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八十八章 齐聚会面,栽赃陷害

“刚回来的夏侯公子?那三公子?”

“回澹台大人,当然不是,是夏侯大公子。”夏侯二公子夏侯赢,一直在都城中,时常进进出出,都可以看到。夏侯三公子自当年突然被夏侯渊晋给“藏”了起来后就一直没有再现身过,几乎谁也没有再见过他,但他人还是一直在都城中的,关于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而夏侯四公子,年纪还小,今年才不过刚满十五岁,更是常年呆在夏侯府中,去夏侯府就能见到。至于夏侯大公子,乃大将军,手握一定的兵权,前往千里之遥的边关守城已经快四年了,在夏侯府众多公子中也就只有他能用“回来”二字。

澹台荆顿时点头,“对对,当然是大公子。看我,都快老糊涂了。”

“大人,您说笑了,您怎会老糊涂呢。”两名侍卫赶忙又拱了拱手。

澹台荆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夏侯府三公子自当年被夏侯渊晋那只老狐狸给藏匿了起来后,他就有怀疑过这夏侯三公子是不是被夏侯渊晋那只老狐狸给秘密送出了都城,尤其是近年来,但不管他怎么查,始终查不出什么,甚至连一丝半点的蛛丝马迹都没有。

前几日,夏侯渊晋那只老狐狸突然派人前来澹台家,到他面前来提亲,重提二十年前那门亲事,终于要让这位消失在人前已久的三公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刚才初听侍卫说“回来”两个字的时候,他不免有些反射性地以为是这位夏侯三公子回来了,于是话语有些脱口而出,忘了其他人全都始终以为这位夏侯三公子一直都是在都城中的,从未离开过。

澹台玥这么多年来其实也有怀疑那夏侯三公子并不在都城内,刚才也差点脱口而出,听到澹台荆先一步问出口后才连忙将话给咽了回来,没想到最后竟会是那位夏侯大公子夏侯然回来了。他不是一直在守边关吗?怎么这么突然?还有,究竟是他自己擅自回来的,还是皇帝派人召他回来的?

下一刻,澹台玥缓解气氛,对澹台荆提醒道:“父亲,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快进去吧。”

澹台荆应了声“嗯”,再对侍卫问上一句,“那不知夏侯三公子可有随夏侯大人一起来?”

两名侍卫摇头,“只有夏侯大人与夏侯大公子两人,没有其他人。”

澹台荆心中自然不难肯定夏侯渊晋这“谢恩”定然也是为了上午时皇帝亲自赏赐的那顶凤冠一事,可是他就算上了回来的夏侯然,却仍不带那三公子,如今距离大婚可就只剩屈指可数的五天了,难道他到现在还想藏着捏着,不让那三公子露面?还是说夏侯渊晋这只老狐狸,他准备在成亲当天才让那三公子现身?都已经有二十来年了,那三公子已经够神秘的了,外面的人恐怕都已经忘记那三公子的名字了。

澹台玥接着再提醒了一声,“父亲,进去吧,时间不早了。”

两名侍卫在这时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澹台大人,澹台二公子,四小姐,快请。”

澹台荆点了点头。而一起来的澹台府下人,自然不能全都进去,马车更是不能驶入。除澹台荆、澹台玥、夭华及抬着夭华的两人外,其他人全都留在宫门外等着。

在侍卫的带领下,一行五人一路进宫,直接前往太后慕容玑多年来一直住的“咸宁殿”。

蒙着脸的夭华,在这一路上始终悠然自得地坐着,任由抬软轿的两人抬着她紧跟在澹台荆与澹台玥身后,从没有见过那所谓的夏侯三公子,也没有见过那大将军夏侯大公子,现在这一路进来,不愧为是皇宫,比魔宫大多了,气派多了,也金碧辉煌多了。

