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03 殊死逃脱,摔断双腿

此刻的医院中,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一群警察,大家都是纷纷投去了好奇的目光,而此刻的裴子彤,已经在一个女民警的陪同下面,走进了手术室中,那个医生直接剪开了裴子彤下身的衣服,因为出血很多,所以出现了衣服被血粘住的现象,而女民警压根不敢看这血腥的一幕,就走出了手术室,一群人全部等在外面!

反正这手术室就这一个出口,这个裴子彤怎么的也是跑不了的,而此刻的手术室中,裴子彤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整个人就像是在水中浸泡过一样,头发湿湿的黏在脸颊上面,死死的咬住嘴唇,伸手捂住腹部,因为下体的疼痛感越发的强烈了。

“我下面就给你做引产手术,你这个出血很多,再迟一点,你的生命都有危险,你这子宫壁已经很薄啦,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不自爱啊……”医生叹了口气,吩咐别的医生护士,立刻准备手术!

引产!绝对不行,医生正在准备手术的东西的时候,裴子彤伸手直接拽住了医生的衣服,裴子彤的手上面有半干的血迹,看上去有些渗人,“这个孩子我要留住……”

“你疯了吧,赶紧松手,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引产了也要好好休息一个多月,这流产对女人的伤害是很大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留着他?他已经死了……”医生伸手扯开裴子彤的手,裴子彤本来已经耗尽了力气,她没有想到这一路下来,腹部的疼痛会这么的强烈,就像是被人用脚使劲的碾压一样。

“不要,我不要……这孩子我要保住他,绝对不能流掉……”裴子彤趁着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在忙着消毒器具的时候,居然想要翻身下床,结果直接打翻了床边的器具,叮铃哐啷的声音,把外面的人都吓了一跳!

“神经病,找别人给她引产吧,不想做这个手术就算了,出了生命危险,我们可不负责!”医生气呼呼的走了出去,因为之前已经听说了,是她自己吃的打胎药,现在又在这里装什么啊,现在的女生都是怎么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而此刻的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完全不懂这个裴子彤是准备做什么,而那个女民警虽然看着不大,不过已经是做妈妈的人了,看到裴子彤这个样子,顿时起了一些恻隐之心:“医生,要是可以的话,能不能给她把这个胎儿保下来,你看她年纪轻轻的,刚刚肯定是一时糊涂才会自己……”

“实话和你们说吧,她这个情况我见多了,小小年纪就打胎,她这次流产估计这辈子就不可能做妈妈了,估计这才急了吧,早干什么去了!”医生估计又不忍心,又一次走了进去,裴子彤已经被两个护士抬上了手术台!

而此刻的裴子彤已经是处于重度昏迷的状态了,而且整个人脸色白的吓人,医生叹了口气,戴上了手套,“好了,准备手术吧!”

而裴子彤醒了之后,入目的就是几个军绿色衣服的警察,裴子彤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其实裴子彤的肚子也就是一个多月而已,哪里能摸出来什么啊,“裴小姐,您好好休息一下,医生说你的身体很虚弱!”

裴子彤没有说话,只是睁着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难道说她就这么完了么?不行,绝对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被警察抓住,自己的手上面已经不干净了,而且自己要是被抓住了,估计最轻的话,也都是无期徒刑吧!

一想到自己会面临那种牢狱之灾,自己还有大好的年华,大好的岁月,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的被警察抓住,绝对不行,身上面的麻药已经渐渐褪去了,裴子彤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那种疼痛,从来没有一次流产会这么疼……

此刻的赵铭正在外面和白少言交流案子的情况:“你说她的鞋子上面有孙学初的血迹?怎么可能,他们根本就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啊,况且,她真的可以杀死一个男人么?”那这个女人当时下手得有多重啊!

