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7 蜜糖砒霜,山珍糟糠

佟秋练此刻完全是处于一种呆愣的状态的,任由着萧寒牵着她,到了香槟塔的面前,任由着萧寒握着她的手,将香槟缓缓地倒入香槟塔之中,看着香槟缓缓地倒入香槟塔,佟秋练这才回头看着萧寒,萧寒只是一只抿着嘴,嘴角微微扬起,看着两个人握紧的双手,眼中透着认真,这个男人……

和萧寒能够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这种公开的场合,是佟秋练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但是此刻,这一刻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此刻的萧寒则昏黄的灯光下,夜空中繁星点缀,此刻的萧寒就像是最迷人的绅士,“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很不真实,你说会不会等十二点过后,这一切就会消失了……”佟秋练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萧寒端起了一杯香槟,轻轻喝了一口,冲着佟秋练一笑,那模样带着一丝丝的性感和邪魅,而佟秋练此刻脸上面的表情有些呆愣,有些茫然,只是一直盯着萧寒看,而萧寒一口香槟咽下去,佟秋练只觉得萧寒的指尖都有些发烫。

萧寒看着佟秋练那欲张却又嗫嚅着的红唇,微微俯身就直接含住了佟秋练的红唇,台下顿时响起了一片的欢呼声和起哄声音。

“唔——”佟秋练睁大眼睛,伸手抵在了萧寒的肩头,萧寒则是放下酒杯,顺势搂住了佟秋练的腰,而这一吻,似乎用尽了佟秋练所有的力气,一吻结束,佟秋练只是趴在萧寒的胸口,萧寒的心脏跳动,蓬勃而有力,就像是萧寒此刻搂着自己腰肢的手臂一样。

“大哥,你怎么一下子喝了这么多酒!”令狐乾正看热闹看的正尽兴呢,一回头才发现在自己身后的令狐默面前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杯,“你这是做什么!”

“阿乾,我输了,我输了,我输的很彻底,你说得对,我不该来的,我就是来这里其取其辱的,你知不知道!”令狐默说着拿起一杯酒也不管是什么酒,就直接一饮而尽,“为什么都喝不醉,为什么总是喝不醉,醉了就不记得那么多烦人的事情了……”

“大哥,你在胡说什么啊……”令狐乾扶着令狐默到一边休息,因为此刻很多人都已经携伴去舞池跳舞了,很少有人落座,萧氏夫妇这第一次的合体公开亮相,自然是赚足了所有人的眼球,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那份甜蜜,似乎都已经蔓延到了所有人的心里面,此刻的所有人脸上面都挂着微笑,尽情的享受着这美好时光。

“我真的彻底输了,我输了,输了……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这么挫败,萧寒,萧寒……”令狐默一直在重复着萧寒的名字,令狐默其实有些醉意了,只不过头脑还是挺清醒的,“萧寒这是彻底断了我对小练的念想啊,这个男人够狠……”

“你们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令狐乾想起了那天在家里面,令狐乾直接推门进去,将自己直接放倒在床上面的事情,难道那次也是和萧寒有关。

“萧寒拿我们公司一批货威胁我,让我在公司和小练之间做了选择,然后……”令狐默不说,令狐乾也知道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既然大哥的公司能够正常的运转,那么也就是说大哥已经做了选择了,哎——大哥退役之后心灰意冷,好不容易创办了公司,这公司好不容易建立起来,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样,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么?

“萧寒阴了我,但是我觉得萧寒这个人真是用心险恶,但是今天他可以将自己公司股份全部给小练,你说他是不是硬生生的打了我一巴掌,呵呵……萧寒,萧寒,这个男人果然是心思深沉!”令狐默说着又一次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其实令狐乾倒是没有觉得萧寒是什么心思深沉,若是萧寒足够爱小练,公司没了可以再建,但是爱人没了,或许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况且,爱人之间用得着分得那么仔细么?我的不就是你的么?