好一会儿后,终于到达所谓的“咸宁宫”。

此时的咸宁殿内,殿门大开,殿内不时有隐隐约约的笑声传出来,少有的热闹。

通过侍卫向太监禀告,太监又进入殿中禀告,最后得到允许,快速出来请一干人后,澹台荆与澹台玥才走进大殿,抬软轿的两人抬着夭华依旧走在澹台荆与澹台玥的身后面。

殿内,明亮、奢华而又气派。

皇帝萧恒正好也在,与太后慕容玑两个人正一同并排坐在正前方。

夏侯渊晋与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男人坐在下方。

几名宫女分别站在萧恒与慕容玑的两侧伺候着。

茶水、糕点全都一应俱全。

听到太监的禀告后,几人便依旧暂停下了说话,不约而同看向殿门方向,看着澹台荆、澹台玥及夭华等几人进来。

澹台荆与澹台玥一边踏入殿中,一边不动声色地扫视一眼,将殿内的情况及殿内四个重要之人神色都收入眼底,直到走到殿内正中央后,纷纷对皇帝萧恒和太后慕容玑屈膝行礼,“微臣拜见太后,拜见皇上。”

抬着软轿的两人同一时刻放下软轿,到软轿的左右两侧站定,然后也跟着跪下行礼。

一时间,安静下来的大殿内,尤显得软轿上面坐着的一动不动的夭华显眼,一袭华丽的蓝衣配上一块绿色不透明的蒙布蒙脸,就这么坐着正对前方的皇帝萧恒与太后慕容玑。

“澹台大人免礼,玥儿也不必多礼,都快坐吧,你们倒是与夏侯大人约好了似的,前后脚到来。软轿上这位,就是雅儿了吧?哀家深居简出这么多年,记得上次见雅儿,雅儿才不过几岁而已,时间过得可真快。”片刻的安静后,还是太后慕容玑率先开口,已经布满了沟壑的老脸上全都是显而易见的和蔼之色,一头经过精心梳理与戴满了金饰的头发大部分都已经白了,但依旧很贵气。

澹台荆与澹台玥连忙谢恩,站起身来。

其中,站起身后的澹台荆再拱手道:“回太后,没错,她就是雅儿,不过这么大年纪了,还莽莽撞撞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一听说太后与皇上赐了凤冠下来,迫不及待地从房内跑出来就要看不可,都等不及臣将凤冠送过去。这下可好,在半路上不小心跌倒了,还滚入了府内的湖中,伤成现在这样,还望太后皇上恕罪。”

说着,澹台荆回头瞪向软轿上坐着的夭华,当着皇帝太后的面呵斥道:“还不快起来向皇上太后行礼。”

软轿上面的夭华当然知道澹台荆这是在做戏,她都“伤”成这个样子了,消息在来之前也都已经传出去了,皇帝与太后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真要她这样下跪,再说澹台荆又不是一般的大臣,勉强配合着澹台荆的话双手撑住两侧的把手,就要作势站起身来与行礼。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澹台大人,雅儿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一切礼数全都免了,你也不要再怪她了,有哪个女子不想风风光光出嫁,在这种时候不兴奋的?只希望雅儿后面几天能尽快恢复才是,已经定下的成亲日子,自然能不更改就不更改。玥儿,快扶你妹妹到位置上坐下来吧,小心,别再伤着了,不然哀家可要心疼了。”慕容玑连忙开口阻拦,看着夭华的目光还是和蔼可亲之色,如同一个长辈。

皇帝萧恒也出言阻拦了一下,尽管只有简单几个字。

澹台荆瞪向夭华的目光慢慢缓和下来,不过话语中还是带着一丝可以听出来的喝斥之气,“还不快多谢皇上与太后。”而他之所以会故意说是为了看凤冠而伤的,一来如此说并没有什么破绽,凤冠也确实是刚刚赐下来,二来也可以显得坐着之人知道有凤冠赐下来后有多喜欢与欢喜,从未也可以让在皇帝与太后面前稍微加加分。

