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8 鬼子要进村了

佟秋练刚刚去洗澡出来,就看见萧寒又在看那个荤段子的书,佟秋练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今天一晚上的头发都是绑着的,洗完澡果然特别的舒服,而佟秋练刚刚坐在床上去,萧寒就从后面搂着她的腰:“病人说,我的老婆不爱和我爱爱了,我该怎么办?我们已经结婚五年了,是不是我的魅力已经不够了……”

佟秋练擦着头发,怎么觉得这个问题好奇怪啊,五年?佟秋练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睡觉吧,都累死了……”佟秋练刻意忽略萧寒灼热的视线,直接一把推开萧寒,掀起被子,就直接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萧寒则是放下书,单手支着头,“猜猜医生怎么说?”

“说什么啊,你不是比我还累么?赶紧睡觉去……”其实佟秋练放在被子里面的手,死死地抓着被子,因为从刚刚开始萧寒就有点不对劲了,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那种眼神就像是要把自己扒皮拆骨直接吞下肚子一样,看的佟秋练心里面觉得怪怪的,就是在宴会的时候,萧寒的嘴唇也是格外的火热。

“医生说,老婆不愿意的话,可以用强的,女人都喜欢来强的……”萧寒的声音越压越低,佟秋练的脸已经通红,怎么觉得今晚特别热呢,佟秋练一只手伸出来,刚刚摸到了床头上面控制空调的开关,萧寒一只手直接拽过了佟秋练的被子,“啊——”

“你叫什么啊,我就是掀了你的被子而已,你弄得好像我已经把你强了一样!”萧寒说着一把将被子扯到了地上面,而佟秋练没有了被子的保护,此刻完全没有一点的安全感,“额……那个,不是……”佟秋练拿起了身边的一个抱枕就挡在了胸口。

“你怎么搞得我好像是个要进村的抢花姑娘的鬼子一样!”萧寒看到佟秋练这个样子,真是哭笑不得,萧寒隔着抱枕直接压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亲了亲佟秋练的玫瑰色的红唇,“我们都同床共枕这么久了,你还怕什么……”

佟秋练只是不敢看萧寒的眼睛,但是萧寒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因此停止,而一切就像是水到渠成……

第二天一早,佟秋练醒来的时候,看了看一边的时钟,居然已经十点多了,佟秋练直接揉了揉眼睛起身,昨晚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佟秋练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她只记得在浴室中,萧寒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着自己,真是禽兽。

额……自己的衣服,佟秋练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面居然已经穿好了衣服了,关键是佟秋练发现了床头的一盒软膏!

佟秋练拿起了软膏,都是英文字母,但是佟秋练还是知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的,他居然帮自己的那个地方擦了药,佟秋练此刻真是恨不得直接躲在被窝里面,直接把自己给捂死算了。

佟秋练掀开被子,刚刚下床,腿一软,要不是扶住了一边的墙壁,佟秋练觉得自己能直接砸在地上面,萧寒,你个禽兽,佟秋练忍着浑身上下的酸痛,慢慢的走到了洗漱间,这一照镜子,佟秋练直接将萧寒骂了个遍,自己这脖子,这胸口……佟秋练才发觉自己这浑身上面不是红的就是紫的,你这让我怎么见人啊!

佟秋练好不容易把自己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发现今天萧寒居然没有上班,一看到佟秋练下楼,立刻冲上去一把扶住了佟秋练,佟秋练一把甩开了萧寒的手:“一边去……”

“怎么?用完人家就准备不要我了?我可是已经把我的全部身家都给你了,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可就直接去喝西北风了……”萧寒说着就像小易一样的可怜兮兮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伸手握住萧寒的手,萧寒立刻立刻出了灿烂的笑容。

佟秋练只是十分的郁闷,为什么那事情之后,自己的感觉是都要变成残废了,为什么这厮看上去却是比以前更加的容光焕发呢,但是下楼之后的佟秋练觉得这个家的气氛越发的怪异了,尤其是安叔和萧晨为什么总是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啊,佟秋练也低头看了看,没问题啊,就是正常的睡衣啊,他们在看什么!