萧寒这一招,不能说是心思重,那是因为他想给小练足够的安全感,不得不说他赢了,就是他都觉得萧寒这么做,只要是个女人都会一心一意的留在他身边的。

电视台仍在直播着这场盛会,电视机里面还在放这宴会的音乐,此刻的顾家,顾北辰仍旧是那一身酷帅的西装,一丝不苟,脸上仍旧是那禁欲的表情,施施则是一身水蓝色的长裙,双手搭在顾北辰的肩膀上面,顾北辰则是搂着施施的腰,施施将头靠在顾北辰的肩头,两个人随着电视机里面的音乐缓缓地舞动着。

“为什么不去?你应该想去的吧!”说话的是顾北辰,施施今天特地给剧组请假了,就是为了萧氏的周年庆,他们的桌子上面放了一张请柬,邀请的是他们两个人。

“你肯定去不成的,这去的人少不了军政的人,你这一出场,还不给你来个当场击毙就算好的了,我哪里敢搂着你大摇大摆的去参加宴会啊,这样就行了,也算是参加了……”施施笑得十分的动人,“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小练非要嫁给萧寒,或许她遇见的萧寒的时候,萧寒就是像现在这样的给了她安全感吧!”

“难道我不能给你安全感么?”顾北辰挑眉,“萧寒就喜欢这么高调,之前是什么钻石的,现在又开始弄股份了,这人真是太物质了,太俗气了!”

“就你不俗气,那第二天我床头的钻石项链是谁送的啊……”顾北辰无语,他就是看不惯别的男人给他的女人送东西,我的女人喜欢的东西自然是要我送喽!

“你是我的女人,你喜欢什么,和我说就行了,别的男人送的东西算是怎么回事啊!”顾北辰说的一本正经的,施施则是伸手搂着顾北辰的脖子,就这么看着顾北辰,“怎么了?是不是累了?累了我们就去休息……”

“你就知道休息、休息、休息……”施施没好气的瞪了顾北辰一眼,“我只是觉得或许你把那件事情告诉萧寒是可以的,这样你也就……”

“好了,该休息了!”顾北辰说着就直接将施施打横抱了起来,施施知道顾北辰是不想提那件事情,也不再说什么了。

小易拿着一个盘子,正在指挥着萧晨给他夹东西,“小祖宗,你今晚已经吃得更多了,你这还能吃得下去啊!”萧晨蹲下身子,指了指小易已经吃的鼓鼓的小肚子。

“谁说我吃不下的,小叔叔,我要那个,那个……还有这个!”而一边的人,因为不认识萧晨,小易又是个毛孩子,还人小鬼大的样子,一时间想去搭讪的人也不没有贸然上前,但是一听小易叫萧晨叔叔,都直直的看着萧晨,该不会萧公子的弟弟是长这样的吧。

萧寒此刻搂着佟秋练,正和白少贤说着话,白少贤看到萧寒过来,一拳就砸在了萧寒的胸口:“萧寒,看不出来啊,你还真是那种一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那种人啊!”

“不就是有些人总是不知好歹,还真的以为我能看上他的那点东西么?对了,你怎么才来啊!小白没有和你一起来么?”萧寒看了一下,确实没有看到白少言的身影。

“什么啊,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情,你这么高调的秀恩爱,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怎么活啊,我们家这不是有两个适龄的男性么?这老爷子硬是把我留下进行洗脑,你也知道老人家这啰嗦起来可不得了,小白正好回家,来了个挡箭牌,我就先让他给我挡一下了!”白少贤这可是坑自己的弟弟,不带手下留情的。

“你和小练先聊着,我去那边看看!”佟秋练不太善于交际应酬,以为萧寒去和生意伙伴说话了,其实在场的人,萧寒自认为,还没有人需要他刻意的去维持合作关系的,萧氏从来都不缺生意伙伴。

令狐家的两兄弟看到萧寒过来,令狐乾则是起身和萧寒握了一下手,“令狐总裁,我们谈谈吧!”令狐默抬头,令狐默本来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冷漠的像是没有一丝的感情的,此刻看着萧寒,若是将令狐默的眼神比作利刃的话,萧寒此刻肯定已经是千疮百孔了,令狐默起身,点了点头。

令狐乾看着连个人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或许真的该做一个了结了,若是大哥这般的执拗的话,最后受伤的人只会是他。

到了角落,令狐默的手中仍旧是端着一杯酒,他靠在墙上面,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酒杯,杯中的红酒在酒杯中轻轻的晃动,似乎带着一丝危险的信号,而萧寒则是靠在天台的栏杆上面,“我们上一次的谈话也是在天台吧!”

