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41章 她十八岁就已经生了小宝

莫向北没回国山墅,而是将车子直接开回了老宅。

莫小曦的半夜离家出走已经惊动了老爷子和老太太,车子驶进院子,便见屋内一片灯火通明,老爷子愤怒的低吼声不时传来,惊得莫小曦下意识往安夕颜身后缩了缩。

感觉到她在害怕,安夕颜轻轻地揽着她,小声安慰道,“别怕。”

“婶婶,爷爷会不会揍我?雠”

“爷爷那么疼你,怎么舍得揍你。”安夕颜说着看了眼大步走在前面的男人,又加了一句,“就算是真要揍,不是还有你三叔么,他不会让爷爷揍你的。”

“嗯。”

莫向北推门正要走进去,一不明物体直直地朝他飞了过来。

本想偏头一躲,但想到后面跟着的安夕颜和莫小曦,立马抬手抓住,定睛一看,竟然是烟灰缸。

抬头,看向站在客厅暴跳如雷的老爷子,淡淡地说了一句,“发火也要瞄准对象,不要伤及无辜。”

莫立国不悦地瞪他一眼,随后就看向一个劲儿往莫向北身后缩的莫小曦,虎目一瞪,朝她低吼一嗓子,“躲什么躲,赶紧给我滚过来!”

莫小曦看了他一眼,知道躲不掉,就磨磨蹭蹭走了过来。

一旁站着的温心然和莫向南见她过来,两人不约而同地迎上去,“小曦。”

莫小曦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走到另外一边站好。

温心然看着她,原本通红的眼睛又忍不住落了泪,而她身边的莫向南更是蹙紧了眉头。

莫向北牵着安夕颜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惹得安夕颜忍不住拿手指戳了戳他,附过身子小声在他耳边说道,“爷爷一会儿要是真揍小曦,你可得拦着点。”

莫向北睨她一眼,“半夜三更就这样不管不顾地跑出去,难道不该揍?”

虽然觉得他说的在理,但安夕颜还是忍不住小声说,“她还小嘛。”

“都十七了,还小?”

想当年,她十八岁就已经生了小宝。

见他铁了心不管,安夕颜只得用上杀手锏,用手握着他的手指轻轻摇了摇,撒着娇儿软软地求着,“我答应过她的,说你会护着她不被爷爷揍的。”

她的撒娇让他心动。

原本紧抿的唇角不自觉扬了扬,丢给她两字,“再说。”

虽然是模棱两可的一个答案,但安夕颜还是放下心来。

因为她知道,莫向北的‘再说’就代表着,他答应了下来。

果然,莫小曦一站好,莫立国抓起一旁的小木棍作势就要朝她屁股拍过去,一旁的温心然见状,直接扑了过去,一把

抓住了小木棍,哀求着,“爸,您别打她,都是我们的错,和她没关系。”

莫立国气得瞪眼,“慈母多败儿,她都是被你们给惯坏了!让开,我今天非得教训她一顿不可,不然当真就无法无天了。”

一直坐在沙发上沉默的老太太,见他真要揍自家孙女,也不能淡定了,连忙走过来,一把将小曦挡在身后,指着温心然和莫向南,气呼呼地说,“揍他们我没意见,但要是敢揍我孙女,我就和你没完!”

莫立国气得额头青筋直暴,“你你你……”

“你什么你!”老太太伸手向去牵莫小曦,却不料,被她倔强地躲开,“小曦啊,你被吓傻了?快,跟奶奶回房间,这里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一直垂着头的莫小曦突然把头抬了起来,原本就哭得有些红肿的眸子再一次蓄满了泪水,她冲

着莫立国竭嘶底里地大叫道,“你以为我愿意半夜三更跑出去?还不都是因为他俩!”

“小曦……”

温心然满眼凄楚,一开口,就哭得稀里哗啦,“是妈妈的错,妈妈对不起你。”

她的道歉让莫小曦哭得更凶,“你没有错,错的是莫向南,是他提出跟你离婚的!”

她的话,让客厅内所有人都愣了。

所有人都以为,莫小曦之所以半夜三更跑出去,不过是因为温心然和莫向南夫妻间平常的吵架而已。

温心然和莫向南

回到老宅也没主动说明原因,老爷子一听到莫小曦不见了,气得一直大骂,根本就没想着问清楚原因。

此刻,一听到‘离婚’两字,直接就傻眼了。

寂静,寂静,无边的寂静……

有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老爷子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他甩了手里的木棍,一个健步冲到莫向南面前,抬脚就将他踹得后退几步,随后便是一生厉喝,“你们俩,给我跪下!”

莫向南看着莫立国,缓缓地跪了下去,语气非常冷静,“这事是我一个人的错,和心然没有关系!”

老爷子一听,又忍不住吼了一句,“她没看好自己的男人,没守好这个家,她的错大了。”

温心然哭着跪了下去,只唤了一句‘爸’便泣不成声。

愣了许久的老太太也终于在温心然的哭声中回过神来,她走到温心然身边,无法接受两人要离婚的现实,“闺女啊,你告诉妈,为什么要跟我家老二离婚啊?”

