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4 雨过天晴,开棺验尸

此刻的医院中,以为裴子彤的事情已经见光,所以很多的新闻媒体都把医院的大门堵死了,C市这几起凶杀案,无论是哪个被单独的拿出来,都是耸人听闻的案子,但是偏偏凶手和幕后的策划,居然是个弱女子,这能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么?

所以很多的媒体都想要得到独家的新闻,这不都在医院这里堵着了么?而此刻的的赵铭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纷纷扰扰的人群:“队长,我们的人已经脱离生命安全了,虽然割到了喉管,但是索性,只是割裂,血液进去了一些,呛到了肺部,幸好抢救及时,已经脱离了危险了,另一个也没什么事情!”

“裴子彤的情况怎么样了?”赵铭最近真的觉得有些挫败,一个佟清姿疯了,一个裴子彤,双腿摔断了,不过案子也算是破了,总算是不用每天都被局长念了。

“双腿的脚踝都是粉碎性的骨折,摔到了尾椎,很可能留下终生都要在床上面度过了,还有就是她的……”李耐咽了一下口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赵铭看了李耐一眼,“怎么?还有什么你说不出口的……”

“刚刚医生检查出来,她长期做人流,腹部有很多的残留物,需要及时清理,最坏的就是切除子宫了!”这么女人,这么私密的事情,让李耐这个黑大汉说出来,倒是真的让他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她这辈子估计都要活在监禁中了,这些都不重要了!”

赵铭看着窗外,不再说什么……

而此刻在家里面看到了新闻的佟修,一下子将遥控器狠狠地砸在了电视机上面,电视机狠狠地震动了一下,上面出现了一个小的裂口,但是电视新闻还在播放着,居然是她在幕后操纵的,居然是她!

佟修真的是做梦都想不到这件事情会和裴子彤有什么关系,但是新闻上面警察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贱人,但是就该找人把她弄死,就算是知道裴子彤终身残疾,也是难消佟修心头的一口恶气。

佟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长长的舒了口气,一个佣人就慌里慌张的跑了下来:“先生,小姐怎么都不吃东西,我们怎么喂她都不吃,还咬了我一口,先生,小姐她……”佣人说着摞起了衣袖,下面是两排牙印,很深,佟修只是挥手让她下去,而自己慢慢地走上楼,这一边走一边就能听见佟清姿那笑声,在空荡的别墅显得格外的诡异。

佟修刚刚推门进去,几个佣人刚好给佟清姿换了衣服,佟清姿看到佟修就嘿嘿一笑,佟修真是心如刀割啊,因为佟清姿疯了之后,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扭曲了,这笑容,若是从前,佟修肯定觉得心花怒放,但是此刻佟修觉得就像是有人拿到在戳他的胸口啊!

“清姿,今天好点了么?”佟清姿一直在吃药,就是那种精神病人会吃的药,偶尔会有几个小时的清醒的时候,但是虽然是清醒的,但是佟清姿却不能表达什么,就是说话也变的口齿不清了,佟清姿歪着脑袋看着佟修,又冲着佟修一笑,“你身后有人……”

佟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哈哈,傻瓜,你是傻瓜……哈哈……别骗了,哈哈……傻子,你好搞笑……”断断续续的,不过佟修还是可以听得出来佟清姿在说什么的,同修只能勉强得对着佟清姿一笑。

慢慢的走向了佟清姿,突然佟清姿就伸手够到了佟修的手,那么的小心翼翼的将佟修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嘴边,然后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佟修,对于女儿有时候露出的这种神情,佟修是抗拒不了的,但是!

