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八十二章 破而后立,晋阶!

黑焰体型巨大,只要被它卷住的人,基本上都很难逃脱,并必死无疑。

不过,灵尊不同于其他修炼者,身为灵尊,身体强度自非普通修炼者所比,因此黑焰即使绞住了一名灵尊,那名灵尊一时间也很难被它弄死,但弄不死的灵尊,它可以交给银啸啊!

所以想都没想,那名被它绞得昏迷过去的灵尊,就被它甩给了银啸,而它则朝着另一名灵尊冲了过去。

银啸见状极其无奈。

蛇类灵兽,攻击力都比不上它们这些猛兽,但奈何人家力气大,身体方面有优势,因此反而比它们更加容易制服敌人,但论击杀敌人,还是它们的速度快!

这样想过,银啸便举起爪子,毫不犹豫的朝那名昏迷过去的灵尊,一巴掌拍下去!

这一掌,银啸注入了十分的灵力,因此它一爪子下去,那名灵尊就被它给拍成了肉泥!

另一名之前跟银啸缠斗的灵尊见状,顿时脸色一变,这条蛇?这只猫?

可他根本没有时间细想,因为黑焰已经朝着他飞过来了!

面对体型如此庞大的巨蟒,这名灵尊心里发苦,他可是人啊!一只猫都打不过,还想跟蛇打?

不愿意与黑焰恋战的他,准备瞅准时机溜之大吉,但黑焰根本不给他机会,非但如此,银啸也堵住了他身后的路。

“你、你们以二敌一,好意思吗?”那名灵尊眼珠子转了转,才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之前不也是二对一吗?你们都好意思,我们就更没得说了!”黑焰咧嘴一笑,淡淡道。

说完,它根本不在给那名灵尊说话的机会,直接又扑了上去。

对于黑焰的凶猛,那名灵尊心头微颤,眼见黑焰恶虎扑食般猛扑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就想往后退,这时,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银啸,则轻轻抬腿,将某灵尊朝着黑焰的方向踢了过去!

黑焰见状直接伸尾一卷,那名灵尊顿成了它的囊中之物!

“嘿嘿!银啸兄弟,咱们配合的好默契啊!”黑焰乐呵呵道。

那名被它卷住的灵尊,却倍感郁闷!

你们这一蛇一猫配合的确实默契,可这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好坏!

猛的挣扎着,那名灵尊想找机会逃跑。

黑焰笑笑,“乖点,别白费力气了!”说完,它庞大身躯用力一绞,那名灵尊当即昏迷。

将昏迷的灵尊又丢给银啸,黑焰再次重新物色目标去了。

看了一圈,黑焰将猎物锁定在了同紫衡和小金战斗的那名灵尊身上。

此刻,那名灵尊让紫衡和小金折腾的其实已经很惨了,黑焰这一加入,那位灵尊瞬间便被黑焰捕获!

有了黑焰缠住那灵尊,愤恨的紫衡毫不犹豫的将自己两只硕大的钳子插进对方腹中,然后将其五脏六腑都扯了出来,顿时,鲜血喷溅!

这还不算,不甘示弱的小金,则专攻对方的头部,它几拳头下去,这名灵尊的脑袋就被它击碎,脑浆伴着鲜血洒了一地!而那这名灵尊,已然气绝身亡。

之后,黑焰和小金,都去帮银狼们的忙。

已经处理完手里那名灵尊的银啸,则和紫衡一样,都跑到了冰娆身边。

看着主人昏迷不醒,嘴角还有血液不断溢出,两兽真是心疼的不行!同时心中火气暴涨!

冰家、范家!不灭掉你们,势不罢休!

它们对冰、范两家的恨,在这一刻升至最高点!

这时,青云也跑了过来,看着主人的惨状,就开始嚎啕大哭!

