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八十七章 抱,爱谁也不会爱上妖女你

如果真的是夏侯府派人送来的,反倒好了,至少夏侯府送来的话不必像现在这么去猜测与揣摩什么。澹台荆面色低沉地摇了一下头,重新看向桌面上这顶如同烫手山芋一般华丽精美的凤冠。都说越美的东西越危险,眼下这个就是,“这是皇帝刚刚亲自赏赐的,是当年太后命人做给长阳公主出嫁时戴的那顶。”

澹台玥顿时震惊不已,黑眸中明显闪过一丝难以置信,脱口道:“这……皇上他……”

“为父现在也把握不准皇上与太后的意思。不过,不管怎么样,这顶凤冠既然赐下来了,必须尽快带你妹妹雅儿进宫去一趟,亲自去向皇上与太后谢恩。为父现在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你妹妹已经离开了吗?”

澹台玥点头,当然已经离开了,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父亲,妹妹她都已经走了快两个时辰了。”

“那你说,是马上派人快马加鞭去将你妹妹秘密叫回来,还是现在就让府中那个女人替代?让她随为父一起进宫去?要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这趟谢恩必不可少!”说话间,澹台荆的脑海中止不住闪过前两日去看话中所说这个女人时的情形,尤其是她当时脸上的神色,就这么带她进宫去的话委实有些没有把握,太冒险了,“对了,她的身份查得如何了?”

“还没有查到什么。父亲,你再给我点时间。”微微一顿,现在就让府中的那个女人来替代澹台雅,还让府中的那个女人顶替澹台雅进宫去谢恩,面见皇帝与太后,确实很冒险,澹台玥也有些不放心。可是,这个时候派人去将澹台雅给叫回来,同样有些冒险,万一路上暴露了可就麻烦了。

再说,澹台雅都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就算快马加鞭追,这一去一回也要不少时间。

抉择了片刻后,澹台玥有些孤注一掷般做下决定,就算冒险也只能赌上一把了,“父亲,依我看,还是让她顶替雅儿进宫去吧。我相信她应该可以应付。再则,雅儿就很小的时候进过宫,皇上与太后都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雅儿了。”

“这……”听澹台玥这么说,倒也是,澹台雅就小时候进过宫而已,当时皇帝也还小,不过比澹台雅大几岁,就算有印象也是关于当年小时候的模样。后来,身为大皇子的现今皇帝一度被废,有道是人情冷暖,朝中所有人几乎都没有再将目光与希望放在他身上,包括他澹台荆与夏侯府那只老狐狸。可以说,现今的皇帝那么多年来几乎等同于被打入了冷宫一样,只是最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朝翻身而起,登基成了皇帝。

而在他登基后的这几年,他一心专注于朝政,后宫中除了在他被废那些年所娶的结发之妻——皇后外,并未纳其他任何女人,也从未在宫中设宴的时候让文武百官带上自己的女眷进宫。因此,澹台雅这么多年来也就再没有进宫过,更没有再见过现在已经成为皇帝的当年那个大皇子,如此要蒙骗过皇帝确实不是难事。

至于太后,如今的太后已然年迈,自当年长阳公主意外去世和现今的皇帝在当时一夕间被废除了太子之位后,就一直深居简出,这些年来也都没有召澹台雅进宫过一次,没有再见过澹台雅一面,要蒙混过去同样非难事。

可是,就算是太后与皇帝那边可以不必太过担心,可此刻府中的这个女人,澹台玥他真有把握?连他澹台荆现在想想都有些把握不准,“那你确定?确定那个女人真的会乖乖听你的话行事?”

“这事由我来办,我有办法。父亲,你等着,我这就过去对她说。等用过午饭后,我们就一起进宫去,我也一道去,多个人到时候也好多一分照应,以防万一。另外,选在午饭过后这个时间去,到时候如果情况不对,也可以借口不打扰皇上和太后午休而尽早出来。”

澹台荆考虑了一下,不得不说用另外一个女人来替代澹台雅出嫁一事本身就已经很冒险,现在不过是将这个险给突然提早几天了,“那好吧,你去吧。记住,绝不能出错,此事事关重大。一旦被揭破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父亲放心,我知道的。”澹台玥拱了拱手,快速转身出去。

“等等……”

