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37章 听过陪吃陪睡陪聊的,还没听过陪洗的

外面下着雨,屋内火锅‘咕咕’沸腾着,小宝手里拿着一根腊***子啃得正欢,莫向北拿出来一瓶好酒,正和老爷子慢慢地喝着。

老太太则一边吃一边看着外面哗哗大雨,无限惆怅地说,“下雨天特适合打麻将,可惜人手不够啊。紧”

安夕颜则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突然觉得,不管是他喝酒也好,还是吃菜也好,哪怕是什么都不做,无一不流露出让人着迷的魅力。

莫向北放下酒杯,偏头朝她看来,深邃的眼眸微微眯着,散发着柔和的光。

他伸手,轻轻地握住了她放在腿上的小手,修长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她的手心,温暖而悸动,让安夕颜不免有些心神荡漾雠。

一顿午饭,全家人吃得舒心而满足。

饭后,莫小宝便拉着安夕颜的手去了他的房间,从他的背包里掏出一大堆充满乡土气息的玩具来,甚至,还有一颗鸟蛋。

莫小宝特宝贝他这一堆宝贝,对安夕颜说,“这些都是辛心给我的,我要好好留起来。”

“那我们找个盒子,把它们都装起来好不好?”

“好啊,安安快去找。”

安夕颜便去了储藏室,从里面找了个精美的礼品盒,和小宝一起将他的宝贝都装了进去。

小家伙估计是早上起得太早,玩了一会儿就开始瞌睡。

安夕颜躺在他身边,轻轻地哼着歌儿,没一会儿,小家伙就睡着了。

害怕他凉着,安夕颜便拿了一条小薄毯子盖在了他身上,然后才走了出去。

下到一楼,李婶恰好从餐厅出来,她便轻声问,“两位老人回房休息了?”

“老爷子和老太太都有午休的习惯。”

“好。”安夕颜想了想,又对李婶嘱咐道,“待他们醒来,熬点姜汤,我就害怕他们会受风寒。”

老年人的身体比不上年轻人,大雨天从外面回来,还是要多注意些才好。

“夫人放心,我正想着呢。”

“嗯,我也去睡一会儿,今早起得有些早。”

“夫人忙了一上午,肯定是累了,赶紧睡去吧。”

安夕颜转身上了二楼,在经过书房时,她伸手敲了敲,里面没回应,想了想莫向北应该去了房间,便快速朝房间走去。

推门而入,看着半躺在床上看杂志的男人,她忍不住扬了扬唇,“就知道你在房间。”

莫向北抬眸朝她看来,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安夕颜关了房门,就爬上了床,不等他伸手来勾,自动地窝进他的怀里。

莫向北放下手里的杂志,大手抚上她的肩头,垂眸看着她,“累了,嗯?”

还好。”安夕颜很自然地将手搭在他精壮的腰部,“就是有些困,想睡觉。”

莫向北躺下身子,将她更紧地揽住,低声说,“我陪你睡会。”

“嗯。”

在心底满足地喟叹一声,安夕颜闭上了眼睛。

窗外,大雨磅礴而下;屋内,她窝在他怀里,安心地睡去。

两颗相爱的心,两个相爱的人,越来越近。

世间的幸福有千万种,安夕颜却只想将这一种幸福,长久的蔓延下去,直到永远。

……

安夕颜一觉睡了两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

莫向北已经不在身边,安夕颜连忙起床,用清水洗了把脸就出了房间。

刚出房间,对面儿童房的门也恰巧打开,莫小宝揉着眼睛从里面走了出来。

见到她,立马扑了过来,“安安,抱一抱。”

安夕颜立马蹲下身子,将他抱了起来,轻声问,“还没睡醒?”

莫小宝将脑袋耷拉在她的肩头,懒懒地说,“想喝水,中午***子啃太多了。”

安夕颜一边抱着他朝楼下走,一边忍不住轻笑出声,“那都是腊肉,比鲜肉要咸一些,一锅排骨,你都啃了大半,不咸才

怪。”

莫小宝嘟着嘴儿抱怨,“谁让你做得那么好吃。”

“是我的错喽。”

“哼哼。”莫小宝将小脑袋从她肩上抬起来,“伶牙俐齿。”

安夕颜满头黑线,“……怎么和你爸一个德行。”

“他那都是学我的。”

下到一楼,两位老人已经起来了,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莫向北也在。

见到她抱着小宝下来,莫向北忍不住皱了眉头,“莫小宝,你没长脚?”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老太太就忍不住出了声,“他是喜欢颜颜,我想抱他还不让呢。”

莫向北睨了老太太一眼,什么都没说。

安夕颜抱着小宝在莫向北身边坐了下来,莫向北看了莫小宝一眼,正要伸手去拎他,小家伙立马从安夕颜身上滑了下去,然后跑到了正在看报纸的老爷子跟前。

“爷爷,我一回来莫老三就不待见我,你都不管管?”

老爷子头也不抬,“除了你的安安之外,你什么时候见过他还待见过别人?”