“哭什么哭?在哭揍你!”紫衡心里不痛快,直接把气撒到了青云身上。

青云委屈的眨眨眼,硬是将泪水给憋了回去,不让哭,那它不哭还不行?

这样想过,青云便开始无声哽咽。

紫衡见状,气得要死!但它又不能真的揍青云,只好又冲回到战场,将被黑焰缠住的某灵尊一把抢过来,狠狠的凌虐了一顿!

最后,那名灵尊全身骨头都被它给敲碎了,模样极其凄惨,时不时的惨叫不绝于耳!

而等着这名灵尊的下场,自然是死亡!

将只剩一口气的灵尊,咔嚓一下拧断脖子后,紫衡才将愤怒的眸光放到了与银狼王夫妻战斗的那两名灵尊身上。

八名灵尊,咔嚓掉六个了,目前还剩两个!

那两名硕果仅存的灵尊,被银狼王夫妻给缠的火气极大,更主要的是,耳边不时有惨叫传来,声音都还很熟悉,这也令他们有些心惊肉跳,但在同银狼王夫妻战斗的过程中,他们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可当他们能够微微分出一丝心神,查探下战斗状况时,却猛然发现,自己这边活着的人,就只有他们两人了!

与此同时,银狼王夫妻则分别停战,并跳到了战斗圈外。

两名灵尊虽然有了彻底弄清状况的时间,但眼前状况显然令他们胆战心惊!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已经被兽兽给包围了!

里三层,外三层,各种兽兽将他们围得密不透风。

在最里层盯着他们的九级灵兽,也不仅仅只有银狼王夫妻!这个时候,众兽兽都眸色淡然的看着他们,但他们心知,他们已经是这些兽兽的囊中之物了!

“你们都是冰娆兄妹的兽兽?”一名灵尊小心翼翼问道,心里却大为惊讶,他想不明白,冰娆兄妹怎么会有这么多兽兽?一个人精神力有限,可以契约得了这么多的兽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说话的那名灵尊根本无法想象,冰娆兄妹的精神力得多么强大!

要知道,仅这些兽兽大军,就足以灭掉一个顶级家族了!

“它们是,我们不是哟!”银狼王笑眯眯答疑道。

“你不是,那你怎么会帮着冰娆兄妹与我们范、冰两家作对?”听了银狼王的话,某灵尊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我高兴行不?”银狼王高傲的一甩头道。

“……”你高兴?可他们不高兴啊!

冰娆原本必死无疑,就因为多了他们的参与,害得他们如此被动!

想到这儿,那名灵尊大声质问:“你们究竟什么关系?”

“朋友!”银狼王轻吐出两个字。

“朋友?哈哈!开什么玩笑,兽兽怎么可能与人类做朋友?你别骗我了!”某灵尊显然不信。

“将死之人,我有什么好骗你的。冰娆兄妹是我们银狼一族的朋友,朋友有难,我们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所以,只能怪你们倒霉了!”银狼王淡笑道、

“真是这样吗?”某灵尊自言自语道。

“还跟他们废什么话,杀!”这时,银啸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

主人灵气尽失,昏迷不醒,它可没有心情再跟这两个家伙废话!

“好嘞!”收到银啸的指示,黑焰霎时长尾一甩,两名躲避不及的灵尊就被它给卷了起来。

“该死的臭蛇,放开我们!”一名灵尊使劲挣扎着,挣扎了一会儿,他却发现,他越是想挣脱,那条黑蟒就缠的越紧。

“别白费力气了,还是好好想想有什么遗言吧!”黑焰坏笑着的同时,用力绞着。

顿时,被它死死缠上的灵尊,小脸一片煞白,呼吸也极度困难!

