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八章 夏母复活

“别担心,她的灵魂只是沉睡了,而且状态比醒着还要好很多,有人给她的灵魂打下了保护的法印,你直接准备将的她的魂魄引入身体便可。”

冷殇查看了夏筱莲的魂魄,缓缓的说道,并非受创才昏迷不醒,而是陷入了沉睡,此刻在冷殇的丹方内,就只有冷殇、卫子谦和王紫,他们之中医术最高的人当属冷殇,因此帮助夏筱莲的魂魄回归也就冷殇最合适了。

“好,现在可以开始吗?”

王紫舒了一口气,现在没有心情追究是谁暗中帮助过她母亲,既然母亲的魂魄没有问题,那是不是就可以马上引魂入体了?等了这么久、她真的好想看到母亲活过来。

“可以。”冷殇直接点头道。

“稍等。”王紫心中一喜,闭上眼睛掐诀,将夏筱莲的冰棺运出来,只见三人面前的空地上忽然出现一座冒着浓重寒气的冰棺,隐约能看到里面封印的人。

“我来。”卫子谦说了一声便上前,小心的揭开冰棺,夏筱莲容颜安详,静静的躺在之中,好像睡着一般。

“她的身体一直被阵法封印,魂魄和身体融合的时候都需要一段时间来解开封印,但不会很久,这封印是为了保护她的身体和魂魄,一旦两者融合,这封印也便没有用了。”

冷殇上前查看了夏筱莲的魂魄,来的时候王紫跟他讲过了夏筱莲的状况,现在看来,比他想象中好了很多,有了前人的刻意铺垫,应该说是很轻松的,冷殇不觉也放松一些,虽然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便可,但是如果王紫为此开心,也是他乐意看到的。

“夏家,只做对了这一件事……”王紫低低的说道,夏家直接间接的害母亲最后身体和魂魄分离,而在母亲生死未卜的时候,夏家想办法封印了母亲的魂魄,却是唯一一件没有做错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你们可以放心。”见王紫趴在冰棺面前愣愣的看着夏筱莲,冷殇开口打破安静,让王紫和卫子谦可以出去等。

“好……冷殇,我等你们。”王紫说道,她不会说谢谢,因为之前她就说过,她只说一次,如果冷殇为的是一句谢谢,也不会来帮她了,王紫看着夏筱莲安静的容颜,低低的说道:“母亲,你一定要快点醒。”

说罢,王紫和卫子谦便转身离开,剩下冷殇一人,准备好了该用的药,轻轻的掰开夏筱莲的嘴喂了进去,划破受制,在夏筱莲眉心画了一个符文,才退开了些,手中捻诀,口中轻喃。

只见那沉睡的魂魄飘在了夏筱莲上方,僵持着迟迟不融入,而冷殇也并未着急,有条不紊的继续着……

王紫和卫子谦并未走远,只离开了丹房,在丹房外储存材料的山洞等着,虽然才出来一会会,但好像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一样,王紫坐在一个箱子上,虽然看上去很冷静,但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搅在一起,出卖了她心里的着急。

“不要担心,会很顺利的。”

卫子谦走过来坐在王紫身边,把她的手放在了自己手里,不管王紫理智上多么清楚这件事情根本不会有意外,但只要想到里面的人是她母亲,就会忍不住担心,卫子谦知道王紫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如今很快就能如愿以偿,看着这样的王紫,卫子谦莫名的心疼。

“我……不只是担心。”王紫抬头看向卫子谦,看到那双温柔和包容的眼神,心里也随着柔软,倾身埋进卫子谦的怀里,被那温暖的气息保卫,闻着他身上淡淡的药香,王紫才接着说道:“我有点紧张,见到母亲我该说什么?母亲应该会认得我吧?我还没有找到父亲,母亲会不会怪我?我……”

王紫往卫子谦怀里钻了钻,好像在寻找安全感一样,卫子谦收紧了怀抱,听着王紫有些忐忑的话,这是她现在内心真是的想法,却让他听着莫名的心酸,在王紫心里,到底有多重视她的亲人,重视到如此小心翼翼的地步,只想着王胤天和夏筱莲为王紫付出的,却从没想过、这么多年她经历的生生死死、也够了,足够她骄傲的站在父母面前了。

不管他、他们多爱王紫,都替代不了夏筱莲和王胤天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傻瓜……”卫子谦抱着王紫,心疼的说道,她已经做到了别人无论如何做不到的地步,为什么还要这么苛求自己,卫子谦抚摸着王紫的长发,一下一下,想带给她温暖和安抚,接着说道:“你能一眼认出你母亲,她照样也可以一眼就认出你,你站在她面前就是给她最大的惊喜了,她怎么舍得怪你?”

