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5 刀笔利,杀人不见血

所有人回头的时候,就看见是几个村民,手中拿着锄头,正急匆匆跑过来,何绥马上跑了过去,解释了好一阵子,村民没有靠过来,但是却都围在了这周围了,弄得他们这群拿着铁锹的民警心里面都觉得怪怪的!

而且所有人看着他们的目光,就好像是他们是盗墓贼一样,看的他们一个个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面总觉得怪怪的。何绥过去解释了好半天,那些人还是用一种特别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

“村民们还是不放心,就要来看看,你们别介意!”何绥解释道,何绥此刻在村里面的这群长辈的面前,就是个谦卑的晚辈,这村子离这里不远,他们这么大的动静,也难怪把人都吸引过来了,不过看过去这村子的人不多,估计大部分都来了吧。

“没事没事,我们要是做坏事的,也不可能青天白日的来啊,再说了,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好事,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们也不会出此下策的,老乡们多担待一下!”赵铭也知道这群老乡能够供他们兄弟上学读书,这村子肯定是很团结的,这虽然不是自家人的棺材,不过在他们的心里面肯定已经把何绥兄弟二人当成了自家人了!

“警官们,你们放心,我们不是一群刁民,不会妨碍执法的,你们忙,我们就是看看!”赵铭额头的汗水瞬间瞬间脸颊滑落,直接落到了地上面,虽然说只是看看,但是他怎么觉得这么的诡异啊,而且都是看他们的笑话来的,哎……还是开馆要紧!

“阿靖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下葬的时候,我们全村的人都在,他是我们看着下葬的,你们这些警察就喜欢搞这些有的没的,你们要知道你们这样是损阴德的!”一个婆婆将铁锹往地上一戳,那架势好像是随时都可以动手的模样,弄得他们面面相觑,倒是都不懂该说什么了!

只能说硬着头皮赶紧把土挖出来,赶紧开棺验尸才行,一边的民警已经打好了帐篷了,棺材抬上去就直接抬到帐篷里面,避免太阳直射,影响佟秋练和白少言的验尸。

过了十几分钟,棺材终于被抬了出来,而佟秋练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温度明显高于别的地方,虽然和C市距离比较近,但是这里的地形类似于盆地那种,而且这里都是树木庄稼,散热的效果一般,关键是佟秋练注意到这里的泥土颜色都是带着一些黄色或者土黄色,这泥土里面有矿藏?

当民警合力将棺材的盖子打开之后,衣服恶气流了出来,所有人也都是纷纷掩住了口鼻!因为打开棺材的民警都忍不住泛起了恶心,本来以为这都五年了,里面肯定是一具白骨了,但是里面的尸体居然没有完全腐化完全,但是也是高度*的状态了,这又是白骨有事血肉的,强烈的冲击着所有人的感官!

“佟法医,麻烦你了!”佟秋练这才从树荫下面走出来,而这群村民哪里见过像是佟秋练这么好看的人,都纷纷盯着佟秋练看,佟秋练,则是利索的将头发扎好,穿上衣服,帽子,戴上口罩,手套,走进了尸体,这才发现尸体居然没有完全的*,而棺材被抬出来的泥土还堆在一边,佟秋练走过去,伸手摸了摸泥土,热的……

“老师,这都五年了,这尸体居然没有完全*!”白少言看着虽然没有完全*,但是已经*的已经差不多的尸体,这种味道还真是难闻。

有一点硫磺的味道,估计这里地下有硫磺矿吧,“这泥土里面有硫磺的味道,所以尸体在这种泥土里面,尸体是不容易*的!”

“难道不是低温尸体才不容易*?”李耐问道,因为殡仪馆啊,医院的太平间啊,不都是采取冷藏技术么?

“25℃—35℃的环境是尸体*的适合条件,0℃—1℃的低温或45℃—55℃的高温都可使*变慢或停止。”佟秋练说着又走进棺材,而白少言已经做了一些工作了,关于皮屑组织要做的DNA的样本采集和一些简单的检查工作!

