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6 惊艳登场,无上宠爱

萧氏的周年庆,很快就到了,而佟秋练的事情,因为萧氏在大幅度的宣传周年庆的推动下,非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人淡忘,相反的,反倒是随着萧氏的宣传活动有一点越演越烈的态势。

但是佟秋练这么多天哪里都没有去,就安心在家整理最近案子的所有材料,没事的时候就陪大人跑跑步,大人的腿恢复得很快,佟秋练也会在家里面做做饭,难得有这么充足的时间能够陪着小易,所以佟秋练还是很珍惜的,而关于外面的所有事情,萧寒已经完全的将事情隔离在佟秋练的生活之外了。

所有人都静静的等着萧氏的周年庆,因为请柬上面明确地说是萧氏夫妇二人,诚挚的邀请各位的赏光莅临,很多人在佟清然的葬礼上面是见过佟秋练的,对于佟秋练都是十分的好奇,而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会觉得佟家的父女,还有令狐家的人对佟秋练的态度格外的让人疑惑了,有亲近的,也有疏远的……

这一天的佟秋练刚刚午睡起来,就被小易拉了起来,小易一身蓝黑色的小西服,还配了一个红色的小领结,显得格外的可爱,佟秋练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小易的小脸:“宝贝,怎么了?妈咪还想再睡一会儿……”

“不是说好下午试衣服的么?晚上爹地要回来带我们参加公司的周年庆,妈咪,你快起来,我的衣服都选好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小易说着还在佟秋练的面前转了一圈,佟秋练点了点头,下床就准备下楼!

这才发现偌大的大厅里面已经站满了人,“夫人好!”所有人一看到佟秋练就立刻喊了一声,佟秋练怎么觉得房子都震动了一下,那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过来,不就是穿个衣服么?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么?

而之后佟秋练才知道什么叫做人间的炼狱,佟秋练觉得自己像是个洋娃娃一样的被这些折腾来折腾去,就是指甲都帮自己抛光打磨了,涂上了浅粉色的指甲油,是挺好看的,但是佟秋练还是觉得不太舒服,而且为什么这之前还要进行全身的美白护肤啊……

佟秋练真的是想哭了,不就是参加个宴会么?她知道这个宴会萧寒很重视,但是也不需要这么折腾我吧,这一套浑身的美容做下来,佟秋练觉得整个人的骨架好像都要散了,尤其是现在自己的骨头,虽然说是舒服了,但是那之前他们说什么要浑身放松,佟秋练这种长时间不是站着解剖尸体,就是坐着分析数据的,脖子难免会有不舒服的时候,这一弄,佟秋练觉得脖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夫人,您看看这些衣服,都是少爷专门给您定制的,全部都是限量版的礼服,你看看你喜欢哪一件,我觉得你的皮肤很适合亮一点的颜色,但是今晚的宴会要庄重一点,还是选择这边的几件吧!”说着这个服装师直接将那些绿的、黄的、粉的啊……直接都推到了一边,而是指着一边全部都是深色系的衣服,“您看看喜欢哪一件?”

其实佟秋练对衣服还真的不太挑剔,而且每一件看上去都特别贵,而且每一套的礼服都已经搭配好了一套的首饰,这些钻石宝石的,看的佟秋练眼睛都有些花了,服装师看佟秋练半天不动静,“夫人,要不我们先试一下这件紫色的,典雅庄重,而且紫色也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很适合夫人……”

“好吧……”反正都已经被折腾这么久了,佟秋练直接拿着衣服去了试衣间,但是这个服装师为什么也跟了进来,“夫人,衣服您不好穿,我帮您……”

佟秋练差点泪奔,好吧好吧,帮我就帮我吧……十几套的礼服换下来,佟秋练已经浑身没劲了,佟秋练坐在椅子上面,小易乐颠颠给佟秋练送上了一杯茶:“妈咪,来,喝口水……”

“真乖!”佟秋练无力的接过杯子,“夫人,其实每一件都不错,您看着选一件吧,我们也好给您化妆,估计化妆还需要一个多小时……”