不待温心然开口,一旁的莫立国就朝她吼了一句,“是你儿子要和人家离!”

老太太愣了愣,接着又问莫向南,“老二啊,心然到底做错了什么,你非得和她离啊。”

莫向南紧抿着唇角,没有吭声。

老太太见他不吭声,忍不住伤心得抹起了泪,“你们兄弟四个,最听话的就是你啊,最让我省心的也是你,我现在都到这个岁数了,你怎么却犯起混了呢。”

“妈,对不起。”

“你哪是对不起我啊。”老太太一把将温心然从地上拉了起来,老泪纵横,“你对得起然然吗?你们俩恋爱结婚到现在整整二十年了,她现在四十二了,一个女人把最美好的一切都给了你,给你生养孩子孝敬父母到了末了,你却不要她了!”

温心然哭得更加伤心,浑身都在颤抖。

安夕颜也忍不住流了泪,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温心然身边,将她抱住了。

此时此刻,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的,只能给她一个可以哭泣的肩头,让她尽情地流泪。

或许哭过了,也就释然了。

莫向南唇角抿得更紧了,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觉紧握成拳。

“你开口说离婚,可有为她以后想过?”

“我净身出户,所有一切都留给她!”

莫向南话音刚落,一直哭泣的温心然满目悲伤抬起头来,看着跪在那里的男人,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莫向南,你宁愿放弃所有都执意要和我离婚对吗?”

莫向南没出声,只是沉默往往就代表着点头承认事实。

温心然一把擦去满眼的泪水,强忍着浑身的颤抖走到他面前,一字一字地问,“莫向南,求你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积攒勇气,许久之后才再次开口,“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莫向南抬头,与她对视,片刻后,点点头。

二十年来,所有的深情和爱恋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那些让人眷恋的过往和回忆如同是一个笑话,嘲笑着她依旧不放手的执着和深情。

意外的是,这一次她没再流泪,甚至扯了扯唇角笑了一下,“好,我同意离婚!”

她说完之后,又接着道,“小曦我要,财产该是我的,我一分不留;不该是我的,我一分不要,从此以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她说完,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只是,刚迈出几步,一旁一直沉默的莫小曦大声哭了起来,“你们说离就离,为什么就不能问问我?我在你们那儿到底算什么?”

温心然转身,看着女儿伤心,她的心更痛,“小曦,妈妈没办法了,哭过也求过,只是你爸爸心意已决,留不住了!”

莫小曦冲到莫向南面前,也跪在了地上,她一边哭一边求他,“爸爸,我求求你,不要离开妈妈和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莫向南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什么都没说,紧紧地抱了一会儿之后将她放开,然后起身头也不回地冲出了老宅。

“爸爸

……”

莫小曦撕心裂肺地叫着,伤心得嚎啕大哭不止。

安夕颜默默地流着泪,蹲下身子,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莫立国站在客厅中央,气得双手都在颤抖,嘴里一个劲儿地说着,“孽子啊孽子。”

而就在这时,站在安夕颜身边的老太太,身子晃了晃,下一秒,就这样直直地倒在了她面前。

“伯母……”

安夕颜一把将莫小曦放开,然后抱住了老人。

此刻的莫向北已经大步跑了过来,一把接过她手里的老太太,抱起来就朝屋外冲去,“老四,开车!”

“好。”

所有的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待安夕颜他们跑出屋子,莫向西已经开着车急速驶出了大院。

安夕颜看着像傻了似的温心然,急切地问,“嫂子,开车了吗?”

“嗯。”

“那咱们快跟上去。”

“好。”

此刻的温心然也收起了悲伤,抓过车钥匙对焦急的莫立国说,“爸,您在家,我们去看看。”

“去吧去吧。”

莫立国挥挥手,然后走到一旁沙发前坐下,一瞬间,感觉他苍老了许多。

……

安夕颜开的车,此刻已经是凌晨时分,路上几乎没车子,车子一路快跑着,很快就到了医院。

安夕颜在急救室门外见到了莫向北,他正站在那里,棱角分明的脸上冷硬得厉害,深邃的眸子隐约透着不安。

她缓缓走过去,站在他面前,伸手,握住了他的大手,轻声说,“一定会没事的。”

莫向北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在一个小时之后,抢救的主治医生走了出来,“莫先生,老夫人情况稳住了,但还需要观察十个小时,如果不出现意外,就可以转到病房去了。”

“好,谢谢。”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待医生离开之后,莫向北便对身后的莫向西和温心然说道,“你们俩带着小曦先回去。”

莫向西摇摇头,“你们明天都要上班,都回去吧,我留下来。”

莫向北想了想,便点头,“那好,明天一早派人过来替你。”

“嗯。”

几人离开医院,在楼下分手的时候,莫小曦拉住了安夕颜的手,然后对一旁的温心然轻轻说,“妈妈,我想去三叔家住段时间。”

