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九十二章 作死,想跟妖女生米煮成熟饭

夏侯渊晋眸中闪过一丝阴翳,“你确定?”

“人都已经亲眼见到了,今晚还差点死在她手里,怎么可能有错。”为求让夏侯渊晋直接相信,而不是再派人去调查一下这么耽搁时间,夏侯赢面不改色,编出来的话说得跟真的一样,好像今晚真当面遇到话中之人了。不过,就算他现在说的这几句话是编的,但话中人确实还没死已经是事实。

夏侯渊晋还端着茶盏的手一寸寸握紧,整个杯身上顷刻间出现一条条交错的裂痕。

好,很好,那个人竟敢在他夏侯渊晋面前耍这样的把戏,他那夜亲自去别院见他的时候也曾不动声色地当面试过他,可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他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

“父亲,我回来的一路上一直在思量,真的不能用他,更不能让他回夏侯府来。那夜,一切都是我亲自安排的,事先也没有通知过他说会炸毁船只,他应该还根本不知道我们近段时间来意外研制出了这样一种会产生剧烈爆炸的东西,可却还是让他在我眼皮底下救走了人,并且如此不动声色。父亲,照这样来看,他的危险程度或许已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不能不加倍考虑与提防。”

夏侯渊晋听在耳内,夏侯赢现在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让那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救走,几乎不可思议,也让人不免有些后怕,他的实力或许确实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可是,如果真的采纳了夏侯赢的建议,重新考虑,甚至是取消现在已经开始实施的计划,不再用那个人,岂不是表明他夏侯渊晋认输了,根本压制不住也控制不了那个人?“简直笑话,我夏侯渊晋难不成还会怕了他……”

“父亲,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我们从今往后真的必须更加谨慎。你该知道,当年的事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提起当年的事,就不由又让人想起小奶娃的身世。夏侯渊晋的面色不觉愈发阴翳与冷沉下来。

沉默了片刻后,夏侯渊晋起身往外走,“这件事,我会重新考虑。”

“等等,父亲,你且听我把后面的话说完。”夏侯赢跟着起身,快速上前两步,在厅内正中央拦下准备走的夏侯渊晋,面对面的近距离对夏侯渊晋认真道:“父亲,如果你还是舍不得澹台府这门亲事,还是想要拉拢澹台府,由‘其他人’想办法代为娶之,也未尝不可。”

“代为娶之?还未尝不可?你想得未免也太天真了,简直异想天开,你以为澹台荆会同意?这些年来,他一直恨不得与夏侯府解除亲事,甚至恨不得这门亲事从来不存在,若不是因为澹台府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不好主动反悔,为父我后来又先一步禀告到了皇上那里去,都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能不能像现在这么顺利地将这门亲事彻底板上钉钉下来。”被拦的夏侯渊,本已经低沉难看下来的面容上不由再微微皱了皱眉,夏侯赢他想得实在太简单了。

“那如果有人事先与那澹台雅生米煮成熟饭,让那澹台雅自己死心塌地的非嫁这个人不可,乌云又恰在这时死了呢?”继续对着夏侯渊晋,夏侯赢依旧面不改色,再缓缓吐出几个字,绝不是在开玩笑。

夏侯渊晋的面色霎时倏然一正,前一刻的神色刹那间全都敛了下去,“你说什么?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夏侯赢既然说出了口,就没想过后退,也不准备后退,语气纹丝不变,一如脸上的面色一样,当即重复道:“我说,只要有人与那澹台雅先生米煮成熟饭,让那澹台雅非嫁他不可,然后乌云又在这个时候出了事,到时候一切岂不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至于澹台荆那边,女儿已非清白之身,就算他再怎么不情愿,又能反对到哪去?这样一来,也就堵住了他想趁机解除亲事这条路,夏侯府还是照样能与那澹台府联姻。”