其实鞋子上面的血迹是这么来的,孙学初当初疯狂的划花裴子彤鞋子的时候,孙学初的整张脸已经花了,身上面也是有血的,自然会在鞋子上面粘上一些!而裴子彤之所以能够杀死孙学初,最主要的是那个时候的孙学初其实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整个人被萧寒折磨的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体力。

此刻的萧家,顾氏夫妇又一次让佟秋练觉得特别无语了,之前萧寒受伤的时候,这两个人就把整个病房里面堆满了所有的水果和花篮,今天这阵仗也是醉了,这萧家大宅也是很大的,这前面的草地上面已经被堆满了各种花,话说这么多的花,这是可以直接开花店了么?

“你们俩每次都要这么兴师动众的么?赶紧进来吧!”佟秋练招呼着两个人进去,顾珊然挽着佟秋练的手臂先一步进去了,但是顾南笙又一次被一个小不点拦在了门外,大人拖着一条腿就拦在了门口!

“怎么滴,英雄救美之后,这么大的排场!”这条狗都瘸了一条腿了,难道还能追着自己跑?顾南笙恶趣味的从一边的草地上面找了一根狗尾巴草,拿着草就拨弄着大人的狗鼻子:“阿秋——”大人打了个喷嚏!

“汪汪——”大人没有动,但是从屋子里面跑出来一团黄色的东西,直接咬住了顾南笙的裤腿,“你丫的蠢狗,你还会叫帮手了!”

“茶茶,赶紧过来!”小易拍手交换着茶茶,茶茶立刻跑到了自己的小主人那里,小易走过去,抱起了大人,“别怕啊,就是个怪蜀黍而已……”什么叫怪蜀黍,我明明是帅哥哥好不?

而萧寒此刻刚刚从外面回来,顾南笙看到萧寒就示意萧寒到另一边去……萧寒伸手扯了扯脖子上面的领带,顾南笙此刻则是恢复了一脸的漠然,那种冷酷甚至让萧寒觉得心里面觉得有些不舒服,“怎么了?”

“你在查佟齐的事情!”顾南笙这话并不是询问,而是一种肯定,顾南笙的面色白皙的就像是生了重病,但是眸子就显得越发的黑亮了,而这种眸子不像是平常的那种玩世不恭,反而是带着一丝危险的信号,尤其是此刻盯着萧寒看,让萧寒觉得自己暗中做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这种感觉,谁都不喜欢!

“怎么?不行么?”萧寒双手插在裤兜里面,仰着脸看着天空,经过了前几天的阴雨天,此刻的天空,已经一碧如洗,就像是萧寒此刻的眼睛一般的透亮,“你查我?”

“不是我查你,而是令狐家在查你……跟踪你的人我已经帮你解决了!”萧寒倒是没有想到顾南笙居然说的是这样的事情,令狐家?“令狐家当年虽然牵扯不多,但是若是没有令狐泽的狠绝,佟齐不至于走上绝路,这个人……人面兽心!”

顾南笙提到令狐泽的时候,是那种很平淡的,但是萧寒注意到顾南笙的拳头收紧,说明顾南笙很愤怒,“当时为什么你们袖手旁观?”

萧寒还不完全的了解顾家的势力,但是从顾珊然和顾南笙这两个人平时排场,加上他们显示出来的实力,绝对是在黑道上面有影响力的数一数二的家族,那么当时若是他们插手的话,事情肯定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当时我们家族也发生了一些事情,再次见到小练的时候,已经是在国外了,当时的她已经怀孕了,你和小练在一起这么久,难道还不出来她有多么的要强么?况且当年的事情牵扯很多,令狐家……你准备好了么?”

“准备?我需要准备什么!”萧寒挑眉,冲着顾南笙一笑,“难道你觉得我没有办法保护好她们母子么?”萧寒的这种自信,是那种来源于自身的自信,有的人不需要多说什么,只要他站在那里,就可以给你足够的安全感,很显然,萧寒就是这种人,他不需要多说什么,顾南笙就觉得萧寒可以值得信赖!

顾南笙以前在顾北辰的身上面看到过这种自信,当时的顾家一团乱,而自己作为下一任的继承人,还那么小,根本帮不了忙,而当时的顾北辰年纪也不大,硬是将顾家上上下下进行了一*换血:“南笙,别低下头,别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示在敌人的面前,你可以脆弱,也可以软弱,你也可以无能,但是你永远都不能懦弱……那就证明你是懦夫,我们顾家容不下懦夫,懦夫的下场就只有——死!”

