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二十八章 见一次抢一次!

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孤鹰,目光又移到离夜的身上,停留了一会才又移开。

气氛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古氏一族众人的目光还是落在离夜身上,眸光深处带着淡淡的不满。

离夜杀的毕竟是古氏一族的人,还是在古氏一族众人面前,对于他们的不满,离夜都是淡然无视,眼中深处闪过一丝不解。

古氏一族族长,这未免也太好说话了,古环违反了古氏一族族规,却死在她这个外人手上,族长半点都没追究,还让古氏一族的人不要在管。

不是她没事找事,这件事情是有点蹊跷,她总觉得这个族长在盘算什么。

“三位也别站在这里,请。”古火笑呵呵道,伸出手做出请的姿势。

纳兰清羽首先往前面走去,古火看了一眼孤鹰和离夜,见他们不走,迈动步伐,往前走去。

看到纳兰清羽和古火走在前面,孤鹰走到离夜身边,开口询问。

“你没事吧?”深沉的声音染上淡淡着急,却没有多大波动。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转身往身后看去,抬起手臂,张开手掌,清冷声音响起:“凌杀天阵!”

凌杀天阵四周的古文立刻往玉珠中飞去,直到闪耀着光芒的古文全部没入伐天玉阵中,四周压抑的气势这才消失全无。

收起阵,伐天玉阵迅速飞回到离夜手上,光芒稍稍闪过,然而安静躺在离夜手掌心,光芒全无,若不是刚才的那一幕,没有人会相信这么平常的玉珠,会有那么大的威力。

孤鹰惊奇看着离夜手上的伐天玉阵,他从没看过这样的东西,好像它原本就是个阵,也能吸收天下各种阵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看到孤鹰惊奇,离夜挑眉问道:“想知道它是什么?”

孤鹰摇摇头,“你不会说。”

已经知道他不会说,又何必再问,这样的至宝,谁是轻易透露是什么。

离夜收起玉珠,目光注视着走在最前面的背影,嘴角含着笑意,迈步跟上去。

她没有开口,孤鹰也没再询问,只是跟在离夜身边。

一行人走出四面封闭的空地,扑面而来的就是无比清新的空气,四周花草茂盛,便是天气渐冷,它们也不见有衰败的迹象。

古火带着三人前往客厅,复古的客厅,无处不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古老中还带着那么几分神秘。

“请坐。”古火在主坐上坐下,指着面前两派桌椅,含笑道。

纳兰清羽在古火左手边第一个位置坐下,离夜则坐在他对面,孤鹰坐在离夜身边。

清冷眸光无奈看了一眼离夜,眼睛深处带着点点宠溺和无奈,当目光触及到孤鹰,眉宇间稍稍皱起,随即恢复淡然冷清,不然凡尘的模样。

“孤鹰阁下,五十万两黄金,古氏一族会悉数奉上。”面具下传出沙哑的声音,从声音中无法听出这古氏一族族长,到底是男还是女。

孤鹰蹙了蹙眉头,指向离夜,“给他。”

那个阵不是他破的。

破一个阵,五十万两黄金!

离夜看向孤鹰,果然是有钱人,人比人肯定气死人,这么一件事五十万两黄金!

“这位公子……”古火看向离夜。

离夜顿了顿,正想说话,一道身影立刻从客厅外闯进来,脸上带着愤怒情绪。

“族长,这小子杀了我女儿古环,难不成你还要给钱答谢!”古吉怒斥道,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杀了他古氏一族的人,他的女儿,还想拿钱!

古火看到气呼呼冲进来的古吉,面具下透射出来的目光微微一变。

“我也想知道族长为什么要这么大方。”离夜含笑注视着古吉,问的却是古火。

在古氏一族那么多人面前,杀了他古氏一族的人,换做谁谁都会气愤,反而眼前的人跟没事人一样,好像死的只是陌生人。

不说古氏一族,拿北宫家来说,哪怕有人杀了北宫家一个下人,今天这件事情,她都会和对方没完没了,更何况是家族子弟,这个族长表现的太漠然。

古火没有立刻回答,倒是古吉脸上的情绪越来越气恼,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杀了他女儿,还敢这么冠冕堂皇坐在古氏一族客厅!