萧寒刚刚送上了一杯牛奶,佟秋练的手机就响了,“喂——爷爷,怎么了?”爷爷居然电话过来了,这个爷爷自然是萧老爷子了。

“喂,小练啊,听说你昨天和萧寒圆房了……”萧老爷子这话还没有说完!

“噗——”佟秋练这一口牛奶就直接吐了出来,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萧寒则是慢条斯理的拿着纸巾递给了佟秋练,也不管佟秋练那射过来的杀人一样的视线,你丫的,萧寒,你不会还昭告天下了吧,佟秋练现在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喂——小练,你没事吧,还在么?”萧老爷子的声音很明显带着亢奋,那种兴奋简直是遮不住的。

“嗯嗯,我在的!”佟秋练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恢复了那波澜不惊的脸。

“你俩这样我这个老头子也就放心了,那个小兔崽子都要三十的人了,这虽然有了小易吧,你俩这孩子也不是正常渠道来的,你俩要是再不圆房,我都觉得这小子是不是一辈子准备当个老处男了,哎——真是愁死我了,你说说,长得也不差,害的我以为这小子是个gay呢,总是和白家的臭小子走得那么近……”佟秋练已经不知道萧老爷子说的什么话了!

只是当电话挂了之后,佟秋练的脑海中都是萧老爷子刚刚说的话,其实佟秋练根据萧寒这种种的表现已经猜到了萧寒很可能是个处男,但是从萧老爷子的口中说出来又是不一样的。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爷爷是不是说了什么!”萧寒坐在佟秋练的边上,直觉告诉他,这个老头子肯定是说了什么东西,不然,这佟秋练一脸的便秘的表情又是做给谁看啊!

“爷爷说你昨天之前都是处男罢了!”佟秋练说完十分淡定的喝了口牛奶!

“哈哈——大哥,哈哈……爷爷说的是不是真的啊!”萧晨直接笑出了声音,萧寒一记刀眼射过去,萧晨忍不住咽了下口水,“额……那个,我和小白约好一起出去吃饭的,我先出去了,你们慢慢聊哈!”

萧晨走了之后,佟秋练看着萧寒,“你居然把我们的事情昭告天下了,说吧,你还告诉谁了!”

“这个真不是我说的,是萧晨他说的,他说我俩昨晚的动静有点大,然后,你也知道老爷子特别爱八卦,这不自己就猜到了,真的不关我的事情!”萧寒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模样!

佟秋练扶着额头,真的想要一头直接撞死得了,什么叫做动静太大,这个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家里面隔音效果都不错,萧晨都能听见了,你还说不关你的事情。

昨天晚上对于萧氏夫妇来说,那就是个特别的夜晚,萧寒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了对佟秋练这一辈子的宠爱,这么高调的秀恩爱,不知道让多少的单身狗被虐死了,但是昨天夜里的佟家注定是不安定了。

因为在佟清姿被佟修重新绑到了床上之后,佟清姿都是笑着看着佟修,弄得佟修都差点无法下手,谁忍心对自己疼爱了多年的女儿做这样的事情呢,佟修看了看门口的令狐泽和王雅娴:“不好意思哈,清姿这病时好时坏的,吓到你们了,不好意思,我给清姿拿药,你们先等一下!”

“我有话和你说!”令狐泽看到佟清姿这种精神状态,这样关在家里面迟早会出事的吧,令狐泽和佟修刚刚离开,佟清姿就一直盯着王雅娴看,然后居然嘿嘿的笑了起来,伸手指着王雅娴:“我认识你!”

