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人头镇宅

都督府的门前向来冷清,今夜却热闹了一回。

夤夜春深,府内府外火把通明,左龙武卫将军贺涛命人将都督府团团围住,亲自带人进了都督府。

暮青端坐上首喝茶,石大海和刘黑子挥锤亮刀死守门口,杨氏提剑护在暮青身前,月杀和韩其初守在暮青身后,崔远护着崔灵崔秀两个妹妹避在其后——都督府里的人都在花厅了。

龙武卫披甲挎刀,从门口到花厅外两列排开,暮青盖上茶盏,喀的一声,冷冷抬眼。

石大海和刘黑子听闻此音,收起兵刃,闪步让开,目光却紧紧随着贺涛。

“英睿都督夤夜品茶,好雅兴!”贺涛大步进了花厅,瞧见暮青便冷冷笑道。

“要搜便搜,搜完就滚!”暮青将茶盏往桌上一放,毫不客气。

贺涛虽从未与暮青攀谈过,但上朝时没少见识她的冷硬做派,因此也不气,回身便喝道:“搜!”

都督府只三进宅院,龙武卫执着火把在夜色里奔如流火,东厢、西厢、前院、后园、书房、阁楼,顷刻便分涌而入。

没多久,只听一声鬼叫,“娘哎!”

“何事?!”贺涛又惊又喜,大步迈出花厅,循声而去。

走到半路,一个龙武卫的兵便跌跌撞撞地奔来,见了贺涛手直往后头指,“将、将军,那、那边……”

贺涛匆匆而去,过了梨园便见有个搜府的兵跌在地上,火把滚在一旁,将他的脸照得惶惶苍白。他的手指着前头一间屋子,贺涛循着望去,惊得倒吸一口气!

只见房门关着,新糊的油纸上赫然映着道无头人影!

院子里梨枝飘摇,枝影落在门上,鬼气森森。

贺涛瞥了眼院中,见搜这院子的不下十数人,竟都被惊得失了态,不由骂了声废物,自己走到门前,一掌拍开了半扇门!只见屋里一灯如豆,一具无头的人骨架子摆在灯烛前,那人骨以细丝缠固在一处,没有头颅,左半截手臂却是完好的,只是那手臂黑黄僵腐,五指犹如厉鬼之爪。门一拍开,风吹得灯烛火苗呼啦一晃,阴风瘆人。

跌坐在地上那兵两腿发抖,更站不起来了,其余人犹犹豫豫,不知要不要进。大白天的瞧见尸骨都晦气,莫说是晚上了,更别提这尸骨还是残缺不全的、如此诡异的、没有下葬的……

一时无人出声,这幽寂的气氛里,后园忽然传来一声惊叫,院子里的人只觉汗毛一竖,贺涛怒骂一声便往后园赶去。

在其他地方搜查的龙武卫听见这声惊叫,以为查出了那两个劫持步惜尘的狂徒,于是纷纷往后园赶,赶到阁楼下,见他们的一队人马从阁楼里连滚带爬地奔出来,当先那人见了贺涛便喊道:“将将将、将军!人人人人……”

“人头!”后面一人替他喊道。

又有一人边往阁楼上指边道:“俩!俩人头!”

贺涛大怒,一脚踹了这些废物,自己上了楼去。只见楼上的衣柜开着,里头赫然放着颗人头!阁楼幽暗,衣柜旁的鹤足铜灯上点着几支画烛,似夜奠。

贺涛盯着那衣柜里的人头,忽然便觉得身后有道目光在盯着他,他拔剑回身,抬剑便刺!

那剑刺了个空,他身后无人,有的是摆在尽处书架上的一颗头颅,那颗人头满脸铁丝,像是被人动过大刑,泥糊的血肉,丹青染的肌肤,一双空洞的眼盯着人,幽森诡异。

前有书架后有衣柜,贺涛只觉得压抑难熬,一刻也不想在这阁楼里多待,他回身就下了楼去,带进府来的龙武卫已都聚集到了阁楼外,贺涛故作镇定,扫了麾下的兵一眼,问:“都搜过了?”

“回将军,东厢搜过了,无可疑之处!”

“西厢也无可疑。”

“前后园子也都没有藏人。”

龙武卫一一回禀过,只差阁楼和书房。刚才贺涛上阁楼里看过了,除了两颗人头,并无可疑之处,而书房就是那摆着人骨架子的地方,屋里摆设雅致,并无藏人之处,除了……一只大木箱子!

贺涛回忆着拍开半扇门后看见的书房摆设,那只大木箱子放在书架旁的地上,比寻常官宦人家府里收放压箱底儿的衣裳的箱子都大,武功高强之人缩骨藏身于那只箱子里是有可能的!

“书房!”贺涛带着人就往书房去,到了院中便命令道:“里头有只箱子,打开看看!”

俩龙武卫的兵不敢有违,进了书房抽刀劈锁,将箱子一开,只看了一眼便咣当一声关上了!

