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73.坑深173米:再跟他牵扯不清两个蠢字都形容不了你

晚安抿唇看着他,轻轻的点头,“嗯……也许她只是还不知道你回来了而已。”

毕竟西爵提前三个月回来,现在还没到他本来该回的日期。

又或者……她只是抱着最乐观的想法如此而已。

米悦是华裔,回国后也素来低调。

只不过自从她跟顾南城的关系不断地有绯闻传出后,之前慕家没落之前跟她不咸不淡交往的某些名媛千金又不动声色的恢复了和她的联系紧。

她亦不会拒绝,闲聊的时候偶尔会无意中提起米悦的名字,开玩笑说自从她和盛绾绾之后,安城再没出过这么出手阔绰,挥金如土的千金小姐了,不少人好奇她是哪家忽然出来的暴发户女儿。

像是横空出现,谁都不认识她,米悦也不热衷交友,于是成了这段时间名媛贵妇圈最新最热门的八卦女主角雠。

更让她们津津乐道的无非就是她嫁的男人是昔日风光如今没落的盛家大少。

西爵早年考的军校,出国很早鲜少回来。

没有人在她的面前提起,但是在背后等着看他笑话的,同样不少。

晚安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冲他笑着道,“西爵,时间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

男人一声不响的跟着她起身,深寂的眸凝视她的脸,淡淡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司机在等我。”

她还没散工陈叔就在等她了,自从上次司机的事情之后——虽然她没出事,但是顾南城自此对她打的的事情就管得格外的严厉,尤其是天黑前后。

她在来的路上还接到他的电话,言简意赅的表达了一个核心意思,不准在别人家吃晚饭,按时回家陪他。

他亦不强求,“那我送你出去。”

晚安点点头,“好。”

盛西爵一只手插进长裤的裤带,身姿冷峻挺拔,刚走到停车坪,就一眼看到恰好从车上下来的米悦。

她穿着欧美风的风衣,烫得卷曲的长发也被风吹起,踩着细细的高跟鞋,一眼扫过来,下巴微扬,带出几分高傲,不咸不淡的朝她打了个招呼。

晚安颔首微笑,算是礼貌。

陈叔下车替她把后座的车门打开,晚安这才朝清漠冷峻的男人浅笑,“那我先走了,”她沉默了会,才咬唇道,“如果有绾绾的消息,你记得告诉我。”

男人抬手摸了摸她的发,像小时候那样,淡笑,嗓音低而沉稳,令人心安,“安心做新娘,不要想这么多。”

她闻言便展开笑颜,暖而软,“好。”

说罢才拿着手里的包上车。

盛西爵站在原地,深沉的眸看着黑色的豪车绝尘而去,直到彻底的消失在视线里,他才转过身,线条冷硬的轮廓没有什么表情。

米悦站在原处,高傲的视线像是在打量他,勾唇问道,“你喜欢她?”

男人目不斜视,看都没看她一眼就从她的身侧走过,冷漠至极的话顺便扔过,“有空关心我喜欢谁,不如多花点时时间提高你的智商,我没那么多的时间替你收拾那些不必要的烂摊子。”

米悦真的是讨厌死了这个男人一副拽得眼睛里装不下人的态度,也不顾自己穿着的是高跟鞋,几大步就冲到他的面前挡住他的去路,柳眉横竖,“你什么意思?”

盛西爵被她挡住去路,便顿住了脚步,眯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提醒你不要被一个拿你当踏脚石的男人再迷了心窍,被男人骗一次是单纯,两次是蠢,再跟他牵扯不清两个蠢字都形容不了你。”

米悦素来心高气傲,但是以往的那些虚无缥缈的骄傲早就在纽约被挫骨扬灰得干干净净了。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受不了这男人动不动就冷嘲热讽的调调,看着这张脸就能被气得口不择言,“两次?他哪有骗我两次?他不过是在利益和我之间选择了利益而已!我爸说了,良禽择木而栖,没什么好怨恨的!”

她刻意的解释这些其实没别的意思,就只是想说明她不是他说的那么蠢!

盛西爵冷冷淡淡的俯视她,“呵,你以为你自己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爬上我的床?”