那个时候的顾南笙似懂非懂,不过还是记住了顾北辰说的每一句话,顾北辰不仅仅是个长辈,更是在顾南笙的成长之后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

“令狐家在华夏根深蒂固,不是这么好对付的,而且……令狐泽这个人很阴险,孙正的事情,你可以试着查一下令狐家!”顾南笙也抬眼看了看天空,有什么好看的,一直盯着看!

“令狐家是根深蒂固的,不过有些事情并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我有帮手的……”萧寒的话音未落!

“萧寒,你是怎么回事啊,在家里面也能出事!”来的人是白少贤,白少贤和顾南笙算是点头示意了,只是白少贤没有私下和顾南笙单独相处过,现在的顾南笙给人的感觉十分的阴暗,明明是一个人,为什么可以有这么极端的两面。

“原来你是这么打算的啊?萧寒,你这个人倒是心机很重啊……”顾南笙说着伸手捶了一下萧寒的肩膀,萧寒则是挑了一下眉毛,白少贤怎么觉得这两个人看着自己怪怪的,而且他们站在一起,怎么看都有些违和感吧!

为什么都冲着自己笑得这么的诡异啊,“怎么了?你俩看着我做什么!”白少贤怎么觉得他们在算计自己呢!

“没事啊,进去吧!”萧寒拍了一下白少贤的肩膀,白少贤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事实证明,白少贤的感觉是正确的!

裴子彤在床上面躺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下面疼得难受,在一个护士的搀扶下,去卫生间的时候,裴子彤居然发现,马桶里面居然都是血水,看起来格外的渗人,“没事的,会有出血的现象的,过一阵子就会好的!”裴子彤只是咬着牙,腹部的肿胀感,就像是有人拿着东西在搅动一样。

裴子彤刚刚回到病房的时候,赵铭和李耐就走了进去,手中拿着一摞的资料,赵铭端着一张凳子坐在裴子彤的床边,从中抽出了那一张高跟鞋的照片:“这是你的鞋子吧,你仔细看看……”裴子彤眼睛一瞥就认出了这是自己的鞋子,首先这鞋子是限量版的,无论是造型还是设计都比较独特,关键是这鞋子是裴子彤修理过的,和别的鞋子不一样!

“怎么了?”裴子彤的脸色还是十分的苍白,嘴唇有些干裂,但是即使是这样子,裴子彤还是漂亮的,毕竟本身的底子就比较好,手中端着一杯水,“我在等我的律师过来!”

“裴小姐,您的律师是不会过来了!”李耐站在一边,裴子彤看了李耐一眼,那眼中满是轻蔑,“裴小姐,您不用这么看着我,你的这种情况,哪个律师过来都不会受理的,您就好好招了吧!”

“怎么了?你们这群人是打算欺负我这个弱女子了!”裴子彤伸手摸了摸肚子,片刻的功夫,眼中已经充盈了泪水,这演技,若不是在审案子,周围的人都要拍手鼓掌了,“你们警察审案子,就是喜欢挑这种时候么?明明知道我刚刚失去了……”裴子彤说着将头埋在双腿间,就开始嘤嘤的啜泣起来。

“裴小姐,你到底来医院堕过几次胎,我们一查便知了,你又何必拿一个逝去的生命博取同情呢!”赵铭随即从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拿出了一摞照片,一下子扔到了裴子彤的床上面:“这上面的人是你吧,孙学初的死,王喜的死,包括你的父亲……”

裴子彤抬头就看见了床上面的半床的照片,从自己怎么从家里面出来,到如何将孙学初的尸体焚毁,所有的一切都被人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了,“不是我,不是我……啊——不是我!”裴子彤抓起一把照片就把照片直接撕毁,所有人也不阻拦,赵铭则是起身,示意几个女民警和几个男警察好好看守裴子彤!

