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36章 我要是正经起来,你就会变得不正经

两人和好如初,但安夕颜却不愿意回‘国山墅’。

用她的话说,“才一天不到就回去,我会很没没面子的。”

莫向北睨着她,淡淡丢给她两字,“任性。”

最后当然是妇唱夫随,小黑还是将自家三少的行李给送了过来龊。

就这样在安夕颜小公寓住了一个星期,直到接到莫小宝的电、话。

“安安,我明天要回去了,你做好接待工作哦。”

电、话里,小人儿兴高采烈地说道。

安夕颜听到他要回来了,自然也高兴,“好啊,想吃什么,我提前准备。”

“最近没胃口耶。”莫小宝忧伤地说,“不然,你做腊排骨火锅我吃好了。”

“好,那你什么时候到家?”

“上午就能到家了,爷爷奶奶说,和我一起回国山墅。”

安夕颜一听,立马紧张起来,“爷爷奶奶也要过去啊?”

“嗯哪,爷爷说了,他想吃你做的红烧肉了。”

安夕颜暗自松了口气,“好。”

“奶奶说,她想吃你做的那个酸菜土豆煎饼。”

“好。”

“那就这样,明天见,拜拜。”

挂了电、话,安夕颜就赶紧收拾东西,等到莫向北从公司回来,她立马迎了上去,“咱得回国山墅了。”

莫向北看她一眼,“怎么了?”

“小宝刚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明天回来。”

“嗯。”莫向北看了一眼放在一旁已经收拾好的行李,上前拎起,“走吧。”

就这样,在离家出走了一个星期后,安夕颜又回到了国山墅。

李婶一见她回来,立马高兴地迎上来,“夫人,回来了,累不累?我熬了绿豆海带汤,要不要先喝一碗?”

一个星期没喝李婶熬的汤了,安夕颜挺想的,便立即点点头,“好啊。”

……

次日一大早,安夕颜就醒了。

今天周末,莫向北休息,她本不想吵醒他,想要轻手轻脚地起床,谁知一动,他就醒了。

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下巴轻轻地摩挲着她柔软的发顶,嗓音带着刚醒的磁性和慵懒,“醒了,嗯?”

安夕颜顺势搂住他精壮的腰身,轻声说道,“今天周末,你再睡会,我得起来去趟菜市场。”

“家里没人买菜?”

“不是。”安夕颜轻声解释道,“今天你爸妈不是要过来么,我想亲手做一顿饭,有些食材李婶不是很清楚,我得亲自去买。”

“一起。”

说着,莫向北便松开了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安夕颜虽然心疼他没休息好,本想让他再睡会儿,但一想到他决定的事不会改变,便只好作罢。

洗漱完后,在换衣间,安夕颜先拿出一件浅绿色的POLO衫递给莫向北,“试试这件。”

莫向北看了一眼,忍不住蹙了蹙眉,“换一件,太丑!”

就知道他会拒绝穿,所幸安夕颜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坚持将衣服塞到他手里,放柔了声音,“先试试,不好看就不穿。”

莫向北看她一眼,犹豫了下,便伸手接了过来。

刚洗过澡的他,直接用一条浴巾包裹了下身,所以,一接过衣服,他就立马套了上去。

他一穿上,便看到安夕颜眼眸一亮,紧接着,就听到她夸张地惊呼声,“哇,好帅好帅。”

莫向北像是没听到她的夸赞,依旧皱着眉头,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伸手就要脱下来。

安夕颜一见,立马一把摁住了他的手,撒着娇儿,“穿上嘛,真的很好看。”

“不习惯。”

从小到大,莫向北拒绝穿除了深颜色之外的任何颜色的衣服。

自创立了莫氏集团之后,他更是除了黑白之外,几乎没穿过其他颜

色。

他习惯了深色系,突然让他穿这样鲜亮颜色的衣服,他根本不习惯。

“穿一天就习惯了。”安夕颜怕他脱下来,立马转身,从一旁她的衣柜里,拿出一件一模一样的来。

她拿到他面前,高兴地说,“看,情侣的。”

莫向北仔细地看了一眼,果真是一模一样的,脸上的抗拒也淡了不少。

“你也穿?”

