!徐五少,你说是吗?”冰娆不以为然道。

“的确!”徐源一反常态,居然不生气了。

他呀,就喜欢有性格的女人,冰娆这样难以驯服的,反而激起了他的挑战欲,他就不信自己驯服不了眼前这匹野马!更主要的是,能让冰娆这样心高心傲的女人在自己身下颤抖,这将会是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

想到这些,徐源干脆问:“名份你不稀罕,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钱!你们徐家和陆家给我点精神损失费就行了,正如你说的,反正我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对吧?”冰娆淡笑道。

“要多少?”徐源无语了,说来说去,这女人居然只要钱!既要钱,还不愿意当他的女人,这是什么逻辑?难道她不知道,以他的身价,将来整个徐家都是他的,到时,眼前女子还不是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

搞不明白的徐源,明显让冰娆给弄懵了!

“我也不多要,就给二百万上品晶石吧!陆家得给五百万上品晶石,少一分都不行!”冰娆双眸放光的看着徐源道。

徐源则大吃一惊,两百万上品晶石,还叫不多要?那你还想要多少啊?

说实话,徐源有些被吓到了,要知道,他一年的零花钱,也不过十万上品晶石,可现在,冰娆张口就要二百万,这、这…

“凭什么我陆家要给你五百万上品晶石?”钟灵让冰娆的话气得直跳脚,并狰狞着一张涨红的脸,火大吼道。

“因为你是主谋!如果不给我钱堵住我的嘴,我就把这事传出去!想来,钟小姐在流云大陆上名声应该不错,而此事一传,你想象得到后果吗?估计所有的超级家族,都不敢娶你这样狠毒的女人了吧?还有你的敌人,会不趁机落井下石?”冰娆笑得云淡风轻,可在钟灵眼中,对方笑靥如花的模样真是碍眼极了。

特别是冰娆明目张胆的威胁,也让钟灵一愣一愣的。

这女人…难道就不怕她的报复?

“对了,你们要不要封口费?”转头,冰娆又笑着问在场的佣兵们。

顿时,佣兵们全让她这话给弄的一个激灵,封口费谁不想要啊!但他们不敢要啊!要了封口费的话,肯定会被这两家报复,那后果可不是他们承担得起的!

众佣兵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愿意当出头鸟。

“真是太可惜了,要点封口费多好,这样的话就算被灭口了,也有遗产留下不是?”冰娆见没人敢吭声,遂自言自语道。

对啊!众佣兵经冰娆一提醒,瞬间警醒!

出了这样的事,他们又是目击者,以那些世家大族的作风,他们没准还真有被灭口的可能!更主要的是,徐源根本瞧不起他们这些佣兵,说不定在虚妄森林里就能弄死他们,到时,他们得死的多冤啊!

想清楚之后,立即有佣兵开口道:“五少、钟小姐,咱们可是目击者,想咱们当做啥也没发生,就拿封口费出来吧!不然我们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把这事当成笑话说出去!”

“你们想要多少?”徐源咬的牙齿咔咔响,并愤怒的瞪了眼冰娆,不过,冰娆却回了他一个笑眯眯的眼神,气得他相当心塞。

“一人二十万上品晶石,我觉得刚刚好。”没给佣兵们说话的机会,冰娆替他们说了个数。

听完,众佣兵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一人二十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发达了!发达了!

霎时,佣兵们全都星星眼、无比崇拜的看着冰娆,这丫好狠!但他们喜欢!

一人二十万?

徐源差点让冰娆的狮子大开口给气吐血。你说你,自己要了二百万也就罢了,居然还不忘给别人要?这算什么事啊?

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自然不会把这些佣兵得罪狠了,毕竟,此次虚妄森林之行,他还得指望这些佣兵给自己卖命呢!

咬咬牙,徐源点头道:“没问题,就一人二十万!”

哇!真的发达了!

徐源松口给钱,让众佣兵都兴奋了,此次任务一共才百万晶石,还得十支队伍分,现在,冰娆一句话,就给他们每人弄到了二十万,这赚钱速度,可真是绝了!

但他们的惊喜还没完,就又听到冰娆道:“钟小姐,你也得给二十万哟!”

“我、我…”钟灵脸色惨白,胸口发紧,一股血腥味在口中急速蔓延,她已经被气得吐血了!

在场的佣兵,也全都由之前的惊喜变成了惊吓,这钱…也太好赚了点吧?那个…他们有点不敢要了,怎么破?

