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24 调虎离山!

此时整个皇宫已经戒严,外面重重结界,但是凤长悦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在即将到达的时候,羽千宴身后的将士上前一步,刀枪横在她身前,容色冷厉——

“站住!”

凤长悦随即停下来,看向羽千宴,却见他脸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淡漠。

他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

“这没有你的事儿,也不需要你的帮忙。你走吧。”

随即,他转过脸去,似乎不愿意再跟凤长悦多说什么。

凤长悦微微蹙眉。

现在这种状况,羽千宴纵然实力强悍,对付起来,只怕也会有危险,何况,按照季明城的说法,羽千宴即将面临的威胁,绝对超出想象。

那些或许是大陆之上,从未正式出来过的势力。

她回头,朝着帝都之外的某个方向看去,沉默片刻,便脚步一迈,竟是要直接闯进来。

羽千宴似乎觉察到什么,立刻转身,眉宇之间浮现淡淡的冷意,仿佛有些不耐烦,又有几分不可靠近的冷寂。

“本王说了,今天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在这里,也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难道这意思表达的还不够明显吗?你为什么还不走?”

凤长悦却是看向他:“或者你打开结界,或者我破开结界,你选一个。”

这般霸道而自如的语气,当即震惊了在场的众人。

原本就对她有几分好奇的将士们,此时也都难掩震惊的看向她,睁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她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对陛下说话。

要知道,陛下虽然不苛责暴政,但是却也极为冷淡,寡情冷淡,一般人是绝对不敢去招惹的,就连那些在朝堂上总是倚老卖老的那些人,也对这个年轻的帝王充满了敬畏,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悄无声息的解决了。

所以,他虽然极少发火,但是却依然备受众人敬畏。

此时凤长悦这般自如的讲话,甚至带着几分霸道和不讲理,立刻让众人惊呆了——

陛、陛下这次应该会让人直接将她带走吧!

虽然听闻凤长悦现在已经是伽陵学院的院长了,身份特殊,不能用对待一般人的态度来对待她,但是这样随行的话语和态度,甚至已经算的上是藐视皇权了吧?

“大胆!”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将士面面相觑,而后才恍然自己此时应当做点什么,这才再度握紧了手中的刀枪,朝着凤长悦走的更近了一些。

那冰冷的泛着渗人色泽的长枪,几乎刺穿结界,打到凤长悦的鼻尖。

她面色不变,甚至伸出手指,轻轻一点,便是隔着结界将那两道刀枪给拨到了一边。

羽千宴微微皱眉:“你们退下。”

那将士一惊,连忙后退。

而后,凤长悦身前就出现了一个足以容纳一个人通过的入口。

她当即进入。

“你不应当来。”

羽千宴淡淡道。

凤长悦却是黛眉微挑:“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你不必介怀。”

羽千宴琥珀色的眼中,闪过一霎流光,随即转瞬即逝。

“其实我今天,也不完全是为了帮你,一方面也是为了我自己,还有学院。”凤长悦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嘴唇微抿,眼神一沉,看向了某个方向,沉默片刻,“这一次,我不能再看着学院遭受危机而无能为力。你或许也已经猜到,这一次那些人来势汹汹,不好对付。而最重要的是…。帝都之中,已经出了叛徒。若是帝都毁于一旦,那么不仅仅是你我,整个伽陵学院,以及帝都,甚至奥斯帝国的人,都会遭受极大的损伤,面临生死威胁。”

“所以,我这一次,是一定要先站出来的。”

凤长悦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而且明显是为了解释给羽千宴听,显然,她的确将这件事情看的很重,她心里,也的确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担忧。

羽千宴双手负于身后,闻言顿了顿:“这些事情,本王都知道。”

正是因为都知道,才不愿让她站出来。

只要站在这里,就相当于将自己当做靶子,等着无数的攻击,明枪暗箭,其中危险不知几何。

所以他并不愿意这样做。

但是她坚持如此,当看到她眼底的坚持的时候,他就一瞬间觉得自己的那些考虑,全都是多余的。

因为他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所以知道她不会躲在众人背后,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一切。

他纵然万般不愿,却还是选择了退让。

可是这不代表他心里是高兴的。

尤其是……

这其中,不知有几分,是为了他。

准确的说,是为了偿还他。

他太了解她了。

她并不是那种将所有人的生死都放在自己心上的人,也不是那种会对所有人都产生可怜同情的人,甚至恰恰相反,她性情冷淡,连话都不愿意多说,对待大多数人都是十分寡淡的,也不愿牵连过多。

