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72.坑深173米:你最近好像确实很乖的样子

他搂着她的腰将她重新扶着坐了起来,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去洗澡吧,我再去书房处理下文件。”

晚安瞟了一眼他放在小桌子上的一叠叠的文件,“你的文件不是在这里吗?”

“嗯,但是笔记本在书房。”

她睁着一双眼看他,问道,“你是不是生气了?紧”

顾南城看着光线她白净的脸蛋,笑了笑,“生气什么?”

她微拧着眉,眼睛不眨的看着他,“我不让你碰我。”

男人摸了摸她的发,失笑,“你不是怕。”说罢,他又俯身将她抱入自己的怀里,似温柔的哄慰,“那一次只是意外,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那样对你,嗯?”

晚安抬头能看到他的下巴,线条完美,她哼了一声,语气抱怨的道,“那你那时候为什么要发疯,”顿了顿,才继续道,“我那时候恨不得能杀了你。雠”

尤其是早晨起来后他非压着她在墙上,整个过程不带半点怜惜,弄完后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人,一脸的冷漠。

她觉得自己被嫖都没有那么委屈那么耻辱。

想起那一幕,她的心头又泛起了几分恼怒,看着眼前的脸也没那么顺眼了。

顾南城她把脸别过不愿看他,手指扣着她的下巴硬是将她的脸蛋扳了过来,另一只手搂着她的纤细的腰让她处在他怀里的。

“嗯,是我混蛋发疯了,”他那时其实没想过那么对她的,只不过她当时少见的倔强和硬气不肯服软,又加上左晔的挑衅刺激了他的神经,除了彻彻底底的将她征服让她记住她是谁的女人,脑子里没有别的念头。

不好的回忆不应该反反复复的提起,顾南城哄着她,“乖,你明天还要拍戏,先去洗澡睡觉。”

晚安似乎不急着去洗澡,她对他的认错态度勉强的满意,歪头看着他,像是很好奇的问道,“你以前也这么对其他的女人吗?”

他看着她,不动声色,“你对我和其他女人的事情很感兴趣?”

她撇撇嘴,不由自主的脑补一下那样的画面,顿时觉得异常的难受,等她再抬头的时候唇瓣已经被封住。

她听到男人没好气的嗓音恶狠狠的在自己耳边响起,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噢,”

顾南城没怎么深吻,只是浅尝辄止便离开了,“好了,自己去休息。”

女人一双杏眸转着,唇畔扬起笑开,瞧着他温软的道,“你最近确实好像很乖的样子。”

睡觉除了抱着她,其他的规规矩矩的,她每天拍完戏回来喊累,他也会给她按摩身体。

他心尖微动,心念流转,眼中流动着暗色,低声哑哑道,“要奖励我吗?”

晚安想了想,抬手圈住他的脖子,很认真的道,“奖励,一个吻。”

说罢就抱着他主动的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

那唇舌誘惑至极,顾南城根本抗拒不了,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反手将她压进了自己的胸膛,低头更加激烈的吻她。

脑子里叫嚣着把她推倒扒光的声音还没散干净,她就已经心满意足的晃荡着两只脚丫子打开柜子找衣服准备洗澡休息了。

喉间干涩异常,顾南城看着她的背影,性感的喉结不断地滚动,但是仿佛丝毫不自知的女人已经顺手带上浴室的门,彻底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了。

没一会儿水声就跟着响了起来,淅淅沥沥的,是打开花洒的声音。

他仿佛能透过那张门看到她沐浴着水色的曲线,氤氲模糊。

给他一个吻。

这也叫奖励?!

亏得他老老实实的忍了半个月。

简直要命。

…………

第二天拍戏的过程很顺利,不到六点就结束了,陈叔过来接她,晚安早在早晨就已经跟盛西爵约好,她今晚会过去。

她到的时候是晚餐时间,出乎她意料的是,米悦不在家,佣人领她去了别墅的后花园,盛西爵在一套户外的欧式露天桌椅上坐着等她。

男人穿着简单的深灰色V领毛衣,很薄,下身是一条叫不出牌子的黑色长裤,气息愈见冷峻,头发稍微长长了一点,但仍旧是男人味十足的板寸头。

晚安坐下来的时候佣人端了两杯咖啡上来,她抬首道谢,随后顺口问道,“米悦她不在家吗?”

