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九十章 祭司亲手画妖女的画像

深夜的街道上,有些死一般的寂静,一眼看去几乎找不到一个人影。

很显然,接连发生的两起大命案,多多少少已经令城中的百姓们有些惶恐。另外,没有了官府半强制性的要城中的乞丐出来当诱饵,就连乞丐也已经藏了起来,不敢在外面乱走。

这次出来的夭华,同前两次一样缓步行走在街道上。

走着走着,意外的,竟让夭华猛然发现她之前留在街道上面的记号下面,终于出现了回应。

这也就是说,潜在南耀国的眼线已发现了她留下的记号。虽说今夜已经算是她连续第四次出来了,但还好,夭华心情不算差,就走过去到前方的原记号上面再留了一个记号,记号中暗藏了她约他们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准备离开之际,忽地,夭华敏锐地察觉到暗处有人,双眼不觉倏然一眯。要知道,澹台玥现在还在澹台府中,被她点了穴道,也没听说他又下令衙门中的人在街道上埋伏,并且此刻的暗处之人应该只有一人。这也就可以肯定,此刻暗处之人绝不会是澹台玥的人,那他会是谁?

藏身在暗处,不断留意街道上面,尤其是不断盯着街道上那个墙壁上面的记号看的人,眼见前方突然有人出现,并且一袭红衣,心底忍不住猜测出现之人会不会就是……这时,只见前方出现之人忽然凭空消失了,就好像一下子蒸发了一样。

一时间,藏身在暗处之人不免诧异、错愕而又惊讶,险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看错了。

下一刻,在还来不及反应之余,藏身在暗处之人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声,“你可是在特意看本宫?”

“宫……宫主……”藏身在暗处之人顿时反射性回头,在看清身后之人的样子后,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夭华居高临下地看着,脸上没有任何神色变化,“你知道本宫身份?”

“回宫主,小的就是魔宫派入南耀国当眼线的人之一。宫主在外面的街道上所留下的记号下面的回应,就是小的留的。小的自今天早上发现后开始,就一直守在这里,未曾离开半步。刚才看到宫主,只因一时还不敢肯定,所以没有贸然现身,还望宫主恕罪。”跪下之人快速解释道。

夭华抿了抿唇,派人入南耀国当眼线这么小的事,她当然都是吩咐下去,让其他人去办的,自己自然不可能亲自做,也不可能特意抽出时间来单独见见这些派出去的眼线。再则,就算这些人之前在魔宫的集合中有远远地看到坐在正前方的她,可对她来说,底下密密麻麻那么多的人,她当然不可能每个都看过来,还记住。此刻,身在远离魔宫的南耀国中,对于跪在面前的人夭华可以说几乎没有一点印象,无法立即肯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

沉默了一小片刻后,夭华语气不变地问道:“那魔宫的令牌呢?你是何时被派来这南耀国的?”

“小的是三年前被派来此的,之后一直呆在南耀国的都城中,负责传有关南耀国都城的情况回魔宫去。魔宫令牌在此,还请宫主过目。”跪在地上之人说着,快速取出自己身上一直随身携带的令牌,双手呈给前方的夭华。

夭华接过来,垂眸打量了一眼,确实是魔宫中的令牌没错,将令牌还回去道:“起来吧。你的武功还不错,竟没有让本宫第一时间就察觉到。那其他人呢?怎么就只有你一个?”

跪在地上之人将接回去的令牌重新收好后才起身,“宫主说笑了,小的自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并且距离前方宫主留下记号的地方也有一定的距离,但还是被宫主察觉到了,宫主实在厉害。小的是于承大人亲自挑选出来的人之一,因为派人南耀国的眼线并不多,所以这南耀国都城中就只有小的一人,其他人都在南耀国其他城池内,若宫主要见他们,小的马上联系,让他们尽快赶来。”

“离开魔宫多年了,但这拍马屁的本领倒没变,本宫既然夸你武功不错,你也不必太谦虚,应该感到高兴才是,本宫向来只看重有能力之人。其他人既然不在都城,那不必联系了,暂时有你就够了。你马上传本宫的命令回魔宫去,给东泽与于承两人,让他们尽快派人过来接应本宫。另外,想办法打探一下容觐的下落,一有消息就在前方的街道上面留记号,本宫想联系你时也如此。”