“可是,母亲也许最想见到的是父亲。”王紫埋在卫子谦的怀里,声音传出来,有些闷闷的,她那么想找到父亲,可是父亲偏偏要躲着她,现在母亲醒了,父亲还要躲吗?

“谁说的?你父亲是他最爱的男人,而你是她最爱的女儿,这两份爱的重量没有差别,你该不会、在计较你母亲更爱谁一点?”卫子说道,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带着些笑意,若是如此,便真的好笑了。

“没有,我没这样想。”王紫赶紧说道,她只是想给母亲最好的,而记忆中,母亲最多的愿望就是来自于父亲。

“呵呵,我知道你没这么想,不过你放心吧,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只要你母亲醒来,你父亲也会很快出现的,这次一定是真的。”卫子谦轻笑,感受到王紫没有方才那般压抑,欣慰许多。

“嗯。”王紫低低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她也希望是这样的,稍稍探出些头去那扇紧闭的门,在心里一直想着见到母亲时的情景。

王紫这里尚且着急,等在外面的人就更急了,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众人就守在山下,不为别的,那可是王紫的母亲,他们的丈母娘!第一次见丈母娘,必然得态度好好的,看王紫之前的样子,只要是关于夏筱莲的事情都紧张的不得了,等夏筱莲醒了那还了得?一定是夏筱莲说什么就是什么。

虽然他们已经是跟王紫有名也有实的夫妻了,但万一……丈母娘一不高兴给谁穿小鞋,那可了不得,他们可不能让王紫为难,众人心照不宣的等在这里,都是叱咤一方的大人物,可这见丈母娘……还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卫子谦在里面陪着王紫,外面就剩下了李战、慕千厷、青龙、穷奇、饕餮,当然九幽还没有回来,卫子楚还跟乐九在一起,估计要晚些时候才能回来。

而此时,几人一脸嫌弃的眼神看着其他人,这其他人不是别人在,正是腾蛇、黑子、南阙、混沌、梼杌,腾蛇是不会走的,他的目的很明确,反正这次一定要拿下他家紫姐姐的,别人再怎么看都没用。

腾蛇很自在的坐在一块打石头上,想当初他跟着紫姐姐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虽然他错过了很多,但他自信自己在王紫心里的位置也是别人替代不了的,反正他就跟紫姐姐耗下去了,他们都有的是时间。

黑子则是一点都没看懂别人的眼神,他只知道今天是小七的母亲复活的日子,这么大的事情他一定要跟小七一起等着的,只是到时候小七的母亲他该称呼什么?

南阙更随意了,反正这样的眼神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有王紫在的时候他们还会收敛,就只剩他们的时候嘛……都是男人谁不知道谁啊,他就是觊觎他家王上谁也拦不住啊!

混沌只懒洋洋的靠着石壁晒太阳,一副谁也不愿意理的样子,说实话他能跟这一群人待在一起已经是奇迹了,他家媳妇儿被一群狼捷足先登也就罢了,这里边竟然还有几个是他的仇人!饕餮、梼杌,这是当初直接交过手的,穷奇虽然已经不是第四代了,但也逃不掉。

他没有直接跟这几个人开杀已经是法外开恩了,就看在他家媳妇儿的面子上,他们之间的仇就先缓缓,艹,在这之前他绝对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能忍。

梼杌背靠着墙闭目养神,直接忽略了周围的冷气,事实上他闭上眼睛之后,眼前回放的一直是在黄泉发生的一幕幕,在王紫掉进黄泉的时候,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着他。

他越是想回避那种疼痛,那疼痛就越是清晰,清晰到他再也忽略不了……

王紫,这两个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那么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里,像是烙印一般,炙热的让他怎么都忘不了,随便一点风吹草动都让他紧张不已,他苦苦的支撑了那么久,告诉自己只是遇到一个他必须紧张的任务而已,可是那样自欺欺人的掩饰在不久前的鬼界、崩塌了。

他才知道之前自己的行为多么可笑,明明是想让王紫多记住他一点,却不停的在做着与他的想法相违背的事情,他只是想让王紫的眼里、心里留下他的影子,然而留下可能是留下了,却是那么糟糕的痕迹。

每当他看到王紫厌恶大眼神时,明明是他一手造成的,明明笑的很开心,心里却揪扯着疼,期待和现实如此大的差距,那样大起大落的心情,当真是他这辈子都不曾尝试过的。

而现在,他也终于想通了愿意,因为在他的一生当中,从来没有执着过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事,都只是随心所欲而已,从来不曾有过想要的,也就从来不曾尝试过失望,可如今他很清楚,他想要、王紫。

只是也是现在才知道,当真遇到他想要的,却用错了方法走错了路,想要弥补的心那么强烈,可王紫根本没有一点跟他一样的心思,况且她已经有了那么多守护她的人……

呵呵,梼杌心中不由得笑,以前的他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有一天因为一次女子如此烦恼,只是,烦恼归烦恼,他梼杌有生以来第一次想要一个人,又怎么会因为区区困难就却步?