此刻的温心然脑子很乱,想着自己糟糕的境地,肯定也是没心思去照顾好孩子,便点头允许,“好,妈妈明天把你的东西收拾好送过去。”

莫小曦点点头,转身就上了莫向北的车。

安夕颜走到温心然身边,忍不住伸手抱了抱她,轻声安慰道,“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要照顾好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

温心然又忍不住红了眼眶,点点头,“小曦就麻烦你了。”

“我会照顾好她的。”

“谢谢。”

……

回到国山墅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安夕颜心里惦记着莫小曦,简单地冲了澡之后,就对莫向北说,“我去陪陪小曦吧。”

莫向北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大步朝床走去,“有一些东西需要她自己慢慢消化,这也是一种成长。”

安夕颜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便点了点头,便上床睡了。

明明很累,却睡不着。

一晚上发生的事太多了,小曦离家出走,莫向南和温心然闹离婚,然后又是老太太晕倒住院……

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在这几个小时内发生了,她感觉头都有些大了。

但又想到还在监护室里的老太太,她不得不强迫自己闭上眼睛,摈除杂念,尽快睡去。

明天周一,除

了她之外,都没时间,她必须得早起,去替换莫向西。

这样想着,她也渐渐地睡着了。

这一夜,因为有所惦记,莫向北一起床,她就醒了。

见她醒来就要起床,莫向北将她摁回床上,“再睡会儿,老宅那边已经派佣人过去医院了。”

“我害怕她们照顾不好。”

“瞎担心。”莫向北用手指轻弹了她的脑门,“从老头子退休下来,她们都进了老宅,我们不在的时候,还不都是她们在照顾?”

安夕颜一听,便没在强求,“那我下午再过去。”

“提前做好午饭,我回来接你一起过去。”

“你中午回来?”

“嗯。”

莫向北起身去了浴室,待他再出来时,困到极致的安夕颜已经睡着了。

他低头凝了她一会儿,便去了换衣间,快速地换好衣服便出了房间。

下到一楼直接去了餐厅,李婶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早餐,他坐下之后便吩咐道,“一会儿小宝醒了,让他别上去打扰她们。”

“知道了,先生。”

……

又睡了两个多小时,安夕颜就醒了。

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她便下到一楼。

莫小宝正在客厅看电视,见她下来,便朝她做羞羞的鬼脸,“安安,太阳都晒屁股了,你又赖床了。”

“嗯,”她走到他身边坐下来,忍不住将他抱进怀里,温柔地说,“小宝最勤快了,我以后就向你学习。”

“早睡早起身体好哦。”

李婶从厨房走了出来,“夫人,早餐热好了。”

安夕颜将小宝放在沙发上,起身朝餐厅走去,“小曦还没起吧?”

“之前下来过一次,喝了一杯水又上去了。”

“没吃早饭吗?”

“没有,说不想吃。”

安夕颜想了想,便没再说什么。

填饱肚子之后,她便端了一份早餐上了二楼。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莫小曦正从卫生间出来,见她手里端着早餐,便说,“婶婶,我不饿。”

安夕颜将托盘放在一旁,“不饿也得吃一点,不然胃会疼的。”

莫小曦没再拒绝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安夕颜见她身上还穿着昨晚的衣服,便起身去了她和莫向北的房间,过了一会儿,她手里拿着一套衣服走了进来。

“你和我身形差不多,先凑合着穿一天。”

莫小曦看了那衣服一眼,便摇头,“这是我叔送你的,我怎么好意思穿?反正我也不出门,我妈一会儿就把我衣服送过来了。”

“送了那么多,就算一天换一套,我也穿不完。”安夕颜说着,就将衣服放在床上,“再说了,这衣服给你又不是给别人,你叔不会介意的。”

“那好吧,我一会儿换。”

“嗯,快吃吧,我先下去了。”

“好。”

安夕颜下到一楼,就听到李婶在接电、话,见到她下来,便问道,“夫人,门卫说有一个叫顾天弈的年轻人要找小姐。”

安夕颜一听,立马说,“让他进来吧,是小曦的朋友。”

“好。”

……

顾天弈一走别墅,迎面就飞来一不明物,他下意识伸手一接,便稳稳地接在了手里。

定睛一看,见是一小孩玩的篮球。

下一秒,就听到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喂,傻高个,你谁呀?”

顾天弈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小男孩,难得好脾气地自我介绍道,“我叫顾天弈,今天过来,是找莫小曦的。”

“你找我姐?”莫小宝踢踏着小拖鞋跑过来,仰着小脑袋问,“你找她做什么?她懒得跟头猪似的,都快中午了,她还在睡。”

“莫-小-宝!”

一道咬牙切齿地低吼从二楼传来,下一秒,就听到‘蹬蹬’下楼的声音。

顾天弈抬眸看去,见莫小曦正从上面跑下来,一身火红的裙子,如夏日里开得正艳的蔷薇,让人一眼便着了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