老爷子的话,让安夕颜有些脸红。

她偷偷抬起眼角看着身边的男人,想看看他对这话的反应。

谁知,他正看着她,深邃的黑眸中隐约含着笑。

偷瞄被逮了个正着,原本绯红的脸颊顿时红得滴血,她连忙收回视线,假装看电视。

莫向北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径直起身,大步上了楼去。

下了将近一天的大雨终于在傍晚时分小了许多,老爷子和老太太执意要回老宅,安夕颜再三挽留都没用,便只好作罢。

吃过晚饭,莫向北便将两位老人送回了老宅,待他回来时,安夕颜已将小宝哄睡着了,正坐在房间码字。

他轻轻推门而入,放轻了脚步走过去,站在了她身后。

安夕颜是背对着房门而坐,又加上她一码起字来是完全沉浸在自己构思的情节中,因此,莫向北足足在她身后站了十几分钟,她依旧不知道。

这一段是男女主角天雷勾动地火的戏,因为写过无数次了,再加上自从和莫向北在一起之后,对这些东西更加熟悉,因此,写得有些露骨。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将她写出来的东西一一收入眼底,原本和悦的眸色渐渐变得阴沉,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觉缓缓收紧。

见她依旧在写,而且男女主角的衣服都已经剥了,而她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

莫向北大手一伸,直接将笔记本电脑的盖子一把扣上……

正写得热血沸腾的安夕颜,突然一只大手伸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扣上了她的电脑,微微愣怔之后,瞬间就疯了。

转身,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男人,气得哀嚎一嗓子,就举起拳头朝他捶了过去,“莫向北,你赔我稿子!”

莫向北冷着一张脸,一把抓住了她捶着他的小拳头,咬着牙地冷声质问,“你整天就是在给我写这些玩意?!”

此刻的安夕颜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不怕死地还问了一句,“哪些玩意?”

莫向北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味道更浓了,“你-说-呢?”

一字一顿,怒火更重了。

面对他的怒火,安夕颜有些莫名,但紧接着,她突然大彻大悟过来。

瞪圆了一双眼,嘴巴惊得能装下一颗鸡蛋,“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从他俩在浴室开始……”

安夕颜脸色大变,由白再到红,然后变成血红,“你偷看!”

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感觉吗?

就跟一个人在房间里偷看了爱情动作片被人逮住了一样,羞耻、尴尬、无地自容,想死的心思都有了。

见她干了坏事,还敢理直气壮地指责他。

莫向北气得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腰,直接将她扔到了床上,伸手一把扒下她的裤子,举起巴掌就攉了上去。

‘啪啪啪’三下,虽然没用很大劲儿,但也还是让那一片白皙变得通红。

从小到大没被打过屁股的安夕颜,又羞又恼还窘得要死,趴在床上不依地挣扎着,“莫向北,你打我!”

面对她带着哭腔的控诉,莫向北不但没放开她,反而又举着巴掌攉了上去。

又是‘啪啪啪’几巴掌,这下子,安夕颜彻底地老实了。

将脸埋在柔软的被子里,一来她觉得没脸见人,二来莫向北真的打疼她了。

小屁股觉得火辣辣的,她觉得他又不爱她了。

“呜呜呜,莫向北,你打我……”

她呜咽的哭声,掺杂着浓浓的委屈,惹得站在床边的男人再一次皱了眉头,冷着声地问,“你还委屈?”

安夕颜依旧将脸埋在被子里,哭得很伤心,“委屈,你不疼我,也不爱我了。”

莫向北唇角一抽,坐在床边,一把将她拎进怀里。

低头看着她真的通红的眸子,忍不住叹息一声,清冷的嗓音也缓和了不少,“你竟然背着我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怎么能不生气?”

安夕颜一边吸着小鼻子一边拿眼角偷瞄他,弱弱地说,“言情小说嘛,剧情需要。”

莫向北不想听她解释,直接一锤定音,“以后不准写了!”

安夕颜愣了下,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不准写了?”

“什么都不准写了!”莫向北声音冷硬,语气坚决,“你在家给我好好呆着,吃好喝好睡好。”

安夕颜一听,立马求饶,“不行不行,我的这部小说还没完结呢,再说了……”

“安夕颜!”

莫向北的脸色沉得厉害,似乎是真的生气了,“同样的话,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从最开始到现在,莫向北从未连名带姓地叫过她,这是第一次。

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知道现在他正火大着呢,不能再和他硬碰硬,犹豫了下,安夕颜便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就是了,别生气了。”

莫向北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一把拎起她放回了床上,然后起身大步走进了浴室。

见他连睡衣都没拿,安夕颜立马从床上下来,拿了他的睡衣追了上去,“哎,睡衣。”

“送进来!”