“啊——”突然就传来了佟修的一身惨叫,因为佟清姿突然就张嘴咬住了佟修的手腕,就像是吸血鬼一样死死地咬住了佟修的手腕,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佟修完全挣脱不来,只能发出了一声惨叫。

而所有的佣人都被吓了一跳,正好回家拿东西的佟清流立刻跑上楼,看到这一幕,也是被吓了一跳,直接拿起了手边的一针镇定剂,也不管扎哪里了,直接扎进了佟清姿的手臂,瞬间将里面的镇定剂推进了佟清姿的手臂里面,然后将佟修手腕和佟清姿的牙齿掰开,佟清姿还冲着佟修嘿嘿的傻笑。

但是佟修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只能死死地捂住手腕,而佟清姿居然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巴:“好吃哎——”那样子就像是吃了糖果的小孩子,不过看得人心里面发麻就是了。

家庭医生过来给佟修包扎伤口:“佟先生,我还是建议您把佟小姐送到医院或者疗养院,这留在家里面迟早会出事的啊……”

“能出什么事情!我会雇医生过来专门看护的!”佟修的态度很坚决,医生也不好说什么,“这里的药,这几天早中晚各一次,幸好,佟少爷回来的及时,不然这手腕上面的筋要是被咬断了,就很难恢复了!”

恰好拿了东西正准备离开的佟清流准备离开,佟修直接叫住了佟清流:“家里面现在都这样了,你还要搬出去?”

“那你能把她送走么?”佟清流反问佟修,佟修显然是不会同意的,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女儿关在那种地方,况且佟清姿的精神正在慢慢的恢复中,现在可以有一天几个小时的清醒之后,以后肯定是更长的,绝对可以恢复到原来的,不过这只是佟修的异想天开罢了。

“我睡眠本来就不好,自己都要去看心理医生,你总不想家里面出两个神经病吧!”佟清流这话说的,佟修完全不知道该回什么,只能看着佟清流出了门。

手腕上面传来的疼痛越发的强烈,他还清晰地记得当佟清姿的牙齿咬进去的时候,佟清姿的那种凶狠,就像是未驯服的野兽一样,完全没有一点的理智,那个时候的佟修心痛远远大于身体的疼痛。

此刻的饭店中萧家四口,气氛也很怪异,尤其是此刻萧寒和小易同时夹了一块肉放到了佟秋练的碗中,“妈咪,很好吃的,真的……”小易冲着小易眨巴了眨巴星星眼,那眼神就是吃我的!

“当然是我夹的更好吃了!”萧寒一只手撑着下巴,就这么冲着佟秋练抛了个媚眼,佟秋练真是一个头两个大,那个……她能都不要吃么?

而处于漩涡之外的萧晨则是低头猛的把饭,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掺和了,人家一家三口的事情,和自己有半毛钱关系啊,吃饱饭才是最重要的,佟秋练只是夹了一根青菜放到了萧晨的碗中:“萧晨,你多吃点,看你吃的很香……”

“啊……”萧晨嘴巴里面的饭还没有咽得下去,就收到了来自另外的父子二人的不满的视线。

然后萧寒和小易就轮流给萧晨夹菜,夹菜什么的,萧晨真不介意,萧家还没有什么洁癖的人,再说了自家人,也不讲究那么多,只是为什么夹的菜不是青菜就是白菜,我不是素食动物啊,我是食肉动物啊,啊……为什么战火还是烧到了自己这里啊,萧晨真是欲哭无泪啊,只能吃着碗里面的一团绿色的青菜。

“小叔叔,好吃不?是不是我夹的特别好吃啊……”小易冲着萧晨嘻嘻的笑着,萧晨只能一边吃菜一边点头,为啥在家他的地位居然排在了小易的后面!其实萧晨从来都没有正视过自己在家里面的地位,那就是……他在家里面其实从来都是没有什么地位的!

而他们出游的照片也很快的占据了那天报纸的头版头条,令狐默此刻正站在办公室的巨大的落地窗的前面,俯视着整个城市,但是萧氏的大厦是整个城市中最高的建筑,在C最繁华的街道上面,拔地而起,就像是一个巨人在俯瞰着一切,令狐默这辈子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感觉真的挫败,萧寒给了他这种挫败的感觉!