跪下起来之人点头,“是,小的记住了,马上去办。”

“恩,去吧。”夭华摆了摆手。

跪下起来之人微微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动,低着头小声询问一句,“宫主,那不知你现在住在哪?小的可以为宫主安排新的地方。”

“不必,你只要办好本宫刚才交代的这两件事就好,不得有误。”

“是,小的告退。”跪下起来之人拱了拱手,不再问什么,快速离去,转眼间消失在街道尽头的拐角处。

夭华看着,在原地再站了一小会儿后,也转身离去,不过并不是马上返回澹台府,而是按着白天时的路线前往今天那起命案现场,准备亲自进去看看。在澹台府大厅中对澹台荆说“不会再有同样的事发生”这句话的时候,并不只是说说而已,那个栽赃给她的凶手确实犯到她了,因为他在栽赃之余,还杀了她一向不杀的幼童。而对于任何犯到她的人,她夭华向来不会轻易放过。

前方,按夭华刚才的命令去办,消失在街道尽头的拐角处的人,在拐入了拐角后就停下了下来,后背紧贴在身后的墙壁上稍作休息,有些抑制不住地轻微喘息,刚才深怕被夭华给识别出来,幸好被他过关了。

片刻后,贴在墙壁上之人再度离去,前去乌云所在的别院。

别院内,十分安静,灯火通明。

回来禀告的人轻功不错,悄然潜入大厅没有看到乌云后,就直接前往乌云的房间,左右环视了一眼后从窗户进去,只见乌云的房间内虽然两着光,但光线明显比其他人地方来得暗些,乌云正一个人坐在桌边喝着茶,“少主。”

“人见到了?”其实,早在进入南耀国的那一刻开始,乌云就一直有派人在城中秘密查夭华与容觐两个人的下落。

另外,他知道夭华必然会尽快想办法联系她这些年来派潜入南耀国当眼线的人,让这些眼线将她的消息传回魔宫去,所以在派人暗查之余,一来有让人暗中铲除夭华派在南耀国的眼线,二来有让人特意留意街上有没有魔宫的记号出现,除了将夭华的容貌画给这帮派出去查探的人外,还将与魔宫有关的记号也一一画给了这些派出去的人。

就在今天一大早,派出去查探的人终于传回来消息,说在街道上面发现了魔宫的记号。

于是,他便让人一直在那里守着,到时候该怎么说与该怎么做,都已经亲自交代下去。

回来禀告的人点头,“是,见到了,属下完全按照少主的话说,她并未识别出属下。”

“那可有问她现在呆在哪?”乌云的面上没有丝毫起伏,脸上还带着当初在魔宫时的那张人皮面具,没有取下来。

“问了,不过她并没有说,属下按照少主的吩咐就没有多问,以免她起疑。”回来禀告的人回道。

“很好,下次就继续由你与她联系和见面。记住,别出任何差错。”

“那她吩咐的那两件事……”

“消息先别传,容觐给我继续找,直到找到为止。”

“是,属下明白,属下先行告退。”回来禀告的人拱了拱手,就要转身退出去。

“等等,将她的画像留下。还有,其他见过这画像的派出去查看之人,你必须在出去后的一个时辰内全都给我通知到,让所有人都给我闭紧了嘴。”

“是。”准备退出去之人连忙将身上一直带着的画像拿出来,轻轻放在乌云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再继续之前的举动,快速退出去,去办乌云此刻交代的事。其实,现在这副画像还是乌云亲手画的,一直由他带在身上,其他人在派出去查探之前都有在他这里看过画像,所以刚才他才会一眼就认出出现在身后的夭华来。

而若非亲眼所见,真的很难相信乌云眼睛瞎了还能画出这样一幅画来。并且在经过今夜的亲眼所见后,不免更加惊叹乌云画工之好,画像上的人几乎与本人一模一样。

整个别院上下,到处都是夏侯渊晋与夏侯然派来监视的人,又或者可以说是派来囚禁住乌云的人。

但夏侯渊晋与夏侯然浑然不知的是,其中有好几个其实都已经成为乌云的人。对于有人悄然潜入进来,又悄然出去,这些人非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意阻拦阻拦其他人,不让其他人发现与知道。