何绥周围的村民都是安静的看着,何绥看到棺材里面有人已经长舒了一口气,佟秋练检查了很久,其实DNA样本采集结束就可以离开了,但是佟秋练却检查了很久!

“这位女同志,你已经看了很久了,有什么好看的啊!”一个村民说,接着周围的人就开始跟着附和了,而佟秋练则是不急不缓的冲着赵铭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地走向了车子,一边走一边脱下手套,“小白,何靖的资料,待会儿再给我看看……”

“各位村民,我们已经检查完了,这就将棺材弄回去,你们放心吧!”说着他们合上盖子,小心的将棺材放回了原位,而村民了看着警察已经开始填土了,就拉着何绥让何绥去家里面吃个饭还是什么的,何绥只能推脱了说是去不了。

“老师,怎么了?是出问题了么?”白少言只是在一边看着,但是佟秋练的神色确实不不对劲!

“因为这里的温度比较高,所以并没有尸体骨化的现象并不明显,但是这个所有给我的感觉都不正常,不像是一个军人死后的样子!”佟秋练还在翻看着何靖死前的左右的报告,包括死亡之后的所有的照片。

“老师,是不是你想多了啊,军人死后难道能和我们不同么?再说了,等组织的样本拿回去和何军官的对比之后,不就知道是不是本人了么?您真是瞎操心……”白少言姿势看着窗外,一阵风吹来,又带来了白桦树的阵阵清香,“为什么这种树的花语居然是生与死的考验呢!”

何绥上车之后,看到佟秋练还在认真的看着资料,“佟法医,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其实何绥最怕的就是棺材里面是空的,但是里面是有人的,这让何绥稍微安心了一点!

“何靖在入伍不久出任务断过三根肋骨,牙齿也被敌人打断过几颗?”佟秋练抬头看着何绥,何绥不知所以然的点了点头。

“对啊,那次的任务我听说伤亡惨重,我哥因为这个任务被授予了三等功!这是他第一次立功,我记得很清楚,他这伤养了很久……”佟秋练一听何绥承认了,立刻合上了资料,“啪嗒——”一声,车子上面的人都看着佟秋练。

佟秋练叹了口气:“棺材里面的人不是你哥哥!”

佟秋练和何绥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你今天吃饭了么?”那么的平静,没有一丝的感情,此刻的佟秋练,在何绥的眼中,冷漠的像是没有一丝的感情,何绥只是干笑几声,“佟法医,您是在逗我么?”

“尸体和你哥哥的身高特征是完全吻合的,但是尸体的肋骨生前绝对没有断裂过,而且尸体的牙齿完整,你哥哥肯定补过牙齿,这个很容易看出来!”佟秋练说完,整个车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能听见了车子发动机的引擎声音,还有周围的白桦树“哗啦哗啦——”的声音。

而此刻就是虫叫和鸟鸣,在此刻也显得格外的大声,所有人都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子,佟秋练就知道说出来是这个结果。

“不会的,你是骗我的,我哥是我亲手下葬的,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哥哥,你在逗我么?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不相信……”何绥摇着头,但是放在身侧的已经死死地扣住了车子的座椅,青筋凸起,看得出来他此刻的心情是极度的紧绷的,而这样的人是极其容易暴走的,现在是在高速行驶的车子上面,而且车子马上要进入高速了!“你为什么刚刚不说!”