“放、放开我,我们可是范家人。”结巴着,一名灵尊提醒。

“那又如何?一样得死啊!”黑焰似笑非笑的道,并继续加大力道。

两名灵尊,让它这一折磨,当时就有一人直接昏迷,另一个实力稍强,目前还清醒着。

将昏过去的灵尊继续丢给银啸处理,黑焰跟没晕的这位继续玩着。

这回,它还先不绞了,而是忽上忽下的甩着尾巴,而那名被它卷住的灵尊,让黑焰这样过山车似的上下抛着,很快就口吐白沫。

当黑焰玩够将他丢给银啸时,那名灵尊几乎只剩下一口气了!

看着并排躺在自己眼前的两名灵尊,银啸可没有心情陪着他们玩,啪!啪!两爪子下去,两名灵尊直接被拍扁!

这次,一共来了八名灵尊,除了一名灵尊直接被冰娆的黑雾给消灭,连尸体都找不到,另外七个血肉模糊的尸体,找齐后让兽兽们直接给堆成了一座小山,然后化尸粉洒了下去,眨眼间,七名灵尊的尸体便全都化为了灰烬,并随风飘走了!

这一场战斗,可称之为杀戮!

这个夜晚,也是一个杀戮之夜。

虽然,战斗的结果颇令人欣慰,但冰娆一方却也损失惨重。

除了冰娆全身灵气耗尽昏迷,冰溪身受重伤外,兽兽们,也都各有伤亡,特别是青云的螃蟹小弟们,因为实力太低,死掉了不少,紫衡死亡小弟的数量虽不及青云的多,但也够它肉疼一阵了。

不过,最让兽兽们无法忍受的,却是冰娆的受伤!

打扫完战场,兽兽们都聚集到了冰娆身边,看着小脸煞白,毫无生气的被冰溪抱在怀里的绝美小人,兽兽们的眼眶都湿润了,但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大声哭出来了,就怕勾起大家的伤心!

当钟伯、冰溪带着冰娆回到柳宅的时候,等的直着急的柳妖精看到冰娆的状况,吓得直接昏了过去,包子也小脸煞白,但他却不敢问娆儿这是怎么了,就怕会听到不好的消息。

见冰溪抱着冰娆直接回了房间,包子连忙跟上。

钟伯将晕了的柳妖精送回去后,也赶了过来。

“溪儿,你疯了!”进房后,钟伯就看到冰溪在给冰娆输送灵气,连忙打断他的举动,并怒斥着。

“爷爷,妹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灵气!”被爷爷打断后,冰溪含泪道,看着娆儿毫无生气的模样,他真是心如刀割!

“那也用不着你的,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状态!”钟伯火大吼道,孙女都这样了,难道孙子也要倒下吗?他可不允许!

“包子,把冰溪送回房间!”转头,钟伯吩咐包子。

包子点头,正准备去扶冰溪回房,冰溪却固执道:“我不走,我要留下陪着妹妹!”

“小祖宗,你别跟着添乱了行不行?还是你觉得,等娆儿醒过来看到你的模样,她会开心?”包子见状,只能劝道。

果然,一提到冰娆,冰溪犹豫了。

“走,我送你回房间,等你一觉醒来,娆儿应该也醒了。”见机不可失,包子趁热打铁道。

“真的吗?”冰溪喃喃道,一双漆黑的星瞳却紧紧盯着冰娆不肯移开。

“真的!绝对是真的”包子保证,心里则不停祈祷,娆儿小祖宗,你快些醒来吧!可别吓唬他了,他胆小啊!他根本不敢想像,娆儿若是一睡不醒,冰溪将会如何疯狂,还有娆儿的这些兽兽,不定会干出什么事呢?

好不容易将冰溪劝走送回房间后,包子根本不敢离开,就怕这位小祖宗不听劝,到时又偷偷的跑回去,那钟伯的一片心意岂不白废了?

隔天早上,冰溪一觉醒来,就要去看妹妹。

包子见他状态好多了,便没在阻拦。

到了冰娆的房间,冰溪见钟伯脸色苍白的正坐在一边调息,而银啸则趴在床边源源不断的给冰娆输送灵气。

其它兽兽,也都在床边守着,不过,看这些兽兽的状态,明显有些萎靡。

冰溪知道,它们应该都给娆儿输送过灵气了。

可惜,娆儿却依然如顾,没有醒来的迹象!