夏侯渊晋久久没有说话,直直看着面前说出眼下这番话来的夏侯赢,他的意思已然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趁现在距离大婚还有几天时间,让人与那澹台府四小姐澹台雅先做实了,然后再除了乌云,从而水到渠成地让人取而代之,将那澹台府四小姐给娶过来,如此照样跟澹台府结亲。至于澹台荆,反正不论怎么样他都不会高兴,那关于他的喜怒就可以先不管,等日后再想办法慢慢修复。而与那澹台雅做实,并要将澹台雅照样娶到夏侯府来的取代之人,最佳人选自然就属面前的夏侯赢自己了,并且也唯有他可以选。他这一招,真的够毒、够狠。

而皇帝和太后那里,只要两家私底下已经说好了,皇帝与太后也不能说什么。

“父亲,你觉得这么做如何?”见夏侯渊晋听后始终不语,夏侯赢谨慎问道。

“为父倒是不知道你也越来越厉害了,竟连这样的手段也想得出来,真是令为父刮目相看。”不答反笑,夏侯渊晋伸手拍了拍夏侯赢的肩膀,就越过面前挡住自己的夏侯赢再次离去。

夏侯赢这次没有再上前拦,从夏侯渊晋的这句话与这个反应中有些把握不准夏侯渊晋的情绪,就算夏侯渊晋从没有将乌云当自己儿子看待过,可毕竟也还是他儿子,他现在显然有些手足相残,要杀了他那个儿子。不过,都已经说出口了,已没办法收回,何况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后退。

夏侯赢立即转了个身,对快走到厅门口的夏侯渊晋离去的背影再道:“父亲,用乌云等于是在用一条毒蛇,你自己也说过要时刻小心被他反咬一口。现在,这条毒蛇已厉害得有些可怕,与其再这般防备地,讨价还价般与他讲条件、做交易,还要时刻提防他,倒不如直接将他除去,难道没了他我们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吗?难道你还必须得他助不成?”

正好一脚踏出大厅的夏侯渊晋,脚步顿时停了下来,但并没有回头。

夏侯赢再道:“还有,关于那个孩子的身世,当年你刚知道的时候,不也很想杀了那个孽种吗?”

“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掩盖那件丑闻。可是他却出言威胁,迫使你不得不退让一步,从而让那孽种给活了下来,现在还被他给救醒了。”

“没错,比起我们不想让这件丑闻传出去,他更不想让那孽种的身世曝光,所以我们可以一直拿那孽种的身世来不断威胁他。但比起杀了那孽种,这是你最终想要的吗?”

“照我的意思,直接除了乌云,再杀了那孽种,一切的事就都会过去,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样岂不是更好?父亲,我们真的不需要提防被他反咬的危险非要他助不可。”

“再则,他越厉害,越能助到我们,也就更容易反过来对付我们。”

“父亲,永远不要忘了当年的事,更永远不要忘了他对当年的事断不会善罢甘休一这一点。”

一句一句,夏侯赢将心中的话全部说出,一心只想劝动前方的夏侯渊晋重新考虑,不再用乌云,并尽快除了乌云,只有这样才不会威胁到他夏侯赢的地位。至于那澹台府的澹台雅,不过就是个女人罢了,他夏侯赢丝毫不介意取而代之的娶了。何况娶了她之后,等于是和澹台府联姻了,到时候夏侯渊晋只会更加重用他。

半响,就在夏侯赢以为前方的夏侯渊晋不会说什么的时候,只听夏侯渊晋头也不回地道:“那好,就按你现在说的意思去做吧。这条毒蛇如今确实已不好控制,我绝不是怕他,但趁早除去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以免日后腹背受敌。等除了他后,便由你来取而代之。记住,时间已不多了,你自己抓紧。”

话落,夏侯渊晋大步离去。

夏侯赢欣喜,没想到夏侯渊晋竟这么容易就同意了,“多谢父亲。父亲,你放心,我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渐渐走远的夏侯渊晋没有再回应,转身消失在外面的拐角,前方书房方向。

从当年突然“藏匿”起乌云,将乌云囚禁,再到后来乌云一夕间令他刮目相看,使得他夏侯渊晋忍不住想要用他,让他为他办事,可不想反被他将了一军。之后,花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当他再找到他的时候,本想直接除了那刚出生的孽种,但最终反被他逼得退让了一步,同意不杀小孽种,让他带着小孽种前往雪山,将小孽种冰封在雪山中。如今,迫使他回来,本是又想用他,想利用他与澹台雅之间的亲事来拉拢澹台府,可没想到他既不肯将那小孽种送回雪山重新冰封,还不想娶澹台雅,令他只能用手段逼他必须在两者之间选一样。眼下,竟又出了这么一出,他在夏侯赢的眼皮底下救走了那妖女。他现在手中的势力到底如何,他夏侯渊晋也越来越把握不准了。