“族长不能说么?”纳兰清羽淡淡开口,手中撩起胸前一缕发丝,神情带着几分慵懒。

古火站起身,走到古吉面前,面具下传来的声音,冰冷而又无情。

“她的生死,与我何干!”

古吉神情大变,盯着古火,好像要在他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他竟然说古环的生死与他无关,他还是不是古氏一族的族长!是古氏一族的族长,做事情如此轻率,族人的安危都不顾了!

古火不配当这个族长,不配!

门外的暗影听到古火的话,急忙从暗处走出来,一把拉过古吉,冷汗阵阵。

离夜慵懒靠在椅背上,眯起眼睛注视着古火,她怎么觉得古氏一族族长挺恨自己族人的,这是错觉?

可又不像啊,但是自己的族人不维护,还说古环的生死和他无关,这古氏一族到底隐藏什么秘密,族长对待族人居然这么冷漠,号线该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不解的目光看向纳兰清羽,离夜无声询问,却看到纳兰清羽也是摇头。

纳兰清羽哪里知道古氏一族的事情,今天他不过也只是第一次到古氏一族来,至于这里发生了什么,那就不知道了,应该说,风启大陆应该没人知道。

离夜撇了撇嘴,不知道就算了,别人家的事情,她管不着,也用不着管。

“把他带下去,面壁思过!我最近都不要看见他!”古火指着古吉,沙哑的声音带着不耐烦和厌恶。

这绝对不是一个族长该有的态度,而古火对待古氏一族,也的确是非常冷淡,根本不像是一族之长,不像是一家人。

“是!”暗影立刻应道,拉着古吉就往外走。

古吉呆呆看着古火,眼中露出惊悚,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从刚才开始,表情就很怪异。

所有人出去后,古火坐回位置,客厅中怪异的气氛却久久不能散去。

谁也没有开口先说话,离夜和纳兰清羽沉得住气,孤鹰也不喜欢说话,客厅里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多久,古火终于再次开口,“纳兰公子,还有这位公子,我想问问,为什么最近有许多人出现在异国之界,还想闯古氏一族。”

孤鹰是他请来的,但是他们两个,还有想闯进古氏一族的人,他没有邀请,这些人又是为何而来。

他不知道?

“你不知道?”离夜嘴角含笑,有趣了,异国之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族长竟然不知道。

看来这异国之界的确是有大事要发生了,这件事还跟古氏一族有关。

“我该知道什么?”古氏一族族长不明所以。

“相传这些人都是你邀请来的,当然,我也是听到消息,受邀请的那个。”不然谁会没事跑到古氏一族来,现在看到古氏一族,除了了解阵,也没什么特别的。

古火疑惑了,呆呆道:“我从没邀请过任何人。”

邀请,从何说起?

“不是你让天下灵师聚集异国之界的么?”天籁之声如梦如幻,是那般的不真实。

古火摇摇头,“我从没下过这样的邀请。”

还是有人借用古氏一族名声,借用他的名声,把人邀请到了异国之界。

离夜眨了眨眼,豁然站起来,淡笑道:“既然不是你,那就没什么事情了,告辞,不用送。”

不是古氏一族族长,那是谁,谁召集这么多人到异国之界,要寻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让他们这么重视,还请了这么多人来,就连日月殿……

日月殿!离夜顿时一个激灵,风启大陆用古氏一族名义传播消息,还不被人发现的,只有日月殿!

这要是日月殿,日月殿想做什么?还派了舞宗来?

疑惑在离夜心里缠绕,脚步不自觉往离开,可刚没走两步,身后又传来了声音。

“公子留步!”古火着急站起来,他是唯一能破开凌杀阵的人!

