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9 瞬间恶化的校园暴力案件

佟秋练还没有赶到医院,就经过了C市第一高中,此刻的第一高中的门口,居然被一群人整个围起来了,不管是群众还是记者,整个把高中的门口堵得水泄不通的,本来十分宽阔的马路,此刻被堵得只剩下一半的道路能够通行,而且这来来往往的车子还不少,弄得佟秋练整个被堵在了路中间,这真是进也不得退也不得啊!

透过窗户,佟秋练最直接引入眼睛的不是拥挤的人群,而是那刺目的白色的横幅,上面是黑色的大字:“还我女儿命,严惩凶手!”这种横幅格外的刺目,白底黑字,似乎已经在向所有人昭示着这个女孩悲惨的命运。

“大嫂,你这个去的现场不会就是这个吧?”萧晨指了指校门口那一群人,虽然是隔着窗户的,但是似乎都能够听见那震天的哭喊声,撕心裂肺的,高中,真的是花一般的年纪,居然这么早就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佟秋练叹了口气!

“嗯,两个女孩子受欺负,其中一个在医院跳楼自杀了,具体的原因还不清楚!”佟秋练看了看外面的车流,警察和交警都陆陆续续的来了,所以很快占据街道的群众就被疏散开了,萧晨也立刻开车去医院。

而佟秋练回过头,似乎还能看见在众人的包围中,在地上面哭喊的那对夫妻和那个女孩的亲属,似乎隔得很远还能够听见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音。

佟秋练到医院的时候,门口已经被堵住了,车子是完全进不去的,幸好叫的是萧晨,要是白少言那细胳膊细腿的,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挤得进去,萧晨护着佟秋练慢慢的挤进去!

“都别围在这里了,都散一下,警察办案了,别围观了!”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也派了大批的警察在维持着秩序,但是现场的秩序依旧是十分的混乱的,尤其是现场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蹲在地上面,已经哭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的孙女儿啊,我的孙女儿啊,都是些禽兽啊,我的孙女儿才十五岁啊,才十五岁啊,为什么这些人这么狠心啊,为什么啊,这些人都该死啊,活活逼死了我的孙女儿啊,我的孙女儿学习那么好,那么听话,这些没天理,丧尽天良的畜生啊……”老太太的眼睛都哭干了,整个脸看起来就像是干枯的树皮一般,但是眼眶那里确实红肿的,就像是两个核桃一般。

佟秋练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萧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佟秋练已经从萧晨的手中抢过车钥匙,直接跑回了车子里面,“大嫂,你干嘛啊……”萧晨话音未落,佟秋练已经消失的看不见影子了,萧晨只能在原地等着,这里太乱了,萧晨怕等会儿真的找不到佟秋练了,大哥还不把自己吃了啊。

佟秋练回来的时候手中拿了一把遮阳伞,走到了那个老太太身边,撑起伞,慢慢的蹲下身子,或许是有了这一片荫凉,老太太的声音小了一些,抬头看着佟秋练:“姑娘,姑娘,我的孙女儿没了,我好好的孙女儿没了啊……”说着那已经红肿不堪的眼眶又一次流出了泪水。

佟秋练只是伸手帮老太太擦了擦眼泪,老太太的皮肤和佟秋练想的一样,像是干枯的树皮一般的粗糙,佟秋练的手指微凉,很柔软,老太太一把拉住了佟秋练的手:“我的孙女儿才十五岁啊,要是过个十几年也能和你一样,她还没有好好地看过这个世界啊,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萧晨走过去,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伞,佟秋练伸手拍了拍老太太的手背,“你们有小凳子什么的么?”佟秋练已经注意这个老太太的瞳孔有些涣散,而且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佟秋练和一边的一个姑娘直接将老太太扶起来,而一边正好有个石凳,佟秋练将老太太扶过去做好!

“姑娘,你是好人啊,你是好人……”她的手干瘪似乎只剩下古铜色的一层皮,包裹着干瘦的骨头,佟秋练只是微微一笑,“再怎么样,您也要好好保重身子啊!”