佟清姿的声音已经不像是以往的那种娇羞和娇俏了,而是带着一丝嘶哑,像是从腹腔里面发出的声音,那种声音虚无缥缈的,在空荡的只有一张床的房间里面回荡着,尤其是佟清姿后面带着诡异的笑声,更是让王雅娴觉得毛骨悚然,王雅娴看着佟清姿就像是青面白牙的女鬼,身子一激灵,就要往外面走。

但是佟清姿下面的话,让王雅娴整个身子都僵硬了,“那天医院,我看见了,大伯母,大伯母……哈哈,我看见了,我记得你,我记得你!”

王雅娴此刻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整个瞬间天昏地暗的感觉了,她刚刚说了什么,王雅娴转过身,但是此刻的佟清姿已经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了,“嘿嘿,我都看见了,我都看见了,真的,我看见了……”佟清姿猛然抬头冲着王雅娴重重的点了点头,王雅娴顿时脸色发白,整个人像是见了鬼一般,绝对不可能,绝对不能,那件事情怎么可能有人知道呢,绝对不可能的。

“你说,你看见了什么,你看见了什么!”王雅娴此刻那种内心的秘密被人发现的慌乱和冲动已经战胜了面对佟清姿的害怕,她快步上前,一把扯住了佟清姿的衣服,佟清姿则是疑惑的看着王雅娴,然后有些傻傻呆呆的冲着王雅娴一笑,“你说啊,你看见了什么……”

“嘿嘿……”佟清姿倒是不说话了,对于一个神经病来说,她对于自己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完全的无意识的,也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王雅娴,带着一种疑惑,似乎立刻就不认识王雅娴了。

王雅娴突然觉得自己和一个神经病在计较这些东西,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了,她松开了手,但是一瞬间佟清姿却一把抓住了王雅娴的手,这个时候王雅娴才清楚地感觉到了那种让她毛骨悚然的感觉。

佟清姿的手冰凉,就像是死人的手,冰凉的,没有一丝的温度,而且那种触碰到自己的瞬间,像是有一股寒意直接脚底下窜到了身上面,佟清姿的指甲青白、尖细、修长,慢慢的划过了王雅娴保养得很好的手背,王雅娴那一瞬间,觉得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你要干嘛?”

王雅娴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恐,任是经过了大风大浪的王雅娴,面对着不正常的佟清姿,也是从头到脚的冒着寒意,而且这个房间空荡荡的,只有这一张穿,一边的柜子上面有着一些医用品,给人的感觉就十分不好。

“我看见了,就在医院里面,你摘下了大伯母的氧气罩,哈哈,我看见了,我认识你,我认识你……”王雅娴惊骇的完全说不出话了,整个人片刻的呆愣之后,直接甩开了佟清姿的束缚,跑出房间,但是身后佟清姿的笑声,就像是如影随形的在追着王雅娴,王雅娴甩不掉,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直接锁住了她的喉咙一般的,让她整个人呼吸困难。

但是王雅娴刚刚跑到了走廊上面的时候,突然就停住了,她回头看着佟清姿,佟清姿正冲着她笑得十分的诡异,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绝对不可以!

王雅娴又一次回头,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手帕,走到了佟清姿的面前,佟清姿仍旧在嘻嘻的笑着,王雅娴突然就将手帕覆盖在了佟清姿的脸上面,佟清姿使劲的摇晃着脑袋,但是嘴巴里面却发出了咯咯地笑声。

王雅娴突然上前,双手死死地捂住了佟清姿的口鼻,因为整个脸被手帕覆盖住了,所以完全看不清佟清姿的表情,双腿双脚就是本能在蹬着。

“你赶紧找医生过来,或者专门的看护,多一点钱没关系的,主要是一定要把她照顾好啊!”传来了令狐泽的声音,王雅娴惊得立刻松了手,但是此刻的佟清姿已经直接昏死过去了,王雅娴试探了一下佟清姿的鼻息,没死,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想要在佟家这么直接的动手呢,真是要死了。

“我也知道,我正在找呢,我也知道自己不能随时随地的看着她,你说的我都懂的,只是这种全天看护的,有点难找罢了,没事,你别担心了,我有分寸的……嫂子,你还在这里啊,我以为你下楼了!”佟修一进门就看见了王雅娴站在屋子里面。