离夜听到古火的声音,停步转身,脸上划过一丝不解。

“请公子帮忙,破开凌杀阵!”古火急忙道,他已经破开了凌杀阵,也一定能破开真正的凌杀阵,这本来是他请孤鹰来的目的,却被这个少年破开了凌杀阵。

破阵……离夜满头黑线,嘴角抽搐,让她破阵,她现在也在学阵。

“若是有人利用古氏一族传出邀请的消息,他们必定是为了那个地方,藏着古氏一族秘密的地方。”只要破开凌杀阵,就能找到那个地方,到时候……

所以,所以只要他能破阵,任何条件自己都会答应!

杀了古环,自己不追究,古氏一族的人没人敢追究,除非他们不要命了!

离夜收起脚步,手指摩擦着下巴,“说来听听。”

藏着古氏一族秘密的地方,听起来貌似不错,看看那个地方藏着什么,称得上是古氏一族的秘密。

纳兰清羽无声看向离夜,她这是想去破那个凌杀阵,那个凌杀阵可比刚刚她破的那个,要厉害不知道多少倍。

藏着古氏一族的秘密,听起来是不错。

“好吧,既然有求于公子,说说也无妨,纳兰公子和孤鹰阁下也听听,说不定你们会有兴趣。”古火坚定道,没有任何迟疑,仿佛这个决定在她心里,早已确定了上百次,不用再考虑。

纳兰清羽颔首,不听也会去,娘子去,做夫君的自然相随。

“那是古氏一族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传说,异国之界古氏一族所处的方向,有一处地方藏有至宝,至宝是什么东西,无人得知,但是想要得到至宝,必须要破开凌杀阵,因为凌杀阵就是至宝所在的大门!”也是正是这样,古氏一族才会按照凌杀阵摆出相同的阵,让人破解。

他们摆出来的自然不如那个,却也危险至极,古氏一族世世代代都没有人能破开,古氏一族族长才会请擅长布阵的孤鹰。

结果孤鹰还没去碰阵,阵就被离夜三两下给破了,而且还是一瞬间就摆出了一个相同的凌杀阵,也不是相同,力量比他们摆出的要强一点。

至宝……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嘴角含笑,双眼放光,仿佛已经看到至宝放在摆在眼前。

“你想让我帮你破阵?”离夜挑眉道,破阵,真正的凌杀阵。

古氏一族的至宝尽管诱人,但是真正的凌杀阵,肯定和他们摆出来的不同,还更危险,日月殿的人会到这里,也是为了那个什么至宝吧?

“是!”

“条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破阵之后,里面若是真的有至宝,至宝归你,若没有至宝,公子有事,古氏一族必定鼎力相助!”只要破阵就足够了,他不想再等!

古氏一族的鼎力相助!

孤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个人什么会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破阵,古氏一族看来藏着的秘密不是一般的多,可惜,这些秘密就不是他们这些外人能够管的了。

“这么迫不及待?”离夜再次问道,什么事情能让古氏一族族长迫不及待。

“是!”这是目前最急的事情!

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破阵就行,让古氏一族的人知道,凌杀阵已经破了,这就足够了。

“可以去看看,但是破阵这事情,还要考虑考虑。”她没见过真正的凌杀阵,总不能轻率答应,至宝重要,命更重要。

天下可以有无数至宝,自己的命只有一次,她已经比常人多了一次,所以她会更加珍惜。

“好!我等你!”自己会等他答应!

毕竟这个世界上,能破凌杀阵的,只有这个少年,再无其他人。

“好啊。”离夜点点头。

孤鹰无声看向离夜,他就这么答应去看看,他来古氏一族不是只想看看而已,怎么现在又要破阵,他到底是什么人?