“你要我在你的乡亲面前说,这口棺材里面的不是你的哥哥,而你的哥哥就在十几天前刚刚杀了一个人?”佟秋练反问道,何绥的脸色顿时有些惨白,发出了一声冷笑。

这笑声是从喉咙里面发出来的,而且何绥的声音本来就是很低的,此刻听上去,更是觉得有些脊背发凉,“就凭这个你就断定那里面不是我的哥哥……”

“我知道你难以接受,不过我们采集了棺材里面死者的组织样本了,和你的对比之后,就能知道里面的是否是何靖了,现在我们谁都不能下论断,等检查结果吧!”其实白少言心里面已经断定了,这棺材里面的根本不是何靖。

因为但是佟秋练反复的检查了尸体的牙床的情况,他是看的清楚楚的,牙床都是和骨头连在一起的,若是牙齿是后补上去的,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差别,因为佟秋练反复的检查了好几遍,白少言记得很清楚,其实更关键的是,白少言伸手摸了摸边上的DV,佟秋练检查的时候,他是全程记录的,这回去一检查不就明白了么?

何绥不再说话,而是面色凝重的看着窗外,整个车子里面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格外的沉重。

何绥是因为这里面的人若真的不是自己的哥哥,那么自己的哥哥到底去了哪里?难道说真的杀人了?为什么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还记得他们两个人入伍的时候说的话,那个时候意气风发,但是一转眼,却天涯相隔,而此刻何绥觉得心很冷,很冷……像是整个人堕入了无边的地狱,无法阻挡的寒意向自己袭来。

而赵铭这边的人更是头疼,要找一个在系统户口上面已经死去的人,这谈何容易啊,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个特种兵出身,这反侦察意识可是很强的,他们也是头疼的厉害,哎——怎么老是遇见这么离奇的案子啊!

这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而佟秋练则是和白少言靠在一起正在研究着何靖的所有的照片和文字的资料,试图在里面找寻更加有价值的线索!

车子在高速上面飞快地行驶,已经远离了那大片的白桦林了,但是所有的心却是没有得到片刻的宁静,尤其是何绥,整个人真的是在这一天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再从天堂瞬间跌入地狱,疼的心都麻木了。

车子到了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佟秋练刚刚下车,“汪汪……”佟秋练一抬头就看见了大人拖着一条腿走了过来,佟秋练一瞥就看见了拐角处的萧寒的车子,对于这条狗局里面的许多人都是认识的。

“佟法医,你家的大人又来接你了!”大人则是不理会这些人的调侃,只是迈着高傲的步子,慢慢的走了过来,佟秋练弯腰直接将大人抱到了怀里面,“小白,东西麻烦你整理一下了,各位,我先走了……”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对于萧公子每次来接妻子的行为,他们也是见怪不怪了,所以萧公子的车子已经是警局的常客了,这不完全畅通无阻的进来了!

佟秋练抱着大人刚刚要走,何绥就叫住了佟秋练,“佟法医……”佟秋练回头看了何绥一眼,“结果出来,请您第一之间通知我,无论是好的结果或者是坏的结果……”何绥是个军人,站在那里高大威猛,即使是说着这样的事情,仍然是昂首挺胸的,就像是那白桦树一般。

佟秋练点了点头,抱着大人就直接上了萧寒的车子,上了车子之后,佟秋练的面色才变得凝重,萧寒没有说什么,大人则是安静的躺在佟秋练的怀里面,到了一处红绿灯地方,佟秋练看了看萧寒:“这不是回家的路?”

“你怎么这么健忘,今天你痊愈,小易不是早就说要出来庆祝一下的么?我还请了少贤和顾家的那一对,正好出来热闹一下!”佟秋练倒是真的忘记这茬了,点了点头,那烦心的事情还是上班再想吧,现在就不管了……

他们两个人刚刚推门进去,就看见萧晨正和顾氏夫妇玩扑克,萧晨完全是一副苦瓜脸,倒是顾珊然一看见他们两个人进来,就直接一把将萧寒拽了过去,佟秋练还在心里面纳闷呢,这珊然和萧寒什么时候玩得这么好了!

