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55章 少爷不肯看医生,少夫人您去看看少爷吧(第一更)

赵成吸了一口烟,又压低了声音:“依我说,这一次咱们可能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这俩人啊,还有得闹。”

姜墨也点头:“我瞧着也是,哎对了赵成,你说咱们少爷气成这样,是不是,是不是吃醋了啊?紧”

赵景予的人生字典里,可从来都没有吃醋这两个字。

但赵成这一次也没有反驳,只是白了姜墨一眼:“傻子都看出来了好不好。”

姜墨就嘿嘿笑了一声:“少爷吃醋的样子好可怕啊,幸好我不是少夫人。雠”

“又胡说八道,让少爷听到,你小命不想要了……”

赵成低声斥了一句,姜墨就老老实实的不敢再乱说了。

夜色渐渐的深了,赵景予的房间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疗养院的条件毕竟有限,这间房间也只是准备了给赵景予短暂休憩用的,他们原本订了最好的酒店房间,可现在看来,大约赵景予也是不会再回去了。

岑安还在院子里坐着,赵成和姜墨没办法,也只能守着。

本来长途跋涉,众人早已疲惫不堪,但事到如今,谁又敢回去歇着。

只能继续强撑。

赵景予的房门却在这时打开了。

赵成和姜墨陡地来了精神,赶紧迎过去:“少爷……”

姜墨眼尖,一眼看到了赵景予手上的伤,几乎没吓死:“少爷,您的手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子了?”

赵景予的手背上,先是烫伤了一大片,这会儿已经长出了骇人的水泡,又被碎瓷片扎破了,整个手背几乎没有一片囫囵的,血红的皮肉翻着,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赵成也吓了一大跳,立时就要吩咐人去请医生,赵景予却叫住了赵成:“一点小伤,别大惊小怪的。”

这怎么是小伤啊!姜墨都不敢看,换做是他,早就疼的呼爹喊娘了!

“少爷,您这伤要赶紧处理,不然会感染的……”

赵成也不等赵景予再开口,直接吩咐了人去叫医生。

赵景予的目光越过面前的姜墨,落在不远处的岑安身上,她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也望了过来。

月光明亮,他清晰看到她脸上斑斑的泪痕,只一眼,目光又冷淡的挪开。

“姜墨,准备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去。”

“少爷……”

“就这样定了。”

“那,那个梁宸……”

姜墨压低了声音,小心的询问了一句。

赵景予转过身去,声音平静,却是森寒无比:“他要是识时务立刻滚了,就留他一条小命,他要是敢多说一个不字,就把他的腿打断给我从山上丢下去!”

“赵景予!”

岑安显然听到了他的话,整个人都惊呆了,她失控的站起来,“赵景予,你不能伤害梁宸!”

“你信不信你再替他说一句,我现在就要他的狗命!”

赵景予倏然转身,冷冷的望着岑安,她满脸的惊慌失措,那样浓深的担忧,清楚的写在眉梢眼底。

早已痛的没有感觉的手指一根一根紧攥起来,赵景予平生没有任何一刻,如此时这般这样痛恨一个人,恨到,恨不得亲手掐死她才好!

岑安不敢再多说,却也执拗的不肯走,姜墨再也看不下去,走过去几步,小声说道:“少夫人,少爷要是想对那姓梁的动手,他有十条命也活不成了,您先回去休息,少爷正在气头上,您就别再惹他了……”

岑安知道姜墨是赵景予的心腹,听得他这样说,方才稍稍放下心来。

梁宸暂时是无事的,但依着他的性子,又怎么肯放手一个人离开?

如果他死活不肯走,赵景予被激怒,一定不会手软,到那时,又该怎么办?

她又没有办法联络上他……

岑安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哀求姜墨:“你让我出去见他,我劝他走,好不好?”