床榻上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的小奶娃,一直看着这一幕,看着有人突然从窗户进来,又看着进来的人从窗户出去,小手止不住抓挠起自己的小脑袋,直盯着那合上的窗户看。

乌云对于小奶娃的醒来自然察觉到了,他这一觉睡了这么久,可算是醒了,不过乌云并没有立即起身朝小奶娃走过去,而是伸手再给自己倒了杯茶,一边慢条斯理地品茗,一边打开刚才那人留下的画像,手指有意无意地轻扣了扣桌面,发出一道轻微声响。

小奶娃看了一阵后,收回视线看向乌云,见乌云喝着茶,自己也突然很想喝,就软软糯糯地朝乌云喊,并边喊边朝乌云伸出一双小手,“爹……爹爹……”

“自己过来。”乌云侧头“看”过去,脸上明显多了丝宠溺。

小奶娃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有听懂,小手又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气恼地朝乌云嘟起小嘴。

过了一会儿后,见乌云还坐着喝茶,根本不理他,也不过来,气嘟嘟半天的小奶娃开始喘起粗气,小手狠狠地朝乌云那边挥了挥,一副想打乌云的样子,“坏……”

乌云还是不动。

小奶娃气恼地决定不再看乌云,小手用力拽住自己身上被子就开始往上拉,想要将自己的头也盖住,以为这样就更加看不见乌云了,在拽了老半天也没有拽动后,气呼呼地扬起小手就打自己身上的被子。

打着打着,似乎渐渐感觉到不论是乌云还是被子都联合起来“欺负”他的小奶娃,小小的心中不免有些倍感委屈起来,小嘴忽地一撅就快要哭了。

乌云在这时用另一只干净的茶杯倒了杯白温水,起身走过来,在床沿坐下,伸手抚上小奶娃的小脸。

小奶娃一见乌云过来,哭就不哭了,但气恼又立即回来,嘟着嘴狠狠打乌云伸来的手,不让乌云碰。

乌云有些失笑,大手一把包裹住小奶娃的小手,不让小奶娃再乱动。

小奶娃挣扎,非要将手抽回来不可。

乌云有些拗不过小奶娃,慢慢将手松开,立即感觉到小奶娃一把将小手抽出去后,扬起小手就又朝他的手背打了过来,顽皮的很。

看来,这一长觉醒来,此时的小奶娃相当有精神,这倒是个还不错的现象。

可是,在这一长觉的背后,他已经睡了足足六七个时辰,远超过了一般人的睡眠时间,尤其是超过了幼童的睡眠时间。

之前不管他怎么唤他,他就算勉强睁开眼看了一后,又很快将眼闭了回去,并转头又睡了过去。而此次并没有将小奶娃的身体医治好,他以为他可以用平常的心来看待小奶娃这次突来的长睡,刚才更是没有立即走过来,尽量让自己保持平常心,但原来还是不行,徒然有些自欺欺人的味道,真的忍不住担心这种情况会慢慢恶化下去,眼下只是开始。

就算学了医又如何,就算医术了得了又如何,还是医治不好小奶娃的身体!

对于小奶娃,就算他为他做再多,也总感觉自己亏欠了他。

而对于他的样貌,他真的没想到会那么像那个人,在这无形中似乎也在提醒着乌云什么。

一刹那,在小奶娃的调皮玩闹中,原本一直神色宠溺的乌云,心情反倒不知不觉沉重了下来,并不知不觉想到了其他地方去,真的无法对小奶娃做到一颗平常心,他完全是不同的,他一有任何情况都牵动着他。

下一刻,乌云的手有些不顾小奶娃的推打与抗拒覆上小奶娃的小脸蛋。

小奶娃的脸蛋细腻柔滑的简直像块柔软的羊脂白玉似的。

乌云抚着抚着,手掌下面恍惚间似突然换成了另一张脸。

待意识到这一点时,乌云面色一变,猛然一把抽回手,并站了起来,另一只手手中端着的茶盏,里面的水在这一举动中不断四溅出来,溅湿手背与地面。

小奶娃有些吓了一跳,所有的动作动顿时全都停了下来,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乌云看。