“照片原版我们已经收起来了,裴小姐尽管撕吧,若是到了法庭上面,裴子彤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就好了!我们走!”裴子彤认不认罪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因为证据已经很充分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吧所有的资料进行整理汇总,然后就可以直接移交司法部门了。

裴子彤此刻看着天花板,整个人的脸就像是死人一样的,死气沉沉的,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神采,“裴小姐,粥在这里,您吃点吧!”女民警将一碗粥放在了裴子彤的面前,裴子彤只是傻傻的看了一眼碗中的粥,许久都没有动静!

佟秋练自从收到了白少言的邮件之后,看到了所有材料的汇总,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她不相信相信一个人居然可以坏到这个地步,佟秋练想起了裴姿颜还活着的时候,一天晚上裴子彤曾经打过电话给萧寒,那个时候的裴子彤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但是现在的裴子彤真的可以在短短几个月变得这么的心狠手辣么?

“怎么了?这么懊恼?”萧寒从身后伸手环住了佟秋练的肩膀,头抵在佟秋练的肩膀上面,“案子破了,还不高兴么?”

“只是觉得凶手出乎意料罢了!”佟秋练合上电脑,“怎么了?等会儿不需要去公司么?”

“难道我的老婆生病了,我在家陪老婆不行么?”萧寒说着埋头在佟秋练的脖颈处狠狠咬了一口,“还是说你不想我陪你!”佟秋练觉得脖子处一疼,伸手想要推开萧寒的时候,萧寒的手臂已经紧紧的箍住了佟秋练的双臂,佟秋练完全使不上任何的力气,萧寒看着佟秋练脖颈处那红艳艳的一颗草莓,心里面瞬间得到了满足。

“疼……”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脖子,这边的脖子处被伤到了,这边还被留下了这种东西,真是不能见人了,萧寒则是笑着紧紧的从后面抱住佟秋练,佟秋练可以清晰的听见萧寒的心跳声音,这种感觉让佟秋练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你的伤什么时候才能好!”萧寒的从后面隐约可以看得见,佟秋练睡衣领口下面的风光,似乎只要看一眼,就挪不开视线了,佟秋练则是完全没有察觉萧寒此刻的异常,只是伸手摸了摸脖子:“应该很快吧,伤口不深!”

“那就好,我觉得我快等不下去了!”佟秋练有些茫然,然后呆呆傻傻的问了一句,“什么等不下去了!”

而话音未落,佟秋练就被萧寒直接从椅子上面拉了起来,一百八十度的旋转,佟秋练直接落入了萧寒的怀抱里面,四目相对,佟秋练看见了萧寒眼中的*裸的*,完全不加遮掩,佟秋练突然觉得自己此刻的身体有些发烫,而空气中的温度似乎也在慢慢的升高,四目相对间,似乎两个人的眼中只有对方,似乎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心跳加快……

萧寒微微低头,轻轻的碰触了一下佟秋练的嘴唇,比起以往的悸动,佟秋练觉得这个吻十分的虔诚,萧寒就像是怕碰碎佟秋练一般,轻轻的在佟秋练的嘴边碾磨,“抱歉让你等了五年,以后我会还你一个五年,两个五年,三个五年……直到我们老去……死去……”

佟秋练双手死死地攥住萧寒的衣服,点了点头,一滴清泪不期然的从佟秋练的眼中滑落,直接落入了两个人的嘴唇边,萧寒轻轻将佟秋练的眼泪吻去,“这种场景,我原本以为都是我的奢求,这场婚姻并不是你愿意的……”

“傻瓜,我不愿意的事情,任何人都勉强不了我,和你没有关系,只是我想要反抗一下我的父母罢了,不过幸好,那个人是你……”萧寒将佟秋练抱在怀里面,指尖轻柔的拂过佟秋练的发丝,脸颊,脊背……

两个人的结婚典礼,那是萧寒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妻子,之前萧寒调查了很多,但是都是一无所获,他以为他会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小姐结婚,但是他想错了,佟秋练这个他完全陌生的人,披着洁白的婚纱,在父亲的搀扶下走进了教堂,那个时候萧寒就知道这个女人连一个可以参加婚礼的亲友都没有。