不得不说,夏侯赢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有些将他夏侯渊晋给说动了。

杀了乌云,灭了那小孽种,一切事到此为止。没有了那乌云,他夏侯渊晋照样可以接着布局下去。

府中,在路上经过的婢女家丁们,一眼看到夏侯渊晋,连忙先停下行礼。

夏侯渊晋无视,直接从婢女家丁们面前走过。

婢女家丁们不敢抬头看夏侯渊晋的脸,听着夏侯渊晋的脚步声远去后才敢离开。

不久,夏侯渊晋一个人便走到了书房,一把推开房门走进去。

书房内,漆黑一片,夜风随着房门推开涌入,吹乱桌上的纸。

守在书房外的家丁,没想到夏侯渊晋会突然回来,也没想到夏侯渊晋不等他点火烛就一把推开了门,跟在夏侯渊晋身后进入后连忙将桌子上的火烛先点燃,“大人。”

“出去,别来打扰。”

“是,小的告退。”点燃火烛的家丁立马躬身退出去,并带上房门。

夏侯渊晋在身后的房门闭合声中缓步走到书桌前坐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然后一手支头微闭上眼养憩。

留在大厅内的夏侯赢,在这时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行动起来,唤来亲信吩咐下去。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乌云所在的僻静别院内——

已经秘密收到夏侯赢连夜派亲信送来的密令,并收到了夏侯赢送密令的亲信带来的无色无味的毒药的人——李明,一大早起来,亲自前往厨房,趁着没人留意的时候,按照夏侯赢的密令偷偷将毒药放入乌云今天吃的早饭与小奶娃吃的东西中,然后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走出来,吩咐外面刚好回来的婢女等做好了厨房内的东西后就马上送过去。

虽然这座别院内的人全都是夏侯赢与夏侯渊晋的人,就连伺候的婢女也是,但为小心谨慎行事,也为了不让送东西的婢女露出破绽,夏侯赢密令中有明确地说“不希望这件事让太多人知道”。

这也是留在这处僻静别院内囚禁监视乌云,身为夏侯赢亲信之一的李明会亲到厨房下毒的原因。

但夏侯赢与夏侯渊晋至今还被蒙在鼓里的是,这座别院内的所有人,其实早已经有微妙的变化,其中有一部分已然被乌云给收买,或是被乌云用其他手段给拉过去,成为乌云的人了。昨夜那个冒充夭华派入南耀国的眼线,与夭华见了面后悄悄前来这里向乌云禀告的人之所以能那么来去自如,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而在这一部分被收买与被拉过去的人中,其中一人在这时好巧不巧地恰好经过这里,正好看到李明进入厨房与后面走出来这一幕。

想了想后,看到这一幕的人立即悄悄转身离去,前往乌云的房间,去向乌云禀告,“少主,李明刚刚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还特意吩咐婢女。”微微一顿,“他是被派来这所院子的人中最大的,是夏侯赢身边的亲信,平日里从没有去过厨房。”

“我知道了,继续监视着,有情况随时来报。”负手而立,独自站在窗边,一夜未眠的乌云,听后淡淡应了一声。

“是,小的明白,那小的告退。”前来禀告的人拱手,迅速躬身退出去,不能在这里留太久,免得被人给发现了。

床榻上的小奶娃,在醒了一夜后,此刻已经又睡过去,手指无意识地塞入自己的小嘴中吸允。

不多久,婢女将饭菜送来,敲了敲门后推开房门,将饭菜送进房间。

乌云还一个人站在窗边,听到声音没有理会。

婢女随后就退了出去。

乌云在听着房门关上声有一会儿后,不徐不疾地转身走向桌子,在桌边坐下来,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筷子,慢条斯理地将桌上的每样早点都吃了一口。