“父亲还有何吩咐?”澹台玥一怔,转回头来。

“算了,还是先过了进宫这关再说。原本还想你顺便将这顶凤冠一起带过去。”

澹台玥点头,“不急,这凤冠,等从宫内出来后再说。”

“去吧。”澹台荆摆了摆手。

澹台玥从书房出来后,就直接前往夭华所在的那个院落。

早上在他善完后好回来的时候,已经第一时间特地问过婢女,从婢女口中知道她一直在房间内休息,这也就是说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又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从始至终没有惊动任何人。对于她所说的新交易,他可还清楚地记得,让她今天进宫去就当是先试一试。

一直寸步不离,日夜都守在夭华院外的人,一见澹台玥到来,连忙躬身行礼,“二公子。”

澹台玥冷冷看了几人一眼,不发一言地越过几人进入院中,全都是些没用的废物,里面的人在澹台府中来去自如都还浑然不知,现在向他行礼还以为自己始终将院中的人看守得很好似的。

向澹台玥行礼的几人自然感觉到了澹台玥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尽管他并没有说什么。可澹台玥到底在不悦什么,几人一头雾水,互相看了看还是想不出来。

“见过二公子。”在院里面的房门口守着的婢女小禾,同样一见澹台玥后马上弯腰行礼。

“人在里面?还没有起?”澹台玥脚步一顿,看着紧闭的房门问道。

小禾点头,“是的,二公子,四小姐一直未起。”

“下去吧,去院外等着,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澹台玥挥了下手,听着小禾的脚步声在身后逐渐远去后,直接一把推开门,走进房间。

只见,阳光透过门窗丝丝缕缕斜射进的明亮房间内,人确实在,也确实还在床榻上睡着。又或者可以说是侧着身,一只手支着头,靠躺在床榻上面闭着眼,身上并没有盖被子,浑身上下依旧透着一股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慵懒”两个字。而身上的一袭红衣在光线中尤显得妖艳如血,恍惚中不知不觉给人一种感觉,感觉这世上好像只有她才能驾驭如此妖冶的红色,这样的红色俨然是为了她一个人存在似的,无形中又透着一股张扬霸气,与一般女子几乎没有一点相同的。

夭华的警觉性很高,早在澹台玥出现在门外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只是故意没有睁开眼而已。

房间内的气氛,不知不觉陷入澹台玥进来前一样,静寂无声。

澹台玥就这么一直看着。

要比耐心,夭华的耐心可不比任何人差,就继续闭着眼当睡觉,看澹台玥他究竟准备看到什么时候去。

时间流逝,许久后,外面突然传来几声敲门声,是婢女小禾,“二公子,午饭送到了,是否送进来?”

澹台玥这才收回目光,随即瞬间敛去了脸上的所有神色,转身去到桌子那边坐了下来。等坐好了后,才对房门外面的小禾淡淡回应道:“送进来吧。”

小禾领命,就去院门外接过厨房的婢女送来的饭菜,将饭菜一一送进房间,摆上桌。

“另外,再送洗漱用品过来,还有去四小姐的房间取一套四小姐的衣服及取一套四小姐的首饰过来,给这位四小姐梳妆打扮。”在摆好了饭菜的小禾就要出去之际,澹台玥不紧不慢下令。

小禾颔首,“是,小禾这就去。”

澹台玥的目光在小禾的离去中重新落向床榻上面睡着的人,丝毫看不出她到底是在那里真睡还是在那里假睡。不过,她的武功既然那么好,还几次三番作弄于他,警觉性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才是,就算他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惊醒她,现在小禾进进出出这么多趟不可能还不吵醒她,直接道:“四妹,你还要二哥看你睡到什么时候去?”

“本宫还以为,澹二公子你很有这样的嗜好。”

伴随着话,床上一直闭着眼的夭华淡笑着睁开眼,眼角上挑回视澹台玥,还是慵懒的神色,并没有马上起来。

“就算我有这样的嗜好,那这么说来,四妹似乎很有让人看的嗜好?”澹台玥唇齿相讥,这样看,看吃亏的是谁,反正不会是他,他可是个男人,并不缓不急补上一句,“但据我所知,凡是有一点礼义廉耻的女子,都不会这等嗜好。”

“这么说来,澹二公子你似乎很有经验,接触与了解的女人不少。”