“佟法医,找了你半天了,您还是赶紧过来吧,天气热,这尸体……”李耐这个大嗓门刚刚吼了一声,就看见了刚刚还在现场撒泼的老人家,顿时有些蔫了,佟秋练也知道这种事情当着家属的面说不好。

“萧晨,你给奶奶买个冰袋去,这天气闷热,容易中暑!”其实到了这傍晚时刻本来是十分凉爽的,但是许是已经入夏了,这傍晚变得越发的燥热了,太阳挂在西边,愣是没有沉下去,弄得所有人都心情烦躁。

而老太太的双腿已经开始在打颤了,这老年人哪里经得起,这身子和精神的双重打击啊!

而佟秋练走了之后,刚刚一直没有出声的人群中,才有人小声的议论道:“这不就是昨天电视上面的萧夫人么?看起来十分的平易近人啊,完全不像是电视上面的那种高冷啊,所以说这人啊,还真是不能看样貌的!”

“谁说不是呢,还说配不上萧公子,我看人家是郎才女貌,很相配!”另一个附和道。

佟秋练刚刚进入了警戒线内,白少言已经到了,他是还没有到家,直接过来的,帮佟秋练换上衣服,递上了一双手套给佟秋练,“根据目击者描述坠楼的时间是四点二十分,从八层直接跳下来的,直接死亡!”

佟秋练走过去,第一瞬间引入眼睛就是那女孩睁得睁得很大的眼睛,眼球因为被撞击的缘故,有一个有一点突出的迹象,而且充血很严重,看起来格外的渗人,佟秋练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死者的身体,看上去比十五岁更小的样子,十分娇小的一个姑娘,一头黑色的长发,只不过这头发似乎被剪刀剪过,参差不齐的,有些凌乱。

而穿着病号服,但是露出的小半截小腿上面有明显的被棍棒打击出来的青紫的痕迹,佟秋练直接将死者的裤脚拉下去,而是检查了一下死者坠地的着落点,“死者是头部着地,导致颅骨破裂,大出血死亡,具体的还是等尸检报告吧,我们现在去楼上看看……”

上楼的时候,白少言跟在佟秋练的身后,“那个老师,其实我们不需要尸检的,我们就是来现场看一下,回头做个报告就成了……”白少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此刻佟秋练森冷的视线已经直接射了过来。

“不尸检?家属不同意?”尸检的话,除非是死者的身份不明,若是知道家属的话,都是要家属的签名的,不然他们是无法进行尸检的!佟秋练这话刚刚说完,就看见了一群人在开始将尸体抬起来,而去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和他们一路,这是要直接将她放在医院的停尸房了?

“嗯,听说她的父母不同意,说是孩子生前都糟了那份罪了,都是自杀而死的了,不需要尸检,所以不让我们将尸体带回局里,所以赵队长他们也没有办法!”白少言看着佟秋练越发清冷的眸子,不知道此刻佟秋练在想些什么。

佟秋练没有去楼上,而是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停尸间,“不好意思,刚刚下面有地方遗漏了,我还有检查一下尸体,没有问题吧?”几个医院的护工知道佟秋练是警局的法医的,都点了点头。

白少言不懂佟秋练要做什么,之间佟秋练修长的手指飞快的解开了死者的衣服,佟秋练仔细的将死者的身体检查了一遍,这个身上面可以说完好的地方很少,但是佟秋练的视线却集中在了死者的肚子上面,这个女孩身材娇小,但是这个肚子是不是有些太大了一些……

刚刚楼下检查的时候,佟秋练只是心存疑惑,想等着进一步尸检的,但是既然家属不让尸检,那就只能重新过来检查一遍了,而且佟秋练当时不想当着老太太的面,就那么直接的检查女孩的腹部。