等吃完了后,乌云若有似无地冷冷笑了笑,不知道那夏侯赢与夏侯渊晋又搞什么鬼,几天前还非要他回来不可,一下子要他助他们一臂之力,一下子又要他答应娶那澹台府的澹台雅,现在又突然来下毒想杀他,难道他那夜不肯答应将小奶娃送回雪山与不肯答应夏侯渊晋娶澹台雅,令夏侯渊晋恼羞成怒了?可是,他不是还给了他两天期限吗?尽管他还是不会答应。而直觉的,乌云觉得不会是因为此,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而他们想这么轻易的下毒毒他,可没这么容易。敢在他面前下毒,简直班门弄斧。

下一刻,乌云放下筷子起身,缓步走回到窗边,伸手在窗上不轻不重地敲了几下。

片刻后,一人出现在乌云的房间。

乌云简单吩咐了几句,“去吧。”

出现的人领命,立即悄无声息出去,将乌云的命令传出去。

大约半个多时辰后,又一人到来,进入乌云的房间,对乌云拱手,“少主,你找我?我一直在夏侯中监视,这两天夏侯内并没有出什么事。对了,夏侯赢昨晚回来得有些晚,回来后与夏侯渊晋在大厅说了一阵。不过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小的没办法靠近,无法得知。后来,夏侯渊晋去了书房,夏侯赢则回了自己的房间,并没有什么不对劲之处。至于夏侯然,他昨晚出去查案子,今天一早才刚刚回来。据说,昨夜最新发生的那起案子,比之前更加凶残。还有,有不少百姓都亲眼看到凶手了,是一个带着斗笠的红衣女子,不过当夏侯然与澹台玥带人赶到的时候,那红衣女子已经离开了。”

红衣女子?乌云敏锐地抓住这几个字,浓眉微微一皱,难道会是她?

前来的人已经将要说的都说完了,等着乌云吩咐。他奉乌云的命令进入夏侯府中,成为夏侯府一个不起眼的家丁,差不多都已经快两年了,一直没有出过什么错,也没有引起人怀疑,主要负责监视夏侯府的情况。刚才,突然收到密令,让他马上过来这一趟,于是他便找借口出了夏侯府,尽快赶了过来。

“既然这样,那你先回去吧,有情况再向我汇报。”短暂的安静后,乌云淡淡开口。

“是。”前来的人点头,快速离去,返回夏侯府中。

乌云接着另外传令下去。

不久,各种消息便传了来,说昨晚都城一共发生了两起命案。

一起是“五口灭门案”,这起案子与之前那两起都很相似,并且现场也留下了挑衅的白布。

另一起,灭门加放火案,凶手是一个带着斗笠的红衣女子,很多涌进去的百姓都亲眼看到了,直说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不过对于她的具体容貌,看到过的百姓没有一个能描述出来,不是说她用斗笠遮住了脸,就说自己当时害怕不过细看。而救回衙门去的三个人,生命垂危,还在医治当中。

本是很平常的一些事情,要是放在平日里,乌云几乎都不会过问,所以外面的人自然也不会拿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特意禀告他。可是这其中牵扯到了“一袭红衣的女子”几个字,令乌云不免想好好查下去。若不是派人跟踪没有用,只会被夭华发现与露出破绽,昨夜在那个假冒眼线的人与她见面后,他就该派人一直跟踪她的。

若是让夏侯渊晋与夏侯赢知道她还活着,倒是确实会让他们提高对他的警惕。

正当此时,在乌云准备对昨夜发生的案子好好查一查时,另一边的澹台府内,一袭红衣的夭华正躺在床上休息。她自昨夜离开那处大火蔓延开的院子后,就已经直接回到了澹台府中,和之前几次一样没有惊动任何人,在澹台府中来去自如。

外面的婢女小禾,和往常一样准时到来,在轻轻地敲了敲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不敢贸然打扰,只能寸步不离地守在房间外面。昨夜,她送饭菜进房间,结果澹台玥吃了,吃完后就让她撤了碗筷。后来,房门不知怎么的就闭合上了。过了一段时间后,澹台荆亲自来了,她一直站在外面不敢走近,所以并不知澹台荆进入房间后都发生什么了。再之后,澹台玥与澹台荆就一起走了出来,并带上了房门。其中的澹台荆还亲口吩咐她,然后千万不要打扰房间内的人,说房间内的已经睡了。

