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75.坑深176米:顾南城,讨厌死你这种花心大萝卜

她怔怔的,“一直对我特别好……要求太高了吧。”忽然兀自的笑了,睁着黑白分明的眸看着他,认真的道,“所以我对你满意啦。”

顾南城抱着她一路上楼,喉间溢出低笑,用下巴蹭着她的发顶,“说得这么勉强,是在夸奖我还是埋怨我?”

女人眨眨眼,轻快的回答,“夸奖你呀。紧”

男人已经抱着她拐进了卧室,反脚将门勾上,长腿几大步将她放在床褥上,俯身单膝跪在她的身侧,将她困在身下,黑眸深深的注视她,蓄着笑意,“就一般般……也算是夸奖?”

“唔……我满意了那就是夸奖了。”

“好,这个话题掠过,”他单手捏着她的下巴,眼神似一张无法逃脱的网,“为什么一个人在花园里哭?”

她怔了一下。

顾南城精准的捕捉到了她眼睛里一闪而过的黯淡情绪,“嗯?”

“跟盛西爵谈了什么让你多愁善感的事情?他怎么着你了?雠”

晚安看了他的脸一眼,抿唇道,“西爵会怎么着我,他说我的婚礼他一定回来,免得你以为我孤身柔弱,可以被欺负。”

“那你还哭?”

她别开脸,鼓了鼓腮帮,“女人哭一哭不是很正常的吗,洗洗眼睛。”

她又不是很经常地哭,哭完了畅快,憋在心里难受。

男人的手已经开始不规矩了,抬手把她的头发拢到一边,方便他低头凑过去蹭着她的腮帮和脖子,“顾太太,你如果不想自己乖乖招的话,”

薄唇慢慢的勾起,嗓音已经哑得很难辨别清楚,“那我就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逼供了。”

“顾南城……你真是……”

她有些恼,却又没有其他的办法。

兴许是因为她说过怕,所以这次他下手来得比往日的任何一次都要温柔,带着些许不明显的试探性,将她压在床褥中,大手不声不响的扒掉她的衣服。

“晚安。”

“嗯?”

顾南城看着眼底仿佛被染了一层薄薄血色的肌肤,“不肯说的话,那我只好把你给办了。”

他说话的时候也一直在吻她,半阖着的黑眸带着迷离的沉醉和赤果果的慾色。

晚安觉得他的呼吸落在身上太重,痒痒的,一边笑一边闪躲着,“那我还是说好了……”

“嗯……”他继续专心的亲吻和撩—拨她,鼻音略重,“你说。”

“我说,你先停下。”

“我只是亲亲而已……”哑哑的嗓音,“你说,我听着。”

他这哪里只是亲亲而已。

晚安被闹得半点心思都没有了,“你这样我怎么说呀?”

男人原本埋首在她胸口和锁骨处,闻言沿着她的下巴一路吻上来,俊眉拧着,半带叹息又好像带着微末的委屈,“亲一下也不给?”

“那你是要亲还是要听?”

顾南城望着她明艳的眉目,妥协,“好,你说。”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为什么在那里哭?”

她的额头靠着他的下巴,“唔……其实就是有点想我妈妈了。”

女人的话说得很随意,笑眯眯的也明显的没有要说实话的意思,顾南城注视着她的脸,心口却是微微一震。

【她妈妈是为了救她而死的。】

晚安说完后发觉男人的眼神不大对劲,他盯着她的脸,眼神浓稠而深沉,蓄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她不自觉的咬着唇,忍不住笑问道,“你怎么了呀?怎么这么看着我?”

那目光她读不懂,可是却莫名的叫她心头阵阵的发软,无法形容,只能说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顾南城只是抚摸着她的脸颊,淡淡的笑,“没怎么,就是忽然发现我的女人很漂亮,所以多看几眼。”

她睁着眸,目光流转,温软的笑声带着一股傲娇,“你不应该是第一眼看到我就觉得我很漂亮吗?不然你为什么非要娶我不可。”

男人失笑,捏着她的下巴,“啧啧,你真是臭美的很啊。”

晚安拍掉他的手,好奇一般的又去摸摸他的喉结,很随意的问道,“你以前……真的没有见过我?”

