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18周璇你一定是喜欢本王

参汤有毒。

周璇却跪在地上,浅浅地笑,道一声“谢主隆恩”,然后盈盈起身,端起那杯刚刚被她搁在一边的青花瓷碗,送到嘴边。

宇文辙又开始咳嗽了。

周璇脸上笑容不变,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用眼神告诉他不用担心。

他怎么能不担心呢雠?

他是万万不愿她以身犯险的,可是周璇却是那么决绝,根本没给他阻止机会,已将那碗参汤饮尽。

“这参汤如何?”景帝看着周璇,特别慈爱地问道紧。

“嗯。好喝。”周璇漂亮的眼眸眯成了新月的形状,天真的脸上带着满足,“不过儿臣觉得这火候稍微有些过了……”

这丫头,喝下参汤之后她的注意力竟然在火候之上。

“莫非王妃对煲汤还有研究?”

说话的是王德胜,他也笑得非常的和蔼,心中却充斥着不屑,还以为她会担心有没有毒的问题,没想到她在意的却是火候。

“爱吃,所以对吃的都感兴趣!”周璇道。

“连喝药的第一反应都是好喝不好喝吗?”

景帝觉得好笑,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参汤还说作为一种药材而存在的。

“只要入口的,味道总是最重要的嘛,要不要舌头干嘛呀!”

周璇鼓着腮帮子,一脸认真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

景帝被逗得哈哈大笑,他对老三媳妇爱吃的个性倒是有所耳闻,这丫头倒是挺逗的。

绿萝院内欢声笑语不断,氛围非常轻松,这一刻的景帝看起来就像一个慈爱的父亲,和蔼的公公……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不知不觉之中,天色渐渐晚了。

王得胜提醒景帝该回宫了,景帝方才恋恋不舍地同宇文辙及周璇道别,眼中带着耐人询问的意犹未尽。

“好了,就到这儿吧,别送了,老三身子不好,又染了风寒,璇儿你带他回屋吧。”

景帝站在绿萝院的门口,淡淡地说道。

“儿臣恭送父皇。”

周璇和宇文辙齐齐地跪下,轻轻地说道。

夕阳西下。

晚霞染红了天际,景帝高深莫测地看着天际沉沉浮浮的云彩,若有所思,却有些无奈。

没想到今日一行竟毫无收获。

这个老三……

或许也有可能是他想多了,老三常年卧病在床,应该没有多少机会与外人联系才是……

“传令下去,好好查查那个凤天皓。”

景帝的声音愈发冰冷,带着不容质疑的威严。

他就不信堂堂大魏国锦衣卫会查不出一个商人的底细。

“那齐王这边……”

“继续盯着。”

*****

绿萝院

沉默在弥漫。

宇文辙没有说话,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

周璇也没有说话,她安安静静地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无极清心丹。

“现在才想起来吃药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宇文辙不冷不热地看着周璇,冰冷的声音听起来阴阳怪气。

“不会,这是慕容莫问的无极清心丹,能解毒。”周璇解释道。

宇文辙不说话了,他那张绝美的脸仅仅绷着,好看的双眸中迸发出冰冷,周璇蹙眉,心想这家伙怎么这样,自己不惜替他挡下毒药,以身犯险,他连句感谢都没有也就罢了,居然还摆脸色给她看!

见过忘恩负义的,没见过这么忘恩负义的!

太过分了!

周璇在心里默默吐槽。

这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崩雷走了进来,附在宇文辙耳畔不知道说了什么,宇文辙点了点头,似乎吩咐了什么,然后崩雷便走了。

崩雷离去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屋内显得非常明显和突兀。

伴随着他的离开,屋内再次陷入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周璇受不了这样沉默,漂亮的眉心紧紧蹙在一起。

“你是嫌无极清心丹太多用不到是吧?”

终于宇文辙打破了沉默,声音却让屋内温度骤降。

“怎么?你还心疼上不成了?”

周璇蹙眉,他知道他抠门,可这无极清心丹是慕容莫问给她的呀,她拿来给自己解毒都不行吗?

这人咋这样!

这种情况下,正常人就算不心怀感激,好歹也要关心一下她,就算不关心她,也不至于责怪她浪费无极清心丹吧!

难道他宁愿她毒发也不愿她浪费一颗解药?

这人真是!

周璇心里堵得慌,眼不见为净!

她还是走人回绿萝院罢了!

周璇打定主意,迈开步子离开!

然而,没走几步,身后却传来他焦急的声音。

“不准走!”

不是吧?

还不让她走!

不会是要她把无极清心丹吐出来才肯罢休吧!

周璇眉心紧缩,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只觉得自己肯定是头脑发热才会替他挡下那杯毒。

这么一想,周璇愈发郁闷了,不但没有停下不发,相反的,她加快了步子!

“不准走!”

宇文辙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他不仅开口阻止,而且整个人跑到了她的前方,挡在她前面。

周璇的眉皱得更紧了,她换了个方向,往左,宇文辙也跟着往左,往右,宇文辙也跟着向右,就那么硬生生地挡着,不让她前进半分。

“宇文辙,你什么意思?”