梼杌忽然睁开眼睛,掩饰住眼中迸发的向往和自信,最起码他现在认清了自己,这个认知让他浑身轻松,对未来充满了期待,这才感受到旁人的眼神,梼杌抬头,回以一个惯用的笑,带着他特有的自信和傲慢。

“嗤,谁跟你笑了?你一个人傻笑什么?”穷奇瞥了梼杌一眼,很不客气但说道。

“这是礼貌,不叫傻笑。”梼杌好心情的纠正,像他这么风流倜傥的笑怎么能叫做傻笑呢?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在我看来就是傻笑,幻想一些不该幻想的,不傻吗?”

穷奇懒懒的说道,虽然腾蛇、黑子、南阙对王紫的感情也让他们头疼,但也算是自己人了,这个时候梼杌也来掺一脚,内忧外患,他真的很担心他那个意志不坚定的呆主人能不能成功的坚守阵地。

“此言差矣,即便现在是幻想,谁说以后我做不到呢?”

梼杌也不生气,如果身为王紫的夫君们,对他的为难就仅止于此,他倒是会不相信了,既然决定了拿下王紫,就不怕来自于他们的为难,他说的已经很含蓄了,事实上他更想挑明了说,让他们放马过来。

“嗤……”

混沌忽然冷笑一声,引的几人看向他,这一次混沌救了王紫还救了青龙,这算是他们所有人都欠混沌一个人情了,但是混沌现在这态度、怎么好像另有深意似的?能让他忍着那爆脾气等在这里,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吗?

“混沌,谢谢你救我一命。”

青龙睁开眼睛,面色还有些差,但却是真心感谢,其他人都因为混沌这次的功劳而没有质疑混沌的存在,但也没有多余的共同语言。

“不用,你不用感谢我,酬劳我会从我媳妇儿那拿的。”混沌眼皮都没动一下,很直接拒绝,好像正如他所说的一样,他救青龙完全是因为王紫,这可不是他脑抽筋了善心大发,如果没有王紫,他们都掉进去了,他才懒的看一眼呐。

“你跟小主人之前认识吗?”青龙挑眉,那苍白的脸上因为这细微的表情多了些生动,混沌不接受就不接受吧,反正他已经谢过了,再次听到混沌那么自然的称呼王紫媳妇儿,青龙立刻问道,想来这是其他人也都好奇的吧。

“……神交已久。”

混沌这次顿了顿,唇齿开合,缓缓的吐出四个字,让几人一阵无语,还神交?敢不敢不要把自己的意图暴露的这么明显,而几人心中也的不由得想,这个情敌出现的实在有点太突然,而且、来势汹汹,怎么有种他们无法控制的感觉?

青龙也不再问,他们之前既然不认识,那到底怎么回事要等到混沌愿意说才醒了,罢了,他们还是先等王紫和夏筱莲出现吧。

然而在日头从东边转移到中天的时候,几人等到的不是身后的大门打开,而是相携而来的卫子楚、乐九、莲生三人。

“王紫殿下进去很久了吗?”

卫子楚站定,看着那扇门问道,他跟着乐九师傅和莲生在鬼界善后,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回来了,刚踏进门就跟追风打听了王紫他们都在丹房这里,就马不停蹄的过来了。

“没有,今天早上开始的,我们也在等消息。”穷奇说道,卫子楚点头,也找了个地方坐下。

“师傅你要不要先去前厅歇着,这里我们来等?”慕千厷站起身来,走到乐九身边问道,别人可以无所谓,但乐九毕竟是他们的师傅,该有的尊敬也必须有。

“不必,一起等吧。”乐九淡淡的说道,收起了伏羲琴,自然的坐在石头上,那清雅的身姿坐姿山下的乱石上,却也看着赏心悦目,慕千厷也不再劝,那就一起等吧。

莲生自己挑了地方窝着,抬眼看了看在场的人,这么严肃的氛围,再加上这些人的气场一个比一个强,他家亲亲主人现在也不在这里,他是不会承认自己不敢大声喧哗的,不然随便一个人把他扔出这个位面到时候他都找不到回来的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却见本是安静等待的众人都抬眸看向前方,而此时,只见空气微微波动,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信步走出,身形现出,笔直的身躯带着另一个世界来的神秘,眼神微微一扫便明白了情况,来人正是九幽。