佟秋练伸手摸了摸死者的肚子,“老师,你这是在摸什么……”佟秋练直接拿过白少言的手,摸上了死者的肚子,这个肚子并不是一般柔软的那种,这里面,白少言不可思议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点了点头。

“她的父母知道么?”白少言跟着佟秋练出了停尸房,停尸房里面的温度很低,出来之后,冷热交替,白少言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不懂,这个尸体我是一定要解剖的,她的父母是在学校那边?”佟秋练说着就和白少言一起去楼上,因为赵铭这群人此刻正在楼上,检查这边的现场。

赵铭看到佟秋练过来,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佟法医,您可算是来了,最近都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一连串的事情,我头都大了,这好不容易缓过来,本以为这次的校园暴力事件,还是和以前一样以和解结束,但是谁知道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佟秋练这才注意到病房里面一共有三张床位,一张是空的,一张上面散乱着被子枕头,而另一张则是坐着一个一直在瑟缩的女孩,那个女孩低垂着脑袋,长长的刘海将她的脸直接遮住了,她双手抱着腿,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她是现场的目击证人之一,就是另一个受害的女孩!”赵铭指了指缩在床上的女孩,女孩的身子在轻颤,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也难怪了,自己的好朋友在自己的面前坠楼的话,心里面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的触动呢。

“死亡的女孩叫做厉媛媛,第一高中一班的学生,也就是昨晚的校园暴力的受害者之一,而这个女孩叫做高筱岚,就是另一个受害的女生了,厉媛媛跳楼的时候,除了高筱岚在场,还有她的奶奶,和高筱岚的一个姑姑一个表姐,他们都是亲眼看见高筱岚跳楼的,而且现场的证据和跳楼自杀吻合,没有什么出入,应该是她自己跳楼自杀。”

佟秋练示意赵铭和她出去,佟秋练靠在墙上面,“听说死者的家属不让解剖尸体是不是?”

“这可以确认是自杀,也没有什么解剖的必要吧!”其实解剖尸体本来就是为了验证死者的死亡具体原因和他杀的情况,便于找出真凶的,这已经确认是自杀的话,这进行尸体解剖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吧。

“她怀孕了!”佟秋练这四个字抛出来,赵铭整个人都傻掉了,佟秋练刚刚说了什么,怀孕,一个十五岁的女生怎么可能怀孕呢,但是佟秋练是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赵铭看到佟秋练一脸认真!

问了一句:“确认么?”这人都死了,谁能想到这么多啊,其实本来佟秋练过来,也是死者家长要求的,这不要法医出具的报告么?这对家长准备去将那几个打架的学生告上法庭。

“我的专业素养你还需要怀疑么?再说了,解剖尸体我也是费心费力的,我还没有那种癖好说,为了解剖一个尸体专门撒这种慌,况且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或许她的死因并不单纯呢!”佟秋练这一问,赵铭附和着点头!

对啊,这种事情,谁会说谎啊,“家长也不在,她的奶奶……算了,这事情交给我吧,你明天来警局,别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佟秋练点了点头。

但是当佟秋练回去的时候,心情却并不平静,毕竟自己这么大的时候还是那么的天真,无忧无虑的,虽然父母常年不在身边,但是爷爷对自己也是宠爱有加的,爷爷家教严厉,那个时候的学生都很单纯,喜欢的话就是一封情书,还是偷偷放进女生的桌子里面的,但是现在的孩子……

刚刚到家,就听见了屋子里面传来“哼哼哈嘿——”的声音,佟秋练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但是萧家还是灯火通明的,萧寒正坐在客厅里面看着报纸,小易则是在萧寒的前面展示他刚刚学的动作,“爹地,怎么样?有没有特别好看,特别帅气!”

萧寒从报纸中抬起头,“嗯,一般好看,一般帅气!”小易的小脸顿时垮了,那周明洋虽然来的时间就几个小时,也算是看得出来了,这萧公子在家和这个萧小少爷,两个人就是克星,只是这孩子天性,什么东西又想要和别人分享,这不就换来了萧公子的一次次的打击。

“妈咪,你回来啦!”小易一喊,萧寒从报纸中抬起头,大步上前,直接拎起了正要扑进佟秋练怀里面的小易,这跆拳道服的腰带倒是给萧公子提供了便利,萧寒直接将小易一把给拎了过去,“臭小子,你倒是跑的挺快的!”

