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76.坑深176米:她朝我比中指的时候……跟你某些时候挺像的

她莹白的脚穿着浴室的拖鞋,湿漉漉的都是水。

男人站着没有动,“我抱你回床上?”

她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不要。”

她还真的是为这件事情跟他生气上了。

顾南城低眸瞧着她一如他想象中的板着的气嘟嘟的脸,只觉得止不住的发笑,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抬手就将她抱起来,扛在了肩上,转身朝床上走去。

“顾南城,我说不要你抱……雠”

“嗯,你继续动,浴巾掉了我没忍住也是你的责任。”他轻描淡写的打断她的话,“刚好你里面什么都没穿,很方便。”

想起自己里面什么都没穿被这么抱着,她一张脸都涨得通红。

好在顾南城把她放在床上了,然而晚安还没来得及下床,就被他一左一右的手臂困在中间,他注视着她的脸色,低低的开口,“就这么生气?”

生气。

她其实没什么好生气的。

这么多年的事情了,何况即便是那时也没资格生气。

晚安瞧着面前竟隐约含着笑意的眸,更加恼怒,“你花心还这么得意?”

花心……

男人一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顾太太,你那时候认识我?”

晚安抿唇,倒是没有回避他的视线,“认识你很奇怪?安城有人不认识你吗?而且你怎么都是我姐妹喜欢的男人的哥们。”

“你很关心我的事情?”

“什么?”

“知道我心里有一个,还知道我在逗一个?”他淡淡的笑,“锦墨应该没有那么八婆到处宣扬我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你不知道你很招女人的喜欢?安城大大小小的名媛们关心你的事情的雌性很多啊,女人天生爱八卦,我有意无意的自然会听到一些。”

单身英俊有钱的男人,就足以勾起不少蠢蠢欲动的荷尔蒙了。

这样说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没多想。

顾南城抬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抱进怀里,“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不吃醋行不行?”

“花心萝卜从最中间的地方就已经坏透了。”

他失笑,逗弄似的捏她的脸蛋,“我那时候单身,还不能有点儿想法?”

她抬手拍掉他的手,“想法太多,猥琐。”

男人又锲而不舍的把她的脸给扳了过来,“你这么生气,在替谁吃醋?怪我当年没泡你?”

她蹙眉睁大眼睛瞪他,“别不要脸!”

顾南城好整以暇,闲适的低笑,“要不要我去拿块镜子让你瞧瞧你现在小妒妇的模样儿?”

“你……”

见她恼怒,他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都已经过去了,嗯?你不准我碰你,就别吃醋吃得这么可爱了。”

她的心有些酸,又有些涩,又带着软。

身子一歪倒在了床上,“帮我拿衣服。”

还没躺一秒钟就被男人拽起来,头顶响起的是变了调的训斥,“头发没干就往床上躺,有没有常识?”

她闷闷的看他一眼,“噢,”顿了会儿,“帮我拿衣服来。”

“嗯。”

过了一会儿,晚安刚把衣服穿好,顾南城就拿着吹风过来了,她蹙眉拒绝,“吹多了多头发不好,我去外面吹吹风好了。”

“外边儿很冷。”

她摸摸自己的头发,“时间还早我不用睡觉。”

顾南城看她一眼,转身又找了一件的长长的面料柔软的针织外套出来将她包裹住,又拿了一双柔软厚实的毛拖给她穿上,然后顺手就抱着她走到阳台上。

上面摆着一张双人沙发,平常下午暖和的时候还可以躺在上面小憩。

晚上的风不大,但确实带着一股凉意。

晚安抬头看着认真细细的给自己擦头发的男人,眼睛不眨的看着他的下巴,“你那时候喜欢她?”

“谁?”

“你逗过很多个?”

男人抽空低头瞥她一眼,淡淡的道,“我从来不问你和左少过去的情史。”

跟一只小醋坛说他过去喜欢过谁谁谁。

兴许明天睁开眼睛她就回到了静静微笑瞧着他的模式。

她撇撇嘴,“我不生气,你告诉我。”

顾南城擦头发的动作没有停,“她不一样,你会生气。”

“当然不一样,”她眯眸笑了笑,“没有得到过的女人对男人而言自然是不一样的,我明白啊。”

“真的想知道?”