一场商议下来,离夜和古火算是达成协议,破阵与否,看看再说。

纳兰清羽站起身,薄凉红唇轻启,“既然如此……”

“族长!”门外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清冷什目光扭头扫视,站在门外的人立刻感觉到一阵冰凉,全身一颤,还在不明所以。

“何事?”古火看了一眼纳兰清羽,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纳兰清羽,也许他不过二十岁左右,可在风启大陆的影响,绝对是骇人的,他做事情一向随心所欲,得罪过他的,就没见谁还活在这个世上。

“有人闯入凌杀阵。”站在门口的人显然还不知道,自己打断了纳兰清羽的话。

闯入凌杀阵。

离夜眼中含笑,这么快就开始行动了,日月殿的人还真是沉不住气,不过这个族长同样心急,他们都想快点破阵,就不知道这个阵里面,所谓的“至宝”是什么东西。

日月殿想要,古氏一族又说是至宝,离夜的好奇心已经被勾了起来。

孤鹰眸光闪烁,看了一眼离夜,开口道:“既然有人闯阵,不如现在我们就去看看,免得再走一趟。”

“可以吗?”古火看向离夜。

“没什么不可以。”离夜不在意道,反正只是去看看。

古火又转身看向纳兰清羽,“纳兰公子。”

“带路。”

孤鹰眼中闪过惊讶,这种事情他从没听说纳兰清羽会有兴趣,今天这是怎么了?

“好好好。”沙哑的声音连说了三个好字。

古火迫不及待带着他们三个走去凌杀阵,只有破开了凌杀阵,一切才有可能,他早已经等不及。

古火带人去凌杀阵的事情,很快就在古氏一族传开,所有人都期盼着,他们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能够破开凌杀阵。

被关在房间里闭门思过的古吉身后站着一道身影,他双手负在身后,背对着那人。

“破凌杀阵!”古吉大惊,迅速转身,语气中惊讶。

“不错,就是凌杀阵,古火拜托那个杀你女儿的少年,破凌杀阵,只要破了凌杀阵,里面的至宝,就是那个少年的。”至宝就是那个少年的了,他们辛苦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能让一个少年白白得到。

古吉愤怒挥袖,神情狰狞,“混账,他古火算什么东西,不想管理古氏一族,他大可以说出来,把古氏一族族长的位置让出来,想坐的人多了去了!”

古火为了一个外人,让他面壁思过,他有什么过!

“你别忘了,他迫不及待想要逃开,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走,只是因为老祖宗的遗言,他早就恨透了古氏一族,你的女儿死了,他不照样没做什么。”那人继续开口,古火恨古氏一族,可以说非常恨。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古氏一族,会选一个这么恨自己家族的人成为族长,也不知道古氏一族那些老家伙是怎么想的。

“哼!逃开,好啊,那我就成全他,让他逃开!”古吉阴冷笑道,他还想做这个族长的位置,既然古火不想做了,换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站在古火面前的人不屑一笑,“就算没有古火,古氏一族未必你能接手。”

“我会做到!”古吉阴冷道,他想要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

“好啊,既然是这样,那就拭目以待,不如就让古火也死在凌杀阵,反正他早就想死了。”想死却不能死,这才是天下莫大的悲哀。

可是……他不想让古火就这么死了,宁可让古火痛苦的活着,也不想让他死!

“是吗?你居然会这么决定。”古吉看着面前的人,他竟然会有这样的决定,还真是难得一见。

那人冷冷一笑,笑容不达眼底,缓缓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古吉长袖一挥,走出房间,这么好一个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他只是完成古火的心愿而已。

他想死,自己就成全他!

凌杀阵外,一行人匆匆走来,在阵外已经站满了人,其中有日月殿的人,也有龙子筠,东方白衣跟在他身边。

凌杀阵处于古氏一族最北边的地方,几乎已经快走出古氏一族的领域,凌杀阵就在领域的边界前。

四周站满的人,多多少少有几百个,他们聚集在一起,目光看着凌杀阵,而凌杀阵外笼罩这一层重重的压迫,很明显是已经有人处于凌杀阵中,在破阵。

古氏一族暗影立刻分开一条道路,让几人顺利走过,不被人阻扰。

舞宗全神贯注把所有心思放在凌杀阵上,感觉到周围的波动,这才收回目光,扭头看去,当她看到走来的一行人,脸上原本的淡笑,在看到纳兰清羽以后僵住。

“纳兰清羽。”舞宗咬牙切齿道,他还敢出现在日月殿人的面前,当日他拿走龙魂珠,到现在还没还回来,去追杀他的宗师,更没走回来一个!