嘤嘤嘤,胆小的佣兵心里已经害怕了。

“不知道封口费什么时间可以给我们?”看够了好戏的卫扬,突然问道。

“等离开虚妄森林再说!”徐源无力道,心里不由得暗恨,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那可不行!”卫扬坚决反对。

“为什么不行?”徐源火大质问。

“虚妄森林里危险多多,如果现在不给我们钱,万一有的人死在里面,或者咱们全军覆没了,到时你们两家岂不是省钱了?他们啥想法我不知道,但我卫扬绝不做这样的傻事,要么,先把钱给我们,要么,咱们立即离开虚妄森林,你们把钱给我们!总之,不见到钱,我就不往里走了!”卫扬威胁道,还摆出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架势,气得徐源差点脑出血。

这时,其他佣兵也反应过来,并跟着起哄要钱,不给钱就不走!大不了任务不做了!

佣兵们罢工的一幕,完全出乎徐源和钟灵的预料之外,对此,两人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各种肝疼胃疼肺疼,但也拿他们毫无办法。

最后,两人一商量,只能派人回家取钱,顺便把丢人现眼的徐巧送回徐家!

在场的佣兵近三百人,除了要付给他们每人四十万上品晶石,还要给冰娆七百万的封口费,这一庞大的数目,让两人郁闷的直想撞墙,不过,想到这些人就是来这里给他们当炮灰的,徐源和钟灵心里才稍稍平衡了些。

要了这么多钱,得有命花才行啊!

跟心腹耳语了几句,徐、钟两家的侍卫,就带着命令和徐巧暂时离开了虚妄森林。

当然,走前,冰娆也没忘提醒,他们只收现金啊!

“现在我已经派人回去取钱了,咱们是不是可以继续任务了?”看着根本没打算动地方的佣兵们,徐源强忍怒气好言好语商量着。

“五少,钱还没到手,咱们不走。”卫扬笑眯眯的,直接席地而坐。

其他佣兵见状,也各自找地方坐下。

徐源无奈叹气,这些佣兵一个都不肯走,他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徐大哥,现在怎么办?”钟灵见状,担心的走到徐源身边,小声问道。

“你还有脸说?都是你搞出来的事!”徐源低吼着,钟灵则眼眶红红,委屈的哽咽。

徐源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把钟灵丢在原地,自己找地方发泄怒火去了!

他离开后,众佣兵更不会没事找事的乱说话了。特别是王煞和刘猛这两个活春宫的男主角。

原以为,徐源没准会气得将两人大卸八块,谁知后来剧情突然反转,就连钟灵都被牵扯了进来,这种情况下,他们两人反而被人给遗忘了!

虽如此,但这对难兄难弟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并躲在了角落中,大气都不敢喘,就怕在被徐家人想起,而他们准备的那些自救的说辞,也一个都没用上!

现场气氛压抑了许久,钟灵一直在哽咽着默默流泪。可她哭了半个小时,都没有人上前来安慰一下,这样的事实,令她很是受伤。

“诸位,实在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发现这样的事情,请你们原谅我吧!”梨花带雨,钟灵小心翼翼的走到佣兵们中间,态度异常诚恳道。

闻言,佣兵们都纳闷了,啥叫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难道这事不是你自导自演出来的?只不过是演砸了而已!

佣兵们默然无语。

“你们不肯原谅我吗?”见没有人回应,钟灵继续上演苦情大戏。

卫扬受不了了,直言道:“钟小姐,你不应该求我们原谅吧?受害人是冰娆,真正的受害者是徐巧,你若想认罪,应该去找她们,找我们没用,我们就一群众演员…”

这话,令钟灵小脸白了白,心头瞬间火起!

让她给冰娆赔罪?门都没有!

钟灵终于不吱声了,卫扬也直接闭嘴,并给了远处的冰娆一个无奈的眼神。

冰娆淡淡一笑,重新搭了个帐篷,回去睡觉了。

对于冰娆的淡定,卫扬真是无比佩服!

同时他的脑海中开始倒带,昨天后半夜,他其实是见过冰娆的。

那个时候,他正好起来方便,无意中看到徐巧鬼鬼崇崇的跑到冰娆帐篷外,还往里面丢了点东西,正担心的想示警,他就看到冰娆、冰溪从背后打晕了徐巧,将她丢进了帐篷,然后这对跟他打了个照面的兄妹,还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营地。

之后的事情,就是应约而来的王煞和刘猛,成了某件桃色事件的男主角,而女主角,却不是众人以为冰娆,而是害人不成的徐家小姐!

正如冰娆所言,徐巧完全是自作自受!

那个时候,众人都在熟睡中,就连守夜的侍卫,都困得睁不开眼睛了,因而除了他,根本没人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啥都没说,只是淡定的看好戏,并时不时的点把火!

也正因为此,他对冰娆兄妹真是好奇极了!

他觉得,这对兄妹敢于得罪徐家和钟家,胆子绝不是一般的大!

或许,他们可以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到了下午,徐源和钟灵派出去的人回来了。

可是,派回家的不足五人,但跟着回来的,却超过了二百人!

看这架势,很多佣兵心里都不安起来!