“妈咪,救命……”小易那四肢就在空中挥舞着,愣是够不到萧寒,茶茶在一边一直叫着,佟秋练顿时觉得萧寒也是幼稚到家了,走过去,直接将小易抱了起来,小易顿时得到了满足,双手抱着佟秋练的脖子,就冲着萧寒做了个鬼脸。

“行了,你一身臭汗的,去洗澡的,然后下来吃饭吧!”佟秋练怎么觉得这萧寒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么的奇怪啊,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我也去洗一下!”佟秋练说着抱着小易就往楼上走,佟秋练觉得有一道灼热的视线一直在看着自己,佟秋练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妈咪,爹地看着你的眼神,怎么像是要把你吃掉一样啊!”小易疑惑的问道,像是要把我吃掉?这个禽兽已经把我吃掉了好么?

“你看错了!”佟秋练还能说什么,难道说你的爹地真的想要把我吃掉么?这个萧寒怎么越来越放肆了,小孩子还在也不知道收敛一点。

佟秋练上去洗澡的时候才真的觉得浑身酸软,下午的时候一直忙着那个死去的女孩子的事情,似乎身上面的疼痛都被遗忘了,但是此刻一旦放松下来,佟秋练越发觉得萧寒禽兽了,尤其是现在站在镜子前面,佟秋练左右照了照,自己身上面的这些吻痕,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消掉啊!

“对了,那个基金会,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居然找了施施当了代言人!”吃饭的时候佟秋练问。

“挺早的事情了,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这施施明明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就欺负我不懂啊,居然找我要了那么高的代言费,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而此刻正在吃饭的施施,突然就大了个喷嚏,这是谁在骂我啊?

“怎么了?感冒了?”顾北辰伸手试了试施施的额头,“没什么啊?好好的怎么会感冒了呢?”

“怎么会不感冒啊,这两个人昨夜在泳池里面倒腾了半天……”顾珊然小声的嘀咕着,顾南笙靠近顾珊然,和顾珊然咬着耳朵,“要不要我们今晚试一下啊?这水里面我还没有试过?”

“你给我滚!”顾珊然突然提高声音,顿时引来了长桌子那边的另外两个人的侧目,顾珊然轻轻咳嗽了一声,“那个,西子美人啊,干爹,你们吃饭哈,无视我,无视我……”说完顾珊然还干笑了两声。

顾北辰放下筷子,拿着纸巾优雅擦了擦嘴巴,其实他的嘴巴上面干净得很,哪里需要擦,就是洁癖和强迫症作怪而已,顾珊然也只能在心里面嘀咕两句罢了,“你最近吃饭的时候话有点多啊……你们俩刚刚嘀嘀咕咕的,说的是我的事情吧!”

“是!”“不是!”顾珊然一筷子打在了顾南笙的脑袋上面,这个蠢货,还能不能有一点的默契啊!

“看你们俩貌似是吃饱了,出去跑个步,顺便静静心,回来给我一份检讨书,不要多,一万字,手写稿,不准找人代写,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顾氏夫妇四目相对,立刻跑了出去。

顾北辰直接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面,就这么定睛看着施施,这顾北辰的眸子是那种看起来像是一潭死水的那种,你不可能从他的眸子中看到任何的东西,那种眸子你看到的第一眼会觉得这不该是一个人应该拥有的,这也是顾北辰一直第一眼就能够看上施施的缘故。

因为施施不仅仅是整个眸子灵动有神,就是整个人都是充满了生机与活力,顾北辰不是不想拥有这种东西,只是太早的接触了黑暗的事物,顾北辰已经习惯了以这样的面孔示人了,“其实,你在床上的时候,我才觉得你是有感情的……”

顾北辰走到施施的位置上面,打横将施施抱了起来,“那我们现在就去床上面联络一下感情好了!”

