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17.217你就这么急着离开吗1W+

宇文辙没想到周璇会在这个时候醒来,微微一愣,心想自己偷亲她,却被她逮了个正着,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可是眼下已经人赃并获了,还能怎么样?

难道要告诉她,一直以来自己都在暗恋她…紧…

她会信吗?

会不会因此而嘲笑他?

宇文辙心里很难受,也有气,气她选择南宫无痕而放弃自己,于是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

“周璇,你已经好几个月没交伙食费了……”

“你……大晚上地趁着我睡觉跑到我房间催伙食费?”

周璇狐疑地看着宇文辙,他这个样子分明是想要偷偷轻薄她…雠…

“谁趁着你睡觉来啊!本王是过来之后才发现你睡着了,想叫醒你,谁知你睡得跟猪一样,叫了半天也叫不醒,本王就想你肯定是为了躲债而装睡!果然,本王一假装要亲你,你就醒了……哼--周璇,这个伙食费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装睡也没用!”

把黑的说成白的,恶人先告状,一向是宇文辙的长项。

就这么一瞬间,他就扭转了局势,让周璇从有利的一方变成了不利的一方。

只能说他的演技太好,口才也太好了。

“我……我没有装睡……”周璇弱弱地解释道,“我刚刚去找过去,慕雨说你睡下了……”

“本来是睡下了,但是想到你还欠本王好几个月的伙食费,就睡不着了!”某人说道。

这……简直就是葛朗台化身呀!

要不要这么抠门啊!

“你不是说不用出了吗?”周璇小声地咬着牙。

“我说过吗?”

宇文辙一脸迷茫地看着周璇。

“你说过的。”

周璇答得非常坚定,其实她也有些记不清了,虽然她的记性一向很好,但是最近实在发生太多事情了……

“本王不可能会做这种把钱往外面推的事情。”宇文辙说地非常坚定,他看着周璇,道,“璇璇,不过就是个伙食费而已,要不了多少的,何必呢?”

“你也说了不过是个伙食费而已,何必还大晚上的不睡觉过来讨呢!”

周璇无语地皱了皱眉眉头。

“璇璇,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叫做积少成多,滴水成河。”宇文辙冲着周璇眨了眨眼睛,道。

“宇文辙,你怎么不改姓钱或者改名叫做宇文抠门呢?”周璇无语。

宇文辙看了周璇一眼,道:

“我会考虑的,时候不早了,早点睡觉。”

言罢,他便起身朝着门外走去,走了两步却没忘记提醒道:

“明儿醒来记得把钱交上,否则别想吃早饭。”

可恶!

周璇看着他背影,气得咬牙切齿!

不舍?

她居然会身不得这个守财奴,真是脑子被驴踢了!

“宇文辙,我要走了。”

心里憋着一股子的气,周璇对着他的背影说道。

“哦。”

那男子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周璇便看到他的嘴角微微牵动,虽然只是背影,周璇却觉得他是在笑。

“走之前记得把伙食费清了。”

冰冷的声音透过空气传过来,仿佛一把刀,刺进周璇的心里,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当她愣愣地男子毫不犹豫地离去之后,心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一般。

好痛!

好痛……

她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心痛?

为什么会失落?

宇文辙允许她离开,她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为什么这么难受?

难道说她的潜意识里是在期盼他能开口挽留她?

天呐!

她是疯了吗?

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呢!

不要想!

不要想了……

周璇伸手用力地敲打着自己的脑门,阻止自己继续往下想。

睡觉!

睡觉!

明儿,一觉醒来就彻底与这个男人SAYBYEBYE!

周璇躺倒床上,翻来覆去,不知为何,却一直睡不着,好似好端端一颗心被人搅乱了一般。

天呐……

难道她对宇文辙……

不!

不可能!

她喜欢的是无痕大哥,不是宇文辙!

她只是心疼钱了!

对心疼钱而已……

一定是这样的!

该死的宇文辙,不是说她若想要离开,只需跟他说一句便可吗?居然还要她交清伙食费才肯让她走……

太过

分了!

混蛋!

人渣!