“舅舅,麻麻什么时候才会醒啊?”突然,眼眶红红的染儿,奶声奶气的开口道。

“染儿,别担心,你们麻麻很快就会醒来的。”冰溪安慰着黑色小狐狸,但实际上,他心里根本没有底。

娆儿为了消灭掉敌人,显然使用了她现在根本无法驾驭的技能,正是这技能,抽空了娆儿体内所有灵气,并且让她身体如同干掉的河水一般,千疮百孔!

冰溪好恨!

都怪自己实力太低了,不然,妹妹何须遭受这么大的罪?如果可能,他真想代替妹妹所受的苦…

“娆儿,我的娆儿!”突然,柳妖精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紧接着,两道白色身影一前一后的撞开了门,闯了进来。

前面的是柳妖精,跟在她身后的,自然就是水晶了!

她们一到床边,柳妖精看着冰娆此刻的模样,就心疼的嚎啕大哭,水晶瞧着却忍不住问:“小娆儿咋这样了?居然把灵气全耗尽了!”

“我们遇到了八名灵尊!”冰溪淡淡道。

“八名?灵尊?”水晶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敌人好强啊!难怪会伤的这么重!

“出、出动了八名灵尊,冰、范两家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了!”包子也咋舌道。

“是啊!”冰溪点头,不这样的话,娆儿又岂会受伤。

“那现在八名灵尊死掉几个?”包子好奇问道。

“都死了。”冰溪回道。

包子:“……”娆儿、冰溪还有兽兽们好厉害,他能说,冰、范两家这次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吗?

“下次我可不看家了,让别的兽看家吧!我要和你们一起打架去!”水晶听了遗憾道。这么宏大的场面,它居然没有机会参与,呜呜…

边上闭目调息的紫衡听见这话,微微睁开眼睛,淡淡道:“九级兽兽中,你实力最弱,你不看家谁看家?”

“臭蝎子,你说什么?”水晶一听,霎时怒火中烧!

“都给我闭嘴!让吵出去吵!”正担心冰娆的柳妖精见自己的兽兽如此不省心,火气也上来了。

见主人发火了,水晶刹那间老实下来,然后挤开银啸道:“来,来,你休息,让我给小娆儿输会儿灵气。”

银啸点点头,并趴到一边。

看到兽兽们轮流给娆儿输送灵气,但娆儿却一点起色都没有,柳妖精担心的简直不知所措!

就在柳妖精急得团团转时,突然管家来报,说是柳家主来了!

柳妖精一听顿时火大,这个时候,那东西来添什么乱啊!

“不见,让他滚蛋!”柳妖精没好气的吼道。

“奶奶,见他吧!若是我猜的没错,他应该是来打探我和娆儿情况的。”冰溪冷静道。

昨天晚上,他和娆儿遇袭的地方,虽然位于柳城近郊,但当时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想瞒过柳城的主人显然不现实,而这一大清早,柳家主就上门来,估计也是想看看他们兄妹是否还活着!

柳妖精听完冰溪的话,随即点头道:“好,那我就去见见他,看看他究竟想打什么鬼主意!”

说完,柳妖精离开了冰娆房间,前往客厅。

此时,柳成正坐在客厅,和莫都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但莫都显然不太愿意搭理他,语气、神态都异常敷衍。

可柳成根本不在意。

柳妖精进到客厅,都懒得客套,便直截了当问:“柳成,你最近很闲是不?怎么没事总往我这儿跑?”

“姑姑,我可是你的侄子,难道没事来看看你都不允许吗?”柳成有些委屈,随后继续道:“我今天来,还真是有事的。”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我时间宝贵,没工夫跟你墨迹!”柳妖精没好气的道,这家伙分明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哼!骗谁啊?