“我只是没有想到那批货居然早就在你的掌控之中了,萧寒,说实话,你还是比我厉害的!”令狐默看着萧寒,森冷的眸子散发着寒意,尤其是令狐默的脸部轮廓是那种十分刚毅的,而且五官像是斧劈刀刻那般的刚毅,冷漠的像是没有一丝的感情,又黑色的眸子,似乎只能看见眸子中的那一闪而过的精光,这个男人是危险的,萧寒一直都懂!

“其实我不过是想要看看你的选择罢了,但是我原本以为你是选择放弃那批货的,显然我错了!”萧寒挑了挑眉毛,萧寒的五官深邃,因为是混血儿的缘故,五官十分的精致漂亮,是那种看起来十分柔和漂亮的,和令狐默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的妻子了,最好是能断的干干净净……”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会死缠烂打的人,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会做到的,希望你以后好好对她,她的心已经经不起任何的伤害了!”令狐默将红酒一饮而尽,一滴红酒从令狐默的嘴角滑落,令狐默只是伸手直接擦去,对于令狐默这样的承诺,萧寒是不会怀疑的!

“她不是经不起任何的伤害,而是她的心已经坚硬的足以面对任何的伤害了!再见……”萧寒说着就直接离开了,而萧寒再次出现在灯光下的时候,立刻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令狐默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真的是很可笑,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还能让佟秋练回到自己的身边呢!

她的身边已经有了这么优秀的人,自己到底还能争什么呢!

而此刻的佟家大宅有了两个客人,是令狐泽夫妇,令狐泽看见佟修,佟修一身的睡衣,但是看起来十分的憔悴,尤其是双眼充斥着红血丝,看起来十分的憔悴,“你们怎么来了?”佟让开身子让他们进去,“我以为清然死后,我们两家算是断了联系了!”

“佟修,我们好歹是一起长大的,你们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你这每天都过得什么日子!”令狐泽一进去就闻到了浓烈刺鼻的酒精的味道,而地上面胡乱的放着一些空的酒瓶桌子上面也是,而电视机的屏幕上面此刻还在直播着萧氏的周年庆!

佟修伸手指着电视机:“你们是不是也是来看我的笑话的,来看看我现在是多么的狼狈,来看我的笑话,我以为能和对付佟齐的时候一样,但是萧寒显然比我想象的更加的厉害!”佟修说着直接拿起了手边的酒瓶,对着嘴巴就猛地灌了一口,酒水直接从嘴巴和酒瓶口漏了出来,酒水直接从嘴巴蔓延到脖子处,佟修也不管,喝完直接用袖子一擦。

此刻的佟修哪里还有平时的冷静啊,整个人也消瘦的厉害,王雅娴伸手推了推令狐泽,令狐泽从佟修的手中夺过酒瓶:“你到底在干嘛啊,你活了四五十岁了,吃过的饭比他吃过的盐都多,你现在是在闹什么,你是觉得现在佟家还剩下什么能够让你这么的颓废,你以为你是到了叛逆期的青少年么!”

“呵呵……哈哈……”佟修跌坐在沙发上面,指着电视机里面的两个人,正好是萧寒和佟秋练倒香槟塔的画面,“为什么她可以过的这么好,而我的两个女儿一个疯了一个死了,为什么,你们说这是为什么,是不是报应来了,是不是报应来了啊,你们说是不是!”