“啪嗒——”佟秋练说中的杯子直接掉落在地上面,为什么要这么的麻烦啊,佟秋练都想撞墙了。

“这件吧,这件挺好的!”佟秋练指着一边的一件礼服,服装师看了看礼服,似乎有些不确定,因为这件礼服在所有的礼服中不算是最好看的,但是最特别的地方则是上半身的纯手工的刺绣,却是也很适合佟秋练的气质。

天色逐渐的黯淡了下去,而今晚的C市注定是十分热闹的,所有名流权贵都在看着萧氏的一举一动,而记者早就几天前就蹲守在了萧家的大宅门口了,只等着这一天能够拿到独家新闻。

萧寒回去的时候,小易和萧晨都已经穿戴整齐了,而萧寒则是走到楼上,他的衣服早就准备好了,好久之前就预约了全球手艺最好的,专门做定制西装的师傅,一针一线缝制好的纯手工西装,萧寒摸了摸袖口的蓝色袖口,最纯净的蓝色钻石镶嵌的钻石袖口,让萧寒整个人都瞬间变得夺目了:“夫人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服装师恭敬的说,萧寒点了点头,直接推门进了一边的试衣间,而此刻的佟秋练已经化好妆,柔顺的深棕色的长发被盘在了后面,是那种复古的盘发,看起来十分的精致典雅,而佟秋练侧脸回头的时候,四目相对,看见了萧寒眼中的惊艳!

化妆师看到萧寒过来,将首饰放在桌子上面:“戴上首饰就完成了……”

萧寒走过去,一步一步,佟秋练不知道怎么的,似乎有一种结婚时候的错觉,萧寒穿着黑色的西装,里面是蓝色的衬衫,领口随意的敞开着,看起来多了一丝野性,嘴角扬着的仍旧是那种温润如玉的笑,萧寒走过去,拿起了项链,帮佟秋练戴上,“你今天特别的好看……”

不期然的看见了佟秋练微红的耳尖,萧寒恶趣味的吻了一下佟秋练的耳朵,佟秋练的耳朵十分的敏感,佟秋练差点直接跳了起来:“别闹!”

“没闹啊,就是有点饿了……”萧寒这么一说,佟秋练还真的觉得有些饿了,正好安叔端着汤过来了,“夫人,喝点汤吧,补补身子……夫人今天很漂亮!”

“谢谢!”佟秋练从来不会在专门花心思在穿着打扮上面,而施施则是那种无时无刻都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算是出去吃个饭都要弄得美美的,但是佟秋练似乎从来都没有这种觉悟,或许从小是跟着爷爷长大的,佟秋练身边的同龄人不多,为令狐家的兄弟,完全是军人世家的典型代表啊,弄得佟秋练完全不知道打扮是什么……

但是佟秋练现在知道了,女人若是真的想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喜欢,让这个男人的视线无时无刻都在自己的身上面,这适当的打扮也是很重要的。

“安叔原本还会给我炖汤的,你来了之后,我这已经很久没有喝过安叔炖的汤了……”萧寒说着笑着打趣道。

“少爷,您就别吃醋了,我这不是帮少奶奶调理一下身子么?这也好今早为萧家开枝散叶啊……”

“噗——咳咳……”原谅佟秋练真的不是忍不住,而是直接被吓到了,安叔则是笑呵呵的在一边看着萧寒帮佟秋练轻柔的拍了拍后背,“这么不小心,没事吧,喝口汤都不放人放心……”佟秋练真是无语了,为嘛就扯到了开枝散叶上面了,还有啊,小易难道不是人啊!