“好奇。”

男人把毛巾扔到一边,“今晚给我,我告诉你。”

晚安依然托着腮,看着他的脸思考了一会儿,“好。”

顾南城微微挑眉,一双黑眸似乎要看透她,似笑非笑,“顾太太,你这样很容易引起我的怀疑。”

晚安撩了撩发,淡淡的回他,“唔……我怕我上次被你吓出性—冷淡,如果这方面不和谐的话,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再重新考虑一下九天后的婚礼。”

她似乎是没听懂他说的是哪一方面,不过顾南城没有拆穿她。

他俯身坐下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手指把玩着她的发,俊美的脸庞很淡然,语调也是波澜不惊的,“那会儿我刚刚从美国回来,下飞机回家的路上就遇到一辆开车嚣张得惹人嫌的小姑娘,开着一辆精良组装悍马,我闲得无聊陪她玩了一圈。”

“就这样?”

他淡淡的道,“差不多,就是难得很有兴致想认真的谈恋爱。”

晚安静了静,凉凉的道,“你口味也是奇葩,听上去我跟她都不是一款的,若干年后你怎么非要缠着我。”

顾南城掐住她的下巴,眯着眼睛,笑得特别的温和,“她朝我比中指的时候……跟你某些时候挺像的。”

晚安脸色一僵,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半响挪开视线,淡淡的道,“是很不一样,你竟然会想和一个朝你比中指的姑娘谈恋爱。”

顾公子自然不会说,他那时候就是想泡到手然后再甩了,只不过后来的几次交锋,他似乎还挺喜欢她的。

“故事说完了,”他说一句话的时间里,手就钻进了她的衣服里,直奔主题,“我们回去歇着。”

晚安捉住他的手,用还带着湿意的头发挠了挠他的下巴,眼神无辜又妩媚,“我的头发还没干。”

她把他钻进她衣服的手拿了出来,将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手心,然后脸蛋趴在他的胸膛上,百无聊赖似的把玩着。

用她细细的手指穿过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大手。

凉风吹过来,很舒服,忽然诞生出一股岁月静好的错觉。

“除了她,难道就没有姑娘让你想认真的谈恋爱了?”她在他的怀里仰头看着他,“美国很多很开放很主动地美人,你都看不上吗?”

他低头看着她白净明艳的笑脸,挑眉,“那几年太忙,”微微眯眸,温淡的笑,“忙过那几年就没什么兴致了。”

晚安躺在他腿上把玩着自己的长发,“不想谈恋爱,只想结婚,顾公子,你是不是年纪大了。”

男人淡淡的摸着她的头发,“你半夜忽然冒出来,我想起来好像是该结婚了。”

那时候他身边有差不多一两年的空窗期没有出现半个女人,锦墨和笙儿偶尔提起他亦是懒懒散散的。

奶奶一个月给他安排一个姑娘相亲,都是一些门当户对家世清白的女孩,各种型号的都有。

有些其实还不错,挑不出什么不好的地方,只不过他仍是态度散漫没什么兴致。

晚安蹙着眉,觉得有什么地方值得思索,却见男人的俊脸忽然压了下来,相当不悦,语调却淡的很,“我是不是年纪大了?”

他睨着她,“是不是在提醒我要证明一下我是多大的年纪?”

“不需要,”她微微一笑,“我知道顾公子正值壮年。”

“是,”原本就凑得极尽的脸忽然笑了,薄唇勾勒出几分邪意十足的笑,低头便贴了上去,含住她的唇瓣,低低的喃道,“所以顾太太应该体谅我,嗯?”

说完她就被他有力的手臂抱了起来,分开腿跨坐在他的身上。

“顾……”她一个名字都没叫出来就被男人堵住嘴,所有的台词都变成了呜咽。

一记深吻结束后,他便抵着她的额头低低的笑,“你很喜欢这个沙发,是不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