乌龟王八蛋……

周璇就这么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纠结了整整一个晚上,直到东方乍现鱼肚白,方才睡过去。

不过她睡得很浅,早上喜宝轻轻一动,她便醒了。

起床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宇文辙交伙食费,因为她已经不想在看到这个男人了!

她要走!

越快越好!

绿萝院,大门紧闭。

“王妃,王爷感染了风寒,薛神医正在给他诊治,不便见客……”慕雨说道。

感染了风寒?

明明昨天晚上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感染了风寒?

又装病?

可明明是他要她过来交伙食费的呀!

这家伙到底又搞什么鬼?

周璇蹙着眉头,正欲离开,这时候薛进画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来找辙?”

“恩。”周璇点点头。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你进去吧。”薛进画冲着周璇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周璇撇了撇嘴,心想薛进画什么时候也爱上演戏了?

宇文辙不过是装病而已,他这么认真干嘛!

周璇走进宇文辙的寝宫时,他正靠在贵妃榻上,那张绝美的脸一片惨白,没有一丝儿的血色,嘴唇发青,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整个人无精打采。

周璇的脚步声让他抬起头,见到她之后,目光中闪过一丝惊喜。

“宇文辙,伙食费多少?你开个价吧。”周璇一脸平淡地说道。

她的话让宇文辙那双漂亮的眼眸瞬间黯淡了下来,原来的喜悦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还以为她是知道自己病了来探望自己来的,原来……

是他自作多情了吗?

可是他不甘心。

“璇璇,我病了。”

他抬头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咳咳咳……你看……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像是怕周璇不信一般,他一边咳嗽,一边看着她说道,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与嘶哑。

周璇皱了皱眉眉头,不知为何,看到她这个样子,她的心顿时就软了,有一种想要上前照顾他的冲动,然而,周璇克制住了这种冲动。

“好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别装了。”周璇说道。

“我没有装,我是真的病了,不信你来诊脉……”

宇文辙将手伸到周璇面前,说得非常认真,那样子看起来有些像一个急切地想要博取大人怜悯的孩子。

可周璇压根儿就不相信他。

“好了,别闹了。到底要多少钱呀?”

周璇看起来有些不耐烦,可实际上,她却是用此来掩饰自己的心软。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每当这个男人一示弱,她就莫名地心软,忍不住想要关心他、照顾他……

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辈子,她就拿这个男人没办法了吗?

周璇不知道正是她刻意做出来的那抹不耐烦刺痛了宇文辙。

其实他也是个骄傲的人!

如果可以,他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骄傲,可是他这般放下尊严去缠她都尚且如此,更别说他若一如既往地骄傲会是什么样了……

他,宇文辙就这么招她嫌吗?

他终于不再缠着她,而是安静地在一边坐了下来,目光如同死灰:

“周璇,就这么急着走吗?”

这一刻,周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下意识地就想摇头……

天呐!

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不能这样下去!

当断则断!

无痕大哥还在等她呢!

周璇默默地在心里念道,然后,她要紧牙关,用力地点头。

“是。”

“咳咳……咳咳咳……”

然而,回应周璇的却是一阵激烈的咳嗽。

宇文辙在周璇点头的那一刻,突然开始不断地咳嗽,越咳越剧烈,最后弓着身子直不起腰,却还在不断地咳嗽。

怎么了?

这一刻,周璇也顾不上他到底是不是在装的了,一颗心被提了起来,她冲上去想要去查看,却被他一把推开。

“滚!”

周璇没由来地被他这么一吼,吓了一跳,整个人愣愣的。

这时候,宇文辙又是一阵咳嗽,突然有血腥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周璇才发现宇文辙竟然咯血了!

“宇文辙,你不要紧吧?”她焦急地询问。

“没事!我不过是装病而已,怎么会有事呢?”

他不冷不热地说道,声音中带着怨恨。

周璇知道他是在怨自己刚才不信他,也不愿替他诊脉。

“宇文辙,对不起!我不知道……”

“滚!”