而此刻刚刚走到门口的顾氏夫妇,面面相觑,无耻啊,真特么无耻,这顾北辰真是披了人皮的禽兽啊,这种去床上面联络感情这种话,为什么要说的这么的一本正经的,搞得好像是要去做什么正经的仪式一样。

顾珊然跑了一半,就捂着肚子看着顾南笙:“童养夫,我怎么觉得,我最近吃的好像有点多啊,我最近是不是有点能吃啊……”

顾珊然摸了摸自己的胃部,但是顾南笙的眼睛却由那腹部一直下移,直接移动到了那小腹,“喂——你在看哪里啊!”

“嘿嘿,珊然宝贝,我也辛勤的耕耘了这么久了,怎么说也得有点成果吧,你说这你的肚子里面是不是也该有个什么东西了……”顾珊然直接拍掉了顾南笙几欲伸过来的手,“你丫的,你啥的,我这肚子里面要有也是我俩的孩子,什么叫做有什么东西啊!”

“你看吧,这萧寒家里面的两条狗一个叫大人一个叫茶茶,你说我们也给我们的孩子取个小名好了,你觉得什么样的名字合适啊?”顾南笙搓着手,那样子好像顾珊然此刻的肚子已经有了一样。

“我的肚子里面的是个东西,取啥名字!”顾珊然说着没好气的说,居然说我的肚子里面的是个东西,你丫的,你就不是个东西。

“要不然就叫东西好了!”

“噗——”这忍不住不是别人,而是沿路的保镖,这取个小名这么的随意么?顾南笙一记冷眼扫过去,顿时周围安静的只能听见了树叶的沙沙声音了。

“顾南笙,你丫的,还能给老娘靠谱一点么?谁家的孩子叫东西啊,你丫的以后别人说,东西他爸,东西他妈么?你看你就不是个东西,老娘当时怎么看上你的啊!”顾珊然差点直接化身为狼,仰天长啸!

“你第一眼就看上我了啊!”顾南笙这话,说完,周围的人差点绝倒,少主,你这真是越来越无耻了。

而已经上床睡觉的佟秋练,刚刚躺下,萧寒就一下子压了过来,“喂——我这下面还疼着呢,今天晚上……”

“你也知道我都憋了快三十年了,你说你真的想让我憋死了……”萧寒这话刚刚说完,直接张嘴就封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伸手拍打着萧寒的胸膛,但是萧寒完全是不为所动,已经开始在佟秋练的身上面为所欲为了……

一番*过后,佟秋练觉得整个身子就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整个人动一下都觉得疼,这佟秋练平时也是懒得锻炼的人,这萧寒不知道哪里学来的什么奇怪姿势,这自己的老腰现在感觉都折了一般的难受,你妹的,萧寒,你在折腾我,下次你就可以滚去和小易一起睡了……

“老婆,是不是疼了,我给你揉揉……”佟秋练是趴在床上面的,被子堪堪遮到了腰部以下,这本来白皙的美背,此刻已经被萧寒印上了大大小小的吻痕,萧寒这看在眼里,真的是特别有成就感啊,说着这手就直接伸到了佟秋练的腰上面,这又开始上下其手了,这萧寒刚刚觉得似乎又有了感觉,佟秋练已经直接睡着了……

“你可真会折磨我!”萧寒说着直接披着睡袍就走进了洗漱间,拧干了毛巾帮佟秋练擦着身子,这萧寒平时没有做过的事情,这次算是全部做完了,“萧寒,不要了,真的不要了……”佟秋练说着还摇了摇头,萧寒俯身吻了吻佟秋练的唇,“你该叫我老公的……”