岑安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姜墨就有点不悦的看着她道:“

少夫人,不是我偏袒少爷,您这样做,也实在太打少爷的脸了,您不知道少爷这一年多为了您的事……”

“姜墨,你再不闭上你的狗嘴乱说话,现在就给我滚到天边儿去!”

赵景予有些暗哑的声音清晰传来,姜墨立刻乖乖闭了嘴。

岑安却有些不明所以,姜墨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这一年多……明明赵景予都不理会她这边的事了,他不是忙着和宋月出谈恋爱订婚或者准备婚事的吗?

岑安的目光,不由得又落在赵景予身上,下意识的,往他原本烫伤的手背上看去,却看到一片鲜血淋漓……

她忍不住的眉毛一皱,赶紧扭过脸去,可不知怎么的,心口那里,却有小小尖锐的刺痛侵袭而来。

他的手……看起来好像伤的很厉害,她知道,那一会儿她在房间里,看到杯子里滚烫的茶水泼在了他的手背上,而现在,皮开肉绽的样子,大约是……

岑安想到房间里的那些动静,不由得蹙了蹙眉,再抬头,却见他已经转身进了房间。

不消片刻,有医生匆匆而来,岑安知道,今晚她大约是出不去了,梁宸那边,她暂时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希望,他不要冲动,不要和赵景予这个混蛋硬碰硬……

也许,她这一辈子都甩不脱赵家和他带来的一场噩梦,那么,梁宸若是因此离开,对他来说,却算是一桩好事。

岑安心事重重的回了房间,又试着打了几次梁宸的电话,却都没有人接,她只得写了一条长长简讯,劝他先回去。

岑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清晨,却是被一阵嘈杂的说话声给吵醒的。

她恍惚间记得,他昨夜说,今儿一早就要离开的,也许是他们一行人在收拾东西,她没有当回事,觉得头痛的厉害,翻出手机,依旧没有回应,岑安只觉得心头上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

虽然昨天姜墨说了赵景予没有对梁宸下手,可她心里却还是有不好的预感,不然,为什么好端端的,他电话不接,简讯也不回?

岑安正在胡思乱想,房间门却被人砰砰敲响,岑安强撑着坐起来,问了一句是谁,姜墨的声音已经急促传来:“少夫人,您快点去看看吧,少爷昨晚不让医生给他看伤口,结果一早我去给少爷送早饭的时候才发现,少爷烧的都昏迷不醒了!”

姜墨的声音里含着明显的焦灼和担忧,岑安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望着窗子里透进来的晨曦微光,却是没有回应。

少夫人,她不过是挂个名而已,赵景予病了伤了,他们不去请医生,找她来干什么?

“我有点不舒服,你么赶紧请个医生来给他看看吧,我就不过去了……”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的传来的时候,姜墨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但转而却又明了,少夫人对少爷,避之不及,又怎么肯去照看少爷呢?

如果能请医生去看,他们早请了,少爷这个人,自小就有怪癖,生病不舒服了从来不肯去医院,对医生也十分的忌讳,如果他有办法,还来找少夫人干什么呢?

“少夫人,您大概不知道吧,少爷从来不肯看医生……”

姜墨还想再说什么,岑安却已经直接躺在床上,拉起薄被把自己整个人都蒙了起来,姜墨的声音立刻低的几乎听不到了,岑安闭了眼,想要继续睡,可睡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姜墨又喊了她几声,但见房间内一直没有回应,也只得辜辜然的离开了。

请来的医生要给赵景予处理伤口,却被他昏昏沉沉中拿起杯子砸了出去,赵成无奈,只得和姜墨两人一起,一左一右按住他,可这人发着高烧,却仍是力气大的吓人,赵成也担心他再这样下去,会将手臂和手背上的伤口都再次撕裂开来,只得放弃。

“姜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赵成紧紧咬住牙关:“我再去请少夫人!”

——万字第一更,求票票啊,今天30号了!——

题外话——求票票了,啊啊啊,月底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