“嗯。”安夕颜点点头,转身,又从一旁衣柜里拿出一件最小版的,“这是小宝的,咱们三个是亲子装。”

“俗!”

安夕颜将小宝的那件放回衣柜,转身看他,嘟着小嘴,“你到底穿不穿?”

莫向北睨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径直从挂裤子的衣柜拿了条休闲裤出来。

安夕颜一见他这样,便知道是愿意穿了,于是立马颠颠拿了衣服进了隔间。

待她出来,莫向北已经换好了衣服,浅绿色POLO衫配黑色休闲裤,少了几分平日里的疏冷淡漠,多了几分俊朗的气息。

安夕颜不自觉犯起了花痴,站在离他三步之遥的距离,咬着唇儿冲他笑得一脸春情荡漾。

莫向北也同样在看她,眸底的颜色愈发深邃。

一模一样的颜色和款式,只因她肤白凝脂,又长得娇俏可人,更衬托得愈发迷人。

她春情荡漾地看着他,他亦眸色灼热地看着她。

不知是谁先靠近了一步,下一秒,两个人便抱在了一起,唇舌纠缠,一触即发。

就这样亲吻了许久,莫向北一把将她松开,粗喘着低声问,“不出去了,嗯?”

他不提还好,一提就将安夕颜原本消散的理智尽数唤回。

“不行。”她一把捂住他即将压下来的唇瓣,“一会儿老爷子他们就回来了,不能再耽误了,得赶紧去买菜。”

莫向北伸手一把扯下她的裤子,“速战速决。”

安夕颜反抗无果,只能任由战火无限蔓延……

只是,说好的速战速决,为什么战斗力会那么持久?

完事后,下楼的时候,害得她两条腿都在打哆嗦;而再看前面大步走着的男人,精神倍棒,一身清爽。

莫向北开车,直奔菜市场,因去的有点晚,菜市场人很多。

但大多数都是老大爷老大妈们,每个人手里不是拎着菜篮就是推着小车。

两旁,都摆着摊子,买各种食材,看起来一家比一家新鲜。

这是莫向北第一次来菜市场,对于有严重洁癖的他来说,又脏又乱的环境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但安夕颜却紧抓着他的大手不放,时不时地在某个菜摊停下来,看有没有自己需要的菜。

不时有大妈凑上来,看他们一眼,忍不住开着玩笑说,“小夫妻恩爱得很哦,牵着手穿着情侣装来买菜呢,真让人羡慕。”

每当这时,安夕颜就开心地回她们一个甜甜的笑,“他不愿意来,我硬拽来的。”

她的话,每次都会让莫向北忍不住蹙眉。

见他不高兴,安夕颜笑得更欢。

她好喜欢这种感觉,一生执手一人,买菜遛狗,日出日落,相伴、相知、相爱。

一路走过,莫向北手里拎着的篮子也被装得满满的,安夕颜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觉得没落下什么,这才抬头对身边的

男人说,“走吧,回家,都买齐了。”

看着她脸上的明媚,莫向北忍不住舒展开一直微皱的眉头,牵住她的手,带着她慢慢走出热闹的菜市场,走向停在不远处的车子旁。

先将菜篮放进后备箱,他转身走到她面前,看着她额角晶莹的汗水,抬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替她拭去。

“以后这事还是让李婶来做。”

她累,哪怕只是一点点累,他都会心疼。

他对她的疼爱和关心,让安夕颜满心欢喜和满足。

见他额角也有汗水,便踮起脚尖细心地替他

擦着,“只要一家人吃得开心,我一点也不累。”

莫向北握住她替他擦汗的小手,放在唇边一下一下地吻着,直到吻够了,这才打开车门,两人上了车。

经过‘香园’时,安夕颜又给小宝买了块蛋糕。

小家伙好久没吃了,一定很馋了。

回到家,李婶已经做好了早餐,两人吃过之后,莫向北去了二楼书房,安夕颜便进了厨房。

天气有些闷热,虽然屋内开了空调,但在厨房里忙碌的安夕颜还是出了一身汗。

李婶拎着菜篮走进来,“夫人,下雨了。”

下雨了吗?