“姑姑,昨天柳城郊外发生了血战,这事,不知你清楚吗?”柳成试探着问道。

“不清楚!”柳妖精淡淡回道。

“据我猜测,昨天深夜,冰娆、冰溪应该是遇袭了,他们两个现在如何了?”柳成继续问。

“我怎么没听说他们遇袭?”柳妖精淡淡一笑道,就是不承认。

“……”柳成郁闷,姑姑如此不配合,这话题还能继续聊下去吗?

事实上,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怎么可能会来这儿?可惜姑姑就是不说实话,这让柳成倍感无力。但据他收到的情报,昨晚一战,范、冰两家可谓损失惨重,至于怎么个惨重法,他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他安插在那两家的探子地位没有那么高,查不到太详细的情况。因而,他才想到要来这里探探情况,不过,看姑姑此刻的模样,他也知道,姑姑是不打算告诉他了!

叹着气,柳成随便和柳妖精聊了几句,就灰头土脸的起身告辞了。

不走不行啊!

看姑姑那一脸的不耐烦,在说下去,只怕又要被撵了!

柳成一离开,莫都就一脸担心的看着柳妖精,并问道:“小丫头怎么样了?没事吧?”

昨晚,他只看了冰娆一眼,就被钟伯给撵出了房间。用钟伯的话说,既然暂住在这儿,那也别闲着,明天说不定会有人来探消息,让他帮着招待下客人。

这不,今天一大早,他就接待了柳家家主。

“莫都,在有人来,你直接打发了就行,不用告诉我了!我去陪着娆儿。”柳妖精显然不愿意多谈冰娆的情况,说完,站起身就走了。

看着柳妖精的背影,莫都直叹气。

这边的冰娆昏迷不醒,另一边,冰、范两家却反常的平静!

当然,这种平静也只是表面现象,在两家高层之间,绝对的一片愁云惨雾!

两家派了八名灵尊出马,非但没将冰娆兄妹一举斩杀,反而害得八灵实力强悍的灵尊身首异处,连尸体都找不到,这样的情形,已经不仅仅是打了他们脸那么简单了,这样的损失,绝对令他们肉疼、心疼、各种疼!而做出这一决定的冰家家主及范家家主,顿时成为了高层族人间的众矢之的,被两家长老们口诛笔伐!

对此,冰家家主及范家家主也不是一般的郁闷。

死掉了八名灵尊,他们难道就不心疼?

可心疼有毛用?人都已经死了?

虽然没有看到尸体,有些高层族人还不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自欺欺人是没有用的!因为,那些人留在家族的灵魂玉简都已经碎了。

灵魂玉简,是一种特殊的可以掌握族人生死状况的玉牌,当有族人晋阶为灵王时,家族就会为那人制造一枚蕴含其心头血的玉牌,人在,玉牌在,人亡,玉牌碎!

现在玉牌碎了,这也意味着,包括八名灵尊在内,他们这一次派出去击杀冰娆兄妹的族人,无一人幸存!

不要问他们为何如此肯定,因为灵魂玉简同一个人的生命可谓息息相关,谁都不可能逃过!

纵是如此,冰、范两家的高层也弄不明白,明明是两个废物,为什么想杀就这么难?

可以说,为了杀掉冰娆、冰溪,两大家族绝对做了万全的准备,甚至就连钟伯、柳妖精及那些兽兽,他们都考虑在内了。

当然,钟伯、柳妖精并非他们的目标,因此他们并未对那两人下手,而是直接将目标人物锁定在了冰娆、冰溪身上。

甚至在击杀他们的时候,也特意挑选了他们身边人最少的时候,就是不想把别人牵扯进来,以免得罪到其他家族。可想得如此周全,他们依然失败,还损失了八名灵尊,数名灵皇,灵王更是多不胜数!这样的结果,让两家有些无法承受了。

再者,冰娆、冰溪出手狠辣到都没有给两家留过活口,因此他们根本不清楚当时是个什么状况,难道说,除了钟伯这位灵尊,他们身边还有更厉害的强者吗?