她领命,到后半夜就先回去休息了,今早准时送清水和洗漱用品过来,看来房间内的人还在睡着。

一直在衙门忙到现在才回来的澹台玥,一进府后就直奔夭华所在的这处院落。

院门口守着的人见澹台玥到来,连忙行礼,“二公子。”

“全都给我下去令罚,每人杖责五十。”相对一几人恭敬地行礼,澹台玥面无表情地就丢出一句话,一脚踏入院门的时候话已经说完,没有丝毫停顿地继续大步朝着前方,简直像阵风一样,直接走向房门紧闭的房间,对端着清水与洗漱用品急忙迎上前来的婢女小禾问道:“人呢?”

“在……在里面。”小禾显然也听到了澹台玥刚才的那道命令,实在不懂院门外守着的那些人犯什么错了,怎么澹台玥一来就说这样话,生怕自己也要受罚。

“马上给我出去,去院门外站着,没我的命令不管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许进来,也不许让任何人进来。”伴随着话,澹台玥一把用力推开房门,大步走进去,并反手一把用力将房门狠狠甩上。

小禾真不知出了什么事,急忙转身就往外面跑,跌跌撞撞地跑出去,手中端着的水洒了一地。

院门外守着的几人,同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到底犯什么错了?澹台玥一来就下这样的命令?

被用力一甩的房门,发出一声猛烈的撞击声后,并没有闭合回去,而是被弹了开来,整个房门最终大大地敞开着。

床榻上躺着休息的夭华,在这样的声音下就是想继续装睡也装不下去了,一边似笑非笑地睁开眼,一边侧了个身子,一手支起头,好整以暇地看向到来的一身黑气的澹台玥,“澹二公子,你可知道一再扰人清梦是不对的?”

“清梦?好一个清梦!昨夜刚杀了那么多人,手段那么残忍狠毒,那三个侥幸救出来的人现在还躺在衙门,你竟然还敢回来,还睡得着?妖女,你真是个彻头彻尾杀人不眨眼的妖女,今日我就要杀了你替天行道。”说着,怒火中烧的澹台玥就一掌袭向床榻上的夭华。

夭华反应迅捷地一个飞身而起。

下一瞬,只见夭华刚才躺的床榻砰的一声倒塌,四分五裂。

飞身起的夭华,随即在房间内的半空中一个空翻,翩然落到澹台玥身后的座椅上,给自己倒了杯茶。

澹台玥猛然转身,继续动手,并且下手越发狠厉,毫不留情,“今日不杀了你,我就不叫澹台玥。”

夭华眼疾手快地立即一推自己面前的桌子,就连人带身下的座椅瞬间往后滑了出去,手中还端着刚刚倒好的茶,尽管杯中的茶水有些满,但还是平平稳稳的一滴都没有洒出来,在澹台玥杀人的目光下挑衅般地对着澹台玥喝了一口,毫不吝啬的火上浇油般地赞道:“今日这茶,倒是比昨日来得好喝。”

“你……妖女,你真的是太嚣张、太目中无人了。你可千万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澹台府。”澹台玥一边说,一边又接着动手,似乎不将夭华杀了就真不罢休。

夭华继续逗弄澹台玥,心情虽然并不是很好,但这点闲情逸致还是有的。

下了朝的澹台荆,听说澹台玥来了这边,并且还罚了所有看守院子的人后,匆匆忙忙往这边的院子而来。

这边的院子,较为独立,自从夭华住入,并派了人在外面把守后,其他家丁婢女几乎都不能贸然靠近这里,更别说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了,还以为是澹台雅突然搬到这里住了,因为昨天受了伤并蒙着脸的“澹台雅”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尽管他们其实并没有看到,对真正的澹台雅已经离开澹台府一事还浑然不知,一心纳闷就算澹台雅突然搬到了这,但也不需要这么神神秘秘才是。