“你在胡说什么,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什么报应不报应的!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掀起来什么浪!”令狐泽完全找不到地方坐下,只能和王雅娴站着,王雅娴这种过惯了贵妇生活的人,看到佟修这么颓废的样子,心里面除了鄙视就是深深地嫌弃,“清姿在上面吧,我去上面看看,你们聊!”

其实王雅娴哪里是想去看佟清姿啊,这佟家的姐妹已经够丢人的了,王雅娴已经活到这个份上了,该享受的东西都已经享受过了,自己有两个优秀的儿子,老公更是身居高位,王雅娴还能图什么,就是佟清然嫁到了自己家里面那么久,愣是一个孙子孙女都没有给她生出来,这佟秋练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早知道当年……

不过想到佟秋练,王雅娴那精致的假指甲,直接刺进了自己的手心里面,王雅娴走到楼梯的拐角处,靠在墙上面,真是孽缘啊,为什么自己的两个儿子,不适合佟修的两个女儿交好,偏偏是佟齐的女儿,偏偏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呢!

“佟修,我知道清姿的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你真的要佟秋练看你的笑话么?远航,你已经执掌了五年了,难道真要拱手相让么?你真的甘心?”令狐泽居高临下的看着佟修,令狐泽本来就是军人出身,对自己各方面都是要求严格的,看到佟修这个样子,恨不得将他拎起来操练一番。

“甘心?怎么可能,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怎么可能拱手相让呢,绝对不可能的!”佟修死死地盯着电视机,似乎想要把电视盯出一个洞。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萧寒已经在派人追查当年的事情了,若是被他们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令狐乾也是身居高位,他也深深地感觉到了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滋味,尤其是身边围绕的都是溜须拍马的人,但是真心的有多少,令狐泽不懂,所以令狐泽直接将所有人都化为一类,最起码不会受伤害。

而若是让他现在从高位下来,这无异于对他是致命的打击,这人若是吃惯了山珍海味,让他每天咸菜馒头,谁都受不了的。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当年的事情,该死的人都死了,就是孙正也死了,他们还能追查出什么,就算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当年的事情,我们已经将所有的证据都消灭干净了,他们能拿我们怎么办?你就别多心了,我就是心里难受,你不懂,我心里面难说啊……”佟修说着直接拿起了边上一瓶未打开的酒,直接将酒打开,对着嘴巴就灌了一口,“还有什么能比中年丧子更让人心痛的呢!”

令狐泽不再说话,而是看着电视屏幕,电视上面的两个人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令狐泽一想起来自己的人居然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心里面对于萧寒的防备就越来越大,他觉得这个男人看起来完全是无害的,还是说这个男人真的这么的心思缜密,还是他的背后其实是有人的!

而此刻没有人察觉,佟清姿突然就挣脱开了束缚着自己的双手的身子,佟清姿的双手手腕都被磨出血了,上面被抱着的绷带,但是又被磨出了血,佟清姿看着自己的双手,嘿嘿的笑着,伸脚踢了踢床脚,绳子弄不开,而佟清姿伸手直接去拉扯那个绳子,绳子很粗糙,直接磨损到了佟清姿的脚踝和手心,但是佟清姿就像是完全都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死命的拉着,直到绳子被扯开。

王雅娴靠在墙角,静静的听着下面的两个人的对话,电视机的声音很大,音乐声,说话声音,干扰的声音很大,王雅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一双青白色的手,有着长长的指甲的一双手,正缓缓地向自己伸过来,这双手上面有一些针管,泛着乌青色,而这双手青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就像是死人一样。

而佟清姿慢慢走过来的时候,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双脚的脚踝,还在流着血,滴落在洁白的瓷石上面,显得格外的诡异,那双手有着长长的指甲,那指甲惨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王雅娴感觉到了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王雅娴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肩膀,入目的就是一双青白色的手,长长的指甲,惨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啊——”尖锐的惨叫声音立刻划破了夜空,就是外面的车子都发出了“呜啊呜啊——”的声音。

“清……姿……”王雅娴本来就是站在楼梯口,一回头直接拉住了楼梯的栏杆,佟清姿只是冲着王雅娴一笑,似乎在思考什么,佟清姿的头发凌乱,看得出来是梳洗过得,但是此刻的佟清姿的头发,凌乱的像是蓬草一般,而她的整个人瘦的好像只剩下了一副骨架,露出来的地方,干瘪已经没有一丝的肉了,但是最让王雅娴觉得恐惧的还是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整个人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就是嘴唇都是发白的!