一袭紫衣,宽袖长裙,玉环璎珞,紫色流苏,垂落而下,稍稍一动,发出清脆的声音,三千墨丝披散在身后,发髻高高束起,殷红唇瓣红艳滴血,玲珑身段,美不胜收,眉宇间带着娇怒,煞是迷人。

纳兰清羽!

所有人睁大双眼,全身僵硬往身后看去,当他们看到那不然凡尘的一缕白衣,脸色骤然大变。

明明看到的是仙人一个,但是在他们眼里,活像是看到了杀神,死神那样。

离夜走在纳兰清羽身边,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突然觉得,纳兰清羽就这么在“暗处”,也是不错的,至少没有人认识她!

孤鹰看到众人脸上的诧异和惊悚,惊讶不已,他没有想到纳兰清羽在风启大陆有这么大的震撼力,只是往这里一站,还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所有人都畏惧恐慌,纷纷想要逃离。

“舞宗阁下!”古火沙哑的声音中带着点点呵斥,她就这么带人到古氏一族的凌杀阵,连招呼都不跟他打一个,日月殿可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舞宗艰难把目光从纳兰清羽身上移开,看向古火,扬起娇媚的轻笑,“古氏族长,真不好意思,就这么带人来了,本想登门拜访,但是听说族长在比闭关,没敢前去打扰。”

听到舞宗的话,离夜不禁轻啧,日月殿的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是越来越厉害了。

待在离夜身体里的红莲,在怎么想吐槽,也只能忍住。

现在的红莲,就是装死状态,就怕被人发现它在离夜身体里,做异火做成这样的,怕也只有红莲了。

四周众人幽幽回神,听到舞宗的话,擦了擦额上冷汗,不敢接话,谁不知道古氏一族族长出关了,他们不是舞宗,不会主动招惹古氏一族。

“那现在便带着你的人退出古氏一族的领地!”这个地方还轮不到她舞宗来破阵。

日月殿什么心思,他一清二楚,想要得到古氏一族的至宝,可这至宝没他们的份,也不会让他们得到!

“退,等破阵再退也不迟,反正你古氏族长,不也是想快点破阵,本宗这是在帮你。”让她退,现在还有这么可能吗?

殿主费尽心思,派人去羽化之穴找的东西,去的人还没回来,现在只有到古氏一族看看,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退,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古氏一族的事情,不劳舞宗阁下了,本族长已经找到能破阵之人。”古火抬头轻哼。

舞宗在古火身边三个人之间来回扫视,当她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之时,闪过一丝冷意,“你说的是他们。”

纳兰清羽也想得到里面的东西,难道……不可能!不会的!

不等古火开口,离夜呵呵一笑,走到舞宗面前,吊儿郎当笑道:“舞宗大人,咱们又见面了。”

“哼!”舞宗重重一哼,不屑睨视了一眼离夜。

无名小子,让她白白杀了日月殿七个先天天阶,就是为了给他一个交代!

“族长,小爷决定了,就破阵!”日月殿想要的东西,怎么也不能这么轻易让他们得到,说什么也要抢啊!

他们能帮忙邵延灭她北宫家,还不给她抢么,不对,这东西还不是他们的,不算是抢,可就算死他们的,她也抢定了,而且不止抢这一次,以后她看到日月殿的人,见一次抢一次!这土匪她做定了!

对日月殿的人,用不着客气,更没必要客气!

古火惊讶看向离夜,他决定破阵!