头纱下面隐隐约约的美艳面孔,玲珑有致的惹火身材,样貌倒是一等一的,当头纱揭开,欲语含春,当时的萧寒心脏就跳慢了半拍,因为这个女人虽然有着女人的娇羞,但是整个人却显得十分的冷静,清傲的像是那最高傲的木槿花,看起来有些不解风情,但是偏生身上面却散发着醉人的诱惑。

萧寒在佟秋练的额头亲了一下,“我们下去吧,今天周末,刚刚答应小易陪他出去玩的!”佟秋练点了点头。

佟秋练一身飘逸的雪纺薄荷绿的长裙,一条纱巾正好将脖子上面的伤口挡住,而萧寒则是米色休闲服,包括萧晨,萧家的一家四口刚刚出了萧家的大宅,就注意到了在门口有记者在蹲守,萧晨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大哥,需要甩开么?”

“不用了,让他们拍吧!”萧寒伸手搂住佟秋练,但是小易则是撅着嘴巴,为什么他还是要做这个什么安全座椅,关键是没有自由啊,他马上就是五岁的孩子了,这种东西,简直是降低他的格调啊!他也想搂着妈咪啊,为什么一定要坐在这种东西里面啊……

此刻医院的裴子彤盯着那碗粥看了半天,突然就把粥直接摔在了地上面,病房里面此刻有两个女警官,一个女警官看到这种情况,眉头微皱:“裴小姐,不吃就算了,何必这么糟蹋呢!以后你要是进去了,你以为还能和现在一样么?”说着一个女警官就蹲下身子开始清理瓷碗的碎片。

裴子彤则是想要起身去上厕所,但是双腿一软,整个人差点直接摔在瓷碗的碎片上面,吓得另一个警察赶紧过去扶住裴子彤,“你的身子都这样了,还不好好吃饭,我扶着你进去……”

而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裴子彤死死握住的手里面,有一个碗的碎片,裴子彤此刻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了,她绝对不能就这么被抓住,绝对不行,就算是一辈子被追捕,就算是一辈子都要流落在外面,自己也绝对不能进去,绝对不行……

裴子彤刚刚到了洗漱间,女警官扶着裴子彤到了马桶那里,就直接到了洗漱台开始洗手,心里面也在哀叹,怎么就接到了这样的任务呢,这人也真是难伺候,都要被关起来了,还不好好珍惜这最后的大好时光,真是的,难伺候!果然这些富家女小明星什么的,还是少接触的好!

但是女警官刚刚低头拧开了水龙头,突然就被人直接捂住了口鼻,透过面前的镜子,女警察看见了裴子彤就像是一个恶鬼一样的拿着毛巾死死地捂住了自己口鼻,女民警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想要直接将裴子彤的手掰开,但是裴子彤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另一只手,直接拿出那个瓷片……

女民警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因为只是一瞬间,她看见了自己的血液直接喷洒在了镜子上面,脖子处喷溅出了大量的血迹,裴子彤仍然是死死地捂住她的口鼻,直到感觉到了身子前面的人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力气,裴子彤这才松开了手,而裴子彤也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面。

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又开始出血了,裴子彤拿起了手边的卷纸,反复的擦拭着下体,但是血还是流不止,肯定是刚刚太用力的缘故,裴子彤将女民警的身体搬到了一边,拧开了水龙头,拿着毛巾慢慢的将手上面手上面的血迹擦干,镜子上面都是血迹,但是裴子彤的身上面却是没有粘上什么血迹,只是鞋子上面刚刚搬运身体被弄到了一下,裴子彤拿着水冲洗了一下!