却见九幽忽然停下脚步,向左边看去,只见一个玄色的衣摆无声无息的出现,很快便是整个人的出现,玄色衣衫,光滑的面料让那衣服看起来纤尘不染往,墨发落在身后,眼眸微抬,墨绿色的瞳孔在阳光下有些诡异,那人的气息低调却张扬,不同的感觉却挖煤的融合在一起,来人便是冥王,只是如此站在阳光下的冥王,着实是众人没见过的。

九幽出现没人会奇怪,可冥王却不一样了,这个只跟王紫有来往的人,这个时候出现……这目的实在让人猜不着。

混沌的眼神这才亮了亮,似乎遇到了感兴趣的事情,这两人的出现……真是意外,看来他还低估了他家小媳妇儿了。

因为有后来几人的加入,等待变得更加安静,时刻处在众人眼皮子底下的王紫,冥王是唯一一个王紫的私人朋友,这么一来几人就无权过问了,因为一开始就没料到,所以后来发展的越来越诡异,以至于他们都心照不宣的把冥王划归到了王紫的私人领域。

而乐九嘛,卫子谦四人的师傅,又是王紫的恩人加朋友,更是夏筱莲和王胤天的朋友,这关系就更复杂了,几人还不至于想乐九和王紫之间会怎么样,因为他们之间从来都是平淡如水,乐九也一直是以长辈的身份出现在王紫身边,要是这都能想歪了,那可真是草木皆兵了。

“你的东西拿到了?”似乎是被漫长的时间煎熬的,饕餮转向九幽问道,九幽回来的这也太快了,要是那几样灵根的心血都聚齐了的话,这效率也太高了。

“嗯。”九幽却点头,饕餮着实诧异,九幽的能力真的有点夸张呢。

“沃尔夫怎么没跟你回来?”慕千厷无聊的问,其实也不是真的关心沃尔夫,纯粹是没话找话的。

“留在血族了。”

九幽说道,那没什么起伏的声音跟以往一样,并没什么特别,只有他自己知道,沃尔夫不是留在了血族,而是被他留在了巨人族,至于为什么……对于这个绝对衷心的手下,九幽希望他是能逃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是逃,这要说起九幽取那力量神树的心血了,巨人族的族长要求与血族联姻,而所谓的、被神选中的人正是沃尔夫,为了快点取到力量神树的心血,他当然毫不犹豫的把沃尔夫打包送给巨人族了。

不同于外面的安静,等在里面的王紫却忽然站起身来,冷殇那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已经进入尾声,王紫徘徊在那一道小小的门前,焦急的等待着,卫子谦站起来,看着王紫来回踱步,现在劝说肯定是没用了,别说王紫,他都开始紧张了……

直到里面的动静停下,从门缝里渗出来的能量悉数褪去,王紫站定身体,只直勾勾的看着那扇石门,直到那石门缓缓的打开,她看到了背对着她站着的冷殇,看到了仍旧在冰棺内躺着的母亲,在原地愣了半晌,才如梦初醒一般快步走了进去。

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冰棺,冷殇说了结束之后需要等一段时间,等夏筱莲的封印自行破除,她才会醒,王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生怕错过了夏筱莲睁眼的瞬间。

“母亲……母亲?”

眼看着夏筱莲的眼皮跳了跳,王紫试探的唤道,生怕是自己的错觉,屏息等了一会,清晰的感觉到了夏筱莲平缓的呼吸,眼睛缓缓的睁开。

王紫闪身来到冰馆前,眼中的喜色的怎么都掩饰不住,看着夏筱莲渐渐聚焦的瞳孔,王紫的颤抖着嘴角轻唤:“母亲,你醒了。”此时此刻,她反倒没有了之前那么多的紧张,而是很平静很平静,也许是看到了夏筱莲带着疑惑却仍然温柔的双眸,她真的找到了,真的等到了。

“母亲,我是……”王紫轻轻的说道,似乎是怕惊到了刚刚醒来的母亲,而她还没说自己是谁,夏筱莲的嘴唇微动,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小紫。”

“我是,我是小紫,母亲我……我好想……我终于把你找回来了……”