也许是因为有了那么一张婚书,也许是因为他救了她,米悦如今提到这个话题已经没有开始那么激动了。

她只是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是你强爆我的!”

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那段人人皆知让她颜面扫地的强—暴案,裴子俊未必会舍她而选米蓝。

男人低声嗤笑,冷漠轻薄的视线从她的脸上扫过,“你当自己是天仙?”

她的脑子转的没那么快,但还是终于消化过来他的话,脸色难看的看着面前一身冷漠黑暗的男人,“你什么意思?”她不由自主的拽住他的手臂,指尖忍不住的颤抖,脸色也跟着苍白起来,“你说那晚是他故意算计我的?”

她瞳眸一缩,跟着不断地摇头否认,“不可能,我不相信!”

盛西爵低头,抬手捏着她的下巴,冷硬的面庞三七分冷魅三分肆意的邪气,低眸嘲弄的看着她红着的眼圈,“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赶他出董事会,为什么要挑着他爹七十大寿举办婚礼?”

米悦有些迷茫的看着他,“你在刻意针对他?”

他其实不是学经商的,在四年前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军校出身,她其实甚至都没有完全看懂他到底是怎么替她把米氏的继承权夺回来的,但是她明白这男人玩得一手漂亮的阴谋和阳谋。

她更记得裴子俊在那场懂事会上惨败的表情和他一脸冷傲睥睨的眼神。

“你爹说得对,良禽择木而栖,不过也就只能说明你爱了几年的男人是禽—兽而已,”男人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蛋,唇畔噙着冷蔑至极的笑,“他应该庆幸是我妹妹更重要,所以我才没那闲工夫收拾他——”

说完这句话,他便冷漠的收回了手,从她的身侧大步的走过。

米悦怔怔的,脸上有些烫,是刚才他靠近她说话时无意中吹拂下来的气息。

心忽然的猛跳了一下。

转身看着他冷峻孤傲的男人,咬唇愤愤,她才没有跟裴子俊牵扯不清。

不知道还乱说,他才是两个蠢字都形容不了。

…………

晚安回到南沉别墅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她将手里的包顺手放到沙发上,接过林妈递过来的水杯,柔声笑问道,“先生还没回来吗?”

“回来啦,先生今天很早就下班回来了。”

晚安喝了一口水,眼珠转动着,浅声问道,“嗯?难道我回来晚了,他又生气了?”

她真的觉得顾公子在某些事情上何止不像个贵公子,简直不要更孩子气。

林妈捂嘴笑着,“是有点不高兴来着,不过还没到生气,他带着一个盒子回来了,不知道是在书房还是卧室,太太你没吃饭吧,晚饭已经做好了一直在等着您回来。”

“还没,”晚安弯唇笑着,“我上去叫他吧,林妈麻烦你把饭菜端上桌。”

“好的,我马上去。”

她上了楼,以为他应该在书房办公,但是转了一圈也还没看到,于是转身朝卧室走去,门一开她就看见立在窗前多出来的那一袭长长的婚纱。

裙摆处依然是花团锦簇,造型高雅同时充斥着少女的梦幻。

她怔愣了好一会儿,卧室里亮着灯,但是没有看到顾南城的身影。

落地窗外的楼下不远处有一处游泳池,泳池里蓝色的水在光线的反射下带出出一片迷幻的水色,风吹起水面,那深蓝的水色便荡漾在婚纱上。

晚安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低头抬手摸了摸那缝上去的花朵。

顾南城洗澡完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怔愣的出神中。

直到他带着湿意的手臂从后面环住她的腰,她才一下清醒过来,却已经被男人带进了怀里。

他抱着她在她的耳边低低的笑,“看得这么入迷,是喜欢还是在挑不满?”

说话间温热的唇瓣已经印在她的后脖处。

她回头看他,见男人一头黑色的短发还在滴着水,湿漉漉显得格外的性感,别过视线问道,“你怎么把它带回来了?”

“嗯,”他随口回答,流连的亲吻在她的脖子处,漫不经心的回答,“之前让他们修改了下尺寸,今天过去拿项链的时候顺手拿过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