卫扬更是心知肚明,徐家和钟家这是打算灭口了!

来了这么多人不说,里面居然还有两名灵尊,可真够看得起他们的!

冷笑着,卫扬心里思考着应急方案。

死在虚妄森林,他肯定是不乐意,但对方来了这么多高手,说实话,他心里也没底了,若有机会的话,希望可以活着离开吧?

“五爷爷,您来了。”这时,徐源走到一中年男子身旁,弱弱道。

“嗯,哪个是冰娆?”中年男子淡淡应了声,就直接问。

“我是。”冰娆从人群中走出,随意的看了眼中年男子,回道。

中年男子打量冰娆,眸中恨意浓郁,都是这女人,害的徐家出了这么大的丑吗?

“这是你的二百万封口费!”强忍着心中怒火,中年男子扬了扬手中的储物戒指,对冰娆道。

“五爷爷是吗?你搞错了,这可不是给我的封口费,而是我的精神损失费!”冰娆笑眯眯提醒。

“谁允许你叫我五爷爷的?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中年男子怒火中烧,恨不得将眼前女子给撕成碎片,可恶的女人,都是她毁了巧儿,如果不是她没在帐篷中,巧儿会被两个低贱的男人给占了便宜吗?

想到这些,他就没打算让冰娆活着离开,要知道,巧儿可是他最疼爱的徐家女孩子啊!

当然,他也恨钟灵,但他现在拿钟灵没啥办法,只能等着钟灵嫁到徐家后,自己在动手教训那女人了!此刻嘛,他要收拾的自然是害得他宝贝巧儿当了替罪羊的冰娆!

“老头,我不跟你打嘴仗,先把我的精神损失费拿来吧!”冰娆难得的没有生气,并云淡风轻道。

“拿了这些钱,只怕你也没地方花!”中年男子冷笑,心里暗道,有命离开虚妄森林在说吧!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冰娆伸出柔嫩的小手,要钱。

中年男子大恨,将储物戒指放到冰娆手心后,他又借机握住了冰娆的手,并暗中施力。

冰娆只是淡笑看着中年男子,并语气轻松问道:“这算不算占我便宜?”

中年男子一听,气得连忙松手,他占毛线便宜啊!他是想捏碎冰娆那小贱人的手!

可他想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都用了八成力道了,为啥冰娆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时,满心疑惑的中年男子又听冰娆道:“大家给我腾点地方,我要数数钱,万一少了也好让这老头给我马上补!”

听见冰娆说的,中年男子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丫的!他给的钱会少?这不是埋汰人吗?

不过,根本没给他发作的机会,冰娆已经大大方方的将那储物戒指中的晶石都倒在了地上,亮晶晶的上品晶石,瞬间晃花了众人的眼,也把中年男子气得脸都黑了,这还真数啊?

可不真数嘛?

只见冰娆一块块的数着,每数一块,都将晶石收进自己的星戒中。

数了大半个小时,冰娆收起最后一块上品晶石,并满意点头道:“徐家很守信用,二百万一块不少!”

这不废话吗?

中年男子气得双眸喷火,头顶冒烟!

该死的冰娆,真是太过份了!

“现在轮到钟家了。”没理会身旁不停散发寒气的中年男子,冰娆把小嫩手又伸到了一钟家老者面前。

那老者也是名灵尊,看样子就是个能主事的,所以冰娆一点没客气。

钟家老者嘴角抽了抽,又看了眼中年男子,才极不情愿的掏出一枚储物戒指。

同样,冰娆把储物戒指中的晶石全都倒在了地上。

五百万的上品晶石,冰娆足足故意数了一个小时,最后,她数的手都酸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数钱数到手抽筋?冰娆暗自感叹,并忍不住腹腓,为了气人,她也真是蛮拼的!

等到冰娆数完钱,又轮到冰溪等人了。

给他们的,只有四十万封口费,因此只用了十五分钟,他们就数完了。

在场的佣兵们见他们如此,也跟着有样学样。

一时间,整个营地都沉浸在集体数钱的氛围中,气得徐家和钟家众人浑身直哆嗦!

尼玛!身为超级家族,走到哪里他们不是被人捧着、奉承着?可现在眼前这些人,眼里都只有钱了!

数到兴头上,还有佣兵大喊大叫:“我有钱了!我可以娶媳妇啦!”

相较于佣兵们的兴奋,徐家和钟家众人心里则是极度郁闷!但他们深知自己的使命,所以也就不介意让这些人多高兴会儿了,反正,到最后眼前这些混蛋都是要死滴!

不知道过了多久,冰娆见大家都收到钱了,才笑眯眯的对徐家和钟家人道:“好了,银货两讫,咱们可以继续任务了!”

“不用了,那任务我们已经取消了!”徐源口中的那位五爷爷冷笑着道。

哼!你们都去死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