“我就是想看看这个可怜的孩子罢了,她吵嚷了半天居然睡着了,哎——”王雅娴说着眼角就泛起了泪光,拿着那手帕擦了擦眼泪,令狐泽一看到爱妻这副模样,走过去,拍了拍王雅娴的肩膀,“好啦,别难过了,医生说了,若是好好调理的话,或许还是可以恢复到从前的,别担心了!”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王雅娴的手顿了一下,恢复到从前,绝对不行,绝不可以,这死丫头,居然知道那件事情,还一直藏了这么久,这个小贱人,绝对不能留,恢复到以前?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了。

王雅娴擦着眼泪,但是心里面已经在酝酿着如何将佟清姿除去了,反正是个疯子,死了才好,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才能永久的保守秘密,你就永远的和永无边际的黑暗作伴吧!哼……

第二天的报纸毫不意外的全部都是萧公子昨晚十分高调的秀恩爱的画面,而萧氏那摩天大楼居然拉下了三四十层的巨幅广告,上面就是“依恋”基金会的大幅的宣传广告,施施白色的衣服,褪去了以往的妩媚惑人,显得格外的惹人怜惜,尤其是那一双眸子,含着眼泪,巨幅的广告占据了萧氏大厦的三分之一,格外的引人注目。

就是短短的一夜之间,萧氏的股份就像是搭在上了火箭一般的,飞快的增长,萧寒悠闲地看着报纸,嗯嗯,拍的不错,这个照片拍得很好,这个照片很适合挂在墙上面。

所以当季远出现了某报社的主编的办公室的时候,那个主编简直有些风中凌乱了:“那个,季特助,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有什么事情您直接打电话给我们就行了,怎么劳您大驾呢!”主编虽然这么说的,但是还是忍不住擦了把汗,应该没有登什么不应该刊登的东西吧!

今天的版面和别家都差不多啊,这季特助一脸严肃的出现到底又是干什么啊,季远只是将拳头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了一声,“把你们昨晚拍摄的照片都拷贝一份到这个U盘里面!”季远说着就扔下了一个U盘。

“那个,季特助,我们昨天晚上都是按照规章流程来的,绝对没有拍什么不该拍的,您这是……”主编吓到了,这要照片是怎么回事?该不会等一下就会让自己把今天的版面都撤了吧。

“和你没有关系,把照片拷贝一份给我就成了!”季远这是被萧寒从被窝直接拖起来的,昨晚人家拍拍屁股走了,这剩下的摊子还要季远接着收拾啊,这一折腾都要弄到后半夜了,回到家整个人都虚脱了,好不容易洗个澡上床准备睡一天的。

偏偏这少爷愣是不让自己休息,一通电话过来,说要过来要照片,然后给他大少爷冲洗出来,多大尺寸的,还要用相框裱起来,季远觉得他家的少爷想法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佟秋练休息了一会儿,就准备去警局了,毕竟何绥的事情还要急需处理,而这一天,萧寒公开的明确了佟秋练的身份,而且那么高调的示爱之后,这些记者也知道了佟秋练职业的特殊,最多也就是远远地偷拍一下罢了,绝对没有出现了之前的围追堵截的状况了。

萧寒送佟秋练到了警局,“你确定你可以上班么?身子难道没有觉得不舒服么?真的不要在家休息一下么?”萧寒说着倾身帮佟秋练解开了安全带,轻轻在佟秋练的额头印上了一个吻,佟秋练只是笑了笑。

“哪里有这么的脆弱啊,放心啦,我就是去看看小白最近的进度罢了,估计很快就回家的,你放心好了!”但是萧公子听话的重点绝对不是什么会早点回家什么的,而是佟清流说她没有这么的脆弱。

“既然没有这么的脆弱,那么今晚……”萧寒这话没有说完,佟清流直接推开了萧寒,径直下车了,萧寒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的时候,车门已经被猛的关上了,萧寒只能放下车窗,“我要是没有时间,你就让小白送你回去,或者打电话让家里面的司机接你回家!知道么?”