思来想去,两家高层经过商量,决定暂时偃旗息鼓!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然继续追杀下去,只怕冰娆、冰溪还没死,自家族人就要先造反了!

就这样,柳城恢复了平静。

对于两家突然收手,柳家家主虽然不解,不过,他也问不出什么隐秘,只能抓心挠肝的独自生闷气!

另外,冰娆一直没有出过家门,由此,柳成也不禁暗搓搓的想,冰娆是不是死翘翘了啊?

柳成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惋惜了,那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死了还真是挺可惜的。

不过,从柳妖精这里,柳成依然啥也打听不出来。

别说他了,就连肖敬等人,都被柳妖精给拒之门外了!

对此,肖敬等人极其郁闷。

主要是,这段时间,冰娆一直没醒过来,柳妖精也不希望此事传出去,只能闭门谢客!

半个月之后。

这天早上。

钟伯等人突然感觉房间内灵气似乎多了起来。

不明所以的他们出去一瞧,只见柳宅上空,浓郁的灵气聚集在一起,几乎形成实质。

尔后,那些灵气又全都前仆后继的往冰娆房间涌去,然后直接进入冰娆体内。

这一幕,看得钟伯、冰溪、柳妖精以及莫都目瞪口呆。兽兽们见状,更是集体聚集到了冰娆身边,然后闭目开始吸收灵气。

由于灵气太多,兽兽们吸收了会儿,就感觉吃不下了。

钟伯见状,连忙道:“咱们也来帮忙吸收!”

他很怕这些灵气会弄得孙女爆体而亡。虽然灵气是好东西,但吃多了超过身体承受极限,也是会出人命滴!

冰溪等人闻言不敢耽搁,急忙盘膝坐下开始吸收。

灵气的过份浓郁,很快就让钟伯、柳妖精及莫都吃不消了,只有冰溪,还在努力吸收着。

钟伯一边担心的看着床上的孙女,一边又要盯着冰溪,情绪紧张到了极点。

但观察了会儿,他发现孙子孙女貌似都无大碍,才稍稍放了点心,不过,他也不敢大意,还是会时不时的看看两人情况。

两天后,冰溪终于停止了吸收。

钟伯见了,急问:“溪儿,感觉如何?”没撑着吧?

“感觉好极了!”冰溪精神大振,经过两天日夜不停的吸收,那浓郁的灵气不但将他之前一战失掉的灵气都补了回来,体内灵气甚至更盛以往,他这也算因祸得福了吧!

要知道,他体内灵气之前是趋于饱合的,但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晋阶的征兆,这也意味着,距离晋阶,他还有一段距离,可灵气却无法继续吸收了,这样的事实,曾令他为之苦恼,但现在,一战之后,他明显感觉体内灵气空虚了许多,这次吸收,他受伤的筋脉也得到了修复,筋脉拓宽了近一倍,如此,灵气容纳自然也增加了近一倍!

这对于修炼者而言,绝对是天大的好事!

想着自己的状况,对于冰娆,冰溪也放心了许多。

妹妹的情况,之前比他更糟糕,但冰溪相信,这次之后,妹妹应该会有所收获!