“多谢皇上、太后。”要她谢?简直笑话!不过,算了,不就是张一下嘴说几个字嘛,也不会少块肉,夭华平静无波地吐出几个字,一张一直被布蒙着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慕容玑满脸笑容点头。

澹台荆与澹台玥接着再分别谢了谢恩后,澹台荆走向夏侯渊晋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澹台玥则走过去弯腰抱起软轿上面的夭华,将夭华安置在澹台荆下方的第二张座椅上,中间隔了个位置,那顺序由他坐。

两名抬软轿进来的,跪下的澹台府中人,在这时抬着空了的软轿快速退出去。

夏侯渊晋与刚刚从边关回来的夏侯然在这一过程中始终注视着到来的“一家三口”,尤其是软轿上的夭华。

对于这位“澹台四小姐”,夏侯渊晋其实也没有怎么见过,要不是如今这个局势,有意想拉拢拉拢澹台府,早将当年定下的亲事抛之脑后了,更不会将乌云抬到明面上来,他原本还以为早两年澹台荆就会上门解除这门婚事了,没想到他竟没有,现在也就怪不得他了。

而夏侯然,则更没有见过这位四小姐了,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会是这个样子,她又是伤脸又是伤脚。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她刚才对皇帝太后谢恩的时候,没有半点恭敬之意。至于他这次会突然回来,其实是收到了皇帝的传召,当然说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大事。而恰巧自己父亲前几日刚派人到澹台府提亲,他正好可以留下来参加完三弟的大婚后再走。

对于那三弟,夏侯然其实也早就没有印象了,只记得小时候曾一起过,后来有一天夏侯渊晋突然将他给“藏匿”了起来一般,他就再没见过了,就算是问夏侯渊晋,夏侯渊晋也从来不说,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再问了。

澹台玥对夭华刚才的表现还算满意,只希望她后面也如此听话与配合就好了。

在放下夭华,将夭华安置在座位上安置好后,澹台玥也坐了下来。

没有澹台玥在面前挡着视线,夭华坦然回视对面两人。

年约半百的男人,应该就是夏侯渊晋了,直觉给夭华三个字“老狐狸”。他旁边年约三十的男子,应该就是宫门进来时侍卫所说的那个刚刚回来的夏侯大公子夏侯然了,不愧是守边境的大将军,高大、粗犷,容貌上与夏侯渊晋倒是有一两分像,但完全没有夏侯渊晋给人的“精明狡猾”感觉。

正前方的萧恒与慕容玑,同样的,又岂会没有打量夭华,或者可以说自从她进来的那一刻起目光就再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过。按理来说,她多年没有进宫,现在一进宫就面对身为皇帝太后的他们两个人,应该是极为谨慎小心与恭敬之态才是,但这些都没有在她身上感觉到分毫,尤其是刚才澹台荆与澹台玥都跪下的行礼的时候,她坐在软轿上面抬头迎上他们的目光,那感觉简直有些无法形容。而关于和夏侯府的亲事,是二十年前定下的,没想到澹台荆竟能一直等到现在,够有定性的,也不怕耽搁了自己女儿一生。

大殿内的气氛,不知不觉又有些静了下来。

片刻后,这次由澹台荆来打破平静,显然已经意识到了眼下这种似乎有些不同寻常般的平静,坐在位置上分别对皇帝和太后拱手道:“太后,雅儿这丫头,莽撞归莽撞,但对太后的心还是一直都在,尽管受伤了,但还是坚持非要进宫来当面向太后与皇上谢恩不可。”稍一停顿,澹台荆后面又补上一句,“那顶凤冠,实在太贵重了。”

“这么多年了,哀家也不能始终陷在长阳的去世中,相信长阳在天上看到哀家始终如此,也不会开心。雅儿,哀家从小就喜欢的紧,如今也要成亲了,哀家也高兴,都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当年没有完成的事,如今就由雅儿来完成。哀家定要亲眼看着雅儿带上这顶凤冠,风风光光出嫁。”说到凤冠,自然而然想起去世的长阳,慕容玑哀伤中带笑,感觉到萧恒伸手过来安慰性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后,慢慢将哀伤都掩去,只剩笑。