知道他还在生气,安夕颜立马颠颠地送了进去。

一走进去,就见他正在脱衣服,安夕颜连忙将衣服放在一旁盛放干净衣服的竹筐里,正要出去,莫向北的声音响了起来。

“过来。”

她扭头看他,视线恰好落在他裸露着的上半身上,小麦色的肌肤,精壮得没有一丝赘肉的肌肉,以及让人血脉喷张的八块腹肌……

安夕颜原想拒绝的,但她的双腿已经完全不受她大脑的控制,不由自主地乖乖朝他走了过去。

走近了,她抬头看着他,红着脸儿说,“我洗过澡了。”

莫向北伸手就要扯她身上的睡衣,“再洗一次。”

安夕颜一把抓住,郁闷地反驳,“听过陪吃陪睡陪聊的,还没听过陪洗的,抱歉,本人不接受这项业务。”

说着,她转身就想溜。

但莫向北哪舍得放过她,一把扯掉她的上衣,下一秒就将她抵在了浴室冰冷的瓷砖上。

俯下身子,将唇缓缓靠近她的耳际,嗓音低沉而磁性,“光写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要靠实践。”

安夕颜窘得有些结巴,“我……我那是乱写的……”

“正好。”莫向北的唇已经覆上了她的,“我来教你……”

那一夜,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某个坏男人将她写过的动作,甚至每一句话都在她身上演习了一遍。

从浴室到地板,然后到床上……

一夜无眠!

……

安夕颜被禁写了。

原本还想着趁莫向北上班去

,她在家偷偷地写,但不知道莫向北怎么知道了她小说的网址,竟然盯住了她的更新。

他狠狠地给她撂下话,“你要是再敢多写一个字,我就让人把这家网站给关了!”

安夕颜彻底怂了。

她很清楚,他从来说一不二!

没办法,只得扯了个借口跟编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想着,等莫向北火消了,她再想办法。

但眼瞅着一个星期就要过去了,她依旧没攻下莫向北这座山头。

此刻,她坐在客厅,陪小宝看电视,脑子里却想着该用什么招去对付那个倔强而坚持的男人。

硬碰硬,绝对不行。

她碰他,就如同鸡蛋碰石头,下场显而易见。

软招,她也试过。

比如像昨晚上,她试图在床上用柔情似水来征服他,谁知,征服是征服了,最后的结果是,她累得直接睡死过去,而

他反倒精神气爽,神采奕奕。

今天第六天了,明天一过,请的假也到期了,再请的话,不光是编辑不好交代,一直跟随着支持她的读者,她根本没法心安。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

她的叹气声引来莫小宝的侧目,“安安,你怎么了?一天没劲的样,病了么?”

安夕颜摇摇头,“没事,就是心烦。”

小家伙一听,连忙从沙发另一端爬了过来,紧挨着她坐着,“烦什么?跟我说说。”

安夕颜看他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我都没主意,你还能有招不成?”

一个五岁的小屁孩,顶多就是能出个馊主意。

她一副不相信他的模样,刺激到了莫小宝,立马小脸一板,不服气地反驳,“我智商高这事你应该很清楚。”

“智商高并不代表情商就高。”

莫小宝一听,立马用手摇着她的胳膊,撒起娇来,“说说嘛,到底怎么了?”

见他一副好奇的小模样,安夕颜无奈地开了口,“你爸不让我写小说了,怎么办?”

莫小宝大眼睛一转,“偷着写啊。”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安夕颜嘴角抽了抽,“他盯着呢,只要我有写,他就看得到。”

“哇塞,他太狠了。”

“是吧?”

莫小宝大眼睛又转了几圈,突然一拍小腿,“给他送礼啊,送高兴了,他指不定就让你写了呢。”

“送礼?”安夕颜不认同地摇摇头,“这招不靠谱吧,再说,他也不缺什么呀。”

“你傻呀。”莫小宝丢给她一记白眼,“不缺你就不送,送礼只是一片心意,就是为了哄他高兴,管他缺还是不缺,只要办成事不就行了。”

安夕颜听了,觉得有些道理,但想了想还是否定了。

“太俗,能不能换一个。”

莫小宝睨着她,“通常,最俗的招就能办成事,求人办事要那么小清新做什么。”

安夕颜忍不住笑了出来,抬手揉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再想一个嘛。”

小家伙勉为其难,“好吧。”

小家伙安安静静地想了一会儿,突然抬头对安夕颜说,“要不,你俩来个烛光晚餐浪漫浪漫,说不定他一高兴就依了你呢。”

烛光晚餐?

“那你去哪儿啊?”

“我回老宅,反正也到周末了。”

安夕颜想了想,“这招靠谱?”

莫小宝郁闷地睨着她,“不试怎么知道。”

安夕颜还是一脸忧愁的模样,“那万一还是不行怎么办?”

莫小宝双手一摊,一副‘你别问我,我也爱莫能助’的小模样

吃过午饭,莫小宝就去了老宅,安夕颜将李婶也放了假。

她特意开车去了超市,买了最好的牛排和蜡烛回来,然

后又去家里后花园,剪了一把玫瑰插在花瓶里。

为了避免他夜晚再有饭局,安夕颜特意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确定他夜晚没饭局,要回家吃饭这才放下心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