“我知道的,放心吧,你先去公司吧!”佟清流冲着萧寒挥了挥手,就径直的往警局的里面走。

佟清流今天不是一身的职业套装,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佟清流一个纯白色的T恤,下面则是一套牛仔长裙,一直到脚踝,牛仔裙是A字裙那种款式,将佟秋练衬得腿十分的修长,外面穿了一件长款的淡蓝色薄薄罩衫,头发随意的披散着,整个人散发着柔和的光,似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而周围的窃窃私语的声音仍旧不绝于耳。

昨晚萧氏的烟火可是持续了大半夜,这萧公子如此高调,此刻但凡是C市的人,估计是无人不识佟秋练了。

佟秋练刚刚进门就看见了今天的警局格外的热闹,本来院子中就停了一些车子,不过佟秋练没有在意,这刚刚走进去,就发现警局今天格外的热闹,很多都是看起来一家人一起过来的,佟秋练本来就是在人群中人们会一眼就认出来的人,此刻更是瞬间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似乎是认出了佟秋练昨晚的女主角,纷纷开始交头接耳讨论起来,李耐抱着一摞的资料走过来:“佟法医,您来上班啦,赶紧进来吧,这边估计等会儿就要被家长包围了,赶紧跟我进来吧!”佟秋练看着人来人往的的人流,而且每个人看起来神情都是格外的凝重的。

李耐刚刚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股寒气就扑面而来,办公室里面的温度很低,但是办公里面的赵铭此刻正和四个人对峙,和他对峙的是两男两女,看见有人进来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佟秋练和李耐,“你们先等一下!”赵铭说着走到了佟秋练的面前,让一边的几个民警给佟秋练腾个位置。

“这是怎么了?”佟秋练感觉那两男两女的面色都是涨得通红的,而且其中有个男人我这双手,双手上面的青筋都突突跳着,而且四个人看上去都是那种普通人,看着穿着打扮就知道了。

“学校的学生聚众斗殴,把两个女生打得直接住进了医院,幸好没有生命危险……”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幸好没有生命危险啊,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们这些警察能做什么啊,你们就知道……”一个男人已经直接冲上来,幸好后面的两个警察架住了他,赵铭叹了口气,佟秋练似乎也明白了一些。

“您先忙吧,我先去实验室好了!”佟秋练一看这地方,即使打着这么强的冷气,但是这些人的情绪就像是被点燃的炸药一般的,四个人的脸上面都是愤怒的表情,而且看得出来很憔悴,佟秋练刚刚出门,就有一群人一窝蜂的整个冲了进来,佟秋练差点一个脚跟不稳,被撞到了地上面。

幸好当时的赵铭站在佟秋练的身后,伸手扶住了佟秋练,冲进来的一群人,看到那四个人,就直直过去撕扯了起来,各种吵闹的声音,简直是要把整个办公室给掀翻了。

赵铭拿起了手边的水杯,直接摔在了地上面:“都被吵了,谁在警局捣乱,我立刻就把他关起来!你们再吵试试!”赵铭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嘶哑,看得出来是说了很久的话,佟秋练摇了摇头,还是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吧,李耐,送佟秋练去实验室。

“昨天晚上C市一高中的女生厕所里面发生了聚众斗殴的事情,是几个女生打了两个女生,那两个女生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到了今早打扫卫生的阿姨发现了才送到了医院,根据监控视频,打人的女生被送到了警局,这不所有的家长亲属都来了,简直是乱成了一锅粥!”李耐想着就一个头两个大,“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暴力啊!”

