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9.坑深169米:怎么,你觉得我没资格见你妈妈?

她躺在大床的中央,一个人霸占了两个人的位置,脑袋枕着自己的枕头,怀里抱着他的枕头,看上去很安稳。

顾南城一只手落进西装的裤袋里,站着没有离开。

晚安打开眼睛,蹙眉道,“关灯,你碍着我睡觉了。紧”

他俯身低头,硬是吻在她的唇上,“作为我抱你回来的报偿,”看着她睁开的眼眸,低哑的道,“晚安,晚安。”

说罢这才起身关灯,带上门出去。

直到室内一片安静的黑暗,晚安才睁开眼睛。

她撑住额头,看着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外,兀自的笑开,淡淡的想,是她不喜欢鱼死网破的极端,还是想放手一搏的豪赌?

…………

顾南城第二天过来叫她起床,顶着一头乱发,心情明显的阴郁,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女人,皱了皱眉,俯身凑过去直接将她吻住雠。

晚安是被吻得喘不过气才醒来的。

外面的天都还没亮,她顺手就把怀里抱着的枕头砸在他的脸上,睁着迷糊的一脸儿的不高兴,脑子没醒过来,转过身就要继续睡。

顾公子被砸了个正着,面无表情。

把枕头扔回了它原本应该待的远处,手拨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嗯,慕导,你起床的时间到了,”

见她还是一脸迷糊又困顿的样子,又低头吻住,一顿好吻。

让她自己起床乖巧守时,他来叫就砸他枕头还赖床。

前天晚上没跟林妈说,所以林妈没齐这么早,顾南城亲自下厨煮了两碗面,等她洗漱收拾完下来的时候就能吃了。

晚安知道,他平时其实不会起这么早的。

吃了面条,又被迫喝完了一整杯牛奶,顾南城亲自开车送她,车程有三十分钟,她还是靠着小补了会儿眠。

即便如此,晚安到的时候已经算是很晚了,剧组的其他人基本到位了。

于是所有人都看到英俊而清贵的男人亲自开车到片场,甚至下车替副导拉开车门,距离隔得太远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是眉目温柔,似乎叮嘱什么。

昨天的事情媒体大肆报道,包括整个剧组都在议论纷纷。

各种各样的姿态都有,看好戏的,嘲笑的,等着落井下石的。

在这个圈子里,别人跌个跟头永远比得势要有看头。

可是顾公子清晨亲自送她来片场,不管是爱还是演戏,总归是她手段过人。

顾南城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图,手拽住她的手臂将她转过的身子拉了过来,低头吻住,似笑非笑,“这样才能更堵住他们的嘴,小心机女。”

…………

唐初眼睛不眨的看着神态自若看今天行程表的女人,干咳了两声,“我以为你今天又要闹失踪,”顿了顿,“昨天你去医院……没发生什么吧?”

晚安抬头瞥了有些心虚的唐大导演一眼,“你觉得应该发生什么?让我被顾公子训斥一顿吗?因为剧组的失误让陆小姐被蛇咬了。”

唐初审视她的表情,忽然有些看不懂她,“晚安,你在想什么?”

顾南城那个男人之于她,究竟意味着什么。

晚安淡淡的道,“在想怎么认真的拍好戏啊。”

中途休息的时候,晚安在洗手间遇到正在补妆的夏娆,她斜斜的睨了一眼镜子里的她,不冷不热的道,“慕导,是应该夸你聪明太有手段,还是应该笑你掩耳盗铃,像个笑话呢。”

晚安低头洗手,未曾抬眸,温浅的笑,“我们只是合作,私交不深,夏小姐不必太操心我的事情。”

夏娆涂抹口红的动作顿住,偏头看她,冷笑道,“难道你昨天看着她被扇,心里不会暗爽吗?慕导,可别告诉我你这么圣母,”红唇勾起,笑着,“她可是霸占着你男人心的女人,啧啧。”