“我说过了,以后叫我‘二哥’,难道你不想知道昨夜那顶轿子是哪里的了?如果想,现在就给我起来,待会儿穿上我妹妹的衣服梳妆打扮一番,用过午饭后就随我与我父亲一起进宫去谢恩。”

“谢恩?这世上还没有配本宫谢恩的人,本宫也从不穿别人的衣服。真要穿,就请澹二公子自己穿去,本宫没兴趣。”一旦进宫,岂不是会见到那小岩的生父,哦不对,应该是小岩的父皇才对。

但是,她可是还清晰记得当日那小岩对着墓碑发誓自己从今往后再不姓“萧”,还发誓定要报仇不可。

这个“萧”姓,在南耀国可不就是得罪不起的姓氏嘛!都道“最是无情帝王家”,不得不说这位才不过登基短短几年的南耀国新皇帝,又是诛杀自己结发之妻,又是连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他大概想不到自己的结发之妻早已经在岛上服毒自尽与深埋黄土了。

不过,这恐怕正是这位南耀国皇帝想要的结果。

但不管怎么样,她能在离开前将一切都安排好,在离开后将整个魔宫都拱手送给那小岩,已经是对他很好很好,并且已经算仁至义尽了。其他的,她没兴趣掺和,也没兴趣帮那小岩报仇,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事。

“恩必须谢,这个宫也必须进。至于衣服,如果你不想穿别人穿过的,那好,我会让人去通知小禾,让她将我妹妹没有穿过的拿来,绝对是新的,这样可以吧?若你连这都无法配合,那我恐怕也没办法配合你去想清楚那顶轿子到底是哪的,又去了哪了。”说完,澹台玥起身就走。

夭华皱了皱眉,要撬开澹台玥的嘴,让澹台玥说出来,恐怕还要费点功夫。说来说去,又是那朵可恶的乌云,他真是天生跟她有仇似的,不愧为对了那么多年的死对头。等找到他与抓住他后,看她不亲手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将他挫骨扬灰不可。哦,对了,还要当着他的面先好好折磨折磨那小奶娃,让他亲眼看着。

澹台玥在夭华心底对乌云咬牙切齿的过程中已很快走到门边,并一脚踏出了门槛,但还听不到夭华出声叫住他,顿时面色难看地自己停下脚步,狠狠转头看去,“你到底答不答应?”

夭华不觉有些失笑,这澹台玥还真的挺有趣的,慵懒地坐起身来,姑且小小的受一回威胁,就算进了宫见到了那南耀国皇帝,也不代表什么。总之,还是那句话,她绝不会搀和其中,“那好,看在澹二公子如此再三恳求的份上,本宫勉为其难答应了,但澹二公子别只顾着求,也要想才是。”

谁求了?明明是她受威胁,不得不听他的话做!至于要他想,他当然会想,可要他想出来后告诉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澹台玥暗暗握了握拳,随即唤来院门外守着的人中的其中一人,让人马上追上去,去告诉取衣服的小禾一声后,就面容紧绷地转身回房间内再坐下。

没多久,小禾便将澹台雅的衣服给取了过来,是一件淡蓝色的华丽锦服,全新的,对澹台玥道:“二公子,这件四小姐没有穿过。”澹台雅房间内的衣服,基本上都已经被澹台雅给带走了,剩下来一些都是比较华丽的。在这些华丽的衣服中,自然新的旧的都有。而这样华丽的衣服,在外面并不怎么适合穿,想来这也是澹台雅独独没有选择带走这些衣服的原因。

澹台玥点了下头,示意小禾送到夭华面前去,再伺候夭华洗漱。

小禾领命,过去将衣服轻轻放在夭华起身后所坐的床上后,就去外面端水,还有拿洗漱用品,一一送进房间来。

夭华垂眸,淡淡瞥了一眼放到床上来的衣服,不知为何自七年前回到魔宫后就特别喜欢红色的,倒是已经很久没穿其他颜色的衣服了。

在小禾的伺候下洗漱好后,夭华去到屏风后面换衣服。

在这一过程中,澹台玥始终没走,一直坐着。

片刻后,夭华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衣服不大不小,袖子也不长不短,穿在夭华身上刚刚好。一眼看去,穿上后显然比折叠在托盘中更加华丽,长长的衣摆拖在后面。但值得一说的是,虽然夭华在魔宫内的衣服中,也有几件衣摆很长的,可款式完全不同,此刻穿着这样繁复的衣服令夭华只觉有些累赘,但还在勉强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对上澹台玥看过来时那一瞬间“惊艳”与无法移动的目光,夭华不觉缓缓勾了勾唇,一步一步走过去,直到走到澹台玥的跟前,伸手轻佻地挑上澹台玥的下颚。

澹台玥在这时倏然反应过来,近乎本能般的一把用力推向夭华的手,“你干什么?”