安夕颜一听,连忙走出厨房,隔着餐厅宽大的玻璃,看着外面哗哗下着的大雨,忍不住有些担心,“也不知道他们走到哪儿了?”

她话音未落,院子里就在这时传来汽车喇叭声。

李婶连忙走了出来,“肯定是小宝回来了。”

安夕颜一听,立马让李婶拿了伞一起走了出去。

一推开门,果然见小宝在车里朝她招手,安夕颜连忙撑了伞走过去,然后将车门打开,“慢点,别淋着了。”

莫小宝直接像只小猴一样扑到了她身上,小胳膊小腿使劲地缠着她,脆脆地叫着,“安安,快抱我进去。”

安夕颜一手撑伞一手抱着他,然后对立面的两位老人道,“伯父,伯母,您们慢点,下雨路滑。”

“好好,你先抱小宝进去,不用管我们。”

雨越下越大,安夕颜害怕淋着小宝,便连忙抱着他进了屋。

恰遇莫向北从楼上下来,莫小宝一见他,便冲他高兴地招招手,“嗨,爸爸,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莫向北看他一眼,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晒这么黑?”

原本热情洋溢的莫小宝听了他这话,立马不爽地嘟了小嘴,“爸爸,你不懂,这叫男人本色。”

莫向北大步走过去,一把将他从安夕颜身上拎下来,“你爷爷奶奶呢?”

莫小宝正想回他,别墅大门被推开,老太太率先走了进来,“在这儿呢,突然下这么大的雨,亏了走得早,不然就被大雨堵在路上了。”

“车子性能这么好,还能被大雨堵上,瞎操心不。”

一记洪亮的嗓音传来,紧接着,老爷子走了进来。

安夕颜迎了上去,对两老说,“先洗洗吧,房间我都收拾出来了,衣服和鞋子都是你们之前留下的,都是干净的。”

两老人身上都有些湿,便也没推辞,直接去了一楼他们以前住过的房间。

小宝也被李婶带去了二楼换衣服,安夕颜则是去了厨房。

莫向北看她一眼,便跟了进去,见她忙碌着,便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所有的东西,李婶早就准备妥当了。

忙了一上午的安夕颜早就有些口渴,便回头看着他说,“我有点渴。”

“我去给你倒。”

莫向北说着转身,朝餐厅走去。

安夕颜每天都会泡一些凉的菊花茶,祛火消暑,夏天喝特别合适。

莫向北倒了一杯给她端了进去。

安夕颜伸手想接过去,但他却没让,而是直接送到她嘴边,慢慢喂她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安夕颜忍不住踮起脚尖,在他唇角亲了一口,“奖励你的。”

她的吻,让莫向北唇角微勾,俯下身子将唇贴近她的耳垂处,低低开口,“好想在这里试试。”

他的话,让安夕颜整个人如火燎一般,耳根到脸颊滚烫得厉害。

她抬眸,狠狠地瞪他一眼,小声嗔怪道,“不正经。”

莫向北直起身子,唇角勾着一抹邪肆的笑,“我要是正经起来,你就会不正经!”

安夕颜羞得一把将他推开,“现在,不准你再靠近我半步!”

莫向北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双手抄袋,深邃的眼眸散发着温柔的光落在

她的身上,就算是她背对着他,也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目光里的灼灼温度。

根本没法安心做饭,只得转身,走到他面前,轻声说,“去看看小宝洗完了没有?”