萧寒帮佟秋练擦了身子之后,直接转身就往洗漱间走,“老……公……”萧寒整个人直接僵住了,木木的转过身,佟秋练只是翻了个身子,就再也没有动静了,只是那一声老公,让萧寒整个血气又一次上涌!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别人都睡着了,你还这么活力四射做什么……”萧寒说着直接打开了冰凉的花洒,似乎冰凉的水也驱散不了他浑身的燥热,想着佟秋练,就自己动手了,那话是怎么说来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第二天佟秋练醒来的时候,觉得头有些疼,不过比起前一天,身子是没有那么的难受了,佟秋练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口,又一次看见了小易在水中练习着他那专业的狗刨式,茶茶则是站在水池边上一路帮小易加油,萧寒坐在草地的椅子上面,似乎是在看今天的报纸。

佟秋练刚刚下楼,萧晨就指着今天的晨报,“这第一高中这次算是栽了,这家长愣是说不和解,一定要校方给一个说法,说自己的女儿是被那些人给活活逼死的,你说这学校是不是流年不利啊,这马上要到暑假了,马上就是新一轮的招生要开始了,这传出了这样的事情,哪个学生家长还敢让自己的孩子去那里念书啊!”

报纸上面刊登的照片是在第一高中门口的黑子白底的横幅,和在场的死者家属的愤慨,而报纸上面也公开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很多的领导已经就这件事情作了批示,一定会妥善处理的。

“嫂子,其实,最厉害的可不是这个,就是这个网络,这件事情自从昨天晚上跳楼的女生死讯被网上被传播开来之后,这在网络上面简直是炸开了锅啊,这网民都是十分愤慨的,加上有好事者将他们被带到警局的画面拍照发到了网络上面,这几个打人的孩子,现在各个都是网络上面的热搜前几名,害得我昨晚刷了半夜!”

“你就是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那种!”佟秋练打开自己的手机,果然在网络上面,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体的头条都是关于C市第一高中的打架事件,并且下面的流言看得出来大家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的愤怒和狂躁。

佟秋练刚刚到了警局的门口,就发现了很多蹲守的记者,这些人估计是看到了萧寒,也不敢上前,只能看着佟秋练走进了警局,而佟秋练刚刚到赵铭的办公室门口,想要询问一下,那个尸体解剖的事情,就听见了里面的激烈的争吵声音。

门并没有关起来,佟秋练只要稍微推一下,这门就自然地开了,和赵铭争吵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我的孩子都受了那么多的苦了,难道死的时候你们都不能让她安生一点么?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逼我们啊,你们为什么啊……”那女人说着就蹲在地上面,这架势像是直接要撒泼打滚一样。

“我们家不是C市,我们只是从乡下上来务工的人,你们不能因为我们不是本地人就欺负我们,根据我们家里面的风俗,人都是要完整的离开的,我是不可能接受你们解剖我女儿的遗体的!”那个男人也是说的很大声!

但是这对夫妇的声音都带着明显的嘶哑,看得出来,这一天,他们已经喊了很多话了!

“难道你们是想看着你的女儿死的不明不白么?”佟秋练突然开口,面对着佟秋练,这对夫妇先是一愣,因为这是他们第二次看佟秋练了,这个女人今天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头发也是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和昨天相比,更是显得气场十足,尤其是靠在门上,那种感觉,让他们很不舒服,就像是心里面的那么一点心思突然都被人看穿了一般。

“我的女儿就是被那些人给活活逼死的,还能是怎么死的!”那个男人看着佟秋练,眼神异常的坚定,佟秋练只是微微抿嘴,并不说话,转而把视线集中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面。

或许是佟秋练的眼神过于锐利,那个女人看着佟秋练的视线居然有些躲闪,作为一个母亲,自己的女儿若是一个月或者推迟来月经的话,作为一个母亲应该是有所察觉的吧,“我可怜的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啊……”这个女人干脆直接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了,这赵铭一看这架势,整个人的脸都绿了!