佟修和令狐泽听见动静,立刻上楼,佟修一看见佟清姿就知道了王雅娴肯定是被佟清姿吓到了,佟修走到佟清姿的身边:“清姿,乖乖和爸爸回去,好不好……”

“好不好?”佟清姿重复着佟修的话,此刻的佟秋练似乎还残留着一丝理智,冲着佟修点了点头,佟修立刻半搂着佟清姿就回到了房间,令狐泽夫妇仍然是心有余悸的,这令狐泽毕竟是军人,什么样的阵仗没有见过啊,伸手搂着王雅娴,轻轻的拍了拍王雅娴的肩膀:“好了好了,又不是什么鬼怪,怕什么啊,没事了……”

“我就是没有想到她会变成这个样子,好恐怖……”佟清姿的双眼因为整个人急剧消瘦的缘故,整个眼窝的地方都深深地陷了下去,两个眼珠子变得很大,就盯着王雅娴看,那么的认真,让王雅娴心里面发毛。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寒意直接侵袭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似乎那个时候自己的所有的毛孔都是闭合的,而那种寒意从尾椎骨开始一直蔓延到全身,或许毛骨悚然说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吧。

此刻萧氏的周年庆已经进行到了后半段,所有人只要是和萧氏夫妇打过招呼的人,都能感觉到这个萧夫人,看起来就是那种冷若冰山的人,而且看起来十分的清傲难以接近,但是若是你真的和她说话的话,她却绝对不会端着架子,也不会给你甩脸子,那份宠辱不惊,不卑不亢,瞬间赢得了许多人的好感。

此刻的佟秋练半蹲着身子,正拿着手帕帮小易擦嘴巴:“谁让你吃这么多的,这已经不早了,你吃这么多,不消化的话,明天又该难受了!”小易则是仰着脸,一脸的惬意的模样,但是那和萧寒如出一辙的幽蓝色的大眼睛还在滴溜溜的转着,似乎还在搜索有什么好吃的。

“妈咪,人家又不是每天都这样子,再说了,妈咪会给我煮健胃消食的汤,对不对?”佟秋练算是明白了,这小子敢情是惦记上了自己的汤了,佟秋练看着萧寒还在拿着酒杯和那些人推杯换盏,或许不需要客套,但是有些礼节上面的功夫还要做的!

“那也不要贪吃了,你的肚子都圆滚滚的,你该不会以后想和那个叔叔一眼吧……”佟秋练的眼睛看了一眼一边的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五十多岁的样子,一个油头真的可以对着他的头发直接梳妆打扮了,而且他还时不时的伸手摸摸肚子,小易就是顺着佟秋练的目光看过去,顿时觉得有些反胃了。

这再看看不远处的萧寒,小易还是觉得朝着爹地的方向发展更加的靠谱一点,那么大的肚子,小易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貌似现在是有些大了,“我才不要,我以后要长得像爹地那样!”

“长得像我不好么?”萧晨走过来,冲着小易还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肌肉的轮廓,直接换来了小易的一记白眼,萧晨顿时觉得很受伤,直接将小易抱了起来:“怎么的,你还嫌弃我了,你以后要是能有这身肌肉,绝对会有女生喜欢的!”

“我才不要那种只喜欢肌肉的女生喜欢我,那种女生太肤浅了!”小易说着还撅着嘴巴,那模样倒是不可一世了。

肤浅?好吧,萧晨又一次被深深地打击到了,难道说喜欢自己的女生都是肤浅的么?难道有肌肉也是自己的错了。其实你身材魁梧这不是你的错,这毕竟是基因决定的,但是你时不时的总爱出来秀一下就是你的错了!