就算整个帝都的人都死了,只怕她也不会多眨一下眼睛。

可是现在,帝都之中有伽陵学院,那些人之中也有伽陵学院的学生和长老。

那些人,是她的责任,她不可能置之不顾。

她身上的胆子有多重,就有多辛苦。

而除此之外,她坚持来到这里,坚持“帮他”的原因,他也无比清楚——

她不愿意拖欠什么。

无论是对他,还是其他什么人,她都不愿意欠着别人的。

她冰雪聪慧,想必也早已经猜到了什么,所以将之前他出手相助的那一次,当做了人情,并且想要尽快还清。

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什么也不想要,连她的这种清算,也不想要。

可是却无法阻止她,因为就算是这一次拒绝她,下一次她也会找到机会。

她不愿去欠任何人的,和所有人都要算的清清楚楚。

当然,或许,有一个人不是这样。

他胸口一滞,随即将所有的心思都掩盖下去,将视线投放到远处。

那里,有着这一次的敌人,他无比清晰的可以感受到那隐藏的杀意。

凤长悦在回来的时候,尚未进入帝都,其实就已经感受到了那些人的存在,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并未再触碰,将自己的精神力收回,径直赶回。

看样子,羽千宴也是都已经知道了,只是他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慌张,有的只是一派沉凝淡漠。

似乎连这件事,都无法让他动摇,也不会让他的情绪发生波动。

正在这时,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恭敬的禀报——

“陛下,人已经全部撤离,整个皇宫都已经清空,只等您一声令下,开启阵法。”

羽千宴竖起手掌,眼中似有杀意一闪而过:“传令下去,封锁城门,让所有人戒严,必定不可以放过任何可疑的人!今日最高警戒,开启最后一层防御阵法!”

“是!”

接了命令,那人又快速离开。

简单两句话,便是即将带来一阵腥风血雨。

凤长悦甚至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一股血腥的气息。

不过,也的确如此。

这里,马上就要展开惨烈的战斗。

看样子,羽千宴已经将皇宫之内的人都撤离,想必也是做好了准备。

另外,他虽然没说,但是整个帝都都几乎如同一个空城,想也知道必定是他之前就下的命令,以保全那些人的性命。

“伽陵学院的人,除了部分受伤的,其他尚且有一战之力的,我也叫出来了一些,只要那些人赶来,我们就会冲上去。”

凤长悦虽然一路狂奔回来的,几乎是一下子到达了皇宫,实际上之前在城中路过的时候,明显感觉很不对劲,然后果然感知到了那些人的存在,于是就先让雪栖回去,替她传达这个命令。

羽千宴没有说话,只是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心,很快就消散。

嗡!

忽然,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猛的从两人的脚下传来!

一阵阵能量不断的朝着外面扩散而去,即便是在城墙之上,也依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能量的波动。

凤长悦立刻低头看去,却见到脚下竟是忽然闪过了一道小拇指一般的银光。

而后,两道,三道……

无数的白光,开始在两人脚下流窜!

动作看起来灵动至极,又充满力量。

片刻之后,羽千宴忽然向前走了两步,走到了城门楼最正中的位置,而后——一手掌按在了那最中间的一块巨石上!

唰!

那些原本正在脚下流窜的白光,像是受到了吸引一般,疯狂的朝着他手心涌去!竟是几乎如同形成了一条白色的线一般!

凤长悦也清楚的感觉到,在他手下的那一个地方,不断有能量朝着那边涌去。

咔嚓!

那些白光终于不断汇聚,最终在羽千宴的手下,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盾牌!

而在两人脚下,也忽然缓缓浮现银色的圆阵!

赫然是一个阵法!

“哈哈!我们不过是才来而已,你们居然就这般怂,早早祭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实力!就这样的水平,看来你们真是没有救了!”

凤长悦豁然回头,正看到远处,几道清晰的身影,正朝着这而来!

而在他们身后——是一片阴影!

------题外话------

不行了,今天陪朋友到几乎晚上,方才码字又昏昏沉沉,好几次打错了内容,甚至差点把梦里的对话打出来,我今儿先睡了哈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