乌云闭了闭眼,不想吓到小奶娃,刚才覆小奶娃脸蛋的手于衣袖下狠狠握了握后,勉强敛去脸上刹那间而起的神色,便又坐了下来,伸手轻柔地扶起床榻上的小奶娃,喂小奶娃喝水。

小奶娃还是有些怕怕,这一刻靠在乌云手臂中不敢乱动,小嘴嘴唇微掀,小心吸允着杯中的水。

乌云脸上渐渐重新露出宠溺之色。既然之前的医治办法不行,已经失败了,依眼下的情况来看,他必须研究另外的办法才行。小奶娃的身体不等人,他得抓紧了。至于夏侯渊晋留下的限期,乌云嗤之以鼻。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与所谓的“眼线”分开后前往今天案发那座小院的夭华,已经到达小院外。

月光下,只见小院都已被衙门的人用封条给封了,四周静得有些可怕。

夭华直接飞身进去,翩然落在小院的院中。

院内地面上的鲜血都已经被太阳晒干与被风吹干了,在月光下暗红一片,仍有些触目惊心,并有丝丝缕缕的血腥味从地表冒出来,飘散在空气中。

夭华平静无波地环视一眼后,转了个身,缓步走向房门半开着的房间,进入房间里面。

恰在这个时候到来,也准备连夜再查看一番案发现场,并准备守株待兔般在城中守一夜的夏侯然,也翩然落于院中,一落下就立马察觉到了房内有人。难道是那凶手又回来了?除此之外,夏侯然一时半刻间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性,就立即快步走向房间,准备将回来的凶手堵在房内,不让他出来,从而顺利抓住他。他倒要看看这就凶手到底是何方神圣不可,下手竟如此狠毒,一下子灭了一家七口,连那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

夭华在夏侯然落到院子中的时候,也立马察觉到了有人到来,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什么人会来这里?她倒想好好看看,就立即就朝房间外面走去。

一进一出,一刹那,两个人几乎差点撞在房门口,不过谁也没有后退半步。

倾斜入房间的月光,已然一下子被堵到门口处的夏侯然的身体给挡住,原本还算有点光亮的房间顷刻间陷入漆黑。

一时间,在夏侯然丝毫看不清夭华面容的同时,由于背光的关系,夭华也有些丝毫看不清夏侯然的面容,尽管两个人面对着面,距离不超过两步。

气氛,霎时静了下来,死一般沉寂。

“人都是你杀的?”夏侯然先一步出声质问,一双黑眸已眯成线。

夭华一听这声音,虽还看不清来人面容,但对方的整个身形还是可以看出,两相加在一起后顿时已不难判断面前之人的身份,没想到堂堂的夏侯府大公子还挺尽心尽力的么,这么晚了还一个人来这里查看,都不见那主要负责人澹台玥有这个心,想来澹台玥此刻定然还在她房间内横眉瞪眼。

“我在问你,人是不是你杀的?”见对方不答,夏侯然再问一遍。

夭华笑笑,故意咳嗽了一声,压了压嗓音道:“公子,你可别贼喊捉贼,小女子可受不起这么大的冤枉。”

“你是女的?”闻言之下的夏侯然,微微侧开一分身体,让外面的月光再次照进房间,借着月光看向房间内之人,只见她忽然眼疾手快地一把取下房间内的墙壁上挂着的那顶斗笠,就戴在了她自己头上,遮住了她的脸。以他高出她半个头左右的身高及这么近的距离,已丝毫看不见她的面容,最多只勉强看到她下颚,除非他蹲下身来看。而月光下,虽已看不见她的脸,但可见她身上一袭如血红衣。

“这位公子,你到底是来查案的呢,还是来看女人的?”岂会感觉不到夏侯然打量与审视的目光,夭华用刚才的声音再笑着道。

“你错了,我不是来看女人的,我是来抓凶手的。谁说女人就不可能是凶手了?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这些人又是不是你杀的?”

“如果本……本小姐我说,不是我杀的,你可信?”夭华挑眉。

“那你为何这个时候出现在这?”