这个大男人很多都受不了这种女人撒泼了。

“好了,我就问你一句,你还记得你的女儿上次例假是什么时候么?”佟秋练这话一出,别的人都是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佟秋练,唯独是那位母亲,看着佟秋练的目光里面带着惊骇,似乎十分的害怕!

她直接从地上面跳起来,就冲着佟秋练扑过去,幸好周围警察比较多,直接将她拦住了,而此刻的一直在一边默不作声的老太太,也就是昨天那个佟秋练给撑伞的老太太,这老人家,也是见多识广了,这一听佟秋练说了这话,这都是女人,一听见佟秋练说了这话,瞬间就回味过来了!

这前段日子,儿媳妇还抱怨说孙女的例假怎么没有来,这老太太虽然有些时候会有些健忘,但是这种事情,关系到自己的孙女了,这怎么会不记得呢,立刻就想起来了。

而此刻再结合儿媳妇这神情动作,老太太哪里还不明白啊,直接上去,冲着儿媳妇的脸,就直接给了两巴掌:“啪啪——”这两下耳光十分的响亮,弄得所有人都是愣住了,就是那个父亲也是顿住了,这又是闹哪出啊?

“你是不是知道媛媛出事了,你是不是知道,你个黑心婆娘,媛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难道还准备包庇那个把我们媛媛糟蹋的坏人不成!”这老太太这话一出,似乎所有人立刻都明白了,而最震惊的莫过于那个男人了,他的眼睛张的老大了,似乎是一夜未眠的缘故,黑眼圈很重,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那个女人:“你说,你说我们媛媛是不是给人糟蹋了……”

“哇——”那女人坐在地上面直接放声大哭,“我也不想瞒着你们的,我也是昨天媛媛住院我给她擦身子的时候发现的,我不想媛媛都走了,还要让别人说这个女孩,是个行为不检点的姑娘,我不想我的女儿被别人这么说啊……”

所有人都是沉默的,作为一个母亲,佟秋练真的可以作为一个母亲想要维护女儿的最后的一点的尊严,但是……

“他们都说我的女儿喜欢勾引男人,那些小贱人才会打我的女儿的,可是我生的孩子我清楚啊,我的女儿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呢,可是我的女儿居然有了孩子了,她还是个孩子啊,我不能让我的女儿死了还要被人诟病啊……”这个女人坐在地上面就开始歇斯底里的哭喊着。

“我的女儿都走了,难道不能让她走的安心一点么?为什么你们还要这么的归根究底,你们现在要去查的人,难道不是那些逼死我女儿的人么?你们为什么要来逼我们,为什么啊……”女人坐在地上面,和昨天见面的时候明明是同一个人,一天未见而已,佟秋练觉得这个女人苍老了很多。

“你个蠢货啊,我的孙女就这么白白被人糟蹋了,那些禽兽我们不能放过啊,他们都是逼死我们媛媛的凶手啊,我们媛媛是被他们所有人逼死的,你还不懂么?”显然这个老太太比起这个女人似乎更加有理智一些!

那个男人看了看佟秋练:“我想请问您,你们确定我女儿真的是……”

“先生,我们真的没有必要说在您的身上面浪费时间,就像是您妻子说的,我们大可以找那些伤害死者的人学生,但是我们没有,因为我们知道媛媛虽然已经走了,但是她的身体还在告诉我们她所遭受的一切,我们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让媛媛走得更加的安心,也让她走地干净一点……”佟秋练这话说的很明白了,媛媛确实是遭受过了性侵害!

对一个未满十六岁的女孩子下手,是可以直接以强奸罪论处的,佟秋练插在口袋中的手瞬间收紧,因为那个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走过来,手中是那个昨天的那把遮阳伞,“姑娘,谢谢你,你是好人,我知道的,我孙女就拜托你了!”

佟秋练顿时觉得这老人家眼中的泪光,此刻就像是那最要夺目的阳光,刺得佟秋练的眼睛酸痛!

------题外话------

最近关于校园暴力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有感而发,这次的案子主要是围绕校园暴力展开的……希望大家喜欢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