佟秋练想起了昨晚收听的广播,“最近校园霸凌事件是比较多的,学生家长嘛,难免情绪激动,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哪家的孩子不是心头肉呢。

“其实这被欺负的学生的家长激动我们还真的可以理解,您刚刚也看见了,那冲进来的一群人,那是打人的学生家长啊,我也是觉得醉了,弄得好像受委屈其实是他们一样,这冲进来,倒是理直气壮的,到现在一个赔礼道歉都没有!也难怪教育出了那样的孩子!”李耐说着摇摇头。

很快就到了实验室的门口,白少言此刻已经在实验室进行数据比对了,一看到佟秋练,立刻起身:“老师,您怎么来了,我给您倒杯水,李警官,要不要进来坐坐!”李耐只是站在门口,就看见了里面的一个架子上面都是玻璃瓶子,那些瓶子里面都是一些人体器官的标本,看着实在是慎得慌。

“不用了,你们忙,我先走了,我那边还有事情!”说着就逃也似的离开了,白少言则是笑着招呼佟秋练坐下,“老师,最近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的,棺材里面的死者的DNA报告已经出来了,并不是何靖的,相反的,那个杀害了孙法医的现场提取到了唾液样本里面的样本倒是和何绥对比结果显示为亲兄弟,这是报告!”

白少言说着递上了报告,佟秋练翻看着报告,“这么说的话,当年的何靖根本没有死了?”

“可不是么?这事情赵队长一上报上去就引起了上面的高度关注,这可不是小事情,而且逃出去的人可不是普通人,那可是获得了许多的功勋的特种兵啊,这种人反侦察的意识极强,若是真的进行什么反社会的活动,这可不得了,而且能够潜伏五年之久,也有人猜测他的背后是有人的,不然好好地蛰伏了这么久,就为了杀死一个法医,说不过去啊!”佟秋练点了点头。

“还是等赵队长那边调查结果出来我们再进行下面的事情好了,最近要是没什么事情,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白少言伸手挠了挠头发。

“我最近在忙着毕业论文的事情,打算将裴子彤的案子,当做我这次毕业论文的题目,刚刚写了个大纲,正想着你给我参考一下呢!”白少言说着立刻开始打印自己刚刚写好的东西……

佟秋练则是看着何靖的资料,死前的所有的档案都被军部扣押了,他们这边完全是毫无头绪的,“12月15号,自杀于C市的青城监狱,监狱号是5390……5390……”佟秋练怎么觉得这个数字这么的熟悉呢。

佟秋练立刻打开电脑,打开了自己的一个备忘录,直接翻到了五年前,父亲死于五年前的12月15号,地点是青城监狱,监狱号:5360……佟秋练脑子里面瞬间想到了什么,父亲的死,难道真的不是单纯的自杀!

就像是爷爷听见父亲自杀的消息,居然第一时间并不是悲痛,而是说了一句:“心好狠啊,心好狠啊……”佟秋练原本以为爷爷说这话,是因为父亲的不辞而别,将他们丢在了这个世上面,难道说那个时候的爷爷已经想到了什么么?为什么这么凑巧,偏偏是监狱号感觉这么的接近是怎么回事……

“老师,我好了,您在看什么啊……”佟秋练立刻将备忘录关掉,“没什么,东西给我吧,我帮你看看……”

等到佟秋练和白少言出去的时候,发现警局里面居然空荡的有些诡异,李耐此刻正和几个人坐在走廊拐角处抽烟,看到佟秋练,立刻让他们掐掉烟头,“佟法医,您这是要回去了么?”

“嗯,你们也该下班了吧?家长都走了?”

“可不是,其实这种校园的暴力事件,隔一段时间就有一起,我们也习惯了,这种事情,最普遍的就是那些家长私下和解了,加上每个人都不想事情闹大,这对谁都不好,学校又出面调解,这不,刚刚离开了!”李耐将烟头掐灭在垃圾桶里面,“我们都见怪不怪了,有些家长看到赔偿什么的差不多了,也就接受和解了!”