夏侯渊晋趁机接话道:“多谢太后的抬爱,这可真是澹台府的荣幸,也是我夏侯府的荣幸。如果大婚当日,太后能够亲临夏侯府,相信长阳公主在天上看到了,应该会更加的欣慰。”

慕容玑考虑了一会儿,对上夏侯渊晋的目光,又转头看了看蒙着脸的夭华,以及澹台荆,受邀道:“也好,哀家到时候定亲临夏侯府,主持这场大婚。夏侯大人,等日后雅儿成了夏侯府的人,你可千万不能亏待了雅儿。”

“太后多虑了,微臣岂会亏待雅儿,太后与澹台大人都大可放心。有了太后的亲临,真是我夏侯府与澹台府的荣幸。”夏侯渊晋笑着拱手。欢喜之色。

大殿内的气氛渐渐回来,一人一句,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皇帝萧恒的话比较少,一般都只是听着、看着与喝着茶,但就算他不说话,就只是这么坐在那里,也让人无法忽视,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尊贵无双,一双黑眸深不见底,神色平静若水,让人丝毫无法轻易窥探他的心思。

除萧恒外,话最少的便是夭华与夏侯然了,基本上都是被提到了才回应一两句。当然,这样的话少中,也有一些本质上的区别,夭华属于那种懒得掺合的类型,能来都已经很不错了。

在这期间,夭华早已经再度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坐在正前方的萧恒,这个身为那小岩亲生父亲的人,从眉宇眼梢间几乎看不出来与小岩两个人之间有哪里像的,也看不出来他会那么冷绝无情。不过也是,他被废那么多年,韬光养晦那么多年,连澹台荆与夏侯渊晋这只老狐狸都给骗过了,一朝翻身登上帝位,坐稳位置,又岂会是那么容易被人看出来的。只能说,他藏得很深。

而这个世界,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成亲时间都很早。像萧恒,已经有小岩这么一个九岁大的儿子了,如今也才不过二十七八岁而已。至于她,在名剑山庄养了整整两年的伤,之后回到魔宫至今七年,这前后加起来也有九年,但眼下这具身体如今也才不过二十五岁罢了。当然,一个二十五岁年纪的女人在这个世上来说,也算是有些老了。

似乎察觉到夭华的目光,基本沉默的萧恒忽然抬了一下眸,看向夭华。

四目相对,夭华并没有闪躲,直直对上去。

萧恒不由略意外了一下,看着夭华的黑眸中不觉闪过沉思。

忽然,就在这时,有一名太监神色匆匆地进来禀告,对萧恒与慕容玑跪下道:“参见皇上,参见太后。皇上,刚刚城中又发现了一起命案,但这起命案应该是上午的时候发生的,几名死者都已经死了几个时辰了,死相与前两夜的那些乞丐一样,并且……并且……”后面的话,太监忽然有些说不下去。

“并且如何?”萧恒低沉着声音问道。

澹台玥神色已然微微一变,余光瞪向旁边的夭华。上午?难道她……

夭华面不改色,不关她的事,她自昨夜与澹台玥分开后,就直接回了澹台府,之后并没有出去过。当然,如果澹台玥非要怀疑,无所谓,随便他。

澹台荆与夏侯渊晋则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澹台玥。

昨夜,在街道上意外遇到澹台玥,若非他夏侯渊晋走得快,差点被澹台玥发现。

澹台荆的目光则有些担心,今天一大早澹台玥明明已经送了奏折进宫,皇帝也让人在朝堂上当众宣读了,但现在又出了命案,还是上午的时候,这也就是说在澹台玥送上奏折之后发生的,不免担心澹台玥办事不利,其中出了什么差错。