令狐默伸手将报纸揉碎,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面,而他的桌子上面,此刻正放着一张请柬,萧寒公司的周年庆,请柬的颜色不是夺目的红色,而是清冷的蓝色,背景是一碧如洗的湖面,碧蓝色的水面,上面是雪莲,纯白的雪莲,不期然的就让令狐默想到了萧寒和佟秋练两个人。

萧寒的眸子是你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的蓝色,可以深邃的像是最深的大海,可以纯粹的像是最无瑕的蓝钻,但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萧寒那种云淡风轻,看起来与世无争,其实他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紧紧地攥在手里面了。

萧氏固然低调,但是萧氏却在迅雷不及掩耳间已经占据了C市的经济命脉,所以说萧寒这样的男人是很危险的,令狐默之前觉得别人叫他萧公子只是因为他的长相,现在想来,萧寒是从骨子里面散发着儒雅,但是那种算计被人的本事也是带着艺术的,可谓杀人不见血那种。

这张请柬的这种设计,可谓是独出心裁的,雪莲,湖水,蓝色,白色……令狐默颓然的坐在椅子上面,闭着眼睛,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总是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到头来却一无所有,就是心爱的女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投入别人的怀抱。

此刻的顾家正在安静的吃饭,是的,是非常安静的吃饭,偶尔可以听见杯盘刀叉的声音,倒是绝对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而长长的餐桌,顾氏夫妇和顾北辰、施施分别坐在两头,顾珊然觉得和顾北辰吃饭简直是受罪啊,一顿饭吃下来铁定要消化不良的,顾珊然拿着筷子戳了戳米饭。

“珊然,不想吃你就下去,你这种行为难道是在向我抗议么?”顾北辰优雅的喝了口红酒,然后特别儒雅的拿起筷子,动作极致的好看,就是夹菜看起来都是一种享受。

“额……没有,绝对没有!”天哪,这眼睛是怎么长得,我戳戳我自己的饭也能被说教,真是够了。

“那就好好吃饭,别说话!”顾北辰这种处女座加上有洁癖的人,就是这样子,什么事情都要要求完美,就是吃饭的时候,也不准别人说话,施施就做得很好,施施完全不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吃饭,吃完就要走,刚刚擦了擦嘴,顾北辰就夹了一块肉放在施施的盘子中:“亲爱的,我已经饱了……”

“你一共吃了三根青菜,四口生菜,半个苹果,喝了一口汤……”顾北辰说完,施施的脸差点绷不住,不过她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怜兮兮的看着顾北辰,但是顾北辰低头仍旧是优雅从容的吃着东西,施施在心里面咆哮,你丫的,顾北辰,你丫丫的……我吃多少你记得这么清楚干嘛!

其实他们这顿饭已经吃了大半个小时了,顾珊然和顾南笙都很好奇,施施是如何做到,这么长的时间就吃了这么点的东西,施施伸手拉了拉顾北辰的衣服:“那个……我今天不太饿……”

“你早上吃了半个苹果半杯牛奶……”顾北辰端着红酒喝了一口,伸手理了理被施施抓的有些褶皱的衣服,“把这几块肉吃了!”

施施看着顾北辰夹了几块肉放在自己的盘子里面,特么的,瘦肉我也就忍了,为嘛还有肥肉,顾北辰夹了菜就放下了公筷,顾北辰这人洁癖的厉害,加上又有轻微强迫症,夹菜什么的,自然是公筷了,不会用自己的筷子的,“不能挑食!”

“顾北辰,你耍我呢,我还就不吃了……”施施这话没有说完,顾北辰的速度更快,直接夹了一块肉直接塞到了施施的嘴巴里面,施施的眼睛瞬间睁得很大。

“我相信你是不会吐出来的!”顾北辰说着优雅的喝了口红酒,那禁欲的脸上面此刻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对面的两个人立刻低头开始吃饭,这两人要是开战了,绝对是世界大战的级别啊,还是赶紧吃完逃命要紧!

顾氏夫妇吃完饭,互相使了个眼色,顾南笙拉着顾珊然的手,就直接往外走,突然一个盘子就从他们的身侧飞了过去,然后身后就是各种杯盘落地的声音,等到这两人回头的时候,顾北辰仍旧是衣服死人脸,手中仍旧端着那一杯红酒,轻轻啜饮了一口,但是施施则是双手掐腰,哪里还有平时的高贵啊!

