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74.坑深174米:顾南城他对你而言有这么大的魅力?

“噢。”晚安的视线仍然落在上面,被他的亲吻闹得有些痒,笑着道,“我们下去吃饭吧。”

他低头拧眉瞧着她,略有不满的道,“你不问我项链长什么样?”

他都特意提起了,她还不问?有这么不感兴趣?

晚安失笑的看着他不悦的表情,抬手本来想去摸他的下巴,抬到一把的时候摸上了他的喉结,不亦乐乎,朝他眨了眨眼睛,温软的道,“怎么能问呢?问出来多没意思啊,我等你拿出来给我瞧,那样才有惊喜啊。紧”

带着卖乖的痕迹,但眉目狡黠,他低头就狠狠的亲了她的脸蛋一口,低声笑着,“这才乖。”

“现在给我看吗?”

“饿了吗?”他注视她白净的笑脸,“饿了就先去吃饭。”

她点点头,“很饿,先吃饭。雠”

于是男人随手找了一套居家休闲的衣服出来给换上,便带着她下楼吃晚餐。

因为第二天要去机场接机,所以晚安今天回来之前已经把明天的工作都安排给助理和另一个副导了,早晨不用很早起来,所以吃完饭后她便去了花园散步。

顾南城原本是要陪她去的,但是刚拿起外套章秘书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没办法,只能先谈公事。

晚安一个人在花园里转了一圈,虽然是晚上,但是别墅里到处都亮着灯,而且大多数都是很有年代感的灯罩造型,如果俯拍的话,应该会显得整座别墅美轮美奂。

她刚找了条长长的木椅坐下准备休息下,落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看了下,是个陌生的号码。

没多想,很快就接了,“你好,请问是哪一位?”

一句话简单的没有起伏,从电话的那端响起,“为了你好,取消婚约,离开顾南城。”

很低很压抑的嗓音,而且,用了变声器。

晚安蹙起眉心,第一次接到这样的匿名电话,她同样淡然简单的道,“如果你打算就这样跟我说话,内容也没有什么新鲜的话,那我就挂电话了。”

“她不想看到你太难过,所以你主动识相的离开顾南城,”依然是变声器,依旧是没有欺负的语调,“他替你们家承担下来的两个亿,我可以替你还。”

晚安抬起眸,好笑的问道,“你替我还两个亿?”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觉得更好笑,“难不成你爱上他了?”

她双腿曲起,坐在长椅上,手指把玩着自己手里卷曲着的长发,淡淡的笑,“无功不受禄,我受不起大风刮来的两个亿。”

她暗忖,那人是无聊给她打这种匿名电话么,整个安城能随随便便拿出两个亿来的人一只手数的过来。

不对,能拿出两个亿的不少,但是有资本说给就给的——呵。

她一时间想不出来。

短暂的沉默,加了变声器的嗓音恢复了沉寂,“顾南城用两个亿买你跟他,我花两亿买你跟他离婚。”

晚风吹拂起她柔软的发,晚安笑了笑,“哦?有这么好的事情?”

“取消婚礼对你只有好处,否则往后你会后悔。”

“有什么事情值得后悔么?”晚安仍是淡淡的道,“我做决定就想好所有的结局,也准备好承受所有的结局,所以没什么好后悔的。”

“短短两个多月不到三个月,出乎我的意料,你就抱着真心想跟他结婚想跟他过,”那端低笑,带着气定神闲的施施然,“选择了跟你妈一样的婚姻,爱上了跟你妈一样的男人,顾南城他对你而言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你甘愿飞蛾扑火?”

晚安猛然的站了起来,长发在风中飘舞,“你到底是谁?”