“你就拜托公子了。”说着古火从怀里拿出一块晶石,“公子,你帮我古氏一族,总不能让你以性命相搏,进阵之后,要是遇到致命的危险,捏碎它,就能出阵。”

什么!?

所有人傻眼了,古氏一族还有这么好的东西,那怎么不早说,他们死了那么多人在里面!

“谢谢。”离夜接过晶石握了握。

舞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一个古氏一族族长,还留了这么一手!

“我陪你去。”孤鹰深沉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办法,凌杀阵他经历过,自己也懂阵,应该能够破阵的。

纳兰清羽睨视了一眼孤鹰,软靴走过,直径走向凌杀阵,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快。

看到纳兰清羽走来,众人自觉让开一条路,让他通行无阻,额上冷汗密布急下,就怕自己会触碰到纳兰清羽的怒火,而死无葬身之地。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走远的背影,轻咳一声,迈步跟上去。

孤鹰也立刻跟上去,就怕慢一步进阵,就会和离夜走失。

舞宗看着纳兰清羽的背影,惊讶不已,他竟然也要进去,纳兰清羽从不管这些闲事,他怎么会想破阵!

偌大的空地,黄土飞扬,一切席卷其中,看不清楚去里面的一切,强势之力扑面而来,只是看着,就能知道这个阵有多可怕,绝非一般的阵。

孤鹰看了看周围,迅速走到纳兰清羽前面,手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见他往八个不同的方向扔去,压迫感立刻减轻了不少。

看到如此,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两个人真的懂,只是一下子,就能减弱阵法对外的压迫!

舞宗看着三人走进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她最在意的就是那个长相平凡的少年,明明他本该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那个才对,但那种不安,就是他那种纨绔不羁的笑容。

好像早已掌控一切的感觉,让人觉得他并不像长相那么平凡简单。

这样的少年,日月殿不曾有过记载,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是什么人?

纳兰清羽站在离夜身边,两人站的很近,他们相视一看,对方心里的想法,已然知晓,不用再多说半句。

孤鹰站在阵外,复杂的手结凝结而成,阵外的波动越来越明显,他们面前的压迫也越来越薄弱。

“开!”

一声呵斥,黄沙之中,离开一道缝隙。

“进去!”孤鹰急忙叫道,他坚持不了多久!

“走。”离夜看着纳兰清羽。

纳兰清羽点点头,两人箭步走进缝隙中,很快没入,紧接着孤鹰也赶紧跟进去。

三人走进阵中,舞宗立刻走到古火面前,面带怒意。

“古氏族长,你有那东西,古氏一族应该早可以破阵!”凌杀阵除非破阵,否则有进无出,有了那种晶石,古氏一族的人随便进出都可以,怎么到现在还没破阵!

所有人纷纷点头应和,就是就是,古氏一族有这么好的东西,干嘛不早点拿出来,他们自己人利用这晶石,也应该可以破阵,干嘛等到现在。

还发出邀请,让他们前来破阵!

古火淡淡看了一眼舞宗,沙哑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晶石只有一块,而且只能用这一次。”

舞宗说的,他们古氏一族当然知道,原本晶石可以随意用,可时间就了,晶石的力量也会耗损,也坚持不住让他们再随意进出,否则也不用在摆出另外一个凌杀阵。

三位公子进阵,古氏一族要保证他们的安全,那块晶石只可以用这么一次了!

众人恍然大悟,物以稀为贵,原来只有这么一块啊!

比起众人关注凌杀阵,在不远处的龙子筠四处张望,他更关心怎么没有看到离夜,这么重要的场合,离夜怎么会没来,要知道,国师纳兰清羽都来了,他们不是一起的!

“东方,离夜没来。”龙子筠已经把周围前前后后看了三次,还是没看到离夜。

东方白衣嘴角一抽,抱拳恭敬道:“公子,现在不是看离夜公子的时候,其它三国肯定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你把事情告诉他们两个,已经是于理不合,不合……”

“东方,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了!”龙子筠抓狂,这段话,前前后后他听了不下三十次,从东方出现后,容诅把事情告诉了他,他就开始唠叨,每次还都是一样的,可以说一个字不差!