夭华早有准备,另一只手眼疾手快地一把扣住澹台玥的手腕,就居高临下笑看坐着的澹台玥,俨然似纨绔子弟调戏起良家妇女,“澹二公子,你说呢?你这么目不斜视地盯着本宫看,可千万不要突然喜欢上本宫了才是。要是代嫁那天突然舍不得本宫了,可如何是好?”

澹台玥瞬间恼羞成怒,被扣住的手挣扎了一下,想要摆脱眼下这样的局面,明显地咬牙切齿,“你给我放手!放心,永远不可能有那一天,我就算是喜欢天下任何一个女人,也绝不会看上你。”

“话可不要说得这么满,万一真喜欢上本宫如何?还要不要威胁本宫,送本宫出去替嫁?”倔强又想显得强势,一再想威胁于她,喜怒又常现于脸上。不知怎么的,觉得澹台玥有趣之余,夭华竟忍不住总想逗弄逗弄他,想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

澹台玥的脸越发难看起来,看着夭华的目光已然快喷出火,还是那几个字,“永远不会有这一天。”

站在一旁的小禾,在这时早已经看得傻了,目瞪口呆,久久无法反应。

“不知为何,本宫总有一种预感,觉得……觉得你会……”微微一顿,在澹台玥越发越发黑沉难看的面容下,夭华笑得更加开心,在澹台玥彻底开始喷火的目光下朝着澹台玥缓缓伏下身,几乎贴着澹台玥的耳边一字一顿补上后面半句道,“你会爱上本宫。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如何?不过,本宫可看不上你这种类型的。真到了那天,你可千万别哭。”当然,这其实不过是夭华戏弄澹台玥的又一句话罢了。

澹台玥怒极再怒极,忽地运足内力一脚揣向面前困住他的夭华,在夭华松开他闪躲之时,冷然起身,面无表情地抚了抚自己的衣领与衣袖,再狠狠瞪了眼呆傻住的小禾,眼中透着显而易见的警告,就带着一身的怒火大步走出房间,到房间外面去等着。笑话,他澹台玥要什么女人没有,会喜欢她?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让他恨不得咬牙切齿,他当日怎么就救回来这么一个女人,真是瞎了自己的眼了,哼!

夭华终忍不住失笑出声,整个的心情都不觉跟着好了起来。

小禾在澹台玥出去时的那一狠瞪中回过神来,浑身上下止不住一颤,勉强稳定住心神后快速走近夭华。但表面上是稳定住了,小禾开口的声音中还是有些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四……四小姐,奴……奴婢为您绾发。”

夭华侧头回视,笑意不减,“怎么,本宫很可怕?”

“不……不敢,奴婢不敢。”小禾连忙低头,怎么也不敢对上夭华的目光。

夭华的心情不受影响,在小禾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再请了一遍走,转身走向梳妆台那边坐下,看向梳妆台的镜子中照出来的自己。对着这张脸多了,有时候都快忘记自己那个世界时的本来模样了。当初穿越来的时候,也说好了会是身穿,可一睁眼却已然成另一个人。日后她要回去,也会顶着眼下这一具身体。不过也好,回去之后用这具身体过全新的日子,一切都从头开始,彻底忘记这里的一切,以及这里的人。

小禾快步跟上去。

“等等,先把门给本宫关了。”在小禾拿起梳子之时,夭华下令吩咐。

小禾愣了愣,刚才坐着之人去屏风后换衣服的时候都没有让澹台玥出去,也没有特意吩咐她关门,现在只是绾发,怎么要她特意关门了?不过,既然夭华这么吩咐了,小禾不敢违抗,也不敢多问。

半个时辰左右后——

澹台荆的人过来这边请,进入院中问坐在石桌旁的澹台玥好了没有?