“那个……我上次给你的那盒东西你用了没?怎么样?效果好不?”萧寒立刻想到了那盒豹纹盒子的东西,也想起来了那天晚上面佟秋练醉酒的事情,顾珊然看见萧寒微变的脸色,冲着萧寒笑得贼兮兮的,“怎么样?效果很好吧……”

“一般……”萧寒说着就要走,为什么我要和她的闺蜜讨论他们那么私密的事情啊,萧寒真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关键是自从见过施施之后,萧寒再一次刷新了对佟秋练所有朋友的三观。

“你不会这么逊,到现在还没有搞定小练吧!”顾珊然伸手拍了拍萧寒的肩膀,萧寒从佟秋练哪里也知道这顾珊然和顾南笙是绝对的青梅竹马来的,萧寒看了看顾珊然:“那请问,南笙追你到和你那个一共用了多久……”

“十几年……”顾珊然瞬间愕然,难道这个还能这么比,不能吧,到底是多久啊,他们认识开始到成年,顾珊然掰着手指算了算,貌似萧寒和小练这种进度和她比是小巫见大巫了!

“小练,恭喜痊愈啊!”饭桌上面,顾珊然直接端起酒杯,里面是茶水来着,他们夫妇正忙着造人,早就戒烟戒酒了。

“有什么好恭喜的,也就是抽个时间我们也能出来吃吃饭而已,都吃东西吧!”佟秋练这话刚刚说完,所有人就看见顾珊然的动作,那叫一个迅猛啊,所有人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她这是从难民窟出来的么?怎么有中饿死鬼投胎的感觉啊。

“珊然,你慢点吃,那个……不用这么急……”佟秋练看着珊然,萧寒则是慢条斯理的帮佟秋练夹了菜,“你再不吃,这女人能把这一桌子的菜吃完。”

“珊然阿姨,南笙叔叔是不是在家虐待你了啊!”小易低头吃着面前的一盘菜,而且手也非常迅速的开始往碗里面夹菜。

“哎——你们不知道,我最近在家里面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哎……你们不懂,小练,你肯定懂的,有干爹在,我特么哪里能安安稳稳的吃顿饭啊,加上西子美人,这两人在那里,我每吃一顿饭都消化不良……”

“珊然的干爹就是顾北辰,顾北辰是顾南笙的小叔!”萧寒倒是不懂这层关系,但是萧寒对这个人是没有什么好感就是了,但是知道了顾北辰和施施是一对之后,心里面稍微舒服一点就是了,但是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顾北辰对佟秋练的照顾已经超出了朋友……

“珊然,你这是背地里面在说我的坏话么?”顾珊然一口菜没有咽下去,差点直接喷出来。

说话这么娇柔妩媚的女人,他们就认识一个,一个黑色衣服的侍者推开门,施施就袅袅娜娜的走了进来,一身黑色的十分保守的长裙,十多公分的高跟,让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睥睨着所有人的女王,施施摘下墨镜,将帽子也交给了侍者,理了理自己的大波浪长发,然后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面走到了顾珊然的身边!

“咳咳……那个……我什么都没有说,真的没有!”顾珊然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施施则慢悠悠的坐下,和身边的白少贤打了个招呼,白少贤从来不知道佟秋练居然会有这样的朋友,这人不是那个经常上电视的西子美人么?自己没有看错吧!“要签名么?”

施施看着白少贤一直盯着自己看,萧晨已经直接从一边拿出了一摞的照片:“施施姐,你最新的电影我有关注,你给我签个名吧!”

“吃了饭之后吧,我现在有些累了,还有些饿……”施施刚刚说完,就看见萧晨这糙汉子,迅速的将餐桌上面的菜扫了一遍,夹到了施施的面前,顾珊然已经瞪大了眼睛,而施施则是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你们怎么不吃啊……”

这一桌子的菜被顾珊然扫了一遍,又被萧晨扫了一遍,这个……他们该如何下筷子啊!