看到鲜红的液体随着水流被冲走的时候,裴子彤想到了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洗了很久,浑身上下都是孙学初的血迹,那个时候的自己怕极了,但是此刻的裴子彤心里面却是出其的平静。

裴子彤走出去的时候,另一个女民警正低头收拾垃圾:“你再不吃饭就没得吃了,确定不吃了么?”女民警看到鞋子就知道是谁了,“你又出血了?”但是女民警刚刚回头,整个人就被裴子彤瞬间推倒了在了床上面,裴子彤拿过枕头直接捂住了女民警的口鼻,整个人直接死死地将她压住,女民警的双腿使劲的蹬着,直接踢倒了在一边的一个水瓶……

“怎么了!”两个警察冲了进来,一看到这种情景,也是被下了一跳,“住手,赶紧住手,不然我们就开枪了……”一个警察直接举起了枪,但是裴子彤已经有些疯魔了,当水瓶爆裂的时候,裴子彤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又一次失败了,她本来想要杀死了这个警察之后,换上衣服,直接逃脱的,但是……

裴子彤仍然是死死地将枕头往女民警的脸上面压,而下面的人此刻快要失去力气了,“砰——”警察立刻开了一枪,裴子彤的手停了一下,身子几乎是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子,下面的女民警就直接挣脱开了,但是裴子彤伸手直接拉住了那个女民警的胳膊,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女民警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处有尖锐的东西刺了进去!

“你赶紧把人放开,赶紧把人放开!”几个冲进来的警察都纷纷拔出了枪,直接对准了裴子彤,但是裴子彤此刻已经是出于穷途末路了,洗漱间还有一个死人,她已经回不去了,也不能回头了,裴子彤摇着头,拉着女民警就往后退,直到退到了后面的墙上,无路可退!

“劝你还是赶紧把人放了吧,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赶紧把人放了!”裴子彤只是将女民警直接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尖锐的碎片已经有一半没入了女民警的脖子里面,或许是碎片还是死死地卡在脖子里面,流血倒不多,但是女民警本来就是呼吸有些不畅,现在整个人的嘴唇都有些发白,但是脸色却是涨得通红。

“放人,放人我还逃得掉么?”裴子彤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似乎都有点不受控制了,女民警因为和裴子彤靠的很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裴子彤的双腿似乎在打颤,她和自己的同事示意,让他们都别靠近,而自己则是慢慢的对裴子彤说:“裴小姐,你还有大好的年华,你何必呢,何必把自己真的逼到了绝路上面呢!”

“哼——不是我逼自己,而是我不这么做,现在躺在那冰冷的棺材里面的人就是我!你们都全部后退,全部往后退!”裴子彤拉着女民警就往窗口转过去,但是到了窗口,裴子彤发现,这个病房居然只在二层,若是直接从这里跳下去的话……

所有人都看出了裴子彤的意图:“裴小姐,我们劝您还是赶紧把人放了,你现在就算是跳下去,也是逃不掉的,你何必要这么做呢!”

“谁说我就逃不掉了……”裴子彤看好了高度,无论如何都要拼一下,不就是二楼么?死不了,裴子彤这么想着,就把面前的女民警直接推到了正慢慢的逼向自己的警察,而这些警察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护住女民警,而就在一瞬间,裴子彤直接从窗户上面跳了下去……

“啊——”楼下顿时传来了一阵阵的尖叫声音,所有人都迅速趴在窗口上面往下看,由于是双脚着地,裴子彤此刻跌坐在地上面,下体汩汩的开始流血,双腿鲜血淋漓,看着十分可怖。

而随后赶到的赵铭,赶紧拨开人群,就看见了躺在地上面痛苦呻吟的裴子彤,裴子彤死死地抱住自己的双腿,但是从她的下体却是开始不断地流血,整个地面都是鲜血,而裴子彤的白色的病号服的裤子上面,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萧家正准备去饭店吃了东西,再出去玩一会儿,广播里面就插播了一条快讯:“日前本市的焦尸案,包括著名企业家王喜和裴昌盛被害的案子,经过警方证实,已经确定是裴子彤所为,裴子彤在医院伤害了一名女警,并挟持了一名女警准备逃脱,跳楼的时候双腿被摔断,此刻正在抢救……”

“妈咪……”小易抬头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只是伸手摸了摸小易的小脑袋,“怎么了?小易以后要乖乖的,坏人那么多,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

“老巫婆真的那么坏?”小易虽然特别的讨厌这个人,但是这个事情对小易这幼小的心灵还是冲击很大的,没有想到裴子彤真的可以做到这么的决绝,“妈咪,这世界好危险……”

“你也很危险!”萧晨开着车子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小易立刻炸毛了,拿着手中的书就一下子扔到了萧晨的肩膀上面,“小叔叔,我这么小,我哪里危险了,你别污蔑我!”