周璇的话没说完,便被宇文辙冷冷地打断。

可是周璇没有走,也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生气,而是朝着他走过来,一双眸子关切地看着他。

关心。

宇文辙在周璇的眸中读到了关心。

她是关心他的……

所以,他在她心里也不是那么不堪,至少,她是真的会关心他,对不对?

这个认知让宇文辙心里一阵狂喜,心也软了下来,他挥挥手,道:

“好了,本王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你都咳血了……”

周璇的眉心蹙得很紧,她上前给他诊脉。

可他却抱住了她,将头埋在她的发丝之间,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温软。

“没事,昨晚着凉了而已,咳得太厉害了。”

宇文辙说话的时候把脸埋在她的发丝之间,声音听起来有几许含糊。

“怎么好端端的就着凉了呢?”周璇蹙起眉头。

“咿呀——”

这时候,门被推开,薛进画一手端着药,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直到宇文辙杀人的目光飚过来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连忙捂住眼睛。

“我……我是来送药的……药我放下了!你们继续!继续!千万因为我的出现而受到影响……”

薛进画一边说,一边将药放到案几之上,转身就走,临走前还不忘体贴地替宇文辙带上门。

哎呀!

昨儿他随口一说,今儿小辙辙就要借病跟小璇璇玩霸王硬上弓了!

孺子可教也!

有前途!

“薛神医,你误会……”

周璇想要解释,然而薛进画“啪——”地一声关上门,瞬间消失。

“哎——”

周璇叹了一口气,心想薛进画肯定误会了!

哎——

但愿他不要出去乱讲,要是传到无痕大哥耳里就不好了……

无痕大哥……

想到南宫无痕,周璇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可是眼下宇文辙正病着,算了,晚点再说吧。

“吃药吧。”

周璇离开他的怀抱,将桌子上的药端过来,递给他。

宇文辙看着那黑漆漆的药,皱起眉头。

“怎么了?”周璇不解地看着他,“莫非有毒?”

她下意识地低头去闻。

很正常的驱寒止咳药,并没有毒呀……

“没毒的,放心喝吧。”周璇说道,再次把药递给他。

宇文辙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目光落到那黑漆漆的液体之中,带着嫌恶。

周璇见状似乎明白了,不过这个认知却让她觉得不敢置信。

“宇文辙,你……该不会是怕苦吧……”她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本王又不是三岁孩子,怎么会怕苦呢!”

被周璇识破,宇文辙心里郁闷,可面上却又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薛神医在里面加了甘草,这药不苦。”周璇说道。

“本王都说了,不是因为怕苦才不喝的!”

宇文辙嘴硬到底,这么丢人的理由,他才不会承认呢!

“那为什么不喝呀?”周璇耐心地问道,把药端到他的嘴边。

宇文辙见状连忙捂住鼻子,把脸别到一边去,闷闷地说:

“不好喝。”

不是因为怕苦,而是因为不好喝……

呵呵,真是个可怕的借口!

大哥,你的借口还能再蹩脚一点吗?这可是药啊!有不是羹……

周璇彻底无语。

她想不通,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王爷怎么会怕吃药呢?

而且他这么讨厌吃药,是怎么做到在皇宫里装病这么久的呢?

周璇忍不住想起有人在的时候,他喝药的场景,那时候,他喝得那么自然,那么淡定……

谁会想得到这样的他竟然怕苦!

想来也是迫不得已吧!

周璇想起景帝不但杀了文德皇后,还给宇文辙下了药……

宇文辙若不装病,只怕早就活不下去了……

这个认知让周璇的心再次变得柔软,看向宇文辙的眼神多了一分疼惜:

“良药苦口!乖啦……喝了!”

“不喝!”

“听话啦!不喝的话,病就好不掉了……”

周璇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耐

心,居然像哄孩子一样哄着眼前这个问题儿童!

她明明是过来同他辞行的,怎么化身幼稚园阿姨了?

“好不掉就好不掉!咳咳……”某人一脸耍赖地说道。

怎么会有这样的奇葩!

年纪一把了还跟孩子一样任性!

孩子?

莫非她真的要用对付孩子的那一招来对他?