“有小易就够了……”化妆师立刻小心翼翼的帮佟秋练擦拭嘴角的残渣,帮佟秋练补了补妆,“安叔,你就别操心这些了……”佟秋练真的觉得这些老人家就喜欢琢磨这些有的没的,“您没事就出去找人下下棋什么的……”

“哎……萧家已经好几代没有个女孩子了,我还是喜欢带孩子,还是夫人已经觉得我老了,不中用了……哎——我知道安叔老了,不过我也是老当益壮的啊……”这安叔一唠叨起来也是滔滔不觉的,周围的人都开始憋着笑了,佟秋练扶额叹气,哎——这一家老小的,怎么都这么的无赖啊!

萧家的一家四口坐着车子缓缓地向萧氏的大楼驶去,因为是周年庆,地点就在萧氏的顶楼,而此刻的顶楼天台,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但是主角通常都是最晚出场的不是么?

“大哥,我以为你不会来了,萧寒的胆子倒是大的,就不怕你闹场么?”令狐乾看着令狐默那冰山脸,这好像是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一样,“大哥,这人家周年庆,你还能别弄得好像是来参加葬礼一样么?”

“你以为萧寒就真的想我来参加这个庆典么?”令狐默这些日子清瘦了一些,而整个五官也变得更加的立体了,而整个人看起来更是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尤其是令狐默端着一杯酒,直接一饮而尽,那种冷傲中透着一丝野性,更是对周围的一众女性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好了,大哥,别喝这么多,对你身体不好!”令狐乾伸手从令狐默的手中夺过酒杯,直接拉着令狐默就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妈这几天打电话给我说,你经常半夜回家,而且还是醉醺醺的,你到底在干什么,每天醉生梦死么?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啊……”

“哼……我像什么样子,你们一个个都来指责我,你们都凭什么来指责我,我只不过是想要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已,喝点酒也犯法了?”令狐默直接一把拽过令狐乾,直接将令狐乾抵在了墙上面,手肘死死地卡在令狐乾脖子上面!

其实令狐乾是可以反抗的,但是此刻的令狐乾却不想反抗,因为令狐默眼中充斥着红血丝,看得出来他这几天根本没有休息好,话说令狐默能休息好么?每当想起萧寒那种挑衅的目光,还有自己被萧寒设计的事情,加上这几天很多的佟秋练和萧寒的照片被爆出来,令狐默才深深地感觉到了挫败。

一直以来都是他自己太自负了,他总是以为佟秋练无论在世界转了几圈,最后都会发现自己才是那个最爱她的人,最后还是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的,但是他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错的离谱,他以为是对佟秋练的保护,其实他已经将佟秋练推出了自己的世界!

同时佟秋练也已经将他驱逐了自己的世界!

“萧公子来了……”到达顶层的天台,只有一部电梯,电梯的门口站着两个侍者,而这次的周年庆,允许几家比较出名的报社媒体在现场拍照,但是只允许拍照,不许接触任何的人,也不许进行任何的采访,只是被隔离在一个地方专门进行拍照摄像而已。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电梯那缓缓上升的数字上面,知道数字定格,“叮——”的一声,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即将要打开的电梯门。

而电梯里面此刻的佟秋练和萧寒站在后面,而小易和萧晨则是站在前面,萧寒一直紧紧地握着佟秋练的手,而佟秋练的手一直是冰凉的,佟秋练看起来十分的淡漠,脸上面看不出丝毫的感情波动,但是握着佟秋练手的萧寒,还是能够感觉到佟秋练的紧张。

“等一会儿,你只要站在我的身边就好了,别的事情都有我!”萧寒附在佟秋练的耳边,并且在佟秋练的额头轻轻的印上了一个吻。

而此刻在前面的两个人都是无语的看着前面,拜托!

这电梯弄得上面像是镜子一样的,四面都能把人照的清清楚楚的,这后面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完全是看的一清二楚啊,萧寒看起来深情款款的,幽蓝色的眸子更像是海水一般的,像是能把你吸进去。

但是在这前面的两个人的眼中,却是这样的,大哥好无耻啊,爹地好无耻啊……小易伸手无奈的扶着额头,也不知道和谁学的:“哎——”

“怎么了?好好地叹什么气!”佟秋练从后面敲了一下小易的脑袋,小易连忙伸手护着脑袋!

