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38章 浪漫的烛光晚餐

吃过午饭,莫小宝就去了老宅,安夕颜将李婶也放了假。

她特意开车去了超市,买了最好的牛排和蜡烛回来,然后又去家里后花园,剪了一把玫瑰插在花瓶里。

忙完这一切之后,她这才想起,万一莫向北夜晚有饭局怎么办紧?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给他打个电、话雠。

接到安夕颜电、话时,莫向北正在开会。

他朝主持会议的唐逸抬了抬手,示意暂停一会儿,便拿着手机起身出了会议室。

径直走到会议室旁边的窗户旁,修长的身子倚在墙上,单手抄袋,摁下了接听键,“怎么了?”

“会不会打扰到你?”

安夕颜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几分轻几分柔,如一根羽毛轻轻划过心尖深处,让莫向北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在开会。”

“啊。”安夕颜低叫一声,带着几分打扰到的歉意,“那我挂了,等你开完会我再给你打。”

说完,她就要挂电、话。

在她快要挂电、话之际,莫向北出声制止了她,“中场休息,有事?”

听他这么说,安夕颜便松了口气,“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今天夜晚回家吃饭吗?”

原来竟是为了这事。

莫向北的眸子不自觉泛起一丝温柔,“嗯。”

一听到她想要的答案,安夕颜便添了几分愉悦,“好,我做好饭菜等你。”

“下班我就回去。”

“好。”

挂了电、话,莫向北又在窗户前站了会儿,这才转身回了会议室。

会议继续,但大家都觉察到,之前脸色一直很不好的大Boss此刻,竟满面春风。

……

莫向北下班通常是在六点半左右,下班高峰期,一路会堵车,一般到家时间在七点二十。

估摸着时间,安夕颜便开始忙碌起来。

在煎牛排之前,她先做了意大利面,又现拌了沙拉,估摸着他快回来了,便动手煎牛排。

这是安夕颜第一次煎牛排,她买的菲力,煎起来还算顺手。

牛排煎到七分熟出锅转盘,又淋上现熬的酱汁。

看着卖相还不错的成果,安夕颜将其端上餐桌,然后便出了餐厅,直奔二楼房间。

简单冲了个澡,又特意化了个淡妆,然后挑了件艳红色吊带长裙穿上。

这条裙子是上次莫向北送她的,一直没穿,她原本想穿另外一条白色的,但转念一想,今晚是属于他们独处时间。

一直以来,她在他面前,一直都是挺保守的,哪怕是睡衣都是最保守的那一种。

今晚,竟然要浪漫一把,何不彻底一点?

当她换好衣服下楼,正好听到院子里传来汽车驶进来的响声。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就迎了出来,但此刻,因为穿得有些暴露,害怕会是小黑开车,便走到玄关处静静地等待着。

院子里,莫向北下了车之后,便大步朝别墅走来。

推门而入,一眼,便看到站在玄关处的安夕颜。

深邃的眼眸骤然一亮,但他并没有立即上前,而是站在距离她两步之遥的地方,双手抄袋而立,深深地凝视着她,也不说话。

屋内灯光柔和,轻轻地落在她身上,宛如九天之上的花仙子,纯净又妖娆,只需一眼,便让人怦然心动。

见他直勾勾地看着她却不说话,目光炙热得如火焰一般,燃烧着安夕颜浑身上下每一处的肌肤,渐渐地,白皙的脸颊变得绯红一片。

他不开口,她亦没出声,与他静静对视着。

突然,莫向北朝她大步走来,仿佛是眨眼之间,他就已经来到她面前,下一秒,他的大手掌箍住了她盈盈一握的小细腰。

掌心的温度,如烙铁一般,烫得安夕颜浑身酥麻不已。

没有任何言语,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

此时此刻,她在他眼里是多么的美丽诱人。

他炽烈地亲着她,那股子疯狂的劲头,让安夕颜忍不住想,这是恨不能将她一口吞进肚子里的啊。

但好在,莫向北很快就松开了她。

呼吸有些急促,嗓音更是带着磁性的暗哑,“先吃饭还是先吃你?”

安夕颜整个人如火烧一般,伸手将他轻轻推开了些,柔声道,“先吃饭。”

莫向北缓缓将她松开,“好,我先去换衣服。”

“嗯。”

目送莫向北上了二楼,安夕颜转身进了餐厅,第一时间便是将蜡烛点上然后摁灭了餐厅所有的灯,最后,将从莫向北酒柜里拿出的珍藏红酒打开。

莫向北简单冲了个澡,原本想换一身舒适的家居服,但一想到安夕颜红色长裙,感觉挺正式,最后挑了一身衬衫西裤。

下了楼,他大步朝餐厅走来,远远地,便看到从餐厅里透出的烛火。

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烛光晚餐?

坐在餐桌前的安夕颜,看到他走进来,立马站了起来,冲着他羞涩地笑,“有没有惊喜?”