磅礴的灵气,犹如宽广的大海,源源不断的涌入冰娆体内,滋润了冰娆如同海绵般干涸的身体,这些灵气的注入,也使得冰娆体内生机越发的蓬勃,慢慢的,冰娆气色变好了,漂亮的脸蛋红润了,皮肤也越发光滑细嫩,看着冰娆一点点的发生着变化,钟伯等人悬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

又过了三天。

空中聚集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已,而冰娆,也终于在这一天睁开了美眸。

看着围在床边的哥哥、爷爷、奶奶、包子、莫都老头,以及众兽兽,冰娆倾城一笑:“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娆儿!”冰溪一把将妹妹紧紧抱入怀中,眸中涌上一片湿意。

“哥哥,我已经没事了!”冰娆感觉到肩膀有些湿,便摸了摸哥哥的头,安抚道。

“你个坏丫头,以后可不许在那样吓哥哥了!”不好意思的擦干眼泪,冰溪认真要求道。

“嗯。”冰娆笑着点头,这时,她又感觉到脸上毛绒绒的,一看,一黑一白两个胖呼呼的小毛球,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到了她的肩膀上,正在用口水给她洗脸。

见吸引了冰娆的注意,冰魄、染儿两个小家伙含泪哽咽道:“麻麻,你终于醒了,呜呜…以后不可以在抛下偶们了!”

“好!”冰娆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然后对爷爷等人及众兽兽挨个哄了一遍,直到看他们露出了笑脸,她才松了一口气。

害得大家为自己担心了,冰娆可是很过意不去的。

“有个好消息,我要晋阶了!”哄好众人及众兽,冰娆才大声宣布。

“要晋阶了?”钟伯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冰溪晋阶时动静可不小,娆儿的想必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快,咱们快去虚妄森林!”随后,钟伯立即想到了那里。

“爷爷,来不及了。”冰娆无奈提醒。

钟伯:“……”

“那就在后院吧!”柳妖精听完,提议道。

“呃!”冰娆有些犹豫,“我还是去万煌学院晋阶吧!那里位置偏僻些,不会吓到人!”

“嗯?”柳妖精闻言纳闷,晋阶跟吓到人有什么必然关系吗?

不过,娆儿既然这样说了,柳妖精也没耽搁,直接让水晶载着他们去了万煌学院。

万煌学院确实是个晋阶的好地方,那里不但荒凉,而且人烟稀少,但到了那里,冰娆等人却遇到了肖敬和齐亚枫。

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冰娆,肖敬开心的又跳又叫。

冰娆诧异:“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

“我们在考察地形,打算花点钱把万煌学院好好修整下!”肖敬如实道,然后又幽怨的看着冰娆:“小娆儿,你这阵子干嘛去了?居然连我们都不见。”

事实上,肖敬和齐亚枫等人都收到消息,说是冰娆兄妹遇袭,但对于结果,却有两种说法。

一种是说冰、范两家派出去的人全军覆没。

一种则是说冰娆已经死翘翘了!

对于前面一种说法,肖敬倒是蛮开心。

可听到后一种的时候,他心里极度不安,特别是前往柳家又被拒之门外之后,他这心更是没有一刻不担心。

正是如此,他才想起来把万煌学院修葺下,到时小娆儿看到说不定会高兴。因为,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冰娆会死翘翘这种无稽之谈的!

前几天,柳宅周围又发生了一些异象,由此他更加确定,有事的肯定不会是小娆儿!

这不,今天就看到冰娆了!

这一刻,肖敬心情雀跃的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受了点伤,顺便修炼了下。”面对肖敬的关心,冰娆实话实说道。

这次,她和哥哥都因祸得福了。

特别是她!

原本,她是没这么快可以晋阶的,但此次受伤太重,体内灵气完全枯竭之后,她反而有如重生般,焕发了勃勃生机!灵气的吸收速度更是比之前快了无数倍,而受伤后的她,就犹如缺水的海绵,可以毫无顾及的吸收着大量灵气。

另据哥哥所言,不知什么原因,这几天柳宅上空聚集了相当浓郁的灵气,而那些灵气,大部分都被她给吸收掉了,这样一来,灵气不但滋润了她受伤过重的残破身体,反而还促成了她的这次晋阶!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破而后立吧!