“妈咪,你别把人的发型弄乱了,我这也是专业的造型师弄了十几分钟的好么?你不能这么轻易的破坏别人的劳动成果的!”小易护着头发,回头还瞪了佟秋练一眼,“还有啊,我要强烈的表示抗议!表示抗议……”

“抗议……”萧寒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伸手又点了小易的脑袋一下,“你个小脑袋里面每天都装了些什么,说吧,你要抗议什么……”

“抗议你们在带坏小朋友,你们居然当着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的面,亲亲我我的,真是太放肆了,太嚣张了……”额……电梯里面一共是四个人,这三个成年人的此刻的表情只能用一个词“凌乱”来形容!

“你这些词又是和谁学来的,以后的电视不许看了,肯定是跟着电视学来的!”佟秋练真的觉得这个臭小子最近真是欠收拾。

“才不是呢,是珊然阿姨那里学来的,她就老是说南笙叔叔太嚣张了,太放肆了,还说什么,欠揍什么啊,这个太暴力了,不适合我这种小正太……”小易说着还冲着三个人一笑,那洁白的牙齿真是晃瞎了三个人的眼睛。

而电梯的门慢慢的打开,首先走出来的自然是萧晨了,萧晨所有人都不熟,若是真的单独看,还真的觉得这个人肯定是个保镖,最不是就是值钱一点的保镖喽,谁让萧二少长得那么的魁梧有力,那么的粗糙呢……若是说萧寒长得精致的话,那么萧二少只能说长得挺粗糙的!

但是萧晨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不会太突兀,很中规中矩的打扮,只是胸口的别着的那个别致的装饰物,不是很亮,但是识货的人都看得出来,拿东西绝对是七位数的价格,能用这种东西当装饰物的人能使普通人么?

而此刻萧晨的手正牵着小易呢,小易本来那微卷的头发已经被剪短了,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和精致的眉眼,看起来就是萧寒的缩小版啊,就是小易微微扬起的嘴角,连弧度都是萧寒别无二致的,穿着合体的小西装,幽蓝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瞬间萌翻了周围所有女性的心。

而随后出来的萧寒一身合体的纯手工定制的高级西装,幽蓝色的眸子比起小易的单纯无害,萧寒的眸子中特使更加的惑人,似乎有人迷离深邃,但是看你一眼,云淡风轻,但是你却又不自觉的想要再看第二眼,尤其是此刻的萧寒眸子盛着笑意,额前的碎发在夜风中轻轻抖动,嘴角微扬,带着丝丝性感魅惑!

萧寒回身对着身后的人,一笑,似乎连夜风都为之沉醉了,佟秋练只是伸手握了握萧寒的说,坚毅的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不期然的听见了很多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而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

这其中不乏有一部分人是见过佟秋练两次的,第一次在令狐家的宴会上,他们只是把那个穿成像是上个世界上海滩的绝世名伶的女人当成是萧寒的一个女伴罢了,黑色的旗袍,烈焰红唇,至今还留在他们的心里面,而第二次是佟清然的葬礼,佟秋练一身黑色的复古长裙,就像是奥黛丽赫本一样的典雅庄重,而随后的白色法医衣服也是让他们眼前一亮!

但是今天的佟秋练绝对是全场的焦点,萧氏难得会举办什么宴会,所以能够收到邀请前来的人无疑不是经过了一番精心的打扮的,但是萧家这一家几口的出场,无意识让所有人经验的。

佟秋练抛弃了沉闷的黑色,选择的是最亮眼的宝蓝色,裙子的上身是精致的刺绣织成的,而且是半裸半透明的,立领的设计让佟秋练的脖子看起来十分的迷人,而锁骨的地方偏偏被露了出来,那精致完美的锁骨,就像是最诱人的邀请,让佟秋练整个人都散发着惑人的风情,而裙子收腰只到胸部以下一点点的地方,下面是一个质感十足的大长摆,摇曳的拖在地上面!