跪在下方的太监不由浑身一颤,硬着头皮说下去道:“并且凶案现场的墙壁上也留了一行字。”

萧恒的面色顿时微微沉了沉,目光这才看向澹台玥,想听听他的解释。

澹台玥站起身来,拱手,“皇上,凶手在昨夜确实已经被我抓到了,也已经被我当成击毙,尸体现在也还留在府衙中。还请皇上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马上赶过去看看。”

萧恒没有说话。

澹台荆身为父亲,眼下事情变成这样,也不好说什么,关于命案一事他今天下朝回府后也还没来得及问问澹台玥,被突然赐下来的凤冠一事给搅了,事情都有些被打乱了。

听到这里的夏侯渊晋,忽然若有若无地隐隐笑了笑,就算澹台玥说的都是真的,可现在又出了命案是事实,并与之前的命案这般相似,就算还不清楚具体情况,也已经可以先扣澹台玥一个办事不利之罪。

而现在,夏侯然刚刚回来,依他的意思自然是不希望夏侯然再回去,能留下来最好,如此倒是正好可以给夏侯然一个表现一下的机会,当然也不能当面打了澹台府的脸,毕竟马上就要成为亲家了,他也是有意想拉拢澹台府的,趁机道:“皇上,事情恐怕有些不简单。依微臣看,还是先查清楚了再说。要不,让然儿马上随二公子一道过去看看,助二公子一臂之力?反正然儿现在无事。再说,大婚在即,却一连出这样的命案,还是在天子脚下,不知凶手背后到底有没有其他不为人知的意图,绝不能放过了。”

萧恒考虑了一下,“那好,就按夏侯爱卿说的。夏侯将军,你也一道去。”

夏侯然马上起身,拱手应道:“是。”

澹台玥心下略有些不爽,让夏侯然与他一道去,还说让夏侯然助他,这不等同于是在说他没用,要另外的人帮忙。可眼下事情已经出了,就摆在面前,又不好说什么,余光再瞪向夭华一眼,这件事最好不是她做的,不然他要她好看!

瞪完了后,澹台玥也对萧恒拱了拱手,应道:“是,皇上,微臣这就去。不过,还请皇上与太后容我带雅儿一道回去。雅儿今日受伤,大夫都说要雅儿好好休息。另外,这个时候,雅儿也该回去服药了。不好好调养,五日后恐怕没那么快能够恢复。”

慕容玑点头,不过面上一副有些不舍的样子,“那好吧,雅儿,你就先回去。记住,一定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等着五日后大婚。”

“多谢太后,多谢皇上。”澹台玥又拱了一下后,就过去打横抱起座椅上的夭华,抱着夭华转身出殿,之后将夭华安置回殿外的软轿,让抬软轿的两个人跟上他,出宫。

夏侯然遵照萧恒的命令一道前去,跟上走在前方的澹台玥也走出大殿。

“哀家绝对相信玥儿的能力,现在又多了一个然儿相助,好了,皇上,别担心了。”慕容玑转而对萧恒道。

萧恒脸上的气色恢复过来,对此并不说什么,起身也准备离开,“太后,朕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需要处理,那朕就先过去了,等处理完再过来看你。”

“去吧去吧,这样也好,让哀家自己好好与夏侯大人澹台大人叙叙旧,也都好久未见了。”慕容玑不挽留萧恒,不管萧恒说的是真的,还是只是借口。

不一会儿时间,原本热闹的大殿内便只剩下了慕容玑、澹台荆与夏侯渊晋,及几名宫女。

慕容玑深居简出多年,连夏侯渊晋与澹台荆都已经有段时间未见,留下两人有说有笑地叙一会旧,说起不少过往的事,还说起了一些有关先帝在世时的事。

说起先帝,夏侯渊晋与澹台荆可说是感慨完全不同。

宫外,出了宫门后,澹台玥便抱着夭华上了马车。一进马车后,澹台玥就一把扔下夭华,终于有机会将话问出口了,“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你今天上午出去杀的人,杀完了人之后又回来?回答我!”