一群人刚刚出了酒店,因为施施的身份特殊,所以顾氏夫妇和施施就走了别的地方先离开了,倒是萧寒他们刚刚出了酒店,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大批的记者,直接将他们团团围住了,而就在同一时刻,冲出了许多的黑衣人已经将记者拦住了,萧晨抱着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小易,伸手将小易的头按在肩膀里面。

“各位记者,你们有问题或者想拍照,都没有问题,麻烦将闪光灯关掉好么?这里还有孩子……”萧寒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但是所有人似乎都听得出来,萧寒并不是很高兴,所有人都十分配合的关掉了闪光灯。

“我们是刚刚接到了消息,听说萧夫人是远航的股东,是佟家的人,这个消息属实么?听说萧夫人回来只为了争夺远航的股份的?是真的么?”总算是有一个记者问出了问题。

佟秋练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的媒体,放在两侧的双手,瞬间收紧,我争夺股份,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好么?叔叔……你这是准备和我摊牌了么?

“萧夫人,您也是姓佟的,既然有远航的股份,那么您和佟总裁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喽,请问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瓜葛,为什么佟总裁提到您的时候会这么不高兴呢!您是不是回来夺去远航的股份的?”

“我们萧家会在乎远航的那么点股份么?麻烦各位让开!”萧寒伸手握住佟秋练的手,佟秋练的手冰凉,萧寒握紧佟秋练的手,握得佟秋练都有些疼了,萧寒伸手直接将佟秋练搂在怀里面,“你并没有做什么,看着他们,别怕……我在!”

佟秋练深吸了一口气,就在所有的保镖的护送下,四个人才上了车子,而车子上面的广播正好放到了佟修接受记者采访的对话,“佟先生刚刚经历了人生的重大变故,现在怎么会想起来想要把公司的大部分管理交到令公子的手上面呢?难道真的是和外界说的那样么?力不从心了?”

“你们这是哪里听来的消息,说实话,最近的这些事情,对我的打击真的是很大的,而且,我也觉得是时候放权让小辈出来露露脸了,况且我们公司最近发生了一些内部的调整,或许我这个总裁也不一定做的安稳啊!”佟修这说话的语气显得十分的无奈!

“佟总裁说的这是什么话,远航是佟老先生一手建立起来的,怎么会不姓佟呢!”

“因为公司的最大股东虽然姓佟,却已经不是佟家的人,这个人或许你们也认识,就是萧夫人,她是我们远航的最大股东,她也算是我的小辈吧,我这个做长辈的,怎么能和晚辈争什么呢……”下面的似乎还有一些东西,而萧晨直接将广播掐断了。

“这个佟修是不是疯了,他这是存心的么?”就是萧晨这种二货的男子都看得出来佟修的居心,更何况是佟秋练和萧寒,小易已经趴在佟秋练的腿上面睡着了,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脸蛋。

“他已经将他的女儿的事情全部归咎在我的头上了吧,再者说,刀笔利,杀人不见血……”佟秋练的眸子一瞬间的恨意,萧寒清楚的捕捉到了,萧寒虽然不懂他们之间的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佟秋练一直以来都是以一种淡然处之的态度应对的,很少露出这种恨意。

“他想和那个时候对付父亲的时候一样对待我,有些事情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舆论的推动作用,爸爸的事情,就是在舆论的推波助澜下面,才最后演变成了父亲在狱中自杀的,还被说成是畏罪自杀了,所以说刀笔利,杀人不见血……”佟秋练靠在座椅上面,看着窗外的闪过的灯火酒绿,心里面涌起了一股酸楚!

而果然在第二天的报纸上面,居然标题就是,“萧氏意图吞并远航,之前的合作或是陷阱!”“萧夫人心机重,意图搞垮佟家!”而有些记者居然搞到了一些佟秋练和佟家的两个姐妹对峙的一些画面,包括在令狐家的晚宴上面的一些画面,更有人直接说那个破坏令狐默和佟清然的小三就是佟秋练。

佟秋练看着报纸,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什么事情到了他们的口中就会变成这个样子,而自己俨然已经被描述成了一个贪心不足,视财如命,不念亲情的女人了,萧寒看着报纸,让安叔赶紧把报纸都收起来:“好了,吃点东西,我等会儿送你去警局……”