佟秋练走动的时候,修长笔直的双腿若影若现,能够看见里面精致的水晶鞋,透明的水晶鞋几乎都可以看见佟秋练那圆润饱满的脚趾,这个女人似乎从头到脚都在撒发着强烈的诱人的邀请!

而更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的还有佟秋练走过他们面前的时候,佟秋练的后背在腰背的地方有三四厘米是裸露的,随着身体的走动,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精致完美的背脊,还有那白皙诱人的腰肢,萧寒似乎是注意到了所有人注视的地方,直接伸手一把搂住了佟秋练的腰,佟秋练的身子瞬间靠向了萧寒:“怎么了?”佟秋练压低了声音。

“我就是想要把我藏起来而已,不准任何人看你!”萧寒贴在佟秋练的耳边,佟秋练本来面对着这么多人,而且是按照萧寒的妻子身份第一次的亮相,佟秋练心里面还是有些紧张的,被萧寒这么一说,心里面稍微放松了一些,只是冲着萧寒一笑。

萧寒则是低头宠溺的注视着佟秋练,而佟秋练抬眸一笑,就像是冬天照耀在大地上面的第一束阳光一样,瞬间融化了所有的冰雪,也让本来佟秋练清傲高冷的气质瞬间有了转变,此刻的佟秋练无疑是个小女人,对着自己的爱人展现了自己最娇羞的一面……

而这一副画面已经被记者完美的抓拍到了,作为明日的头版头条,长期占据着各个主流媒体的首页版面。

萧寒拉着佟秋练到了台上面,季远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台上面有香槟美酒,还有一个十几层的蛋糕,萧寒拉着佟秋练到了话筒的前面,轻轻碰触话筒,话筒划出了清脆的叩打声音!

而现场的所有人此刻都是安静的,都在静静的等待着萧寒接下来说的话……

“大哥,你看见了么?小练现在很好,看得出来,萧寒很爱她,而她也很爱萧寒,你还是早些放手吧!”在角落的令狐乾和令狐默,就这么看着佟秋练牵着萧寒一步步的走向了全场最光鲜亮丽的地方。

而此刻的他们则是在一个灯光完全照射不到的角落中,令狐默松开了对令狐乾的牵制,只是出神的看着佟秋练所在的方向,佟秋练就这么的站在那里,似乎离自己很近,但是却又离自己那么的遥远,远的自己根本就触碰不到。

“我也想放下,但是你叫教教我,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真的放下呢!一想到不能再爱她,我的心就疼,我已经知道我们不可能了,难道喜欢她的权利,你们也要剥夺呢?爸爸是这样,你也是这样,我本来觉得别人不理解我,你总该是理解我的……不是么?”令狐默看着令狐乾,令狐默的眸子深邃的像是夜空一眼的深邃,同样的也是危险的。

“我能理解你什么!”令狐乾走出了阴影的地方,拿了一杯红酒,轻轻的喝了一口,令狐乾的头发就像是刺猬那种,很短,看起来十分的干练,就是那种浑身上下充满着野性的美,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个狐狸一样的,你永远都摸不清他的脾气,也不明白他的下面会说什么!

“难道我们不是同样喜欢上了一个……”令狐默顿了一下,端起了一杯香槟,令狐默将香槟放在眼前,透过香槟酒的佟秋练,似乎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不少,“喜欢上了一个不能喜欢,不该爱上的人么?我们真是难兄难弟,难道我们不应该喝一杯么?”