刚刚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她走马观火的猜测过谁给她打的电话,希望她跟顾南城取消婚礼的人。

喜欢顾南城的人?喜欢她的人?亦或是跟陆笙儿有关的人?像她的疯狂粉丝之类的。

可是谁会提到她妈妈。

像一把尖刀准确无误的插在她的心尖上,痛在她的敏感处。

那边依然气定神闲,像是高高在上的掌控者,预料到她的一举一动所有的情绪和反应,“这么激动,所以你明明就是怕跟你妈一样被抛弃。”

晚安咬着唇,冷静的笑,“你说他不想看到我难过,你说的他是谁,总归不是我妈妈吧。”

“你妈妈过世这么多年,投胎转世长大应该比坟头的墓碑要高了,哪有空管你难过不难过。”

“你是谁。”

“举行婚礼就意味着你们的关系将被所有人关注,那么以后你要受的伤同样会因为这些而放大,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当初事情闹得太大,你爸也不会走到跟慕家彻底断绝关系的那一步,说不定——”

“够了,要么就说你是谁,要么你就给我闭嘴!”

她不需要从任何外人的嘴里听到任何跟她父母有关的评价。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因为

变声器而显得怪异的声音,却偏偏显得很沉稳,“看你目前对他对的用情程度大该是不会听我的,那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说罢就这么挂了电话,只剩下嘟嘟的声音。

风吹过来,晚安觉得脸上凉凉的,手一摸才发现竟然满脸的泪水。

顾南城挂了电话衣服都没有穿,找过去的时候发现他找了一圈的小女人竟然缩在长椅的阴影处,肩膀抽动着,看上去竟然是在哭。

他心口一震,长腿几大步的跨了过去,“在哭什么?”

晚安听到声音似乎收到了惊吓或是打扰,下意识的抬头,淌在脸上泪痕反射出白光,狼狈而楚楚可怜。

顾南城浓密的眉头重重的皱起,抬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不让她有闪躲的机会。

他仔细的回忆了一番,回来的时候还好好地,吃饭的时候也好好地,说要出去走走的时候还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低头,凑近她的脸,近在咫尺,盯着她的眉眼,低沉而温柔的道,“谁让你这么委屈,嗯?”

晚安没料到他会突然窜出来,闭了闭眼抬手就想去抹自己的脸,手在半空中截住,男人的唇已经压了下来。

他一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吻住了她。

他吻着她的唇,然后辗转的吻去她脸上的眼泪,不带情慾,甚至没有一贯的占有感,更多的是某种怜惜。

她的心脏忽然被猛然的攥紧,一下带出窒息感。

等她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俯身的男人拥在怀里了,低低的叹息,“转个身你就能哭成花猫,什么事,嗯?”

这个男人温柔的时候是真的温柔。

晚安脸蛋埋在他的肩膀上,手臂圈住他的脖子,闷在他的怀里没说话。

他洗过澡了,所以气息显得很好闻。

顾南城干脆的将她抱起,放在大腿上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低头哄着她,“你不说话好像是我又欺负你了。”

晚安咬着唇,眼眶泛红的看着他,“本来就是你。”她喃喃的道,“你总是欺负我。”

风又吹了一波进来,晚安在他的怀里瑟缩了一下,他不声不响的抱着她起身,往屋子里回走。

听她这么说,顾南城有些哭笑不得,但听她沙哑又委屈的嗓音,心脏又莫名的柔软了不少,低低沉沉的道,“好好好,是我欺负你。”

说完这句话,不忘亲了亲她的眉心,“你想怎么开心点?”

“你对我一般般好,”她手臂抱着他的脖子,眼睛看着他英俊温润的侧颜,低喃道,“但是我的要求不高,有人一直对我这么一般般好就行了。”

那个匿名电话的男人说的不对,她和顾南城跟她爸妈不一样,至少从她有记忆开始,她的爸爸就从来没有给过她妈妈一个温柔的笑脸,偶尔偶尔回家,对着她也只是淡淡静静的看着。

小孩子的心单纯却又最敏感,她也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的期待和喜爱。

只是那时不懂,一门心思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所以拼命拼命的想要表现得最好。

在他毫不犹豫要永远离开的时候,她甚至是又哭又闹的追上去。

那大概是她后来最后一次能够毫不顾忌的大哭大闹了。

顾南城眯着漆黑的眸笑,低哑开口,“这么喜欢我?一般般对你好就肯一直跟着我?”

——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