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8.坑深168米:你想让我离你远点,那怎么可能呢

顾南城听到这句话,英俊温淡的脸倒是微微的怔住了,似乎没想到是他弄的。

晚安说完就后悔了。

她觉得如果立一块镜子放在她的跟前,她就能从里面看见一个怨妇。

他们结婚一开始就跟爱情没多大的关系。

所以,她爱他是她自己的事情,他不爱她心里装着别人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且心照不宣,她没什么好怨恨的紧。

只不过这段关系之于她而言,越来越像一个茧,将她越捆越紧。

她只想让他们的关系稍微远一点,不需要形同陌路或者反目成仇,像对相敬如宾的夫妻也不错啊雠。

可有时候她觉得他们像是在热恋。

不断地争吵,冷战,和好,然而循序渐进,越捆越紧。

她自问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他给的越多,她想要的就越多。

到最后,全都会变成独占欲。

她攥了攥自己的手,有些狼狈的道,“你吃吧,我在片场吃了点东西,现在真的吃不下了。”

说罢,就拉开椅子急急忙忙的要走开。

还是被跟着起身的男人拦腰挡住,直接一头栽进了他的怀里,晚安的额头甚至磕到了男人胸前的扣子,她痛得下意识的去摸,但是另外一只手已经覆盖上去了。

他低声道,“怎么毛毛躁躁的。”

不似女人柔软而带着糙意的手指在她的额头上揉来揉去,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腰肢半哄半强迫的让她坐了回去。

那股力和情绪发泄完,也就全都消散了。

晚安低头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黑色的发顶和名贵得没有一丝褶皱的衬衫。

顾南城还是把创可贴撕了下来,然后将她柔若无骨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看着上面隐隐绰绰的血迹,抿唇沉默了会儿,然后才贴上去。

她看着他的动作,有些茫然,又有些疲倦。

他贴好后才起了身,拉过一侧的椅子坐下,而后低头看向她,眉眼温和而深沉。

“你的意思我听懂了,”他如是说,嗓音低沉而平缓,一双黑眸一动不动盯着她的脸,“晚安,你可以把我当成混蛋,事实上,我也是一个强占你的强盗。”

他淡淡的道,“我对你好,不是因为我应该对你好,只不过是我喜欢这么做,我在左家的门外见你的第一眼就想得到你,其实那时不过是你恰好跟左晔分手了,也不过恰好你们慕家没落了,即便都不是,我也照样会将你夺过来。”

顾南城低头,额头抵上她的额头,微微的笑,十分的温柔,“如果是那样,你可能会见识我更强盗的一面,”

他啄了一下她的脸蛋,继续温淡的笑,“你想让我离你远一点,”他半眯着眸,隐约带着墨色的笑意,嗓音很低,“那怎么可能,嗯?”

男人俯身凑过去,把有些呆滞的她抱进了怀里,“我喜欢你在我的生活里,笑也好闹也好,这样我才不会觉得寂寞。”

晚安闭了闭眼,睁开眸看着他,“顾南城,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顾南城无视她的话,亲了亲她的腮帮,“给我时间,晚安,”顾南城的手指慢慢的摩擦着她的脸蛋,目光像是在审视,眸色很深,低声喃喃道,“你想要的,给我时间。”

他无法看到被抱在怀里的女人,只不过满胸膛的温软,此时他想,他很喜欢她,喜欢到愿意跟她过一生,也许他也已经慢慢的爱上她。

但是……

手臂缩紧,他的眉目深寂。

晚安抬眸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男人敛着眉将她散乱的长发拢到一边,温热的气息也都吹拂到她的脸上,低沉的嗓音温柔的问道,“吃饭好不好?不然冷掉了我得重新去做。”

她眼睛不眨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不是想哄我吗?不能重新去做吗?”

“可以,”他吻了吻她的发,含着低低的笑意,“只不过那样耽误时间,你不是想睡觉,明天得很早起床吗?”

晚安似乎想了一会儿,抿唇淡淡的道,“好,今天你睡隔壁,我就吃饭不闹了。”

男人立即皱眉,不太满意,盯着她的脸,“嗯?”