是啊,他喜欢上了一个匪,兄弟二人的酒杯轻轻碰触,然后不约而同的将杯中的酒喝完,“或许萧寒更加的适合她吧,她是缺爱的人,我是冰冷的人,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只会让对方感觉到冷意吧,而和萧寒在一起,萧寒就像是阳光吧,可以温暖她……”

令狐乾也看着台上面的人,台上的一家三口看起来格外的和谐,小易就依偎在小练的身侧,不是抬头和小练说着什么,而小练则点头,并且微笑回应,看起来格外的和谐。

“今天是萧氏的公司周年庆,我在这里欢迎到场的各位贵宾,大家都知道我们萧家的本家并不在C市,所以你们也是鲜少看见我的家人,而之前关于我的一些流言八卦,我并没有理会,并不是代表我不在乎,而是我觉得理会这种新闻会降低我的格调!”萧寒说完依旧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的模样,但是言辞中却带着一丝丝的犀利。

“但是今天是我们集团的周年庆,所以我带上我的家人,这位就是我的妻子——佟秋练,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是的,我的妻子并不是什么在家的全职太太,也不是那种在公司担任职务的女强人,她是一名女法医……”佟秋练倒是没有想到萧寒会这么的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

“因为我的妻子职业特殊,所以我一直不是很愿意公开我妻子的身份,但是我不想一些有心人利用我妻子不问世事的态度来造谣生事!”萧寒这话的矛头可是直接的指向了佟家啊,而此刻的佟修正在家里面看现场直播,他的面前是一张被撕碎的请柬。

“我的妻子是个法医,每天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待在实验室里面,她是持有远航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是她从回来开始一步都没有踏足过远航的大厦,我不知道那些所谓我的妻子想要占据远航的流言是从哪里来的,还是说是怕我萧某人看上远航?”萧寒的脸上面带着嘲讽,但是更多的却是肆无忌惮的张扬的自信,和佟秋练从未见过的强大气场。

“今天是公司的周年庆,大家也知道,前些日子,我们C市发生了骇人听闻的连环的虐童凶杀案,这些孩子和我的孩子年纪差不多,但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而流离失所,到了最后被人所害,这些我们夫妇都觉得很难过,所以我在很久之前就决定成立一个关爱流浪儿童的基金会,基金会的名字取了我妻子和儿子的名字谐音,就叫做——依恋!”

而萧寒的话音刚刚落下,萧寒身后的巨大LED显示屏就播放了基金会的宣传片,上面的女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施施,施施只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站在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人来人往,车来车往,而她的视线则是焦灼在了一个对面一个流浪儿童的身上面……

那孩子穿的破破烂烂的,就这么缩在一个大厦的拐角处,偶尔有人路过直接扔了几个硬币或者是纸币,而一张纸币就被风吹起,在风中飘来飘去……孩子起身直接去追那张纸币,因为那是一张十元的纸币,那或许是他一天都乞讨不来的!

车子飞快地行驶,“哄——”孩子小小的身子飞了出去,镜头迅速的快进,120来了,救护车来了,孩子孤零零的被拖走,然后孤零零的被留在了停尸房,而无人认领尸体之后,直接被拖去了火葬场,从头至尾,他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最后,变成了一盒骨灰,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而此刻的施施,蹲下身子,捡起了那一张已经沾上了鲜血的纸币,镜头迅速给了施施一个特写,眼泪从她苍白的眼角滑落,而屏幕上面则打出了两个大字“依恋”!

“我想依恋这个词的由来,大家或许并不清楚,这个词最初是由英国精神分析师Bowbly提出的。二战的时候,许多儿童成为无人照料的孤儿,Bowlby发现这些进入孤儿院的孤儿虽然在身体上得到了看护,但仍然表现出严重的心理障碍,因此,他从孤儿院中由于母爱剥夺等因素导致的孤儿的心理障碍的关注开始,在生态学和精神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了依恋理论。”萧寒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听说,包括佟秋练,知识简单的一个词汇,背后居然会有这样的故事!