“公子你为何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我就为何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都城中一连出了这样的命案,凶手这次竟然连这么小的孩童都不放过,相信任何有血性之人都不会坐视不理,何况是像你我这等习武之人。”一番足够冠冕堂皇的话,虽说夭华现在确实也是来查那凶手的,但说得自己委实有些想笑,这么多年来就从没有这么正义过。

“这么说来你也是来查这案的?”

“不错。”

“那为何急于遮掩自己的样子?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呵呵,公子,我可是女子。女子的容貌及闺名,岂能随便让人知道?我以后还如何嫁人?若公子非要看我的容貌不可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知公子家中可已经有妻妾?”话语中,不知不觉流露出轻佻之意,夭华始终暗压着笑。

夏侯然已年近三十,自然早已经娶亲,也有妾氏,都是按照夏侯渊晋的意思娶的。远去边关这四年,妻妾都留在这都城中的夏侯府内,并没有一起带去。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几个女人罢了,谈不上感情,有的甚至都已经快忘记她们的样子了。从之前的那几句话中,原本还以为面前这个红衣女子是什么侠义中人,心底不免颇起一丝少有的好感,但不想到后面也和一般女子差不多,甚至话语中还带着丝轻佻,第一次见面就问男子家中有无妻妾,言外之意都能很清楚地听出来,提醒道:“姑娘,这种事还是交给官府来处理比较好,你还是尽快回去吧,外面不安全。”

“官府的人可以相信,猪也能够上树了,难道公子不知,衙门的人今早就已经宣布案子破了,凶手也抓住了吗?可上午又出了命案。这一巴掌打的,可真够响的。”

“你……”

“哦,对了,公子刚才提醒我回去,可是已经相信我了?公子可真够容易相信人的,这世上像公子这么老实单纯的人,倒是已经很少见了。”

他老实单纯?夏侯然顿时有些哑然失笑,不知可以说什么。

夭华不再理会夏侯然,借着再倾斜进来的微弱月光,再在房间内查看起来,很想知道凶手杀这么一家人的原因。按照尸体上面的伤口来看,凶手乃是一个人,出刀快而又狠,武功不错,并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衙门,将她之前吊挂住那些衙门中的衙役,贴在那些衙役身上的白布给盗出来。

夏侯然借着月光将夭华的举动都看在眼里,不由有些沉默了下来。

忽然,长久的、死一般的安静中,远处的半空中隐约传来一道声音,好像出了什么事。

夭华与夏侯然都清晰地听在耳内,霎时不约而同地立即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在屋顶上方飞掠而过如踏平地。

远处的半空中,同样是屋顶上,出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澹台府二公子——澹台玥。澹台玥自己冲不开穴道,幸好一直有些不放心的澹台荆临时决定过来看看,推开房门后一眼就看到了被点了穴的他,于是马上解开了他身上的穴道,询问他怎么回事。

等他回答完,说人又出去了后,澹台荆的脸色明显沉重下来。

不过,澹台荆竟不认为人出来是为了又杀人,说她如果真要再作案的话,没必要当着他澹台玥的面出来,完全可以想办法弄晕了他后再外出,于是让他出来寻找。

另外,为尽量不惊动其他人,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澹台荆没有让他带人。

他哪里知道该死的女人出了府后会去哪里,一时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外面寻找,不想竟让他意外看到一个黑衣人忽然在前方匆匆跑过,于是立即追上前想看看,不想对方一见有人追,跑得更快,明显心虚。这样一来,他就更追着不放了,追的过程中难免发出声音。

突地,敏锐察觉到自己的后方竟也有人追了上来,一边继续追的澹台玥,一边回头看去一眼,立马就认出了夏侯然与夭华来,别以为她头上戴着顶斗笠他就不认识她了,没想到她竟然会和夏侯然在一起。

追上来的夭华与夏侯然两人,很快超越了澹台玥,直追最前方的那个黑衣人。

能让她夭华如此追拿的人,除了那朵乌云外,恐怕也就只有此刻前方之人了,他绝对该感到荣幸才是。夭华追着,唇角不觉缓缓勾起一抹弧度,透着一丝危险。

澹台玥十分不甘心自己竟被夭华与夏侯然超越,努力加快自己的速度。

前方逃窜的黑衣人,在逃的过程中也不时回头往后看,怎么也没想到后面一下子又多了两个人,而由于距离的原因一时间又看不清两个人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夭华在这时倏地一个空翻,就瞬间去到了黑衣人前方,挡住了黑衣人去路,似笑非笑,“逃得很愉快?”