“你看看你,这都动手了,幸好我体格健硕,不然谁经得住你这一砸啊!”萧晨还伸手揉了揉肩膀。

“哼哼……”小易撅着嘴巴,冷哼一声,那模样傲娇的很。

萧家一家四口刚刚到了酒店的时候,经理就立刻迎了上去:“萧公子,萧夫人,欢迎光临!”而周围的所有人包括所有的服务生都打量着佟秋练,本来萧寒在C市就是属于那种低调神秘的人,而萧寒更是很少这么高调的出现在酒店大厅,一般都是专属电梯直达顶层最豪华的包厢。

“要一个靠窗户的位置!”萧寒说完,经理就立刻领着萧寒到了一处十分安静的靠窗户的位置,前面的一张桌子上面坐了人,都忍不住回头看这一家四口,谁让这家的颜值都这么高呢!

萧寒和佟秋练自然坐在一起,小易只能和萧晨坐在一起:“难道我不能坐在你们中间么?”小易气鼓鼓的嘟着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伸手捏了捏小易的小脸,“来吧,过来这里坐!”

“不行!”萧公子直接拒绝了,伸手直接握住了佟秋练放在桌子下面的手,“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娇气怎么行,你别惯着他!”

萧公子这话说完,三个人都看着萧寒,萧寒则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我一岁的时候就一个人吃饭了,你都快五岁了?难道还不能自己吃饭么!”佟秋练心里面恶寒,你确定你拿得住筷子或者勺子么?

“看什么,肯定有保姆在身边的……”萧公子喝了口茶,小易则是在下面直接伸脚一脚踹到了萧公子的腿上面,咦——为啥没有,小易双手扒着桌面,就往下面看,额……“爹地,你太无耻了……你的腿!”

居然和妈咪的放在一起,还蹭什么啊,还装的一本正经的,小易恶狠狠地指着萧寒,那小模样似乎十分的气愤,“妈咪,这个男人太无耻了……哎呦……”小易的话没有说完,头部就被萧寒拿着筷子敲了一下,小易伸手捂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佟秋练:“妈咪,你男人打我……”

佟秋练真是想要无视这对父子,佟秋练抬脚,狠狠地踩了萧寒的脚一下,萧寒差点没有叫出来,佟秋练似乎还不高兴,那不算是尖细的鞋跟,还在上面死命的研磨着,萧寒整个脸就像是便秘一样的难看。

“小易这是你爹地,什么这个男人那个男人的,我和你说过小孩子不能这么说话的吧!”小易撅着嘴巴,哼——妈咪又批评我了,不开心,完全不开心。

“那我的爹地,你的老公欺负我了,怎么办?”小易伸手摸了摸脑袋,还是觉得有点疼。

“那你乖乖吃饭,有了力气能打得过你爹地不就好了!”额……这是什么情况,周围的侍者一听这话,都有些愕然了!

“那我能打得过爹地,我真的能打他么?”

“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佟秋练双手一摊,萧寒怎么觉得这对话这么的怪异呢,她是这么教育孩子的么?而周围的人则因为这一家三口的对话,已经笑翻了……

他们本来觉得像是萧家,萧公子,萧夫人,或者萧家的小少爷,肯定和一般的大家族一样的,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但是相反的,没有一点的架子,就像是寻常的人家一样,顿时觉得亲民很多!

------题外话------

裴子彤的案子到这里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或许会有一些写的不太好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哈,下面的案子会更加用心写的!

要是大家有别的想法或者提议也可以留言给我!

话说我们萧公子要准备开吃了,想要福利的亲们记得加群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