“顾北辰,你丫的,你还喝酒……”施施单手在面前扇了扇,似乎想要缓解自己暴躁的脾气,但是显然不行,“你丫的,你再这样,我真的不客气了!”

“你一直没有客气!”顾北辰指了指地上面的破碎的杯盘,“还有……注意形象,那边还有小辈在看着呢!”施施一记冷眼射过去,顾南笙果断拉着顾珊然走出了这个是非之地,这两个人要是在一起,好的时候如胶似漆的,不好的时候,那破坏力,简直能和核武器爆炸相提并论了!

“那个,珊然宝贝……有个事情我想和你建议一下……”顾南笙看着顾珊然直接脱下了外套,特么,刚刚吓得出了一身的汗,这两人吵架一边吵去啊,别祸害我们啊,顾珊然一边想着一边将外套脱下去,拿起了一边的黑色的吊带,直接套上,紧身的衣服将顾珊然完美的身形展现了出来。

“貌似真的有些胖了……”顾珊然捏了捏腰上面的肉,“童养夫,你刚刚想要和我说什么来着……”

顾珊然刚刚回头,顾南笙直接快步上前,直接将顾珊然压在了床上面,“我觉得吃饱喝足了,就该进行一些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活动了!”顾珊然伸手捏了捏顾南笙的下巴,“珊然宝贝,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什么样的活动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啊?”顾珊然还故意的对着顾南笙的耳朵呵了一口气,成功的感觉到了顾南笙身体的些许僵硬,顾珊然呵呵的笑着……

“就是能让你减肥成功,又不会累着你的运动喽……”顾南笙说着倾身就压了上去,顾珊然一个翻身,直接将顾南笙压在了身下,顾珊然就像个女王一样,将自己的头发撩了起来,拿起头绳就把头发扎了起来,露出了雪白诱人的脖颈和精致诱人的锁骨,还有胸前的饱满也是一览无遗!

“童养夫,我觉得这个提议不怎么样?”顾珊然像个女王骑在顾南笙的身上面,笑着伸手勾了勾顾南笙的下巴。

“我觉得不错啊,你想在上在下,都随你,或者口味重的?”顾南笙试着提了一句,难不成施施姐说的是对的?珊然宝贝喜欢的是口味重的,“就是没有辅料来着……”

“口味重的?”顾珊然直接翻身下去,从抽屉里面拿出了顾南笙几乎是不戴的领带,“这不是有了……”

“珊然宝贝,原来是S体质啊?”你丫的,顾南笙,我等会儿就让你知道,老娘是S还是M,顾珊然想着,直接将顾南笙的双手直接绑在了床的两头,然后拍了拍手,“好了……”

“那我们继续……”顾南笙眨着星星眼,一脸渴望的看着顾珊然,顾珊然趴在床边,伸手拍了拍顾南笙的脸,“不是要辅料么?我这不是给你弄来了么?剩下的你自己玩吧……”顾南笙脸上面的笑直接僵在了嘴角,“珊然宝贝,不带你这样的……”

“怎么?想反抗了?”顾南笙一个劲儿的摇头,这点绝对没有啊,顾珊然笑着俯身在顾南笙的红唇上面亲了一下,“那就乖了,我去洗个澡,你乖乖待着……”说着顾珊然还故意学着施施扭着腰肢就走进了洗漱间,关键是顾珊然这个魔女居然没有关门,顾南笙只要用力抬头一看就能看见顾珊然曼妙的身姿,这简直是人间地狱有木有啊……

等到佟秋练的脖子上面的伤好了,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这期间,她和萧寒的感情也算是突飞猛进了,这一大早起来,萧寒直接翻身将佟秋练压在身下,“小练,能不能别去上班啊,陪我再睡会儿……”说着直接俯身吻住了佟秋练,佟秋练则是笑着慢慢的回应着萧寒。

一吻结束,萧寒将头埋在佟秋练的脖颈处,“好了,别闹了,赶紧起来洗漱,等会儿不是要送我去警局么?今天不是有事么?”萧寒点了点头,但是还是在佟秋练的脖子处蹭了蹭,新长出来的胡渣,弄得佟秋练痒痒的,佟秋练伸手拍了拍萧寒的背,萧寒直接一把将佟秋练抱了起来,佟秋练下意识的双腿直接盘在了萧寒精壮的腰上面!