而这个时候佟秋练的手机响了,是赵铭的电话,“佟法医,警局门口都是记者,都是找你的,今天也就是DNA的检测和比对,小白一个人就行了,你好好在家休息吧,等风波过去你再上班好了……”

佟秋练挂断电话,“不用了,我现在估计哪里都出不去了……”这种感觉让佟秋练像是回到了五年前,佟秋练觉得头很疼,她独自走到了阳台,萧家的大宅距离大门口有十几分钟的车程,所以记者根本拍不到萧家的屋子的任何的画面,但是佟秋练站在阳台,微风吹过,佟秋练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五年前也是这么多的记者,而那个时候的记者,完全无法体会母亲的那种绝望和无助,只能看着母亲日渐消瘦,直到住进了医院,那个时候的是无助的,但是更多的却是无措,亲人的离世,让佟秋练根本就是猝不及防,她根本来不及悲伤,她的心里面已经麻木了,面对痛苦和悲伤,佟秋练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萧寒从身后抱住了佟秋练,佟秋练伸手直接攥住了萧寒的胳膊,“为什么他会觉得我对他构成威胁,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因为害怕……”萧寒抱着佟秋练,“你根本不用困扰这些东西,记者本来就十分的喜欢扭曲事实,再说了,事情你根本没有做过,怕什么……”佟秋练虽然点了点头,但是还是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因为有些报道,甚至直接说道自己嫁给萧寒为也是萧家的财产,说萧寒养了个美女蛇。

“我只是不想他们牵扯到别人,父亲的事情出来之后,我们家里面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爷爷去世,因为有人说爷爷利用远航帮父亲洗钱,我父亲每个月就那么点薪水,需要洗钱么?”这是佟秋练第一次和萧寒说起家里面的事情。

“你家人的死因你怀疑过没?”佟秋练似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家里面的人死因!

佟秋练直接回身,看着萧寒,萧寒只是任由着佟秋练打量,佟秋练眉头紧锁,“你知道什么?”

“你的父亲当年的案子简直是轰动全国的,我能不调查么……”萧寒说完,佟秋练的脸色就变了变,就像是自己想要极力的隐藏的东西被人触碰一样,其实五年前的事情,全部都是佟秋练不想提起了,佟秋练打落萧寒还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你查我?”

“难道不想知道你亲人真正的死因么?难道真的会有无缘不顾的恨?佟修为什么那么防着你,难道就是因为你手中的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其实你心里面都清楚的对么?佟家,令狐家……全部都逃不脱干系,你明明都知道的,你为什么要逃避,你逃避了,那些人就真的放得过你么?你想想孙正的死……”萧寒箍住佟秋练的肩膀,逼迫佟秋练听完自己的话。

“你是说孙叔叔的死很可能和他们有关……”佟秋练虽然是问句,但是萧寒的眸子让佟秋练已经明白了一切。

“我一直觉得他们不会这么心狠,令狐叔叔,叔叔还有我父亲,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你心里面都是很清楚的,这种新闻报道,有的时候不管是真是假,心里脆弱的,是真的可能被逼上绝路的,难道你的叔叔不懂这些东西的厉害,你难道看不出来,你叔叔这是在逼你么?”

“逼我做什么,我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做的,就是那百分之三十分股份?”佟秋练是不在乎的,若是真的在乎的话,但是她的手里面可不仅仅有自己的股份,还有父亲的,还有爷爷送给母亲作为嫁妆的一部分股份。

“你是不在乎,但是有人在乎……权利财富对男人来说是很有诱惑力的,更何况,佟修想要财富,而令狐泽想要权势……你父亲去世之后,令狐泽升了高位,佟修直接成了远航的总裁,难道你就真的不想找到你父亲事情的幕后凶手么?”