而到了四个人坐着车子离开了萧氏的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了,小易趴在佟秋练的膝头已经睡着了,萧寒则是靠在座椅上面,微微闭着眼睛,没有喝酒的萧晨自然还是负责开车,入夜的C市只能听见不远处的萧氏大楼仍然在燃放的烟花的声音,而烟花瞬间照亮的夜空,给整个夜空平添了一丝瑰丽的色彩。

入夜之后的C市显个格外的安静,路上面虽然偶尔有车子经过,但是随着逐渐远离萧氏大厦,车子越来越稀少,萧晨打开了收音机,此刻的正在播放着白天的一些新闻,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听的,但是突然间六讲到了一起校园的暴力事件。

“根据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七个女生集体围殴一个女生,掌掴,脚踢,真是拉扯头发,将该女生的衣服扒光,让该女生衣不蔽体走在校园中,这个视频一经网络的扩散,立刻引起了网民的强烈愤慨,现在我们联系到了该事件发生的学校负责人,具体的情况还在调查中,但是涉事的七名学生已经被警察带走,不过介于这七名学生都是未满十六周岁,所以……”接着很快就进了音乐。

“最近的校园暴力事件还是挺多的!”萧晨可是记得这网络上面只要是稍微一搜,就会有很多类似的相关的视频出现,“你说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回事啊?现在的校园怎么这么乱啊,拉帮结派的这么多!”

“这些孩子心智不成熟,有些时候或许并不是真的有什么原因,有的纯粹是因为朋友义气,或者是单纯的看对方不顺眼吧!”佟秋练低头摸了摸小易的脑袋,“也是时候让小易学一点防身的东西了!”

“嫂子,你未免担心的太多了吧,萧家的人,谁家是不要命了,能欺负到我们家人的头上面啊!”萧晨笑着说。

佟秋练看了看窗外,只有路灯的昏黄的灯光在亮着,“不是说让他学那些孩子打架或者是干嘛,小易的性子我还是知道的,我只是希望他不欺负别人,但是也要有自卫的能力而已,况且,身在萧家,到底能承受多少的荣耀,这就要承受多大的责任……”

萧寒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伸手一把拉住了佟秋练的手,佟秋练的手依旧是微凉的,但是萧寒的手,或许是酒精的缘故吧,此刻萧寒的手是滚烫的,让佟秋练觉得有灼痛感,佟秋练看了看萧寒,萧寒的脸微红,看起来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到家,“萧晨,去客厅坐一会儿吧,我煮个汤,你也喝点,晚上吃得太晚了,明天估计肚子该不舒服了!”萧晨点了点头,萧寒揉了揉脑袋,跟着佟秋练进了厨房,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佟秋练,“别做了,我们先去睡觉吧……好不好……”

萧寒的体温很烫,而呼出的气息也是滚烫的,直接喷洒在佟秋练的脖颈处,弄得佟秋练身子一激灵,佟秋练伸手拍了拍萧寒环在自己腰上面的手,“好了,别闹了,你先上去换个衣服洗个澡,很快就好了……”

“那你快点!”萧寒吻了吻佟秋练脖颈,就转身离开厨房,而在厨房门口回身的瞬间,就看见了佟秋练仍旧是那一身宝蓝色的裙子,就在那里开始切菜,精致的侧脸,在灯光下闪着柔和的光,给佟秋练看起来冷清的脸也披上了柔和的光。

佟秋练将东西切好放在锅里面煮着就上去换衣服了,这礼服就是有一点不好,拖下去的时候有点困难,佟秋练好不容易将衣服拖下去,换上睡衣,坐在开始卸妆的时候,萧寒已经洗好了澡出来了,萧寒只是腰上为了一个浴巾,头发上面还凌乱的滴着水珠,而露出的胸膛,腹肌,额……

佟秋练立刻转过视线,拿着卸妆棉,慢慢的将脸上面妆卸掉,“那个……你先换衣服,等会儿下去喝点汤,不然明天你会头疼的!”