“第一名媛,审时度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脸了都照样能秀恩爱,果然是标准的豪门太太的气度,难怪顾公子选你——他也的确是选对了人。”

晚安抽出纸擦着自己的手,不温不火的淡笑,“我素来分得清,别的女人能霸着男人的心是她的本事,夏小姐,你扇她的那几个巴掌别说她不在意,而且在你以后的星途上薄先生会翻倍的让你还给她的。”

“想维护情敌在顾公子面前显示你的大度,呵,顾公子昨晚可是专门打电话给我爹地警告我来着,你成功了。”

晚安将手里用过的纸扔到了垃圾篓,微眯起眼抬脸朝她道,“你知道你昨天公然的为难她在她看来代表什么吗——你昔日的无可替代的影后地位已经完全被她代替了,夏小姐是有多嫉妒,才会忍不住要动手让别人看笑话?”

夏娆脸色一变,整个表情一下冷了下来。

“毕竟一般人都不会无聊到去为难自己瞧不上的人,是不是?”

夏娆通过面前的镜子看着转身离开的女人。

慕晚安在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她不嫉妒陆笙儿,所以也不值得她动手,她亦不屑。

哼,假清高而已。

女人怎么可能会不嫉妒自己的男人所爱着的另一个女人。

…………

顾南城傍晚六点多的时候来接她,晚安正在安排明天的群演,等她忙完了上车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

她系好安全带看了眼男人温淡看不出喜怒的脸色,凑上去亲了一口,“对不起,事情有点多,让你等了这么久。”

温软的唇瓣蹭了一下就离开了,不过确实抚平了他心里那点微末的烦,发动引擎边淡淡的笑,“我还以为慕导想考验我的耐心,故意晾着我。”

他鲜少等人,应该说鲜少有人让他等。

上次在乔染的楼下他去接她的时候就等了二十分钟,那时候他脾气冲的很。

晚安摇开车窗,让外面的风吹了进来,然后顺手拿起前面的水瓶拧开,喝了好几口的水,然后才不咸不淡的道,“你竟然这样想我,真是阴暗。”

她只不过是觉得他不喜欢等人,而她确实让他等了这么久。

男人的唇畔勾着点微末的笑意,“嗯。”

晚安在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叫停,顾南城下车陪她选了一束百合,他去付钱的时候她也没有拦着,只是抱着百合花有出神的迹象。

他不动声色的看见眼里,回到车上时才状似无意的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妈妈生日吗。”

“不是,”她回答,声音刻板,“是我妈妈的忌日。”

顾南城皱了皱眉,没有出声,只是腾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

晚安怔了怔,偏过头看着他开车的侧颜。

到墓园门外的时候,顾南城要下车的动作被女人拉住了手,他转过身,低头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女人,嗓音很自然的放低,“晚安?”

她的手指攥着他的衣角,很小女人的姿势,他喜欢。

可是她下一句说出口的话几乎让勃然大怒,“我一个人去见我妈妈……好不好?”

他反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张本来温柔的脸当即冷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她的手攥得更紧了,却低着头没有说话。

顾南城眯起眸,语气很重很冷,“怎么,你觉得我没资格去见你妈妈?你别忘了,不管从哪个层面来说我都是你的丈夫。”

男人的怒气很重,比她不跟他睡不让他碰或者讽刺他都来得重。

“我想跟……我妈妈说些话。”

他面无表情的道,“你想说话的说话我可以让开,慕晚安,你还能找到更加拙劣的借口吗?”

这个女人,结婚后先是不愿意带她见她爷爷。

现在,他人都到了墓园外了,她让他不要跟着去见她妈妈?!

晚安低头,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说。

就像她不知道等下应该怎么跟妈妈说,她选择了什么样的生活。

顾南城见她一言不发的样子心头的怒火立时烧的更旺,抬手过去一把掐住她的下颚,嗓音低到极致,“你最好是告诉我,你只是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生气。”

她说他惹她不开心了,怎么闹脾气都可以。

但是将他挡在墓园外意味着什么。

呵。

——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