莫向北慢慢扫过眼前的一切……

牛排,红酒,玫瑰,烛光……还有眼前这个最美的小女人……

看着她带着期盼的眼神,莫向北点了点头,性感唇角的弧度愈发地大了,“很惊喜。”

安夕颜又接着问,“那,喜不喜欢?”

“喜欢!”此刻的莫向北,深邃的眸底都溢满了温柔,“我一点也不介意,以后再更多一点这样的惊喜。”

安夕颜抿嘴一笑,“只要你喜欢就好。”

莫向北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来,扫了一眼餐桌上的一切,抬眸看她,“都是你准备的?”

“嗯。”安夕颜也坐了下来,“小宝回老宅了,我也给李婶放了假。”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安夕颜摇摇头,又站起身,拿过一旁的红酒瓶,一边给他倒红酒一边说,“不是特别的日子就不能浪漫一点?”

莫向北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盛着红酒的高脚杯,“我担心特别的日子如果没给你买礼物,你会生气。”

“我哪有那么小气。”安夕颜满眸娇嗔,紧接着又笑着说,“不过,你如果记得在特别的日子给我买一份礼物,我会很高兴的。”

“好。”

接下来的时光,美好得让人心醉。

红酒的味道不错,安夕颜忍不住多喝了几杯,最后,蜡烛还没燃尽,牛排还没吃完,她就有些发晕。

她醉眼朦胧地看着对面的男人,傻傻地乐,“北,你真好看,我现在就想亲你一口。”

“嗯,你过来,我让你亲。”

对面男人的嗓音犹如施加了魔力,磁性得让人着迷不已。

酒醉怂人胆嘛,安夕颜就真的站了起来,踩着七寸高跟鞋,摇摇晃晃走到莫向北面前。

傻傻看了他几秒,然后弯下腰,用白皙的双手抚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轻轻地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有钱有势,全南城的女人那么多,你怎么会看上我呢?”

莫向北深深地看着她,薄唇微抿,很显然,他没有打算回答她这个白痴的问题。

见他不说话,安夕颜微微皱了好看的秀眉,然后又点点头,“嗯,我觉得不是你眼瞎了,就是我走了狗屎运。”

烛火中,男人嘴角一抽,忍不住出了声,“嗯,我是眼瞎了。”

安夕颜一听,忍不住噘起了小嘴,伸手,一把揪住了他菲薄的唇瓣,有些生气,“我能说,你不能。”

被她幼稚的举动弄得苦笑不得,莫向北一把将她抱到大腿上坐好,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头,“小女人,霸道得没天理。”

“嘿嘿。”安夕颜开心地乐着,她用胳膊勾着他的脖子,然后又用脸颊去蹭他的脸颊,半响才轻轻问了一句,“北,

你爱不爱我?”

莫向北没正面回答她,而是沉声反问,“你说呢?”

安夕颜偏头想了想,点了点头,“爱吧。”

一句‘爱吧’惹得莫向北沉了脸色,“好好说!”

磁性的嗓音,明显透着几分不悦。

但此刻的安夕颜是醉了的,她根本听不出他生气了,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好好说?怎么说啊,你教教我。”

“你感觉不到?”

“什么?”

莫向北一把抓过她柔软的小手放在他心口处,深深地凝着她,嗓音低而沉,“我的心,你有没有感觉到?”

“嗯。”安夕颜很乖地点头,“它在跳。”

“知不知道它此刻为谁而跳动?”

这次,安夕颜倒是答得挺快,“我啊。”

某男淳淳诱导之,“所以呢。”

安夕颜咬着唇儿想了想,然后用不确定的语气说,“你是爱我的?”

她不确定的疑问,让男人挫败地一声叹息,一把将她揉进怀里,低头,就攫住了她微嘟的唇瓣。

一番又啃噬之后,他微微松开她,恶狠狠地警告她,“小东西,以后再敢怀疑我对你的爱,看我怎么收拾你。”

原本就已经晕乎的安夕颜,在被他这样亲过之后,直接就迷糊了。

她抿了抿被他亲得有些肿的唇瓣,娇娇地抱怨着,“莫向北,你咬我!”

被控诉的男人,眸子的颜色更深了。

直接一把将她抱起,本想着回二楼房间,但脚步一顿,进了厨房……

那一晚,从厨房到客厅,客厅又到房间,房间又去了浴室……整整一夜,没有停歇过。

直到天亮,两人才相拥着睡去。

这一觉,睡到下午一点多,安夕颜醒来时,觉得浑身骨头都散了,而且头还疼得厉害。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忍不住呻因出声,“嘶……”

“醒了?”

熟悉而低沉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

安夕颜抬眸,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不确定地问,“你昨天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她会觉得,从头到脚都没有一处舒爽的地儿。

莫向北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缓缓走到床边,垂眸看着她,唇角勾了勾,“你应该问,昨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安夕颜想都没想,直接否认,“我哪有,明明就是你。”

莫向北一把甩了毛巾,然后在床边坐了下来,“你都忘了,嗯?”