听到冰娆说受了伤,肖敬和齐亚枫都有些担心,但看冰娆现在的状态,他们又放心了。

冰娆此时的状态,似乎更胜以往啊!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阴云密布,还打了几个响雷。

肖敬一看,连忙道:“小娆儿,要下雨了,咱们快些离开这里吧!”

“呃!我不能走,这不是要下雨,是我要晋阶了!”冰娆如实道。

“晋阶?”肖敬和齐亚枫愣了愣,晋阶时打雷?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柳妖精也很诧异,不过,她倒是没多问,反倒催促着:“娆儿,快找地方,准备晋阶!”

“嗯,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吧,别离我太近,不然,你们也会被劫雷波及的。”冰娆点头提醒,并示意哥哥照看着点他们。

说完,冰娆便飞快的进了万煌学院。

不多时,无数阴云及电闪雷鸣便聚集在万煌学院上空。

看到这壮观的景象,柳妖精、包子、肖敬、齐亚枫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确定是晋阶?

冰溪则比较淡定。

他心里有数,妹妹晋阶时的场面肯定比他的大!

钟伯是佯装镇定,但其实他心里一点也不淡定!哪怕他已经见识过冰溪晋阶,但面对最爱的孙女晋阶时,他这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

静待了会儿,第一道雷电降落了下来,并直接僻进了万煌学院院内!

看着这道比成年人胳膊还要粗的暗紫色雷电,肖敬等人再次瞪大眼睛,这、这雷电跑到万煌学院里了,不会是冲着小娆儿去的吧?

不放心的肖敬,正准备跑过去一探究竟,却被身后的冰溪一把拽住。

“别去,去了你也帮不上忙!”冰溪严肃道。

“可、可是,小娆儿在里面啊!”肖敬结巴道,俊美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担心。

“没事,她在晋阶”冰溪提醒。

“那、那是雷…”肖敬无语提醒,会劈死人滴!

“没雷还晋不了阶呢!”冰溪理所当然道。

“……”好吧!众人秒懂,原来那雷就是为了劈冰娆的!可这算什么事啊?

提心吊胆的众人,对冰娆的情况担心不已,但有冰溪拦着,他们根本没办法接近冰娆,只能眼看着一道比一道粗的暗紫色雷电降落到万煌学院里。而对于冰娆此刻的情形,他们完全一无所知。

其实,冰溪何尝不担心妹妹,但他对妹妹有信心,更主要的是,他有些不敢进入万煌学院看冰娆晋阶,不然,他怕自己会心疼!

冰溪清楚那些雷电的能力,也心知肚明妹妹现在的状态会吓到在场的所有人,如此,他哪里敢放人进去?

事实上,冰娆此刻的模样虽然有些惨不忍睹,可她知道,她只是外表看着焦黑的有点吓人,但内里状态却好到不行!

这完全得益于她体内磅礴的灵气。

每当一道劫雷劈下,冰娆体表都会被温度极高的雷电给烤焦,尔后皮肤破裂渗血,与此同时,她体内灵气则会迅速修复受伤的身体,周而复始,她的身体强度也在慢慢发生着惊人变化!

此次,劫雷共六道。

当六道劫雷全部结束,冰娆则迎来了那道温和的乳白色光柱!

这道光柱,让冰娆仿佛置身于母亲温暖的怀抱,受伤的身体得到了极速修复,体内筋脉被迅速拓宽,抵抗劫雷所损失掉的灵气,也成倍的恢复着…

良久,乳白色光柱缓缓消失,冰娆则情不自禁的发出满足的叹息。

二次晋阶后,冰娆的星辰诀第二层达到了大圆满,而她此刻的实力,也已经相当于这个世界的灵皇了!这个时候的她,即便对上灵尊,也不会再像之前那般灰头土脸!

低头内视,看着丹田处已经点燃了两颗闪亮的星辰,冰娆心情大好,她,终于不用那么憋屈了!

这时,冰娆脑中又传来了自家小兽激动的声音。

“我们也要晋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