周璇再好的脾气也经不起他的折腾,没好气地说道。

“我……你刚才不是说去给本王拿糖吗?糖呢?”

宇文辙居然厚颜无耻地伸手向周璇索要糖。

周璇无言以对,她觉得自己都快被宇文辙逼疯了!

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糖!

这脸皮真够厚的!

谁还有心情给他糖啊!

周璇很恨地瞪了宇文辙一眼!

然而她自认为堪比樱木花道独门绝招以眼杀人的这一眼神根本没给宇文辙造成任何影响!

他神情依旧,淡淡地敲了她一眼,继续吐出那个字:“糖。”

糖你妹!

周璇真的很想狠狠地骂他!

然而她没有,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去,懒得同他说话,于是她把糖扔给了他!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周璇没好气地问道。

宇文辙优雅地撕开糖纸,把糖丢如嘴里,冲着周璇淡淡一笑,道:

“味道不错!”

那一笑,灿若星辰,闪得周璇耳晕目眩,只觉得一把怒火从胸口熊熊燃烧,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宇文辙:

“我、可、以、走、了、吗?”

周璇一字一顿地问道,每个字都仿佛从牙齿的缝隙中蹦出来一般,夹杂着怒气。

宇文辙没有说话,他嘴里含着糖,压根儿就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宇、文、辙……唔……”

周璇的话最终消失在宇文辙的口腔之中。

他居然吻她!!!

在这种时候!!

甜甜的糖味从他的嘴里传过来,在她的口腔里散发开来,甜得让人发晕,周璇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

宇文辙并没有吻多久,因为外面有人敲门。

宇文辙放开周璇,臭着一张脸去开门。

崩雷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进来,虽然没有多少表情,却清楚地感受到自家主子阴沉沉的气压。

崩雷不明觉厉地看了主子一眼,却收到了一个杀人的眼神。

这是怎么了?

难道他做错事情了?

明明是他让自己端药过来的呀……

崩雷不敢再说什么,以最快速度将药放下,然后,转身离开。

“喝了它。”

宇文辙看了周璇一眼,道。

“什么?”

周璇疑惑地看向他。

“王妃你医术高明,一闻便知,何须多问?”

宇文辙冷冷地看向周璇。

周璇咬了咬牙,她是闻不出来才问的嘛!

她又不是慕容莫问,什么药材都闻得出来……

周璇皱着眉头,心情糟糕到了极致!

这男人什么意思呀!

不爽!

非常不爽!

宇文辙看了周璇一眼,见她至始至终再没有说过一句话,眉心皱得紧紧的。

他叹了一声,道:

“无极清心丹虽能解毒,让你不会有大碍,但你体内的余毒依然会反噬你的身体……如果不想落下病根的话,最好把这药喝了。看在你替本王挡了毒的缘故,这药就不收你钱了……”

宇文辙别扭地讲完这一番话,换来的是周璇不可思议的眼神。

听他这话……是在关心她吗?

“本王倒数十下,你若不喝,错过了这机会再想喝,本王就收费了。”

某人别扭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一次,周璇终于明白这家伙挡着她不让她走,原来是为了给让她喝药,清除余毒……

他是在关心她!

这个认知让周璇再次觉得无语,她很想弱弱得问宇文辙一句:

你关心人的方式能不能别这么“特别”?

“原来你有解药,早知道就不替你挡了……”

周璇一边说,一边

接过宇文辙手里的解药,话虽这么说,心情却有些复杂。

宇文辙为什么会知道景帝经常今日会来给他下这种毒,还准备了解药?

难道说景帝已经不是第一次给他下这个毒了吗?

可是,她之前就听说景帝在宇文辙小的时候就给他下了毒……为什么还要下毒?

难道他真的一定要置宇文辙于死地吗?

虎毒不食子,世上真有如此狠心的父亲吗?

就在周璇一边喝药,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宇文辙突然看了她一眼,开口问:

“周璇,你是不是喜欢本王?”

“咳咳咳……咳咳咳……”

周璇一口药没吞下去,硬生生地给呛到了。

“宇文辙,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谁……谁喜欢你了呀!咳咳……咳咳咳……”

周璇被呛得一脸痛苦,不断地咳嗽着,半天顺不过气,涨红了脸。

宇文辙突然走到周璇的前方,双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兴味十足的笑。

他指着周璇,道:

“周璇,你若不喜欢本王,为什么要以身犯险,替本王挡毒药。”

“我……我……”

周璇想解释,却发现无从解释。

她虽然不是恶毒之人,但却算不上有多善良。

退一万步讲,就算她是个善良的人,也不至于善良到不惜以身犯险,替无关紧要的人挡毒药。

那么,她为什么替宇文辙挡毒药呢?

周璇努力地回忆在自己是在什么情况下作出这个决定的。

她进来的时候发现参汤有毒,那种毒叫五盛阴,顾名思义,不知名,但中毒者会达到佛教所说的八苦的状态--五盛阴。不过这毒对不同体质的人影响不同。

宇文辙体质偏寒,若中毒,毒发速度快,而且症状非常痛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