用得着这样吗?这个阵,他们没办法的好不好,告不告诉离夜有什么关系,再说了,现在离夜又没来,只看到了国师大人,刚才应该问问国师,离夜去哪里了。

“公子,你总说知道,可没哪次是知道的,你……”

“容诅,回去本少爷跟你没完!”龙子筠忿忿道,步伐稍稍远离东方白衣。

为什么每次他出来,太傅都要跟着,下次有什么事情,他还要告诉离夜,让太傅唠叨,就算东方嘴皮子磨破了,他就是要说,就是要说!

“容诅他也是职责所在,公子,你不能……”

“东方,你能不说了吗?我不对他做什么就是了。”龙子筠满头黑线,他能不能下令让太傅先回去,可是太傅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不对,太傅根本就不会听他的,而且又会找一堆话,说什么危险啊,说他必须有人保护……

龙子筠此时此刻,毕竟有些佩服自己,这么些年,在太傅的“教导下”他还能如此健康的成长,真的是很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东方白衣仿佛没看到龙子筠抓狂的表情,一字一句,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悉心教导,可以说,他肯定是这世界上,最负责任的太傅!没人比他更负责任了。

负责任到能让人抓狂的那种!

站在他们四周的人,最后都听不下去了,直接远离他们,也不想让耳朵承受摧残。

走进阵中,迎面而来就是一阵杀气,离夜进过凌杀阵一次,尽管早有准备,还是差点被杀气影响到。

“小心。”纳兰清羽叮咛着,目光注视着周围。

“我知道。”离夜点点头,看着纳兰清羽,没想到他也跟进来了,她还想着纳兰清羽在外面就好,这样也好接应她不是。

孤鹰目光来回在离夜和纳兰清羽之间来回扫视,他竟然觉得这两个人很熟,可纳兰清羽怎么会和别人很熟。

一定是他想多了!

离夜拿出伐天玉阵,伐天玉阵闪烁着光芒,复杂的古文从里面旋转而出,此时的伐天玉阵更像是一本世间记载一切的“天书”。

纳兰清羽和孤鹰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看着,看到从玉珠中飞出来的古文,忍不住叹息。

“这个是什么?”孤鹰忍不住问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神奇的珠子。

离夜顿了顿,目光先看了一眼纳兰清羽,再看看孤鹰,开口解释道:“它叫伐天玉阵,家传的至宝。”

北宫家的至宝?纳兰清羽眉头上扬,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北宫家还有这么东西,伐天玉阵。

离夜好像知道纳兰清羽线说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仿佛无声的在说,你不知道的多着呢,北宫家的所有事,总不能都传出去。

“伐天玉阵,果然厉害。”孤鹰没看到两人的互动,看到浮在空中的伐天玉阵,忍不住惊叹。

现在他越来越确定,这个少年懂阵,他是真的懂!

伐天玉阵,看到它,自己就知道它有多厉害,能控制这阵的人,怎么可能会简单。

“这个和刚才在古氏一族的一样,有三条路,不过……没有无路,这里的是绝路。”死路,杀路,绝路。

又是三条不明所以的路,她也探究过周围了,这个地方不能用刚才在古氏一族的那种办法,把三条路凝结成一条,形成一条新的路。

果然,这里的和古氏一族里面的,大不一样,古氏一族那个凌杀阵,可以说只有现在这个的冰山一角。

想要破阵,还必须想想办法。

“绝路?”纳兰清羽轻声问道,抬手一挥,迎面而来的杀气荡然无存。

孤鹰看到纳兰清羽的举动,先是一阵错愕,随即想到,他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纳兰清羽帮他们也没什么奇怪的。

纳兰清羽这么一挥,离夜脸上的表情立刻僵住。

“不对。”怎么是这样?

不对?

两人目光落在离夜身上,有什么不对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