“澹二公子未免也有些太看得起本宫了。”

“我是在问你……”

“不是,不是本宫做的,这样的答案不知澹二公子可满意?”夭华挑了挑眉,不徐不疾地开始扯下脸上的蒙布。

澹台玥的面色依旧难看,无法判断夭华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可如果不是她,又会是谁?两起命案的时间靠得如此之近,听太监禀告说又那么相像,刚才在大殿中他就深怕萧恒会怀疑他找了替罪羊来代替。可他之所以会找替罪羊,还不都是为了眼下这个人。总之,最好不要是她做的,不让他真要不客气了。

外面一同出来的夏侯然,没有上马车,接过侍卫牵过来的马后边跃身上马,动作利落。

马车很快行驶起来,澹台玥准备先送夭华回澹台府去,再和夏侯然一道前往案发地点。

“怎么,澹二公子不准备带本宫一道去?对方模仿本宫出手杀人,虽不一定是想栽赃嫁祸给本宫,但有本宫去,说不定能也能助澹二公子一臂之力呢。若再出错,或让皇帝知道澹二公子找替罪羊来冒充,别说是澹二公子你的脑袋,就是整个澹台府也要跟着遭殃吧?”对于皇帝竟然同意夏侯渊晋的提议,派夏侯然协助他,夭华自然清楚澹台玥心中不悦,忍不住想在澹台玥心头再添一把火。

澹台玥的面色瞬间难看到极点,“你最好不要再故意惹我。不然……”

“那好吧,就依澹二公子,免得外面看到还以为澹二公子真的没用,抓不到凶手不说,还要依靠自己的妹妹。这要是传出去,可真就丢脸了。”夭华笑笑。

澹台玥又想了想,在夭华的笑中忽然一改面色,“不,你还是跟我一起去。我倒要看看这一起命案到底是不是与你有关。哼,别以为我这么好蒙骗。”话落,澹台玥面色难看地转过头去,不再看夭华一眼。

夭华险些要笑出声来,他这前后变化,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

马车外面骑马随行的夏侯然,对马车内的一切浑然不知,也没有多想。他是在四年前大皇子登基之后被派往边关的,不得不说比较起来他还是比较喜欢边关的生活,那里虽然风沙比较大,也比较清苦,但很自在,这是在都城从来没有的。但他也当然清楚夏侯渊晋其实希望他能够在都城留下来,刚才推荐他助澹台玥也是为了此。此刻策马行走在久违了的街道上,都已经有些说不出的陌生了,就好像对二弟夏侯赢。

可以说,二弟夏侯赢是眼下最受父亲夏侯渊晋重用的,也是除最小的四弟外与夏侯渊晋最亲的。

这次的案发现场,是在城南的一处简陋小院内。

小院与周围的其他小院没有多大的区别,老老少少一共住了七口,最大的已白发苍苍,最小的才不过几岁,全都倒在血泊中,无一生还,死相极为凄惨,与前两日街道上那起确实差不多。到来并进入查看的澹台玥,心中首先闪过的便是这一感觉,随后脑海中又再次闪过夭华的身影,越看越像是她做的。

“对了,不是说凶手还留下了一行字吗,那字呢?”随即想到什么,澹台玥对旁边的衙役问道。

衙役点头,连忙去将凶手留下的字给取了过来,同样是一块白布上面一个字,前后连起来分明就是上次贴在悬挂在城楼上的衙役身上的其中一小半句,并且字迹都一模一样,“南耀国已经没人了!”

澹台玥怒,还不是外面马车中没下来那个人做的!

站在一旁的夏侯然,同样将现场与白布上面的字都看在眼里,满地的献血几乎都快没有站的地方了,空气中更是到处都充满了血腥味,残忍程度不亚于战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