澹台玥也已经快等得不耐烦了,没想到就绾个头发而已,怎么需要那么久,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在磨蹭什么?又或者那该死的女人在故意磨蹭什么?

让来请的人在院中等等后,澹台玥就自己起身走向房门,再度推门而入。只见,推开的房间内,他心中正等得不耐烦的人正好整以暇地坐在桌边吃着饭,婢女小禾战战兢兢地站在她旁边。而她头上的头发,早已经绾好了。一眼看上去时,只觉这一刻的她明显少了一丝之前一袭红衣时的张扬,无形中多了一股婉约柔和。

不过,她竟然就这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吃饭,关着门,要他在外面等那么久,还不让小禾出去告诉他一声,可恶,“你……你真是好样的!”

“多谢澹二公子的‘夸赞’,本宫还真愧不敢当。”夭华勾唇。

而这话听在澹台玥的耳中,无异于火上浇油。澹台玥衣袖下的手一紧再紧后,才勉强压制住又起的火气,她还真是有时刻让他发火的本领,“起来,马上跟我走。”

“可本宫还没吃完呢。”

“你还好意思吃,你……别吃了,一顿不吃饿不死。”

“那好吧,就依澹二公子。”其实夭华也不怎么饿,依言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来。

澹台玥在这时从自己的衣袖中取出一块不透明的淡绿色的布,一把用力朝夭华的脸扔过去,对于此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另外,就在刚才在外面等的那半个时辰中,他已经命人传消息出去,说澹台雅不小心伤了脸,“立即给我戴上,戴好了,任何时候都不许拿下来。”

夭华伸手接住,当然不可能让澹台玥甩到她脸上,红唇若有若无地冷冷一勾,依然带着笑,“对了,你是否要再准备个软轿?本宫可从没有对人下跪的习惯。”

“那是皇帝与太后,下跪理所当然。”澹台玥皱了皱眉。

“那是你们的事,要跪你们自己跪去。本宫现在话说在前头,本宫今日可以进宫,你软轿也可以不准备,但到时候会怎么样,本宫可就无法保证了。”要她对人下跪这一点,就算是整个天塌下来了,也绝不可能。

澹台玥的眉宇顿时皱得更深,紧盯着夭华看,想看看她是不是在故意跟他作对,但到最后能感觉到她在说真的,她绝不会对任何人下跪,这任何人包括所谓的天子、太后,沉默了下后勉强答应,“那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同时会再对外面传,说你双脚也受伤了,到时候你给我好好在软轿上坐着,一动别动。”

话落,澹台玥转身,拂袖离去。

一旁的小禾,头一低再低,都快低到自己的胸口去了,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不多久,一顶精致的软轿就抬了过来,抬到夭华的房门口。不过,精致归精致,总体来说还是跟普通软轿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就是一张座椅外加两根长长的木棍,一前一后让人抬着。

夭华笑着走出去,直接坐上去。

将软轿抬来的两人立即抬着软轿前往大厅,澹台荆与澹台玥都已在大厅等候。

大厅中,简单用过午饭的澹台荆时不时抬头往外面看。

到来的澹台玥也不时抬头。

一会儿后,眼见两人终于抬着软轿到来后,澹台荆与澹台玥立即一起起身走出大厅,朝软轿上已经用一块不透明的布蒙着脸的大摇大摆坐着的夭华看去。

澹台玥已经对澹台荆解释过,虽然澹台荆对此有些不悦,但这么短的时间,让软轿中的人肯乖乖听话冒充,与和他们一起进宫去,已经很不错了,不能操之过急,一步步慢慢来,只要她到时候不要被皇帝太后看出来脚伤是装的就好。

“父亲,走吧,再耽搁下去恐怕皇上与太后都要午休了,我们需要在宫中等很久。”

澹台荆点头,“那走吧。”说完,澹台荆先一步往府门走。

澹台玥示意抬软轿的两人跟上,自己走在夭华的软轿边,对夭华用眼神再提醒了一遍,当然也少不得威胁。

夭华似笑非笑地微低过头去,“怎么,澹二公子准备到外面后也一再这般看本宫?不怕被人看到?只要澹二公子信守与本宫的交易,好好地给本宫想到来,本宫绝不会让澹二公子失望的。如若不然……”后面的话,有意无意的,夭华没有继续说下去,点到即止。