周璇这么一思量,只见她板起了脸,把药往桌子上一搁,站了起来,不冷不热地看了宇文辙一眼,道:

“爱喝不喝。”

言罢,她便起身,装作要走的样子。

一、二、三……

当她迈出第三部的时候,一个不大不小的力道捉住了她长长的袖子。

某个问题儿童正可怜巴巴地看着她,道:

“喂——”

一张绝美的脸皱到一起,好似一个可怜的小孩儿。

哎——

周璇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实在不明白为何自己对他就狠不下心来。

“你确定要我一口一口地喂你吗?”周璇很严肃地看着他,道,“这种药通常要一口闷比较适合,你一口一口得喝反而会更苦哦。”

只要是你喂我,再哭也是甜。

这话是宇文辙心声,可是他却没有说出口,而是别扭地撇了撇嘴,道:

“本王说过了,本王不怕苦!”

还真是嘴硬!

周璇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拿了勺子认命地坐下来,喂他喝药。

宇文辙乖乖地就着她递过来的勺子喝药。

药确实很苦,可以因为是周璇喂的,他却喝出了一种特别的味道。

那种味道,叫做幸福……

只可惜幸福总是那么段短暂,尽管他已经一口一口慢慢喝了,可没多久还是将满满一碗药喝完了。

“你等等,我去拿颗糖给你。”

周璇将碗收好,放到桌子上,转身欲朝门外走去。

“周璇,伙食费就不用了,你若想离开,便离开吧。”

他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周璇顿下脚步,转过身,不解地看着他。

却见那男子低着头,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打折卷儿,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中高深莫测。

周璇一愣,他怎么知道她要离开?

难道她的一举一动都始终没逃过他的眼睛?

的确有这个可能!

这个男人一向深藏不漏、高深莫测……

那么是不是以为着她同无痕大哥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这个认知让周璇胸口一窒,心跳加快了好几分,竟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这种感觉,竟是心虚!

她为什么要心虚呢?

终归自己与宇文辙之间不过有名无实而已,就算她真的喜欢上无痕大哥了,那也是她的自由,没什么对不起他的……

他自己不也跟那个上官一诺纠缠不清吗?

哎——

天!

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呀!

他跟上官一诺是否纠缠不清同她有什么关系啊?

“我……我去给你拿糖……”

周璇的心很乱,与其说是要去给他拿糖,还不如说是她想要出去静一静,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周璇推门出去,想要整理思绪,却发现怎么也理不清。

她的脑海里全是宇文辙……

还记得新婚那日在花轿里无聊,她磕起了瓜子,宇文辙向她要,她好心分他,而他却装病坑她,于是她将计就计装死,却被他识破……

从此以后,他们便开始斗智斗勇、互相猜忌、互相算计……

明明,她该是讨厌他的,可是却总是放不下他,却总是拿他没办法……

她以为,他也是讨厌她的,可是他却为了救她不惜与他的恩师、亲妹妹决裂……

仔细回想,她发现他对她其实不坏!

还记得当初,她弄坏了他母亲留给他的夜明珠,他虽然生气,却依然原谅了她。

明明他是个伙食费都计较的吝啬鬼,却会一掷千金去珠玉楼给她买最好的衣裳……

宇文辙,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宇文辙,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宇文辙、宇文辙……

为什么她的脑海里全都是宇文辙……

明明想要把思绪理清,却发现越理越乱。

周璇拿着糖,往回走,整个人却有些心不在焉,熟不知这时候,绿萝院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人是一个优雅、高贵的男子。

他身着明黄色的长衫,衣服上绣着沧海龙腾图,袍角波涛汹涌,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

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辙儿,你可知道李太尉没了?”