顾南城瞥了一眼她好奇宝宝一样的玩着他的男性特征,也没管她,眯眸想了会儿,“大概见过,有点儿印象。”

她手摸来摸去的动作停了下,抬眸瞧着他,“什么时候?”

他们以前其实有过不少次算是碰面的,只不过每次都只是远远地看一眼。

算是碰面次数多叫得出名字却不认识的路人甲,就像是念书时同年级隔壁班的同学。

男人几乎没有思考就回答了她,声音低沉,“在一家商场,你去逛街买衣服忘记带钱了,让盛绾绾给你送钱。”

晚安的手一下就收了回来,抬起头看着他,“记得这么清楚?”

他低头睨

她一眼,嗤笑,“清楚,你穿浅蓝色刺绣衬衫,黑色的短裤,短发,米白色高跟鞋,手上戴着现在戴的表,从我跟前走过去像是走T台,不知道谁得罪你了,正眼不看人。”

晚安怔住了。

她记得那天,场景也很清楚,但是她不记得自己穿了什么,是长发还是短发,因为本来就只是慌乱之中在商场里随便拿了一套衣服穿上的。

晚安下巴抬了抬,“被我迷住了?记得这么清楚。”

男人的视线往下瞥了一眼,那眼神下—流又淡定,“嗯,腿够白够长。”

她哼了哼,“流—氓。”

顾南城本来是忍住了的,听她这么说索性坐实了罪名,手一把就摸了上去,“可惜我赶着出国,不然……”

晚安蹙眉,“不然怎么?”

“不然泡你,”他捏着她的下巴,自上而下的俯视,“漂亮傲慢的小姑娘,很对我的胃口。”

他那时还很年轻,玩性未散,大概就是她打他跟前走过,一个眼风都没扫过来。

盛绾绾还莫名其妙异常鄙夷的瞪了他一眼。

她走过去就跟没瞧见他似的。

熊熊的勾出了他的征服欲。

晚安看着他,笑眯眯的道,“是么?可惜陆姑娘站在你旁边没法下手哦?”

说完顾南城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枕头就迎面砸了过来,怒火熊熊的砸在了他的脸上,“讨厌死你这种花心大萝卜,心里想着一个,手里逗着一个,看见我还想泡!下辈子你就应该投胎做萝卜!”

说完就一把用力的把他推开,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男人脱了她也没在意,直接赤脚踩在地上,往浴室走去。

砰的一声把门关得响响的。

充分的显示了多大的脾气。

顾南城望着她连衣服都忘记拿就怒气腾腾的背影,头疼的捏了捏眉心。

好不容易哄得开心了。

不过,她怎么知道他手里逗着一个?

晚安觉得自己的胸口塞了一团棉花,她刚刚就应该把枕头垫在他的脸上,然后狠狠的揍几拳。

胡乱的脱了衣服扔到一边,拧开开关,温热的水便从头顶的花洒里落了下来,从头发滴落到眼睛里,最后顺着下巴连绵不断的掉下去。

不提起也不会主动的想起来,所以不算多刻骨铭心的记忆。

只不过,十七岁,那大概是她人生中第一次体验类似于失恋的落寞。

所以想起来的时候,还是显得那么清晰。

隔着淅淅沥沥的水声,没一会儿就听到手叩响的敲门声,还有男人低沉的嗓音,“晚安。”

没理他,继续洗澡。

顾南城听着里面的水声,仿佛能看到她气呼呼的脸蛋,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蛊惑气息,“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现在一心一意就想好好泡着你,嗯?”

毫无疑问,里面除了水声没有半点其他的声音。

晚安在里头洗了很久,把头发也细细的洗了两遍,然后关了水用毛巾把头发和身体擦干,找了一圈才想起刚才自己进来的时候没有拿衣服。

秀气的眉头蹙起,想了想,只好拿浴巾把自己包起来,但是肩膀和大腿及以下就全都暴露在空气中。

打开门,颀长挺拔的男人就立在她的跟前。

那浴巾很勉强的包住了她的胸和臀,其他的地方就……

喉结上下的滚动,他低头瞧着她板着的脸,似笑非笑,“洗这么久,是打算洗干净给我吃吗?”

她依然板着脸,不理会他的示好,“鞋给我拿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