“喂——不是说好去洗漱了么?你又闹什么啊……”佟秋练吓得脸都有些白了,萧寒则是轻啄了佟秋练的红唇,“吓着了?”

“你说呢,放我下去!”但是萧寒这是双手直接托起佟秋练的臀部就往洗漱间走,“抱你过去……”

“你可真是无聊!”佟秋练虽然这么说,但是双手环住了萧寒的脖子,轻轻趴在萧寒的肩头,“我也想多陪陪你和小易,但是孙叔叔的事情我不想别人插手……”

“我懂,放心吧,我和小易都这么懂事,你就好好工作去吧!”萧寒放下佟秋练,两个人就并排一起刷牙洗漱,似乎这十几天两个人已经养成了十几年的习惯一般,就是漱口的频率和时间都是一模一样的。

佟秋练下楼的时候,小易已经拉着大人准备出去晨跑了,茶茶则是欢脱的在一边蹦跶,但是大人却是死活都不肯动,只是赖在地上面可劲的打着哈气,这后面的夹板还没有拆开,每次都是拖着一条腿跟在小易和茶茶后面,看着也是够可怜的!

“好啦,你和茶茶先去吧,大人就让他休息一天好了!”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大人本来一动不动的,看到萧寒就磨磨蹭蹭的蹭到了萧寒的脚边,萧寒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大人的恢复情况,大人则是直接跳到了萧寒的怀里面!

“你个狗腿子,茶茶,我们走……哼……”小易一看到大人这么喜欢萧寒,心里面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狗腿子,难道是看出了萧寒在家里面的地位还是怎么的,就喜欢扒着萧寒,不过爹地也不爱理他就是了,想到这个,小易的心里面似乎也平衡了一点!

萧寒送佟秋练去警局,回头就直接去公司了,这到了警局之后,佟秋练回头拿衣服,赫然发现大人居然躺在衣服下面,“那个……”佟秋练指了指后面的大人,萧寒一回头看到大人脸都绿了,他刚刚和季远约了半个小时后的进行高层会议,现在取消也来不及了,又不能把大人扔给佟秋练,佟秋练等会儿要出现场的!

“你带着大人去开会好了,反正大人很乖的!”佟秋练说着赶紧就跳下了车子,但是被萧寒一把拽住了,“这么得意?”萧寒挑眉看着佟秋练,佟秋练摇了摇头,但是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萧寒亲身上前,亲了佟秋练一下,“好了,赶紧进去吧,大人今天就归我照顾了……”

所以所有人就看到了他们英明神武的萧公子,萧总裁,在十几天没有出现之后,居然抱着一只狗出现了,关键是还是个残废的狗,这还上着夹板呢,这狗趴在萧公子的怀里面愣是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架子倒是很大的。

“给我倒杯绿茶,给大人弄点牛奶!”萧公子进办公室的时候那个有些呆呆的小姑娘说,那秘书愣了半天,总裁这在家十几天,口味都变了,绿茶……那大人又是谁啊!难道是等会儿有客人要过来,结果秘书悲催了……

当萧寒看了看那一杯牛奶的时候,大人则是睁开眼睛,不满的冲着那个小姑娘翻了个白眼,这姑娘本来就有些呆,此刻直接傻在那里了,她这是被一条狗鄙视了么?难道是总裁家的狗就能鄙视别人么?

好吧,是可以的……小姑娘低垂着脑袋!

“你难道让大人和你一样端着杯子喝么?去弄个盘子过来!”小姑娘也算是明白了,这只黑不溜秋的小狗居然就是大人啊,这取个名字,人家不都是毛毛,花花什么的么?或者二毛,阿毛?为啥到了总裁这里狗都能叫大人了……

“我马上去!”谁让人家是总裁呢,而你就是个小职员呢!