景帝看着宇文辙,飞扬的长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闪烁着和煦的光彩。

“怎么会这样?”宇文辙露出惊讶。

“是啊!李太尉这些年替朝廷做了许多事,真是可惜,可惜……”

景帝叹息道,表情看起来有些忧伤,可那忧伤的眸子看向宇文辙的时候却凛冽了几分,似乎正留意着他脸上的表情。

皇后突然遇刺,紧接着便是李太尉……

李太尉便是当年替自己从西域找来噬魂玉的人……

此时蹊跷了。

“实在是可惜。”

宇文辙闻言微微叹息,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看起来只是寻常的痛惜良将。

“父皇可知何人所为?”他轻轻地问,语气中也是听不出什么情绪。

“毫无线索。”景帝叹息道。

从一进来到现在,景帝一直都在审视宇文辙。

想想自己几个儿子,太子性子内敛沉稳,可做事却稍欠火候;老二宇文源倒是有能力,只可惜无心政事,而且做事只图自己爽快,不顾大局;老四宇文勋心机重,擅长谋略……可谓各有优点,也各有缺点,却唯独这个老三让他看不透……

这些年来,他低调得如同尘埃一般,若非刻意,分本注意不到他……

现在想来,却是可怕的!

一个人能在皇宫里低调如斯,这需要怎样的城府呢?

若非最近出了太多蹊跷的事情,他也注意不到他……

“辙儿,朕最近发现有个叫做凤天皓的人,东都境内一半以上的酒肆、粮庄、钱庄都是他的……”

“儿臣也听过此人,人们说他是天下首富。”宇文辙淡淡地点头,神情平静依旧。

“哦?这首富可真够厉害的,基本上已经买下我大魏大半江山了。”景帝戏谑地说道。

何止大半个江山?

整个大魏的水运都在他的手里呢……

宇文辙没有说话,这种情况不需要他说话,景帝既然来齐王府说这番话,便说明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哎——朕跟你说这些干嘛!我家老三一向不问政事的……”景帝若有所指地说道。

“儿臣无能,不能替父皇分忧!”

宇文辙低头,一脸诚恳地说道,随即跪地给景帝行了个礼。

“这不怪你……”景帝笑得特别慈爱,“对了,朕今儿听说你身子又抱恙了,可有好些?”

“只是感染风寒而已,已经无碍了。父皇别担心。”宇文辙谦恭地说道。

“你是父皇的儿子,父皇怎能不担心你?”景帝慈爱地将宇文辙从地上扶了起来,道,“前些日子高丽进贡了千年人参,朕念及辙儿体虚,特地让王德胜亲自煎好送过来给你……”

“王德胜,把参汤端上来给齐王服用。”

景帝一声令下,便见王德胜提着一个精致的食盒,打开,里面是一个青花瓷做的盅,王德胜将盅打开,有取了个小碗,将里面的参汤倒出来。

顿时参汤特有的香气便在屋内弥散了开来,淡淡的,却很香。

“多谢父皇关心!”

宇文辙跪下来,接过王德胜递过来的参汤。

“父子之间何必言谢呢!”

景帝笑得愈发慈爱了,那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关心儿子的好父亲。

“辙儿趁热喝了,强身健体,早点好起来,父皇等着你为朕分忧呢!”景帝慈爱地说道。

“多谢父皇,儿臣一定谨记父皇教诲,争取早日康复,为父皇分忧。”

宇文辙一边滴水不漏地说着话,一边端起景帝赏赐的参汤。

参汤闻起来很香,不愧为高丽进贡的千年长白雪参,然而他清楚他的父皇绝对不会这么好心地给自己送参汤,很显然,这碗参汤是有问题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眼下,他虽然富可敌国,然而若要与这位堂堂大魏国帝王对抗还欠一些火候……

眼下只有忍了!

好在这汤里的毒并不致命……

宇文辙一脸感激地将参汤送到嘴边,正欲灌下去,这时候突然有人喊道:

“不要喝!”

这声音温润中带着一抹坚定的味道,是周璇!

宇文辙顿了一下,下意识地循声望去,还没找到那个熟悉的倩影,却有一双手伸过来,将他手里的碗夺了过。

“宇文辙,你疯了吗?这汤是你能喝的吗?”

原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宇文辙身边了,参汤被她抢走,洒了一地,只见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写满了焦急、惶恐、还有……害怕……

周璇看着参汤被自己夺下,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他没喝

……

还来得及……

“大胆!见了圣上还不下跪!”