“有李婶。”

“你是他爸爸,今天刚好周末,多陪陪他嘛。”

“好。”莫向北答得非常干脆,就在安夕颜暗自欣喜之时,却又听他说,“你再奖励我一下。”

安夕颜,“……”

外人面前的禁欲系高冷男神,怎么在她面前,就成了贪得无厌的流氓了?

他的坚持,让安夕颜没法,只得上前一步,踮起脚尖,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他的脸颊上。

谁知,亲完了,他又不乐意了。

“我要亲嘴。”

安夕颜满头黑线,直接丢给他两字,“没门!”

她转身想走,却被他一把拉住,紧接着就被抵在了门上,毫不留情地就亲上了。

唇瓣一沾上,他的舌就伸了进去,刚想缠上她的,就听见客厅传来小宝和老太太的声音,“奶奶,爷爷呢。”

“马上出来,走,咱去餐厅看看你妈都做什么好吃的了。”

“嗯,安安做的菜可好吃了。”

随着两人说话的声音,脚步声也越来越近,莫向北的舌还在追逐着她的,安夕颜急得举起拳头捶他,差点急哭了,

“呜呜……来人……了。”

莫向北像是没听见一般,亲得愈发激烈。

脚步声已经就在餐厅门口,就在安夕颜想要一脚把他踹开之际,莫向北终于将她松开,下一秒,他就转身出了厨房。

安夕颜也赶紧回到流理台前,手忙脚乱地忙碌起来。

……

老太太牵着小宝一进餐厅,就见莫向北从厨房走出来。

“小三啊,你媳妇饭好了么?肚子都饿了。”

莫向北的视线扫过她都是肉的腰部,淡淡开了口,“你又胖了。”

老太太一听,立马慌了神,“真胖了?不会吧,我最近一直在吃素的。”

“什么吃素?”莫老爷子洪亮的声音传来,“昨天是谁啃着猪蹄子不停嘴的。”

“是奶奶。”莫小宝特干脆地回了一句,“奶奶还抢我零食吃。”

老太太被两人数落得老脸有些红,“我饿。”

莫向北看她一眼,“怎么?乡下没吃的?”

“你听她瞎说。”老爷子在餐桌前坐了下来,“我们大家都吃饭的时候,她还打着麻将不散场,每次都是等吃完了,才晃悠过来。”

“哎呀,好啦好啦,我知道错了,以后我要戒麻将!”

她话音未落,立马响起一老一小两道声音。

莫小宝,“哼,你戒麻将我就戒零食!”

莫立国,“哼,你要是能把麻将戒了,我就把饭给戒了!”

老太太,“……”

几人正闹得起劲之际,安夕颜端着一盘菜从里面出来,笑着说,“好了,大家今天什么都不用戒,饭菜都好了,赶紧上桌。”

老太太一听,立马朝着莫立国恒了哼,“还是我儿媳妇好。”

莫立国看了眼安夕颜,什么都没说。

饭菜很快摆满了整张餐桌,当那份火锅上桌的时候,莫小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我最想念的腊排骨火锅。”

莫老爷子看了一眼,不以为然,“不就是一排骨么,有什么好吃的。”

“安安做的就是好吃。”

看着自家孙子对安夕颜毫无底线的崇拜,莫立国忍不住心底有些不爽。

疼他五六年,也没见他这样崇拜过自己,倒对一个只会做饭的女人莫名崇拜起来,真是幼稚。

安夕颜在莫向北身边坐下来,看向老爷子,轻声说,“伯父,你尝尝红烧肉,和上次的比,口味如何?”

莫立国一

听,也没心思去计较别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上次什么味他真的忘了,但是好吃是肯定的。

这一次

“还行,一般,下次继续努力。”

安夕颜刚想点头说好,一旁莫向北凉凉地出了声,“一口气连吃了三块还叫一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