黑衣人没有料到,刹那间一个急刹车般急急忙忙停下来,浑身紧绷,面色戒备,有些抑制不住地喘息,“你……你是什么人?这件事根本与你无关,我劝你最好别……别多管闲事。”

“可我就喜欢多管闲事怎么样?有本事打赢了我再走。”

“你……好,这可是你自找的。”说着,有些狗急跳墙般,黑衣人就朝夭华出手。

夭华轻轻松松应对,几招下来后忍不住愈发高兴地笑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个黑衣人的招式与那夜海上的黑衣人完全相同,也和昨夜留下来断后的那两个抬轿子的人一样,真是让她喜爱,太喜爱了。趁着故意卖一个破绽引黑衣人上前之际,夭华对着其耳边就小声问道:“乌云在哪?”

什么乌云?黑衣人眼中闪过迷茫。

夭华借着月光看在眼里,黑衣人的神色不像是装的,这么说来他确实不知道乌云,“那带着半张面具的男人,你总该知道了吧?说,他是谁?现在在哪?只要你告诉我,我现在就放你走,说到做到。”

黑衣人面色微微一变,对夭华出手顿时更加狠厉。

夭华继续应对,虽然没有得到黑衣人的回答,但已经可以肯定他确实是那个带着半张面具之人的手下。只要找到了那个带着半张面具之人,何愁找不到乌云。上次在海上已经错过一次,必须在乌云双眼还未恢复前再找到乌云。

已经分别追到的夏侯然与澹台玥,一时都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原地的屋顶上面看着。

夭华又卖一个破绽引黑衣人上前,“千万别考验我的耐心,快说。”

“除非我死。”伴随着话,黑衣人一掌狠击向夭华。

夭华面色一冷,反手一把扣住黑衣人的手腕就硬生生捏碎了黑衣人手腕上面的骨头,并紧接着一掌卸了黑衣人的另外一只手,同时一把扣住黑衣人的下颚,将黑衣人的下颚也卸了,最后一掌将黑衣人打落,自己跟着冷冷落下地去,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看他还有什么办法自尽,真是给他机会不会把握,非要她下狠手才行,自找的。

黑衣人顿时整个人重重落地,一张嘴大大张着无法闭合,一缕血明显从唇角溢出来。

夏侯然与澹台玥有些没有想到夭华会突然下这么重的手,快速跟着飞身下来,分别落在黑衣人的旁边,低头看向倒在地上的黑衣人。

黑衣人痛极,一时有些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可以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在你,命也在你自己手中。回答我刚才的那两个问题。”秉着最后一丝耐心,夭华说完后抬步走近黑衣人,蹲下身来,手扣上黑衣人被卸的下颚,咔嚓一声给他接回去。

黑衣人眸光一闪,几乎在下颚接回去的一刹那,脚飞快一抬,一只涂了剧毒的暗器就从鞋子里面射了出来,射向近在咫尺的夭华。

夭华急忙起身闪躲,有些“惊慌失措”般一下子扑向夏侯然。

澹台玥当然不能让夏侯然看到夭华的真面目,顿时顾不得地上的黑衣人,就快若闪电地急忙插向夏侯然与扑过来的夭华中间,将扑向夏侯然的夭华给半路截住。

夭华一时间有些撞在澹台玥怀中一样,对着澹台玥的耳边笑意难掩地道:“多谢澹二公子了,没想到澹二公子还会对本宫英雄救美。”微微一顿,后面的话声音骤然拔高,“可恶,无耻,故意趁机抱别人,下流。”音落,一把用力推开面前的澹台玥,夭华就一副气冲冲的样子瞬间飞身离去,消失在澹台玥与夏侯然面前。

夏侯然有些目瞪口呆地看向澹台玥,刚才那一下,澹台玥似乎真的故意插上来抱人,“澹台兄,你……”

澹台玥没有说话,心中那叫一个怒,刚才那女人绝对是故意的的,再低头看向地面上时,地上哪还有黑衣人的身影,很显然黑衣人已然趁刚才那一下逃走了,可恶。

夏侯然也后知后觉意识过来这一点,真是太大意了,竟让那个黑衣人就这么逃了。

“马上回衙门,我觉得定然又出事了。对了,夏侯将军,你与刚才那女子是在哪碰到的?你们可是一直在一起?”