王德胜怒吼,让周璇回过神来,她连忙放下手里的碗,跪下来给景帝行礼。

“儿臣见过父皇,一时鲁莽,饶了父皇圣驾,还请父皇恕罪!”

她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说道,那样子仿佛刚刚发现景帝一般。

其实不然。

她一进来就知道他在了。

只是她闻到参汤的气味,发现里面有毒药,又看到宇文辙端着参汤要喝,顿时整个人就慌了……

什么也顾不上就冲了上来!

明知道这样冲上来冒犯圣驾可能是死罪!

可是那个时候,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宇文辙有事!

绝对绝对不能让他有事,否则……

“周家三丫头,你给朕说说为何辙儿不能这参汤?莫非这参汤里面有毒?”

景帝王那双高贵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璇,浑身上下透露着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参汤真的有毒!

“这参汤是父皇所赐,怎么会有毒呢?”

宇文辙看似平静地开口,实则担心周璇不明真相说错话,给她自己招来危险。

“辙儿,朕没有在问你!”

景帝打断宇文辙,声音中透露着几分愠怒。

参汤竟是景帝所赐……

他老人家大老远地送参汤过来,就为了毒害自己的儿子?

宇文辙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呀!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

可是,他若真要杀宇文辙,大可暗中下手便是,为何做得这么明显呢?

还是说他是在试探什么?

或者说是他还想从宇文辙身上得到什么?

“怎么说话呢?”景帝威严地看着周璇,“你可知道,若没正当的理由,你刚才的行为足矣将你打入天牢了。”

景帝的声音幽冷无比,带着杀气,同时又带着试探。

想来他是在宇文辙身上没有探到什么,想从她身上下手。

显然,自己若不给名正言顺的理由,只怕这牢是坐定了。

“回父皇,参汤没有问题,但是王爷喝了却会致命!”周璇低着头回答道。

“荒唐!既然参汤没问题,辙儿喝了又怎么会有事?”景帝冷冷地看着周璇,低吼一声。

“儿臣知道父皇是一片好心想要给王爷补身子才特地从宫中将参汤送来齐王府!得父皇厚爱,是夫君的福气,也是妾身的福气!然而,王爷昨晚染了风寒,若此时进补则会中气壅滞,气机不畅,……再加上王爷本身体虚,只怕会雪上加霜呀……”周璇说道。

景帝暗中静静打量着周璇,若有所思。

这丫头虽然看起来慌乱无比,不知所措地说这话,然而她这番话却是字字说到要点上。

的确,感染风寒不能进补,只要稍微懂点医术的人都知道!

是他疏忽了……

只是……若这丫头只是真的这么认为,才去抢走辙儿的参汤也就罢了,若不是因此,而是担心参汤有问题而出手的话,那她这脑袋瓜也转得太快了……

若真如此,那辙儿只怕是多了贤内助!

不过,好在他早有防范,在辙儿小的时候就给他下了毒,如今算来应该已深入骨髓……

本来想着终归他也活不了多久了,不足为患!

然而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却让他愈发不安。

若那凤天皓与他有关的话,只怕大魏的江山危险了……

所以他才会特地跑来试探,若不是最好,若是,以现在的情况他也是不得不喝下那碗参汤,只要他喝下了,便可以加速他的毒发,一绝后顾之忧……

一举两得,怎么算他都是赢家!

谁知道突然杀出个周璇!

偏偏这丫头的理由却让人无从反驳,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在探一探了,看看这小两口到底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没想到你懂医术!真不愧为周傲华的女儿!”景帝看着周璇,笑得像一只狐狸,“看来是朕疏忽了!好在璇儿及时出现制止,要不然,就酿成了大祸了……今儿朕要好好赏你才行!璇儿,你想要什么?”

景帝在笑,可周璇却仿佛看到他正一手拿着一把刀分别对着她和宇文辙。

“朕今儿出宫匆忙,也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不如就把这碗参汤赏给璇儿如何?这可是高丽进贡千年雪参,可以强身健体、美容养颜,说不定璇儿喝了它还能早些给朕添个大胖孙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