所以在之后的高层会议上面,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萧寒的脚边睡着一条狗,是很安静没错了,只是萧寒听着他们的汇报有些无趣了,直接将大人抱到了怀里面慢慢的逗弄起来,这会议室里面总是会传出狗叫声,最尴尬莫过于当一个高层发言结束,我们的大人赞成的叫了一声了!然后所有人只能憋着笑……

然后我们的萧公子心里面居然恶趣味的想着,以后开会无聊了,要是能逗弄一下大人也不错,要是各个高层知道了萧公子的这种恶趣味,肯定想死的心都有了……

此刻在警局的佟秋练,又一次见到了何绥,何绥看起来比起之前消瘦了一些,能不瘦么?作为特种兵,每天都要接受高强度的训练,每天的训练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一想起了哥哥的事情,又是寝食难安,这每天吃得少,消耗的多了,自然就瘦的厉害了,加上这天气慢慢热了,紫外线也强了,晒得比平时更黑了……

“佟法医,麻烦你了!”何绥冲着佟秋练点了点头,佟秋练只是点了点头,而这最近C市也没有什么重大的案子,都是一些小偷小摸的,这用到重案组的地方也不多,赵铭这群人倒是过得挺滋润的。

“佟法医,你来了,地方在乡下,还有些远,估计开车这一来一回要到傍晚了,不过您放心,我们肯定会安全送您回去的!”李耐笑着说,只是佟秋练觉得这李耐怎么越发的黑了,这牙齿倒是一如既往的又白又亮。

而这次下乡则是因为需要去重新检查何靖的棺材,也检查一下棺材里面的人是不是真的何靖,坐在车子上面的时候,何绥也说了他们兄弟的一些情况。

他们家里面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兄弟两个人是相依为命的,两个人是靠着乡里面的乡里乡亲资助,这才能够上学,之后到了年龄,兄弟二人都决定不再读书了,而是毅然决然的去当兵了,在军队他们是不愁吃喝的,所以所有的工资和福利他们都是全部拿回来回报乡里乡亲了。

其实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这对兄弟以前过得有多么的不容易,但是之后哥哥却突然被部队开除了,而之后何绥也不懂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居然就进了监狱,而何绥那个时候在执行任务,和外界是完全隔离的,完全不懂自己的哥哥出事了,而等到自己回来之后,他们说何靖已经死在了监狱里面!

“其实一开始父亲想效仿《射雕英雄传》里面的郭靖杨康给我们取名字的,父亲之前也读过一些书,后来哥哥出生了,就叫何靖,但是别人说杨康是个坏蛋,所以他把就把我改了名字,为了警示我们,让我们不要做那种只会妥协的人,就给我取名字叫何绥!”

“绥靖?”李耐这个大老粗显然是不懂的!

“绥靖本来是民国政府曾设立过多个‘绥靖公署’,意图维护地区局势。过去的反动政府不顾事理道义,使人民屈从于暴力和强权之下以求安定的意思。现多用于形容政策性的手段,是一种通过在某些可能导致战争的事务上作让步来讨好某个咄咄逼人的竞争对手的外交政策。一般用于贬义。不过作为警醒倒是挺好的!”白少言解释道!

“小白,看不出来了,你还是个学霸啊!”李耐伸手捶了一下白少言的肩膀,白少言伸手揉了揉肩膀,这些大老粗,每次下手都这么重,“怎么又一个娘们儿似的,有这么疼么?”李耐说着还在自己的胸口捶了几下!“不疼啊!”

“你个大老粗,我懒得和你说!”白少言瞪了李耐一眼!