“最近这类事情挺多的啊,这都私下和解了,那被打的孩子怎么办啊?这要是再回到学校,这不还是会被欺负么?”白少言自小在国外生长时间比较多,国外将这种校园的暴力事件统称为校园霸凌事件,不过国外的法律对这个是不纵容的,而且家长不会接受私下和解的。

“被打的学生学校已经安排转学了,其实这种事情不和解的话,又能怎么办?你说这些孩子未成年,有的都不到判刑的年纪,最多也就是进行一下思想教育罢了,有的就是去少改所,反正这些孩子能够受到惩罚的人太少了,这也是那些家长不得不接受私下和解的另一个原因了,最起码还能得到更多的赔偿!”李耐说着就指了指正从赵铭办公室出来的四个人。

就是刚刚佟秋练在办公室看见的四个人,四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而且看上去有些挫败,都是那种看起来特别有气无力的挫败感,应该就是被打的两个学生的家长了,赵铭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他们只是不住的点头。

“那群女生为什么打那两个女生啊,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摩擦?”白少言现在还算是在校的学生,对这种事情自然是格外的关注了。

“要是真的是什么摩擦的话,倒还好了,就是没有什么摩擦,她们说就是看他们两个人不顺眼,说其中一个女生说话声音嗲嗲的,一看就是个不要脸的人,另一个就是学习比较好,比较呆那种,她们说看她不舒服罢了,这个女生还是他们班的学习委员,这两个女生是好朋友,他们就说他们看起来特别的虚伪,就想要揍他们罢了……”李耐说这话的时候也觉得很无语。

佟秋练和白少言对视一眼,就这种理由,现在的孩子也是够了,高中学业还是很紧张的,说什么看不顺眼就揍人?

“这打人的几个女生在学校也是一霸,没几个人敢惹他们的,这两个女生平时就是经常被欺负的,就是没有对任何人说,告诉老师只会被打得更厉害而已,这还是晕死在厕所被人发现,才报警的,不然他们家长估计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佟秋练和白少言都是各怀心思的回到了家里面,萧寒的速度是很快的,佟秋练今早刚刚说了想让小易学一点防身的东西,这不就请了一个跆拳道的老师过来,这老师看上去年纪不大,二十多岁的男生,看到佟秋练似乎有些腼腆,正半蹲在地上面帮小易系腰带,“夫人好!”

“不用这么叫我,随意一点就行了!”佟秋练走过去,小易穿着白色的跆拳道的衣服,小小的身子,似乎还撑不起来衣服,不过小脸上面满是兴奋,“妈咪,你看我是不是很帅气!”

“嗯嗯,乖乖听老师的话,知道么?”佟秋练摸了摸小易的小脑袋,“麻烦你了!”

那男生脸都红了,只是不停地点头,佟秋练听萧寒说这男生看着腼腆,不过是全国的跆拳道冠军,正好在找兼职,就找过来了,叫周明洋,看起来人也不错,就是家境一般,所以还是很珍惜这次的机会的。

佟秋练刚刚准备说今晚留这个周老师吃顿饭,准备亲自下厨,就接到了赵铭的电话:“佟法医,不好了,今天那个被打的一个女生从医院跳楼,已经死亡了,您赶紧过来吧,这边已经乱成一团了!”

“好的,我马上过去!萧晨,你没事的话,送我去XX医院一趟,那边出事了!”小易一看见佟秋练要走,瞪着小腿就跑过去,“妈咪,这已经六点多了,您不陪我吃饭么?”佟秋练已经大半个月都没有出任务了,这小易已经习惯了一如三餐都有佟秋练的陪伴了。

“妈咪有事情要做,小易乖乖跟着老师学习,等妈咪回来练给妈咪看看,妈咪会尽快回来的!”小易虽然点点头,但是在佟秋练离开之后,还是撇着小嘴,“茶茶,妈咪又骗人,这个点出去,不到半夜能回来么?”

“汪汪——”茶茶十分配合的叫了几声,大人则是仍然趴在他的狗窝里面享受着“大人”才有的待遇!

------题外话------

群里会放松5000+的福利,所以想看的亲们尽快加群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