澹台玥哼了一声,不再看夭华,只是看着前方。

府门外面,马车都已经准备好,车夫与府内几名随行的一起去的家丁也都已经在等着。

澹台荆率先上马车。澹台玥在后面走近后,“宠溺”着一张脸弯腰抱向软轿上的夭华,准备亲自抱夭华上车。要知道,她不但脸受伤了,就连双脚也伤了,此刻已经出了府门更要滴水不漏地做好,以免露出破绽。

夭华双眸含笑,似笑非笑地回视澹台玥,很乐意澹台玥的“抱”。

澹台玥脸上越宠溺,心底越气恼得牙痒痒的。

当终于抱上的一刻,澹台玥浑身一僵,随即感觉到夭华的手掌覆上他胸口。

这在外人看来近乎很自然的动作,但澹台玥清楚地知道怀中的人笑里藏刀,并且只要她稍微用力就能一下子震碎他的五脏六腑,让他刹那间死在这里。

澹台玥脸上额宠溺不减,皮笑肉不笑地低头对上怀中的人,“四妹,来,二哥抱你上马车。”

“多谢二哥,辛苦二哥了。”说着,夭华覆上澹台玥胸口的手在澹台玥的胸口有意无意地缓缓抚了抚,能清晰感觉到他的心跳在她的手掌与这一动作下明显加快起来,尽管他脸上似乎没有丝毫表现出来。

澹台玥咬牙笑,声音几乎已从牙齿缝里吐出来,“不用谢,一点也不辛苦。”

“不,要谢的,不然二哥要觉得本宫没有礼仪了。”

“不会的,四妹怎么会……”

“你们二人还要磨磨蹭蹭到什么时候去?还不快上车。”已经坐入车厢中的澹台荆,等了片刻也不见后面的澹台玥与夭华上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掀开车帘往外看,没想到会一眼看到两人一直在外面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个不停,骤然出声打断两人,也不看看这么众目睽睽下都像什么样子了。

被打断的澹台玥暗暗瞪了瞪夭华,都是她,就抱着夭华迅速上车。

等进入了车厢后,澹台玥就一把松开了怀中的夭华,几乎是用力将夭华往位置上一扔。

夭华可不像澹台玥变脸如此之快,抚了抚自己的衣摆,脸上还带着笑。

澹台玥有些气不打一处来,黑着脸在夭华对面坐下。

马车随即行驶了起来,前往皇宫。

澹台荆没有说话,在马车的车轮转动声中,余光不动声色地注意起取下脸上蒙布的夭华,她到底是谁?怎么会倒在海边被自己的儿子救了?从她的神色举止中,始终令他有些不安,用她来替代自己的女儿出嫁,这一步棋他到底是走对了,还是走错了?到底还有什么地方是用“本宫”两个字来自称自己的?

澹台玥也没有说话,不看夭华一眼。

夭华自然不难察觉到澹台荆的打量,不闪不避地回视过去,任由澹台荆看,无所谓。

大概两三炷香的时间后,马车慢慢停了下来,接着马车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老爷,二公子,四小姐,到了。”

澹台玥伸手,微掀开一角车帘往外看了看,他在衙门中当官,这官虽不是很小,但绝对不大,用不着像自己父亲澹台荆与其他重要的文武百官一样每天上下朝,所以如果不是有事与皇帝召见,其实也很少进宫。

下一刻,澹台玥放下车帘,示意夭华将取下来的布蒙回去后,就僵硬着身体抱夭华率先下马车,将夭华安置回下人已经抬到马车旁的那顶软轿中,然后等着澹台荆下来。

严守宫门的侍卫见从马车内下来的人是澹台荆,其中两人立即上前来行礼,“见过澹台大人,二公子。”微微一顿,目光落向软轿上的夭华。

澹台玥直接道:“这位是四小姐。”

两人先是一怔,后连忙弯腰对夭华也行了行礼,“见过四小姐。”

夭华蒙布下面的脸淡淡笑了笑,没有说话,单从守宫门的人一见到澹台荆就马上过来行礼这一举动中,不难看出澹台荆的身份。

澹台荆替代夭华道:“两位不必多礼,我们这是来进宫谢恩的。”

“谢恩?”两名上前来行礼的侍卫又是一怔,有些脱口而出道:“刚刚夏侯大人才进去,还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也是来谢恩的,还带着刚回来的夏侯公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