此时的院子外,就只有小禾一个人在守着。对于房间内不断传出来的打斗声,东西的碎裂声,以及看到敞开的房门里那两抹打斗的身影等等……小禾心中不免担忧至极,还是不知道这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眼见澹台荆到来,小禾连忙迎上前,弯腰行礼,“老爷。”

“继续在这守着,别让任何人进来。”到来的澹台荆,一边说一边就越过小禾进入院中。

小禾记得澹台玥之前的吩咐,不让任何人进入,可现在到来之人是澹台荆,比澹台玥还大,岂敢阻拦,快速在澹台荆身后应了声“是”。

房间内,当澹台荆一脚刚踏进去的时候,只见一张大座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面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澹台荆飞快往旁边一侧,才险险地避了开去。只见飞出的大座椅,一时间几乎擦着澹台荆的身体过去,重重落在外面的院子中,一下子碎了一地。

澹台玥与夭华两人,还在继续打着。

整个房间内,除了夭华身下坐的椅子外,几乎已没有一样完整的东西了。

澹台荆沉下脸来,站在房门口处看着。待几招看下来后,澹台荆已然很清楚地看出澹台玥确实不是夭华的对手,夭华明显在有意耍他,并没有出全力。关于昨夜发生的事,不少百姓亲眼看到了凶手等等,他多多少少也听说了,今天早朝上还有人当着皇帝的面提起。可到底怎么回事,他暂时还不想妄下结论。

再看了一会儿后,澹台荆出声喝止:“全都给我住手。”

澹台玥闻声,这才发现澹台荆的到来,但已经又击向夭华的一掌,已然收不回来。

夭华勾唇,反手一把扣住澹台玥击过来的手手腕,就将澹台玥往自己这边一拽,自己则同时一个起身,再一个旋转,就一下子将拽过来的澹台玥给用力按在她刚一直坐着的座椅上,随即俯身一把扣住澹台玥的肩膀,按着澹台玥硬是不让他起身,话音中带笑,“不想澹二公子如此不孝,你父亲都亲自开口让你住手了,你竟然不听。”

“你……”澹台玥双眼直冒火,咬牙切齿。

“好了,玥儿,‘她’可是你妹妹,你一回来就冲到这里来打自己的妹妹,传出去像什么样子?”澹台荆呵斥,直接打断澹台玥。

澹台玥不服,替代与不替代已然抛之脑后,只想先杀了夭华再说,“父亲,她……”

“好了,你先出去,到外面去等着,有什么事为父亲自来问。”澹台荆再度打断澹台玥,他现在实在太冲动了,也有些太莽撞了,留他下来也只会妨碍他问话而已,没有一点帮助。

“可是父亲……”

“出去!立刻、马上!同样的话,别让我再说一遍!”澹台荆的面色明显越发沉了下来。

澹台玥知道澹台荆这是已经动怒了,还很少有澹台荆真正动怒的时候,虽还是很不甘心,但一时也只能先按着澹台荆的话做,一把用力拂开夭华按在他肩膀上面的手,就起身走向澹台荆此刻所站的房门,从澹台荆旁边插身而过走出去,黑沉着脸走到院子中。

院子外守着的小禾,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又连忙收回视线,不敢再多看。

门口处的澹台荆,随后再往里走了一步,反手合上已有些摇摇欲坠的房门。

转眼间,一片狼藉的房间内便只有夭华与澹台荆两个人。

夭华又一笑,重新坐了下来,喝着茶,好整以暇之色,“说吧,澹台大人准备问本宫什么?老的确实比小的沉得住气,澹台大人要有空的话,还是得多教教小的。”

澹台荆没有立即说话,只是看着对面坐下来的夭华。只见,一片狼藉的房间内,她一袭红衣稳若泰山地坐在座椅上,在这样一番打斗后还能如此气定神闲地喝茶,俨然若一个王者,始终运筹帷幄般掌控着一切,尽管这样的感觉用在一个女子身上十分不适合,但不得不说这就是澹台荆此刻的感觉。还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女人绝不简单!而这种感觉,之前第一次见的时候就有,只是现在更明显。澹台玥他,稀里糊涂的救了个人回来就想让她代替澹台雅出嫁,看他现在都救回来了什么人,一切都已被弄得一团糟。

半响,澹台荆终于开口,平静之色,“玥儿鲁莽,还请姑娘恕罪。”

夭华闻言,重新打量了一眼澹台荆,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好说。不管怎么样,他也算是救了本宫一次。”

“那不知昨夜衙门的人从火海中救出来的那三个人,他们的手和脚可是姑娘砍的?”