“你怎么知道的!”萧寒从身后抱着佟秋练,萧寒很喜欢从后面抱着佟秋练,似乎此刻的两个人的心脏靠的很近,近的可以清晰地听见对方的心脏的跳动,佟秋练只是拿着卸妆棉,一边卸妆一边说:“安叔和我说的,我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你还记得么?你出去喝酒了,白少贤打电话让我去接你,回来的时候安叔和我说的,我还给你煮过……”

“给我煮过醒酒汤,我记得的!”萧寒这话一说,佟秋练愣了一下,继而一笑,“不知道怎么的,我当时挺怕见你的!”

“好了,你擦擦头发,我下去看看,估计煮的差不多了……”佟秋练刚刚下楼,萧寒抽开了床头柜的抽屉,里面赫然就是顾珊然送给萧寒的那个豹纹的盒子,萧寒将盒子打开,拿出了里面的东西,话说这个东西到底要怎么用啊……

萧寒看了半天,终于还是决定不用了,那是自己的老婆,再说了,我们萧家人丁稀少,还是能再生个孩子也不错,这种东西就不用了,萧寒已经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趁热打铁,一举将佟秋练拿下。

萧寒想着就换了衣服,下楼,刚刚走出去,就闻到了酸甜的味道,佟秋练头发是随意扎着的,看起来格外的随意,此刻的佟秋练身上面戴着围裙,正坐在椅子上面,看着小易喝汤,小易估计是一觉睡醒了,“爹地,你下来啦,喝汤了,很好喝?”

萧寒走过去,汤的颜色是白色的,里面有青色的青梅和白色的百合和雪梨,还能看见橘色的陈皮,闻起来就格外的开胃,“你晚上每吃什么东西,我加了些糯米,你吃一点,不然等会儿就饿了……”客厅的大钟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大嫂,我这里面为什么没有糯米啊!”萧晨拿着勺子搅拌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一粒米。

“因为你不需要!”小易喝着汤,砸吧砸吧嘴巴,“妈咪,我还能喝一碗么?就一碗好不好?”小易知道佟秋练是反对他过迟吃东西的,况且现在已经很晚了。

或许是佟秋练今天的心情比较好,“只能半碗,不然你半夜尿床怎么办!”

小易的脸蹭的红了,差点跳到了桌子上面,“妈咪,你别诬赖人家,我都四岁多了,怎么可能还会尿床啊,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我要抗议,我表示强烈的抗议!”

“抗议无效,喝汤!”佟秋练将碗放在了小易的面前,“你别以为我不记得了,那个时候是谁在家里面……”

“咳咳……”萧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哈哈,嫂子,你说的该不会是那次小易把爷爷的床尿湿的事情吧,爷爷第二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让人把那张床整个换了,弄得我们还以为床坏了,爷爷说他就是觉得那种床怎么睡都有味儿……哈哈,笑死我了,弄的全家都知道你尿裤子了!”

“小叔叔,那是我一岁的时候的事情了好不好,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幼儿园的时候还尿着裤子回来过……”

“噗——咳咳……”这次被呛到的人是萧寒,萧寒能说他不知道这件事情么?萧寒看着萧晨,萧晨这个二货,这脸都憋红了,一看就知道这事情是真的,萧寒摇摇头,还是低头喝汤吧,这个二货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要淡定,淡定啊……

“你从哪里听来的,谁胡说的!”

“太爷爷喽,有本事我们回去对峙啊……”小易撅着嘴巴!

“对峙……额……”萧晨低头继续喝汤,开始装死,成功的搬回一城的小易已经忘记了,是佟秋练先提起的话题,欺负完萧晨已经瞬间觉得十分的满足!

------题外话------

下一章萧公子就可以吃肉了,大家也该知道的,下一章估计写得很清水,我只能说福利很肥,想看的就加群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