“幕后凶手,你是说网络么?”佟秋练冷笑一声,“就是因为一个帖子,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帖子,一个不知道谁发的帖子,我的父亲就是因为这个东西被查处的,我不懂了,为什么当时那么多人冷眼旁观,以至于我的父亲在狱中绝望的去世……”

“好了,别想了,没事的,没事了……”萧寒其实已经知道了佟齐事情的一些东西了,这么多天的调查,加上还有顾南笙的助力,白少贤也在关注着之前的事情,白家在官场上面可以说是能够呼风唤雨的家族,想要查一下以前的事情并不难。

而此刻的佟家,佟修一巴掌甩在了佟清流的脸上面:“混账,我已经对外宣布,你要出任远航的总经理了,你说你不接手?你不接手是准备谁来接手?难道是佟秋练!”

“哼——呸——”佟清流吐出了一口血,在雪白的瓷石上面显得不格外的刺目,“爸,之前的花样,你难道又想重新来一次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的帖子……”

“啪——”佟修的瞳孔瞬间收缩,整个人的心脏都开始乱跳了,“你在胡说什么,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帖子,你再胡说,就赶紧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你还真的以为我想看见你么?当年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我知道,那个帖子就是害死大伯的凶手,要是小练知道和你有关系,你觉得……”佟清流本来秀气白净的脸上面已经可以清楚看见那鲜红的手指印,在他的脸上面肿的很厉害。

“你闭嘴,给我滚,给我滚……一口一个小练,她是你堂姐!”佟修冲着佟清流大吼一声!伸手指着大门,“给我滚,立刻给我滚,别再回来了……”

“你真的以为我想回来了?这个家乌烟瘴气的,你以为我想待在这里么?我这就走……”佟清流说着就往外面走。

“站住!”一看到佟清流真的要往外面走了,立刻叫住了佟清流,佟清流则是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你一开始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你却没有告诉她,你以为她会原谅你么!你以为她会原谅你么……你和我们一样,你是帮凶,你是帮凶……”

佟清流的步子顿了一下,但是还是毅然决然的走出了佟家的大门,“你回来,你给我回来……”佟修颓然的跌坐在沙发上面,而不一会儿,楼上面,突然传来了女人唱歌声音,还有女人放肆大笑的声音,真个佟家格外的安静,只能听见女人诡异的声音,在空荡的屋子里面,显得格外的渗人和诡异。

“难道这就是报应么?哈哈,报应么……大哥,这是你给我的报应么!哈哈……”佟修突然就放肆的大笑起来,他看着今天的报纸,上面仍旧是佟秋练放大的照片,但是昨天还是说羡慕佟秋练的人,今天已经把她当做了一个视财如命的心机婊了……

“我能把你父亲搞垮了,难道还整不死你么……”佟修拿起报纸,将佟秋练的照片剪下来,然后慢慢的撕掉,一点点的撕碎,似乎这样,他的心里面就能够舒服一点了,然后佟修拿起了手边的药瓶,直接倒了两颗,温水服下,而那个药瓶上面赫然写着“安眠药”几个字。

若不是服用安眠药,佟修估计完全睡不着的,佟清姿是没日没夜的叫喊,唱歌,哭泣,大笑,偶尔有几个小时是安静的,但是通常都是闹腾的,这一点让佟修完全无法安然入睡,而安眠药则是成了佟修的必备药,没有安眠药的话,佟修根本睡不着。

佟修慢慢的爬上楼,他的身形相比之前已经消瘦了很多,而且整个人面部浮肿,就是走路的时候都是有些脚步不稳的,气若游丝的感觉,眼下面的乌青也十分的明显,看得出来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好!

而佟修在路过佟清姿的房间的时候,房门依旧是半关着的,而透过门缝,佟修看见了,佟清姿被绑住的双手此刻正在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嘴巴里面念念叨叨的,时而开心,时而不开心,整个人已经消瘦的只剩下一副骨架了!

佟修的手死死地攥住门框,佟秋练,都是因为你,全部都是因为你,我好好的两个女儿都是因为你才会被害死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就像是当年对待你的父亲一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