“所谓的依恋一般被定义为幼儿和他的照顾者之间存在的一种特殊的感情关系。我们这个基金会旨在为流浪儿童提供能够抚养他们的家庭,并且负担他们成年前的所有费用!而这个基金会是我送给我的妻子和我儿子的礼物,因为我这些年很少陪伴他们……”

萧寒的话说完,现场瞬间想起了剧烈的掌声,而佟秋练则是下意识的伸手握住了萧寒的手,佟秋练没有想到自己无意间说的话,萧寒居然记住了,佟秋练曾经和萧寒说,这些孩子很可怜,因为流浪,就算是死去都没有人发现,而萧寒居然背地里面居然就真的为了她的一句话而去努力了……

此刻的佟秋练无疑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似乎这样的宠爱远比什么名贵的钻石珠宝更能打动人,萧寒只是冲着佟秋练一笑,但是现场还在回响着刚刚纪录片里面的音乐,佟秋练不知道怎么的,一滴眼泪就瞬间滑落了,萧寒伸手帮佟秋练擦去眼泪,轻轻的吻住了佟秋练的眼角!

而就在此刻无论是记者还是现场的宾客,很多人都拿起手机记录下了这动人的一幕,两个人都是闭着眼睛的,佟秋练能感觉到萧寒此刻唇瓣的炙热,而萧寒则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佟秋练迅速加快的心跳!

“谢谢你……”佟秋练的声音似乎都带着哽咽!

“爹地,你怎么能惹妈咪哭呢,不是都说好男人是要让自己的女人永远笑的!”萧晨则是直接捂住了小易的嘴巴,这孩子最近怎么了,什么男人女人的,这气氛刚好,捣什么乱啊,但是佟秋练却是被小易一下子逗笑了!

“要是这样你就哭了,等会儿是不是该感动的以身相许了……”萧寒这话是附在佟秋练的耳边说的,佟秋练疑惑的看着萧寒,他这又在搞什么啊,难不成还有什么,这样的惊喜一个就足够了,因为佟秋练觉着后面的惊喜,绝对不会比这个惊喜更小的,而这样的一个基金会,佟秋练已经觉得整个心脏都在澎湃了。

萧寒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说,“我儿子说得对,爱老婆的男人是不该让老婆哭的,我也不想让我的老婆被人说成是什么贪财的女人,萧氏是一个跨国公司,我们萧氏的本部并不在华夏,而在华夏的萧氏在华夏绝对额也是数一数二的企业,在这里我就向我的妻子送给她一份礼物……一份我欠了五年的新婚礼物!”

佟秋练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新婚礼物?那一个基金会已经足够了,他这扯上萧氏又是要干嘛,佟秋练下意识的想要阻止萧寒接下来的话,但是已经迟了,而在萧寒的话说完之后,所有的人包括佟秋练,都是处于一种风中石化的状态!

“萧氏的股权,我们萧家是占了百分之八十的,而现在我就将我名下所有的股权全部转移到我的妻子名下……”现场的人完全是属于一种凌乱的状态,今晚真的太乱了,他们听见了什么,将股权全部转移到他妻子的名下,“从此之后,我就专心为我老婆打工了……”

萧寒说的云淡风轻的,但是此刻的所有人的心里面,包括电视机前正在看直播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幻听了么?这萧氏单单是每年向国家纳税就是按千亿计算的啊,这么说的话,现在台上的女人绝对是全场最富有的女人了!

“萧寒,你疯了么?”佟秋练的话没有说完,萧寒已经伸出手指,直接堵在了佟秋练的嘴边!

“你会离开我么?让我一夜间变得一无所有么?”萧寒眯着眼睛,幽蓝的眸子锁住佟秋练,那其中的宠溺,佟秋练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佟秋练只是不知道萧寒居然会这么做,佟秋练摇了摇头,就算是萧寒不爱自己的时候,她都没有离开,现在更不会了!

“那不就是了,我愿意为你打一辈子的工,这是我对你一辈子的承诺!”萧寒伸手搂着佟秋练,而此刻的萧氏天台上面,燃起了璀璨的烟火,瞬间照亮了整个夜空,这萧氏的大厦本来就是C是最高的建筑,此刻的烟火,C市的所有人都能看见!

似乎所有人都在见证着,萧寒在这夜空下对佟秋练许下的承诺,给了佟秋练这无上的宠爱!

“宴会正式开始,大家可以随意了……谢谢!”萧寒说了最后一句话,下面的宾客都是艳羡的看着台上的一对璧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