“哎呦,小白,你还别不服气了,你看看你这小胳膊小腿的……”两个人说着居然就蹬鼻子上脸了,而何绥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窗外,佟秋练伸手拍了拍何绥的肩膀:“放心吧,不是你哥哥的话,我们绝不会把这种事情诬赖在一个去世的人身上面的,放心吧……”

“嗯!”何绥的侧脸十分的刚毅满是沉重,似乎这车子每往前一点,他的心情就越来越沉重,他明白这事情透着诡异,但是他又不想自己的哥哥平白无故的背负这种杀人罪名,虽然他们同样都是特种兵出身,手上面已经不干净,但是这种罪名他不想让哥哥背负。

开棺验尸是唯一能够还原他哥哥清白的人,而且警察并不是说不通知他,直接去开棺验尸去了,其实警察面对凶杀案,而且是持枪凶杀案,若是自己不配合的话,警察其实是可以自己直接去开棺验尸的,不必等自己这么久,或许是考虑到了警方和军方本来就有些尴尬的关系吧!

不过警方这样还是让何绥的心里面觉得稍微安心了一些,若是警察直接过去开棺验尸,按照他的火爆脾气,估计在警局就能和他们干起来……

车子在下了高速之后,很快的进入了一个比较狭窄的小道,车子开始变的颠簸了,而且周围都是遮天蔽日的大树,打开车窗,可以闻见那种扑面而来的白桦树的清新味道,而且虫鸣鸟叫的,一眼看过去,很少能见到房屋,都是大片的农田,而农田是被这些白桦树隔开的,看起来十分的清新自然。

“很快就到了,这里都是乡里人种的田,我们村子之前比较贫穷,白桦树很赚钱,所以村子里面几乎到处都是白桦树,我哥的墓前也种了一棵,现在也很高了……”何绥看着白桦树,心里面也是百感交集,他已经快两年没有回来了,没有想到一回来居然是因为这种事情!

“白桦树是挺好的,木材可供一般建筑及制作器、具之用,树皮可提桦油,白桦树孤植、丛植于庭园、公园的草坪、池畔、湖滨或列植于道旁都十分好看,有一阵子,我们家老爷子比较迷恋那个叫白桦的诗人!”白少言看着周围大片的白桦林,这里宁静是城市所没有的,虽然城市的繁华进步,但是似乎这里才能更让人安静……

“难怪有人说想当一棵树来着,做一棵树挺好啊,我也想做一棵树,就一棵白桦树好了……”白少言说完,佟秋练抬头看了一眼白少言。

“白桦树是雌雄同株!”佟秋练说完,车厢里面发出了几声爆笑,白少言的脸顿时红了,雌雄同株?好吧,居然还有这样的树,白少言显得十分的尴尬,以后要是说做一棵树什么的,一定要选好植物……居然还有什么雌雄同株!

而车子缓缓的停住了,何靖的坟墓一边就是何绥父母的坟墓了,没有华丽的装饰,就是一个土堆,不过边上面长着一棵白桦树,已经很高了,这里阳光充足,很适合这种植物的生长,赵铭看了看,就让人立刻动手,不懂要检验多久,最好趁着天黑之前能够回去!

何绥则是伸手将何靖的墓碑擦干净,其实不太脏,看起来还是比较干净的,“应该是乡亲们经常过来打扫吧,知道我们家常年没有人回去!”何绥的手很粗糙,尤其是虎口的地方,看得出来厚厚的老茧,而且何绥此刻的表情露出了淡淡的温情。

“有国家将这种树作为国树,这种树在叶子还没有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开花了,听说那时候开花很漂亮!”佟秋练伸手摸着白桦树的树皮,光滑的像是白纸一样,何绥点了点头,“是很漂亮!”

“你知道白桦树的花语是什么么?”佟秋练靠在树上面,看着何绥!

白少言拿着水瓶喝了口水:“老师,这是树,居然还会开花,开花就算了,还真的有什么花语么?”何绥也疑惑的摇了摇头!

“白桦树的花语是——生与死的考验!”佟秋练说完,何绥心里面动了一下,这种树的花语竟然是这个,似乎在象征着什么,但是何绥有说不出来这是象征什么,只是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则是已经侧头看着赵铭他们挥汗如雨的工作了,何绥只是伸手抚摸着石碑,不再说什么!

“已经看见了……”四五个人的努力下面,很快露出了黑色的木质棺材!

“你们在做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