那一刻,王紫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也许是坚持了这么多年的终于找回了母亲,找到了家,也许只是因为夏筱莲眼里的温柔,阔别多年再次感受,忍不住想哭。

“小紫,小紫,小紫……你真的是小紫……”

夏筱莲的眼中溢出泪水,一遍一遍的唤着,模糊的视线里看到王紫精致的容颜,她已经这么大了,沉睡之前她一直在想着团聚的日子,却没想到睁眼便是,这是真的吗?夏筱莲抬起手去触碰王紫,王紫却急急的把夏筱莲的手捧在手里,带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

“真的,是真的,我是小紫,母亲,我长大了,我回来了。”王紫赶紧说道,在夏筱莲面前,王紫的冷静好像都没有了,有些语无伦次都表达着自己想说的。

卫子谦和冷殇默默的退了出去,即便是没有过亲情的他们,看到这一幕都莫名都柔软,现在这个空间是给他们母女的,容不得旁人在场。

王紫扶着夏筱莲走出冰棺,夏筱莲身上的冰冷渐渐褪去,换回了属于人的温度,意识变得越来越清晰,也开始思考沉睡前的许多事情,还有仔细的看着王紫,手在王紫脸上轻抚着,好像想从她脸上看出从小到大每一个时刻成长的痕迹。

王紫扶着夏筱莲坐在椅子上,自己却双膝一弯,忽然跪在了地上,惊的夏筱莲赶紧来扶,却被王紫按住。

“母亲,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王紫头深深的埋下,这样的大礼,这样的跪拜,王紫两世都仅此一次。

“小紫!”夏筱莲蹲下身体,温婉的面上笑中带着泪,却都是感动,轻轻的拭去了王紫脸上的泪,这是她的孩子,她想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孩子,轻轻的说道:“小紫,不晚,母亲很好,你能走到这一步,母亲知道你吃的苦、比母亲多。”

夏筱莲努力的笑着,眼泪却一直往下掉,她很清楚这途中的阻碍,王紫见到她的第一面不是诉说自己的苦,却一心想着她,夏筱莲对王紫的心疼越来越大,这个心思敏感的孩子,一如还在她腹中的时候,宁愿忍着疼痛也不愿吸取她的修为,她没有陪着王紫长大,更没有给她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这是做父母的最大的失职,然而王紫却将这一切都抗在自己身上,叫她怎么舍得?

见夏筱莲哭了,吓的王紫赶紧扶起了夏筱莲,自己抹了一把泪,努力的笑了笑说道:“母亲,你睡了这么久哪里会不舒服吗?我帮你看看。”

夏筱莲知道王紫不想让她伤感,便也笑道:“我很好,灵力运转开很快便好了,你坐下,母亲想多看看你。”

王紫依言坐下,当真凑过来让夏筱莲看个仔细,惹的夏筱莲轻笑,王紫这认真劲儿、真的跟胤天很像……夏筱莲眼中的光淡了淡,却不着痕迹的掩去了,如今她已经醒了,一家三口团聚的日子肯定也不会远了。

“小紫你给母亲说说,是怎么救出我的?我们是在哪里?”夏筱莲问道,王紫从出生起便离开了她,而令她欣慰的是,王紫仍然爱她这个母亲,就像她爱她一样。

“是乐九告诉了我消息……我们救出你之后就回到了冷殇的地方,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刚才这里站着的人就是冷殇。”

王紫抓着夏筱莲的手缓缓的讲述,这个时候似乎也张口就来,一点都没有平时沉默的样子,王紫挑了重点的人和事说,跳过了危险的部分,那些当然没必要让夏筱莲知道。

“乐九果然来了,我们欠花溪谷、真的多了……还有,饕餮、穷奇、梼杌这些人,小紫你打算好好说说吗?”夏筱莲仔细的听着,惊讶于救她的团队,这些人是怎么会帮她女儿的,真的很好奇啊。

“饕餮和穷奇是我的契约兽,子谦是玄武,千厷是朱雀,李战是白虎,上古四大神兽也是我的契约兽,母亲你不必好奇,日后我慢慢讲给你听,冷殇算是我的朋友,我们在这里很安全。”

王紫说道,说这却发现说来话长,想着夏筱莲刚醒,她还想让她多恢复一下,便不打算讲下去了。

“好好好,慢慢说,我的女儿这么优秀,母亲没想到啊。”夏筱莲笑,温婉的脸上笑起来很是动人。

“对了母亲,我们出去吧,他们在外面等着。”王紫站起身说道,才想起来其他人还在外面等着呢。

“他们?”夏筱莲也起身,微微疑惑,不过想想一定都是王紫的朋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