“是。”夭华承认得相当直接、爽快,没有犹豫。

“那大火中,除另外两个被砍断了手脚烧死的人外,其余那些人也是姑娘你杀的?”

“不是。”

“就在昨夜,城内另外一处也出了命案,一家五口被杀,手段与之前两起命案十分相似,并且现场也留下了白布,这白布又是从衙门内盗出去的,不知这个可是姑娘你做的?”

“不是。”

“那再请问,姑娘昨夜一个人出去,究竟去做什么?为何要那么残忍的对待那五个人?”

夭华挑眉,“那在本宫继续回答前,本宫倒很想问问,本宫刚才的那些回答,你都信?”

“信。”一个字,澹台荆答得同样直接、干脆,没有犹豫。

夭华笑容加深。

“那你现在可以接着回答我了?你出去做什么?与那五个人又有何恩怨?还有,一直没有请教姑娘的身份,还不知姑娘贵姓?如果之前玥儿有任何得罪的地方,我可以代他向姑娘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澹台大人此刻如此心平气和,甚至有些低声下气,看来澹台大人真的是有些骑虎难下了,已经带本宫见过皇帝与太后,后面还得有本宫才能将这出戏继续演下去,真是好一个能屈能伸,比澹二公子考虑得周全多了。”见澹台荆越是如此,夭华越是直接点破。

澹台荆并不否认,已经带面前之人进过宫,皇帝萧恒非泛泛之辈,后面的戏绝对需要她来继续演下去,就算她真的在外面杀人,他眼下也只能先包庇下去,倒是真的已经很久没这么低声下气了,“姑娘,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现在我很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以及怎么会出现在南耀国。后面的戏,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将它当交易,也不得不当交易来做了,有什么条件你大可以提。”

“爽快,我就喜欢澹台大人这么直接。我的身份,出现在南耀国的原因,你都没必要知道。只要你让你儿子想清楚有关那夜的那顶轿子,以及想办法救活从火海中的救出来的三个人,本宫就替你们演完后半场戏,代替出嫁。”当时故意不杀那五个人,就是将五个人的命留给澹台玥。只要他们进了衙门,事情很快就会传开,那个带半张面具之人必然会有所担心,从而派人灭口,她就正好可以守株待兔,将人给等出来。

“就这样?”澹台荆反问。

“没错,就这样,很简单吧!”夭华缓缓一下笑,再喝了口茶。

片刻后,闭合上的房门打开,澹台荆从里面走出来。

“父亲。”外面的澹台玥,立即迎上前。

“走,跟我去书房再说。”

“可是她……”

“走,你若再这么鲁莽,我马上让人拖你下去打五十大板。”澹台荆语气强硬,硬带着澹台玥离开。

澹台玥握了握拳,愤恨不甘地随澹台荆先离去,只听澹台荆吩咐外面的婢女小禾守好院子,之后又派了另外几个人过来把守这边的院子。

这时,一名家丁忽然匆匆忙忙跑来,在半路上看到澹台荆与澹台玥,立即上前,“老爷,二公子,夏侯二公子来了,现在正在大厅中。”

“夏侯赢?他怎么来了?”澹台荆略有些意外。他是夏侯府的二公子,是那三公子的二哥,眼下两家大婚在即,他突然上门来似乎有些于理不合,也有些突兀。

“他送了很多东西过来,是送给四小姐的,说是奉夏侯老爷的命令前来的。”家丁回道。

澹台荆沉默了一下,再侧头看了看身边还明显面色不善的澹台玥,嘱咐道:“马上给我收敛了神色,随为父我一起前去大厅看看。”话落,澹台荆先一步往大厅的方向走去。至于要对澹台玥说的话,只能先等等再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