他双腿交叠,提起她显然没什么兴致,淡淡的道,“不知道,大概是去逛商场买东西了。”

晚安本来只是象征性的问候一下女主人,见他的态度这么冷漠,忍不住问道,“西爵,你跟米悦……是因为什么结婚的?你……不喜欢她吗?”

她隐隐听顾南城提过一点,但是没有具体的问过。

他刚出狱就结婚,对象还是当初告他的女人。

盛西爵皱了下眉头,“顾南城没有告诉你么?”

“他提过一点,”晚安小心的道,“不过你们之间的事情……别人知道得都不清楚。”“我跟她的关系很简单,”他似乎对这段关系没什么好多说的,态度很淡漠,轻描淡写的概括,“她需要我替她守住她父亲留给她的企业,而她也刚好可以给我提供我需要的一切。”

言下之意,就是很单纯的合作关系。

晚安蹙眉,有些不赞同的道,“既然只是单纯的合作,那何必结婚呢?”

不需要结婚,也照样可以合作。

盛西爵眯了下眼睛,“她遵从她父亲的遗愿要嫁给我,结不结婚对我而言无所谓。”

一纸婚书仔细的研究似乎没有什么切实的用处,但是有了它很多事情看上去就名正言顺了很多,事情做起来也顺手很多。

“你们打算在这里长住吗?”

晚安想起自己刚进来的时候有园丁在修建灌木,打理花园,她料想西爵是没心思也没兴趣弄这些事情的,那就无疑是米悦的意思。

“暂住,米氏在美国起家,她过段时间会回美国。”

晚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表示明白。

看着对面他自小看着长大的女孩,启唇开腔,语气变得温存了许多,“出什么事了?特意来找我?”

晚安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咬了咬唇,低低的道,“过几天是我的婚礼……我是来请你和米悦参加的。”

低头翻开包,把她亲手写好的请帖放到桌上,晚安有些说不出的忐忑。

盛西爵的神色没有多大的变化,盯着她的脸,“要结婚了,不开心?”

晚安一怔,随即摇摇头,“不是。”

他抬手将请帖挪了过来,随手的翻看着,“开心就嫁,不开心不要勉强。”

这场婚礼至于她好像摆在她的前面,一直都在。

“上次你失踪,他来我这里问我要人,看上去很暴躁,应该是很紧张你。”

这个唐初跟乔染都跟她提过,左晔也给她打了电话。

晚安低头,“你会来吗?”

“当然,”盛西爵淡淡的道,“从小看着你长大,如今要披上婚纱了,我怎么会不去,免得以后顾南城以为你们慕家没落了,你可以随便被欺负。”

他没有点明,但是说的自然是那次她闹失踪,无疑是那男人欺负她了。

只不过她既然不愿意多说,那他也就不会详细的盘问。

晚安喝了一口咖啡,香醇苦涩的味道满眼在舌尖,“西爵……你还没有绾绾的消息吗?”

“没有,”他浓密的黑色眉头阴霾遍布,眼眸里敛着暗色的杀意,却没有流露出来,“你安心结婚,她的事情我会操心。”

晚安抿唇,“我担心她会出事……她从小娇生惯养,从来没有离开盛家一个人生活这么长的时间。”

一个单身的女孩在外面,很容易出事。

盛西爵沉默了一会儿,方淡淡的道,“如果她出事了,我更容易收到消息,薄锦墨也不会按兵不动的。”

听他这么说,晚安紧绷的神经微微的松懈了。

“她会不会不知道你回来了,所以仍旧一直躲着?”

在安城,薄锦墨和顾南城找不到的人,西爵刚刚回国,更难找到。

盛西爵垂眸,沉声道,“如果她是自由身,势必会关注你的婚礼,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更新结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