“我与她也是刚刚碰到,就在今天上午发生的这起命案的案发现场,当时她就在房间里面,也是想查这起案子与抓捕凶手的。”夏侯然如实回答。

澹台玥面上闪过一丝意外,随即多了丝沉思,“走,先回衙门,派衙役连夜查看再说。对了,这么久没有看到一个衙役出现,我白天的时候明明有派衙役安排好晚上巡逻查看……”说到这,澹台玥面色一变,与夏侯然相视一眼后,急忙往衙门方向赶去。

另一边的夭华,趁机离去的夭华已紧追黑衣人而去。刚才绝对是故意的,故意扑向夏侯然那边,料准了澹台玥不想夏侯然看到她的样子,所以绝对会横插一杆,从而制造机会让黑衣人逃脱。在澹台玥与夏侯然都没留意黑衣人的时候,她可是一直留意着,然后瞬间消失在夏侯然与澹台玥面前,让两人都没办法追她,从而由她自己一个人跟着黑衣人。

黑衣人自以为自己侥幸逃脱,强忍着疼痛一边小心谨慎地不断往后看,一边摇摇晃晃地咬着牙回去复命,刚刚又杀了一家几口,刚丢掉凶器,就被澹台玥给看到了,一路被澹台玥给追着。而今天上午的那起命案,那一家七口,也是他杀的,全都是奉命行事。至于下令之人为何要他这般杀人并嫁祸,他自然不敢多问。

夭华悄无声息地在后面继续跟着。

没多久,眼见一路摇摇晃晃逃窜的黑衣人从后门进入了一处小院中。那处小院内还亮着光。

黑衣人进去后,停下喘息了一下,之后继续一路往前,直到进入小院中的其中一间房间内。

夭华飞身落向那屋顶,轻声掀开脚边的一块瓦块就垂眸往下看去,只见回来的黑衣人已跪在地上向房间内之人禀告。

由于位置的关系,夭华有些无法看清房间内之人的具体样子,只能看到他的头顶而已。

“公子,人都已经杀了,并且已按照你的吩咐布置好现场。”

“伤怎么回事?”房间内之人沉声问道。

屋顶上面的夭华唇角止不住勾了起来,这声音不是那夜船上带着半张面具之人,还能有谁,她可都还清楚地记得,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她给找到了。只是真有些没有想到,竟会是他在暗中栽赃嫁祸给她。而他既然是那夜去海上接乌云之人,那这栽赃嫁祸可与乌云有关?只是,为什么呢?就算他们再多栽赃嫁祸几次,也不能真对她怎么样,夭华实在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垂眸继续看下去与听下去。

“属下在处理掉杀人的刀后,正好遇到了澹台玥……”

“什么,你遇到了澹台玥?是他伤的你?”屋内之人面色微变,骤然打断禀告的黑衣人。

黑衣人点头,又摇了摇头,“后来,又遇到了夏侯然与一个带着斗笠的红衣女子,他们两个也紧追了上来。属下也是在被他们追到后,距离近了才认出那夏侯然来,最后是那红衣女子伤了属下。她的武功实在太厉害了,属下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好不容易才侥幸逃回来禀告。对了,那红衣女子还问了属下几个很奇怪的问题。”

“说。”坐着之人放在桌面上的手已然一寸寸握紧。

“她问属下,乌云在哪?属下实在从未听说过这个人。后来,她还问了属下,带着半张面具之人,也就是公子在哪。不过属下并没有告诉她,还请公子放心。”回禀间,黑衣人始终低垂着头,浑然未觉自己面前之人的眼中已然泛起杀气。

“愚蠢的废物,要我放心,你刚才就不该回来。夭华,那个妖女她……她竟然没死。”坐着之人霎时一把带上面具,站起身一掌扣向跪在自己面前的黑衣人头顶,就直接杀了黑衣人,“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没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