“我……”安夕颜用手揉着依旧涨疼的额角,开始有些不确定,“昨晚我喝得有点多,做了什么事都忘了。”

“没关系。”莫向北一边说着,一边动手解睡衣的衣扣,深邃的眸子一直睨着她,“我给你看样东西。”

话音落,他就解开了上衣的衣扣,一把扯了下来。

安夕颜一看,不敢置信地捂住了眼睛,哀嚎一声,“不是我干的!”

看她害羞的模样,莫向北心情愈发地好,唇角的弧度愈发地大了,“别人干的,你能愿意?”

安夕颜立马松开捂着眼睛的手,“你敢!”

“所以,你是想起了什么,嗯?”

面对他调侃的话,安夕颜脸红得滴了血。

她不敢正眼看他,偷偷拿眼角瞄着他从脖子到胸膛上被种的草莓以及疑似被抓挠的痕迹,忍不住再次怀疑……

“我……有那么奔放?”

“何止。”莫向北睨着她通红的脸蛋,“你昨晚,把我给上了!”

安夕颜膛目结舌,跟雷劈了似地,久久都没出声。

她把他上了?

他确定那女人真的是她吗?

没遇到他之前,她是个只会写从没试过的纯洁妹子啊;遇上他之后,她也只是一个只会被扑倒的两家妇女。

为什么突然之间,她就变得如此奔放不羁呢?

容她静静地想一想。

昨晚,她为了能让莫向北允许她继续写小说,不但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准备双管齐下,以美食和美***惑之,一举攻破他这座大山。

最后,似乎美食和美色都他挺满意,但是……

她貌似因多贪了几口红酒,醉了!

安夕颜恍然大悟,所有的症结都在这个‘酒’上,她一不小心喝多了,然后良家妇女便悍妇,就把他给那个啥了。

可是……

安夕颜偷偷掀起被子,看了一眼……

“啊,我……你……”

她惊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莫向北似乎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深邃的眸子透着不解,“怎么?”

反正已经丢人丢大发了,索性一次丢个够。

一把将被子掀开,她指着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气得哇哇大叫,“莫向北,明明就是你欺负我。”

原以为他会强词夺理一番,谁知道,莫向北竟然点点头,“嗯,这些都是我弄的,怎么,你有意见?”

“明明就是你欺负我的!”

“你先上的我,我不服,就又把你上了!”

安夕颜,“……”

世界,一片混乱。

安夕颜一头栽到床上,呜咽着出声,“人已死,有事请烧纸。”

莫向北却没打算放过她,一把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老头刚打来电、话,让回家吃晚饭。”

安夕颜一听,立马摇头,“我不去。”

“理由。”

安夕颜气得用手指着脖子的斑斑点点,又羞又恼,“这些拿什么遮。”

“遮什么,他们又不是不知道。”

安夕颜挫败地大叫,“莫向北,你以为我的脸皮像你一样厚?”

“错,”莫向北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的比我厚多了。”

安夕颜忧伤地想,这个男人,她现在还能退货么?

最后的最后,安夕颜还是乖乖地跟着莫向北回了老宅,为了能遮住脖子上的痕迹,她特意穿了高领旗袍,好在傍晚的温度不是太高,穿着旗袍再合适不过。

车一驶进大院,莫小宝就牵着大白走了过来,她从车里一下来,许久不见的大白就朝她狂扑过来。

四只小蹄子跑得飞快,但就在下一秒就要扑到她身上的时候,突然一个急刹车,然后扭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安夕颜看着走到她身边的莫向北,忍不住笑出声,“看到没有,大白都嫌弃你。”

莫向北一把揽住她的小蛮腰,点了点头,“嗯,只要你不嫌弃就行。”

安夕颜气得用手掐了一把他精壮的腰,正要说话,就听见小宝的声音传来,“在家这样也就够了,又跑到这边来秀恩爱,真是受不了你们。”

莫向北看了他一眼,搂着安夕颜朝屋内走去,“没人让你看。”

“可我有眼睛!”

“你还有脑子呢,可你什么时候有过智商?”

莫小宝气极,对着屋内就大叫了一嗓子,“爷爷,你管不管你家小三,他一回来就欺负我!”

“你告诉他,再敢欺负你,我就不让他娶媳妇过门。”

安夕颜无辜躺枪,忍不住在心底腹诽一句,“吃红烧肉的时候,怎么不说这句话。”

莫向北搂着安夕颜进了屋,才发现客厅里坐满了人。

莫向南和温心然带着莫小曦也回来了,让安夕颜意外的是,莫向西也在。

她刚准备开口打招呼,莫小曦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她扑过来,“婶婶,才几天不见,你好像又变漂亮了。”

安夕颜正准备谦虚几句,就听见一道戏谑的嗓音传来,“女人如花,天天被三哥这样滋润着,能不美么?”

连看都不用看,能说出这话的,除了放荡不羁的莫家老四莫向西之外

,还能有谁?

安夕颜被打趣得面红耳赤,一个字也不敢再多说。

倒是身边的莫向北,淡淡地睨了老四一眼,“如果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