她温凉而慵懒的道,“你很喜欢跟我睡?不跟我睡睡不好吗?”

顾南城觉得她此时又变成了傲慢的猫,心头有些软,但是她的话又让他有些怒,“所以你不让我跟你睡?”

“噢,是这样的,”她黑白分明的杏眸弯了下,算是露出了点儿笑容,抬起自己的手,晃了晃上面的创可贴,“你弄伤我了,又让我在很多人的面前丢脸,把我的心情也弄得很差劲,如果我不消气的话,会整天看着你很烦躁,这样的话我就会变成你很讨厌的怨妇脸。”

她歪了歪脑袋,不咸不淡的道,“你惹我不开心了,今天去睡隔壁,我会反锁门不准晚上偷偷的爬过来,明天早上五点起床送我去片场,中午过来给我送饭,傍

晚来接我,我要去看我妈,就这样。”

顾南城的眉头皱了又皱,“我可以把明天的事情翻倍,”瞧着她巴掌大标志漂亮的脸蛋,下巴蹭了蹭她的肩膀,严肃道,“我不睡隔壁。”

“噢,不行的,”她皮笑肉不笑的道,“不陪你睡是为了平衡我的不开心,让你明天送我是补偿我的不开心,少一样都不行。”

顾公子似乎很不满意,“不行。”

女人下巴微抬,淡淡的睨他,“那你闪开吧,别抱着我。”

他手掐了掐她的腰,沉沉的道,“你怎么这么会磨人?”

她笑笑,轻描淡写的道,“反正你是大爷,你不听我的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你自己都说了你自己是强盗。”

顾南城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松开,淡淡的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你没有听老人家说不要分房睡吗?”

其他的都好说,他显然是相当的不喜欢一个人睡隔壁。

她摊摊手,寡淡而无谓,“你非要爬过来,我也是拿强盗没办法的。”

男人盯着她,按捺着脾气,“吃饭,都冷了。”

晚安这才转过了身体,“噢,今晚我还不想跟你说话。”

“慕晚安,你不要得寸进尺。”

“能进为什么不要进,不然时间长了让你觉得我是能随便搓的软包子。”她朝他露出一个假笑,“你不喜欢的话可以不用这么惯着我哄着我的,那样我可能会乖点。”

她是会乖点,他怎么会不知道,那样她就会分分钟变成第一名媛慕晚安,朝你笑一下都是敷衍你。

她捏着他的软肋了,看透他就不喜欢她那副德行。

顾南城眯眸,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又爱又恨,薄唇吐出两个字,“吃饭。”

晚安这才扶起筷子吃饭,整个过程如她所说不跟他说话。

她的吃相素来斯文,所以显得很慢,男人在她的一边看着她吃完,白净的侧颜,卷曲而纤细的睫毛,温软傲娇。

吃完饭,她坐在椅子里伸了个懒腰,“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顾南城挑了挑眉,本来想呛她,不是不想跟他说话,要水了就知道使唤他了。

但下一秒还是站了起来,走过去个她倒水,然后折回来递到她的手里,末了不忘顺便批评她的生活习惯,“吃饭不要喝水,没人教你?”

女人不搭理他,低头兀自的喝水。

放下杯子,才仰起头朝他道,“抱我回去。”

那神态自然而然,简直就像是在吩咐侍从。

顾南城倒不觉得生气,淡淡的笑,“刚谁说不要跟我说话?”

她蹙眉,“是你非要把我抱下来,这儿又没有鞋子,难道让我赤脚走回去吗?”

男人听话的俯身把她从椅子里横抱了起来,没忍住顺势亲了下她的脸,“是,顾太太。”

抱她回到卧室放在床上,晚安会浴室重新简单的洗漱了下,回来的时候男人刚好怏怏的收拾了衣服,然后将她搁在床头的手机关了。

“我明天要早起,不准关。”

他把手机放下,看她一眼,“明天我会叫你。”

凡是他看不惯的生活习惯,他不是要唠叨一两句,就是直接关她的手机,睡晚了直接把她塞回被子里。

晚安掀开被子躺了进来,慵懒的道,“我困了,你退下吧。”

——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