“怎么?”

“回将军,里面是死、死……”

死人骨头!

话没说完,贺涛便猜出是什么了,脸色难看地打断道:“行了!走!”

他带着人便回了前院花厅。

夜深幽静,一点儿动静暮青都在花厅里听得真切,书房里那副人骨架子是相府别院湖里捞出来的那具,也就是勒丹的大王子。这人骨是难得的研究对象,她趁着在办案,便将人骨用铁丝串连成了骨架,摆在了书房里。老多杰的尸骨从井里捞出来后,她原本也想把骨架拼好,可惜最近太忙,没有时间,便被她收进了箱子里,因为老多杰身量颇高,腿骨太长,她不想损坏人骨,便命人打了只大箱子,放在了书房。

那两颗面貌复原的头颅原本也收在书房,暮青来花厅前特意命人搬去阁楼里的。阁楼的书架上放着她写的验尸手札,珍贵得很,她不想有人粗手粗脚的乱翻书架给她弄坏了,因此便摆了颗人头在书架上。衣柜里也一样,里面藏着她的束胸带,所以她便也摆了一颗人头。

没别的意思,就是镇宅用的。

“搜着了没?没有就滚!”暮青见贺涛进了花厅,不待他说话便下了逐客令。

贺涛冷笑道:“英睿都督真是好胆色,书房卧房里皆有死人为伴,都督倒不怕夜里梦魇。”

“论胆色,我是比贺将军麾下的龙武卫好些。”暮青嘴下不留情。

龙武卫的职责是护卫京畿,可盛京多年无战事,龙武卫的将领又多出自士族门阀,身娇体贵,操练懒怠,而龙武卫的兵干的也多是抄家的事儿,经年日久,早成了一窝兵爷,连死人都怕,怎比得过边关的将士?

贺涛脸色铁青,却无话驳斥,见暮青起身要走,目光落在她的官袍上,忽然愣了愣。

“等等!”贺涛忽然出声,暮青停步回头,见贺涛眼神颇深,道,“都督今夜歇得可有些晚啊。”

暮青今夜到宣武将军府时穿的是官袍,此时穿的还是那件官袍,虽然贺涛今夜不在宣武将军府,但他却觉得暮青穿着官袍出来见他有些不太对。相令传到左龙武卫将军府,他点齐人马赶来江北都督府,这期间少说要一个时辰,而她这段时间里已在府中。那么,她应该沐浴歇息才是,身上穿着的官袍应被下人收去洗了,出来见客时穿的应该是常服,怎么还是穿着官袍?

除非,她根本就没歇下!

贺涛盯住暮青,觉得她甚是可疑,暮青却冷然道:“那当然,元相国今夜必搜都督府,我怎能歇下?”

没想到暮青说了实话,贺涛心惊之时,疑虑更深,问:“都督怎知相爷今夜会搜都督府?”

“抱歉,我不蠢。”暮青笑意更冷,嘲讽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此为御下之道,亦是上位者的胸襟。元相国有这等胸襟吗?”

贺涛嘴角一抽,没想到竟是这种理由!

“我已经告诉过他了,查商铺!他把兵力浪费在此,今夜若是搜不到人,记得回去告诉他,这并非你等的无能,而是他之过!”暮青说罢,道声送客便大步出了花厅,只留贺涛立在原地,表情丰富。

*

暮青回了阁楼后,负手立于西窗,看着前院火把的光亮渐渐离开都督府,围住都督府的人马也听令撤离,贺涛一声令下,龙武卫们便急驰远去,那方向像是向着相府。

“贺涛是元家的女婿,你的话,他会原封不动的转告给元广的,今夜你算是明着和元家势不两立了。”步惜欢说这话时,人在衣柜前,他无视那颗人头,仿佛那只是个摆件儿,越过去便在一堆衣裳里翻找,翻啊翻啊翻,翻出一条雪白的束胸带,提出来问,“青青,可要沐浴?”

暮青回身,见男子倚着半扇柜门,笑吟吟的,风华如春,不由冷淡的道:“你让我想起了一句诗。”

“嗯?”步惜欢懒洋洋笑看着暮青,不必听就知道不是好诗。

“*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暮青咬牙道。

步惜欢轻轻挑眉,有些意外,“谁作的诗?倒是和我心意。”

*苦短日高起,他倒是想睡到日上三竿,可这些年就没睡过一夜的整觉,除了在她这儿。

“明日你不上朝,后日总要上朝吧?”暮青走过来把束胸带夺了过来,这人只是摸着她的束胸带,活似摸着她的身子,她浑身痒。

“嗯?”步惜欢听出她的话别有深意,“你要上朝?”

“没错。”

“何事?”她这些日子查案,就没上过早朝。

“炒人!”暮青拿着束胸带便往榻前去,“既然元广信不过我,那这破案子我不查了,爱找谁找谁,我要出城练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